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二章 许成不许败(十二)成或败?!

第四十二章 许成不许败(十二)成或败?!

作者:恩很宅
    紧绷的空气,窒息到仿若连呼吸都已经不够顺畅。

    乔汐莞提着裙摆,脚步有些混乱的往已经不知道现在在什么方向的走去,她不知道那个一闪而过的人会不会突然开枪,她其实没有和艾卿真的接触过,所以不知道他的枪法如何,她不知道就是一晃而过的瞬间,他会不会就瞄准了她的脑袋。

    她的呼吸有些急促,心里面不停的在让自己平静平静,却似乎是丝毫都平静不下来的。

    “啊!”乔汐莞忍不住惊呼。

    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让她原本紧绷到都要疯了的神经,差点崩溃。

    她觉得她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冷静点,走大厅。”耳边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乔汐莞看着莫梳,不知道为什么他会突然的出现在她身边。

    “刚刚离开的时候看到艾卿往这边。”莫梳在解释为什么他会突然又回来,他冷冷的声音再次重复道,“往大厅走,直走右转。大厅人多,艾卿不好直接下手,你自己注意隐蔽。”

    丢下一句话,莫梳瞬间又走了。

    乔汐莞屏住呼吸,快步的向前。

    直走,往右。

    她脚步混乱的终于穿梭到了大厅中。

    大厅人来人往,气氛和谐,丝毫没有半点异样气氛,或许连那个王子死亡的消息也没有被传出来,所有人悠然自得,玩得很尽兴。

    乔汐莞穿梭在人群中,努力的想要隐蔽自己,与此同时,她在寻找其他人,其他人应该没有走得那么快,如果那扇电梯门是唯一的通道,她刚刚才从那边过来,其他人应该还没来得急走,如果能够看到他们,和他们汇合,至少比她现在这么一个人安全得多。

    强迫的让自己冷静,她左右环视。

    正时。

    整个大厅突然一黑。

    瞬间,房间里面响起了尖叫的声音,整栋大楼的警报器也瞬间拉响。

    他们成功了吗?!

    乔汐莞努力的想要在黑暗的环境中分辨方向。

    身边全部都是此起彼伏尖叫的声音。

    黑暗的空间,乔汐莞根本就没办法再找到其他所有人,她只有凭着感觉,往她刚刚去过的那个方向走去,她走得很快,周围的人似乎都惊恐着,这样奢华的皇家盛宴,估计从来没有出现中场断电的情况。

    她咬着唇,控制着心跳频率几乎想要狂奔,她明白的知道越是在混乱中越会让自己安全,当灯光再次打亮的时候就逃不掉了,可现在到处一片漆黑,她真的没有顾子臣他们的敏锐,她基本上方向感全无,任何一个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人,在那样的环境下,都会没了方向。

    她靠着感觉,走得混乱不堪。

    是这边吗?!

    耳边听着谁的声音在大声吼着,用阿拉伯语和英语交替着说,“冷静,冷静,电路一会儿就好,请大家在原地不要离开!避免碰撞!”

    声音很大,应该来自于这栋楼的军队。

    大厅中的慌张,渐渐因为这个人的声音变得安静了些,惊呼的声音和来来往往的人群也停下了尖叫和脚步,大家都在安静的等待灯光再次亮起的时候。

    乔汐莞咬牙,继续往前走。

    出口无非就4个,她确信她不可能走的是她刚进来的那个通道,也不会是西南方向那个,所以她现在能够走进的通道也就两个,一个是正确的通道,另外一个是国王的专用通道。

    武大说国王的那个专用通道进去之后会触发警报。

    现在整个大楼全部都是警报的声音,现场如此混乱,应该没有那么多人来维护这么一个小小的地方,而且发生了现场的事情,所有人应该都出动去保护国王去了,而明知道国王此刻不会从通道离开,这里反而还会成为一个可以逃生的bug。

    这么一想,乔汐莞脚步就稍微稳了些。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走在的哪条道上面,周围太黑了,黑得她几乎看不清楚方向。

    她呼吸急促,脚步很快。

    停电的时间应该不会太长,这里的安保绝对会超出自己的想象。

    果然。

    灯光突然打亮,眼前的一切瞬间明亮。

    乔汐莞脚步一怔。

    果然,走进了国王的专用通道。

    这里的奢华和刚刚她走的那个通道完全是两个极端的对比,那个通道是以现代化设计为主,夹杂着有些高科技的时尚感,而这里却显得非常的雍容,土黄色的装饰,墙壁上雕刻着伊斯兰教的宗教信仰。

    她深呼吸。

    往这边走,会通往哪里?!

    她现在完全没有了勇气回去,她不知道大厅中还有哪些人的存在。

    她环顾四周。

    这个通道上确实没有任何人,大概是都出动去保护国王去了,所以真的成了整栋大楼的一个盲点区域。

    她咬着唇硬着头皮往前。

    不管如何,走出这栋大厦再说。

    这么坚定着信念,就不需要顾及太多。

    她抬起脚步正欲往前。

    “乔汐莞。”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性嗓音。

    乔汐莞看着莫梳。

    这个男人是一直在自己身边吗?!黑暗中她根本就分不清方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而且自己的心跳很快,完全平静不下来,所以丝毫感觉不到是不是有人在跟着他。

    “跟我来。”莫梳说。

    乔汐莞脚步犹豫了一秒,下一秒直接跟上了莫梳的脚步。

    莫梳看上去似乎对这里熟悉得多。

    他的脚步很快,往国王专用通道上走了几步,然后在快要走出出口的时候,直接又拐了一个弯。

    “莫梳,为什么我们不直接出去?”乔汐莞问。

    “这个出口是国王专用出口,你虽然选了一条暂时安全的路,但是出口位置站着一排排迎接国王的军队,这个通道出去的人,除了国王、王后以及国王身边24小时贴身保镖外,其他人走出去,一枪暴毙。

    所以刚刚,她差点就和这个世界说拜拜了?!

    乔汐莞觉得自己汗毛都立了起来。

    “好在,国王的专用通道可以通往任何一个通道,这种设计是为了保证在出现危险时,国王有其他道路可以离开。不会困死在这里面,所以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乔汐莞咬着唇,那一刻其实是抱着些希望的。

    她一直快速的跟着莫梳的脚步。

    两个人这么一前一后,耳边仿若只有心跳急促,呼吸不顺的声音。

    跟着莫梳穿过了几道弯。

    眼前的通道似乎熟悉了那么一点。

    乔汐莞眼眸一紧,转头看着莫梳。

    这是刚刚她走过的那个通道。

    莫梳点头。

    乔汐莞内心有些激动。

    她的脚步更快了些。

    她其实不知道自己花了多少时间,不知道半个小时是不是快要到了,反正她的脚步很快,莫梳的脚步也很快。

    这条通道上还有其他黑色西装,出去和进来一样,基本是需要通过身体验证的,这里不比得其他地方,每走近或者走出几步都需要验证身份,何况刚刚大厅中出现了那么突发的事情,验证就更加严格了些。

    黑色西装让乔汐莞他们停下来,手上拿着显示屏准备验证身份。

    两个黑色西装靠近他们,恭敬地鞠躬,乔汐莞稳住呼吸,黑色西装开始验证。

    “砰、碰!”低哑的两道枪声,黑色西装甚至没有反应过来,莫梳已经把他们解决。

    “走。”莫梳叫她。

    乔汐莞回神,跟上。

    “现在没那么多时间和这些人耗。你只要一直往前走就行了,我来解决这些人。”莫梳一字一句的说道。

    “好。”乔汐莞点头。

    一直往请走,她相信莫梳。

    所以一个一个靠近他们的人,乔汐莞的脚步都没有停下,走得很顺畅,莫梳给她解决得也很顺畅。

    前面那个黑色大门。

    乔汐莞看着那扇大门的时候,眼眶都红了。

    她几乎是跑过去的,手指有些抖的一直按着电梯的按钮。

    电梯的数字一点点在往下降。

    乔汐莞呼吸很快。

    电梯的速度其实也很快。

    莫梳一直小心翼翼的看着四周。

    这栋楼里面到处都是摄像头,现在应该有一大批人正在往这边过来。

    他沉默着看着电梯的数字,盘算着时间。

    安静到惊心的空间。

    电梯突然到达。

    打开电梯门,乔汐莞进去。

    她的手放在关电梯门的地方,对着莫梳,“快进来。”

    “你先走。”

    “莫梳!”

    “走吧。”莫梳说,别管我。

    “莫梳,你跟我走,相信我,顾子臣不会放弃你!”

    “和他没关系……”

    “莫梳,小心。”乔汐莞眼眸突然一转。

    莫梳转头,突然看到艾卿的身影。

    莫梳猛地一下直接为乔汐莞关上了电梯门,“快走,你时间不够了!”

    “不,莫梳!”乔汐莞看着电梯门迅速的关上。

    她看着艾卿离莫梳越来越近。

    她现在甚至没有勇气重新打开电梯的门,手指发着抖,就是按不下去。

    最后一眼,她看到艾卿开枪了,对着莫梳。

    不。

    乔汐莞眼眶红了又红。

    莫梳是不是会因她而死?!

    她咬着唇,眼泪已经包裹不住,她努力的揉了揉眼眶,看着电梯迅速的往上……

    ……

    半个小时前。

    温特森和武大在完成了网络对接后,到达了楼顶上的直升飞机里面。

    两个人坐定后,就开始引导着他们执行任务。

    温特森的手指一直不停的在键盘上跳动,整个大厅中的所有一切全部都尽收眼底。

    “糟糕。艾卿来了。”武大惊呼。

    温特森似乎也看到了,点了点头。

    武大连忙让他们赶快隐蔽。

    这个时候艾卿的到来,无意就是他们暗杀的最大阻碍。

    叶妩和吴飞钦去故意撞了撞被哈森。阿贝德缠住的乔汐莞,试图扫了他们的兴致让他们离开,却没想哈森。阿贝德还是一脸兴致昂扬。乔汐莞暂时脱不了身,与此同时,顾子臣似乎是离开了一分钟的大厅,回来的时候,哈森。阿贝德就被人叫走了,他带着乔汐莞走向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顾子臣在给武大手势,让她先指引着乔汐莞离开。

    “明白。”武大点头。

    顾子臣迅速的离开了乔汐莞的身边。

    武大对着话筒,“乔汐莞,你现在往右。”

    武大看着视频中的乔汐莞,突然怔住了。

    她说的话,她似乎并没有听到。

    “乔汐莞,往右,你大厅前面10米处汤在那里,你不能过去。”武大说。

    但是画面中的乔汐莞依然无动于衷,身体已经往那边走去。

    武大一怔,脱口而出的话被温特森突然一口捂住。

    武大看着温特森。

    温特森示意她关上话筒。

    武大连忙关上,忍不住说道,“乔汐莞的耳塞掉了。”

    “我知道。”温特森说,“但是现在你这个时候说出来,你只会影响老大的计划。现在哈森。阿贝德已经往国王的专业休息室走去,这是老大他们刺杀的最有利事件,耽搁不起。”

    “但是乔汐莞怎么办?!”武大看着温特森,“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吗?!”

    “你忘了老大当初给我们说的话吗?!如果我们这次有忍会死,第一个死的人就是乔汐莞。我不是眼睁睁的看着她去死,而是现在这个关头,我们没有办法为了她来放弃我们整队人的计划,这样的影响有多大武大你应该清楚。”

    “我现在下去给她耳塞。”武大放下耳麦,就想离开。

    “武大。”温特森叫住她,“现在在大厅中的有4个人,加上乔汐莞是5个,你真的觉得我一个人可以帮他们看到所有的危险吗?!你知道现在的我们处于怎样一个环境里面吗?!”

    武大咬唇。

    “别担心,乔汐莞不是你想的那么无能,她有办法会离开。”温特森说。

    “万一没有办法呢?!”

    “那是她的命运。”温特森冷冷的说着,“现在你马上带上耳麦,顾子臣他们靠近哈森。阿贝德了。”

    武大沉默着,看着那个在大厅中一个人战战兢兢的乔汐莞。

    眼眶有些红。

    乔汐莞这么一个女人,从来没有经过专业训练,别说她,就算是经过专业训练的且各方面素质都较好的叶妩,让她这么一个人在毫无帮助的情况下,也不一定能够安全的走出去,何况是乔汐莞?!

    那一刻,武大感觉乔汐莞就像一个被人遗弃的小动物,那么努力地在想让自己活下来,在这种危机四伏的地方活下来,眼神看上去,那么的无助,甚至很是慌张。

    她曾经有一次也因为耳塞掉了一个人在一个环境里面,当时的恐惧现在似乎都还记忆犹新,而她想,乔汐莞的恐惧绝对不会比她更轻。

    而从刚刚的情况看起来,乔汐莞应该在顾子臣离开她前就知道自己的耳塞掉了,她却没有对顾子臣说出来。

    这个女人……

    这个坚韧的女人。

    “武大。”温特森催促。

    武大连忙拿起耳麦,开机。

    乔汐莞,一切都要靠你自己了,真的就是这么残忍。

    她眼眸微转,“哈森。阿贝德现在在和国王谈事情,两个人并不愉快。哈森。阿贝德的气势有些强,两个人的火药味很重。哈森。阿贝德唯一身边没有跟贴身保镖的时候就是和国王面谈的时候。老大,1分钟后我会打开你们右侧方向1米距离的那个看上去和墙壁融为一体的门,那是国王休息室的一个暗道,你们做好埋伏,现在那个地方把守的人员正在撤退,应该是国王的安排,你们抓紧时间。”

    现在的紧张气氛,已经根本就没有办法去顾及乔汐莞在做什么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顾子臣和高嵩这边。

    叶妩和吴飞钦藏在暗处,随时等待时机进行支援。

    时间抵达。

    “5、4、3、2、1!老大,快推开大门进去。”顾子臣和高嵩身体一动,两个人都走了进去。

    两个人进去,大门关上。

    外面看上去,毫无异样。

    而走进去的时候,就是一个柜子,他们推开柜子的大门,这里是一个奢华的衣帽间。

    顾子臣和高嵩谨慎的走出去。

    “老大,我暂时看不到你们……ok,我看到你们了。”武大说着,“你们现在在的地方就在哈森。阿贝德和国王面谈的隔壁,你左边方向有一扇门,门没有锁,现在国王和哈森。阿贝德正在谈事情,你做好准备,我会找准机会让你们下手。”

    顾子臣微点了点头,手势对着高嵩。

    高嵩抿唇,喉咙微动,其实是真的有些紧张。

    两个人握着黑色手枪,已经靠近了那扇门,顾子臣一手拿着手枪,一手已经放在门把上。

    气氛有些紧张。

    两个人全神贯注。

    武大的视线微微转移,看着乔汐莞像个迷失的小鹿一般在整个宴会大厅慌忙无措,从本来即将达到目的地又被突然被迫离开,乔汐莞真的一个人在很努力很用心的寻找自己的安全,一个人,没能依靠其他人。

    她看到莫梳一直在暗中帮助乔汐莞。

    她不知道莫梳现在到底是什么身份的,但是她真的希望,莫梳是由衷的在帮乔汐莞。

    由衷的在帮她。

    “武大,你在做什么?!”温特森眼眸已经。

    武大猛地回神,看着视频,声音又快又急,“老大,国王现在愤怒的先走了,哈森。阿贝德在你打开房门斜右方45度角的位置,目前正在以100米每分钟的速度大步往国王的方向走去……”

    武大刚刚的走神,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时机。

    那个时机刚好是国王离开,而哈森。阿贝德静止的时候。

    他们现在不能伤了国王,伤了他们就真的走不掉了,所以要在保护国王安全的同时,刺杀哈森。阿贝德。

    顾子臣猛地推开房门,房门刚打开,几乎就已经开枪了。

    枪口很准。

    一枪暴毙。

    没时间看暴毙后房间里面的动静,因为和国王是单独在一起的,所以也没有引起任何动乱。

    顾子臣带着高嵩转身就走。

    走向刚刚进来的方向,走进衣帽间,推开大门。

    “刺杀成功!”武大连忙说着,“吴飞钦,艾卿现在马上要逼近顾子臣他们,你想办法引开。叶妩,你赶快找准时机上来。”

    所有人合理分工。

    “糟糕,整栋楼的军队都开始往大厅里面进来了,估计是哈森。阿贝德的人收到了什么信号。我现在要马上断掉所有的电路,暂时组织军队的脚步!这样之后,也就意味着我们再也看不到你们处在什么地方,我们的网络也会同时断掉。没办法帮你们引导,你们自己小心。”武大开口说着,犹豫了一秒,“老大,乔……”汐莞还在大厅。

    话还未说。

    面前的一切全部都已经瞬间黑暗。

    武大转头看着温特森,愤怒的吼道,“为什么不告诉老大?!”

    “因为没有时间了。”

    “温特森!”武大狠狠地说着,“你知道乔汐莞现在有多无助吗?!”

    “现在是什么局面你知道吗?!艾卿在那里面,军队也开始靠近,如果现在老大还要去寻找乔汐莞的身影,还要将她带回来,意味着老大根本就没办法在最短的时间内走出来,你是想要让我们先离开,然后剩下老大和乔汐莞吗?!我是很自私,对比起我们整队人的安危,我宁愿牺牲乔汐莞!”

    “温特森!你个冷血动物!”武大狠狠地说着,起身就想要出去。

    她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乔汐莞一个人在大厅。

    刚开始就算了,现在她要去把乔汐莞带出来。

    “武大,你根本就不知道现在乔汐莞到了什么地方,你怎么可能找得到她,你找到她的时候,或许艾卿已经找到了你!”温特森拉住武大。

    “放开我!”

    “怎么了?”直升机的外面突然出现一个声音。

    两个人看着叶妩,看着她已经安全到达。

    “怎么了?”叶妩看着他们的样子。

    “乔汐莞还在大厅,我去救她。”

    “武大,你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吗?!下面已经一团乱了,你还要去添乱!”叶妩声音很严厉。

    “可是……”武大看着叶妩,“乔汐莞一个人走不出来。”

    “那你去了,你就能够保证你走得出来了!”叶妩狠狠的问道。

    “……”武大咬唇。

    “别想太多,乔汐莞能不能活着出来,看她自己的造化。”叶妩一口咬定。

    武大狠咬着唇,拳头捏紧。

    很快,顾子臣、吴飞钦还有高嵩出现在直升飞机上。

    顾子臣左右环视,“乔汐莞呢?”

    “还在里面。”武大直接说道。

    顾子臣眼眸一紧。

    “她耳塞掉了,我没办法帮她。”武大直白的说着,然后看着顾子臣那有些充血的眼眶。

    顾子臣转身欲走。

    “顾子臣,你现在不能去!”叶妩一把抓住他,“现在里面已经混乱到一塌糊涂了,你现在去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不管国王是不是让我们来刺杀哈森,阿贝德。站在他的立场,如果你现在回去,他绝对会一枪毙了你,这是给他的民众交代,他能够给我们离开的时间已经算是最大的仁慈了,你现在还要回去,不是自己往枪口上堵吗?!何况,你曾经说过,如果这次任务真的有人牺牲,那么第一个就是乔汐莞。现在,就是需要她牺牲的时候!”

    顾子臣脸色冷然,狠狠的看着叶妩。

    叶妩通红着眼眶,拉着顾子臣的手很坚决。

    其他人都把视线看向顾子臣。

    最后这一步了,他们现在离开,就终于可以结束了。

    艾卿没有了任何依靠,中央情报局早已部署。所谓万事俱备,现在东风已吹,一切就结束了,他可以带着他们离开,从此以后,天涯海角。

    他实现了他对他们8年的诺言。

    隐忍到现在,终于完成。

    这一秒。

    所有人都看着他,突然就都沉默无语。

    顾子臣眼眸微动,感受着他们沉默视线中的疲惫。

    这么多年,都累了。

    精神到此刻,就已经完全透支!

    顾子臣隐忍的手指在微微颤抖。

    大家都知道现在他们最终面临的是什么?生与死?!成功与失败?!

    顾子臣此刻的选择,将决定他们接下来的命运。

    现在两难的是他。

    他选择了同伴,那么他最爱的女人以及女人肚子中的孩子就会和他阴阳相隔。

    如果他选择了爱人,那么他将沦落为,为了一己之私,毁了他们一直以来的坚持和信念!

    一念之间,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沉默僵硬到仿若呼吸都不顺畅的空间,顾子臣突然开口,“等3分钟。”

    他低头,看着腕表上的时间。

    3分钟后,他们不离开,s特国的军队会冲上来,远处的狙击手会对着他们开枪。

    这是国王给他的时限。

    如果不走,将会全军覆没。

    他现在不能去救乔汐莞,他去了,那么他所有同伴会跟着他去,不管最后结果会如何,他们都会一直跟随他。

    所以他现在不能走。

    他只能等待。

    等待最后的结果。

    时间滴答滴答。

    “还有1分钟。”温特森提醒。

    远处的电梯处,没有任何动静。

    叶妩转头对着温特森,说道,“做好准备,起飞。”

    “还有1分钟。”武大说。

    “随时准备。”叶妩强调。

    武大沉默着,转头看了一眼顾子臣。

    顾子臣脸色紧绷,眼神直直的看着电梯的方向。

    “时间到。”叶妩说,“温特森,起飞。”

    温特森手指微动,转头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沉默了一秒,眼眸一转,“起飞!”

    叶妩嘴角拉出一抹一闪而过的笑,转瞬即逝。

    直升机起飞,缓缓上升,卷起的风将地上的泥沙和树木吹得四处摇摆……

    ……

    乔汐莞坐在电梯里面。

    她心跳依然很快,内心一直很复杂。

    莫梳为了救她不知道怎么样了?!她该怎么去给顾子臣解释。

    不管莫梳是不是真的叛变,她清楚的知道,莫梳在顾子臣的心目中,永远都是兄弟。

    她咬着唇,看着电梯一直往上。

    电梯突然打开。

    她跑出去,步伐很快。

    她看着面前空荡荡的天台,感受着天台上悠扬的凉风,她抬头,看着头顶上渐渐远走的直升机。

    所以,她是来晚了。

    他们等不到她,已经离开了?!

    所以,她也不用费劲脑汁的给他们解释,莫梳的生死了。

    她想,就是这样吧。

    ……

    直升机越走越远。

    远远地,看到了下面的一个小小的人影。

    是乔汐莞。

    武大有些激动的看着下面那个人。

    可是,来不及了。

    他们起飞的同时,天台上方那透明的玻璃已经缓缓关上,就算没有关上,现在也不可能回去了,他们现在已经成为了s特国的通缉犯。

    现在回去,军队会直接把他们打成鸟蜂窝。

    武大看着顾子臣沉默的脸,看着他这么默默的看着天台上站着的那一个人,就这么平静的看着。

    所有人那一刻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所有人都明白,顾子臣为了他们都放弃了什么。

    视线越来越远,远到已经完全看不清。

    ……

    乔汐莞一直默默的看着天台上的风景。

    真的是个奢华的地方,头顶上还有玻璃天窗,此刻正慢慢关闭。

    头顶上的星星很美,璀璨璀璨的,跟钻石一般。

    “剩下一个人了?”身后,响起一个男性的嗓音。

    是啊。

    剩下一个人了。

    她低头,转身,看着艾卿、汤,还有被汤拖着的莫梳站在了身后。

    “顾子臣为了他的同伴放弃了你?”艾卿问她,一步一步靠近她。

    乔汐莞但笑不语。

    仿若也没什么可以反驳的。

    “这么美,他怎么舍得?”艾卿站在她一步之遥的距离,手指抬起她美丽的下巴,看着她绝美的脸蛋,嘴角带着一丝讽刺的笑,“听说,肚子里面还有了顾子臣的孩子。”

    “是啊,他舍得。”乔汐莞说。

    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谁,都可以过。

    她没有了顾子臣也可以过,顾子臣没有了她,也行。

    “你说,我该怎么替他好好待你?”艾卿一字一句问她。

    乔汐莞眼眸微转,笑着说,“或许,陪着你一起去死。”

    “还真是很喜欢你这么傲骨的性格,以及这么明白事理的样子。”艾卿一脸笑容,“走吧,我带你离开。”

    说完,艾卿一个蛮力,猛地拉扯着她的手臂。

    她一个不稳,直接扑进了他的怀抱里。

    艾卿的动作和他给她的笑容完全不一样,她甚至是被艾卿拖着离开的。

    艾卿在这个国度似乎有特权,出入这么重要的领域,并没有被这么拦住,所以他们几乎畅通无阻的走出了这栋大厦,坐着一辆黑色轿车疯狂的离开。

    艾卿特权在哈森。阿贝德的手上,目前哈森。阿贝德的党羽没有被彻底扫除之前,他是安全的,如果国王一声令下,艾卿一行也会瞬间被毙,所以艾卿走得很快,很快的躲避在了这个国家的一个角落。

    乔汐莞被艾卿扔进了一个破旧的库房里面。

    她一直以为在这么繁荣的城市里,根本不会有这种破烂的地方。

    鼻息间终究还是闻到了腐朽的味道。

    而跟她一起被扔进这里面的还要莫梳,莫梳是后背中了一枪,子弹现在还在他的身体里,他被扔进来后,疼得几乎一动不动。

    “莫梳,你怎么样?”两个人的空间,乔汐莞连忙跑过去对着莫梳。

    莫梳似乎是缓了口气,说,“嗯,暂时死不了。”

    “我能不能帮你做什么?”乔汐莞问道。

    “取子弹,敢吗?”莫梳说,似乎只是一句玩笑话。

    “我可以试试。”乔汐莞一字一句。

    她不喜欢欠任何人人情,她能够还的,她马上就会还。

    莫梳一怔,随即,“我衣服里面有一套工具,那是作为医生出行必带的几样东西,你帮我拿出来,在上衣胸口位置。”

    乔汐莞蹲在他的身体旁边,往他胸上抹去。

    很快摸到那一套用牛皮袋装得整整齐齐的手术刀,似乎还有消毒水。

    “很简单,乔汐莞。你现在先帮我把衣服撕开,将子弹伤口漏出来,用蓝色瓶子里面的水消毒。接着用那把最小的刀以及钳子将子弹从肉里面挖出来,不要怕我痛,你就当小时候玩泥沙,然后要找到泥沙里面缠着的那个小玩具一样。”莫梳一字一句的说道。

    乔汐莞已经开始照着他的吩咐一步一步。

    手指在发抖,她拉着手术刀以及钳子,整个人在不停的调整心跳和情绪。

    “别怕。”莫梳说,“如果你现在不帮我取出来,我只有等死。”

    乔汐莞紧张到额头上的汗水一滴一滴,她咬牙,手术刀拨开那些血肉模糊的地方,让钳子开始往内。

    莫梳的身体在颤抖,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身体已经紧绷僵硬。

    乔汐莞控制手上的颤抖,用力一下,子弹被夹了出来。

    “莫梳,我夹出来了。”乔汐莞激动的说着。

    “帮我止血。”莫梳尽量用平静的声音,其实已经非常虚弱了,他唇瓣都已经发白,他说,“消毒。然后缝针,缝针就跟缝衣服一样……嗯……然后用纱布包扎,纱布稍微弄厚一点,要不然血止不住。”

    乔汐莞强忍着内心的紧张,按照莫梳说的,做得有些手忙脚乱。

    不知道做得好不好。

    她狠狠的将纱布打了一个结。

    深呼吸一口气,看着躺在地上的莫梳。

    莫梳依旧一动不动,脸色的血色还是很差。

    “莫梳,你感觉怎么样?”

    “感觉像是走了一趟阎王殿,然后被人鞭尸回来了。”莫梳幽默的说着。

    这个时候还有心情开玩笑?!

    “我休息一会儿,你自己也保存体力。在艾卿的眼皮子低下,我们没办法逃的。”意思就是说,不要浪费心思,还不如养精蓄锐。

    乔汐莞点头,看着莫梳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现在已经很晚了吧,透过这个高高的玻璃窗户,还能够看到s特国的夜空,星星依然璀璨,周围很安静,听不到任何车水马龙的声音。

    乔汐莞抱着自己的身体,靠在墙角。

    她不知道接下来,会面对些什么。

    “乔汐莞,你身体怎么样?”似乎是休息了一会儿,莫梳稍微缓和了些,微微从地上做了起来,避过伤口,靠在和她一起的墙角。

    “不知道。”乔汐莞摇头。

    “我看到你腿上有血。”莫梳说。

    灯光很昏暗,其实应该看不真切的。

    莫梳很善于观察,不知道是不是医生的职业敏感所致。

    “嗯。”乔汐莞点头,她知道。

    从离开天台那一刻开始,她就感觉到了腿上的湿润。

    是血。

    不多,但也不少。

    “这代表着什么,你知道吗?”莫梳问她。

    乔汐莞摇头,木讷的摇头。

    不想知道。

    “把手伸过来。”

    “不用了,莫梳。”乔汐莞说,“或许这就是叫做有缘无分吧。”

    “……”莫梳看着她。

    “有些时候,不得不认命。”乔汐莞看着窗外的夜色,声音静静的,在空旷的房间,飘荡。

    是人,都不得不认命。

    ------题外话------

    亲们会觉得小宅是后妈对不对?!

    亲们会觉得顾子臣是冷血动物,罪该万死对不对。

    小宅……只能默默的哭泣。

    这几章会有点虐,不过虐后,就是雨过天晴。

    那句“不曾伤过,怎懂永恒”用以诠释莞莞和子臣,宅觉得,再好不过。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