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线(一)用我的命来换!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线(一)用我的命来换!

作者:恩很宅
    幽暗而冷清的空间。

    乔汐莞坐在角落,她身边是莫梳。

    从他们被扔进这个地方之后,艾卿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也或者哪里都没去。艾卿的举动让人摸不清,总觉得,离死不远。

    “乔汐莞,你恨顾子臣吗?”沉默的空间,响起莫梳有些低沉而沙哑的声音。

    乔汐莞沉默着,仿若在思考这个问题。

    “大家都走了,却唯独把你留下了。”

    乔汐莞依然沉默。

    她想她应该是忘记不了,自己眼睁睁的看着那辆直升飞机离开的场景。

    她看不到直升机上顾子臣的表情,只能自己在脑海中绘制成一张,冷血的脸。

    “其实,顾子臣有他的苦衷。”莫梳说,看着乔汐莞沉默的脸,继续的说着,“顾子臣和其他人已经隐忍了8年了,这是当年所有人离开时,顾子臣给的承诺。现在一切都已经算是结束了,顾子臣在这个时候,真的不可能为了你,就这么将自己的同伴陷入危险之中。而且就算他回来,也不代表她可以让你平安离开。我们这群人被训练得非常的冷血,在我们的心目中,除了同伴,其他人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所以牺牲你对他们而言,应该是最小的损失。”

    “原来,你们也计较损失的,我一直以为只有商人才会这般的现实。”乔汐莞似乎是默默的笑了笑,笑着说,“你不是顾子臣的叛徒吗?!怎么到现在,还在为他说话。”

    “没有为他说话,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只是在告诉你,顾子臣不是愿意真的丢下你,确实是因为形势所逼,你晚了一步。”莫梳解释,“或许换成其他任何人,到最后这一秒也会丢下他离开。”

    “可终究而言,最后被丢下那个人还是我。”乔汐莞对着莫梳,“我和你们不一样,我没有你们的冷血和无动于衷,也没有经过专业训练没有所谓的伟大情操,没有愿意为谁而牺牲。我只是单纯的知道,所有人都已经离开,而我,成了那个悲剧。”

    “丢下你,也许顾子臣的内心并不会比你好过……”

    “莫梳,说说你的事情吧。”乔汐莞突然打断他的话,清淡的语气说道,“顾子臣,顾子臣神马的?!这个男人不是已经离我们很远了吗?”

    莫梳一怔。

    还真的是一个,内心强大的女人。

    他抬眸,看着透过窗户照耀进来的冰冷月光,他说,“你对我有兴趣?”

    “为什么不能有兴趣?!分明觉得你是个好人,突然又说是叛徒,成了叛徒,突然又救我,莫梳,我想不是因为我心脏够强大,我应该被你玩死了。”乔汐莞直白无比。

    “是真的是叛徒。”莫梳一字一句承认。

    “所以……”

    “所以,我不是什么好人。”莫梳说,“当年我们在基地的时候,通过自身的资质学成之后,就开始分组执行任务,顾子臣是我们小组的组长,刚开始大家在一起磨合的时候感情并不深,但你知道,人的感情是最不受控制的一种动物,在每经历一次生死后,就会无形的加深彼此的感情。特别是,经历了一个又一个的伙伴离开后,剩下的人就变成了心心相惜。”

    乔汐莞想,虽然没有经历过,但是大概是了解这种感情的。

    “顾子臣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人,在基地的时候很被重用。可人心难测,艾卿对顾子臣看似信任,很多时候也有着极大的防备,顾子臣的各方面表现出来的惊人能力,总是会成为有些人的一种威胁。所以在分组的时候,艾卿就给了我一个严峻的任务,让我埋伏在顾子臣的身边,对他进行监控。”

    “前面几年没有什么可以监控的,因为顾子臣虽然能力很强,却始终是忠诚于基地。导火线出自于我们失去的一个重要同伴路远。路远的死是基地一手策划,只因为路远成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要离开基地。基地没有明文规定说特工必须在基地工作一辈子,但也没有明确,特工可以随时离开。路远选择了这条路,最终被基地用最残忍的方式结束了他年轻的生命,而基地万万没有想到,路远在死之前给顾子臣说了那么一个惊人秘密,当时顾子臣就对基地有了一定的质疑,而基地在杀死路远的这个计谋上并不高明,他们以为顾子臣执行任务回来后就交出他们要的东西,实际上每次任务也是如此,但因为路远的秘密,因为顾子臣的怀疑,所以顾子臣自己打开了那个U盘,然后看出了真相。”

    “真相摆在眼前,顾子臣让所有人离开,以背叛基地的方式。这其实是一个不仅需要勇气,也需要强大内心的人才能够做出来的决定。我们在基地这么久,被训练得就跟狗一样的忠诚,他们的叛变实际上也是一种心里折磨,但是顾子臣为他们做了决定,由他为他们承担起了这份非议。一起隐藏就是8年时间,8年时间,大家在一起各奔东西,唯独能够联系的人就是顾子臣,顾子臣给他们安排好了很好的地方隐藏,而这8年时间顾子臣在做什么我们一无所获,只知道他突然腿瘸,然后大门不迈。”

    “基地其实有很多次都想要派人来杀了顾子臣,却一直忌讳顾子臣是不是握有什么对他们不利的证据,到现在我想顾子臣手上是真的有的,要不然他也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可以真的和中央情报局谈条件,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应该不是顾子臣故意隐瞒我们,而是因为他不想我们在没有特别必要的时候,那么快的牵扯进来。所以这8年时间,都是顾子臣一个人在策划在等待,艾卿暗中联系过我几次,我没办法给基地来回去有利的情报,不是我不愿意,是真的不知道顾子臣在做什么。”

    “后来,当我们全部都聚集在一起后,顾子臣没有解释其他。他就告诉我们,最后执行几个任务,帮中央情报局执行几个任务后,大家就可以彻底离开,离开这个腥风血雨的地方,重新平凡的生活。”莫梳说,“想来,大家其实都有些激动,隐藏了这么多年,终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后面的事情我想你应该都知道了。”莫梳说,“而刺杀哈森。阿贝德就是顾子臣他们最后一个任务,这个任务结束后,他们就真的触摸到了曙光。”

    “你有想过和顾子臣他们离开吗?”乔汐莞问。

    “想过。否则也不会一直隐忍到现在。”莫梳说,“心里斗争非常强烈。顾子臣曾经找我谈过心,那一刻或许他就察觉了我是叛徒,却一直在给我机会。我其实也很久没有给过基地有利的线索了,只因为我做不出来。基地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异样,暗地里给了我很多威胁。我们这类人说来复杂,其实单纯,在上头交给你一个任务没有完成的时候,你就终究还在那个任务之内,就如我,我的任务一直都还是顾子臣的卧底。”

    “隐忍了这么久,为什么突然就倒戈在了艾卿那边。”

    “因为终究,隐忍不过去了。过不了内心那一关。”莫梳说,“上次你去找哈森。阿贝德签合同,上次我和夏茵来刺杀你们,如果不是你真的聪明,你现在应该死在了我的枪口下,我想我是不会留情的。”

    “那为什么又来救我?”

    “还是,过不了内心那一关。”莫梳讽刺一笑,“其实从顾子臣策划到现在,艾卿就已经败了。国家情报局的性质已变,想要通过其他国度安保自己从而独立于各国单独存在,这样的事情本来就有风险,而这样的风险,又在顾子臣带着一行人离开,顾子臣联络中央情报局打击下,显得天方夜谭。而我想,终究最后的结果是顾子臣胜利,我们反正都是惨败的,所以在最后关头,就算是送给顾子臣的一件礼物吧,也算是自己对他的一种亏欠。”

    “所以当时进电梯的时候,你却不进来。你是抱着和艾卿他们一起死的准备?!”乔汐莞问道。

    莫梳点头,“生死对我么而言,其实也不是那么重要。”

    “为什么不想着跟着顾子臣一起走?”乔汐莞还是诧异。

    “因为我从一开始就不是和他们一伙的。”

    “顾子臣可以叛变,你难道不可以效仿吗?在顾子臣没有叛变之前,你们其实就是一伙的。顾子臣那种男人都可以做得出来,都可以接受自己在你们觉得是可耻的行为,为什么你不可以也这样?!”乔汐莞问他,很认真的问道。

    莫梳一怔,那一刻是真的有些哑口无言。

    乔汐莞总是很简单的能够把事物的复杂性,用最简单的理论说得人,无力反驳。

    “莫梳,如果我是你,我绝对会选择叛变。叛变并不龌龊,每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是公平的,我们有选择我自己方式活下去的权利。难道别人让我死,我就非得去死吗?我不能给自己选择一条活路?!莫梳,顾子臣都能够做那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你为什么就不能?!你心里的枷锁会不会太重了些?!”乔汐莞问他,表现出来的分明就是,莫梳的隐忍和纠结,完全是多此一举。

    莫梳真的,无言以对。

    他只是有些惨烈的笑容说道,“早点和你谈心才好。”

    “因为我是局外人,所以我可以用很平常的态度来看待你的事情。莫梳,如果有机会,别这么纠结自己的内心,问问自己想要走哪一边,认定了就别回头了。要不然,现在或许你已经跟着顾子臣他们,远走高飞了。”乔汐莞一字一句。

    莫梳点头微笑。

    也许吧。

    终究是自己的纠结,给了自己这么一条不清不白的路。

    反而,一直没能够解脱。

    让自己背上了一个,不清不楚的名声。

    “莫梳,我其实一直很好奇,我总觉得在参加宴会的时候,你对王宫特别的熟悉,艾卿有什么特殊权利吗?”乔汐莞问道。

    “嗯,艾卿一直和哈森。阿贝德联系颇深。两个人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在暗地勾搭,哈森。阿贝德渐渐把艾卿介绍给了国王,国王对艾卿也颇为欣赏,现在想来,或许也只是表面顺从而已,毕竟对于国王而言,哈森。阿贝德的势力太强,所以不能逼急了哈森。阿贝德。所以艾卿凭着哈森。阿贝德的权利,在王宫可以行走自由。也就理所当然的,艾卿给了我们一份王宫的地图,在我们来之前就已经熟悉了整个环境,所以通往哪一条道路,全部都在我们的脑子里。”

    “怪不得,我就说为什么你这么熟悉。”乔汐莞恍然,“现在艾卿没有了哈森。阿贝德,在这个国家也没什么依靠了吗?”

    “差不多。”莫梳点头,“或许我们明天一早就会离开这里,国王会对我们下达通缉令,纵然艾卿在强大,也不可能单枪匹马几个人,对付得了一个国家。”

    “离开这里,去哪里?”

    “谁知道,天涯海角。艾卿现在估计也不会回到基地去,基地那边,中央情报局应该已经开始行动了,Z国也会依靠其他国家对艾卿一伙儿进行通缉,艾卿估计会成为国际通缉犯,我们将面临四次逃亡的悲剧。当然,也有可能……”莫梳说,“艾卿一个不爽,会先杀了我们。”

    乔汐莞搂抱着自己的身体。

    只能任人宰割的感觉,真的很不爽。

    “乔汐莞,别想太多了,能看到一天的月光,就多看一天吧。”莫梳说,幽幽的声音静静的在她耳边回荡,“我们都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

    直升机停靠在S特国国际机场附近。

    所有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护照、身份证和机票,准备检票,登机。

    他们一行人在检票口。

    走出这个地方,登上飞机后,一切就搞定了。

    所有人其实是有些激动的,激动中,也带着一丝默默地隐忍,因为,终究还是留下来了一个人,虽然不是同伴,但是……

    沉默中,恍惚都把视线放在了顾子臣的身上。

    顾子臣一个一个检查了他们的护照和机票,确保无误。

    “你们先离开,我们就此道别。”顾子臣突然开口。

    所有人一怔。

    “我把你们送到这里,就代表着我们8年的隐忍到此结束。从这一刻开始你们就是自由人,和国家情报局,和中央情报局都没有了关系,你们就是你们自己。我在你们每个人的户头里面都打了一笔钱,不用感谢我,这是国家给你们应得的酬劳,只要在后半辈子不染上什么恶习,够你们逍遥一辈子。”顾子臣说得轻描淡写。

    其他人都只是这么看着他。

    “好好保证。”顾子臣说完,转身。

    “顾子臣。”叶妩一把拉住他,“你是不是要回去找乔汐莞?!”

    顾子臣直接推开叶妩的手,淡淡的答了一声,“嗯。”

    “你不能去。”叶妩挡在他的面前,“你这个时候回去不是送死吗?或许乔汐莞已经死了,你回去也没用!”

    顾子臣看着叶妩,“死没死,看了才知道。”

    “为什么你就这么执迷不悟啊?!为了一个女人值得吗?!”叶妩眼眶通红,带着些撕心裂肺,“以后你还可以遇到更多的女人,她不就是你人生的一个插曲而已,犯不着你为了她来牺牲你自己。”

    “叶妩。”顾子臣看着她,看着她哭泣的脸,“你舍不得我死,同理,我也舍不得乔汐莞死。如果她死了,我至少要把她的骨灰带回国,这个国家会让她一个人变得孤独。”

    “不。”叶妩拦着他的路,“我不会放你去。”

    顾子臣脸色一沉,“叶妩,你确定你可以阻止我?!”

    “就算是你杀了我我也要阻止你!顾子臣,要么你去救乔汐莞,要么我马上就死在你的面前!”叶妩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顾子臣紧捏的手指,在不停的隐忍。

    “别去了顾子臣,我求你了。乔汐莞死了,我可以陪着你一辈子,你想要生孩子我可以帮你生,多少都可以。顾子臣,如果你不喜欢我这么伤痕累累的身体,我可以去韩国处理掉的,别回去找乔汐莞,你们都会死的。”叶妩真的是没有自尊的,在乞求。

    其他人似乎都有些看不下去的。

    不管如何,叶妩原本是一个内敛而沉稳的女子,还带着一丝傲骨。

    而现在,为了一个男人,已经低声下气到这个地步。

    “叶妩,让开。”顾子臣开口,对于叶妩的情绪,无动于衷。

    叶妩看着她。

    顾子臣大步向前,手一抬,直接将叶妩掀开,力度很大,很迅猛,叶妩几乎是一瞬间就倒在了地上。

    那一刻似乎是感受不到身体的疼痛,叶妩只觉得心在滴血。

    她狠狠的问大步离开的顾子臣,“你是真的打算让我死在你面前吗?”

    顾子臣的脚本连一秒钟都没有停下,他其实是能够听到她的话,可是他当作什么都没有听到,走得很坚决。

    真的就只有,以死相逼了是吗?!

    叶妩咬牙,左手摸着右手手腕上那串红宝石,那是他们这群人都会有的暗器,不同的人的暗器不尽相同,她的暗器直接可以致命。不似乔汐莞,只是麻醉而已。

    顾子臣终究是不想要乔汐莞的手被染上什么不干净的颜色。

    她冷笑着,将手链对着自己的胸口。

    “叶妩。”温特森一把抓住她的手,直接将她的手链狠狠的握住。

    “温特森你放开我!”叶妩冷冷的说道。

    “你不能这么逼老大!”

    “温特森,你知道你现在这样,只是在纵容顾子臣去送死,你放开我!”叶妩眼眸一紧,狠厉的眼神一闪而过。左手一拳狠狠的打在了温特森的胸上。

    温特森一个不稳,整个人直接被打出了几步,胸口上的疼痛让温特森止不住的咳嗽了好几声。

    机场大厅其实已经有些躁动了,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这几个东方人,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叶妩,你别这样……”武大劝说。

    “武大你别过来!”叶妩狠狠的握着自己的暗器,依旧对着自己的心脏位置,“为了顾子臣,我就算是死了也值得。”

    “你真的觉得你是在为了顾子臣?!还是说,是你的一己之私!叶妩,我其实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这么的自私,我不相信我们曾经队伍中那个最善良的女人,会变得这么的恐怖!”温特森站在不远的地方,对着叶妩,冷血到暴戾。

    叶妩看着温特森。

    武大和吴飞钦、高嵩都看着温特森。

    “别以为可以瞒住所有人的视线,在大厅中拿走乔汐莞耳麦的人,难道不是你吗?!叶妩!”温特森一字一句,说得直白无比。

    其他人惊呆了,不相信的看着叶妩。

    叶妩一阵惊慌,猛地摇头,“温特森,你在说什么?!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说什么你清楚得很。”温特森冷声说道。

    “你别乱说……”

    “是这样吗?叶妩。”武大对着叶妩,真的是有些不相信到,似乎又有些心寒的眼神,“真的是你拿走乔汐莞的耳塞的?”

    “没有,我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温特森,你是被乔汐莞*了头吗?!”叶妩大吵。

    “莫梳在为没有叛变的前夕对我说,他说让我多留意你,我其实当时不知道为什么一向温文尔雅的莫梳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他不是一个会对同伴产生怀疑的人。我曾经还一度怀疑过,你是不是艾卿的人。现在我终于知道当初莫梳为什么让我留意你了,不是你是别的谁的人,只是因为,你故意让我们的团队变得互相猜疑,只是因为,你的自私自利。”温特森说得很清楚,很清楚的,那一刻就是可以让叶妩无地自容。

    叶妩恨恨的看着温特森,狠狠的看着他,“为什么你要来这么冤枉我?!我们之间的感情,真的比不过区区一个乔汐莞。”

    “现在反而觉得,你真的比不上乔汐莞。”温特森说得直白无比。

    叶妩的眼眶已经红透,那一刻隐忍的身体都在发抖。

    “她没经过特殊训练,在我们的世界里面不堪一击。但是她却为了不让顾子臣陷入危险,她却为了不阻挡顾子臣对我们的诺言和抱负,放弃了去告诉他,她的耳塞被你拿走。我想我们都能够想象得到当时乔汐莞的恐惧。叶妩,我原本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你是最适合顾子臣的人,谁都比不上,现在才知道,原来你不是,你比起乔汐莞,真的差太多太多。”温特森直白的话语,已经让叶妩处于崩溃的边缘。

    大厅中也没有了顾子臣的身影。

    他已经离开。

    沉默的空间。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温特森,看着叶妩。

    叶妩狠狠的问道,“你们都不相信我了是吗?武大你也不相信我了?你一直看着摄像头,难道没有看清楚吗?!”

    “我没有你们这么细腻,一直都没有。”武大说,“所以我不知道你和温特森谁说的是真的,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此刻却很同意温特森说的那句话,乔汐莞比你更适合老大。”武大说完,转身欲走。

    “武大,你去那里?”吴飞钦拉着她。

    “去找老大,去帮老大把乔汐莞找回来。他给了我们自由,现在我只是用自由的身份去帮我的朋友而已,没有任何任务,没有什么因为所以,也没有心理负担,我只是去救我的朋友而已。”说完,武大已经跟着跑了出去。

    吴飞钦看着武大的背影,沉默了一秒,转头看着其他几个人。

    温特森、高嵩相视而笑。

    大家不顾所以的,直接追了出去。

    叶妩看着他们一前一后的背影,整个人崩溃到想要杀人。

    到现在,她成了那个里外都是人的恶心角色,而到了此刻,所有人还是都回去,都回去帮顾子臣救乔汐莞。

    多么讽刺。

    走了8年,隐忍了8年,分明什么都已经结束了,却还要回去!

    她咬着唇,狠狠的咬着。

    她倒是要真的看看,乔汐莞到底命有多珍贵,值得这么多人为她付出一切!

    眼眸一紧,跟着所有人跑了过去。

    远远的,看着那辆直升机,机翼已经开始升起,准备起飞的一瞬间,所有人不顾所以的爬了上去。

    顾子臣转头看着他们。

    “我们跟你一起回去。”武大说。

    顾子臣眼眸微动,“不用了,你们下去。”

    “我们一起去救乔汐莞。”

    “下去,这是命令!”顾子臣冷声。

    “顾子臣。”武大直呼他的名字,“你刚刚才说了我们现在是自由人,所以你已经不是我们的直接上司了,你没资格命令我。”

    顾子臣脸色微变。

    “你给我们8年的承诺,这是你作为老大给我们的交代,我们接受到了,也已经在享受。而也就是从享受这一刻开始,我们不再需要你的保护,我们需要的,只是朋友般的互相帮助没有那些背负着的沉痛任务和压力,我们做我们自己觉得,值得的事情。”温特森看着武大涨红的脸,笑着说道。

    这妞,还是这么不会说话。

    而温特森的话很有说服力。

    顾子臣沉默着看着温特森。

    温特森咧嘴一笑,“老大,还是让我来开吧。尹翔不在,我得帮好哥们把他的事情做好。”

    顾子臣看着他们,然后默许了。

    温特森一一笑,“第一次用朋友的身份去做惊心动魄的事情,感觉真是不错。”

    “我也觉得。”吴飞钦附和。

    直升机起飞。

    顾子臣看着飞机外的风景,说了一声,“谢谢。”

    声音不大。

    但是也不小,所以大家都听得很清楚。

    很清楚,然后只是默默地笑了笑,不多说。

    有些感情放在心里面就好。

    直升机到达了S特国的首度。

    才刚离开,又回到这么繁荣的城市里。

    直升机停靠在一块宽广的运动场。

    此刻天色黑尽。

    几个人在直升机上,准备自己的东西。

    还是老样子,顾子臣开始分配,“记得国王给了我们20人的军队吗?之前我一直让他们埋伏在王宫周围,在我们必须的时候才使用。在我们之前离开的时候,我就让他们帮我注意乔汐莞的下落。刚刚通过他们知道,乔汐莞现在被艾卿带走了,目前隐蔽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荒废仓库里面。”

    所以不管任何时候,老大做事情都有他自己的安排和准备。

    从来不会,毫无头绪毫无抓手的去做一件事情。

    “要从艾卿手上救人不简单。国王给我的军队时间是24个小时,到目前为止,还有2个小时,这2个小时时间,我们必须从艾卿手上把乔汐莞救出来。这是我们最好的胜算。”

    “是。”

    “我和吴飞钦、武大攻前面。”顾子臣吩咐,“高嵩来指挥军队确保我们的安全,温特森在这里做后援支撑,随时准备我们出来后就起飞离开。至于叶妩……”

    顾子臣看着叶妩。

    叶妩也这么看着他。

    “你留在这里帮温特森。”

    叶妩咬着唇,看着他。

    顾子臣这样的安排分明就是在支开她。

    她眼眸微动,“好。”

    不动声色,不露情绪。

    “OK,大家准备,5分钟后,出发。”

    “是。”

    所有人整装待发。

    但愿。

    乔汐莞还活着。

    ……

    幽暗的空间。

    乔汐莞似乎是有些昏昏欲睡了。

    刚刚睡着那一秒,突然就被噩梦惊醒。

    她梦到艾卿用枪指着她的头,然后“砰”的一声!

    她猛地睁眼,心神未宁的就看着艾卿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而刚刚突然的惊醒,似乎是莫梳在叫他。

    艾卿的身边除了跟着汤以外,还有两个她不认识的,不用想也知道是基地的其他成员。

    艾卿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嘴角突然邪恶一笑,“你说顾子臣会不会在送走了他的同伴后,回来救你?!”

    乔汐莞看着他,狠狠的看着他,不发一语。

    “我刚刚发现我周围居然埋伏得有S特国的国家军队。我随手抓了一个人来问,才知道是顾子臣下的命令让他们追随你的身影。这么看来,顾子臣应该是会回来找你。你觉得我这样的推理,对吗?”艾卿问她。

    乔汐莞搂着身体,那一刻是有些异样的情绪,尽管自己一直表现的无比的平静。

    她不知道顾子臣会不会回来。

    不想给自己无谓的希望。

    “如果是这样,正好。省的我去单独找他。你知道我和他之间其实,仇恨很深的。我花了那么大的心血培养出了那么完美的一个机器,到头来这个机器居然给了我致命一击,你觉得我能够咽下这口气吗?!当然不能!我教了他们很多,却唯独没有教他们什么叫做瑕疵必报,看来今天,就得给他们上一堂无比的生动的课程了。”艾卿阴森而冷血的声音在破库房里面,阵阵回荡。

    乔汐莞咬着唇,尽量让自己,不被情绪所动。

    尽量让自己,看上去平静无奇。

    “真是很会隐忍的女人,不知道接下来玩的游戏,你还会不会这么的,无动于衷呢?”艾卿咧嘴一笑,那么邪恶的笑容,仿若渗透着寒气,“别让我失望,乔汐莞。”

    这个疯子一般的男人!

    乔汐莞紧抱着自己的身体,不想和这个男人说一句话,也不想看这个男人一眼。

    她眼眸刚垂下,整个身体突然被一股蛮力猛地一下拉扯起来。

    肚子一直隐隐的疼痛在此刻,似乎更加明显。

    她咬着唇,强迫自己没有发出来,只是任由艾卿这么突然把她桎梏住,一把冷冷的手枪抵在她的太阳穴上,如此恐惧的触感。

    莫梳看着乔汐莞的模样,眼神顿了顿,咬牙没有开口。

    艾卿使了一个眼神给汤。

    汤一把拉起莫梳,根本没有顾莫梳身体上的伤口,粗鲁的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伤口处的绷带瞬间就被染红。

    “走吧,我们去见见顾子臣。”艾卿说。

    说得云淡风轻。

    乔汐莞就被艾卿野蛮的带着走出破仓库,面前是一道长长的走廊,走廊出口就是一扇被人遗弃的门市,门市此刻照耀着白纸灯光,让夜晚的一切看得更加清楚了些。

    “顾子臣,我数三声,如果你不出来,就等着给我手上这个女人,收拾吧。”

    “一……”

    “不用数了,艾卿。”从暗黑的角落,一个熟悉的嗓音传来。

    乔汐莞有些激动的转头。

    这个动作让艾卿饶有兴趣的笑了一下,他桎梏着乔汐莞,让她根本无法动弹。

    顾子臣就这么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以为那个弃她而去的男人,就真的弃她而去了。

    现在,这个男人就这么清楚的出现在她面前。

    她不知道此刻该是什么样的表情?!她甚至不知道内心深处该有什么的感情?!

    “是不是觉得现在,五味杂陈?!本来恨死了这个男人,突然又这么不顾一切的出现在你面前,想要原谅他,又觉得对不起自己受的这么多伤害,是不是觉得,很纠结?”艾卿一字一句在她耳边说着,说得那么的暧昧不清。

    乔汐莞咬着唇,眼神就一直看着顾子臣。

    看着他真的那么鲜活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真的如艾卿说得,那样,五味杂陈。

    “其实,我的感受和你一样。”艾卿说,“对于顾子臣我很纠结,我很想杀了他,但是又舍不得,毕竟这是这么多年来,我唯一最满意的机器,杀了他,真的太可惜,不杀他,他的种种行为又让我恨之入骨?!乔汐莞,你说我该怎么办?!”

    乔汐莞当作不听到。

    她觉得艾卿就是一个疯子。

    一个恶魔一般的,疯子。

    “艾卿,我们的恩怨,我们来算,你放了乔汐莞。”顾子臣说道,“何必牵扯到一个局外人!”

    “顾子臣,你现在有20人的军队,你现在还有5个同伴在外面帮你,而我现在一共只有5个人,不对,只有4个人,莫梳也不是我的人了。我就4个人对付你这么多人,你觉得我会愚蠢到把我最有用的武器交给你?!”艾卿讽刺的问道。

    “你终究会死。”顾子臣说,毫无表情,“你的*决定你了最后的归属。到这个时候了,你还有什么值得坚持!”

    “总得那个人陪葬不是?!”艾卿说,“总得让你付出点代价不是?否则,怎么对得起我这么多年在你们面前隐忍的,瑕疵必报的个性!”

    “所以……”顾子臣对着艾卿,“用我的命换,够吗?!”

    ------题外话------

    达拉达拉。

    明天一起相约看阅兵哦!

    达拉达拉。

    小宅屁颠屁颠的给你们说一声,“爱死你们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