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线(二)你终究辜负了我

第四十五章 生死一线(二)你终究辜负了我

作者:恩很宅
    “所以……”顾子臣对着艾卿,“用我的命换,够吗?!”

    苍空的夜晚,低沉的嗓音。

    乔汐莞默默的看着顾子臣,看着他内敛的气质,散发着慑人的戾气。

    “够了。”艾卿笑得很疯狂,“可是你准备怎么换?!自杀吗?!”

    顾子臣沉稳的脸,静静的看着艾卿狰狞的面孔,“好。”

    “顾子臣!”乔汐莞叫他,整个人是有些激动的,“你自杀了,艾卿也不会放过来我!”

    “你怎么这么懂我?!”艾卿邪恶一笑,似乎对乔汐莞如是的欣赏。

    “你这个魔鬼,你自己要死你自己就去死,非要拉着我们,你tmd的就是变态!”乔汐莞破口大骂!

    “变态?!还是有人第一次这么形容我。”艾卿若有所思。

    乔汐莞简直被艾卿气疯。

    艾卿似乎满脸不在乎,眼神一狠,冷冷的看着面前的顾子臣,“以命换命,我觉得公平得很。所以顾子臣,你现在让我到了这个地步,我让你去死,理所当然。”

    “你放了乔汐莞。”

    “你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艾卿问他,“对于我们之间的恩怨……这个女人要不要成为牺牲品,决定权在我的手上。”

    “你到底想怎样?!”顾子臣狠狠的问他。

    “杀你,我肯定是杀定了。”艾卿一字一句,阴森无比,“至于杀不杀乔汐莞,要不,我们来玩个游戏?!”

    游戏!

    他妈的杀人游戏吗?!

    乔汐莞真的觉得,艾卿就他妈的是疯子!

    一头疯了的野兽!

    “你很生气吗?”艾卿在她耳边低声问道,“情绪波动得太明显了,很容易被人找到破绽,顾子臣没有教过你吗?!凡是都要,不动声色。”

    乔汐莞咬着唇,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却走不过去。

    “乔汐莞,你不应该恨我,要恨,就应该恨顾子臣。”艾卿说,“是他把你连累进来,是他让你陷入现在的境地,甚至是他,让你流、产。”

    顾子臣眼眸一紧,看着乔汐莞惊恐道极尽崩溃的模样。

    流产?!

    “你不知道吗?”艾卿说,“乔汐莞流产了,在你抛下她坐着直升机离开的那一刻,她大腿间都是血。”

    顾子臣喉咙微动,他眼神直直的看着乔汐莞的白色晚礼服。

    晚礼服已经很脏了,混杂着泥沙,似乎真的能够看到,那不太明显的血痕。

    “乔汐莞,我作为一个旁观人,都觉得很难过,你现在决定还要继续爱面前这个,曾经一度抛弃你的男人吗?”艾卿问道,在她耳边,一字一句。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看着她。

    要不要继续爱?!

    在顾子臣此刻没有这么出现在她面前时,她会坚定的说,不爱。不管内心会挣扎会留恋会不舍多久,她都会告诉自己,不会再爱这个男人。

    绝对不会。

    可是现在。

    她想,答应不言而喻。

    “艾卿,你喜欢过一个女人吗?”乔汐莞声音冷静了些。

    “你在打探我的?”

    “如果你没有爱过人,就没有资格去质疑和批判别人的爱情,因为你不懂。在一个你不懂得领域里面,你最好选择闭嘴,否则只会笑料百出!”乔汐莞说得清清楚楚。

    艾卿沉默了半秒,又陡然一笑,“你的话总是可以把人讽刺的体无完肤。这么伶牙俐齿,这么死了,还真的让我不舍。这样吧,乔汐莞,我们不说废话了,开始玩游戏如何?!我玩一个我熟悉的游戏,你就不会觉得我在闹笑话了,是不是?”

    乔汐莞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李健。”艾请突然开口。

    站在他右手边的那个男人走到他的身边。

    “拿支枪给乔汐莞。”

    “是。”

    叫做李健的男人直接一把黑色手枪递给乔汐莞。

    乔汐莞一怔。

    “接住!别让我说第二次!”艾卿阴冷的声音,狠狠威胁。

    乔汐莞咬牙,将手枪拿在手上。

    “别试图往我身上开枪,以你的速度,枪还没开,你就死了。”艾卿说的,绝对不只是提醒。

    乔汐莞握着枪的手,在不停颤抖。

    “顾子臣没有教你开枪吗?!抖得这么厉害。”艾卿问她。

    乔汐莞不说。

    “真的没有教过吗?!没关系,很简单。你现在把枪拿起来,对着你面前的人,微微扣动一下扳机,就行。”艾卿一字一句。

    乔汐莞整个身体猛然紧绷。

    艾卿在指使她做什么?!

    她惊恐的看着顾子臣,看着顾子臣一脸平静。

    “你这么聪明,知道我们要玩的游戏是什么了?!没错,就是杀人游戏,你杀顾子臣的游戏!”艾卿说的云淡风轻,此刻的脸上还浮现出了一丝得意的笑。

    “艾卿,你他妈的就是个疯子!”乔汐莞咆哮。

    让她杀顾子臣?!

    让她开枪杀顾子臣?!

    这个疯子,这个杀千刀的疯子!

    “乔汐莞,你要我说多少次,太激动不好。”艾卿在她耳边,深深威胁着,“听话,你开枪杀了顾子臣,我就放你离开。”

    “如果我不杀呢?!”

    “大不了就我们俩抱着一起死,多好,美人做伴,我也不会觉得孤独。”艾卿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身体在颤抖,颤抖得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

    当初顾子臣教她开枪,教她射击,她学得不好,是很不好,因为她不觉得她会对着谁开枪,她怕会做噩梦,她怕会遭报应,但是现在……

    现在,她的第一枪要往顾子臣的身上。

    艾卿这种折磨人的方式,简直是出神入化,无人能及。

    “怎么,不愿开枪吗?”艾卿感受到她的沉默和排斥,“顾子臣弃你而去,现在你朝他身上开枪,这就叫公平公正,何况你忘记了,他上次可是对着你的胸口开枪,毫无犹豫的。但这次你可别对着他的胸口,说不定防弹衣在里面穿着,你直接对着他的头就行了,瞄准了,如果没有一枪暴毙,我可是会真的杀了你的!”

    “艾卿,你要杀了我,就杀了我吧!反正死过一次的人,也不怕死第二次!”乔汐莞狠狠的说着,讽刺无比!

    “这么护着顾子臣?”艾卿扬眉。

    “就是护着他,像你这种冷血动物,你根本就不懂什么叫住感情,你活着真可悲!”乔汐莞尖叫着。

    对于艾卿给她的精神折磨,她真的觉得已经够了,够了!

    要死,就早点死。

    反正按照常理,她也早就死了一次了!

    她本来就不应该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活着是挺可悲的。”艾卿显得特别平静,“从出生那一刻开始,人生似乎就注定了这么可悲下去。只是……真的被人这么说出来,怪不是滋味的。既然你真的决定为了顾子臣去死,那么,我想我成全你也好……”

    “艾卿。”顾子臣看着他扣动扳机的手,“其实你不过就是想要让我死得惨烈而已。你可以用很多方法让我死得难看,何必浪费时间在乔汐莞身上。”

    “我就喜欢相爱相杀这样狗血的戏码。”艾卿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

    顾子臣眼眶充血,愤怒的情绪,油然而生。

    “看,我就说这样的戏码最解恨?!真想问你一句,这个时候了,后悔叛变吗?!”艾卿讽刺无比。

    “我不后悔!”顾子臣一字一句,给他一百次机会,也不后悔。

    “看到乔汐莞为你去死,你也不后悔?”

    “我不后悔!”顾子臣说,那么坚定的语气。

    乔汐莞沉默着,沉默着。

    她其实是理解的,任何人被逼到这个地步,都会说这样傲气的话。

    是她,她也会这样。

    哪怕最后一刻,也不能让敌人看到了自己的懦弱。

    “乔汐莞,这个时候了,你对顾子臣还有什么怀恋的?!他心系的永远都是他的同伴,他的天下。在他的事业面前,你就是个牺牲品。”

    “是吗?”乔汐莞动了动嘴角,看着面前的顾子臣,看着他压抑的情绪,“到现在,似乎你说的是对的,艾卿。”

    艾卿扬眉一笑。

    “我一直把自己编织在一个梦里面,我以为顾子臣很爱我,跟我爱他一样的哎我。现在才知道,原来他的爱,只是建立在,不影响他的抱负下。”

    “果然是一个聪慧的女人,孺子可教。”

    “所以艾卿,我只要杀了他,你就真的可以放我走吗?”乔汐莞问道。

    “你对我而言,有何作用?”艾卿说,有些好笑的口吻清清淡淡的说着,“我艾卿也不是杀人魔头,我也怕遭天谴的。”

    “那好。”乔汐莞握着的手枪的手突然一紧,她把枪口对准顾子臣的头,“顾子臣,你别怪我。”

    顾子臣直直的看着乔汐莞。

    “我这个人一向自私,在关系到自己利益面前,我总是会选择对自己有利的那一方。而且我是商人,商人最喜欢计算的就是剩余价值,对我们现在的境地而言,杀了你,我可以活着,但是杀了我,你不一定能够活着走出去。所以,在剩余价值面前,杀了你就好。”乔汐莞说,冷冷的说,“刚刚艾卿说我流产了,其实没有确认,只是落红了而已。我不确定孩子是不是没有了,可我想,如果有些侥幸,孩子还在,那么我活着,就是两个人的生命,怎么算,怎么划算。”

    顾子臣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继续开口,语速很快,仿若怕自己动摇一般,“顾子臣,我是一个爱情至上的女人。我曾经也爱过一个男人,爱到撕心裂肺,但是遇到你,我觉得我的人生并不是那么黑暗,因为我还能够倾尽所有的再去爱人,再去爱上你。在我的世界里,你就是那个最重要的唯一。可在你的世界,我不是。我不喜欢不公平的对待,所以,真的别怪我,只是我们的价值观,怎么都没有触碰到一个点上。”

    顾子臣微点头。

    那一刻反而有些觉得自己,配不上乔汐莞。

    “何况,一切都是因为你我才遭遇到现在的所有。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真的很想念上海那座城市,我没有了亲人,但是我喜欢那座城市的一草一木,我还有朋友。古源,姚贝迪都在那个城市等着我。”乔汐莞眼眶已经红了,虽然话语非常的清楚,虽然调理那么的清晰,“顾子臣,对不起。”

    她扣动扳机。

    顾子臣没有笑,没有愤怒,甚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对不起,顾子臣。

    真的对不起。

    我不知道杀了你之后我会不会真的活下去,也不知道杀了你之后我的人生会不会像没有发生过一样的继续过下去!我只知道,此刻我只能拿起枪对着你,

    不是我杀了你,你也会因为艾卿对我的桎梏而死在他的枪下。

    不是我杀了你,艾卿会在杀你了之后,杀我。

    我真的要活着。

    或许,孩子还在。

    对不起,顾子臣。

    乔汐莞对准顾子臣的头,闭上眼睛,眼泪滑落。

    这应该是世界上,最最悲惨的事情。

    而她,经历了。

    她手指扣动扳机,子弹从手枪中迸发而出,响起剧烈的声音。

    手枪的回力震得她的手指发麻。

    终究还是开枪了。

    对着顾子臣,她开了她人生的第一枪。

    “叶妩!”一个惊恐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

    乔汐莞睁开眼睛,眼前有些模糊不清,那一刻也看清楚,一个女人狠狠的搂抱着那个男人,两个人双双倒地。

    叶妩为顾子臣挡子弹吗?!

    她还未反应过来,只觉得艾卿的手一抖。

    乔汐莞觉得自己好像在脱离艾卿的桎梏,下一秒,就猛地被一个蛮力突然拉倒在地上。

    此刻的恐惧和慌张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

    她抬头看着莫梳拼了命的将她护在身下,然后滚在一边。

    耳边突然响了疯狂的子弹声。

    乔汐莞捂着自己的耳朵,不知所措。

    刚刚那一瞬间,为什么突然就发生了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

    叶妩突然为顾子臣挡了子弹,那么那颗子弹射在了她什么地方?!

    与此同时,顾子臣是像艾卿开枪了吗?!

    莫梳又是怎么在那一瞬间,突然挣脱开了汤,抵死保护着她?!

    在常人眼中的一秒,在他们之中到底是多长时间?!

    她不知所措的看着莫梳,看着他后背上的血已经顺着他的身体留在了地上,一滴一滴。

    “莫梳,你怎么样?”

    “乔汐莞,我先送你离开。记得我们离开王宫的时候吗?!什么都不要管,一直往前跑就行了,我在后面帮你掩护。”

    “莫梳……”

    “你先走,对我们的都是最好的。”莫梳一字一句。

    乔汐莞点头。

    确实,在这个时候,她最无用。

    莫梳眼眸一转,示意她赶快。

    乔汐莞不顾所以的,直接往破旧的门市外面跑去。

    耳边有很多很多的枪声,此起彼伏。

    她拖着裙摆,感觉自己穿梭在弹雨中,有那么一瞬间几乎都感觉不到害怕了。

    她屏住呼吸,不知道身后怎么样了,一个劲儿的往前。

    “乔汐莞,这边。”耳边听着一个男人的声音。

    “高嵩。”

    “快走!”高嵩对着乔汐莞,“国王给我的军队还有5分钟就要收回了,我现在还能指控他们5分钟,5分钟后,他们会丢手榴弹,炸毁我们。”

    “顾子臣和莫梳,还有叶妩在里面!”乔汐莞说得又快又急。

    “所以我现在要去告诉他们这个消息。”高嵩说,“你快去那边的直升机上,温特森在那里等你。”

    “好。高嵩,你一定要把他们带出来。”

    “放心吧,快走!”高嵩急促的说着。

    乔汐莞咬牙,拖着裙摆,不顾一切的往直升机奔跑!

    ……

    破旧的门市里面。

    顾子臣和艾卿在肉搏。

    乔汐莞开枪那一瞬间,叶妩扑在了他的身上。他眼疾手快的对着艾卿的手臂,艾卿手一松,莫梳猛地一下趁着汤不注意的一瞬间,扑倒了乔汐莞。

    那一刻,艾卿的注意力不会再放在其他人的手上,他大步向前,一脚踢飞了顾子臣手上的手枪,两人近身搏斗,出手又快又准又恨,几乎是没有一丝的空隙,双方格斗的速度快到惊人。

    仿若到今天这一刻,所有人才真正看到顾子臣和艾卿两个人的势力。

    势力相当。

    两个如神话一般的男人让所有人惊呆了眼。

    此刻汤对付着武大,李健对付着吴飞钦,高嵩带着军队在外面埋伏,里面的人已经打得不可开交,此刻他找不到时机下手,歼灭艾卿一伙儿。

    高嵩忍不住,终于冲了进去。

    里面不可开交,顾子臣和艾卿拳拳相扣,每一拳下去,仿若都能够把人的头打开花。

    高嵩对准艾卿,瞄准。

    “高嵩小心!”突然被人扑到在地。

    一颗子弹从高嵩的耳边呼啸而过。

    高嵩看着莫梳。

    看着莫梳身体上的血以及此刻惨白的脸。

    “莫梳。”

    “小心,艾卿还有人在那边埋伏!”

    “我们时间不多了,3分钟后,这里的军队会炸毁我们,这是国王的命令。24小时候内属于我们,24小时候后,立刻会杀了我们!”高嵩解释。

    莫梳的脸色瞬间也变得紧张起来。

    “现在怎么办?!我们瞄不准艾卿,一个不留神,或许把我们老大杀死了。”高嵩有些着急了,是真的着急了。

    艾卿和顾子臣都是警惕的人。

    两个人就算是厮打在一起,整个人的注意力绝对不只是放在对方手上,但凡有一些风吹草动,绝对会第一时间做出惊人的反应。

    莫梳和高嵩对视着,汗水从他们的额头上,不停滑落。

    “这个时候去灭军队,有胜算吗?”

    “他们有重武器,一个炸药过来,我们就死无全尸。”

    “现在唯一办法就只有早点离开这里?”莫梳问道。

    “是。”高嵩很肯定。

    莫梳想了想,突然大声说道,“老大,2分钟后,这里会被炸毁,我们现在怎么办?!”

    顾子臣似乎顿了一秒。

    那一秒,让艾卿一脚几乎踢翻。

    顾子臣摸着自己已经出血的嘴唇,迅速又和艾卿打斗着,拳拳凶猛。

    “所有人,不要管任何人,立即全部撤!”顾子臣狠狠的说道!

    “撤!”莫梳大声说着。

    高嵩一顿,立即执行。

    老大的话,已经成了条件反射的服从。

    武大和吴飞钦从进攻已经变成了防御,渐渐开始撤退。

    叶妩从身上中了一枪后,就一直被吴飞钦保护着,此刻吴飞钦带着叶妩,开始逃离现场。

    一行人几乎是同时的离开了那里,不顾所以的往不远处的直升机跑去。

    “你们不要去追了!拖住顾子臣!”艾卿眼眸一狠,对着自己的下属。

    汤和李健以及另外一名特工默默的站在原地,看着其他人飞奔而出。

    “这里马上就要炸毁了!你们用不着全部跟着陪葬,能够逃命就去逃命,汤,国家情报局已经形同虚设,如果不想死得这么不明不白,带着你的人,赶快走!”顾子臣大声的说着。

    汤狠狠的看着面前几乎不分伯仲的两个人。

    现在他们出手去帮艾卿,顾子臣会败。

    但是帮了艾卿,他们会死。

    汤看着其他两名跟了自己多年的同伴,眼眶突然一红,“对不起,艾卿。”

    艾卿眼眸一紧,眼底充血。

    汤转身对着他的同伴,“至此,我们各奔天涯,走!”

    话音一落,所有人全部撤退。

    艾卿的愤怒到了极限。

    如此地方,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两个人仿若是默契的,停顿了一秒。

    对立而战,两个人的身上到处是伤,仿若血也染满了一身。

    停下的那一秒,两个人眼眸同时一怔,耳边窸窸窣窣传来的声音,来自于一些皮靴的声音,与此同时,一颗手榴弹从外面突然扔了进来。

    两个人猛地一下匍匐在地上。

    一声巨响。

    老旧的房子在此刻震动。

    两个人被这样的威力生生的震出了一定距离。

    顾子臣没有停留的站起来,往外走。

    刚走出几步,身体被一个人用力的一扯,两个人双双倒地。

    “顾子臣,我说过,死也要找个人来垫背!你陪着和我一起死吧!”艾卿狠狠的说着。

    顾子臣看着门口的方向,一脚狠狠的踢向艾卿。

    艾卿一个转身。

    两个人再次疯狂的厮杀。

    耳边似乎又有一个手榴弹被抛了进来。

    这一瞬间,房子突然倒塌,屋顶上的石砖倒了一地……

    整个破旧而荒废的地方,染起了一阵火光!

    “不!”

    叶妩站在直升机的外面,不相信的看着面前突然坍塌的房子。

    所有的视线,也都看着按个地方。

    乔汐莞捂着自己越来越疼的肚子。

    怎么会怎样?!

    所有人都出来了,顾子臣没有出来?!

    怎么会怎样?!

    温特森坐在驾驶台,这个时候大家该走了。

    高嵩说,军队此刻会倒戈杀了他们。

    但是此刻,却没有人说要走。

    面前的那团火红已经在眼底渐渐变得疯狂,周围似乎感觉到了一阵阵军队的脚步声,一点点在靠近。

    现在是该走了吗?!

    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不了!

    “你们上来!”温特森做决定。

    要当来个罪人,他来当。

    “不,顾子臣来没出来!”叶妩一动不动,狠狠地说着。

    “我们马上要走了!”

    “不走,顾子臣没有出来,我们那里都不准走!”叶妩转身,充血的眼眶狠狠的看着温特森。

    “不走我们全部人都会死。”

    “死就死吧,反正顾子臣死了,我也没动力活下去了!”叶妩疯了一般的尖叫。

    温特森看着叶妩,两个人突然就这么僵持着。

    “乔汐莞,现在你爽了,刚刚没有一枪打死顾子臣,现在让他葬声在了火海!”叶妩突然对着坐在直升机上的乔汐莞,歇斯底里的吼着。

    乔汐莞一直捂着自己的肚子。

    刚开始出血,其实肚子不太痛,但是现在,现在明显的已经感觉到,有些绞痛了。

    她咬着唇,苍白的脸上,那一刻一直保持着沉默。

    眼前的火光越来越大。

    那一刻,不只是叶妩会难受。

    “够了叶妩。”武大突然大声说着,“你难受,我们大家都难受!乔汐莞和顾子臣怎么样,那是他们夫妻的事情,我们没有资格多嘴!”

    “武大你闭嘴!”叶妩疯了一般,仿若全世界都和她为敌一般的,带着那么强烈的仇恨,“顾子臣就是乔汐莞害死的,乔汐莞就该去死!”

    说着,手腕上的暗器微动。

    武大手快的将她的手腕一紧。

    细小而锋利的刀片弹在了直升机的机翼上,响起无比清脆的声音。

    “现在你们所有人都还向着乔汐莞?!”叶妩赤红着眼,狠狠的质问武大。

    武大不说话。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第一次,同伴之间,互相之间,似乎带着杀意。

    乔汐莞一直默默的看着那团火球,身边的争吵似乎在她耳边已经变成了一道,听不清楚的嘈杂声,她转头,对着温特森,“走吧,如果叶妩不上来,我们就先走。”

    “乔汐莞!”叶妩听着这样的话,几乎是恨不得杀了她。

    而温特森此刻却默默的点了点头,“叶妩,你不走,我们走了。武大、高嵩、飞钦,你们上来。”

    三个人,停顿了一秒,一跃跳进直升机。

    温特森启动飞机,羽翼越来越快,树枝在直升机的风摆下,吹得凌乱不堪。

    “叶妩,你确定真的不上来?!”温特森最后问她。

    叶妩看着他们,狠狠的看着,“我不走!”

    三个字,斩钉截铁。

    叶妩真的很爱顾子臣。

    真的很爱。

    乔汐莞捂着自己的肚子,脸色越来越白。

    真升机渐渐的关上机舱。

    突然。

    “等等,那个人是不是老大!”吴飞钦突然跑到驾驶台,指着火光的地方。

    不知道是不是狙击手超强的远观能力,吴飞钦显得非常的激动。

    所有人一怔。

    越来越清楚的看到一个人的身影,一个人的身影从火光中跑了出来。

    温特森连忙打开机舱。

    那道身影速度极快,几乎是风一般的,几秒钟时间就已经到了他们面前。

    真的是顾子臣。

    真的是他。

    乔汐莞眼眶一红,看着那张真的熟悉的脸颊。

    他出来了。

    他这么活生生的,出来了。

    “子臣。”叶妩不相信的看着他,整个眼前都已经模糊不清。

    “快上去。”顾子臣声音还是那么低沉,不容置喙。

    叶妩猛地翻身,一跃坐进机舱,与此同时,顾子臣也跳了进来。

    机舱关过来。

    直升机起飞,地面掀起了一阵狂风。

    如果晚走一步,下面突然出现的一行军队,会不会直接把他们打成马蜂窝?!

    此刻,似乎也并不需要去做这种无谓的担心,所有人都安全的,安全的坐在直升机上,离开。

    “受伤怎么样?!”顾子臣突然开口,问着所有人。

    此刻直升机已经稳定的行驶在天空,往他们目的地开去。

    “叶妩中了一枪,在右手臂上。”吴飞钦说。

    顾子臣看着叶妩。

    叶妩看着他。

    两人这么沉默了一会儿,顾子臣转头看着莫梳,“你怎么样?”

    “应该不会这么快死。”莫梳苍白着脸颊说道。

    “还能帮她取子弹吗?”

    “在飞机上,确实不好操作。”莫梳耸肩。

    顾子臣也没这个能力,在这种颠簸的直升机上,做这种精密的事情。

    “没关系,我忍受得了。”叶妩说。

    顾子臣似乎是看了她一眼,微点了点头。

    叶妩欲言又止,看着顾子臣已经转身走向了乔汐莞。

    乔汐莞一直默默地,默默地坐在那里。

    顾子臣已经脏兮兮的手指,摸着她苍白的脸,让她紧咬的嘴唇放开,声音低哑的问道,“怕了吗?”

    “你说呢?”乔汐莞真想吐他一口水。

    这不是废话吗?!都从鬼门关不知道走了几次出来了?!

    况且了,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来点煽情的话吗?!

    这个不懂情调的男人。

    她估计被吓死了,他也只会毫无表情的说一句,“你还好吧?!”

    好你个大头鬼!

    “她怎么样?”顾子臣问。

    那个“她”,他们都知道指的是谁?!

    “缘分,天注定。”乔汐莞说。

    说着,心那里痛了一下。

    她想,应该是保不住的。

    顾子臣把她的头埋在他的胸膛上,“别哭,对她的亏欠,我来弥补。”

    乔汐莞安静的躺在他的胸膛上。

    怎么才算,弥补?!

    直升机上很安静。

    所有人都静静的,仿若不愿意去打扰了那么一对。

    唯独,有一个无比憎恨的目光,一直紧紧的锁着如此相拥的两个人。

    直升机突然颠簸了一下。

    所有人一怔。

    温特森架势着直升机的手有些慌乱的操控着。

    “怎么了?”顾子臣眼眸一紧。

    “玛德,升降机突然控制不了了!我现在没办法降落。”温特森一字一句。

    所有人一怔。

    下面是空旷的一片,这是沙漠国度,除了城市,不用想也知道,下面是一片茫茫的沙漠。

    “还有多少油?”

    “还能坚持10分钟,我本打算紧急降落的。”温特森说,整个人也有些崩溃,“玛德,到了这个地步了,上帝是真的嫉妒到要灭了我们吗?!”

    所有人都沉默着。面面相觑。

    乔汐莞原本好不容易平静的心跳,瞬间又疯了一般的跳动着。

    现在该怎么办?!

    “大家立刻背上降落伞!”顾子臣突然开口,“飞机上有一些我们提前准备好的淡水、药品包和食物,一人拿一包,迅速!”

    训练有素的人,总是会提前准备好一切。

    “温特森,你去准备你自己的,我来!”顾子臣直接走向驾驶台。

    温特森犹豫了一秒,遵守命令。

    所有人在顾子臣的吩咐下,井然有序的开始寻找自己那一包救生用品。

    一切准备就绪。

    直升机颠簸感更加明显了。

    乔汐莞在武大的帮助下绑好了降落伞,武大在认真的教她如何使用。

    乔汐莞一边听着,一边看着架势着飞机的顾子臣,看着现在,毫无准备。

    原本是6个人。

    因为莫梳,现在多了1个人。

    她喉咙微动,就这么静静地看着顾子臣。

    “我现在打开机舱,你们一个一个,马上跳下去。”

    “你呢?”叶妩突然开口问道。

    “你们先走。”

    “顾子臣,你是不是没有降落伞?!”叶妩直白的问道。

    这一刻,大家才想起,原本是6个人的。

    窒息的空间,一群人瞬间沉默。

    莫梳嘴角一笑,开始脱掉自己身上的降落伞。

    “莫梳,你穿上。”

    “不了,老大。就算不跟着你们,我也是死,早晚的事情。”

    “莫梳,我不想说第二次!”顾子臣一字一句。

    “老大……”

    “莫梳,你觉得你现在把降落伞脱给了我,我会穿上吗?”

    “你用不着对我这样的叛徒心慈手软。”

    “我只把你当兄弟。”顾子臣坚定的口吻。

    “这样就够了!”莫梳笑着说着,说着就想要脱掉自己的降落伞。

    “莫梳。没什么是够或者不够的!”顾子臣眼眸一紧,似乎是使了一个眼神。

    温特森咽了咽喉咙,在顾子臣突然打开机舱的那一刻,猛地一下将本来就站在机舱口的莫梳给推了下去,那一刻,根本没有给莫梳反应的机会。

    “温特森,你在做什么!”叶妩尖叫。

    “别吵他,是我下的命令!”顾子臣云淡风轻的说着,“没时间了,现在大家不走,所有人都会和这辆飞机坠毁!”

    “不……”叶妩真的已经崩溃。

    见不得顾子臣死,真的见不得。

    “温特森。”顾子臣对着他。

    温特森直直的看着顾子臣,眼眶是真的红了。

    这次,似乎就真的,再也没有所谓的幻想了。

    人可以和人斗,人去而不可以和天斗。

    温特森一个蛮力,已经将叶妩推了下去。

    叶妩尖叫的声音,还在耳边此起彼伏。

    接着,一个一个。

    一个一个,带着说不出来的忧伤,离开。

    最后剩下温特森、乔汐莞和顾子臣。

    温特森走向乔汐莞,“你自己跳下去吧。”

    乔汐莞看着温特森,“你先走吧,我有几句话想要单独对顾子臣说。”

    温特森沉默着,转头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点头。

    留给他们最后一点点,单独的空间。

    “老大,保重。”

    温特森走向机舱,然后一跃。

    不知道是谁的眼泪,那一刻似乎随着风,打在了他们的脸上。

    乔汐莞看着驾驶室的顾子臣。

    两个人沉默无语。

    顾子臣看着仪器盘上的倒计时。

    还有5分钟。

    他说,“乔汐莞,下去吧。记得刚刚武大教你的按钮,不要怕。”

    “顾子臣,你终究还是辜负了我。”乔汐莞说。

    顾子臣点头。

    所以他没有信守承诺。

    “还有什么想要和我说的吗?”乔汐莞问他。

    很多。

    到了此刻,仿若也没什么可说?!

    所以他只是摇了摇头。

    不要留恋,不要留恋,就好。

    乔汐莞直直的看着他。

    没有吗?!

    没有,就没有吧!

    她想,经历了那么多,这一刻,也就这样吧。

    人生就是这么讽刺,总是阴错阳差的,让活着的人,比死人更难受。

    “霍小溪。”

    乔汐莞站在机舱口,背对着他。

    “霍小溪,我爱你。”

    “我也是。”

    耳边,突然呼啸着大风。

    刚刚耳边那句话也变得模糊不清。

    她手指按下按钮。

    头顶上突然升起了一个气球。

    她远远的看着那辆直升飞机从她面前飞过去,然后在很远很远的地方,突然降落,自由落体,她听不到降落的爆炸声,但是她听到了,胸口处,碎落的心……

    ------题外话------

    顾子臣没有死!

    小宅明确的剧透了!

    好啦。

    卷三—男主天下的剧情结束。

    明天卷四—繁花似锦

    繁花似锦是终结篇哦!

    亲们一定要,追逐着宅哦!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