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一章 四年时光荏苒

第一章 四年时光荏苒

作者:恩很宅
    四年时光荏苒。

    环宇大厦,偌大楼顶花园办公室。

    一名身穿白色衬衣,黑色紧身包裙,一双白色高跟鞋的女人,正毕恭毕敬的对着坐在奢华办公椅上,一派慵懒模样的女人。

    女人头发很长,染成了亚麻色,大波浪随意的落在她的两肩。

    此刻她闭上眼睛,白皙的脸蛋用淡妆勾勒,粉红的唇瓣轻轻的抿在一起。

    “乔总,今天下午2点,公司人事变动的升迁决策,涉及到部门经理,需要您亲自参加,会议时间约1个小时。下午4点,上海时尚t台秀在vivin仓库举行,邀请函昨天已经放在了您桌上,本次t台秀邀请的均是上海名流企业,展出的是国际品牌巴黎名媛的作品,设计师正是我们即将要准备投资时装而想要邀请的yoyo,t台秀时间约1个半小时。下午6点,您约了您的儿子和女儿在浩瀚之巅吃饭,family饭局因为您的繁忙已经延后了一个月,您女儿已经对您极其不满。晚上8点,上海有一场慈善宴会,是傅氏集团傅博文以公益大使程晚夏的名义举办,傅氏是我们环宇集团的友商,特此提醒您不要忘记参加,宴会礼服已经给您准备妥当,您在陪着您的家人吃过饭之后,就可以直接去8楼的礼服区。”milk一本正经的将今天的形成一一汇报,完毕之后,看着面前慵懒绝美的女子,又说道,“秦二少爷送给您的玫瑰已按照您的吩咐将花瓣摘下迈进了您的后花园滋润沃土。另外,古先生刚刚打电话约您吃午饭,今天是您们最好朋友的忌日,他说一起去看看朋友。”

    躺在奢华办公椅上的女人微微张开了眼睛,漆黑的眼眸一抬,“你出去吧。”

    “是,乔总。”milk拿着文件夹,恭敬的离开。

    乔汐莞动了动身体,从办公椅上站起来。

    她走向偌大的落地窗,看着上海这片繁荣的景象。

    一晃,4年了。

    从姚贝迪的去世,到顾子臣的去世,一晃就真的4年了。

    4年来她一直很忙,忙着扩充自己的事业,忙着让自己在上海这座城市,傲视群雄。

    她终于把自己爬到了最顶峰的位置,成为了上海商业圈举足轻重的角色。

    眼眸一转,看着放在办公桌上面的电话。

    她走过去,看了看来电显示,接通,“古源。”

    “刚刚给你的秘书预约了,有空吗?”耳边传来一个温润的声音。

    “嗯。”

    “我马上到你公司楼下来接你。”

    “好。”

    挂断电话,乔汐莞随手拿起放在一边的手包,走出办公室。

    门口处,milk恭敬的站起来,“乔总是出去和古先生吃饭吗?”

    “有事儿也别给我打电话。”

    “是的,乔总。”milk恭敬无比。

    每年这个时候,仿若乔总的情绪就会特别的低落,她其实并不是一个喜欢穿素色衣服的人,但在今天,她绝对会黑白袭身,尽管她的好身材穿什么都漂亮得一塌糊涂,却总觉得,多了一些说不出来的忧伤。

    乔汐莞刚到楼下。

    古源的车就稳稳当当的停在了她的脚边。

    她打开车门,坐进古源的副驾驶台。

    古源开着离开。

    上海的街头繁花似锦,却不知道从何时开始,总觉得少了些知心的东西。

    有些时候外表再华美,也无法掩饰内心的空虚。

    “4年了,古源。”乔汐莞幽幽的感叹。

    “时间过得很快。”古源说,认真的开着车。

    “是啊,时光荏苒。”乔汐莞靠在座椅靠背上,眼眸一直看着熟悉的上海街头。

    缓缓地,车子驶出了城区。

    离开了车辆的喧嚣,周围显得更加的安静。

    车子停在一片墓地,远远望去,一排排的墓碑,多不胜数。

    这里埋葬了到底有多少人?

    埋葬了多少人的,悲欢离合。

    古源从车上拿出来一束百合。

    这是姚贝迪生前最喜欢的花,听说潇夜一次都没有送过。

    两个人的脚步停在姚贝迪的坟前。

    黑色照片中,还是那张熟悉的脸。

    姚贝迪终究选择了自杀这条路。

    如果当初从姚贝迪出事她就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姚贝迪会不会不这么冲动?!

    想来,其实一个人到了绝望的地步,活着比死更需要勇气。所以姚贝迪用死亡结束了她所有的痛苦和悲伤,不能说祝福,因为离世总是一件让人伤心的事情,她只会,尊重她的选择。

    尽管。

    尽管在曾经那一秒,她觉得天地都崩塌了。

    当时,她才从s特国回来。

    离开了顾子臣,看着顾子臣的直升机在面前坠落后,她缓缓的将自己降落在了一望无际的沙漠上。

    身上有些紧急的用品,可她不确定自己的身体一个人能够在这片沙漠中支撑多久。

    所有人全部都分散了,在不同时间跳下去后,都不知道分散到了什么地方。

    她走了3天,在滚烫的沙地上,她身上还穿着那件白色的晚礼服,那件晚礼服已经染上了泥沙,染上了血,染上了很多脏污,她当时的头发也变得凌乱不堪,炙热的太阳将她的皮肤已经晒伤,全身那一刻,找不到一块完好的肌肤。

    3天后,她遇到了武大。

    这真的是奇迹一般。

    两个人眼眶都红了。

    即使脏兮兮的脸上,已经看不清楚彼此的面容。

    她们一起结伴,遇到了一组观光旅游团,然后离开了沙漠,终于回到了上海。

    她想她都能够这么幸运的活下来,那么作为其他训练有素的成员,也应该已经安全无恙的去了自己地方,从此天涯海角,天各一方。

    就是一种归宿。

    回到上海后,她第一件事情给古源打了电话。

    她当时在医院。

    身体都是伤,孩子似乎也不保了。

    武大一直陪在她的旁边,可她还想要更多的安慰和依靠。

    她怕自己支撑不下去。

    她不会选择一条自杀的道路,她只怕自己强迫自己活着太久,会疯。

    所以她给古源打了电话后,给姚贝迪打电话。

    接电话的不是姚贝迪,是潇夜。

    潇夜说,“姚贝迪自杀了,一周前。”

    那边很平静的语调。

    然后挂断了电话。

    自杀了?

    她从小玩到大的姚贝迪,选择了自杀。

    顾子臣死了,姚贝迪也死了?!

    下。体突然一阵暖流。

    武大看着她,惊呼着,“乔汐莞,你腿上……”

    有血。

    她低头。

    是不是最后坚持着,一直坚持着的孩子,也不在了。

    上帝果然是,果然是,好残忍。

    那之后,她在医院躺了将近1年。

    孩子还在。

    医生说,孩子还在。

    但是很危险,建议流产。

    不。

    她抓着医生,哭得很疯狂,她求他帮他保住这个孩子,她说她丈夫死了,如果这个孩子没有了,她就再也没有了她和她丈夫的孩子了,她用了很多悲伤地故事让医生感动,那些都是她的亲生经历,原来她真的经历了那么多,让人绝望的残忍。

    医生被真的感动了,医生用尽全力的帮她保住孩子,奇迹般的,孩子真的留了下来。

    虽然是早产,虽然有些缺陷。

    至少,还在。

    “莞莞。”耳边的声音,让她整个人从记忆中回神。

    “嗯。”乔汐莞看着古源。

    “你看那个人。”古源指了指一个方向。

    乔汐莞顺着他的视线,看着一个佝偻的老人,他背弯得特别厉害,仿若是再也直不起来了一般,头上一直带着一顶黑色的帽子,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有几次了,在这里碰到这个人。”古源说,总觉得有些怪怪的。

    “大概是守墓人。”乔汐莞说,眼眸看着他手上拿着的扫帚和簸箕。

    “嗯。”古源点头,“不知道是为了生存而守墓,还是为了守住那个自己喜欢的人。”

    “一把岁数了,当然是为了生存。”乔汐莞深呼吸一口气,“你别编织一个感人肺腑的爱情故事了,我现在承受不住,一点都承受不住,即使别人的故事也不行。”

    古源微微一笑,“傻瓜。”

    乔汐莞抿唇一笑。

    不是开玩笑的,是现在真的见不得不完美的结局。

    她现在看电视,看电影,看小说,都会先看看剧透,如果悲剧,她就不看了。

    她需要正能量。

    两个人在墓地待了半个小时,离开。

    车子开得很缓慢。

    两个人之间有些沉默。

    这些年不知道是不是经历了太多,让彼此之间少了些语言。

    乔汐莞微叹了口气,默默地看着窗外的景色,在自己的眼底飘逝。

    两个人到达“溪水人家”!

    这间餐厅店换了老板。

    老板是古源。

    只因为当时这家店的老板不想做了,古源就接了下来。

    据说,这么多年一直在亏损。

    两人在指定包房,包房里面已经摆满了饭菜。

    “还是这么奢侈。”

    “反正,亏损在你身上,总比亏损在别人的身上好。”古源不在意地说着。

    乔汐莞想想也对,也就没有半点亏欠的,吃得很坦然。

    为什么要一直保留着这个店?

    她想,对于古源而言,这个店祭奠了他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霍小溪,一个姚贝迪。

    所以终究是有些不一样的吧。

    吃完饭,古源送乔汐莞回到环宇。

    乔汐莞看着古源车子离开的方向。

    就这样吧,最好的朋友。

    她转身,回到办公室。

    参加了公司的决策会,下午4点去了vivin仓库。

    milk一直在她身边,将现在展出的每一套衣服设计和理念说给她听。yoyo虽然是东方设计师,却在巴黎那个时尚之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设计过无数的t台秀,赢得老外的一片掌声,她用她的行动证明了,中国人并不是没有想象力。到自己事业顶峰,开始回国发展,第一场秀设在了上海。

    今天展出的主题是“职业女性”,摒弃之前传统的黑白系,在僵硬的职业装剪裁上,大胆的用了七彩颜色进行点缀。或许是五彩斑斓的纽扣设计,或许是衣兜的一个撞色设计,亦或许是领口处的不规则的线条拼接,让一层不变的职业装,增添了一丝生动和活力,却正是迎合了现在主流市场想要改变却没敢尝试的创新之举,而yoyo今天的t台展出秀,显然又会引起一波职场时装季。

    果然是一个很会制造商机的设计师。

    乔汐莞对这场秀很是满意,她转头对着milk,“约yoyo,我想现在在后台和她见一面。”

    “是。”milk点头,离开。

    milk跟着她4年,从顾氏到环宇。

    这4年时间,确实给了她一个质的成长跨越。

    她安静的欣赏着天上的时装秀,对于美好的事物,人的本性都会趋之若鹜。

    “莞。”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磁性的嗓音。

    乔汐莞转头,看着一个笑得魅力无穷的男人,此刻正一脸兴致的看着她。

    “很巧,二少。”乔汐莞笑着招呼,看上去熟络的口吻,却硬是拉出了一丝距离。

    “我喜欢听你叫我扬。”

    “我不想要你养。”

    “……”男人无言,忽又说道,“以扬也行。”

    “秦以扬。”

    “去掉姓。”

    “抱歉,我有点事情,等我们下次有空,我们再聊关于这个称呼的问题。”乔汐莞微微一笑,站起来准备离开。

    “我有这么吓人吗?每次你见着我就躲。”秦以扬问她。

    乔汐莞但笑不语的,拿着自己的手包离开。

    她转身走向后台。

    不喜欢去牵扯一下,自己不想要牵扯的感情。

    milk从后台出来,看到乔汐莞,“乔总,yoyo在后台等你。”

    乔汐莞微点头,大步走向后台。

    milk跟在她的身后。

    总觉得乔总不管走在任何地方都是魅力四射,不仅仅是漂亮和气质,还有一种天生的霸气。

    “yoyo,你好,我是乔汐莞。”迎面看着一个时尚的女人,如果不是因为提前知道她的简历,她应该是想象不到,她已经年过45岁。

    身材保持得极好,皮肤包养得很棒,穿着打扮时尚感十足,不管远看还是近看,也不过30出头的样子。

    “久仰大名。环宇集团乔总,很荣幸你能来参加我的时装秀。”yoyo热情的说着,两人握手,“没想到你这么年轻,真是让人惊叹。”

    “我也没想到yoyo你包养得如此之好。”

    两个人女人友好的笑了笑,算是都接受了对方的赞扬。

    “yoyo,听说你准备回国发展?”

    “乔总消息可真是灵通。”

    “对我在乎的人,我只是心思花得多点而已。”乔汐莞笑着说道,“不知道yoyo有没有想过,拉点赞助?”

    yoyo看着乔汐莞,“贵公司是准备助我一臂之力?”

    “随着爱美的女人越来越多,我有意开拓上海服饰业,而你是我的不二人选,我可以为你单独成立一个工作室。当然,你还有其他要求,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满足你。”乔汐莞很有诚意的说着。

    yoyo笑看着乔汐莞,还未开口。

    身后突然想起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莞,你这么喜欢挖我墙角?”

    乔汐莞转头,看着那个纨绔少爷秦以扬。

    秦以扬手上捧着一束粉色玫瑰,直接走进来将花递给yoyo,然后自然的亲了亲她的额头,还非常亲昵的将yoyo搂进自己的怀抱里,一脸得意,“她可是属于我的。”

    乔汐莞嘴角笑了笑,忽说道,“扬。”

    “不是不让我养吗?”秦以扬一脸春风得意。

    乔汐莞抿了抿唇,“以扬。”

    “不加个姓?”秦以扬故意的说道。

    “你们家的设计师不少了,多yoyo一个不多,少yoyo一个不少,是不是?”乔汐莞直接回到主题。

    “说得也是。可是已经签约了。”

    “毁约金我付。”

    “果然是有钱到不需要我来养。”秦以扬有些忧伤的说着。

    “回头我请你吃饭。”

    “莞。”秦以扬叫着她,“你总是让我没办法拒绝你。”

    “那就说定了。yoyo,我明天一早帮你支付违约金。”乔汐莞对着那个此刻正一副饶有兴趣看着他们的yoyo说道,“并同时将环宇的合同递给你。你放心,秦氏集团能够给你的东西,我一分都不会少,甚至在他给你的基础上,增加百分之十的提成。”

    “听上去很诱人。”yoyo若有所思。

    “我对我认定的人,绝不吝啬。”

    “乔总,你的诚意我心领了。但我总不能让我不顾我自己的家业,来帮你做事儿。”yoyo显得有些无奈。

    乔汐莞一怔。

    “忘了介绍了。”yoyo将头靠在秦以扬的头上,两个人看上去很亲昵,“这是我儿子。”

    “……”乔汐莞目瞪口呆。

    “所以,非常抱歉。”yoyo一笑。

    乔汐莞转眸看着秦以扬。

    秦以扬笑得花枝招展,“如果你嫁给了我,我妈就是你妈。帮你做事儿,就是帮我们家做事儿。”

    乔汐莞看着面前的两母子。

    怎么看,怎么像情侣。

    她嘴角微微一笑,“yoyo才回国,应该有很多话要和儿子叙旧。不打扰你们母子了,希望有机会还能合作。”

    说完,转身就走。

    milk连忙跟上,追了出去。

    yoyo看着他们的背影,转头对着秦以扬,“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

    “妈不喜欢吗?”

    “听说结过婚,还有两个孩子。”

    “这就是喜当爹啊。”

    “单蠢的家伙。”yoyo拍了拍自己儿子的头,笑了笑。

    “妈你是同意我和乔汐莞了?”

    “同不同意,乔汐莞说了算,可不是我说了算。”

    “我一定会拿下乔汐莞的。”秦飞扬一字一句。

    yoyo笑了笑,那可不一定。

    乔汐莞看上去可不是那么轻易被人拿下的人。

    ……

    乔汐莞和milk离开了vivin仓库,乔汐莞坐在后座,milk坐在副驾驶室,司机将车开得非常平稳。

    “乔总,关于yoyo怎么办?我们重新找设计师吗?”milk问道。

    “先不急。打听一下,为什么yoyo会在国外这么多年,现在才回来?”

    “乔总的意思是,yoyo和秦氏的关系或许并不是这么好?”

    “我猜想是。”乔汐莞说。

    “是,我马上去调yoyo的全部资料。”

    “嗯。”

    “乔总,我们现在是去接您的女儿吗?这个点,她刚好放学。”

    “去吧。”

    “是。”

    车子一路到达上海最贵族的幼儿园。

    乔汐莞的车子停在幼儿园规定的车位上,milk看着来来往往的小朋友,忍不住问道,“乔总不下去接念念吗?”

    “不用了,她自己会上来。”

    “……”milk有时候觉得,乔总真的对女儿有些冷漠。

    分明当年为了生下她乔总受了很多折磨,怀孕那大半年时间几乎都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生的时候也差点丢了半条命,生下来后,却不像所有人想的那样把念念宠到骨头里。

    真是猜不透乔总的心思。

    安静的小车内,车门被人打开。

    一个50多岁的大妈牵着一个3岁的大的小女孩出现在车门前,“乔小姐,我将小小姐接出来了。”

    “辛苦了,刘妈。晚上我带着念念去吃饭,明路也会一起,大概7点多送回来。”

    “好的。”

    “念念上车。”乔汐莞转头对着小女孩。

    刘妈准备抱起念念。

    “刘妈,让她自己爬上来。”

    “可是……”刘妈有些心疼的看着小小的小女孩。

    小女孩倔强的将两手趴在后座椅上,两条小腿努力的攀着。

    她试了好几次,脚上的力度够大,但是手上的力度很小,有一只手根本是使不出任何力气的。

    所以刚爬上,就滑了下去。

    乔汐莞就这么沉默的看着小女孩这么一直努力着。

    到后来,眼眶有些委屈的红了。

    其他人都沉默着,想要伸手帮助,在乔汐莞没有发话前,都不敢有任何动静。

    乔汐莞伸手,抓着小女孩的一只手臂,“再试试。”

    小女孩被乔汐莞这么抓着,小腿蹬了蹬,终于蹬了上去。

    乔汐莞示意让刘妈把车门关过来,对着司机说道,“去第一小学接明路。”

    “是。”司机恭敬的点头。

    车子平稳的在街道上行驶。

    “念念,我是牛奶阿姨。”milk从副驾驶室转过身来,逗着念念。

    “牛奶阿姨好。”小女孩幼嫩的声音,非常甜美。

    “今天在幼儿园开心吗?”

    “嗯。”

    “今天老师教了你们什么?”

    “画画。”念念清脆的声音直接说道。

    milk转头看了一眼乔汐莞,看着她眼眸似乎是动了一下,却没有多余的表情。

    “画了什么?”milk顺势问道。

    “画了花花。”念念说。

    “念念自己画的?”

    “老师教我画的。”念念说,“我拿不起笔,但是我没有让老师帮我画,老师只是这么握着我的手和我一起画……”

    乔汐莞眼眸微动,对着milk说,“前面那个路口你下车。”

    milk看着乔汐莞的模样,忍了忍终究什么都没说。

    车子停下后,milk下车,念念在给她挥手。

    挥得很吃力,却显得很笨拙。

    念念先天性双手神经受损。

    当时乔总怀孕的时候医生就说了,孩子可能不是那么健康。

    乔总不顾所以的,生下了她。

    因为是早产,生下来的念念才4斤,小的可怜,在保温箱里面住了2个多月。期间乔汐莞一直在医院陪着念念。乔汐莞奶水不好,每天强迫自己吃很多东西,就为了每天挤出一瓶人奶。念念的肠胃不好,胃口也小,每天吃得特别特别少,从保温箱出来时,还没有正常婴儿刚生下来那么大。幸运的是,经过精密的检查,念念耳力、视网膜、和脑力都正常,唯一缺陷是两个手臂换上了神经先天性损伤,损伤程度不同,右手可以抬起来,但手没有力气,左手手臂连抬都抬不起。

    从念念1岁开始,乔汐莞就带着念念在做康复治疗。

    现在经过两年时间,念念的右手能够勉强拿一些不太费劲的东西,却还是不能很好的握笔。左手现在也微微的有了点知觉,至少会感觉到痛。

    车子到达第一小学。

    10岁的顾明路站在大门口等他们。

    顾明路这四年长高了不少,10岁看上去,已经有了初中学生的身高,乔汐莞觉得,再过几年,她就要仰着头看小猴子了。

    小猴子一上车,热情的叫了一声妈妈,就把妹妹抱在怀抱里,“念念想哥哥没?”

    “念念想哥哥。”

    顾明路抱着念念,一路逗她。

    乔汐莞嘴角似乎是笑了笑,笑着看着她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人。

    浩瀚之巅指定包房。

    一家三口坐在奢华的房间。

    服务员恭敬无比,乔汐莞早就点好了饭菜,她们一到,饭菜就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

    “小猴子,让念念自己吃饭。”

    顾明路拿着勺子喂妹妹的手停了一下,“妈,妹妹自己不能吃。”

    “她可以试试。”

    “妹妹才三岁。”顾明路真的很宠这个妹妹。

    宠得根本没有底线。

    他一直盼着能有个一个妹妹,现在妈妈生了这么可爱一个小不点,他喜欢到不行。

    每天都想要逗着妹妹一起玩。

    “三岁的小朋友可以自己吃饭了。”

    “可是妹妹的手……”

    “小猴子。”乔汐莞有些严肃,“你不能陪着妹妹一辈子。”

    顾明路沉默了一秒,默默的放下碗筷。

    “念念自己吃饭。”乔汐莞转头对着念念。

    “妈妈一点都不爱我。”念念嘀咕着。

    乔汐莞笑了一下,“我很爱你。”

    “你才不爱我,只有哥哥爱我。”

    “顾明念,我不爱你我生你下来做什么?”乔汐莞有些冒火。

    “哼。”顾明念不爽的嘟着小嘴巴,一把拿过顾明路手上的勺子,粗鲁的大口大口的吃着。

    每次吃饭顾明念都会吃得到处都是,但是乔汐莞却不让任何人来帮她。

    她和其他孩子不一样。

    她要让她明白,很多事情,妈妈不能帮你。

    你只能够靠你自己。

    一家三口吃得正欢。

    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乔汐莞转头,看着一个男人走进来,似乎是成熟了很多的样子。

    “不好意思,舅舅来晚了,遇到点事情。”男人摸了摸顾明路的头,宠溺的摸了摸顾明念的小脸蛋。

    “舅舅。”顾明念是一个嘴甜的小女孩,长得本来就乖,这么甜甜的模样,硬是惹人喜欢得很。

    男人一把把顾明念抱在怀抱里。

    “你别亲我女儿。”乔汐莞直接开口。

    “女神……”男人一脸憋屈。

    “我爱你,舅舅。”说着,顾明念主动的亲了亲他的脸颊,似乎是故意和乔汐莞作对。

    男人笑得一脸得意。

    乔汐莞翻了翻白眼,随口说着,“贝坤,咱妈好久回来?”

    “明天下午3点的飞机。”

    “嗯,我去接机。”

    “每年妈出去玩总是你去接机。”姚贝坤说着。

    “习惯了,就成了习惯。”乔汐莞显得无所谓。

    “这几年也真的是你才帮妈走出失去我姐的阴影,现在我爸和我妈每年这么几次出国旅游,看上去开心了不少。”姚贝坤感叹着说。

    “能让妈放宽心就好。”

    姚贝坤点头,和他们一家三口坐在一起吃饭。

    当年姚贝迪自杀后,他们一家人准备出国定居。

    后来听说潇夜也自杀了,他就忍不住回来了。

    回来后,阿彪给他说,潇夜的意思是,让他回来接场子。

    他接下了。

    用一种说不出来的心情接下来。

    他曾经真的很想把潇夜拉下来,自己坐上去。

    这一刻,却并没有当初那种兴奋感。

    他这么两地奔跑,一边在上海管理场子,一边去国外陪他父母。

    这么坚持了两年,乔汐莞将他父母接了回来,然后乔汐莞开始帮着他一起好照顾他父母,让他父母渐渐地走出了失去他姐的阴影。

    一晃,从姚贝迪自杀已经过了4年了。

    总觉得,她好像只是去了一个她喜欢的地方,并没有真的离开他们了一般。

    他们从不刻意的提起姚贝迪,但是提起她的时候,不会难受得接受不过来,只会用一种最好的心态,去尊重他的选择。

    “舅舅,我想要吃冰欺凌。”顾明念扒完饭,大眼睛里面闪烁着期待的望着姚贝坤。

    “好,舅舅马上亲自去帮你拿。”

    “贝坤,念念肠胃不好,不能吃太多冰东西。”乔汐莞提醒。

    “我知道。”姚贝坤起身。

    顾明念对乔汐莞做鬼脸。

    乔汐莞无奈。

    顾明路哄着顾明念,“念念,你忘记上次你吃了冰东西拉肚子吗?等会儿我们少吃点好不好?”

    “好。”顾明念除了不停乔汐莞的话,谁的话都听。

    姚贝坤拿了一小块冰淇淋给顾明念,然后就这么沉默的看着她吃得特别香甜,他笑着说,“念念有时候真的和笑笑很像。”

    “嗯。”乔汐莞点头,微微一笑。

    如果顾明念能够给姚家带来一些安慰,她不介意让念念多爱爱他们。

    一家人吃完饭。

    姚贝坤送他们上车。

    姚贝坤这4年在场子上做得有声有色,却真的没有辜负潇夜当初做得决定。

    人总是会长大,或许就是在一个瞬间。

    一家人坐着车回去。

    念念伸着小懒腰,迷迷糊糊的趴着乔汐莞就睡着了。

    顾明路小心翼翼的帮顾明念搭了一床小被单。

    车子停在一栋奢华的别墅门口。

    “我抱着妹妹进去。”说着,顾明路就准备抱起妹妹。

    “不用了,我来抱。”

    “牛奶阿姨不是说你还要参加宴会吗?”

    “还来得及。”

    “哦。”

    顾明路连忙先下车,然后给自己妈妈打开车门。

    乔汐莞抱着软软的顾明念,她小脸蛋趴在她的肩膀上。

    养了整整3年,终于看上去和同龄的孩子差不太多。

    乔汐莞把顾明念放在床上。

    刘妈也跟着进来。

    “刘妈,等会儿念念如果醒了就给她洗个澡,没有醒的话,10点前也给她洗洗脸洗洗屁股。”

    “放心吧乔小姐。”

    “我晚上还有事儿,麻烦你照顾他们了。”

    刘妈微微一笑。

    她本来就是佣人,但是乔汐莞对她却无比的客气。

    乔汐莞再次帮顾明念拧了拧被子,转身离开。

    刘妈看着乔汐莞的背影,忍不住叹了叹气。

    乔汐莞看上去就像是从来都不会累一般,一直不停的忙碌着,忙碌着……

    ……

    乔汐莞坐着车子离开,远远的看着别墅亮着的灯。

    她陪明路和念念的时间确实不多,因为太忙了,忙着去打拼事业。

    忙着让自己忘记一些事情。

    她深呼吸。

    转头看着上海这座匆匆城市。

    4年时间,大概已经让自己可以忘记很多很多过去了。

    她直接到达商场礼服区。

    现在milk跟在她身边默契十足,她喜欢的样式,她想要的感觉,参加宴会她要穿的礼服,milk都完全不用过问她,自己就可以做决定,然后让她满意。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今天是姚贝迪的忌日,所以milk给她准备的是一件纯黑色晚礼服,脖子上准备的是一条白色的珍珠项链。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果然是挺美的。

    4年时间,还真的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痕迹。

    她穿戴打扮完毕,去了宴会现场。

    8点钟,里面已经热闹非凡。

    她一个人,提着自己的裙摆走向今天宴会的主人。

    傅博文看着乔汐莞的到来,眼眸抬了抬。

    “傅总。”乔汐莞主动招呼。

    傅博文冷漠的点了点头。

    乔汐莞似乎也习惯了傅博文的模样,反正在她看来,除了程晚夏,估计也没有谁能够让他和颜悦色。

    所以她非常识趣的,对着他们微微一笑准备离开。

    “莞莞。”站在傅博文身边的程晚夏突然叫住她。

    “嗯?”乔汐莞看着她。

    她也叫晚晚,喊着莞莞,会不会特别别扭?!

    今晚的程晚夏穿了一件大红色的晚礼服,美得不要不要的!

    “我们一起去那边走走。”程晚夏说道。

    乔汐莞看了一眼对面的傅博文,看着他不友好的眼神。

    “你别管他。”程晚夏一个眼神过去。

    傅博文眨了眨眼,自觉地独自一人走向一边。

    驯夫有道!

    果然名不虚传。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傅博文离开,然后感觉到自己的手被程晚夏拉着,走向一边。

    和程晚夏关系亲密起来,其实是她怀孕那段时间,程晚夏经常来看她,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除了武大以外,程晚夏来得比古源还要频繁。

    古源毕竟要上班。

    程晚夏几乎是整天整天的陪着她。

    后来她想,大概彼此之间有着相同的经历,大概彼此都是因为怀孕遭受折磨吧。

    程晚夏应该是看到了曾经的那个自己,所以对她格外的好。

    她也不是一个喜欢把别人的好拒之门外的人,也就这么和程晚夏关系更好了些。

    两个人走向一边,停在一个不太起眼的角落。

    说不起眼,程晚夏这种大红色礼服,美得不要不要的样子,怎么也是起眼的。

    何况自己长也得不差。

    美女,总是有几道视线的。

    她捉摸着,要是让傅博文知道自己老婆被人这么打望,估摸着又要黑着脸不爽透顶了。

    嘴角微微笑了笑。

    别人的爱情,总觉得是美好的。

    ------题外话------

    呼呼,卷四本来是繁花似锦的。

    想了想,一念倾臣比较合适。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