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章 我想要一个最帅的粑粑

第二章 我想要一个最帅的粑粑

作者:恩很宅
    热闹非凡的慈善晚会现场。

    晚晚牵着莞莞走到宴会一个相对冷清的角落。

    晚晚放开莞莞的手,问道,“念念这段时间怎么样了?”

    从怀孕到孩子出生到现在3岁了,程晚夏对顾明念一直特别关心,所以但凡有点可以单独相处的空间,程晚夏就会追问顾明念的情况。

    “一直在做康复治疗,每周2次去医院做电疗。现在右手臂可以拿一些不太重的东西,但是稍微精细化点的她就不能完成,比如写字,目前能握笔了,但不能控制。左手只能感觉到疼痛,还无法抬手。”乔汐莞说着,静静的,也没有表露出太多情绪,只是这么淡淡的说着。

    程晚夏听在耳朵里,却觉得有些心酸。

    当初自己怀唯一的时候,基本上做了一切最坏的打算,可当唯一生下来那一刻,医生宣布它完完全全健康时,她真的觉得,遭受再多都值了。她甚至想要感谢上帝的恩赐。

    她其实无法想象,如果唯一生下来真的是有缺陷自己会怎么办?自己是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可以接受,可以这么平静的接受?!

    可是乔汐莞接受了。

    在得知顾明念手臂神经先天性损伤的时候,乔汐莞表现出了惊人的平静。

    她记得她当时就说了一句,她说,“我会让念念好好地留在这个世界,好好的活着。”

    所有人眼眶都红了,乔汐莞坚强得让人心疼。

    后来乔汐莞就真的如她说的那样,她在好好地让念念活在这个世界上。

    1岁前,不管乔汐莞多忙都是念念挨着自己睡。

    1岁后,她让念念学着自己睡觉,保姆和念念住一个房间,两张床。同时,念念也开始了漫长的康复治疗。康复治疗特别的残忍,电疗就相当于用电击去刺激神经让它再生,对于小孩子来说,真的是无比残忍的一种方式,每次念念去都会哭得撕心裂肺,每次都只有乔汐莞抱着她,陪着她。念念双手无力,想要拒绝却只能默默承受。有一次程晚夏去看过念念做康复,去过一次之后,她就不去了,是不敢去了。

    所以她当时似乎是明白了,为什么保姆、念念的哥哥、还有念念的舅舅、外公外婆不去陪着念念做康复治疗。念念的样子真的太可怜,真的看不下去。

    而乔汐莞这么久以来,每次都陪着,陪着,一个人默默地陪着,不管念念怎么哭都紧紧的抱着她。如此能够伪装的一个人,在念念每次电疗完之后,眼眶都是红的。

    “医生说,如果坚持康复,好的情况到她10岁能够恢复正常,差一点的话,15岁也能够如正常人一般。”乔汐莞微微笑着,似乎那一刻觉得是希望的,“我本来以前打算在念念没有康复之前不去上学,因为残疾的孩子很容易被人嘲笑,可转念又觉得,如果10岁,15岁后再让念念来接触外面的世界,不只是怕她适应不了,反而觉得,这也是对她的不公平,她没有健康的身体,但是我希望她有一个健健康康的人生。”

    程晚夏微微一笑,笑着眼眶有些润,“你是对的,念念现在很可爱,和一般3岁大的孩子没差别。”

    “嗯,念念很坚强。”乔汐莞点头。

    你也很坚强。

    程晚夏笑着,突然问道,“对了,莞莞,想过再组建一个家庭吗?”

    乔汐莞看着她,想了想,“一个人也挺好的。”

    “我知道你放不下。不过作为过来人,我还是想要劝劝你,一个家庭里面不能少了爸爸的角色。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我以前吧,我也以为我可以一个人带两个孩子,但是当傅博文回到我身边,陪着我一起支撑着这个家庭的时候,我才知道父亲的角色有多重要,一个男人在一个家庭中有多重要。再坚强的女人,都需要一个依靠。”

    “嗯,我知道。”乔汐莞说,“但套用何以琛一句话,我不喜欢将就。”

    程晚夏看着她。

    “我是一个现实的女人,但是在爱情上,我想要保留一份自己的纯洁。晚晚,知道你为了我好。可在我还能够坚持的时候,我想多坚持一下,实在坚持不了,再说吧。人生,不就是随遇而安而已。”乔汐莞说,“何况……你之所以觉得男人重要,那是因为,她是你爱的人。如果不是,也许,就不那么重要了。”

    程晚夏无言以对。

    很多时候站在旁观者的立场上觉得自己看透了一切,真正自己面对时,也不尽然这么洒脱。

    程晚夏无奈的笑着说道,“那么接下来的话,我想我就不用多说了。”

    乔汐莞一笑,转头看着程晚夏看着的地方。

    秦以扬。

    此刻这个男人正端着一杯鸡尾酒,朝着他们扬了扬。

    乔汐莞转身,“晚晚,我去外面透透气。”

    程晚夏点头。

    乔汐莞离开。

    程晚夏只是默默的看着她的背影。

    这么一个坚强的女人,怎么能不让人心疼呢?!

    怎么能不让人,趋之如骛呢?!

    所以她看着远处的秦以扬跟着走了出去时,嘴角只是笑了笑。

    缘分,天注定。

    随缘吧。

    她转身,看着远远站着那里“一把岁数”依然器宇轩昂的男人。

    莞莞果然是一鸣惊人。

    如果不爱,就不会显得那么重要。

    她提着裙摆,一步一步走向自己最重要的那个男人。

    ……

    古人云,万美之中秋为最。

    以前不会特别的去记住一个季节,只会去记住那个对自己而言特别的日子。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开始讨厌秋天。

    开始讨厌秋天带来的伤痛和离别。

    乔汐莞坐在后花园的长椅上,默默的看着面前光秃秃的树木,默默的看着脚边那一两片还未来得及被清扫的枯叶。

    心里面有些压抑的情绪,却终究习惯了,一沉不变的脸颊。

    她默默的坐在那里,在月色下,美的一塌糊涂。

    有时候甚至觉得就是一副画卷,让人不忍心去打扰的美景。

    秦以扬手上拿着一支鸡尾酒,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女人。

    总是给人一种谁都不要的模样,又总是可以看到她这么静静发呆。

    忍不住,他还是走了过去。

    很自然的坐在她的旁边,保持着礼貌的距离。

    他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拿着鸡尾酒,一只手托腮,也不说话,就这么陪在她身边,嘴角带笑,看着她恬静得如此美好的模样。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

    乔汐莞眼眸微转。

    两个人四目相对。

    秦以扬突然忍不住笑了一下,“我以为你一直不会发现我的存在。”

    “找我有事儿?”乔汐莞似乎不喜欢开玩笑。

    “找你谈恋爱。”一字一句,清清楚楚。

    “我不谈恋爱。”

    “直接结婚也行。”

    “秦以扬。”乔汐莞看着他。

    “有!”

    “思想有多远,滚多远去!”乔汐莞字字句句。

    秦以扬一本正经的说道,“我的思想就在这里。”

    “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我乐意。”秦以扬死缠烂打死不要脸。

    乔汐莞看了他一样,起身直接离开。

    “乔汐莞,你这辈子都逃不掉的。你注定是我的人,不信咱们走着瞧。”秦以扬放下大话。

    乔汐莞停了停脚步,只是冷冷笑了笑,大步离开。

    秦以扬看着她的背影,抿了一口酒,依然托腮看着她纤细的身影,心想,到底是什么时候爱上这个女人的?!

    到底是什么时候让这个女人进来的?!

    他突然一口干掉酒杯里面的鸡尾酒。

    果然是抿着无味,一口辛辣。

    大概,跟乔汐莞一样的感觉。

    ……

    乔汐莞走进宴会大厅。

    这样的慈善宴会,在上海并不少见,但用了程晚夏的名义,又有着傅博文的号召力,今晚的宴会,注定来的都是些,达官贵人。

    乔汐莞望眼看去,来的却真的都是些非富即贵。

    她随手拿了一杯鸡尾酒。

    作为商人,这个时候最不应该的就是把自己躲在角落,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拿着酒,拼命的和人套近乎。

    她看着目标,走过去。

    上海g局局长,乔汐莞迎上去,几个正在热火聊天的男人立马就注意到她,然后将话题拉扯到她的身上。

    乔汐莞在处理人情交际上早就炉火纯青,很快就和他们将话题打开,聊得不亦乐乎,她这么游刃有余的在整个大厅游走了一圈,让别人认识自己,让自己认识别人,在中国这个社会群体,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有一天或许你帮了我,有一天或许我帮了你,能够各取所需,就是商人最看重的利益价值。

    她酒量不太好。

    从生了念念后,酒量就不太好了。

    大概,生念念也让她元气大伤了不少。

    她胃里面有些不太舒服的站在一边,让服务员给了她一杯白开水,缓缓的让自己的胃慢慢得到温暖。

    一个人,总是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

    她这么想着,眼眸一抬,看着迎面而来的熟人。

    其实在这个大厅,互相看到彼此,并不有多困难,只是很多时候都习惯了这么冷漠,但终究偶尔,还是会这么交叉。

    “大嫂。”他叫着她。

    大嫂。

    这么多年,还这么叫她。

    也罢。

    暂时,就当还是他大嫂吧。

    她点头,回应着,“你今天陪着你爸来这里?”

    “否则还能有谁?妈瘫痪了这么多年,大哥不知所踪,二哥还在牢狱,两个妹妹一个嫁人为妻,一个终究出国留学,就只有我,仿若无所事事。”

    “你不是无所事事,你是正好成了你们家的栋梁。你爸不是因为你,估计你们顾家也就这么倒了吧,顾子俊。”

    “那还是要感谢你的高抬贵手。”顾子俊嘴角一笑。

    乔汐莞无所谓的耸肩。

    很多事情选择遗忘,就不想要去计较。

    所以在顾氏有一年面临破产的危机时,她没有落井下石,而是出手相助让他们度过难过,顾耀其没有感谢她,因为拉不下那个面子。

    在他们来看,她是应该被顾家撵出去的媳妇儿。不值得他们这么“卑微”的来感谢。

    其实现在的顾家,也真的少了曾经的辉煌,据说整个家都已经变得冷冷清清。

    “什么时候带着明路和念念去家里坐坐,妈挺想他们的。”顾子俊转移话题,问道。

    “你爸不是不喜欢念念吗?不是说念念是残疾,丢了你们顾家的面值。我记得你爸好像还问过我,为什么要把她生下来?!”

    顾子俊讪讪的笑了笑,“时间会让人改变的。”

    “时间改变不了根深蒂固的思想。”

    顾子俊有些哑然,有些时候真的无力反驳。

    在乔汐莞面前,那些谎言显得更加的没有底气。

    乔汐莞看着顾子俊的模样,讽刺的笑了笑,说道,“放心吧,我会让明路多回去看看,我没那么自私。”

    顾子俊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已经转身离开。

    时间貌似是真的,不能改变很多,根深蒂固存在的,芥蒂。

    ……

    慈善宴会结束。

    乔汐莞有些疲倦的坐车回家。

    有时候她也会问自己,为什么要这忙碌?!

    现在到了这个地步,她也不太需要这么不要命的去应酬。

    她靠在车门上,幽幽的看着上海的夜景。

    凌晨已过,街道安静了不少,夜色却依然华美。

    上海这座光鲜亮丽的城市,到底隐藏了多少人的悲欢离合?!

    她揉了揉有些疼的太阳穴,她想她是不是也应该好好的放自己一个长假?!

    车子到达别墅。

    乔汐莞下车,让司机明天不用来接她。

    明天念念做电疗,她要自己开车去。

    司机恭敬无比,待乔汐莞离开后才开着车缓缓离开。

    乔汐莞走进大厅。

    大厅已经安静无比,大家都已经睡了。

    她总是在他们都睡着后,才回到整个家。

    走上2楼,走向自己房间时,脚步停在了念念的门口,她犹豫了一秒,推开房门。

    房间里面照耀着一盏浅浅的昏黄色灯光,一瞬间就让房间看上去温暖了起来。

    念念好小,一方面怕自己一个人睡觉,所以总是要求开灯,一方面,她睡觉不太规矩,方便刘妈起床帮她盖被子。

    乔汐莞走得很轻,很轻很轻的坐在念念的床边。

    念念嘟着小嘴,睡得很香甜。

    乔汐莞忍不住摸了摸念念的小脸蛋,看着她那和顾子臣如出一辙的五官,真的长得太像顾子臣了,有那么一秒,她看着她时,眼眶会红。

    “乔小姐,你回来了。”房间想起一个年迈的声音。

    乔汐莞不动声色的收拾好自己的情绪,抱歉的说着,“吵醒你了,刘妈。”

    “不碍事,我们老年人本来就惊醒,何况我也习惯了一段时间醒过来,看看念念盖好被子没有。”

    “这两年谢谢你了,刘妈。”乔汐莞由衷的感谢。

    “别这么说,我应该做的。这些年也多亏了你,让我们家日子也好过得多,我儿子去国外留学的钱,都还是你拿的。”刘妈真的是感激不尽。

    乔汐莞只是笑了笑。

    很多时候她其实还真的很羡慕平凡一点的家庭,她认为对一个家庭而言,能够到赚钱是一种成就感时,那么那个家至少不会没有方向和希望。

    总不至于像她那样,看到户头上永远都是一串数字,不管是增加还是减少,都经不起她的情绪波动。

    “不早了,刘妈我去睡觉了。”

    “对了乔小姐,念念明天是不是要去做康复治疗?”

    “恩。”

    “那明天我早点叫她起床。”

    “没什么,让她睡醒吧。”乔汐莞说,“明天又得哭,比较消耗体力。”

    “念念一直要这么做下去吗?”想起每次念念做完康复治疗后回来都会哭很久,心里也有些难受不已。

    “恩,得等她完全康复。”

    刘妈想要多问点什么,似乎又问不出口。

    任何母亲对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心疼的,乔小姐只是没有像一般人那样表现出来而已。

    乔汐莞也不再多说,“晚安,刘妈。”

    “晚安。”

    乔汐莞弯腰亲了亲顾明念的小额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才转身离开,离开的时候,为她们轻轻的关上房门。

    她停在门口,好久才抬着脚步离开。

    明天,大概又会哭得很伤心吧。

    ……

    翌日一早。

    乔汐莞起床,已经洗漱完毕,换上了外出的衣服下楼。

    她穿得很休闲,就是简单的卡其色宽松毛衣,一条小脚牛仔裤,一双平底鞋,头发挽城一个丸子头,恍惚看上去,就跟大学生差不多。

    她找到客厅,远远看着客厅的方向,顾明念已经起床,却似乎还带着起床气,歪歪倒倒的靠专用座椅上,张着嘴等着喂饭。

    刘妈看着乔汐莞下楼,赶紧把碗和勺子放在念念面前,让她自己吃。

    念念转头看了一眼乔汐莞,看着乔汐莞也在看自己,连忙坐规矩了些,小机灵立刻拿起勺子,自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乔汐莞忍不住一笑。

    她是真的很庆幸,至少念念的心智没有因为她的残疾而变得自卑,变得安静,变得内向。

    人总是要往好的方向想。

    人生才不至于那么灰暗。

    “乔小姐,有稀饭、有面条、有吐司、有牛奶,有豆浆、有鸡蛋,你吃什么,我去帮你弄。”刘妈问道。

    “我和念念吃一样的就行了,不用单独给我做早餐。”

    “念念吃的稀饭、鸡蛋和牛奶,我这就帮你准备一份。”

    “谢谢刘妈。”

    “不客气。”

    刘妈转身走向开放式厨房。

    乔汐莞不喜欢人太多,所以除了钟点工和园丁,家里面佣人就只有刘妈一个,刘妈手艺不错,她只需要定期让营养师过来教刘妈搭配食材就行,何况刘妈做的饭念念也确实爱吃。总体而言,念念到3岁,虽然有些偏瘦,可每次去做儿保的时候,医生都说是正常范围值,这样就够了,她不要求太多。

    乔汐莞陪着念念吃早饭。

    念念手不灵活,老是把饭弄得到处都是,每次一碗饭基本上都只能吃一半。

    乔汐莞不会责怪念念,也不会要求念念做得更好。

    很多时候她只是引导念念自己去完成一件事情,但却从来没有要求她一定要做得又多棒。

    吃完早饭后,乔汐莞就带着念念去了医院。

    刘妈有时候心疼念念想要跟着去,但每次去了又不敢进去,在外面等着还会心惊胆战,后来乔汐莞就让刘妈在家里等着,她一个人去,然后一个人把她带回来。

    念念刚开始还挺兴奋,远远看到医院的标识时,整个人一下就不说话了。

    乔汐莞转眸看了一眼念念,默默的咽了咽喉咙。

    车子很快到达医院停车场。

    因为是频繁的做康复治疗,又是办理的vip服务,所以不用排队,预约好的时间,直接就可以去。

    念念一走进康复室就开始哭。

    是忍都忍不住的,伤伤心心就哭了起来。

    乔汐莞抱起念念,念念整个人趴在乔汐莞的身上,害怕得身体都在发抖。

    “念念,我们做了就能够离开了。”

    “妈妈,我不想做,我怕痛……”念念哭得很大声。

    乔汐莞咬着唇,还是在医生护士的帮助下,将念念的两个小手臂固定好,贴上仪器,乔汐莞握着念念的小手,电波传递,电击感刺痛着,带着麻麻的感觉。

    念念一直不停地哭。

    乔汐莞这么握着念念的手,也能够感觉到念念的疼痛。

    大人承受着都有些难受,何况这么小的念念。

    乔汐莞就这么紧紧的抱着她。

    每次一个小时,念念几乎会哭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完了之后,念念整个人都是软趴趴的靠在她的身上,电波会让人身体发麻,慢慢会恢复。

    乔汐莞抱着念念离开。

    念念嘟着小嘴,似乎是不愿意和妈妈说话,及时趴在她的身上,也感觉到她小身体的排斥。

    乔汐莞抱着她,将她放在后座的安全座椅上,系上安全带,说道,“妈妈带你去吃你最爱吃的披萨,下午3点带你去机场接外公外婆。”

    “真的吗?”念念泛着水汪汪的大眼睛。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念念似乎突然笑了一下,又忍住,“反正我不会原谅你,你是坏妈妈。”

    乔汐莞无语,摸了摸念念的头,“对,我是坏妈妈。”

    “我想要个粑粑。”念念突然说道。

    乔汐莞坐在驾驶台,准备开车的手一抖。

    “我想要个粑粑。”念念继续说道,“哥哥给我说,我们的粑粑是世界上最帅的粑粑,我想要个最帅的粑粑。”

    乔汐莞嘴角笑了笑,没有做任何回复,发动车子,开车。

    以前不敢开车,因为上一世的经历。

    现在,就又能开了。

    有些时候又为了自己最重要的那个人,忍着心里的恐惧,又开始开车了。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她车子开得很慢,还很稳。

    念念坐在车上话不多,她眼巴巴的看着窗外。

    她好想出去玩。

    可是很多时候,因为她手不方便,好多小朋友都不爱和她玩。

    不过哥哥说了,等长大了她的手就会好,到时候就会有好多小朋友,现在不要觉得难过。

    她总是很听哥哥的话。

    乔汐莞将车子停在披萨餐厅,抱着念念进去。

    念念还是这么软趴趴的趴在乔汐莞的身上。

    乔汐莞将她放在餐桌边,点了餐。

    念念一脸兴奋的等着披萨。

    其实念念性格真的很好,当时不管多难过多难受,过不了多久,就都忘记了。如果不是因为身体原因,她真的会是一个非常讨人喜欢的小朋友。

    没多久,披萨来了。

    念念看着她最爱的红豆披萨,眼睛都笑弯了。

    小孩子的情绪从来都无法掩饰,那一刻仿若乔汐莞都被她感染了一般。

    她叉了一块放在念念的碗里。

    念念拿着叉子准备自己叉着吃,奈何才做了电击,手还是麻麻的,连叉子都拿不稳。

    乔汐莞将她盘子里面的披萨叉起来,喂到念念嘴边,“小心烫。”

    念念小心翼翼的咬了一口,吃得津津有味。

    乔汐莞就这么喂着念念。

    念念小脸蛋大口大口吃得幸福。

    吃了一大半,念念摇了摇头,“妈妈我吃不下去了。”

    乔汐莞也不强迫她,待她吃完了之后,自己再这么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念念坐在位子上无聊,左右看了看,“妈妈,我要去大厅玩玩。”

    “恩,小心点。”

    “好。”

    念念开开心心的从椅子上爬下来,跑到大厅去玩。

    这里的餐厅,会有专人负责照顾你的孩子。

    所以不用担心,乔汐莞可以用自己的正常速度去吃披萨,吃完之后,结账,乔汐莞去找念念。

    念念站在餐厅的钢琴面前,眼巴巴的看着钢琴上现在有个小男孩在弹琴,小男孩看上去不到7岁,弹钢琴倒是有模有样的。

    “念念。”乔汐莞叫她。

    顾明念回神,用大眼睛望着乔汐莞,“妈妈,那个小哥哥好帅。”

    “你知道什么是帅吗?”乔汐莞走过去,把念念抱在怀里。

    “就是好帅。”顾明念一口咬定,“我也好像要弹钢琴。”

    乔汐莞抱着念念更紧了些,用温和的口吻说道,“妈妈会尽最大努力实现你的愿望。”

    “谢谢妈妈。”念念亲了一口乔汐莞。

    念念偶尔会和她作对,偶尔会说她是坏妈妈,但内心深处,却又真的,很依恋她。

    从披萨餐厅走出来,乔汐莞看了看时间,她开车慢,所以这点走,刚刚好。

    乔汐莞去买了一束康乃馨,让念念试着抱起,她每次去接机,都习惯的送一束花给姚母。

    这个世界上仿若也没有太多她能够去真心对待的人了,所以每次对自己而言重要的人,总是会花点心思。

    乔汐莞一路开车,和念念说着话到达上海浦东机场。

    乔汐莞抱着念念,念念抱着那束康乃馨,两个人站在大厅等候。

    广播已经播了,姚父和姚母的飞机已经到达,就等着他们出来了。

    乔汐莞和念念伸着脖子看着,姚父和姚母走得慢,一般都要等人差不多了才会出来,乔汐莞似乎也习以为常。

    两个人眼巴巴的等了好一会儿。

    乔汐莞眼眸突然一顿,她似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真的很熟悉,让她心陡然就停止跳动了一般。

    她其实是不相信的,那个时候脚步却有些不受控制的往那边走去,只是一个背影,应该不是,应该不是……

    可,强烈的愿望。

    “莞莞,念念。”身后,想起姚母的声音。

    乔汐莞似乎才回神,看着那摸人影被一个柱子挡住。

    “外公,外婆。”念念艰难的扭着脖子,叫着那边的姚父和姚母。

    乔汐莞咬着唇,停了停脚步。

    “念念。”姚母大步走过来,“来让外婆抱抱,外婆想死你了。”

    “念念也想死外婆了。”

    说着,念念就挣扎着去了姚母的怀抱。

    “莞莞,你怎么了?”姚母接过念念,诧异的问道。

    乔汐莞似乎一直没有等到被柱子挡着的那个人影,大概是自己一个晃眼走了吧,她回头,微微一笑,“没什么,就好像看到一个熟人。应该是走眼了。”

    “哦,那走吧。”姚母似乎没有发现异样。

    乔汐莞将那束康乃馨从念念手上拿过来,这么大一束花,容易挡住姚母的视线。

    四个人一起离开机场。

    那个被柱头挡住的人突然从柱头边走出来,回头随意的看了一眼,看着一束大大的康乃馨,仿若也是一闪而过般,往相背离的方向,大步离开。

    乔汐莞开车,载着他们离开。

    车内气氛很好,念念一直腻在姚母和姚父的怀抱里。

    乔汐莞随口问道,“爸妈这次出去玩好玩吗?”

    “好玩。莞莞下次有时间一定要陪着我们去玩。这次我们去的是阿拉伯国家,没想到看上去阿拉伯人脏兮兮的,据说睡得床都是黄金做的,石油就跟水似的,不对,那边的石油比咱们的水还便宜。”姚母连忙说着自己的见闻,“刚开始老头子说去阿拉伯,我想的就是那种脏兮兮的地方,这次去了,还算的挺好玩的。”

    “所以你就是不听我说,知道好玩了吧。”姚父特别自豪。

    姚母睨了姚父一洋,一副不屑的表情。

    乔汐莞笑了一下,老来有伴,才真的是福。她插嘴说道,“要是好玩以后多出去玩。我真的有空了,就带着明路、念念和你们两老一起去。”

    “那就说定了,莞莞。我琢磨着就今年明路放寒假的时候咱们一家人出去走走。”姚母建议。

    “好,我一定抽出时间,到时候让贝坤一起帮我们搬行李。”

    “你说的话,贝坤最受听了。”姚母笑着说道。

    乔汐莞也这么附和着笑了笑。

    车子到达姚家别墅。

    念念跟着出来了一天,在车上玩了一会儿就睡着了。

    姚母一直抱着念念,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念念放在床上,看着念念睡着的模样,忍不住说道,“以前笑笑也是这般,出去玩特别精神,一到车上就开始睡觉。”

    “妈。”乔汐莞叫着她。

    “没事儿了莞莞,这么多年,也多亏了你,算是真的从失去笑笑,失去贝迪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以前一直在国外,想要回到自己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又怕触景伤情,不是你,我是真的没有勇气回来。”

    “妈,能够有你们陪着我,我也很高兴。”

    姚母拉着乔汐莞的手,“真是妈的乖孩子。”

    乔汐莞嘴角一笑。

    当初她在国外看望姚父姚母,但是姚母还经常看着贝迪和笑笑的照片哭,乔汐莞就陪着姚母一段时间,后来有一天,姚母突然就说,莞莞,当我女儿吧。

    她想她永远都忘记不了,姚母但是慈善的眼光,带着泪花。

    她毫不犹豫的叫了一声,“妈妈。”

    从此以后,他们就成为了一家人。

    乔汐莞后来把姚母接了回来,经常陪着她,经常把念念带过来,一家人渐渐的,看开了很多生死离别。

    “莞莞,下来陪爸爸下盘棋。”楼下,突然想起姚父的声音。

    乔汐莞和姚母对视着笑了笑,姚母说着,“去吧,去陪陪你吧。”

    乔汐莞点头,“那我下楼了。”

    “恩,我陪陪念念。”姚母微笑着。

    乔汐莞转身走向楼。

    外阳台的花园阁楼,姚父已经摆了棋局。

    乔汐莞技术还行,陪着姚父,不相伯仲。

    姚父一边打一边感叹着,“当年和潇夜一起下棋,他的情商确实不高。”

    乔汐莞一怔,“怎么了?”

    “你看,你让棋就让得比他有技术。”

    乔汐莞笑而不语。

    所以说,很多事情,只要用心,不是发现不了。

    “潇夜和贝迪只能说,有缘无分。”姚父突然感叹。

    “是啊,不过这也算是他们的一个归宿。”乔汐莞说,“也或许说不一定,他们现在,还有笑笑一起,过着幸福的生活。”

    姚父笑着点头。

    或许是吧。

    “我想如果真的相逢了,他们一家人是真的会很幸福的。经历了那么多,彼此也学会了怎么去爱彼此。”乔汐莞说,“我是觉得,潇夜是真的很爱贝迪,并不比贝迪爱他少。”

    当初她刚从s特国回来的时候,潇夜还没有自杀。

    大概是在清理自己的一些后续事情。

    有一天他到医院来看过她。

    没说什么话,当时她躺在病床上,也虚弱得根本就不想主动开口。

    所以潇夜就这么在她的病房坐了2个小时,2个小时后他突然站起来准备离开,离开的时候丢下一句话,他说,“乔汐莞,还好你还活着,否则怎么给姚贝迪交待。”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他那么高大的背影离开,走的时候,当时夕阳斜影,照耀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一丝的暖意,反而觉得那个男人很孤独,仿若孤独了很久,孤独了很久很久……

    后来没多久就听说他自杀了。

    选择了一条,很多人都想象不到的道路。

    按照潇夜的身份,不算是一个经历特别少的人,却还是在这样的伤害中,选择这样轻易的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其实她当时一点都不惊讶。

    如果,如果没有念念……

    她不知道,她会不会也会如此!

    尽管,她一直以为自己在经历过一次死亡后,不可能会选择自杀!

    回想起来,那个时候对世界的绝望,失去了顾子臣,失去了姚贝迪,如果再失去念念……

    大概,也真的不会活下来。

    “莞莞,你输了。”姚父一个将军,突然笑着说道。

    乔汐莞也不懊恼,只是说着,“技不如你,爸我输的心甘情愿。”

    “也就你最会说话,知道你在让我。”

    “我那里有让你。哎,不管了,再来两局,我就不信我不会赢。”乔汐莞一副斗志昂扬的表情。

    姚父看着乔汐莞的模样,由衷的笑了笑。

    失去了贝迪,也就乔汐莞让他们家重新振作了起来,他是真的很感谢她的付出,真的很感谢老天呀,派来了这么一个天使,让他们年老在最后的这段时光,不至于那么孤独……

    ------题外话------

    谁谁谁,猜中了我的剧情!

    你能让宅有点成就感吗?!

    表示宅已经去撞墙了,你们别哭!

    哼哼!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