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章 大概,有点想他了。

第三章 大概,有点想他了。

作者:恩很宅
    吃过晚饭,从姚家别墅出来,已经是晚上8点过了。 小说 .l.

    不是因为姚父姚母才旅游回来有些累,指不定会把她们留得更晚。

    顾明念也真的粘姚父姚母,溺在他们那儿怎么都不愿走,乔汐莞硬是好久才抱着离开,将她绑在后座的儿童桌椅上时,还嘟着一张小嘴,一副非常不开心的样子。

    “我讨厌你。”顾明念不爽,很不爽。幼嫩的声音非常不开心。

    乔汐莞笑了一下,回到驾驶室,很认真的开着车。

    “我想要一个粑粑。”没有得到乔汐莞的回答,顾明念又说道,“有了粑粑,我就不用听你的了”

    “有了粑粑你也得听我的。”

    “有了粑粑我就听粑粑的话。”顾明念一口咬定,小脸上都是坚决。

    乔汐莞似乎是又笑了一下。

    她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上一脸倔强的小脸蛋,问道,“你真的很想要一个粑粑”

    “嗯。”顾明念点头,“所有小朋友都有粑粑,就我没有。”

    “给妈妈一段时间。”乔汐莞说,口吻中不像是开玩笑。

    顾明念不明白,“为什么要有一段时间我不能现在就有一个最帅的粑粑”

    “粑粑又不是商品,想要就可以买一个。”乔汐莞无语。

    在念念的心目中,大概是想要了,就一定可以马上有。

    “不可以买吗”念念闪烁着大眼睛,认真无比。

    “粑粑不可以买。”乔汐莞肯定的回答道,“想要粑粑,就等着,等妈妈哪天真的放下了你粑粑,就给你找一个帅粑粑。”

    有些绕。

    念念估计听了半天也没听懂,她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说道,“反正我就是要最帅的粑粑。”

    “知道了,你要最帅的粑粑。”乔汐莞点头,又喃喃自语道,“而我要一个最帅的老公。”

    两个人一言一语,车子很快回到了她们的别墅。

    念念虽然身体不够健康,但精神状态极好,所有像她这般大的3岁小朋友有的活力,念念都有。

    所以一下车,念念就飞快的跑进了别墅大厅,然后直接扑进了刘妈的怀抱里,“刘奶奶,我好想你。”

    刘妈一把抱起顾明念。

    顾明念的口头禅一般都是,xx,我想你。

    嘴甜的没办法不惹人喜欢。

    “念念回来了,今天做电疗有没有很勇敢。”

    “念念很勇敢。”顾明念点头。

    勇敢还哭得那么撕心裂肺。

    乔汐莞也不揭穿念念,至少在念念那个年龄,是需要鼓励的。

    “念念真乖,吃了晚饭了吗”

    “刘妈,我们吃过了。”乔汐莞回答,又说道,“念念了做了电疗,医生建议回来热敷半个小时,麻烦刘妈帮我准备热水和热毛巾。”

    “准备好了的,我这就拿过来。”说着,刘妈就去厨房用盆子装了一盆热水过来。

    乔汐莞拿过热毛巾敷在念念的两只手臂上。

    坚持两年了,念念身体一点点好转,她想就算累点也没什么。

    刘妈给念念放好了动画片。

    对于念念的很多习惯,乔汐莞并没有刻意的苛求,她一直都觉得小孩子该有她们自己的生活方式,不需要过早的接触大人压抑而死板的生活,她只会要求念念做一些对她而言不会太难但对她身体而言需要自己去独立完成的事情。

    念念一边看着电视,一边享受着乔汐莞的热敷。

    正时,顾明路从楼上下来,看着乔汐莞和顾明念回来,自然的走向沙发,看着妹妹的两只手臂,忍不住问道,“妈妈,妹妹的手要多久才会好”

    “医生说大概还有个八年十年的。”乔汐莞直白的说道。

    “还要这么久”顾明路有些被打击。

    乔汐莞示意顾明路坐在他旁边,对着他说道,“小猴子,念念身体一点点变好,我们就应该给念念动力,要让她知道她总一天会和正常孩子一样的长大,我们不应该给她消极情绪,所以就算是十年八年,我们也应该鼓励她知道吗”

    “哦。”顾明路连忙点头。

    其实她一直觉得妹妹很坚强。

    尽管听说每次去做复检都会哭得不要不要的,但整体而言,妹妹是坚强的。

    妈妈也很坚强。

    每次在他们都觉得不能够接受的事情上,妈妈总能够很淡定的接受了,然后用她的方式,一点一点让那个无法接受的事情,慢慢地变得好转。

    妈妈从来不抱怨似乎也好像从来没有伤心过,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可以好好解决,每次自己遇到困难,一想到妈妈就好像有了动力。

    妈妈这些年给了他们兄妹太多依靠,总是无形的让他们觉得,就算没有爸爸,他们家也可以过得很好。

    他真的觉得他妈妈很棒。

    他现在几乎已经回忆不太清楚爸爸的样子了,只记得以前的爸爸坐着轮椅,后来有一天爸爸就突然站了起来,站起来的时候特别高,他当时只能很努力很能努力的仰着头才能够看到爸爸不太爱笑的脸。

    爸爸去了哪里

    妈妈说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旅游。

    一去,就去了4年了。

    他才10岁,不太敢去揣测大人们的世界,可是那一刻他总觉得,爸爸再也不会回来了

    不知道是不再爱妈妈,还是不再爱他,或者不爱妹妹。

    总觉得爸爸的离开,就真的永远离开了。

    否则,妈妈应该也不会这么辛苦的一个人,充当着父母两个人的角色。

    “对了小猴子。”乔汐莞想到什么的问道,“你刚刚是做完作业才下楼的吗”

    “嗯。”

    “怎么学校布置这么多作业”乔汐莞脸色有些不太好。

    小学而已,她是真的不想让小猴子成为了学习的工具。

    “不是,是我自己买了些课外书在学。看你和妹妹没回来,就自己做着玩。”顾明路解释道。

    “你这么喜欢学习”乔汐莞诧异的问道。

    “呵呵,是啊。”顾明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他没什么特别的兴趣爱好,小的时候妈妈给他报的兴趣班他还在学,每天都会有固定的时间去学习跆拳道,钢琴什么的,学完了兴趣班,没事儿的情况下就在家里做一些奥数题,他不太喜欢和同学一起出去玩,也不是很喜欢体育活动,一天就习惯的握在家里面,有时候妹妹在家就陪着妹妹玩,妹妹不在,就自己找课外书学,他现在4年级,他都已经学完了6年级的课程了,不过他没给他妈妈说,总觉得她妈妈似乎不喜欢他这么爱学习。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妈妈总是和平常人的妈妈不太一样。

    “我小时候最讨厌就是学习了。”乔汐莞嘀咕道。

    “呵呵。”顾明路附和着傻笑。

    乔汐莞知道顾明路是自己想要多学点,也就没有再执着那个话题,她只是不希望孩子因为学习而压抑了自己的天性,当然如果是自己很喜欢学习,自觉的愿意多学一点,她当然也不会扼杀了顾明路的兴趣。

    一家人陪着念念看了会儿动画片,到了晚上9点半,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乔汐莞躺在自己的床上。

    9点半睡觉对她而言是真的太早,她盯着天花板发呆,一个人躺在大床上,有些出神。

    机场那个人的身影让她到现在都有些恍惚,而且闭上眼睛就是那道身影在自己脑海里面不停的浮现,控都控制不住。

    是真的太想念,想念到已经出现幻觉了吗

    她深呼吸一口气,默默的让自己有些不规律的心跳频率默默的稳定下来。

    她想,她应该是太久,没有见到了。

    一夜辗转难眠,终于到了第二天早上。

    乔汐莞换上了职业装,出门的时候,念念还在赖床,顾明路在饭厅规矩的吃早饭,礼貌的招呼了她一声,乖乖的继续吃饭。乔汐莞坐着公司的车离开别墅。

    “小陈,先去西郊监狱。”

    “好的。”司机小陈连忙点头。

    乔汐莞看着车窗外,上海的早晨。

    今天阳光正好,那里不会有这么璀璨吧。

    她一直保持着最平常的状态,去了西郊监狱。

    然后见到了顾子寒。

    顾子寒留着平头,和刚刚进监狱的时候不太一样,消瘦了些,那张脸却还是那般,帅得倾国倾城。

    两个人对立而坐。

    乔汐莞没有开口说话,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他。

    顾子寒似乎也没什么话给他说,却似乎是习惯了这两年来,这个女人定期不定期的来看他。

    沉默的空间,狱警也见怪不怪了。

    “是又想他了”顾子寒突然开口。

    乔汐莞眼眸微动,嘴角一笑,“是啊,想他了。”

    顾子寒冷冷的表情,也没太多情绪,“你倒是成了一年到头,来见我次数最多的人。”

    “你不觉得高兴吗”

    顾子寒的表情更冷了。

    乔汐莞也不多说刺激他的话,“听说你生活得还是挺好的。”

    “听说是因为你打赏得好。”顾子寒一字一句。

    “我就怕有人嫉妒你的脸,然后给糟蹋了。”乔汐莞说得直白,“不早了,我还要上班,先走了。”

    “顾氏现在怎么样”顾子寒忍了这两年,终究还是没有忍住。

    乔汐莞想了想,说道,“挺好的。”

    顾子寒似乎不相信。

    “如果我想要顾氏,4年前就动手了,犯不着等到现在。顾子俊现在也长大了不少,在帮你爸打理顾氏,不说有多大发展潜力,可再这么支撑你们顾家一两代人应该没问题。”乔汐莞说得直白。

    顾子寒只是这么沉默的听着。

    “所以顾家其实没有你,也能够发展得很好。”

    “是啊,我想我是太自以为是了。”顾子寒有些自嘲。

    以前那个自傲的男人,在经历了人生种种打击后,似乎也开始质疑起自己这些年的人生。

    “对了,明理还在美国,听说是他自愿不回来的。现在子馨去美国留学,据说可以帮忙照顾。你父母也就没有催促着明理回来。至于明月”乔汐莞停顿了一下,“言举重太急功近利了,迫切的想要把言氏发展起来,资金周转不灵,2年前就破产了,破产后就一蹶不振,吃喝拉撒都要人伺候。后来明月也跟着言举重一家人搬迁到了其他地方,具体去了哪里我没有详细打听。”

    “为什么不把明月接回来。”顾子寒冷冷的问道。

    “那不是我的事儿,那是你父母应该做的事儿。”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寒脸色更沉了。

    “不过我会替你转达。”乔汐莞说,又补充道,“其实你父母是挺喜欢明月的,我想你能够想到的,他们也想得到,至于明月为什么不回来大概是是因为,明月是真的不想回到这个家而已。”

    顾子寒沉默的看着乔汐莞,那一刻似乎也说不出来的,触动。

    乔汐莞不是一个特别喜欢说家务事儿的人,她站起来,“你保重。”

    顾子寒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乔汐莞的背影。

    看着她停了一下脚步,似乎欲言又止,最后却终究什么都没说,大步离开。

    乔汐莞坐在小车上,司机开车。

    乔汐莞看着那远远的监狱大门。

    曾经自己也在这个地方待过,里面的日子没有亲生经历,是根本就无法想象的。

    她转眸,看着高高在上的蓝天白云。

    刚刚她走的时候,本来很想对顾子寒说说言欣妍的情况。

    想想,也觉得没必要。

    对顾子寒而言一个不关痛痒的角色,过得好,过得坏,对他而言也起不了什么波澜。

    她只是突然有些感叹。

    感叹当自己有一天陪着商业大佬些去夜总会谈生意时,看到了那个浓妆艳抹,穿得极少的言欣妍。

    言欣妍和同样的一群女人,身体软绵绵的靠在商业大佬的怀抱里,被吃尽豆腐。

    结束了那天的应酬,乔汐莞在门口等到了依然浓妆艳抹的言欣妍。

    言欣妍看着她也不惊讶,两个人就这么站着,说了些话。

    “很惊讶现在的我吗”言欣妍问她。

    “不,只是很惊讶在这种地方看到你。”乔汐莞说,“我至少觉得,你应该去更高级一点的地方。”

    言欣妍突然笑了笑,似乎并没有因为乔汐莞的话而生气,她只说,“感谢你对我的抬举。我也想去更高级点的地方,后来觉得,反正都是做,多做几次多找点钱正好,这种地方小费比较多,你口中所谓的那些高级地方高级妓女,需要装的很清高,而那样的环境不太适合我堕落。反而,在这种俗媚的地方,不用一边承载着世俗的脸色,一边又迫切的想要躺着赚钱,见多了那些轻蔑的眼神,就习惯了。”

    乔汐莞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看着她这么无所谓的样子,看着她突然点了一支女士烟,抽得风情万种。

    一个女人能够让自己生活得好的方式有很多种。

    这种,也算。

    言欣妍深深的吸了一口烟,嘴角突然一笑,转头看着一边停着的黑色轿车,“今晚上有活儿,我就不多说了。”

    乔汐莞看着她摇曳着妖艳的身姿,走向了那辆黑色轿车。

    车门才打开,两颗头就会这么拥吻在了一起。

    她转眸,回到车上。

    每个人的生活方式不一样,总会有很多不一样的路要走。

    那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到过言欣妍了,毕竟去那种太过低俗的环境谈生意,上流社会的人中,万里才会挑一,也就再也没有去过。

    而言欣妍之所以不去太高级的环境,她恍惚觉得,除了她口中说的那么多理由之外,最重要的应该就是,她也怕撞见熟人。

    熟人,总是会无比的尴尬。

    曾经不说是上流社会的大小姐,但至少也接触过上流社会,就算沦落到如今,也不想自己那些“熟人”看到自己的的惨样。

    乔汐莞一路想了些事情,回到环宇办公室。

    刚坐下,ilk就拿着文件进来,恭敬的说着,“乔总,yoyo的全部资料已经为您准备好了。”

    乔汐莞接过ilk手上的文件,翻阅。

    ilk解说,“yoyo曾经是秦正军的情人,也就是秦二少父亲的情人。据说yoyo家贫,15岁就跟着秦正军了,跟了很多年,秦正军是有老婆的人,只不过后来因为一些利益关系离婚了,然后才和yoyo在一起,不过没结婚,据说就是请客吃了饭。应该是上流社会接受不了yoyo的身份,秦正军在父母的逼迫下,也没能够给yoyo一个名分。对了,秦二少不是yoyo的亲生儿子。秦二少的母亲是秦正军的前妻,不过秦二少和yoyo的关系比较好,相对而言,秦大少就不太待见yoyo。而这么多年,yoyo之所以一直在国外,我想应该是yoyo想要像秦家人证明自己的能力。”

    乔汐莞一边听着ilk说,一边看着简介。

    45岁的yoyo,怎么也不可能会有一个快30岁的儿子。

    再说,秦以扬和yoyo长得确实不像。

    “乔总,接下来怎么做”ilk看着乔汐爱无能深锁的眉头,问道。

    “我想想,你先出去。”

    “是。”ilk恭敬的点头。

    乔汐莞再次拿着yoyo的资料看了看。

    15岁就跟着秦正军,25岁就去了法国深造,期间几乎没有回来过,到了45岁突然回来回到秦正军身边,怎么看怎么都不觉得这事儿正常,何况离开的这20年时间秦正军有多少花花新闻,像她这种不太爱看八卦新闻的人都知道,yoyo作为他的情人,就算在国外,也不可能不知道。

    她沉默了一会儿,放下yoyo的资料档案。

    她现在想要拓展环宇的企业发展链,对于资金够足的她而言,想要拓展一个市场并不难。不过不做则已,一做就要惊人,所以找到自己最满意的设计师,是她这么多计划下的前提。

    yoyo是她观察了将近半年时间,她最想要合作的设计师。

    她的设计有着国外人大气的剪裁,又会带这些东方神秘的线条勾勒,中西结合,是现在国际上最主流的一种时尚理念。加上她规划的商业元素,想要将品牌打上国际,不成问题。

    这么想了想,她拿起电话拨打,“ilk,你帮我约秦以扬,就说我要请他吃饭。”

    “秦二少爷吗”ilk似乎有些不确定。

    “是。”

    “好的。”ilk连忙点头。

    乔汐莞放下电话,眼眸微转。

    有些不太清楚的事情,总是要找到一个契机点才行。

    没多久,ilk回话,“秦二少说,随时等待你的宠幸。”

    “”

    乔汐莞直接挂断电话。

    这个不务正业的二少爷,一把岁数了还在啃老。

    对于他的家庭而言,换做是谁都应该讨厌yoyo的吧,居然这么没心没肺到,还和yoyo母子相称,实在理解不了秦二少蹉跎的人生。

    下午下班。

    秦二少骚包的大红色法拉利就已经张扬的停在了环宇大门口,引起下班同事的围观,自己还一脸得意的捧着一束玫瑰潇洒的靠在车门前,似乎并不介意来来往往的目光。

    乔汐莞站在环宇大厦大厅内,那一刻她是真的有一种不想要出去的感觉。

    所以约秦二少吃饭,确实需要勇气。

    她深呼吸,走出去。

    秦二少看着乔汐莞,连忙站正了身体,将手上那束红玫瑰送给她,“ylove。”

    乔汐莞实在不想引起太多人的注意,实在不想在这里停留太久,所以接过那束张扬的花,和他一起坐进了他的小车内。

    刚坐下,小车一触即发,仿若一瞬间,就消失在街头。

    很多环宇的员工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的乔总坐进了这么一个陌生男人车内,大家都知道乔总是单身妈妈,这么多年和男人的关系也是清白到不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男人

    一个员工忍不住问刚好在大厅的ilk,“ilk,乔总是谈恋爱了”

    ilk远远的看着乔总离开的方向,回头对着员工,“八卦。”

    员工笑了笑。

    都说单身女上司比较可怕,他们这是为了他们的幸福

    骚包的红色法拉利在上海街头奔驰。

    秦以扬是秦氏集团的二少爷。秦氏集团以餐饮行业起家并在上海立下了一足之地,后秦正军接受秦氏集团以来,凭着他还算出众的商业头脑,在上海餐厅越渐饱和的情况下,将目光早早的就锁定在了服装业上,先后创下了几个国内知名服装品牌,包括童装、青少年服饰、知性女装等,品牌店更是遍布全国,这几年在宣传上花了些功夫,知名度越来越高,销售业绩也在不停地攀升,几乎家喻户晓。

    而秦以扬作为秦氏集团的二少爷,似乎对家族产业兴趣不大,在上流社会也是出了名的纨绔子弟,什么都爱玩,大家一谈起秦二少这个人,都忍不住会啧啧两声,说这个男人比起他哥哥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也怪不得秦正军对他爱理不理。

    秦以扬似乎是习惯开快车,速度让人有些心惊胆战,似乎也刚好和他张狂的气质相符,对得起他玩耍人生的态度。

    当然了,对于乔汐莞而言,乔汐莞会觉得小孩子才会张狂。

    成年人只会保持沉稳,然后不动声色。

    所以就算是此刻她有些胆颤,也依然表现的无动于衷。

    安静地空间,敞篷跑车内,只有秋风不停的吹拂着面。

    “你可以让我慢点的。”秦以扬突然开口。

    “你喜欢就好。”乔汐莞无所谓。

    “什么时候这么好将就了”秦以扬问道。

    “一向。”

    秦以扬笑了笑,“每次和你说话,都觉得别有一番滋味。”

    “是吗”乔汐莞无所谓的应了一声。

    “因为不知道你哪句话是真的。”秦以扬一字一句的说道。

    乔汐莞淡笑了一下。

    商人的口中,确实没有太多真话。

    “想在哪里吃”秦以扬话题一转。

    “去你喜欢的地方就好。”

    “这么迁就我”

    “嗯。”

    “大概有求于我。”秦以扬自顾自的说着,又笑了笑,“美人相求,做鬼也风流。”

    “诗句记错了。”乔汐莞说。

    秦以扬扬眉。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乔汐莞纠正。

    “所以你是想要做牡丹了”

    “”

    秦以扬这个腹黑的男人。

    秦以扬忍不住笑了笑,“我倒是真的很想摘下你这朵牡丹花”

    乔汐莞直接不在开口,。

    秦以扬嘴角一直挂着笑,也不再多说。

    车子驶入东方明珠的停车场,秦以扬和乔汐莞一起去了旋转餐厅,优雅的环境,浪漫的氛围,坐在窗边还能够看到上海刚刚升起的夜景。

    两个人分明点了餐,然后秦以扬就这么一脸花痴的看着她。

    “做什么”乔汐莞问他。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突然说要和我吃饭,你想求我做什么”秦以扬看着她,一本正经,“除了卖身,其他一律不做。”

    乔汐莞翻白眼,“没求你做什么,就是问问你,yoyo不是你亲生母亲,你为什么和她关系这么好”

    “你这是调查我了。”

    “随便了解而已。”

    “调查我也没关系,我就怕你不够了解我,所以不知道我的好,所以就轻易的把我拒之门外,所以”

    “秦以扬,你能够用正常人的语句和我说话吗”乔汐莞打断他。

    “当然可以,你想我怎样都行。”秦以扬嘴角一勾,魅力无穷。

    “为什么和yoyo关系这么好。”

    “我能说我只是没心没肺吗”

    “你爸和yoyo关系好吗”乔汐莞问。

    “不太好吧,我爸花心,众所周知。不过你放心,我绝对不像我爸。”

    “为什么yoyo会突然回来帮你爸”乔汐莞只问且只听自己想要听的部分。

    “或许她心血来潮,也或许想要挽回自己的爱情。”

    “这么多年不来挽回,现在来挽回”

    “莞,你到底想要问我什么啊”秦以扬性感的嘴角往上一扬,“你知道我一般都不会对你隐瞒的。”

    “yoyo是不是回来报复的”乔汐莞直截了当。

    直接到,秦以扬差点没有把刚刚喝进去的红酒给吐了出来。

    乔汐莞还这么一本一样无比严肃的看着他。

    秦以扬优雅的擦了擦唇角,说道,“他们那一辈的恩怨我没兴趣,况且你知道我是一个纨绔子弟,家里面的大小事情,我才没那个心思去搭理,我一门心思就想要把你追到手。”

    “你真不知道”乔汐莞眉头一紧。

    秦以扬耸肩,“不知道。”

    “据我所知,秦二少爷可不是一生下来就死不务正业的,听说你从小学到高中都是学霸,到了大学反而颓废了,别告诉我你是突然转性了”

    “我就是突然转性了。大学太多花花世界,我控制不住不行吗”

    “原来。”乔汐莞说,眼眸一紧,“那么那位创立o品牌的人是谁”

    “谁知道呢”秦以扬耸肩,看上去依然一脸笑意。

    “秦二少,真喜欢我吗”乔汐莞问他。

    “真喜欢,比真金还真。”秦以扬很认真的回答。

    “那对我说的话,几句是真的呢”

    “跟你对我说真话差不多。”

    乔汐莞淡淡笑了笑,“秦以扬,我不喜欢和你玩这种捉迷藏的游戏,我就告诉你一句,如果想要和我合作,拿出点诚意。真的要玩,指不定谁在玩谁,何况,姐没那个闲工夫奉陪。”

    秦以扬一脸若有所思的看着面前的女人。

    从上到下,细细打量。

    脸蛋很美,身材很棒,连这么有高傲的表情也漂亮得一趟糊涂。

    他放下酒杯,托腮看着乔汐莞,长长的睫毛在灯光下微微扑动,“为什么你这么聪明”

    “找上我不就是因为我聪明”

    “可不想你这么聪明。太聪明让我觉得自己没有成就感。”

    乔汐莞没做任何回答。

    她要的无非就只有一个答案而已。

    “好吧,乔汐莞,容我考虑一两天,我会尽快回复我的答案。”秦以扬开口。

    “别让我等太久,我耐心不好。”

    “知道,ylove”

    两个人就都沉默的吃着服务员端上来的晚餐,高档的牛排,奢华的红酒,还有周围这么浪漫的气氛,让那顿饭吃得还算舒坦。

    吃完饭之后,秦以扬把乔汐莞送回去。

    “我来帮你开门。”到达目的地,秦以扬突然说道。

    乔汐莞淡笑了一下,等着秦以扬的服务。

    秦以扬非常绅士的为她来开车门。

    乔汐莞下车。

    秦以扬却堵住了她离开的路。

    “怎么”乔汐莞看着他。

    “想要一亲芳泽。”秦以扬说得很直白。

    然后,弯腰。

    乔汐莞脸一侧。

    秦以扬亲到了一团空气,他嘴角一笑,“听说你好像是挺爱一个男人的。”

    “否则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当单身妈妈”

    秦以扬沉默了一下,让出了一条路。

    乔汐莞抬脚离开。

    “乔汐莞,我喜欢你,这是真的。”秦以扬低沉的嗓音在她身后响起。

    真的假的

    对她而言一点都不重要。

    她甚至没有停留一秒的,已经走进了别墅。

    秦以扬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然后淡淡的笑着离开。

    一个人开着车,有些孤独的行驶在上海繁华街头。

    脑海里面在想事情,又仿若没有什么好想的。

    电话响起,他挂上蓝牙。

    “妈。”秦以扬

    “和乔汐莞吃过晚饭了”

    “吃过了。”

    “她问你什么了吗”

    “她问我你是不是回来报复的”

    “呵,是吗”那边笑了一下。

    “是啊,是个聪明的女人。”秦以扬笑着说道。

    “你准备接下来怎么做”

    “不知道,走一步是一步。如果真的想要找人合作,乔汐莞是不二人选。”秦以扬直白道,“何况,我说过我要拿下她的”

    “她不好拿下,看你本事”yoyo说着。

    “放心吧妈。不说了,我现在在开车。”

    “小心点。”

    “拜拜。”

    秦以扬挂断电话,认真的开车。

    乔汐莞啊乔汐莞,你怎么就这么让人欲罢不能

    乔汐莞回到别墅。

    因为还早,念念还在客厅看动画片,明路也在沙发上陪着,刘妈在家里忙进忙出。

    “妈妈。”顾明路看着乔汐莞,连忙站起来。

    念念听着声音转头看了一眼,叫了一声“妈妈”,又回头一脸有趣的看着电视。

    乔汐莞走过去,摸了摸小猴子的头,“明天周末想去哪里玩”

    “我没什么特别想要去的地方,看妹妹吧。”顾明路说着,估计在他心目中,也就妹妹是最重要的,凡是考虑到的都是妹妹。

    “昨天晚上碰到你小叔,说你奶奶他们想你了,明天要不要送你回去”乔汐莞问道。

    “哦,好的,我回去陪陪奶奶。”顾明路乖巧无比。

    “你明天去陪了奶奶,后天我带你和妹妹去游乐场玩。”

    “去哪里的游乐场”原本没有兴趣的他们话题的念念突然闪烁着大眼睛问着他们,“去哪里玩”

    “你想去哪里”

    “我要去坐碰碰车,我要去坐木马。”念念清脆的声音大声的说道。

    “后天带你们去欢乐谷。”

    “耶,又可以去欢乐谷玩了”念念高兴得都都快要蹦起来了。

    乔汐莞笑了笑,“早点睡觉,我上楼休息了。”

    “妈妈晚安。”

    “妈妈晚安。”

    “恩,晚安。”乔汐莞朝着两个孩子摆了摆手,回到自己的卧室。

    洗完澡,躺在床上。

    4年了。

    4年到底都是怎么逼着自己走过来的。

    第一年怀孕,第二年带着念念发展公司,第三年第四年一切都趋于正道上了,反而觉得内心渐渐空虚了起来。

    空虚到已经不知道如何排解了。

    她转眸,看着突然响起的手机,接通,“武大。”

    “睡了吗”

    “准备睡觉。”

    “今晚这么早”

    “没事儿就早点睡觉。”乔汐莞说,“难得想起给我打电话,遇到什么事儿了”

    “就是突然想问问现在念念的情况。”

    “医生说坚持,总会有康复的一天。”

    “那就好。我没其他事儿,就挂了。”武大说着,就准备挂电话。

    仿若每次都是如此,打电话过来说一两句话,问问情况就挂了。

    武大从念念2岁的时候就背着行李离开了上海,说是要出去走走,以前都是因为执行任务全世界的走,现在想要放松心的,好好感受一下周围的美景,她说她不太适合固定在某个地方。

    “武大。”乔汐莞突然叫住她。

    “怎么了”

    “就是想要问你,经过你们的专业培训,像顾子臣4年前那种坠落,会不会有生还的可能”乔汐莞的语气听上去特别的平静,心跳却莫名的有些在狂跳。

    “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大概是,有点想他了吧。”乔汐莞笑了笑。

    显然,那边似乎有些失落,可能以为她发现了些什么,微叹了口气,“我们是人,不是神。”

    “恩,我知道了。”乔汐莞眼眸微动,看着窗外的夜色,“你什么时候回上海”

    “不知道,现在暂时没有考虑过回来。”武大说,“对了,我今天见到莫梳了,你知道莫梳现在在干嘛吗”

    “医病呗。”

    “是啊,不过是兽医。”武大笑着说,“跟一群小狗打交道。”

    “他现在在哪里的”

    “在澳大利亚。这里挺美的,他娶了一个洋媳妇。”

    “我没想到莫梳这么快就结婚了。”乔汐莞由衷的说着,“我以为像你们这样的,应该很难倾心才是。”

    “那是因为以前在基地,不能够给家庭一个承诺,所以大家都刻意的控制,现在无所顾忌后,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另一半。”

    “你呢”

    “我不准备找另一半了。”武大说道,“你呢想过找另外一半吗”

    “暂时不想。”乔汐莞说。

    “不说了,我挂了。”武大似乎不太喜欢讲电话。

    “拜拜。”

    挂断电话。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嘴角一笑。

    当初大家分开了,武大和她一直在上海,后来也不知道通过什么关系,反正武大就联系上了莫梳、高嵩、吴飞钦、温特森。至于有没有联系到叶妩,武大没有给她说,大概也知道她们之间关系不太好,不想要彼此添堵。

    乔汐莞放下电话,躺进被窝里面。

    她偶尔也会想,如果顾子臣没有死,他的这些同伴会不会还有可能聚集在一起

    ------题外话------

    额,不要问我顾大少为什么还没出现,小宅只会告诉你,待时机成熟时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