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章 是什么男人让你爱得这么深?!

第四章 是什么男人让你爱得这么深?!

作者:恩很宅
    第二天一早,乔汐莞送顾明路去顾家大院。.l.

    乔汐莞开着车,顾明路坐在后座。

    从乔汐莞生完孩子到念念出院后,乔汐莞就把顾明路接回到自己身边。

    顾耀其和齐慧芬是怎么都不同意的,不过当时顾氏正处在非常时期,乔汐莞一句“要公司还是要明路”,顾耀其显然选择了前者。

    所以她就这么顺利的把顾明路接回了自己身边。

    就算是私心也好,她也不愿意顾明路这么一张白纸,被顾家人给染黑了。

    所以她要顾明路在自己身边成长。

    顾明路从小话就不多,以前长期被顾明理欺负,形成了他谦让的个性,从来都不爱争抢点什么每次去学校开家长会,老师对顾明路的评价都特别高,说他不仅成绩特别棒,还特别的助人为,“就算是人为的在做这种事情,我除了佩服他手段高超,能力超强外,我们难道还要为民除害”

    “我没想过帮其他人,我担心的是,如果真的是人为,人为控制了上海几个龙头企业,也很有可能会把魔手伸向我,或者你。”

    “人心都是贪婪的,从这次的情况而言,似乎并不能排斥这种情况。但是呢,傅总。我现在突然不想要插手这种事情,我倒是很想要看看,这个人到底可以做到什么程度你不觉得上海的商业已经平静很久了吗都是自己在小打小闹的,很久没有让人热血沸腾了。”乔汐莞无所谓的一笑,“而我不太喜欢平静的日子,日子一平静,就容易让我想东想西,想一些不舒服的事情。”

    傅博文似乎是笑了一下。

    女人,能够如此忍辱不惊,淡定霸气,应该除了乔汐莞,找不到第二个人。

    “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不多说了。恰如你说的,很少有人能够让我如此兴奋了,但愿他不会让我们太失望。”傅博文一字一句。

    “我想,大概不会。”从目前的趋势而言,来者绝对是气势汹汹,“所以我们拭目以待。”

    傅博文微点了点头。

    正时,傅博文的电话响起。

    傅博文看着来电,嘴角是自然的勾出了一道好看的弧线,接通,“晚晚。”

    “你什么时候回来不是答应了我周末不加班的吗你这种人怎么能够食言而肥”

    “我在谈事情,工作上有些重要的事情”傅总在非常努力的解释。

    “工作再重要,都比我,比你儿女还要重要吗”

    “我马上就回来。”

    “10分钟之内不出现在我面前,你就别回来了”那边挂断了电话。

    傅博文脸微抽搐。

    抬眸,看着正对面坐着的女人。

    乔汐莞一笑,“我没有听到说什么,不用再回去的话”

    “”傅博文脸继续抽搐。

    “时间不早了,我约了朋友吃饭。”乔汐莞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走的时候好心的提醒道,“傅总,您还有10分钟。”

    说完就离开了,也不知道身后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表情。

    总之,不管什么表情,她都觉得,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幸福。

    傅博文和程晚夏果然是良配。

    要不然,她真的不知道还能有谁能够让傅博文这种自以为是的男人,这么听话得跟一只小狗差不多。

    小狗谁有本事谁牵走。

    多贴切的一个形容词。

    她离开傅氏大厦开车到了浩瀚之巅。

    现在才11点,离吃饭还有会儿,她也省的麻烦再去其他地方闲逛,直接去了浩瀚之巅等候,她也不用去餐厅等,显得有些傻吧兮兮,她去了姚贝坤的包房。姚贝坤来浩瀚之巅一般是下午,那个小男人习惯了一觉睡到中午12点,在家里陪着姚父姚母吃完饭后,才会来这里。

    姚贝坤曾经这个不着边际的男人,还真的承担起了一个男人的责任。

    不管是对待家庭父母,还是在管理潇夜留给他的场子上,都做出了让人有些诧异的成效。

    浩瀚之巅的人对她无比熟悉,一路走过,恭敬无比。

    所以她不需要任何阻拦的,推开了姚贝坤包房的门。

    里面坐着一个男人,是阿彪。

    阿彪这些年一直辅助着姚贝坤管理场子,其实以阿彪能力,自己负担起这个场子都是绰绰有余的,却还是衷心的,心甘情愿的把自己退居在老二的位置上。

    “乔小姐。”阿彪对她还是这么恭敬。

    估计在阿彪心目中,和潇夜有过关系的人,他都会这么尊重无比。

    乔汐莞似乎也习惯了,对着阿彪笑了笑,“你一个人”

    “坤爷一般下午2、3点。”

    乔汐莞似乎又笑了一下。

    一有人叫姚贝坤爷她就想笑。

    那个臭屁孩,到底都是怎么让自己在道上横着走的

    “我知道他。我是说,为什么没找个人来陪你”乔汐莞问道,很随意的坐在沙发上,“场子里面女人这么多,随便抓一把陪着也比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喝酒强。一个人多孤独。”

    阿彪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习惯了一个人,身边有女人反而觉得不自在。”

    “哦,是吗”乔汐莞淡淡的笑了笑。

    阿彪点头,“乔小姐想要喝什么,我帮你倒。”

    “不用了,我就是过来坐坐,等会儿会陪人在这里吃饭。”

    “哦。”

    “对了,昨天武大给我打电话了。”乔汐莞随口说着,就像是在拉家常事似的。

    阿彪抬头看了她一眼,又低下头看手机,“嗯。”

    “她一个人走了不少地方。”乔汐莞继续说道。

    “我一直以为她不喜欢这么四处流浪,但又觉得,好像也没有什么地方是真正可以留住她的。”阿彪笑着说。

    “其实你也老大不小了,可以考虑自己的私人问题了。”

    “再说吧。”阿彪似乎对于这些兴趣不大。

    乔汐莞也觉得阿彪这个人挺无趣的,就也没有多说,两个人安静的坐了一会儿,乔汐莞看时间差不多了,去了早定好的包房,刚推开门,就看到秦以扬一身骚包,翘着二郎腿潇洒的坐在那里。

    看着她出现,连忙站起来,非常绅士的帮她拉开餐椅。

    乔汐莞也没什么异样的坐了过去。

    两个人坐定后,服务员就开始上菜。

    秦以扬还是那般,托腮慵懒的看着她,嘴角轻抿着,微微上扬。

    “说说你的故事如何”乔汐莞扬眉。

    “莞喜欢听,我就都给告诉你。”秦以扬嘴角一勾,笑得很魅力。

    如果单单只是看这个男人的长相和外在给人的感觉,确实是一个可以轻易魅惑女人的男人,这么多年的花边新闻,想来也不只是他单方面的原因,有时候长得太好,又能玩,钱也不少,总是能够吸引一个两个三个n个女人的趋之若鹜。

    “莞,你突然在想什么”秦以扬似乎很喜欢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个表情。

    “我在想你长得其实挺帅的。”

    “所以你其实也挺喜欢我的”

    “没有。”乔汐莞直接回绝,“我在想你长得这么帅,喜欢你的女人这么多,为什么会突然转性来讨好我,然后刚刚那一秒突然就想通了,大概是因为你想要在我身上寻求利益。放心吧,我这个人一向都觉得,只要利益是双方的,我都可以接受。所以说说你的故事,我洗耳恭听。”

    秦以扬抿了点红酒,眼神一直看着乔汐莞,然后缓缓说道,“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如果是你,我想我会言无不尽。首先呢,我就告诉你一个重要信息,我是yoyo的亲生儿子。”

    “”乔汐莞皱眉。

    “你没听错,yoyo15岁就生下了我,在她14岁那年被我那花心的老爸强奸,当时yoyo还在读初中。”秦以扬说,说得云淡风轻,仿若这都是些风化的陈年旧事而已,当一个故事讲讲,不带任何情绪。他接着说,“因为yoyo当年还小,不太懂事,我那老爸对yoyo还算好,yoyo就答应跟着我那老爸,其实当时yoyo都不知道我那老爸已经结婚了,因为我那老爸当时把她藏在另外一个房子里面,当金丝雀一般的养着,直到我刚出生的时候,我老爸那原配不知道怎么就知道了,上门就要破口大骂,让yoyo马上滚。”

    “你知道yoyo当时才15岁,15岁能有什么反抗能力,何况yoyo的出身也不是什么豪门家庭,没什么后盾。听yoyo说,她当时要不是因为我,估计就自杀了。”

    “没有自杀,我那老爸也不知道怎么劝说了他的原配,最后就是答应让我和yoyo留了下来,当然不能回到本家。我和yoyo就在外面生活了几年,经常会被一些不知名的人恐吓,小的时候因为没有父亲,当然也被人嘲笑,有一次我上学回家的路上,就和一个长得贼胖贼胖的小男生打了起来,那个小男生胖是胖,不过身体素质不好,被我揍在地上,当然我并没有因此而好过,小男生的父亲把我给揍了,yoyo当时出门接我,怎么拉小男生的爸爸都拉不住。那一次yoyo抱着我哭得很惨,准确说,我们两个都哭得很惨,不过当时我还小,记不到那么深刻的事情了,那之后yoyo就问我,她说你恨爸爸吗”

    “我当时好像是点了点头。后来,到我10岁的时候,yoyo出国了。出国的时候,将我托付给了我那老爸,我那老爸但是估计也怕他原配和yoyo矛盾太深,也同意把yoyo送出国,然后把我送到了爷爷奶奶那里。爷爷奶奶不只是我一个孙子,很多时候被我那同父异母的哥哥,还有其他堂兄表妹什么的嘲笑,嘲笑我是私生子。”

    “你知道我小时候特别娇小,都不敢大声和人说话的。”秦以扬很认真的说着,虽然口吻看上去似乎是在开玩笑。

    乔汐莞就很认真地听着,没有插嘴。

    “再后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那老爸就和他原配离婚了,据说是因为感情不和。这么多年,我也没看他们感情和过,大概是利益分割的借口。但是我爸原配离婚的条件就是,秦家的产业,我不得窥视半点。我老爸答应了,以后会将所有留给我大哥。所以你知道,我就算再努力也是我大哥的,我何必为别人做嫁衣”

    “然后呢”乔汐莞扬眉。

    “然后的事情不就很清楚了吗我和yoyo对我老爸怀恨在心,我们隐忍了30年,准备让秦家人得到该有的下场。对了,还忘了告诉你,我其实也不是我那老爸的亲生儿子。”

    乔汐莞怔住,似乎觉得秦以扬给她的信息量确实有些大。

    “当年yoyo虽然才14岁,不过初中的小女生也会有情窦初开的时候,在我老爸强奸了yoyo后,yoyo伤心过度,就找到自己喜欢的那个男生喝酒,然后趁着酒醉和那个男生发生了关系。当然后来因为我老爸的强势所逼,还威胁yoyo说,如果不跟着她就会把她的果照发到网上,yoyo哪里敢反抗,就只能这么跟着他。庆幸的是,yoyo怀的孩子不是我老爸的,当初yoyo在生下我之后偷偷和我那老爸做了亲子鉴定,确定我不是我老爸的亲生儿子。这事儿,我其实也才知道,yoyo说不想给我负担。”

    秦以扬似乎就用了最简单的几句话,说完了他整个人生不太好的经历。

    说的时候口吻不温不热,似乎并没有什么情绪波动。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他,看着他淡淡然的表情。

    “你别这么看着我。”秦以扬说道,“我其实并不觉得我有多悲惨,虽然我偶尔也会觉得很不公平。然后那个的时候我就会去爬上网络看看一些悲惨东西,比如看看非洲那些因为贫穷瘦得跟鬼似的小孩,看着那些没有饭吃一身脏得爸妈都认不出来的留守儿童,看完这些实在觉得都不算什么时,我还会看看那些残疾儿童。基本上看完这些后,我也就觉得我自己很幸福了。”

    乔汐莞那一刻居然无言以对。

    她从来都知道原来人还可以像秦以扬这样,话说长到这么大性格还没扭曲还真是变了态

    “想来,yoyo应该比我承受的痛苦要多。被一个不爱自己的大叔强奸,还被软禁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出国了,还经常能够看到他不停的花花新闻。要说他现在不是我亲生老爸,是我亲生老爸估计我也得让他思想有多惨就弄多惨的下场”秦以扬说的时候,嘴角还带着笑。

    仿若做了这么多年的计划,呕心沥血的东西,也是他随意玩玩的一件事情而已,高兴就好。

    “你准备怎么做”乔汐莞直白的问他。

    “当然是让他倾家荡产。他不是不给我秦家的财产嘛我就要定了要了之后我才不会好好打理,我把他这些年辛辛苦苦创下来的服装品牌,餐饮业这些,统统都给败光,让这些产业四分五裂”秦以扬突然收住嘴,有些懊恼“我这么坏,你会不会怕我啊,你看我这嘴,就是爱把所有实话都讲给你听。”

    乔汐莞翻了翻白眼,“你就算是耶稣我也不会爱你,是不是撒旦跟我没关系,我要的是我自己那份利益。”

    “你要什么利益啊莞。”秦以扬说,“能够满足的,我都满足你。我得特别提醒,我床上还行,你看我身体棒棒的,每天都有健身”

    “能不能好好说话”乔汐莞眼眸一紧。

    “能。”秦以扬正襟危坐。

    “我需要创立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女性独立品牌。我需要yoyo作为我的首席设计师。”

    “我答应你。”

    “至于你想要怎么报复你名义上的老爸,我不知道你们之前的计划是什么,不过我可以稍微告诉你一点内幕消息。这段时间有一个貌似神秘的商业团伙正在对上海的金融业进行打压,而你们秦氏就在其中之列,你可以看看你们秦氏集团的股市这一周以来的走势,因为现在股民还在抄底,所以还不太明显你们股市出现的危机,周一的时候你注意一下,如果出现了跌停,那么就可以明确,你们已经中招。”

    “意味着什么”秦以扬问。

    “具体那个商业团伙要做什么,我也不清楚。不知道单纯只是想要拉低上海的金融业,还是仅仅只是想要收购一两个集团这都是要后期才知道。不过你倒是可以趁着这顿时间对秦氏做点手脚。你爸看到股市跌了,肯定会大量的买回来以保证股市的平稳,可有时候买得多,在外界的操纵下,也不一定可以保证股市不再动荡。当然,如果你老爸资金链购足也说不一定可以稳住一段时间,这个时候其实是比较危险的,因为处于摇摇欲坠的时候,挺过了就好,挺不过就会一蹶不振,而这个一蹶不振的点,我想你只需要刚好在那个点,弄点你们家的负面新闻就行了,比如你老爸强奸未成年少女啊,比如你老爸在创业期间做过哪些缺德事儿啊,怎么让媒体来炒作,我想不需要我怎么教你了,你玩弄媒体的能力不比我差。”乔汐莞说,不缓不急。

    这个女人果然是聪明的。

    聪明得让人刮目相看。

    以为和yoyo隐忍了这么多年,以为可以靠着yoyo闯出了一片天地得到秦正军信任后回到秦氏集团上班从而从中作梗,他们里应外合的实现他们的目的,却没想到,那些隐忍,就只是需要乔汐莞的一个提点而已。

    30年,如一秒。

    真是有些讽刺。

    乔汐莞似乎没看到秦以扬有些低沉的情绪,她拿起红酒杯,摇晃着,说道,“你想要秦氏,我也可以帮你。”

    秦以扬看着她。

    “商业团伙不管是为了打压金融业还是想要收购公司,最终结果都是秦氏会败落。败落后是落在你的手上还是别人的手上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乔汐莞说得慢条斯理。

    秦以扬是真的沉默了,那一刻显得无比认真的看着乔汐莞,“你为什么要帮我”

    “谁知道呢或许是因为你的故事感动了我也或就是,闲得无聊。这一年太闲了,闲的没有事情做,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突然的想要创立女性品牌,其实我的资产够我花几辈子了。”乔汐莞说,优雅的喝了一小口红酒,“何况,我倒是真的想要看看那个神秘团伙到底有多大能耐,可以这么肆无忌惮的来攻击上海经济,想来,好久没有这么兴奋过了”

    “我能说,我差你差了几个档次吗”秦以扬有些自嘲的说着,口吻还有些不爽,“你能不能不要把别人拼了命也难以实现的事情,说得这么云淡风轻,你让我以后怎么追你”

    “我让你学会知难而退。”乔汐莞一字一句。

    在如是璀璨的灯光下,乔汐莞真的没得让人闪瞎了眼。

    秦以扬看得有些出神,忍不住幽幽的问道,“你说,到底是怎样的男人,才能够让你爱得这么死心塌地我总有一种错觉,觉得这个世界上的所有男人,都配不上你。你就应该一个人孤独着。”

    乔汐莞笑了一下,那个笑容总觉得有些恍惚不清,仿若是真心的在笑,带着某种回忆,又仿若只是单纯的因为他这句话而有的一个平常表情,她看着自己手上的高脚杯,说道,“我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要让我动心其实很容易,我想我爱上他也仅仅只是一个心动的瞬间而已,然后就这么死心塌地。哦,对了。”

    乔汐莞突然停顿了一下。

    秦以扬认真地看着她。

    “我其实爱过两个男人。”乔汐莞说,似乎是有些忘记自己曾经还爱过其他男人。

    到现在,为什么就无法再爱上其他男人了

    “所以如果你爱上我,我算是你的第三个了”秦以扬有些不悦,小声嘀咕着,麻痹的,怎么都觉得很不爽。

    “不过两个男人都死了。”乔汐莞又说,那一刻嘴角似乎还带着笑。

    “”他这是在自己诅咒自己吗

    乔汐莞笑了笑,“不说那些不太开心的话题了,干杯,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秦以扬端起红酒杯。

    清脆的触碰。

    那一刻尽管乔汐莞掩饰得特别的天衣无缝,他恍惚也看到了她眼眶中闪烁着的晶莹,以及那隐忍的忧伤。

    是真的伤得很深,所以现在把自己包裹得这么紧吗

    那个中午,破天荒的,乔汐莞喝了些酒。

    她酒量其实不太好,中午饭却喝了很多,没有吃什么东西,直接喝趴在了桌子上。

    秦以扬就这么安静的看着她红彤彤的脸蛋,以及那粉嫩到恨得很想要一亲芳泽的嘴唇。

    他喉咙微动,站起身,靠近她,缓缓弯腰

    他不是那种喜欢偷袭的人,但对着乔汐莞,他发现自己除了用这一招之外,还真的找不到不可以突破她的方式,何况男人被引诱的时候,总是有些不能控制,所以他的唇就这么直直的靠近她的嘴

    很近很近的距离。

    乔汐莞突然睁开眼睛,手捂住了自己的唇。

    他的吻印在了她纤细的手指上。

    两个人四目相对。

    这个分明已经熟睡的女人,怎么突然就睁开了眼睛。

    秦以扬还未想好对策怎么攻克这个女人时,就突然感觉到一股蛮力猛地一下把他拉出了好远距离,完全没有反应的情况下,就感觉到自己身体剧烈的疼痛,拳打脚踢的被人给揍在了地上。

    好吧他承认,他看上去很壮,其实不会打架。

    所以被这么揍的时候,也只能本能的保护着自己,以免被踢中要害。

    安静地空间,只有殴打的声音。

    一阵一阵。

    好久。

    那个打他的男人似乎累了,他喘了喘气,咒骂道,“硬得跟石头似的,疼死爷了。”

    麻痹,到底是谁疼啊。

    躺在地上的秦以扬,好不容易才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一边,笑的花枝招展的女人。

    乔汐莞这个女人,此刻居然笑的很开怀

    “女神,你没事儿吧。”姚贝坤转身急切的问道。

    刚刚听阿彪说女神在这里吃饭,他就过来看看,还好他来了,否则指不定被这个男人吃了多少豆腐

    话说他都从来没有吃到过,怎么能够便宜其他男人

    绝对不行

    “我没事儿,他事儿比较大。”乔汐莞指了指地上躺着的男人。

    “我管他什么事儿大不大,没让爷给揍死算他走运。”姚贝坤不算的说着。

    乔汐莞笑得更加开坏了,她站起来,身体有些摇摇晃晃。

    姚贝坤抓住她的手,扶着她。

    乔汐莞蹲下身,对着秦以扬说道,“别惹姐,姐还有好多大招都没有使用出来。”

    秦以扬眉头抽搐。

    乔汐莞心情很好的被姚贝坤搀扶着离开了。

    秦以扬忍着全身的痛,从地上坐起来,让好不容易的站了起来,感觉医生都快要散架,他看着乔汐莞离开的方向,忍不住感叹,这个女人,果然不好追

    姚贝坤亲自开着乔汐莞的车,送她回去。

    乔汐莞头真的有些晕,歪歪倒倒的靠在副驾驶上,眼神就直直的前车玻璃,看着玻璃外的宽广街道。

    “要不要给你买点醒酒药”姚贝坤突然问道。

    “不用了。”乔汐莞说。

    “真的不用了吗我看你好像很难受。”

    “睡一会儿就好了。”

    “那你睡吧,到了我叫你。”姚贝坤说着。

    乔汐莞没有真的闭上眼睛,她怕真的睡着了。

    记得有一次晚上也是在浩瀚之巅喝醉了,也是姚贝坤亲自送她回去,她在车上睡着了,姚贝坤就在车上一直陪着她,她一觉醒来就已经是凌晨3点了,姚贝坤硬是这么陪着她,没有叫她醒来。

    当时其实有些感动的,是真的很感动。

    姚贝坤还说了句让她更感动的话,她说,陪着你,就像陪着我姐,她经常这么毫无警惕的在我身边睡着。

    姚贝坤和姚贝迪感情真的很深。

    所有人都用自己的方式表现出了对姚贝迪突然离开的伤痛,只有姚贝坤强忍着让自己看上去那么没心没肺,真的是在很理智的用自己的方式代替她姐姐,支撑着他们一家人好好地活下去。

    那个在她心目中,从来都只会追着他们屁股后面叫着等等我等等我的小男孩,终于也长大了。

    回忆着一些事情,车内想的有些安静。

    突然。

    “贝坤。”乔汐莞躺靠在椅子上的身体一怔,坐立了起来。

    “怎么了”姚贝坤差点在正公路上一个急刹。

    “你帮我追着前面那辆黑色轿车”乔汐莞说,声音有些激动。

    她刚刚,刚刚看到了一抹人影坐进那辆小车内,那抹身影分明如此熟悉

    是他吗

    不知道,但是此刻心跳很快,快到已经不能呼吸。

    “好。”姚贝坤不问所以然,踩下油门,一跃而出。

    ------题外话------

    小宅是一个不准时的主,达拉达拉。

    づ ̄3 ̄づ

    话说,亲们猜到顾老大的强势回归的角色了吗

    你们这么聪明,肯定能够猜到。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