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五章 绯闻炒作

第五章 绯闻炒作

作者:恩很宅
    上海街头。 .l.

    姚贝坤开车开得很快。

    乔汐莞刚开始头是晕的,现在被这么甩过来甩过去,反而不晕了。

    她眼眸直直的看着前面那辆黑色轿车,心跳几乎已经跳出了心脏,她紧咬着嘴唇,看着那辆黑色轿车在自己面前,远近交错。

    姚贝坤突然一个急刹。

    不是因为安全带,乔汐莞差点没有撞到前面的挡风玻璃。

    “怎么了”乔汐莞转头看着姚贝坤,又有些着急的看着那辆黑色轿车离自己越来越远。

    “有个小孩,前面。”姚贝坤说。

    乔汐莞的视线几乎都已经放在那辆黑色轿车上,似乎根本没有观察到任何其他一样,她眼眸微动,看着一个5、6岁的小孩横穿马路,此刻刚刚走过他们的小车面前。

    小孩走过之后,姚贝坤重新启动车子,这个时候的黑色轿车已经完全的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

    乔汐莞到处张望,姚贝坤疯狂的行驶在上海街头,那辆轿车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一瞬间就无影无踪。

    姚贝坤看着乔汐莞慌张的模样,忍不住问道,“看到什么熟人了吗”

    “我想我看到顾子臣了。”乔汐莞直接开口。

    姚贝坤一愣,似乎是有些不相信她说的话。

    乔汐莞似乎自己都不太相信自己说的话,陡然又笑了一下,“算了,如果真的是他,他应该会回来找我。如果没有回来找我,这其实就已经说明了什么。”

    姚贝坤开车的速度稍微慢了下来,平稳了些。

    “顾子臣失踪了4年了,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姚贝坤也不太清楚,他们在另外一个国度的经历。大概,也没有人知道顾子臣真正的身份。

    “他死了。”乔汐莞一字一句。

    “死了”

    “大概是死了,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天恍惚一直看到他的影子。是出现幻觉了吧。”乔汐莞已经越来越搞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了

    是真的有些想他,想到有幻觉了吗

    她其实不太相信顾子臣如果还活着,不会来找他。

    她其实不太相信,从那么高的地方自由落体,顾子臣还能活着。

    尽管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奇迹。

    “现在送你回去吗”姚贝坤有些摸不准乔汐莞的秉性。

    “嗯。”乔汐莞闭目养神。

    想得头都有些痛了。

    4年前顾子臣的突然死亡,她回到上海,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顾子臣的最终下落,她想在没有见到尸体前,总得给人留点遐想,可这么多年过去,想不去认清那个事实仿若都不行。

    有些落寞到空虚的感觉,让她整个人都难受了起来。

    她咬着唇,在尽量的,在努力地,默默的控制情绪。

    4年过去了,再这么走过40年,大概也不会太难吧。

    她一直这么想着。

    姚贝坤似乎也能感觉到她的情绪,有些担忧了看了看她,终究也没有再打扰她。

    不管多独立多强大的人,也终究会有那么一刻是属于自己,脆弱的时候。

    车子到达别墅。

    乔汐莞下车,甚至没有和姚贝坤说一句话,就这么默默的走进了别墅内。

    姚贝坤看着乔汐莞的背影,沉默着,好久才转身开车离开。

    他对乔汐莞的感情,现在真的已经变成了亲情。

    一种不愿意看到亲人受伤害的感情。

    车子开车了一段距离,他挂起蓝牙,“阿彪。”

    “坤爷。”

    “你帮我查一下,车牌号是xxxxxx的黑色奥迪a8是谁的车”

    “是。”

    “另外,想办法帮我调一下交通监控,并让小弟留意一下,这辆车现在在上海的什么地方。”

    “是。”那边恭敬的答应着。

    “最快的时间回复我。”

    “好的。”

    姚贝坤挂断了电话。

    有些时候就是喜欢这么默默地去为她做一些事情。

    他实在不想看到,她如此难受的表情。

    乔汐莞回到别墅,刘妈大概是带着念念到别墅周围去玩了,家里面空荡荡的就只有她一个人。她坐在沙发上,脑子真的有些迷糊,刚刚那一瞬间的走眼让她此刻好像是平静不下来的。

    尽管一直在不停的告诉自己,其实,就是走眼而已。

    她默默的看着头了。我现在让ilk带你去看看我专程为你设计的办公室,在我楼下,整个一层楼都是属于你们设计部的。设计部的下面一层楼有市场运营室、广告传媒室以及销售室,我会让ilk带你和你的新同事认识。”

    “是。”yoyo点头。

    “合作愉快。”乔汐莞站起来,伸手。

    yoyo紧握,“合作愉快。”

    乔汐莞看着yoyo离开,坐在办公椅上,转眸看着股市情况。

    这股神秘团伙,倒是真的让人有些始料不及,一般的企业应该也没有想到,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乔汐莞转动着办公椅,看着窗外的天空。

    明日的上海天空,应该没有现在这般璀璨了吧

    她眼眸一转,拿起电话拨打,那边有些不耐烦的接通,“什么事儿”

    “傅总心情不好吗”

    “有事儿直说。”

    “如果我说,我主动去勾搭了那股神秘团伙,我被盯上了,你会不会帮我”

    “不帮。”那边直接拒绝,“我现在一把岁数了,只想坐享天伦之吧,你准备怎么做”傅博文冷冷的问道。

    “该怎么做怎么做。”乔汐莞一边接电话,一边无聊的玩着自己的头发。

    “不是看在顾子臣的份上,真不想因为无关紧要的事情来搅烂泥。”

    乔汐莞嘟了嘟嘴,这个时候也不敢和傅博文反驳太厉害。

    对于自己不熟悉的竞争对手,她一般情况下都会自私的把傅博文拉下水,要知道她有时候做事情会比较冲动,但是傅博文沉稳得,她甚至觉得自己往前冲的时候,根本就不需要有后顾之忧。

    这个男人就是可以给她强大的后盾支撑力量。

    “别把资金全部投到秦氏去了,稳稳自己的股市。”傅博文提醒。

    乔汐莞瘪嘴,不以为然道,“我钱其实很多。”

    “那你去拯救世界啊”傅博文没好气的说着。

    乔汐莞怔怔的,喃喃道,“我现在不就是在救市吗”

    股市。

    那边直接被气得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邪恶一笑,反正每次有什么事情,傅博文还是会莫名其妙的帮她,大概不仅仅只是顾子臣的原因吧,大概是因为他也知道,如果傅氏有问题,她也会倾尽所有的去帮他,不为什么,只觉得在商场上能够真正的找到一个战友联盟,不太容易。

    而他们刚好,还算是商人中比较有人性的那一种,所以自然就有些“惺惺相惜”

    乔汐莞挂断电话,转眸看着环宇的股市情况。

    自己的资金是不少,但来真的,也不一定能够支撑多久,何况她现在还要面临秦氏的资金融入,时装品牌的新品上市大笔费用等着开支,那个神秘团伙果然很会抓准时机。

    她皱着眉头,在想如何让股市至少在近段时间不被影响反而还会往上升的趋势

    用媒体的力量来操作

    应该会是一个好的方式。

    乔汐莞拿起电话,拨打,“秦以扬,有兴趣演一场戏吗”

    “乐意之至。”

    “那好,下午下班过来接我。”

    “一起吃饭”

    “不,一起开房。”

    “”那边明显愣住。

    “我5点30下班,很讨厌人迟到。”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明星需要炒作,其实企业也需要炒作。

    下班时刻。

    乔汐莞拿起自己的小包下楼。

    环宇大门口那辆骚包的红色法拉利稳稳的停在那里,秦以扬依然一身时尚,手捧红色玫瑰,张狂而潇洒。

    “ylove。”秦以扬看着乔汐莞出来,献上自己手上的鲜花。

    乔汐莞欣然的结果,嘴角一笑,两个人分别坐进法拉利,一跃而出。

    秦以扬每次和她在一起,仿若都是一副以她为天的表情,不管现在他出于怎样一个阶段,他的烦恼永远都不会在她面前表现。

    两个人坐在小车内,因为下班高峰期,他骚包的法拉利走走停停,被无所上班族的家用轿车说鄙视。

    秦以扬似乎也能够承受堵堵停停的上海交通,没有表露出任何不悦,反而心情还特别好的问道,“今晚真开房”

    “不是床上功夫了得”

    “说是那么说,但总觉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你知道我其实很腼腆的。”

    “我就喜欢腼腆的。”乔汐莞嘴角一勾。

    “原来你好这一口,我平时是不是表现得太激进了”秦以扬似乎是懊恼到不行。

    乔汐莞淡笑着没有回答。

    秦以扬很会调节气氛,绝对不会因为乔汐莞的沉默而让他们冷场,所以一路还算轻松的,车子停在了江皇大酒店。

    两个人一同走进电梯,走向奢华西餐厅,择选了一张靠窗的餐桌坐下来。

    江皇大酒店的餐厅靠黄浦江,透过大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黄浦江上的所有美景,乔汐莞看得有些出神,托腮,连眼眸似乎也没有眨一下。

    “你不觉得你冷落我了吗”秦以扬玩笑般的抱怨。

    乔汐莞转眸,看着他,缓缓,粉嫩的唇瓣微动,“你过来一点点。”

    “嗯”

    “脸伸过来一点点。”

    秦以扬诧异着,还是照做。

    乔汐莞看着他的脸庞。

    长得还算能够下口的范畴。

    所以她嘴唇靠近他的脸蛋,一个吻正欲印上去。

    秦以扬身体突然一侧,有些惊恐,“你看看我脸上还有伤,别逗我。”

    “噗”乔汐莞忍不住一笑。

    秦以扬上次被姚贝坤是揍出阴影了吧。

    “何况,这种事情,也应该男人主动。”话音一落,秦以扬的脸蛋往前一倾,薄唇印在她的唇瓣上。

    四瓣嘴唇紧贴。

    乔汐莞眨巴着眼睛,缓缓,往后退了退,离开。

    只是蜻蜓点水的亲吻而已。

    她却觉得,不太容易接受。

    所以她拿起餐巾纸,看不出任何情绪的擦拭着,将自己那不太容易掉色的口红都已经擦干净了。

    “你不怕素颜上镜不好看”秦以扬看着她,问她。

    乔汐莞眼眸一转。

    “媒体这段时间跟我跟得紧,这不就是你今晚约我的目的吗”秦以扬漫不经心的说道,似乎也不因为自己被利用而感到任何不高兴,反而只是想要问清楚情况而已,“是不是环宇的股市也出现问题了所以想要通过我们两个的绯闻来炒作一下其实媒体对你的个人问题已经非常敏感了,这个时候出现这种事情,媒体肯定会大篇幅的报道,环宇在媒体上的曝光率自然而然就高了,突然在媒体上活跃的企业,一般股市都会随之而被带动。我的分析,莞,你觉得对吗”

    “当然不仅如此。”乔汐莞直白道,“你上次在媒体面前大方承认你有2个亿的个人资产,对我而言虽然不算什么大钱,但对公众而言,也是壮大了企业的资金流。这样一来,混淆一下股民的视觉,终究对环宇是有利的。”

    “考虑得永远都比我深远,你说我应该对你怎么才好”秦以扬无奈的一笑,当然也不因为自己不如乔汐莞而感觉到自卑,反而一脸兴致的说道,“莞,以后要是我们真结婚了,我就当家庭煮夫吧,我愿意当你的小男人,我愿意你来养我一辈子。”

    “少做梦了。”乔汐莞翻白眼。

    “就知道你不会同意。”

    “吃完饭就在江皇开间套房。”乔汐莞突然开口。

    “要不要这么劲爆”秦以扬瞪圆了眼睛,“我虽然是一个随便的男人,随便起来更不是人,但你这么主动,我心虚。”

    “你肾虚吧。”乔汐莞没好气的笑着,“别想歪了,就单纯的在房间住一晚而已,有些事情要炒作,自然就要放大招,小打小闹不太适合我喜欢的风格。”

    “其实我更喜欢你真枪实弹,不是混淆视听而已。”

    乔汐莞没搭理。

    两个人聊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一顿浪漫晚餐结束。

    结束后一起相拥着走向套房。

    狗仔一直跟得紧,不用想象也会知道明天的新闻会有多劲爆。

    两个人开了一间情侣套房,开门的一瞬间,乔汐莞脚步突然停了一下。

    秦以扬怔住,在她耳边说道,“这个时候后悔了”

    乔汐莞当没有听到,她转头,对着从自己身边走过的男人喊了一声,“殷斌”

    那个男人顿了一下,回头看着乔汐莞。

    其实两个人以前并不熟悉,几乎没有见面过,但后来因为她经常去姚家,殷斌偶尔也会到姚家别墅去汇报工作,就有过几次见面,然后有一次刚好在殷斌准备汇报工作,而姚父有点事儿的空档,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随便聊了聊天。

    然后,大概就知道了殷斌和姚贝迪其实也有过一段,不清不楚,或许叫做一厢情愿的懵懂爱情。

    “你来这里”乔汐莞看着他。

    “偶尔回来这里住一晚上。就当陪陪她。”殷斌淡淡然的说道。

    乔汐莞抿了抿唇,那一刻似乎不知道能够说什么话。

    “你男朋友吗”殷斌看着乔汐莞身边的秦以扬,问道。

    “你好,我叫秦以扬。”秦以扬霸道性的将乔汐莞搂在怀抱里,很自傲的说着。

    殷斌主动伸手,“我知道,这段时间你的新闻沸沸扬扬。我叫殷斌,康盛药业执行ceo,很高兴认识你。”

    两个男人握手。

    那一瞬间,秦以扬似乎感觉到殷斌毫无威胁,也瞬间友好了些。

    “不打扰你们了,拜拜。”

    “拜拜。”

    殷斌大步离开。

    乔汐莞看着殷斌的背影。

    这个男人,终究一个人隐忍了这么多年。

    每个人都会有一段自己无法忘记的过去,有些人能够会慢慢沉淀,然后重新开始,有些人会极端的,早早的通过结束自己的生命来结束那段忧伤,而有些人,会一直沉寂在过去,默默回忆

    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很多,在回忆里无法自拔的人。

    “走吧。”秦以扬已经打开了房间门,提醒她。

    乔汐莞回神。

    跟着秦以扬的脚步。

    奢华套房内,浪漫满屋。

    一盏浅紫色灯光,房间中的一切摆设若隐若现,朦胧着带着一丝说不出来的情调,是一种可以诱发荷尔蒙的情调。

    所以乔汐莞感觉到秦以扬高大的身躯已经开始渐渐地靠近他,火热的气息穿过她的耳旁

    乔汐莞大步走开,在秦以扬准备一口咬下去的时候,乔汐莞离开了,瞬间点亮了房间的所有灯光。

    原本若隐若现的浪漫,此刻突然就好像被破坏了一般。

    透亮的房间,就是彼此大眼瞪小眼。

    秦以扬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平静的样子。

    “你就真的不想发生点什么吗我们都是成年人,成年人之间可以有很多一起玩耍的乐趣,你愿意让这种乐趣加上一点保障,变成合法的我可以陪你,如果你不想要给彼此增加枷锁,我也可以任你欺凌,我们其实犯不着把自己这么美好的青春年华,丢给了清心寡欲,你说对吗莞。”秦以扬诱惑,性感的嘴唇,扬起一道好看的弧度。

    乔汐莞一脸冷漠,“我没兴趣。”

    “别这样,没尝试过,怎么会没有兴趣呢”

    “那你觉得我女儿是从石头里面蹦出来的”乔汐莞扬眉问他。

    秦以扬一瞬间没有懂起乔汐莞的意思,愣怔了两秒钟,明白了乔汐莞的话中话,她的意思不就是在说,她曾经体验过这种乐趣,只是在别的男人身上,还种下了一颗爱情结晶。

    好吧。

    他承认他有那么一瞬间是嫉妒的。

    嫉妒那个男人让她如此的迷恋。

    “换一种口味如何”秦以扬死不罢休。

    “不要。”乔汐莞一口拒绝。

    “为什么”秦以扬非常不爽。

    “吃惯了山珍海味,让你去吃屎你愿意吗”

    “”秦以扬瞪大眼睛看着她。

    乔汐莞也没什么特别情绪,回视着她。

    沉默空间的两个人,好半响。

    “玛德,你最好别让我找到你男人的坟头,否则我不保证我不会挖出你男人的尸体,做出鞭尸这种大义不道的事情”秦以扬狠狠的说着。

    凭什么他堂堂一表人才,被乔汐莞这么轻蔑。

    那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让她这么的死心塌地

    玛德,最好别让他知道是个肥头二胖的大叔

    如果是这样,他也只能认了乔汐莞的胃口,果然与众不同。

    “放心,你找不到的。”乔汐莞丢下一句话,走进了浴室。

    连她自己都找不到。

    她放好水,躺在浴缸里面。

    顾子臣,你说,我还能为你守身如玉多少年

    那晚。

    注定是一个骚动的夜晚,却也注定是一个清清白白的夜晚。

    每当秦以扬想要从沙发上爬上床蠢蠢欲动时,乔汐莞就会迸射出一副有本事儿你试试的表情,每次都让秦以扬下定决心又真的不敢踏出那一步,到后来折腾累了,两个人就都睡了过去。

    睡醒后,秦以扬看着乔汐莞已经换好了衣服,站在酒店大大落地窗前,看着朝阳已经照耀着的黄浦江。

    她背对着他。

    她的背影看上去其实很娇小,娇小到根本就没办法想象,这个女人可以在商场上,如此的霸气。

    他走过去,忍不住想要从后面抱着她。

    一个太强的女人,一个独立的女人,其实隐藏了很多,那些说不出口的心酸。

    “别靠近我。”乔汐莞仿若背后长了眼睛一般,冷冷的威胁。

    秦以扬翻白眼,转身走进了浴室洗漱。

    乔汐莞依然看着面前的景色,仿若沉寂在自己的回忆里,直到浴室的房门打开,秦以扬洗漱完毕,两个人很有默契的相拥着离开。

    走到江皇大酒店门口,小厮已经提前将他的法拉利停在了门口,秦以扬绅士的为乔汐莞拉开车门,乔汐莞准备坐进去的时候,秦以扬突然亲一下她的额头。

    乔汐莞抬眸看着他。

    秦以扬笑着说,“我这个人做事,一向都喜欢有始有终。就算是演戏,也应该有一个结束吻吧。”

    乔汐莞眼眸一转,没有多说。

    秦以扬回到驾驶台,开车,直接送乔汐莞上班。

    乔总今天没有换衣服。

    一路走过,所有人瞠目结舌。

    而更加爆炸性的新闻在上午10点钟狂澜而来,环宇集团乔汐莞和秦氏集团秦以扬疯狂爱恋,痴缠一宿。

    狗仔拍摄的照片,视频什么的都在网上发布,两个人亲吻的相片,相拥开房的瞬间,一切似乎都已经是既定的事实。

    而新闻爆料出来之后,从上午几乎快要跌停的环宇股市,下午一看盘的一瞬间就涨停,反差空前绝后。

    乔汐莞那一天的电话响个不停。

    媒体的电话久不说了,身边的朋友,姚父姚母姚贝坤通通打电话来质问,连古源也调侃她,是不是春心萌动。

    萌动你个鬼。

    这不为了救市吗

    乔汐莞不算的同时,电话又响了。

    所以说招惹到媒体,果然不算一件好玩的事儿。

    她看着来电,深呼吸一口气,“傅总。”

    “你设计的”

    “什么”

    “媒体炒作。”那边似乎耐心不好,口吻也很冷。

    “是啊。”

    “虽然有效果,不过不是长久之计。”

    “我知道,我想至少在这段时间,让我有时间去了解这个团伙到底是什么身份,来历不明神马的,最讨厌了。”乔汐莞忍不住抱怨。

    “同感。”傅博文难得这么直白的认同她。

    乔汐莞咧嘴偷笑。

    “所以,我查到了这个神秘团伙”

    “你查到了”乔汐莞声音有些大。

    那边似乎不舒服的揉了揉耳朵,“你叫这么大声做什么”

    “我不是激动吗傅总果然有能耐。”

    “别给我拍马屁。”傅博文脸色黑了黑,“晚上7点,我约了对方吃饭,你一起。”

    “”乔汐莞直接给怔住了,“傅博文,你丫的是神吧”

    “嘟”那边直接挂断了电话。

    这个毫无情趣的男人。

    不过倒是,在她不停的和对方暗暗过招的时候,傅博文一直不动声色,原来是去做这种事情了。

    找到傅氏合作,果然是她最明智的选择。

    嘴角突然一笑。

    所以是魔是佛

    拭目以待。

    ------题外话------

    所以亲们拭目以待,晚上莞莞的聚餐会见到谁呢

    话说,亲们别早早的等宅了,宅以后大概都是晚上更新,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