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章 顾子臣,我应该欢迎你回家嘛?

第六章 顾子臣,我应该欢迎你回家嘛?

作者:恩很宅
    和傅博文一起吃饭的时间特别少。

    傅博文不是一个特别喜欢应酬的男人,他宁愿把大把的时间花在程晚夏身上。

    她记得上次因为傅博文的帮忙,她将环宇纳为己有后,于情于理于公于私的也应该请傅博文吃顿饭,傅博文说等顾子臣回来后一起吃,顾子臣没有回来,所以他们的饭局到现在都没有吃过。

    乔汐莞觉得傅博文这个人脾气怪是怪了点,对她而言总体还是一个好人。

    所以为了不让迎合他,她还特意的回家洗澡换一套稍显隆重的衣服,化了一个精致的淡妆。

    到了晚上7点钟。

    她到了傅博文指定的餐厅。

    两个人都是特别准时的人,所以几乎是同时到达,傅博文西装革履,年近40依然帅得魅力无穷,都说男人40一枝花,估计这支花盛开的时间会尤其的长。

    傅博文见着乔汐莞微点了点头,对于她今晚的刻意装扮没有什么特殊表情,仿若她的女性魅力在傅博文的面前就完全是负数,丝毫不能引起他的关注,两个人话语不多,直接走向指定包房。

    包房中服务员恭候在此,乔汐莞和傅博文进去的时候,其他客人也不在。

    两个人分别选择了餐桌的位置,坐定等待。

    能够让傅博文等待的人其实不多,当然,这些年能够让乔汐莞再起等待的人,只会比傅博文多傅博文一个人。

    安静的空间,乔汐莞忍不住问傅博文,“什么来头”

    “法国跨国企业达索齐集团。”傅博文说,说得云淡风轻。

    “达索齐”乔汐莞沉思,默念这个企业的名字,眼眸一紧,“这个集团旗下不是主要运营酒庄的吗怎么突然转向金融了”

    “据说是新任达索齐集团的继承人不想拘泥于家族事业,想开拓东方金融市场以实现自己的利益价值。然后聘请了一名非常有商业头脑的ceo,将目光首先锁定的是上海和东京。东京这段时间的金融业正在波动,当然没有上海的震荡。上海应该是锁定的第一波。达索齐集团的目的应该是控制上海和东京的整个金融业,成为当地的龙头企业。”

    “胃口倒是不小。”乔汐莞啧啧两声。

    国外企业想要在z国傲立群雄,其实是有些天方夜谭。

    “很显然,这股势力并不弱。至于能够强到什么程度,见了面再说。”傅博文很平静。

    乔汐莞特别喜欢傅博文处事平静的态度。

    就算是天都塌下来了,也能够这般的淡定无恙。

    两个人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这么多年,大概没有谁能够让他们等这么长时间,乔汐莞倒是对达索齐集团的负责人越来越有兴致。

    傅博文也没有任何暴躁及焦虑。

    就这么安静了很久,奢华的包房大门突然被服务员打开。

    乔汐莞和傅博文礼节性的起身,迎接。

    走进来的是一名女人,黄发碧眼,皮肤很白,穿着一件火红色连衣裙,一双足足10厘米的纤细高跟鞋,看上去不过30来岁,脸上带着笑容,看上去非常热情,“让两位久等了。因为临时有些事情耽搁,还望两位不要见谅。”

    说着,便迎了上来。

    意外的是,分明是外国人,中国话却说得异常的标准。

    女人伸手,主动和傅博文相握,“你好傅博文先生,我是爱玛。达索齐。是我爸乔治。达索齐的第二个女儿,主要负责对东方市场的开辟。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达索齐小姐。”傅博文握手,下颚微点。

    “你好,乔汐莞小姐。”女人又伸手对着乔汐莞,“你比我想象中更漂亮。”

    “你也是。”乔汐莞淡笑着。

    三个人这么商业的寒暄一下,各自坐定。

    傅博文招手让服务员上菜。

    “不好意思,傅博文先生,我还有个朋友有些事情还在路上,如果不介意,我想等着他来了再一起用餐。”爱玛说道。

    傅博文给了服务员一个眼神,笑着说道,“当然可以。趁着等你朋友的时候,我们正好可以多聊聊。”

    “傅博文先生想要聊什么”爱玛看上去是一个非常直接的女孩。

    仔细一看,虽然有着外国人很多显性的特征,但正题轮廓还有娇小的身段,应该是遗传了东方人的体质,没有猜错,应该是中西混血。

    混血总是比一般的人更受上帝的恩惠,至少相貌上就不一般的出众。

    “这段时间达索齐集团花大量资金开拓上海金融业,导致上海金融业的震荡不安,不知道贵集团的主要目的在于什么”

    爱玛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犹豫着要不要说出来,她咧嘴一笑,法国人的笑容总是特别的夸张,她说,“我父亲对东方这片沃土一直存在很强烈的欲。望,所以在继承了达索齐集团后,第一件事情就想要开辟东方市场,上海作为东方之都,达索齐集团的第一站锁定在了这里。如果造成了傅先生以及乔小姐的不便,还望多多体谅。”

    “达索齐集团的目的就是来收购上海企业的”

    “我父亲的意思是,想要在国外立足,就得控股几个本地企业。至于控股哪几个企业,我父亲指定了一些,也就是现在上海股市动荡比较厉害的几个企业,我们融入了大量资金和人力,本打算在收购完了之后进行再经营和发展,实在没有想过会影响到您们二位。以至于乔小姐开始出手相助,让我们的收购案出现了一点阻碍。”爱玛将视线放在乔汐莞身上。

    仿若就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并不存在多余的情绪。

    乔汐莞微微一笑,“你们的攻势太强,让人不得不防。我只是作为上海本土企业,想要自保而已。”

    “我们原本没想过收购环宇集团。不过”爱玛嘴角笑了笑,“如果乔小姐愿意将环宇出售给我们达索齐集团,我们也将非常荣幸的以高价进行购买。”

    乔汐莞淡笑了一下,不因为爱玛说的这种天方夜谭的事情而好笑,只是单纯的一个表情而已,“环宇是我一手创下,不准备拍卖。”

    “任何人都不愿意主动将自己正在发展的企业出售给其他任何法人或者集团,所以我们达索齐才选择了比较极端的一种方式。乔小姐,请谨慎考虑。”爱玛一字一句。

    乔汐莞眼眸一紧。

    所以达索齐集团还真的把目光放在了她的身上。

    冷冷一笑,“你用极端的方式,不仅仅只是为了让集团转让而已,你还可以节约你大部分成本。”

    “所以我在提醒乔小姐,在企业还算值价的时候转让给我们达索齐集团,我们将根据市场价格高出百分之0。1进行收购。你将获得一笔不菲的金钱,而我们达索齐集团收购了环宇之后,会融入达索齐集团名下,将利用环宇开辟更有价值东方经济市场。”

    “你想得太远了。”乔汐莞直接说道,“不妨先收购了环宇再畅想未来。”

    爱玛眼眸微紧。

    对于乔汐莞的挑衅的口吻有些不悦,她直白道,“乔汐莞小姐,我们达索齐集团的资产是环宇集团的5倍,我们想要收购区区一个环宇,并不是难题。”

    “所以我让你先收购,试试。”乔汐莞一字一句。

    爱玛脸色不好,表现得非常明显。

    应该是在法国长大,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外国人的礼节,少了中国人的隐忍。

    坐在一边的傅博文不参与女人的争嘴之中,就这么淡淡的看着他们。

    对于爱玛的嚣张,他倒是挺欣赏乔汐莞的直白和果断。

    一度陷入有些尴尬的空间。

    爱玛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拿起电话看着来电,脸色瞬间变得和颜悦色,她连忙接通,“嗨,夏洛克,你到了吗我到门口来接你。”

    挂断电话,爱玛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离开包房。

    乔汐莞看了她一样。

    什么都表现在脸上的女人,还能够这么的在商场上大展拳脚,显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而爱玛做到了,应该说,是爱玛身边那个人帮她做到了。

    所以真正这个时候来的人,才是操作整个市场的oss。

    不禁,乔汐莞也有些兴奋。

    这个oss到底是何方神圣,能够在如此短短时间,做到现在的地步。

    她眼眸微紧,直直的看着房门的方向。

    莫名的那一刻还有些紧张,心跳突然就有些疯狂的跳动了起来。

    总觉得这样的心跳和平常的自己不太一般。

    她也没有多想,眼眸紧盯着门口。

    大概2分钟,门口处传来了爱玛毫不掩饰的说笑声。

    傅博文和乔汐莞均站了起来,作为礼节也应该这么礼貌的去欢迎来宾。

    两个人都挂上了最完美的面具,看着爱玛挽着一个男人的手,喜笑颜开的走了进来。

    走了进来

    世界仿若突然就安静了。

    安静到有些窒息。

    乔汐莞觉得自己那一刻甚至是抽空的。

    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就算是出现了幻觉,她的眼神也直直的,毫不掩饰的看着来人的脸。

    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

    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

    仿若当年第一次推开顾家的卧室大门,第一次见到的这个男人第一次对美貌的一点震撼。

    怎么会是,顾子臣

    这么会是突然死了4年的顾子臣。

    “乔汐莞小姐。”爱玛口吻不好。

    对于她的眼神,她非常不悦。

    乔汐莞仿若没有听到一般,眼眸还在面前这个男人的脸上,她几乎是不能言语,眼眶来不及红润,眼泪就莫名其妙的掉了下来。

    一颗两颗三颗。

    仿若断线的珍珠,不受控制。

    面前的男人看着乔汐莞的模样,眉头皱了一下。

    爱玛更是不爽透两句。

    乔汐莞也很沉默,就这么淡淡然的看着他们两个的亲密。

    傅博文反而觉得自己此刻有些多余,所以也就沉默着,什么话都不说。

    饭席间,爱玛终于忍不住说道,“夏洛克,乔小姐说让我们试试,收购她的企业。”

    乔汐莞听到自己的名字,眼眸动了动。

    夏洛克和爱玛挨得很近。

    乔汐莞的耳边恍惚还想起以前自己信誓旦旦的说着,说除非爱我,不准爱别人。

    说顾子臣你的身体,不能给任何人碰。

    她抬眸直直的看着夏洛克,直白的说,“想要收购,就试试吧。”

    夏洛克眼眸微紧,“其实你可以选择主动放弃股权,需要将你手上所有的股份出售给我们达索齐集团,留一部分,等着分红。”

    “我说顾子臣,你想要收购你就试试,只要你要那个本事儿,全部拿走都行”乔汐莞声音突然有些大。

    夏洛克似乎是有些愣怔,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爱玛似乎也不喜欢乔汐安的嚣张,何况美女看美女,怎么看,怎么刺眼无比。

    “乔小姐,你别逼我们。”

    “我不逼你们,你们就会停手吗”乔汐莞讽刺的一笑。

    爱玛被堵得哑口无言。

    “别说些好像对我很好的话,我从来都不吃那一套。真正对自己好的人”乔汐莞顿了顿,似乎觉得,没什么好多说的。

    她擦了擦嘴唇,从座位上站起来,“失陪一下,我去上个洗手间。”

    说完,转身直接离开。

    所有人吃饭正吃到一半,乔汐莞突然的离席,让气氛似乎更加的紧绷。

    “我朋友今天心情不太好。”傅博文无奈,说道。

    从来没有给任何人打过圆场,却为了乔汐莞这个黄毛丫头破例。

    这一刻甚至是脱口而出。

    “她心情不太好吗没觉得啊”爱玛口吻中满是讽刺,“今天不是新闻上才爆出来她和那谁谁谁,对了秦以扬谈恋爱吗共度良宵,还被记者抓拍到。照片上看上去可是高兴得很。”

    “达索齐小姐,你也是混商场的,商业上偶尔也需要些不是商业元素的商业炒作。否则今天环宇的股市应该如你们所愿的大跌了吧。”傅博文反驳。

    反正对乔汐莞这个黄毛丫头,他也觉得护短到底了。

    终究而言谁遇到今天这种奇葩事儿,谁心情也好不起来。

    乔汐莞的表现反而超出了他的预料。

    爱玛被傅博文的话说得脸色青一块红一块的,这不明摆着讽刺她的无知吗她口气很不好的说着,“就算是为了炒作,做得这么逼真,也难免让人觉得好事发生。况且了,我听说咱们中国人,看似保守,其实开放得很。特别是性开放,不管喜欢不喜欢,随便上床什么的比我们法国人还要疯狂。”

    “这好像和你也没什么关系。”傅博文直言。

    所以傅博文的意思是,就算是如此,和你有关系吗

    爱玛气得牙痒痒的,憋着一肚子恶气。

    身边的夏洛克突然擦了擦嘴角,刚刚傅博文和爱玛之间不友善的交流他当做没有听到,只是淡淡的在爱玛耳边说道,“我去上个洗手间。”

    爱玛转头看着夏洛克离开。

    包房中就剩下爱玛和傅博文,两个人似乎都不愿意再搭理对方,奢华的包房显得尤其的冷清,傅博文也不会觉得不自在,一个人反而悠然自得,倒是爱玛浑身不自在,娇媚的脸上不算的情绪表现的异常明显。

    乔汐莞看着厕所大大镜子中的自己。

    就这么看着自己平静的脸。

    心有时候都痛死了,却还是能够这么的冷漠。

    她恍惚还能够想起从直升机上跳下来的那一刻,顾子臣有幽暗的声音说道,“霍小溪,我爱你。”

    第一次听到他口中说活出来的话,却是最后临别时的“遗言”。

    她深呼吸一口气,默默的压下自己心里的情绪,拿出粉底简单的补妆,走出去。

    门口处,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身材很挺拔,看上去很高,他微靠在墙壁上,零落的刘海自然垂下,看着她出来,眼眸抬了抬。

    顾子臣的额头长得很好,在s特国的时候他将头发往上梳,然后定型,看上去帅得很有魅力。

    尽管,现在看上去很不差。

    顾子臣其实不太爱搭理的发型。

    乔汐莞看了他一眼,转身蓦然的离开。

    “乔汐莞。”顾子臣叫她。

    乔汐莞脚步停了停。

    她承认此刻心跳有些加速。

    这样熟悉的口吻,让她有些臆想。

    她转身,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的眼眸一直放在她的身上,“你真的认识我”

    乔汐莞眼眸一抬,“那你还记得我吗”

    “我不记得。”

    不记得。

    不记得,就算了。

    乔汐莞转身离开。

    顾子臣看着她的背影,抿了抿唇,似乎是想要喊她,又蓦然的什么都没说。

    乔汐莞走出去几步,突然转身回来,大步走向还站在原地的顾子臣,脚踮起,双手勾着他的脖子,一个吻火辣辣的印在他的唇瓣上。

    顾子臣整个人愣住了,他直直的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看着她近距离的脸,感受着她唇瓣间传来的热度,似乎还有种莫名的好熟悉感,而就在自己发怔的一瞬间,唇瓣上传来了湿润的触感,她的小舌头舔舐着他的嘴角,正欲滑进他的嘴里

    刚起。

    乔汐莞被面前的人猛地推开。

    推开的力度很大,大到她甚至往后退了两步才稳定自己身体。

    顾子臣用手擦着他的嘴唇,似乎是对这样的触碰如是的厌烦,脸色也瞬间难看到不行。

    “觉得很恶心吗”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脸色依然不好,没有再擦拭嘴角,只是这么狠狠的瞪着她。

    “我以为你或许会想起什么我以为就算是忘记了全世界,也应该会记得我。看来,我是把自己想象得太重要了。顾子臣,你记住了,在你没有想起我之前,别问我,你是谁”乔汐莞冷冷的声音,字字句句。

    她以为,她把顾子臣放在了生命重要的位置,顾子臣也应该如此。

    她总是以她的标准来衡量别人。

    总是自以为是。

    她走了,这次真的走了。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身影,看着她离开的时候脸上浮现的讽刺,以及那一瞬间毫不掩饰的伤痛,心会莫名其妙的被拉扯着,难受。

    他捂着自己的心口。

    曾经的事情记得不多。

    自己从哪里来,自己将会去哪里

    他对自己的一切都很茫然。

    他只听爱玛说她在s特国的沙漠旅游的时救起他,当时的他全身是伤,周围有一架破烂的直升飞机,他应该是从直升飞机上面掉下来的,周围没有一个熟悉的人,他身份证的名字叫做本。布鲁克,法国人。他身上的通讯设备全部跟着飞机一起被摔毁,而他被艾玛带回发过后,整整在爱玛的私人医院躺了半年才勉强可以下地。

    被爱玛救起醒来后,他忘记了曾经所有的事情,医生说他脑子里面有一块被压迫着神经的淤血可能中断了他一些曾经的记忆。

    艾玛通过关系查到了他的身份信息。确有本。布鲁克这个人,而这个人不是自己,爱玛说,他的身份证是假的,所以他不能帮他找到他的家人。

    当时的自己脑海一片空白。

    陌生的环境,过去的未知,让他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口的恐慌。

    爱玛说,如果不嫌弃,就留下来陪她。

    在他们这个家族里面,没有什么真正的朋友,也没有什么真正的亲人。

    所以,他们都是孤独的人,应该成为最好的朋友,最好的亲人。

    他答应了。

    人生在一个毫无方向的时候,有人给了你一条选择的路,你就会顺着那条路走下去。

    这四年,他陪着爱玛。

    爱玛给他取了名字。

    当时的爱玛喜欢一部英剧叫做福尔摩斯,所以她给他取了里面主人翁的名字。叫做夏洛克。夏洛克。达索齐。他介绍自己的时候不喜欢加上姓,姓是天生的,名才是自己的。

    他不愿意背上一个不明不白的姓。

    半年后,身体渐渐好转。

    他说他想去外面走走。

    爱玛陪着他一起。

    他去的第一个地方就是s特国。

    他看到s特国街道,吃着s特国的食物,感受着s特国的风土人情,他发现,他对这个国家不熟悉,他应该不是s特国的人。

    何况,他的长相也不像。

    然后,他离开了s特国,排斥了这个国家和自己的关系。

    接着,他去了日本、去了韩国、去了泰国,去了柬埔寨,还去了很多亚洲国家,也到过中国他去了他会的语言中的各个国家。

    不知道哪里属于自己。

    找不到熟悉的感觉。

    能够到的城市,也只是那个国家的首都而已。

    世界那么大,他想,他应该会淹没在了人群中,他找不到回家的路。

    认清这一点后,他开始安稳下来。

    爱玛经常被自己家族的其他成员欺负,只因为她对他们家族经营的商业一窍不通,她被她的兄弟姐妹说排斥,尽管她父亲给了她用不完的财富,她也感觉不到一点点快乐。

    他当时觉得,既然自己答应了当爱玛的朋友和亲人,也应该做出一些朋友或者亲人理所当然给予的帮助。

    所以他帮爱玛投资产业,将爱玛手上的闲钱拿来做投资,半年时间,效益翻倍。

    达索齐家族的人开始对爱玛另眼相看,爱玛的父亲甚至亲自到爱玛的别墅来见她,爱玛觉得自己那一刻,获得了莫大的光荣。也就在同时,她把他骄傲的介绍给了他的父亲乔治。达索齐。乔治对他非常欣赏,仅仅简短的交谈后,就聘请他来当达索齐集团对外开发执行公司的ceo。

    他其实不想要搀和其中,他发现自己对这些其实兴趣不大,即使很有天赋。

    面对着爱玛的眼神,他最终还是答应了。

    他受伤后,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爱玛,她脸上带着期望和欣喜,从那一刻开始,他就认定了这个女人。

    不一定会有爱情的懵懂,至少可以成为家人。

    在接受达索齐家族对外开发执行公司以来,达索齐家族的产业开始不停地扩展,在法国已经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风波。

    乔治似乎不想要拘泥于欧洲国家,开始将目标锁定在亚洲。

    亚洲作为金融业最发达的两个城市上海和东京,自然就成了乔治想要立足的地方。

    乔治的野心很大。

    他想要打通亚洲市场,将达索齐集团名下最有市场价值的酒庄产业引进并发展至其他亚洲国家,进行全世界大量销售,意图垄断亚洲红酒产业。而上海和东京成为他锁定的门户通道,想要真正将通道开放,就需要拥有上海和东京两座城市的知名企业以打响他的名声。

    收购几家知名上市公司就是现在达索齐家族企业的第一步。

    上海目前这几个企业的股市动荡,就是乔治花费大量资金对上海金融业进行控股的体现,一切手段都是由他在做。他做事情从来不喜欢拖拉,那会让他觉得是在浪费时间。而他觉得自己没那么多时间可以去浪费。所以一切都,干净利索,一阵见血。

    他其实原本没想过来上海,意图去东京,只因为无意在网上看到上海这座城市的景色,有些莫名的情绪微动,便决定先到上海。

    在上海呆了半个多月。一切几乎已经尘埃落定,他准备去东京时,却因为环宇集团突然出手让他停了下来。

    环宇不在他的目标范围内。

    在来上海执行收购计划之前,就提前做过分析,环宇不是一个可以在短时间内拿下的集团,并不在考虑范围内,而突然接受到这样的挑衅,他不得不说,他并不是一个愿意服输的人。

    不需要对乔治汇报,他可以独立操作任何集团的收购。

    乔治给了他绝对的权利,连爱玛都不及。

    他开始对环宇进行资金控股,通过股市的波动让环宇面临危机,从而进行股份收购。环宇这段时间在上海的风头正茂,拿下环宇对达索齐集团的计划更加有利。

    他没想到,环宇会这么完美的向他反击。

    原本应该跌落的股份,却在一瞬间功夫完全逆转,趋势一发不可收拾。

    他看了今天的上海的头版头条。

    靠绯闻炒作,未尝不是一件商业手段,尽管他觉得自己应该永远都不会使用这种方式,不用,不代表不认可。

    他仔仔细细的看了看新闻的内容。

    这个女人

    这个有些眼熟的女人。

    他心里面有些莫名的情绪,说不出来什么情绪。

    不过还好,他不知道曾经的自己是做什么的,好像无所不能,而最大的能耐应该就是习惯隐忍,所以那一刻看着那个女人和另外一个男人接吻的时候,也只是心里面颤动了一下,没有让人到不可以接受的地步。

    反而是,那一瞬间的刺激不太强烈,后面会莫名的一直想起,然后不爽就会慢慢加深。

    慢慢沉淀。

    今天上午,爱玛给他电话说,傅氏集团傅博文邀请吃饭,问要不要应邀

    当然要。

    能够在这么短时间查出他们来历的人,本来就是不能忽视的人,更何况听说环宇集团乔汐莞也要参加。

    这个女人,他有点兴趣。

    他现在几乎对任何事物,对任何人没什么感觉了,很多时候做的很多事情,都似乎只是因为活在这个世界上,应该去做点什么,而不是主动想要做点什么。

    第一次和这个女人见面。

    她眼泪疯了一般得往下掉。

    她说,“顾子臣,我是不是应该欢迎你回家”

    “回家”两个字,真的刺痛了他的心。

    他在控制自己的情绪,不停的控制,所以他脸上表现出来的是冷漠,一本一眼的冷漠。他似乎不太喜欢在任何人面前表露自己的感情,他恍惚有些猜到曾经自己的职业是什么。

    而那个女人,从最开始的情绪崩溃,到后面的平静,花了不到5分钟时间。

    5分钟后,那个女人对他表现出了惊人的冷漠。

    冷漠得让他有些不是滋味。

    如果真的是很重要的人,应该不会决然到如此

    何况。

    他其实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就知道,他或许和这个女人曾经真的有过纠缠不清。

    但

    他不得不去承认,今天早上爆出来的新闻让他对这个女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压抑和憋屈,他不准备在这个女人身上吃瘪。

    如果曾经有过关系,现在的她,也已经有了其他的归宿。

    哪怕是为了炒作,但至少已经对他不再忠诚。

    所以,他对她,选择了拒绝。

    4年会改变很多东西,他不记得,并不代表就不会发生。

    他从2年后,就不再刻意的去寻找自己的过去,或许能够存在在别人脑海中的他,现在就都已经成为了过去。

    他不想要执念太深。

    吃饭的过程中,那个女人的眼神偶尔会飘在他的身上。

    爱玛和她的几句不如意,她离开了包房。

    而他跟着出来。

    尽管不再刻意的追求自己的过去,尽管自己或许成为了别人脑海中的过去,但终究而言,人都有求知,只会是强度深浅而已。他当时那一秒的隐忍只是不愿意当众表露自己的情绪,现在摆在眼前的机会,他不觉得该去放弃。

    所以他跟着出来,站在厕所的门口等她。

    等了至少10分钟。

    他不知道这个女人在厕所里面做什么,亦或者,也会隐忍着,像第一眼看到他那样,在默默哭泣。

    而当他真的看到那个女人从厕所出来时,他才知道,自己真的想多了。

    这个女人的脸色依然,就算是伪装,也看不出来她的一点点脆弱。

    她冷漠的走过他的身边。

    本能的那一秒想要抓住她。

    他脱口而出的叫了她的名字。

    一点都不拗口,叫得很顺畅。

    所以他们果真是认识的,以前就认识。

    他问她,她的回答却是,在没有想起她之前,不要问她,他是谁

    这个固执而骄傲的女人。

    他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唇瓣上似乎还有被她狠狠吻过的痕迹。

    这4年来,他没有和任何女人发生过任何关系。

    爱玛从最开始对他的单纯也渐渐地变得心思复杂,有一次大胆的对他进行了引诱,他拒绝了。

    他其实可以选择一个自己的人生。

    选择重新过自己的生活。

    因为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找到他的过去,毕竟,他真的开始随遇而安。

    可真正面对爱玛妖娆身体的那一刻,他就是本能的拒绝了。

    脑海里面总有一个阴影,总是觉得,也或许还会有人等着他,也或许他真的做了什么,总会有一个人伤心,他似乎是不想要看到那个记不起相貌的女人,哭泣的脸。

    爱玛那次哭得很厉害,后来也就再也没有做任何出格的事情。

    虽然平时看上去,两个人很亲昵。

    他眼眸微转,从回忆中回神。

    他抬起脚步,回到包房。

    包房中,只有爱玛一个人。

    爱玛看着他,亲昵的拉着他的手臂,愤愤不平的说道,“夏洛克,那两个不懂礼貌的中国人,已经离开了。”

    所以乔汐莞是走了。

    走得这么洒脱。

    如果真的曾经相爱,会这么洒脱吗

    只是“爱”

    他喉咙微动。

    这个字,真的在自己身上发生过吗

    “夏洛克,我讨厌透了乔汐莞,讨厌透了那个女人,我想要收购环宇,无论如何,你要帮我把环宇收购了,我想要看到乔汐莞那女人悔不当初的样子,她想要看到她难受”爱玛一向野蛮,在这个地方吃瘪,心里应该是不痛快到了极点,“我要让乔汐莞知道,惹了我就是没有什么好下场”

    他转头看着艾玛。

    他说,“好,我尽力。”

    ------题外话------

    达拉达拉。

    想不想要看到顾子臣和乔汐莞在商场上针锋相对的样子。

    反正小宅很兴奋。

    默默的遁走。

    小宅以后更新时间都改在晚上了,深鞠躬。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