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七章 如今,大概是动心了。

第七章 如今,大概是动心了。

作者:恩很宅
    璀璨的上海夜晚。& {}.{}{}.{}

    黑色轿车在川流不息的街道上不停穿梭。

    乔汐莞坐在小车内,看着流利的夜景。

    上完洗手间回到包房后,她傅博文说,她要离开了。

    达不成协议,还不如走了的好。

    傅博文甚至没有多问一句,跟着她一起离开。

    这个男人有时候比她预想中的还要贴心。

    是真的很贴心,尽管说出来,或许没人相信。

    有时候她恍惚觉得,傅博文就把她当成了小孩子,一天就喜欢闯祸,而他负责帮她清理烂摊子。

    他们一起离开的时候,傅博文这个冷血的男人还破天荒的第一次问她,要不要送她回去

    她摇头。

    不用了,她还能接受。

    接受顾子臣忘记了她的一切。

    其实多半还是觉得讽刺的。在自己心心念念一直想疯了的男人,原本以为死了的男人,突然死而复活的出现在自己面前,突然死而复活又告诉自己,我不记得你。

    不记得你。

    真的是很残忍的一句话。

    她眼眸微动,看着来电显示,接通,“贝坤。”

    “女神,我查到那辆黑色a8轿车上的人了。”姚贝坤说。

    乔汐莞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那天送你回去看到的那辆轿车,我让阿彪帮我跟了一段时间,然后我发现了顾子臣。顾子臣没有死,他回到上海了。”姚贝坤一字一句。

    “嗯,我知道。”口吻,很平淡。

    “你见到他了”那边诧异。

    “见到了。”乔汐莞说,“今天晚上,但并不是一段很好的经历。”

    “怎么了”姚贝坤询问。

    “我不想多说。”

    “如果有需要我的地方,给我打电话。”姚贝坤平时看上去吊儿郎当,其实是绝对不会掉链子的人。

    “嗯。”乔汐莞应了一声,“挂了。”

    “拜。”

    “拜拜。”

    挂断电话,眼神淡淡的看着窗外。

    车子一路到达别墅。

    乔汐莞下车,回去。

    别墅中此刻已经安静。

    其实不算太晚,不过因为不是周末,念念和明路会睡得比较早。

    她习惯了晚归,也就习惯了轻手轻脚。

    轻手轻脚的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大床上一动不动。

    她看着天花板。

    昨天晚上躺在这张床上的时候脑海里面还是顾子臣已经死了的信息。

    今天晚上,脑海里面全部都是顾子臣那张冷漠的脸,那张让她真的很想撕烂的脸。

    她闭上眼睛,让自己的心情渐渐地得到平复。

    这一辈子,活得真的不是特别长,但却经历了平常人一辈子都不可能经历到的生死离别,腥风血雨。

    她真的不知道是上帝的故意安排,还算是对她的特别厚待

    大概,她上辈子做多了,人神共愤天地不容的事情。

    翌日一早。

    乔汐莞起床,洗漱完毕,下楼。

    昨晚失眠了,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眼睛下面一团青影。

    饭厅中,念念和明路在吃早饭。

    她犹豫了一秒,走了过去。

    明路看着她,恭敬的叫着,“妈妈早。”

    念念腮帮子里面还有早餐,口齿不清的也叫着她,“妈妈。”

    乔汐莞摸了摸两个孩子的头,坐在他们对面。

    刘妈一直在忙着照顾念念吃早饭。

    念念吃东西总是不太有规矩,一方面因为自己的手不太好用,另外一方面也是她那天生有些不拘小节的性格,大概就跟她小的时候一样。

    刘妈帮乔汐莞准备了一份早餐。

    乔汐莞安静的陪着两个孩子用餐。

    4年来的很多个清晨,他们都是这般的坐在一起吃饭,少了父亲的角色,也可以这般的无忧无虑。

    她眼眸微动,突然对着顾明路说道,“小猴子,你爸爸回来了。”

    “啊”小猴子老成的脸上突然有些激动,那一刻应该是没有反应过来,忍不住再次问道,“你说的是我爸爸回来了就是很高很高的那个爸爸。”

    乔汐莞点头,“嗯。”

    “他回来了为什么不回家”顾明路似乎很不明白。

    “他说他记不得我们了。”

    “什么意思啊”顾明路被自己搞晕了。

    “很多大人的事情你可以不用去深想,我就是告诉你一声,你爸爸回来了,至于他要不要回到这个家,那是他自己的事情。我告诉你的,就是一个事实而已。”乔汐莞说。

    “哦。”顾明路点头,喃喃说道,“其实我很想爸爸的。”

    “我知道。”

    所以才告诉你。

    “妈妈,你说的粑粑,也是我粑粑吗”念念似乎是大口努力咽下了最里面的吐司,好奇的问道。

    “嗯。”乔汐莞点头。

    “我有粑粑吗”

    “”乔汐莞看着顾明念闪烁着的大眼睛。

    “我粑粑帅吗”念念天真的问道,“妈妈,我粑粑帅吗”

    “如果不帅怎么办”

    “不帅我就不要了,我要最帅的粑粑。”顾明念一脸执着。

    “那就不要了吧。”乔汐莞淡淡一笑,“咱们家没有谁也能这么活着。”

    “哦。”顾明念似懂非懂的点头,眨巴着眼睛,“可是我还是想要一个最帅的粑粑。”

    “”

    乔汐莞觉得小孩子的世界她是搞不懂的。

    所以她快速的解决完早餐,“我去上班了,你们两个小鬼,吃完了就乖乖去上学,别迟到了。”

    “妈妈再见。”

    乔汐莞微点头,转身离开。

    最帅的粑粑

    这个时候上,原本就没有“最”这个词语。

    比如最重要的人,比如最爱的人

    只是相对论而已。

    当那个相对的条件变了,什么“最”都会变成虚无。

    乔汐莞坐车直接到达环宇大厦。

    她半靠在椅子上,等着股市开盘。

    今天的股市会怎样,她其实也很好奇。

    上午9点半。

    股市一片飘绿。

    所以顾子臣在短短时间还没有能力让她倾家荡产。

    她拿起电话,“ilk,让yoyo上来一下。”

    “是。”

    挂断电话。

    2分钟后,yoyo出现在她面前。

    在这段时间内,她忙着帮她儿子收购秦氏集团,而yoyo忙着组建她自己的一支品牌设计团队,一切看上去似乎都游刃有余。

    “乔总,找我什么事儿”

    “t台秀,什么时候能够出炉”

    “月底前应该可以做一场,现在我的队伍已经聚齐,本来默契度就非常的高。乔总的理念我也已经给我的团队传达,明天会有品牌的设计初稿出来,如果理念达到共识,设计t台服装,只需要花简短的时间即可。”yoyo一字一句。

    “尽快准备,我现在极大的需要曝光我的知名度。”乔汐莞说。

    不想要用媒体来炒作自己,可有些时候也不得不用其极。

    “是。”

    “没什么事儿,你先出去。”

    “乔总,我打听点私事。”

    “你说。”乔汐莞看着她。

    “你和我儿子”

    “逢场作戏而已。”乔汐莞直接回答,“八卦新闻上说的一切都是假的。所谓的共度良宵,只不过是在一个房间分床睡了一晚而已,所以别让我对你儿子负责,我不会。”

    “”yoyo看着乔汐莞认真的表情,笑了笑,“我只是随口问问而已。”

    乔汐莞看着她。

    “看来你今天心情并不太好。”yoyo说着,恭敬道,“不打扰乔总您了,我出去做事了。”

    “嗯。”

    yoyo离开,偌大的办公室里面就显得空旷了很多。

    乔汐莞起身走向大大的落地窗前。

    仿若每次有些不太如意的事情时,都喜欢这么的去看看窗外的景色,看看楼下那如蚂蚁一般忙碌的人群,心情或许会因为别人的痛苦而稍微好过一点。

    她沉默着一直站在那里。

    外面的天色正好,上海的天空很久没有这么晴朗过了。

    她转身,看着办公桌上突然亮起的手机屏幕。

    她走过去,拿起,“喂。”

    “莞,晚上一起吃饭。”那边传来秦以扬高昂的声音,似乎是什么事情特别的开心。

    “我没空。”乔汐莞直接拒绝。

    “亲爱的,别这样。我们昨天才如胶似漆,今天不能对我这么冷漠。”

    “秦以扬”乔汐莞口吻不好。

    “别发脾气,我是觉得既然咱们都坐在了同一条船上,就应该互相体谅不是昨天我帮了你,今天你帮我一下如何”

    “什么事儿”

    “你就别问了,昨天我不也是你一句话就屁颠屁颠来了吗乖,5点半我到环宇楼下等你,啵”说完,那边还发出一声非常响亮的亲吻声。

    乔汐莞有些厌恶的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沉默了半响。

    或许这段时间真的压抑得太久,久到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放松自己的情绪

    下班。

    乔汐莞走在环宇底楼的大厅。

    来来往往的人走过,都忍不住顿足。

    骚包的秦以扬开着那辆骚包的红色法拉利,法拉利里面装满了骚包的红色玫瑰。

    乔汐莞就很想问秦以扬,麻痹的不这么骚包不行吗

    她顿了顿脚步,环宇的员工无不对着她意味深长的笑,活跃点还会上前主动招呼着她。

    她这段时间是不是太和蔼可亲了

    秦以扬靠在敞篷跑车上,远远看着乔汐莞出来,就像是瞬间打了鸡血一般的,整个人一下子立正,非常臭美的摸了摸理了理自己的头发,笑的一脸花痴。

    乔汐莞真的很想装作不认识,不认识的默默走过。

    “莞。”秦以扬兴奋的叫着她。

    乔汐莞顿足在他面前。

    “喜欢吗”秦以扬指了指他敞篷里面的红色玫瑰,一脸得意。

    “不喜欢。”

    “”秦以扬摸了摸鼻子,不爽道,“别这么直白的打击我行吗莞。我也会伤心的。”

    “那你哭给我看看。”乔汐莞一本正经。

    “我我们还是上车吧。”秦以扬殷勤的为她拉开车门。

    乔汐莞上车。

    秦以扬心情很好的开着法拉利一跃而出。

    秋天的风挺温顺,吹拂在身上不太冷,也不太热。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

    秦以扬一路绅士,看上去今晚特别的兴奋。

    两个人坐在一家奢华的西餐厅,对你而坐。

    秦以扬是一个特别能够讨女人喜欢的男人,有钱长得帅还会说,每次和他出门,他都会把你当女王般的爱戴,有时候也恍惚会觉得,跟着这个男人在一起,一点都不会觉得累。

    两个人分别点了餐。

    乔汐莞看着面前满脸笑意的秦以扬,“别告诉我你今天生日,我没有准备生日礼物。”

    “最好的生日礼物就是你,所以把你自己送给我吧”秦以扬一脸认真。

    乔汐莞翻白眼。

    秦以扬笑的很开怀,“骗你的,我的生日还早着。我这个人一向最喜欢提前很久给别人说生日了,所以点都不要有负担。”

    “谁说有负担了。生日每年都会有,也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乔汐莞淡淡的说着。

    “那倒是,只不过就是为了找一个借口疯狂而已。”秦以扬总是喜欢无理由的顺从乔汐莞。

    “今晚和我一起吃饭,到底什么事儿”乔汐莞扬眉。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秦以扬故作神秘。

    “我不喜欢惊喜。对我而言,惊喜就和惊讶一样的定义。”乔汐莞直白无比。

    “亲爱的,别这么的总是把幸福拒之门外”秦以扬伸手,一副温柔似水的模样,连动作都显得很暧昧。

    乔汐莞眼眸一紧,看着秦以扬的手覆在她的手背上,正欲开口。

    “嗨,乔汐莞小姐。”头着就拿起和那个男人豪饮了起来。

    房间中其他男人也都围了过来,不停地和秦以扬喝着。

    刚开始喝一杯。

    后来说,秦以扬是两个人,得喝两杯。

    这么多人全部攻击秦以扬一个人,秦以扬再好的酒量,也都招架不住,没几下就跑去厕所,吐得昏天暗地。

    乔汐莞皱了皱眉头,她实在不能理解“年轻人”的生活方式。

    “乔小姐。”身边,有人叫她。

    她回头,看着陌生的男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以扬的朋友,我叫章峰,和以扬是大学同学。”章峰笑得很友好。

    “你好。”乔汐莞回以礼节。

    “我们几个朋友很早之前就知道你了,大家都说你是冰山美人,堪称商业女王,倒是没有想到以扬这么有能耐,真的把你追上了。”章峰继续说道,脸上依然带着友好的笑容,口吻却越听越有深意。

    乔汐莞早就习惯了这些人话中有话,所以她笑的很单纯的,等待这个人的继续。

    “当初大家拿你打赌,说要是谁真的把你追上了,能够带到这个房间来,就算那个人赢了。当时以扬下了大赌注,他说他一定会把你带来。”章峰说,脸上带笑,口吻越来越故意,“早知道你这么好追,我也应该试试,可惜了我那么大笔银子。”

    原来。

    是赌注。

    她就说秦二少爷哪里会这么爱面子。

    “啊,你千万不要给以扬说,我和他是好朋友,免得大家引起了矛盾。我就是好心提醒你一下,以扬很花心的,玩过的女人很多,对你也是一时兴起而已。”章峰显得非常好心。

    “是吗”乔汐莞扬眉问道。

    “是啊,以扬以前带来我们认识的女人,胖的瘦的高的矮的层出不穷,他追女人真的很有一手。”

    “我只是在问你,你确定以扬对我只是一时兴起”

    章峰一愣,遂说道,“我们这帮朋友,没有谁愿意这么早成家的,何况你还是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虽然你工作能力很强,终究是不太好的身份,我们想要的妻子还是要干干净净,秀外慧中”

    “你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可以找一个干干净净秀外慧中的女人”乔汐莞的口吻有些讽刺。

    章峰脸色微变,“我为什么不能”

    乔汐莞轻蔑的一笑,“除非眼瞎了才找你。”

    “乔汐莞”

    “你很有钱吗”乔汐莞问他。

    “我难道很穷”

    “对我而言,你就是难民。”乔汐莞一字一句。

    “乔汐莞”

    “还有,你觉得自己很帅是不是把头发染得你妈都不认识了,你还自以为很迷人”乔汐莞看着他,满脸讽刺,“我实在看不到你身上的半点优点,你怎么就会有这么强烈的自信你真的以为你有点臭钱,就那么的高高在上了别说你来追我,给十个你,你也追不上我,我只会觉得你的恶心增加了十倍而已”

    “妈的,臭婊子”章峰被乔汐莞气得爆粗口,手一扬。

    “你确定你要下手”乔汐莞一动不动,就这么冷漠的看着他。

    章峰的手被气得发抖,一直发抖,也不知道为何,在这一刻终究怎么都打不下去。

    其他人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连忙转头看过来。

    酒肉朋友,就终究只是酒肉朋友。

    大多人的眼神,看的还是笑话。

    章峰感觉到身边人的目光,有些拉不下面子,手掌往下,在还未靠近乔汐莞脸颊的时候,突然被一个蛮力猛地推开。

    一个不稳,身体往后一仰,将茶几上的玻璃全部推倒在了地上,章峰这么被撞在茶几上,痛得呲牙咧嘴。

    他站起来,狠狠的看着从厕所出来,薰红了眼眶的秦以扬。

    “你他妈疯了吗秦以扬,一个婊子而已”章峰怒吼。

    “你他妈的才是婊子卧槽”说着,秦以扬就冲了上去,和章峰给扭打了起来。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面前两个人打的毫无形象,毫无章法。

    她突然想起那段时间跟着顾子臣去s特国的时候,顾子臣及他的同伴出手,一招一式,分明才是真正打架该有的气场。

    这么扭打着像麻花一样的两个人

    她实在不觉得有什么好看的。

    她站起来,往门外走去。

    其他人的视线还放在面前两个人的身上,应该是打了一会儿,终于有人把他们拉开了,拉开后,两个人还用脚狠狠的想要踹对方,看上去就跟小孩子扮家家酒一样。

    “乔汐莞,你等等我。”秦以扬看着乔汐莞要离开的身影,忙的叫住她。

    乔汐莞停顿了一下。

    秦以扬推开拉着自己的两个人,一瘸一拐的走向乔汐莞,“我们走。”

    乔汐莞回头看了眼章峰,看着那个男人口里面一直不停的在爆粗口。

    “章峰是吧”乔汐莞突然问道。

    章峰看着他,“就是大爷我。”

    “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看不起女人对吧”乔汐莞狠狠的问道。

    章峰脸色很难看的看着她。

    “想要你家破产,我只需要一个月,你信吗”乔汐莞一字一句。

    章峰整个人一愣,“你别吓唬我,我不吃这一套。”

    “不信我们走着瞧。”乔汐莞冷笑着,“对了,就是告诉你一声,秦氏连一个月也没有坚持到。”

    说完,非常潇洒的离开。

    章峰突然惊住。

    其他人也因为乔汐莞的话而感到震撼。

    秦以扬跟着乔汐莞离开的时候,回头说了一声,“坚持了18天。”

    秦氏只坚持了18天。

    虽然没有宣布破产,不过大家都知道,秦氏完蛋了。

    章峰彻底的傻了。

    其他人也有些悻悻的不做声,还好没有去出这个风头,还好不是自己去招惹了这个女人

    乔汐莞脚步很快。

    秦以扬大步追上她。

    乔汐莞的脚步突然停了停。

    秦以扬差点就撞上她。

    乔汐莞拿出自己的手机,“贝坤。”

    “女神。”

    “银座666房间,有个叫做章峰的男人,一个月时间,别让他出门污染上海的空气。”

    “好。”

    乔汐莞挂断电话。

    秦以扬摸了摸鼻子,这个女人还真是有仇必报。

    虽然不知道她给谁打的电话,但总觉得浩瀚之巅这个地盘,和她关系匪浅,刚刚走进这个地方的时候,就感觉到服务员或者其他黑色西装对她不一般的恭敬。

    神一般的女人,就是这么的让人欲罢不能。

    乔汐莞起身准备再次往前走的时候,突然转身。

    秦以扬怔怔的看着她,“莞,我已经这样了,别让我一个月不出门污染空气,我发誓,我尽量少呼吸”

    乔汐莞翻白眼。

    她拉着他的手臂,直接带着他往一边走去。

    脚步停在公共洗手间。

    洗手间光线特别亮,秦以扬那伤痕累累的脸颊就这么暴露在她眼前。

    “疼吗”乔汐莞问道。

    “你在关心我吗”

    乔汐莞笑了一下。

    为了保护自己而出手的男人,她也没冷血到那个地步。

    她扯了一张高级餐巾纸,用水打湿,踮着脚帮他清理伤口。

    秦以扬有些受宠若惊。

    他怔怔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近距离的脸,“莞,我能说我现在心跳已经快到,不能呼吸了吗”

    “我不是你打赌得来的战利品”乔汐莞眉头一扬。

    “章峰说的”秦以扬低骂道,“刚刚为什么没打死那货傻逼。”

    “你打死了,现在就该坐牢了。”

    “莞,你听我解释,当初大家是拿你打赌了,但是我追你是真的发自真心的,你相信我。”秦以扬着急的说道,脸上焦急无比,“我真想掰开我的心脏让你看看”

    “我怕看了做噩梦。”乔汐莞表现得很淡泊,口吻依然,“不管你对我如何,秦以扬,我们之间都不可能。别对我用心思,能够这么逢场作戏,大家就逢场作戏。如果累了,就各自离开,各自安好。”

    “莞,为什么总是要拒绝我”秦以扬也突然认真的很多。

    明亮的灯光下,两个人暧昧的距离,男人很认真,女人在沉思。

    为什么要拒绝

    答应就在嘴边,那一刻却不想说出来。

    她眼眸微动。

    突然出现在自己眼眸下的男人

    这真的是,缘分嘛

    还是孽缘。

    整整4年时间没有见到过这个男人。

    突然那一天见到了,三个小时内就见了二次。

    这到底是老天在和她一直开玩笑吗,还是一直开玩笑吗,还是在一直开玩笑

    “很巧啊”秦以扬突然对从厕所里面出来的顾子臣打招呼。

    是真的很巧。

    人的缘分,有时候就是这么的妙不可言。

    顾子臣微点头,连回都没有回答他一声。

    他直接走向洗漱台,在他们旁边的位置,将手放在水龙头下。

    水龙头响起哗啦啦的声音。

    顾子臣清洗着自己修长的手指,清洗完了之后,抽出一张餐巾纸,一点一点仔仔细细的擦干净手上的水渍,将用过的餐巾纸扔进垃圾桶内,转身离开。

    整个过程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多余的眼神。

    仿若面前的两个人,就是两个,陌生人。

    陌生到,根本不值得去搭理。

    “这也太冷漠了吧。”秦以扬不爽的看着他修长的背影,走得那么理所当然。刚刚这个男人是把他们当成了空气吗

    肯定当成了空气

    乔汐莞微拉开了点和秦以扬的距离,将手上的为秦以扬擦过的餐巾纸扔进了垃圾桶,洗了洗手。

    秦以扬似乎还一直看着顾子臣离开的方向,嘀咕着,“你说这种性格的男人,要是哪个女人和他一起生活,不被憋屈死”

    乔汐莞清洗手指的动作顿了顿,笑了笑。

    是啊,就是差点憋屈死了。

    “莞。”秦以扬收回视线,看着她。

    乔汐莞淡淡的应了一声。

    “莞,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你为什么一直要拒绝我,我到底哪里不好我愿意为你改变一切的,你相信我。”秦以扬似乎突然又想了起来,认真地看着她,认真的问道。

    “那就重新投胎吧。”乔汐莞口吻淡淡。

    “”秦以扬每次都觉得,自己原本是一个很会说话的人

    但每次在乔汐莞的面前,几乎就变成了,哑口无言。

    这个女人说话不这么打击人要死嘛

    要死吗

    “秦以扬。”乔汐莞转头看着他。

    “有”秦以扬立正,一脸严肃。

    “我的故事我不想给任何人解释,我会觉得很累。如果真的想要了解我,就自己多花点心思,或许你了解得更多了,就不会一味的想要和我在一起了。”

    “为什么”

    “我说了,我不喜欢做任何解释。”乔汐莞说完,转身就走。

    秦以扬看着这个女人的身影。

    他确实没有很好的了解过这个女人的私生活,他只知道她的商业能力很强,而他最初看到的,也仅仅只是她这方面的才华。

    如今。

    如今,大概是真的动心了。

    ------题外话------

    小宅这段时间压力大。

    很多压力,不只是亲们给与的压力,还有自己对自己的质疑。

    小宅不多说,喜欢的亲们继续往下,跟着小宅一起去完成这个故事。

    不喜欢的亲们,不用刻意留言,刻意离开的。

    另外,盗版读者,如果没有花钱看,也不说你没有只给评价这本书,但至少,请不要给作者太多负面情绪。

    谢谢合作。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