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八章 我的失忆就是罪不可赦吗?!

第八章 我的失忆就是罪不可赦吗?!

作者:恩很宅
    纸醉金迷的浩瀚之巅。本文由 。l。 首发

    乔汐莞在离开的那一刻,突然有转身走向了另外一边。

    秦以扬跟在她后面。

    乔汐莞摆了摆手,“你先回去。”

    秦以扬就看着乔汐莞直接走向了浩瀚之巅最里面的那个禁区走廊。

    她走得很坦然,一排排黑色西装对她恭敬无比。

    秦以扬很想要追上去,后来想想自己估计还未走近或许就会一个月不能出门呼吸上海的新鲜空气,也就悻悻然的自己离开了,何况一身真的有点痛,刚刚打完架,难得早点回去好好休息。

    乔汐莞推开姚贝坤的包房。

    包房中灯光有些黑暗,乔汐莞只感觉到里面有些细微的动静,传来暧昧的声音。

    她推开房门的举动,成功让里面的人愣怔了一秒。

    乔汐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沙发上两个交织的身影。

    沙发上两个人也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好半响。

    “姚贝坤。”乔汐莞声音不温不热。

    “女神。”姚贝坤拉扯着自己几乎已经快要被拉扯掉的衣服。他是成年人,他做成年人的事情,分明正常得很,此刻看着门口处的乔汐莞,反而心虚到不行。

    “10分钟时间,将房间清理一下。”说完,就将房门带了过来。

    姚贝坤连忙窸窸窣窣的起来。

    “坤爷”一个娇滴滴的声音在他耳边柔软的响起。

    “行了行了,爷今天不能宠幸你了,你找阿彪要点银子。爷今天要陪女神。”姚贝坤连忙站起来将自己歪歪扭扭的衣服穿整齐,看着身边这个有些不爽的女人,此刻懒懒散散的房间外走。

    今天分明好不容易等到有机会可以伺候坤爷,却莫名其妙的被一个女人给打断了。

    怎么想怎么不爽。

    虽然不爽,但也不敢对嘴。

    谁到知道道上的坤爷,看上去比谁都和善,长得也细皮嫩肉的,实际上吃起人来,连骨头都不剩。

    “喂,你端庄点。我女神在外面。”姚贝坤看着女人的形象,忍不住低吼。

    女人拉扯着自己的衣服,丫的她就一妓女而已

    “别慢吞吞的,快去厕所洗漱一下。”姚贝坤催促。

    女人更加不爽了。

    麻痹的,她就是来陪睡的而已。

    乔汐莞站在大门口,静静的等待。

    她也不想撞了姚贝坤的好事儿,但就觉得这两天很压抑,压抑到很想要发泄。

    从生了念念之后,为了做一个更加合格的母亲,她其实比以前更加的会收敛自己,甚少放任自己的情绪不停蔓延,可这两天她承认,她确实有些负面情绪,她不想把自己的这些情绪带回家。

    所以,她出现在这个包房。

    这个包房可以尽情的喝酒,就算是醉的一塌糊涂,也会有人把她安全的送回家。

    她眼眸微动,看着一个穿着还算正常的女人出现在她面前。

    女人看上去很年轻,却穿得尤其的成熟,上面一身白色紧身衬衣,下面一条黑色皮包裙,脚上一双特别高的细高跟鞋,身材不错,走路的时候摇曳着身躯,性感的臀部自然的摆动,深深的。乳。沟在她少扣了一颗纽扣的衬衣下,若隐若现。

    以前倒是没有见过这个女人。

    按理能够这么自若的出现在这里的女人,很少。

    女人看着她,对她友好的一笑,“你好,乔小姐,我叫阿丽。”

    “你认识我”乔汐莞抬眸。

    “听坤爷说起过你。我想能够这么出现在这里的人,应该除了我认识的,就只有你了。”女人微微笑着,看上去和这里面的三陪女不太一样。

    乔汐莞微皱眉。

    “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这里的老鸨,俗称妈妈桑。刚刚接到坤爷的电话,让我来将人带走。”阿丽解释道。

    “妈妈桑”乔汐莞扬眉。

    “虽然看上去年轻了点,不过基本上,这个场子的男人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我都能够为其满足。”阿丽笑着,有那么一秒看上去似乎还有些清纯。

    尽管,脸上表现出来的,都是一脸风尘。

    “哦,是吗”乔汐莞似乎兴趣不大。

    毕竟,她不是男人。

    女人似乎也感觉到乔汐莞的情绪,笑着说道,“我进去将人带走,乔小姐您稍等一下。”

    说着,就推门而入。

    乔汐莞看着女人的背影,转头看着阿彪从那边走过来。

    阿彪看着乔汐莞,有些诧异,“乔小姐,你怎么来了坤爷”

    看来阿彪是知道姚贝坤在做什么了。

    “我在让姚贝坤收拾自己。”

    阿彪似乎是笑了一下,恭敬的应了一声,“嗯。”

    “你刚刚是去帮我收拾人了”乔汐莞问。

    “是,已经让人扔到后巷子了。乔小姐放心。”

    “有你们在没什么放心不放心的,只是突然就想要教训教训而已。”乔汐莞耸肩。

    “嗯。”阿彪又是这般恭敬。

    说真的,潇夜把这么有能力这么忠诚的左右手留给了姚贝坤,确实是姚贝坤极大的财富。

    阿彪太忠诚了。

    其实潇夜离开,阿彪完全可以自己接手,却心甘情愿辅助这么一个黄毛小子。

    尽管黄毛小子突然表现出来惊人的作为,让人刮目相看。

    两个人这么站了不到两分钟,房门再次被人打开。

    阿丽带着一个素颜的女人从里面走出来,素颜女人穿得尤其的清凉,和她干净而清纯的一张脸完全不符,女人拉扯着衣服,嘟囔着嘴似乎很不开心。

    大概,做到一半被她给打扰了。

    乔汐莞倒是悠然自得,半点歉意都没有。

    “阿彪哥。”阿丽恭敬的叫着他。

    阿彪微点头。

    阿丽带着女人离开。

    离开的时候,听到女人抱怨,“丽姐,人家今天花了一个多小时化的妆就被你这么给我洗干净了,等会儿我怎么接客呢,人家还想趁着年轻多赚点钱”

    乔汐莞看着走远的两个人。

    转眸,房门又一次被打开。

    这次有些粗鲁。

    姚贝坤穿戴整齐,甚至一身清凉,他讨好的笑着,“女神,怎么突然想起来看我”

    乔汐莞没多余的表情,直接走了进去。

    包房里面还传来淡淡的香水味。

    沙发也清理得干干净净。

    姚贝坤这个男人,尽管现在已经是道上的坤爷了,对她终究还是屁颠屁颠的,跟一下破孩儿差不多。

    阿彪大概也是见多了姚贝坤的多变,所以对于姚贝坤表现出来任何惊人的举动,他都可以一脸沉稳。

    乔汐莞选了一个沙发位置坐下。

    姚贝坤紧挨着她。

    “女神,你今天怎么突然来我这里”姚贝坤重复问道,依然一脸讨好。

    “只是突然有点想喝酒了。”

    “喝酒”姚贝坤有些诧异,“你不是从生了念念之后,就不怎么喝酒了吗”

    “我现在想喝了还不行。”

    “当然可以了。我这里除了女人,就酒最丰富了。”姚贝坤豪气的说着,“阿彪,给爷多拿几样酒来。”

    阿彪点了点头,走出去。

    乔汐莞靠在沙发上,脸上不太好的情绪也没有刻意的隐瞒。

    “女神,你今天心情不太好。”姚贝坤说。

    “嗯。”乔汐莞大方承认。

    “是那个章峰的男人惹你了玛德,我刚刚让阿彪亲自去处理了,早知道爷自己去好好整顿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姚贝坤说得牙痒痒的。

    “和他没关系。”乔汐莞说。

    “没关系你还让他一个月不出门”姚贝坤小心翼翼的说着,就怕一不小心惹他女神不开心了。

    “有意见”

    “不敢。”姚贝坤温顺得就跟乔汐莞养的一条小狗差不多,“话说,是因为顾子臣”

    乔汐莞眼眸微动,缓缓点头。

    “他怎么惹你了”姚贝坤一辆兴致昂扬。

    乔汐莞的性格和很多女人都不太一样,她一般不会被很深的带动情绪。记忆中仿若很久了,他都没有看到乔汐莞如今晚这般,好像很压抑,压抑到,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发泄。

    “不说了。”乔汐莞深呼吸一口,看着阿彪拿着几瓶酒就来。

    阿彪对着乔汐莞,“乔小姐喝哪一瓶”

    “烈点的。”

    “好。”阿彪打开其中一瓶,帮乔汐莞和姚贝坤一人倒了一杯。

    姚贝坤看着乔汐莞拿起杯子,根本就是一口干。

    这种酒姚贝坤喝过,口感很淳,后劲儿特别大。

    他本来想要劝说点什么,后又觉得,人生在世,难得买醉。

    姚贝坤硬着头皮和乔汐莞喝了几杯。

    乔汐莞喝得毫无掩饰。

    看来,是真的被顾子臣那个男人惹惨了。

    惹到完全不顾的在喝酒,不停的喝酒。

    乔汐莞一直说自己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不能做一些幼稚的行为。

    那些在她看来幼稚的行为,她今晚还是做了。

    姚贝坤靠在沙上,静静的陪着她。

    她的酒量并不太好,所以喝了没有几杯,就开始有些晕眩了。

    她看着眼前不太清楚的姚贝坤。

    这么快就把自己喝醉了吗

    胃里面有些翻滚,她猛地跑到包房连着的厕所里面,稀里哗啦啦的吐得撕心裂肺。

    这个时候似乎才想起自己晚上根本没吃东西,没吐几口,就全是黄疸水了。

    身后一个温暖的手心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一下一下,“女神,何苦这么为难自己”

    一个因为理智而压抑了很多年的人,真正想要发泄的时候,完全是把自己往死里面整。

    乔汐莞胃里面又是一阵翻涌,根本说不出来一句话。

    姚贝坤耸肩,一屁股坐在她旁边。

    乔汐莞跪在马桶边上,吐得身体都卷成了一团。

    姚贝坤靠在厕所的墙壁上,一只手轻轻地帮她顺着后背,一边说道,“爱情到底是个什么滋味,能够让你和我姐都这么的无法自拔。我真的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为什么还会有一种感情,会让人疯狂到这个地步”

    乔汐莞按下马桶的按钮,将自己吐出来的东西冲洗掉。

    她翻身,一屁股坐在马桶边上。

    脸色此刻已经惨白。

    借酒消愁,果然不太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她捂着自己的胃,木讷的看着厕所的白纸灯光。

    “姚贝坤,在很多你没有遇到的感情领域里面,是真的无法想象这种无形的东西会怎么的伤害人心。4年前如果不是因为我经历过一些生死离别,我想我是怎么都理解不了为什么贝迪会选择这么一条轻生的道路。有些时候人活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太累太累了。”

    姚贝坤微点头,“大概吧,我终究是没心没肺多一点。”

    “保持这样的心态,其实很好。”乔汐莞说,“以前的我和你一样。我现在倒是真的厌烦了我现在的性格。曾经就算遭遇了任何打击,也觉得还能独自一个人好好的活下去,但是现在,如果不是因为念念和明路的支撑,大概,就真的活不下去了”

    说着,乔汐莞就试图站起来。

    姚贝坤手快的扶着她,避免她因为头晕而摔倒。

    “要走了吗”姚贝坤问道。

    “嗯。”乔汐莞点头。

    酒不能让自己心情更好,反而让身体跟着难受。

    从来不喜欢用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的她,也开始变得和其他女人一般,感性多于理性。

    姚贝坤扶着乔汐莞走出厕所。

    阿彪看着他们。

    “你照看一下场子,我送她回去。”姚贝坤说。

    阿彪点头。

    姚贝坤搂抱着乔汐莞离开。

    对他而言,乔汐莞就是女神。

    一个爱慕的对象,却不是自己臆想的对象,也完全没有想过占为己有。

    所以,对她好像不是爱情。

    当然也不完全是亲情。

    他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总只是希望这个女人可以一直这么傲娇下去,见不得她受到一点点委屈。

    两个人走出浩瀚之巅。

    耳边瞬间清净了很多。

    乔汐莞茫然的看了看四周,姚贝坤招手,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他们的脚边。

    姚贝坤扶着乔汐莞准备上车的时候,身边突然响起一个撕心裂肺的呕吐声。

    乔汐莞胃里面本来就难受,这个声音让她胃里面又是一阵翻滚。

    姚贝坤有些不爽的皱眉,转头看着那对相拥的狗男女,眼神非常不友好的射过去,没看到他家女神现在不舒服吗还发出那么恶心的声音。

    在他看来,任何一点点惹到他女神的人,都应该斩立决。

    他眼眸这么往那边看了一秒,整个人一怔,“顾子臣”

    乔汐莞听到这个名字,身体顿了一下,她转头,顺着姚贝坤的方向,看着一男一女在浩瀚之巅的大门口,那个扶着墙壁不停呕吐着的女人爱玛。达索齐,而她身边站着的男人,自然就是顾子臣了。

    顾子臣扶着爱玛,表情显得很冷漠。

    感觉到他们的视线,也依然无动于衷。

    “卧槽,女神你是被戴绿帽子了”姚贝坤这么看了半响,终于想通,声音还很大声。

    很大声的飘到了那边人的耳朵里。

    所以完全没有把视线放在他们这边的顾子臣转眸看了他们一眼。

    姚贝坤突然一阵怒火。

    卧槽

    这出轨也出得太理所当然了吧

    这厮这表情,这表情怎么能够这么的坦率

    有没有半点羞耻之心

    羞耻之心

    玛德怎么想怎么不是滋味

    这世界上谁招惹他女神,杀无赦

    姚贝坤把乔汐莞靠在车门上,怒火冲冲的走过去,二话不说,扬起拳头一拳过去。

    拳头停在半空中,被一双有力的手臂给狠狠的抓住。

    姚贝坤动了动。

    那双手臂依然狠狠的抓着他。

    姚贝坤再动了动,脸色一沉,另外一只手一个勾拳。

    顾子臣一手抓着姚贝坤,一手扶着爱玛,所以姚贝坤的那一拳,就这么狠狠的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力度很大。

    顾子臣的身体似乎是抖动了一下。

    他抓着姚贝坤的那只手一用力,将姚贝坤往后推了几步。

    姚贝坤揉着自己的手臂,看着面前的顾子臣。

    顾子臣将爱玛扶正,让她靠在墙壁上,不至于摔倒。

    所以刚刚那一拳,如果他不是为了顾忌爱玛,也不会被姚贝坤揍。

    乔汐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面前的人。

    顾子臣将爱玛安顿好了之后,转身正面对着姚贝坤,脸色很难看。

    姚贝坤从来都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两个男人不需要一句话,一触即发。

    顾子臣的身手乔汐莞知道。

    但是姚贝坤突然也这么能打架,这倒是让她有些惊叹。

    姚贝坤每一拳每一招都极其用力且不留余地,但是每一个攻击似乎都能够被前面这个男人轻易阻挡,而就在这么打了几个回合之后,顾子臣似乎是没有耐心了,脸色一紧,一拳狠狠的打在姚贝坤的肚子上,姚贝坤甚至是同一时间的,被揍在了地上。

    姚贝坤似乎不服气,起身就想要又去干架。

    顾子臣也没有给姚贝坤喘息的机会,蹲下身体一拳打在姚贝坤的脸上。

    脸上的疼痛让姚贝坤几乎呼吸不过来。

    正时。

    一群黑色西装从浩瀚之巅里面出来,黑压压的一群人。

    浩瀚之巅是姚贝坤的场子。

    场子的主人被揍,自然会有人来护主。

    姚贝坤眼眸一转,冷冷的说道,“你们都不要过来”

    私人恩怨,他有那个骨气私人了。

    黑色西装面面相觑,瞬间又消失不见。

    顾子臣应该也没有想到姚贝坤会如此,脸色微变,他一把将姚贝坤从地上抓起来。

    姚贝坤看着他。

    两个男人对立着,又是拳打脚踢。

    拳拳相向,精彩绝伦。

    姚贝坤觉得自己好久没有打得这么尽兴了,记忆中,还停留在武大教他的时候,那个时候他就是经常被揍得,面目全非。

    很久没有棋逢对手,在他这么多年不停练习拳击下,连阿彪都已经不是他的对手。

    这个男人,到底是从那个石头里面蹦出来的

    终究。

    他打不过顾子臣。

    姚贝坤再次被揍在地上。

    其实,没有花多长时间。

    顾子臣眼眸一紧,一拳往他的头上打去。

    “够了顾子臣。”乔汐莞突然跑过去,身体是不稳的,她甚至是直接摔倒在了姚贝坤的身体上。

    姚贝坤本来一身就痛,被乔汐莞这么压了一下,痛得已经无语了。

    女神,你是在救我,还是在害我啊

    顾子臣扬着的拳头停下来,他冷冷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几乎已经苍白到透明的脸颊。

    “怎么样”乔汐莞将视线放在姚贝坤的脸上。

    “还行。”说得,咬牙切齿。

    女神,你压着我的伤口了麻痹

    “我送你去医院。”乔汐莞说着就想要扶起姚贝坤。

    “女神,你别动了行吗”姚贝坤忍受着被乔汐莞蹂躏的伤口,欲哭无泪,“我这么躺会儿,躺会儿就行。”

    乔汐莞看着他。

    顾子臣已经离开他们身边,起身,仿若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的,器宇轩昂的走向那个吐的已经快要崩溃的爱玛,爱吗并没有看到多少现场直播,此刻人也软绵绵的,大概是醉的不轻。

    顾子臣扶起她。

    爱玛就这么勾着他的脖子,脸往顾子臣的脸上靠近。

    乔汐莞敛眸。

    有些自己不想要看到的画面,就真的刻意的不会去看。

    “起来,我送你去医院。”乔汐莞说着。

    姚贝坤死活不动。

    乔汐莞脸色不太好。

    她微顿了一下,感觉那两道人影已经从他们身边走过,她低着头,所以只能看到他们的脚。看到女人的脚步有些凌乱不堪,而男人的脚步非常稳健。

    乔汐莞一屁股蹲坐在地上。

    她现在其实也很难受,头都快爆炸了,胃里面还翻滚着各种难受。

    如果不是自己刻意的克制,估计早就已经吐得撕心裂肺了。

    “是不是真的不走”乔汐莞问道。

    姚贝坤一动不动。

    乔汐莞深呼吸,“那我走了。”

    姚贝坤还是一动不动。

    乔汐莞深呼吸一口气,调整自己的状态,准备站起来那一秒。

    她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体一下腾空,有人从后面把她抱了起来。

    她转头,看着近距离下顾子臣,看着他依然冷漠的一张脸,此刻却这么的靠近自己。她甚至能够感觉到他胸膛上的温度。

    这个男人分明一脸冰山,看上去就算是靠近也会冻得发寒,他的身体确意外的温暖,和几年前一样的温度。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五味杂陈

    顾子臣抱着她走进一辆出租车。

    姚贝坤躺在地上,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

    玛德,他今天这场架,算是值得的吗

    “坤爷。”身边是阿彪,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旁边。

    姚贝坤转头看着他。

    指不定这个男人在旁边观望了好久

    “我送你去医院。”

    “你丫的轻点。一身都痛死了。”姚贝坤怒吼。

    阿彪摸了摸鼻子,悻悻然的蹲下身体扶起姚贝坤。

    很多时候还是一个破小孩的性格,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能够在道上横行。分明此刻应该是很丢面子的事情,却半点看不出来他的难堪,还这么一脸理所当然。

    这个男人,确实颠覆了道上的历史

    安静的出租车,一直稳稳当当的行驶在上海灯火阑珊的街头。

    乔汐莞其实不知道为什么顾子臣会突然送她回去。

    刚刚那个爱玛又被他丢在了什么地方

    她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脸看着车窗外面,她其实不矮,缩在那个角落,显得特别的娇小。

    胃里面突然一阵翻涌。

    酒醉后,就是在自找罪受。

    “停车。”沉稳的男性嗓音在耳边响起。

    车子缓缓靠在路边。

    乔汐莞猛地打开车门,蹲在地上,撕心裂肺的就吐了出来。

    其实吐不出来东西,就是胃一直在伸缩,一直在抽搐,她整个身体卷成了一团,身体因为胃里面的翻滚,在微微抽搐。

    这么折腾了好久,身边那个男人就这么一直看着她,没有说话,安静到仿若是空气。

    乔汐莞微站正了身体,面前的男人递过来一张手帕。

    手帕,louisvuitton的。

    大概是爱玛那个女人送的。

    即使此刻闻不到什么味道,也觉得满是恶心的香水味。

    “不用了。”乔汐莞从包里面拿出餐巾纸,狠狠的擦拭。

    顾子臣就这么看着她,然后默默的将手帕放进西装口袋里,看不出任何尴尬,也没有表露出什么情绪。

    乔汐莞擦干净嘴,转头看着顾子臣,脸色很不好的问道,“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也很想知道。”顾子臣一本正经的回答她。

    似乎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跟着她一起。

    刚刚带着爱玛离开,将爱玛扶进那辆专用轿车后,只是无意识的转头看了她一眼,脚步就不受控制走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远远看着她蹲坐在地上那一刻,就莫名其妙的想要把她抱起来,然后送她离开。

    “神经病。”乔汐莞骂了一句,歪歪倒倒的走向出租车,坐了进去。

    关过车门那一秒,一双大手将车门禁锢住。

    乔汐莞看着他,还未吼出来。

    顾子臣就拉大了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手那一刻,真的被他的蛮力弄得很痛。

    她咬着唇,看着这个冷血的男人,一脸不爽。

    出租车继续行驶在宽广的上海街头,霓虹的灯光将上海这座不夜城照耀得剔透,夺目。

    安静的车内,突然响起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

    他说,“我是在这座城市长大的吗”

    “不是。”乔汐莞直白道。

    “怪不得,印象不是特别深。”顾子臣说。

    “你有印象”乔汐莞看着他。

    他眼眸一直看着车窗外,所以她从这个方向,只能看到他生硬的侧脸轮廓。

    轮廓,就像是刀雕刻的一般。

    上帝真的花太多心思在这个男人的外貌上了,所以,在内心的位置,少用了些情感。

    “没有。”顾子臣说,“全部都是一片空白,只是本能的会做一些事情。对商业元素会莫名的敏感,很多国语言脱口而出。还有一次,爱玛和她的堂姐打起来,她堂姐的保镖准备对爱玛动粗的时候,我一脚踢翻了他的保镖,黑人保镖。然后那个时候我知道,原来我还会打架。”

    乔汐莞转头,不想听他和那个女人的故事。

    更不想知道,他为了那个女人打架。

    “我和你以前是什么关系”顾子臣继续问道。

    依然这么冷冷的表情。

    “夫妻。”乔汐莞直截了当。

    “咳、咳”

    是太劲爆了,劲爆到让他突然有些接受不过来

    他因为突然剧烈的咳嗽脸涨红。

    “不能接受就算了。”乔汐莞直白的说道,“反正我也没对你有更多的期待。你曾经说你是一个无情的男人,我以为只是说说而已,现在才知道,原来是真的。”

    顾子臣在压抑自己,努力的在控制咳嗽。

    “对了,你还有一个儿子。”乔汐莞平静的说,至于女儿

    她突然就什么都不想要多说。

    “我和你的”经过刚刚的冲击,这次显得冷静了很多。

    “不是。”

    “我一个人的”顾子臣扬眉。

    “谁知道是不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乔汐莞讽刺一笑。

    顾子臣脸色一黑,“乔汐莞,你说的话有几句是真的”

    “你想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乔汐莞砖头看着他。

    顾子臣此刻也是对着她的。

    两个人四目相对。

    出租车就只有这么窄的距离,所以即使再有些暗黑的空间,也能够清楚的看到彼此的脸颊。

    4年时间,相貌没变,人却变了那么多。

    “我不喜欢被你玩弄”顾子臣一字一句。

    “玩弄”乔汐莞讽刺无比,“到底是谁在玩弄谁等了4年,等来了一句,我不认识你。顾子臣,倒不如你死了好,死了,至少有一个瞎想”

    顾子臣脸色黑透,冷冷的看着她。

    “停车”乔汐莞突然对着出租车司机。

    出租车司机赶紧把车子停靠在路边,就怕她吐脏了他的座椅。

    “下车。”乔汐莞对着顾子臣。

    顾子臣一动不动。

    “下车”乔汐莞狠狠的说道。

    顾子臣瞪着乔汐莞。

    “你不下车,我下车”说着,就准备打开车门。

    “乔汐莞”顾子臣一把拉住她,迫使她不能离开。

    乔汐莞眼眸一紧。

    顾子臣脸色真的很难看,似乎是被她气得发毛,他狠狠的一字一句,“对你而言,我失去了记忆就罪不可赦但是你想过对我而言,我想要失去记忆吗”

    乔汐莞咬牙。

    顾子臣很少会说这么多话,特别是不喜欢对别人解释自己。

    “你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失去曾经的所有记忆,会是一件多恐慌的事情”说完,突然放开她的手,拉开出租车的门,愤怒的下了车。

    乔汐莞默默的感受着手臂传来的疼痛,刚刚顾子臣力气很大,她有一种手臂都要断掉的感觉。

    她没有转眸去看他离去的背影。

    她再也不想看到他离开的背影。

    她记得在s特国的时候,他和他的同伴架着直升机,丢下她离开了。

    她当时真的觉得,天崩地裂。

    她还记得她从直升机上跳下去的时候,看到面前的直升飞机就这么从自己的头道,“感觉真的好美。等衣服上市后,我必须囤一堆货在家”

    yoyo淡淡一笑,转头看着一言不发的乔汐莞,问道,“乔总,有问题吗”

    “没有,我觉得很好。”乔汐莞说,“我只是在想,能不能在t台秀的同时,顺便开一场品牌发布会。”

    “乔总的意思是,t台秀的当天,就进行品牌发布会的宣传”yoyo问道。

    “嗯。”乔汐莞点头。

    “当然可以,不知道乔总需要什么形式是结束后直接让记者到另外一个厅去等候,还是说在开始前先开发布会”yoyo问道。

    “穿插在其中。”乔汐莞一字一句。

    “可是其中没有空余的时间,以前我也试图做一个将发布会穿插到t台秀的活动之中,但是效果非常不好,会让服装展出的精彩度少了很多。大家会把目光转移到发布会的内容上,让真正的品牌失去了做宣传的意义。这就跟明星炒作一样,炒作的是人而不是她的作品。这样的宣传,只会让人觉得,华而不实。”yoyo直白道,“我非常不建议这么做。我必须对我的作品负责。”

    乔汐莞笑了一下,“我很欣赏的你坚持己见,我也没有说一定要在你的作品没有展示完之前就进行新闻发布会yoyo,你有没有试过,穿自己新设计的衣服和你的模特们一起,走t台秀”

    yoyo一怔,“以前在法国的时候试过,当时为了打响自己的名声,在秀结束后,就和我的模特一起出场,谢幕。当时效果非常好,因为我是亚洲人,在外国佬的心目中,亚洲人永远都是不会创意只会一沉不变,所以那场秀非常成功,也为我自己在法国打下了一片好名声。”

    “所以,这是一个比较好的ea”乔汐莞嘴角一勾。

    “乔总的意思,这次也让我穿着我们的品牌,和模特一起出场谢幕”

    “不完全是。”乔汐莞说,笑着对着yoyo,“我也很多年没有开过新闻发布会了,很多年没有正式的出现在媒体面前。你说得很多,想要打响自己的名声,就得这么的让别人在正规的场合严肃的认识自己。”

    “乔总是说”

    “嗯,没错,我需要你帮量身我设计一套服装。”乔汐莞一字一句。

    yoyo一怔,随即,“放心吧,我会让你美得天花烂醉。”

    “但愿如此。”乔汐莞从座位上站起来,“这场秀看你了,希望我们彼此都能够在这里,一举成名。”

    “是。”yoyo点头。

    乔汐莞离开。

    不知道顾子臣在想什么,也不知道达索齐集团会不会突然放过她

    她从来不喜欢侥幸。

    所以她得让自己再牢固一点。

    所以,她还一直得靠媒体来让自己,保持热度。

    ------题外话------

    小宅默默飘走。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