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章 正面交锋(二)新闻发布会

第十章 正面交锋(二)新闻发布会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是我,顾子臣。.”那边传来熟悉的男性嗓音。

    乔汐莞眼眸微动,喉咙处微微有些起伏,“顾子臣”

    “嗯。虽然没有了记忆,不过我想我应该是叫顾子臣,顾氏企业顾耀其的大儿子。”

    “所以你是去查过你自己了。”

    “查过了。”顾子臣说。

    “那你找我什么事儿”乔汐莞很平静。

    “乔汐莞,我们是夫妻。”

    “所以你想要履行丈夫的义务”乔汐莞直白的说道。

    那边沉默了一秒,遂说道,“给我点时间。”

    “我给你的时间还不够多”乔汐莞讽刺的一笑。

    那边陡然沉默。

    乔汐莞眼眸转向落地窗外的大玻璃,“在你不想要履行你义务的时候,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们是夫妻”

    说完,正准备挂电话。

    “乔汐莞。”那边突然叫着她。

    乔汐莞手顿了一下,没有将手机从耳边拿开。

    “我们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那边似乎是有些暴躁,“以前也是如此”

    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很会收敛脾气的人,仿若每次都会被乔汐莞气得跳脚。

    乔汐莞不搭理。

    “说说你公司的事情。”顾子臣直接转移话题。

    乔汐莞笑得更加讽刺了,“顾子臣,你想说什么让我跪地就求饶吗”

    那边恍惚又沉默了。

    乔汐莞说,“我一直以为你应该不会这么卑鄙。现在想想,任何人在面对利益的面前,都会变得这么的龌龊不堪,你也是一样。我还真的想过,我们堂堂正正的交锋一次果然一切都是我多想了顾子臣,你能够用的手段,真的比我想象的,更加讽刺”

    “所以你怀疑你发布会现场的撞衫之事是我做的”顾子臣一字一句问她。

    “难道不是”

    “如果我说不是,你相信吗”

    “不相信。”乔汐莞狠狠的说道。

    “是爱玛做的。”顾子臣解释。

    “爱玛不是你的人”乔汐莞反问。

    “这几天我都在东京,所以我不知道她暗地里做了这些手段。”顾子臣继续解释。

    “那你现在怎么知道了她告诉你的她做了坏事儿,第一时间就会告诉你”乔汐莞问他,声音里面带着讥讽。

    “我说我是为了你问她的”顾子臣狠狠的说着,声音是真的有些暴躁,暴躁到分明有些压抑不住情绪波动,“玛德乔汐莞,你现在在哪里”

    “你管我在哪里”说完,乔汐莞就猛地挂断了。

    她其实心情也很不好。

    她狠狠地将手机扔在办公桌上。

    现在该发脾气的到底是谁

    她眼眸微动,看着突然又响起的手机屏幕,看着来电显示,直接挂断。

    这么连续了几次。

    乔汐莞真的暴躁了,“顾子臣,你到底要做什么非要搞得我心情烦躁你才舒坦是不是”

    “”那边突然沉默无比。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拿开耳边的手机看了看来电显示,缓缓,“武大。”

    “你刚刚是在叫顾子臣吗”那边传来武大有些刻意压抑的声音。

    乔汐莞沉默着,突然不知道怎么开口。

    “顾子臣没死”武大问她,深深切切的问道。

    “嗯。”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武大,我没想过瞒你。”乔汐莞解释,“顾子臣没死,我也是半个月前才知道。但是他失忆了,现在和一个外国混血女人在一起,他不记得我们任何人。”

    “原来这样。”武大说,声音恍惚有些哽咽,“其实他还活着就好。”

    “武大。”乔汐莞叫着她,声音有些幽暗,“你会通知你的其他同伴吗”

    “嗯。”武大说,“乔汐莞,不能这么自私,他们现在虽然都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可心中一直都有着老大的阴影。如果老大还活着,这对他们而言,会是天大的一个好消息。”

    “我知道你们的感情,但这次请让我自私一次,我不想让叶妩知道。”乔汐莞说得很认真。

    叶妩这个女人,她再也不想看她出现在他的面前。

    4年前各奔东西,如果她知道顾子臣还活着,她怎么想都怎么觉得,叶妩会第一时间赶回来,而她真的不想再和这跟女人又任何交集。

    “对不起乔汐莞,叶妩已经知道了,她就在我旁边。”武大说,一字一句。

    乔汐莞沉默着。

    所以,越是不想要发生的事情越是会发生。

    “我挂了。”乔汐莞觉得,已经没有什么是可以愉快的交流下去了。

    武大似乎是突然笑了一下,“祝你好运。”

    好你妹的运

    她现在心情狂躁到真的很想杀人她现在根本不用想就知道,叶妩现在已经开始在收拾东西,要不了多久就会蹦跶在她面前,而她真的会被这个女人搞疯

    电话挂断。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ilk推开房门,吱吱唔唔说道,“乔总,那个顾总,不对顾子寒还是谁,找你。卧槽,顾子寒不是在坐牢吗我他妈的是不是眼花了”

    后面一句话完全是在爆出口。

    估计自己也搞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话说ilk似乎是真的没有见过顾子臣,而顾子臣和顾子寒长得又如此的相似,所以有这种不确定的错觉理所当然。

    “他不是顾子寒,是顾子臣。”乔汐莞说,显得漫不经心。

    这个男人是用飞的速度到达她这里的吗

    还是说刚刚打电话得时候,他其实就是在楼下。

    “顾子臣顾大少那不是你老公吗”ilk惊呼。

    谁知道现在是不是。

    乔汐莞没什么面目表情。

    “我就说为什么的当年顾子寒这么在你面前蹦跶你半点感觉都没有,我想这么帅一个男人,你怎么也应该被迷得花枝招展的才是,反而还要和他争锋相对现在我终于知道了,你家里早就有了一个,已经有免疫力了”ilk认真地分析。

    乔汐莞难得搭理,突然严肃道,“今天很闲吗”

    “”ilk就知道,伴君如伴虎。

    “出去吧。”

    “那你老公呢”

    “让他在外面等着吧。”乔汐莞说得很清楚。

    ilk还是觉得自己听错了,“乔总的意思是,不让他进来”

    “你要我说几次”乔汐莞脸色不太好。

    ilk识趣的连忙出去。

    这两天公司出了这么多的事情,乔总心情不好理所当然,她作为下属的,就是应该为领导分忧。

    这么想着,恭敬的将乔总的办公室门带过来,然后走向那个帅得惊天地泣鬼神的顾子臣面前,说道,“不好意思,我们乔总说,让你在外面等着,她很忙。”

    “”顾子臣脸色一下就黑了。

    ilk觉得自己这么处在他们两夫妻之间,有些尴尬,所以转身就准备开溜。

    夫妻吵架,床头吵架床尾和,她才不要去当那个炮灰

    “喂,顾大少”ilk刚转身,就看着顾子臣一脸杀气腾腾的往乔总的办公室走去。

    ilk根本叫不住,房门已经被顾大少猛地打开,然后又猛地关上了

    呼

    顾大少这么霸道的样子,真是帅的不要不要的。

    话说里面会不会发生“办公室咚”的花色事件啊

    她想,她果然又开始缺男人了。

    办公室内。

    乔汐莞抬眸看着怒火冲天的顾子臣。

    顾子臣站在她办公桌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此刻坐在办公椅上的女人。

    两个人对视的眼神,似乎谁都没有要妥协的地步。

    好久。

    顾子臣突然一屁股坐在她对面的办公椅上面。

    乔汐莞眼眸一动。

    “乔汐莞,曾经你就是这么对我的”顾子臣问她。

    乔汐莞面无表情,“你自己去想啊”

    “乔汐莞”顾子臣咬牙切齿。

    “你找我什么事儿”乔汐莞眼眸一动,问他。

    顾子臣似乎是在努力的控制情绪,好半响才压抑着脾气开口道,“你公司的事情,是爱玛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私自做的。”

    “然后呢”乔汐莞问他,“你是想要洗清自己的嫌疑,还是说想要替爱玛那个女人道歉。”

    “我只是想要告诉你,我会还你一个公道。”

    “不稀罕。”乔汐莞直白无比,“我能够自己解决的事情,从来不会让别人来帮我。”

    顾子臣紧抿着薄唇,眼神狠狠的看着她。

    对于顾子臣的视线,乔汐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她说的是事实,她能够做的时候,她不需要任何人来帮她,特别不需要,现在的顾子臣。

    “我真的怀疑,我们以前到底是不是夫妻”顾子臣一字一句。

    是心里面丝毫没有对她的印象和感情了吧

    想起来,真是觉得,很讽刺啊

    乔汐莞眼眸微动,表情冷然,“你出去,我现在有事情要处理。”

    顾子臣从座位上站起来,脸色冷的发寒。

    他想以前的自己应该不会喜欢上这么刁蛮不讲理的女人。

    这么完全没办法沟通固执得像头牛的女人。

    带着有些说不出来压抑和愤怒的情绪,顾子臣转身欲走。

    办公室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门口处的yoyo看着办公室的两个人,顿了顿,“乔总不好意思,我有点急事找你。”

    “你说吧。”乔汐莞连头都没有抬,直接说道。

    yoyo看了一眼顾子臣,既然乔汐莞让她开口,她也没有半点畏惧,“刚刚新闻又有人爆料,说我们这次的品牌有多个服装和其他国际大牌相撞,一口咬定我们的品牌就是抄袭之作。事实上,这些根本就不算抄袭只是媒体效应,让我们现在举步维艰。”

    乔汐莞面无表情,看不出来特别的情绪。

    顾子臣转头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抬头,也看着还在办公室内没有离开的顾子臣,“你看到了,我现在被媒体说得很难看。”

    顾子臣喉咙微动。

    “不过你放心顾子臣,我不可能会这么轻易地就被打压下去。回去告诉爱玛。达索齐一声,达索齐集团如果想要收购环宇,不会如她想的那么简单,就算是手段再卑劣,也不行”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转身大步离开。

    乔汐莞看着他的背影,好久,转头看着yoyo。

    yoyo似乎还将视线放在顾子臣离开的背影上,好半响问道,“乔总,这位是达索齐集团的人。”

    “嗯。”乔汐莞点头。

    “他主动来找你”

    “他是我老公。”乔汐莞说。

    “咳、咳”yoyo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乔汐莞面无表情的等着yoyo换个劲儿。

    yoyo坐在乔汐莞对面的椅子上,“你有老公”

    “要不然你觉得我孩子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

    “我以为你至少是离异的。”yoyo很认真的看着她。

    “我还以为我老公死了耶”乔汐莞说得漫不经心。

    yoyo觉得,她一把岁数了,经历了再多,在乔汐莞身上,也占不到半点便宜。

    “我就想问,我儿子怎么办”

    “我已经给你儿子说得很清楚了。至于他要怎么办,那是他的事情。”乔汐莞满不在乎。

    yoyo咬牙,果然不能对这个女人有任何期待。

    “说说刚刚新闻的事情。”乔汐莞瞬间恢复到工作状态,那些私事对她而言似乎已经不太重要,她很认真的表情,“现在又爆出来的款式,和其他国际品牌相似的地方多吗”

    “极少。这是媒体故意想要黑我们而已。其实这个时候,不管新闻上面说什么,大众都会觉得,我们的作品就是抄袭的,很少还会有人去认真的看,到底抄袭的是什么地方。”

    “所以舆论才是我们现在面对的最大问题,一不小心就会让我们致命。”

    “我目前实在没有想到可以将舆论停止的办法。”

    “我想到了。”乔汐莞一字一句。

    “嗯这么快找到小欧了”yoyo扬眉。

    “不是。”乔汐莞对着yoyo,“我想了一下,现在媒体表面上针对的是我们环宇集团,以及旗下的新品牌服饰,实际上针对的是你的设计,也就是你的能力。媒体在用你的能力来炒作我,导致现在环宇的股市已经跌到了低谷。”

    yoyo看着乔汐莞,沉默了一下,没有说话。

    “所以yoyo,我需要你来做文章。”

    “你是准备开除我吗”yoyo笑着说道,“其实我在之前爆出这个新闻的时候就想过或许你会这么做,以至于现在你真的会这么做,我虽然有些吃惊也有点受打击,我想理论上我应该是能够接受的。”

    乔汐莞笑了一下,“理论上很多可以接受的事物,却是让人最不愿意接受的事物,因为这相当于变向性的强迫人接受。”

    “我不懂你的意思。”yoyo决定不和乔汐莞打太极,她打不过她。

    “你和诺莱仕现在关系如何”乔汐莞扬眉。

    “挺好,偶尔还会互相通电话问候。”

    “出现这样的情况,诺莱仕会不会出面帮你说话”

    “我可以试试。”yoyo说着。

    “现在你马上联系他,让他发微博力挺你。”

    “”说真的,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很容易办到的事情。

    “yoyo,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去争取,就算是脸皮厚点也行。我只给你一天时间,明天上午我要召开新闻发布会,与此同时,我要看到这条微博。”

    “嗯。”yoyo硬着头皮答应。

    有时候就是莫名的,会被这个女人带动情绪,会习惯性的听从这个女人的安排。

    “另外。yoyo,我问你,秦以扬是不是设计师o的那个神秘设计师,是不是就是秦以扬”乔汐莞直白无比。

    yoyo看着她,“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乔汐莞说,“我只是在揣测,秦以扬不可能一无是处。”

    “”yoyo无言以对。

    “我需要秦以扬帮忙。”

    “他很多年没有设计过了,大概是没有灵感。”

    “设计师的灵感不都是来自于生活吗也许秦以扬愿意为我量身打造。”乔汐莞很自信。

    “我儿子注定要栽在你的手上。”yoyo感叹。

    “现在我们站在同一条船上,yoyo,我不介意半途中,我将你推下海。”

    “最毒妇人心。”yoyo恶狠狠的说着,“现在你想我儿子做什么”

    “我会和你儿子单独沟通,通过你去说,我怕效果不好。”

    yoyo瞪着乔汐莞。

    乔汐莞显得很平静,“你现在应该想让你儿子早点拿下我,然后你就可以成为我婆婆对我欺压了是吧”

    “我是这么想的。”

    “可惜不能如愿。”

    “谁也说不定,我相信我儿子。”yoyo说着,起身,“我去忙我自己的了。”

    乔汐莞看着yoyo的背影。

    我只是不相信我自己而已。

    她转眸,觉得此刻却是不应该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拿起电话,拨打,“秦以扬。”

    “莞。”那边无比兴奋,“你怎么想起主动给我打电话,我真的受宠若惊。你昨晚还说要让我离你远点,你不知道我今天睁开眼睛的那一刻,心里有多难受,我”

    “我们或许可以试试。”

    “你说什么”那边惊呼。

    乔汐莞捂着有些受伤的耳膜,“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有事情和你商量。”

    “我绝对以飞的速度跑过来。”

    乔汐莞望着窗外的天空。

    她也不知道这一步棋走下去,到底会怎样

    顾子臣离开环宇,回到酒店。

    他去了东京。

    东京的市场已经不能耽搁。

    他走得很急,上海有些收尾的工作需要爱玛去做,所以爱玛留在了上海。

    在东京忙了半个多月,今天早上的飞机到达,一下飞机就看到了乔汐莞的新闻。

    稍微动一下脑筋就会知道,这起事故的始作俑者会是谁。

    他直接赶回了酒店,敲开了爱玛的房门。

    爱玛承认一切是她做的,她就是受不了乔汐莞的耀武扬威,她要在最短的时间将环宇集团收购,然后看到乔汐莞后悔的样子。

    所以爱玛在他离开东京后,就联系了她法国的父亲,两个人串通好了一切,各自分工。

    爱玛在上海买通乔汐莞身边设计师的人,然后拿到他们之中最重要的那件品牌服装,加以盗版,并在同时,她父亲通过自己在法国的影响力,找了一个信得过的设计师立刻仿冒设计,成品出来之后,爱玛的父亲乔治将这套衣服送给了他的地下情人x女明星,要求x女明星穿着这身衣服走在戛纳电影节的红地毯上。x女明星在乔汐莞之前,走在那么高端的国际前沿,任谁都会主观意识的觉得,这件衣服,就是环宇集团抄袭的。

    一切尘埃落定后,爱玛再买通几个国内的媒体。

    媒体最喜欢就是看到这种针对性的负面新闻,一拍即合,很快乔汐莞的丑闻就疯了一般的弥漫,而且有越演越烈的架势。

    他在明确了所有前因后果之后,没有再和爱玛啰嗦一句,直接离开酒店去找乔汐莞。

    他在环宇大厦的楼下给她打电话。

    任何女人在遇到这样的事情都应该会脆弱,但是乔汐莞没有。

    乔汐莞不仅没有他想象中的那种慌乱,更是字字句句让他咬牙切齿,压抑的情绪简直无处发泄他冲进她的办公室,看着这个满身是刺的女人,真的那一瞬间,有一种很想要捏死她的冲动。

    他对她,说不出来什么感情。

    他在离开上海去东京的时候让人帮他调查过关于“顾子臣”这个人,他还在东京的时候,就已经收到了对方给他的所有资料。

    顾子臣,顾氏集团的顾耀其的大儿子,曾经在商场上风光一时,突然的残疾让这个男人从此以后大门不出。而就是在他残疾后不久,乔汐莞嫁给了他,两个人是家族婚姻,没什么感情基础。不过到隔年,他们就有了一个儿子。儿子在2岁的时候,乔汐莞因为误杀罪坐牢。3年后从牢狱出来后,开始在顾氏上班具体对方查询的资料不是特别完全,所以不太清楚乔汐莞为什么离开了顾氏,怎么又得到了环宇资料上只显示,顾子臣突然消失了,一消失就是4年。乔汐莞也没有刻意找过他,甚至从他消失后就搬出了顾家大院,然后一个人生了一个女儿。

    所以,其实他和乔汐莞之间,是有一儿一女的。

    但是当时他记得特别清楚,乔汐莞说他只有一个儿子

    女儿的事情,只字未提。

    他今天去找乔汐莞,除了说她公司的事情,其实也想说说关于他们之间的事情。

    两个人话不投机。

    没说了几句似乎就说不下去了。

    就算是说下去,也不会是什么好听的语言。

    所以他终究被她气走了。

    一路开着车,有些疯狂的回到酒店。

    他推开自己的酒店房门。

    爱玛坐在里面,看着他的时候,嘴角一笑,“夏洛克,你去了哪里”

    “你怎么在我房间”

    “我让服务员帮我开的门。”

    “我问你为什么来我房间”顾子臣脸色微沉。

    “你生气了吗”爱玛站起来,有些软绵绵的娇嗔道,“我刚刚看你离开的时候很不高兴,所以想要过来道歉,如果你不喜欢,我就先出去了。你才从东京回来,肯定很累。我听我爸说,东京那边的市场比上海这边收购得更加顺利,辛苦了。”

    “爱玛。”顾子臣突然叫住爱玛离开的声音。

    爱玛嘴角一笑,甜甜的望着他。

    “我不准备收购环宇了。”

    “为什么”爱玛不相信看着他。

    “乔汐莞是我妻子。”顾子臣一字一句。

    “不。”爱玛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你不能有妻子,你如果有妻子,那个人也只能是我。”

    “爱玛,我们之间只是普通的关系。”

    “夏洛克。”爱玛眼眶一下子就红了,“可是你说过会照顾我一辈子的。”

    “你本来就应该知道,我不可能照顾得了你一辈子。”

    “不要。”爱玛娇蛮的说着,“我不管你能够照顾我多久,我需要你陪在我的身边。乔汐莞是你的妻子,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她现在有新男朋友了,在你消失这4年,她根本就没有等你。”

    “就算如此,名义上我们还是夫妻。”

    “我不能接受。”爱玛刁蛮无比,“我不会接受你除了我之外,其他任何女人。夏洛克,从你奄奄一息被我捡起的时候,从我日日夜夜陪着你做各种各样的手术以让你活在这个世界上开始,你的生命就是属于我的,你整个人都是属于我的,这是你欠我的。”

    顾子臣眼眸一转,走向落地窗看着上海的天空。

    “夏洛克。”爱玛看着顾子臣突然的沉默,也觉得刚刚自己说得有些太极,她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拉着他的手臂,“我是真的很爱你,我等了你4年了,你不能因为你自己都记不到的过去,就忘记了我的所有付出了。这个世界上,我只把你一个人当成我的依靠,我的父母我的兄弟姐妹,他们没有一个人是真心对我。你不要丢下我,求你了。”

    顾子臣脸色紧绷,一言不发。

    爱玛有些紧张,她望着顾子臣,下定决心的说道,“夏洛克,你要是不喜欢我针对乔汐莞,我就不针对她了。我马上让人放手对她的攻击。你答应我,和我现在就离开上海,以后再也不会回到这里了好吗”

    “我暂时不会离开。”

    “为什么”爱玛受不了的尖叫。

    “我想要弄清楚一些东西。曾经的东西记不得了,不代表就不存在。爱玛,我先送你回法国。”

    “不,你不走,我也不会走”爱玛一口咬定,“夏洛克,你想要了解你自己曾经的事情,我也陪着你。但是我告诉你,我不会放手让你离开我的,除非让我死,否则我不会让你离开,我没有了你,真的活不下去”

    顾子臣转头看着爱玛。

    爱玛泪眼婆娑,委屈的看着顾子臣,“我是真的怕你离开我,真的很怕。”

    顾子臣动了动喉咙,把视线转移,再也没有多说。

    爱玛看着顾子臣冷漠的样子,也没有再开口说其他。

    只是。

    她眼眸狠狠一紧,一道恶毒的眼神一闪而过。

    要让她真的彻底放弃对乔汐莞攻击,她怎么可能做得到

    她不将乔汐莞弄得很惨,她绝对不会回法国

    秦以扬一脸兴致盎然的出现在乔汐莞的办公室。

    乔汐莞看着他手上依然捧着那么大一束红色玫瑰,脸部有些抽筋。

    “你喜欢放在什么地方”秦以扬屁颠屁颠的说着,笑得还很灿烂。

    “埋在我的空中花园里,滋润我的沃土。”乔汐莞一字一句。

    秦以扬悻悻的将那束火红色的玫瑰规规矩矩的放在了一边的茶几上。

    大概,莞不喜欢玫瑰。

    他捉摸着下次是不是应该换一束其他花朵。

    这么思考着,他将屁股挪在了乔汐莞对面的桌椅上,嘴角一笑,“莞,你说的试试,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你同意和我交往了”秦以扬兴奋的脱口而出。

    “在这之前,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你说,就算是和做一百件事情我也愿意。”秦以扬兴致盎然。

    “我需要你和你母亲yoyo一起,做我的品牌设计师。”

    “我很久没有设计了。”

    “不同意”

    “当然不是。”秦以扬连忙说着,“只是让我设计而已,又不是让我卖身。不过莞,你真的觉得靠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设计师,可以让你在这段时间起死回生说真的,我对自己都没有那个自信。”

    “我喜欢o的设计。”

    “那其实是o的设计师们在做,我很少参与。”

    “秦以扬,你怀疑我的眼光”乔汐莞眼眸一紧。

    “亲爱的,你欣赏水平太好了,否则怎么能够发现我这颗藏在暗处的金子呢”秦以扬拍马屁的功夫无人能及。

    乔汐莞似乎也习惯了秦以扬的无线讨好,脸上没多少其他表情,但是口吻严肃了很多,直白道,“我答应和你交往,但是我现在还没离婚。”

    秦以扬眼珠子差点没有瞪出来,“你是让我当小三吗”

    “暂时,就似乎是这个角色。”

    “我能有机会拨乱反正吗”秦以扬真的觉得自己命太苦了。

    “我不知道。”乔汐莞看着他,“如果不愿意就算了。”

    “没有不愿意,只是”秦以扬看着她,有些欲哭无泪说,“你传说中的丈夫到底是谁啊又在哪里的”

    “你见过的。”

    “谁”秦以扬一脸兴趣

    “达索齐集团的负责任,夏洛克。”

    “”秦以扬直直的看着她,“他就是顾子臣”

    “嗯。”

    “”秦以扬突然说不出来一个字。

    “如果这次我们赢了,我考虑和他离婚。”乔汐莞一字一句。

    “你和他到底发生了些什么”心里尽管非常不爽,因为曾经的假想敌就这么生动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他也会觉得就像蚂蚁在咬的感觉,无处发泄。

    相对于心里的无处发泄,他是真的很想知道,乔汐莞和顾子臣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什么,让乔汐莞分明这么爱,还要选择离开

    “一些不我愿意说的私人恩怨。”乔汐莞明显的很排斥这个话题。

    秦以扬就这么看着她。

    “没什么事儿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早上9点钟留出时间,陪我去参加记者招待会。”

    “你明天要开记者招待会会不会太快了点,现在你的负面新闻正在顶峰期,这个时候很容易将矛盾更大的激烈化。”秦以扬提醒。

    “嗯,我知道。反正失败了,也就靠你养我了。”

    “这句话我怎么突然觉得这么好听呢”秦以扬瞬间就笑了出来,“好吧,我明天一定帅得天崩地裂的出现在你身边,和你一起面对记者的来势汹汹。”

    乔汐莞点头,看着这个毫无原则的男人

    秦以扬做了一个飞吻,愉快的离开了。

    乔汐莞转眸,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走向落地窗,看着上海这片熟悉的天空。

    顾子臣,我们大概是真的,没什么缘分的。

    第二天一早。

    准时9点。

    乔汐莞出现在环宇大厦记者招待会现场。

    偌大的会议厅容纳了不亚于30家记者媒体,大大小小的,拥挤在一个会议室里面。

    乔汐莞身边坐着yoyo,以及秦以扬。

    秦以扬今天果然是精心打扮了一番,平时的轻佻在此刻也显得内敛而成熟。

    yoyo今天穿着一套白色的职业装,依然干练十足。

    乔汐莞则穿了一件淡绿色裙子,头发扎了一个马尾,看上去倒是比平时更加清纯些,显得比较容易亲近。

    会场记者齐刷刷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这么安静了至少两秒钟,乔汐莞开口说道,“对于这段时间一直有媒体质疑我们环宇旗下品牌熟ature抄袭一事儿,我当初就承诺过,我会在最短的时间给记者朋友们一个交代,我说到做到。”

    记者一片安静,等待乔汐莞的继续。

    不得不说,这个女人每次出现在媒体面前,总是会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霸气。

    “关于那晚上我的t台服和x女明星戛纳红地毯晚礼服如出一辙的事情,我只能告诉大家,我没有抄袭。经过这两天时间,我们一直在联系x女明星,但是x女明星都以自己很忙为借口不和我们环宇见面交谈,对于她身上那件衣服是通过谁提供我们不得而知,何况,x女明星作为公众人物,我也不想因为我们环宇的一些事情影响到了她在娱乐圈的发展,所以这件事情,我在此明确,我不会再去追究这件事情的起因后果,也不想浪费时间去找出那个有心人的故意为之,之后的任何一个场合,我也不会再对此事做任何解释和回应。”

    记者有些诧异。

    这个记者招待会,不就是为了澄清自己的吗刚刚就怎么一笔带过的几句话,到底是神马意思

    乔汐莞到底打什么主意

    记者大都不明白,只是面面相觑。

    乔汐莞也没有给那么多时间去让记者深思,她直接说道,“我现在借着这个机会,正式宣布,我们环宇集团旗下第一个时装原创品牌淑ature今日成立,年底12月份会将我们的产品上市并销售在外。我们的品牌宣传是:attheoent,justcall。我们品牌的定位人群:2535岁之间。品牌类别:青春休闲、都市职业、名媛淑女。”

    下面的记者就这么望着乔汐莞,似乎是没想过记者招待会其实就是乔汐莞安排的一场品牌新闻发布会。

    上次的发布会叫做完全搞砸。

    而这个时候,乔汐莞居然冒险的,给所有人始料不及的完成了那场半途而废的发布会。

    记者都一时半会儿找不到问题,大家都很安静。

    “我正式介绍淑ature的设计师yoyo,以及我的男朋友秦以扬。”

    男朋友秦以扬。

    信息量是不是有些大

    记者群众开始沸沸扬扬了。

    八卦新闻永远都会是最容易拉近人距离的新闻。

    一个记者举手,问道,“乔小姐,你这是变相的承认了你和秦先生的关系吗”

    “我不是变相承认,我就是明确承认我和秦以扬现在在正式交往。”

    记者一片哗然,突然一个人问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公布”

    “因为不需要隐藏。我不需要隐瞒你们,对于抄袭的事情,我无能力给你们一个最有证据的答案。我当然也不需要隐藏,我和秦以扬的关系。”

    “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大家都以为你会辞退yoyo,这对你而言是最好的选择,为什么不这么做”

    “我之前就告诉了你们,我们没有抄袭。既然没有抄袭,我为什么要辞退一个本来就没有过错还这么优秀的设计师。”

    “你这么信任yoyo,是不是因为秦以扬是你男朋友的原因毕竟yoyo是秦以扬的母亲,如果你辞退了yoyo,也许会影响你和秦以扬之间的感情。”记者在经过刚刚的震撼后,现在已经开始针针见血了。

    乔汐莞眼眸微动,正欲开口。

    “我想这个时候是应该我来替乔汐莞回答你的问题。”秦以扬看着台下的记者,“乔汐莞不是一个容易被感动和感化的人,你们作为媒体人应该也很清楚。所以我和乔汐莞的关系,绝对不会因为外界任何人受影响,包括我母亲yoyo。而我现在之所以加入淑ature,只是因为我想要更加的靠近乔汐莞。就直白的告诉你们,我爱她爱惨了。”

    最后一句话,让下面的记者忍不住笑了两声。

    坐在秦以扬身边的乔汐莞,那一刻脸有些微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不管如何也会让人有些不好意思。

    “乔小姐,你突然不再解释抄袭的事情,反而将今天作为了你新品牌的发布会,是想要用行动来证明什么吗”

    “我只是不想因为抄袭而影响我的心情,也不想影响了我品牌上市的进度。12月份,这个品牌如何,还请大家拭目以待。”乔汐莞一字一句。

    记者突然不知道还能问什么。

    乔汐莞已经明确表示,关于抄袭的事情她不再谈。

    而新品牌,又得等到12月份才能够大做文章。

    正有些冷场的时候,一个记者突然举手,提问,“乔小姐,我能最后问一个问题吗”

    “你请说。”

    “据我们所知,乔小姐你曾经结过婚,并且还有两个孩子,我们很想知道,你是已经离婚了,还是说和秦先生之间”

    乔汐莞看着那个记者,看着他欲言又止的表情。

    其他记者也都一脸认真的看着乔汐莞,对于这个八卦问题,他们也很有兴趣。

    “这么多年,你们见到过身边有过其他男人吗”乔汐莞问道。

    记者摇头。

    “所以,很多事情我不需要说的太明白。这并不是一个会让人高兴的话题。”乔汐莞说完,就站了起来,“今天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辛苦大家了,谢谢。”

    话音一落,蓦然离开。

    记者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乔汐莞离开。

    所以乔汐莞就是离婚了。

    记者一致认定了这个事实。

    ------题外话------

    被很多人质疑。

    但是小宅心脏够强大。

    又复活了。

    反正,还有那么多支持小宅一路走下去的亲们。

    小宅决定跟着自己的脚步,么么哒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