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一章 乔汐莞,我就活该被你这么玩?!

第十一章 乔汐莞,我就活该被你这么玩?!

作者:恩很宅
    从记者招待会现场回到办公室。乐  .。

    yoyo和秦以扬跟着乔汐莞的脚步,坐在了她办公桌的对面。

    “乔总,你确实很大胆。”yoyo不禁感叹,“我真的没想过你召开的记者会,就是一场变相的发布会,我有点担心,会不会被有心人给利用了。”

    “会也没办法了,做都做了。”乔汐莞耸肩,表示无所谓。

    当然,yoyo和秦以扬都很清楚,乔汐莞不可能这么无所谓。

    今天召开记者会,乔汐莞不再澄清这件事情的始末,这本身就是一件大胆到不行的事情,也许会被记者写成目中无人,当然也许也会被记者觉得,这就是一种天生的霸气,没做过就没做过,她不需要那么多理由。

    乔汐莞在媒体眼中本来就是一个性格有些怪,能力有无比强的女人,这种女人不屑和别人解释太多,也不需要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她这样的方式,记者诧异归诧异,还是接受乔汐莞的种种出其不意。或许换在别人身上就不太会这么顺利了,所以整个招待会现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失控。

    反而一切,顺着乔汐莞的方式在往下。

    她不再说抄袭这件事情,明确的表明了自己态度,在外界认为她会无比纠结,会被舆论所打压的时候,她直接用行动反驳道,那是你们认为的事情,她半点不受影响,她的品牌该怎样就怎样,该开发布会就开发布会,该上市就上市,该用原来的设计师,还得用原来的设计师,而且不仅如此,她现在还在谈恋爱,样子看上去很幸福。

    媒体其实就是“犯贱”的一群东西,越是看着别人颓败的时候,越是会去煽风点火,越是看到别人意气风发的时候,越是会去阿谀奉承。

    安静的空间,电话突然响起。

    乔汐莞看着来电,将电话直接关上了静音,对着面前的两个人,“你们去忙你们自己的吧,媒体怎么写那是媒体的事情,我们的事情就算做完了,从今天开始yoyo你就不要有任何负担全力以赴的准备上市销售,秦以扬的职位由你安排。”

    “是。”yoyo点头。

    秦以扬的眼神看了看她一直不停闪烁的屏幕,咽了咽喉咙,准备跟着yoyo一起离开的时候,乔汐莞突然叫住他,“等等,秦以扬。在我的品牌中,我需要你独立设计一个系列的衣服,就设计情侣装。量不需要太多,一个系列可以不超过5件,一个季度一次。我需要这个系列的衣服做媒体效应。”

    “好。”秦以扬难得这么认真的点头。

    “嗯,出去吧。”乔汐莞摆了摆手。

    对于yoyo和秦以扬,她是真的信任的。

    两个人相继离开。

    此刻手机已经第二次响起,她接通,“顾子臣。”

    “乔汐莞,你这是在婚内出轨吗”那边传来咬牙切齿的声音。

    “顾子臣,我们分居4年了,我可以单方面提出离婚。”乔汐莞直白到不行。

    “”那边狠狠的捏着手机。

    “当然,你这个时候可以落井下石的出来对着媒体说,我们还是夫妻关系,也或许你这样的举动我就真的万劫不复了。毕竟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不管原因的,但凡还在婚姻中做出的任何出轨的事情,都是死罪你可以用这个来打压我”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气得身体发抖,好久,薄唇吐出两个字,“很好。”

    乔汐莞眼眸微转,脸色冷然,“顾子臣,没有谁会一直在原地等你。”

    说完,那边已经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其实,她也只是在赌而已,赌顾子臣不会做到这个地步,赌顾子臣不会把她逼到这个地方当然,如果顾子臣真的这么做了,她觉得她也会接受。

    她一直都知道,这个世界上谁离开了谁都能活

    何况,如果真的如此,她也算是死了自己那个,一直还存在侥幸的内心。

    很多时候人就是需要一个残忍的答案,让自己认清很多不愿意认清的事情

    古人说,这叫惨痛的经历。

    顾子臣此刻在酒店总统套房的书房内。

    他坐在电脑前面,整个人脸色发寒。

    媒体的响应速度很快,不超过20分钟时间,乔汐莞的新闻就已经出现在了各大新闻板块上。

    不得不说,乔汐莞虽然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但确实是一个聪明的人,这个时候她不拘泥于外界对她的质疑,不让自己停留在那个漩涡里面,无法自拔。她用她的行动表示,这件事情她没有做过也就不屑于去做过多解释,而她的生活该如何就如何,也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她的这种方式,会让媒体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很大气,至少会有那一瞬间因为她的大气而折服,而选择去相信她的一句一言。

    而这个时候如果再有其他的对她而言是正面的信息抛出来,效果就会明显的事半功倍。

    乔汐莞这么聪明的人,肯定也会想到如此。

    所以陆陆续续的,绝对会有很多看似无意的信息在各个角落响动。

    顾子臣突然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拉开落地窗的窗帘,透彻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身上,也同时将他的房间照点透亮无比。

    他眼眸看着落地窗外的上海,看着上海街头的车水马龙。

    耳边响起乔汐莞的话,“顾子臣,没有谁会一直在原地等你”

    没有谁,会一直等你

    他拳头紧捏,骨节处那一刻似乎都因为这句话而咯咯作响。

    分明记忆中根本就不知道有这个女人的存在,却因为这句话而让他心突然就像是被什么揪了一下,他感觉到了,似乎从来没有发生过的,心疼。

    除了愤怒,真的会心疼。

    那一刻他误以为是自己胃病犯了。

    他吃了很多胃药,他甚至还吃了早饭,但那里的疼痛一直没有缓解,反而会因为一个男人说的那句“我爱惨了乔汐莞”,而乔汐莞脸色一红的场景而更加疯狂。

    所以他根本没有犹豫的,给她打了电话。

    她对他,全身都是刺。

    他真的不知道,曾经的乔汐莞是不是也是如此,还是只是因为乔汐莞受不了他忘记了她的事实。

    可是,忘记了就忘记了。

    他没办法让自己的记忆一下子就回来。

    不管他会多着急的想要想起,但就是想不起来。

    越想,反而脑袋里面的剧痛感会越渐强烈。

    医生曾经告诉他,有些事情不要想得太多,很多时候或许就是一个不留意的瞬间自己就蹦了出来,他让他多休息。

    他试着听了医生的话,不再对过去执念。

    可现在。

    他有些惊慌。

    他捂着自己的头,璀璨的阳光照耀在他的脸上,那一刻他似乎觉得眼前有些模糊不清,他想大概是因为,视线太过刺眼,有些灼烧了他的眼睛。

    所以他转身,回到办公椅上。

    眼神看着屏幕上的新闻头条,看着乔汐莞这么静静在频幕上唯美的样子。

    她在另外一个男人身边,会不会比较温柔

    心里突然一紧,脸色也随之变动。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乔汐莞就不能多给他点时间

    为什么乔汐莞要这么的咄咄逼人

    环宇大厦顶楼空中花园。

    乔汐莞没有再坐在办公椅上,她觉得此刻的自己需要呼吸新鲜空气,所以她摇曳着身姿,静静的在唯美的空中花园内荡秋千,她一个人,闭着眼睛,就这么感受着秋日的阳光零零碎碎的照耀在她的身上。

    她对顾子臣说,没有谁会一直在原地等你

    这句话,是真的。

    或许对顾子臣而言,她只等了他半个月。

    可实际上,她等得太久太久了,久到已经真的承受不了了。

    其实,如果他没有这么的出现,她可以等他一辈子,她可以一个人带大明路和念念。但自从他出现在她面前,对她一字一句的说我是夏洛克,我不认识你之后,她就真的觉得,她不用再等了。

    不值得再等下去。

    她睁开眼睛,随手拿起身边的手机,点开客户端,看自己的新闻。

    很多事情不管自己有多么的不想要去面对,不想要去解决,最终的结果都是,一切都只有靠自己,谁都不能真的成为谁的依靠。

    她这么翻阅了一些,看了些评论,好的坏的,一样参半。

    也算是把自己炒热了。

    不得不说,估计上海这么多企业,层次不齐,层出不穷,没有哪个企业的名下品牌,会在还未上市的时候就会炒得这么的沸沸扬扬,不管是正面的新闻还是负面的好,至少品牌是真的火了。实际上,真正的炒作真的不只是局限的发生在明星之间,明星因为有炒作有新闻才可以活跃在娱乐圈中,而品牌也会因为同理深刻的记在人们的脑海里,就算是带着些不太好的观点,也会因为活跃在媒体上而去探个究竟。

    人都有求知,这是本性。

    当然,一切都要有个度。

    太好太差,太极端总会让事倍功半。

    而她现在,需要一个度,让她的品牌,回到最好的那个点。

    她静静的刷着评论,用最最平和心态去看着里面的白底黑字。

    约半个小时后。

    一条新闻蹦了出来,那是诺莱仕在facebook上写的一段话,先是在朋友圈里面进行了发布,说看到中国这段时间对yoyo质疑的新闻非常的心酸,yoyo是一个好的设计师,没想到曾经自己和她的误会却被有心人拿来做文章,他觉得很抱歉。并在facebook上力挺yoyo,觉得中国设计师,没有人比yoyo更棒,以yoyo的才华和作为一个设计师的高傲,他绝对不会相信yoyo会做出如此的事情。

    在facebook出来后不久,法国的时尚圈就对此事有了一些响应,开始因为yoyo发生的这起事件而议论纷纷,同时,没过多久,诺莱仕在titter上正式发布了以上信息,诺莱仕在法国设计圈有一定的影响力,此举动无疑不是对yoyo正面的一个肯定,法国那边已经默认为yoyo是被冤枉。

    而法国那边的响动在很快的时间就传递到了国内,中国人一向都很容易被“外国的事物”所感染,所以法国时尚圈都已经肯定和力挺的事情,拿到国内来,似乎就成了一种事实,大家渐渐地开始对认定的抄袭事件有了些改观,渐渐的开始相信t台秀那天的雷同事件,也许另有她因,而就在半个小时之前乔汐莞没有做太多解释的直接将这个事情一笔带过,同时似乎也印证着,因为没有做过这种抄袭的事情,所以不需要做过多解释。

    新闻和新闻之间,很快的起到了有效地化学反应。

    而接下来的新闻并没有完。

    傅博文作为上海龙头企业,被上海人命名为最有才华最有魅力的企业家,今天接到一个电视直播专访,在最后结束的时候记者故意问了他关于这段被炒得沸沸扬扬的环宇集团他的看法。

    “环宇集团和我一向有着合作项目,双方关系一直很好。从发生事情后,我没有给乔汐莞打个任何一通电话,不是因为对她毫不关心,而是我知道,她的能力能够好好的处理好这起事件。而以她乔汐莞的处事性格,绝对不会姑息了所谓的龌龊之举,她既然可以明确的告诉大家她没有做过,且她不辞退她的设计师,那么这所谓的抄袭就完全是空穴来风,不用质疑。”

    傅博文的肯定,再次让那个原本就滋长得很欢的化学效应更加的疯狂。

    傅博文没有刻意的发布什么新闻,只借着一个节目,当着全国人的面毫不掩饰的承认了乔汐莞的能力和为人。

    有那么一秒,乔汐莞其实是有些感动的。

    傅博文这么冷血的人,从来不屑于插足在任何企业任何私人之间,而他说的这些话,很有可能也会将自己牵连其中,傅博文这么讨厌被人炒作的人,还是因为她破例了。

    而他的破例,让她的新闻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这个时候,万事俱备,似乎就差水军的推波助澜。

    乔汐莞也很会玩媒体,不过这些年因为考虑到自己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不想在公众面前对孩子产生负面影响,也就不想和媒体打交道,甚至今天早上她从家里离开的时候,刻意让刘妈不要让两个孩子看电视,很多事情,她不想要给他们带来什么负担,或者负面情绪。

    不管最后的结果如何,她希望在两个孩子的心目中,她只是那个可以依靠的母亲。

    到了下午时刻。

    水军的力量终于开始发挥作用。

    从最开始抄袭事件的澄清,以及扒出并反驳了在抄袭事件后有些媒体故意用言语引导产生的误会,不禁讽刺了现在新闻界的恬不知耻,为了新闻而做些不要脸的举动,呼吁当时报道过的新闻媒体对乔汐莞进行道歉

    当然,呼吁而已,没有哪家媒体会站出来自己打脸。

    只是为了顺应民意,尽量的写一些比较缓和气氛的新闻出来,以表明自己的立场。

    而抄袭事件炒作后不久,水军开始将新闻转移到乔汐莞的爱情八卦中。

    这是乔汐莞的策略。

    有些时候太极端的做一件严肃的事情,久了就会让人产生审美疲劳,也会让人们的同情和认可渐渐地变得没有价值。所以在抄袭事件得到缓和后,就不需要再极端的做些文章。而这个时候说说她的八卦,反而会让人印象更加深刻。

    很多网名都留言说,秦以扬很帅。

    一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遭遇挫折的时候,就这么静静地陪着她身边,这就是一种最大的保护,就是最让人感动的事情他们希望,他们可以白头偕老。

    乔汐莞将新闻看完之后,放下。

    这算是一时之间缓和了这段时间她的负面新闻,并有效地通过这次的新闻,极大的炒热了她的品牌,她想或许现在有人已经开始气得咬牙切齿了,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效果,反而让她不花费太多人力物力占了极大的便宜,为她之后的宣传成本真的是节约了很大一笔钱。

    她转眸,看着突然又响起的手机,看着来电,“武大。”

    “那个,我们到上海了。”武大说,言语中似乎有些,汗颜。

    我们。

    就是武大和叶妩了。

    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一分钟都不会让自己空闲下来

    “好,我知道了。”乔汐莞口吻不太好的准备挂断电话。

    “乔汐莞。”那边叫住她。

    “什么事儿”乔汐莞现在心情并不太好。

    “叶妩说,晚上一起吃饭,她请客。”

    “你对她说,我从来不参加居心不良的饭局。”乔汐莞一字一句。

    武大突然沉默着说不出一个字。

    “挂了。”

    “哦。”

    武大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这个女人还是真的,我行我素。

    叶妩转眸看着武大的表情,嘴角拉出一抹邪恶的笑容,转瞬即逝。

    她只是故意告诉乔汐莞她回来了而已,她当然没有想过要请这个女人吃饭,不仅乔汐莞看着她恶心,她看着她,也会影响食欲。

    她刚刚随口说的一起吃饭,就只是为了气气乔汐莞而已。

    很显然,看着武大的表情就似乎有效果的。

    只不过。

    她眼眸突然一紧,她找了顾子臣这么多年,全世界不停的一直在找他,她甚至从降落伞上跳下去后,就往直升机坠落的方向走去,没有任何犹豫。不过当时她受了伤,而且在漫漫无垠的沙漠上独走,终究是比较困难的事情,所以她找了2天2夜,才终于找到那辆直升飞机,而她找到的时候所有一切都已经变成了残渣,她翻开那些已经变形的残渣,除了血渍外,没有找到顾子臣的声音,没有尸体。

    没有尸体,说明他还活着吗

    或者说,只是好心人路过,将他埋葬了而已。

    不。

    她只会相信第一种可能。

    所以她走出沙漠后,稍微养好了身体就开始全世界的寻找顾子臣的身影,她打听了很多,查了很多那段时间去s特国旅游的旅游团,因为旅游团确实太多太多,尽管她让她的母亲帮忙,也花费了太多时间,而就在她不停寻找顾子臣身影的时候,高嵩找到她,对她说,基地在找她,让她回去。

    她拒绝了。

    她离开了基地,没有通过正式报告,说走就走。

    高嵩也没有拦住她,因为叶妩的右手,根本就不能灵活的再使用手枪,也不能精准有力的出拳,这在基地,这对于特工而言,分明就是残疾,尽管不影响她平常的日常生活。

    高嵩离开后,她继续漫无目的的寻找顾子臣。

    经过整整4年时间,她其实已经开始绝望了,她甚至觉得,或许顾子臣是真的死了。

    所以她刚好走到澳洲,巧合的和武大、莫梳重逢,大家一起喝了些酒,说了些曾经的故事,在准备分道扬镳的时候,武大的一个电话,让她知道了顾子臣真的还活着。

    她当时眼泪就顺着眼眶一下流泪下来。

    没有死。

    顾子臣果然没有死。

    她就知道,像顾子臣这样强大的男人,怎么可能就这么轻易地死去。

    上帝不会这么残忍。

    她什么都没考虑,收拾东西就要回到上海。

    武大也没有拦住她,只说,陪她一起。

    大概不只是陪她回去而已,大概也会担心她再次对乔汐莞出手。

    曾经她被温特森当众揭穿过,当着所有同伴,狠狠的被揭穿她做的那些龌龊的小举动。

    不过后来的相遇,大家都自然而然的忽视了那个小插曲,因为终究而言,他们是经历过生死的同伴,很多事情的感情,会超出一般人的想象。

    第二天下午,她回到了上海。

    见到了上海这片熟悉的天空。

    她其实还是有些讽刺的,讽刺自己拼了命的找了这么多年,到最后,上帝还是让乔汐莞和顾子臣先相遇,而乔汐莞这4年来,从来没有去找过顾子臣,从来没有

    她真的觉得上帝对她,实在不公平。

    很不公平。

    不过没关系。

    很多事情不是一定会有一个先来后到,曾经她先遇到顾子臣,但顾子臣并没有爱她到最后。

    所以这次

    她认为,上帝让顾子臣失忆就是为了给她的一个机会

    乔汐莞放下电话,心里发毛。

    叶妩的回来,让她的心情烦躁到了极致。

    她实在不喜欢这个女人出现在她面前,午夜梦回之时,还能够偶尔想起这个女人曾经给过她的狰狞

    她深呼吸一口气,表示不想为这样的女人有任何情绪波动,拿起电话,拨打,等待接通,“傅总”

    “如果只是为了感谢我的话,就不用了。”傅博文直接开口,似乎不想要浪费时间在乔汐莞的身上。

    这个男人。

    乔汐莞咬着唇,也不知道为什么,仿若习惯了这个男人这么的虐她,她屁颠屁颠的说着,“傅总,我想请你吃饭来着”

    “不用了。”

    “我欠你好多顿饭。”

    “我对你的大恩大德你就算是请我吃一辈子饭也还不起”

    “”乔汐莞竟无言以对。

    她能说,她就喜欢傅博文这种天生傲娇的个性吗

    “那以身相许”乔汐莞说。

    话音还未说完,那边已经挂断了。

    乔汐莞看着电话蓦然一笑。

    傅博文对她冷是冷了点,真正对她的帮助确实不少。

    她眼眸微动,看着房门外,“进来。”

    “莞。”秦以扬一脸风骚无比的出现。

    乔汐莞皱眉,“有事儿吗”

    “我想你来着”

    “没事儿就出去。”

    “莞,你不能这么对你的男朋友。”秦以扬一本正经。

    “男朋友”乔汐莞嘴角一勾,“不是男小三”

    “”秦以扬咬牙,“男小三就男小三,小三还有上位的呢,看我上位了怎么弄死你。”

    “你倒是可以试试。”乔汐莞转眸,严肃的说道,“楼下上班去,我很忙。”

    意思是没空搭理你。

    “莞。”

    “秦以扬,我现在是你上司。”乔汐莞一本正经。

    所以你得听我的命令。

    “乔总。”秦以扬咬牙切齿。

    “嗯,下去吧。”乔汐莞摆手。

    “玛德。”秦以扬离开的身影突然愤怒的转身,大步走向乔汐莞,居高临下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弯腰,压低身体正面看着她,两个人距离很近,近到稍微嘟嘟嘴角就能够吻到彼此的嘴唇。

    “做什么”乔汐莞眉头一紧。

    “讨要该有的福利。”秦以扬邪恶一笑,“你不能这么过河拆桥,利用完了我,甩甩手就让我离开”

    乔汐莞眉头皱得更紧。

    “我现在要亲你。”秦以扬一字一句。

    “你可别后悔”乔汐莞眼眸一紧。

    “大爷我从来没有后悔过。”话音一落,唇瓣覆上。

    两个人的距离近到,仿若就只有0。01米的距离。

    房门外突然响起偌大的声音,大概是愤怒开门发出的声响,耳边似乎还听到ilk有些惊慌失措的叫着,“顾大少,你不能这么野蛮的去我们乔总的办公室。”

    后面那个字,大概是被眼前的一幕震惊到了,所以说得有些木讷。

    我滴个神

    现在是什么情况

    乔总和秦以扬在“办公室咚”,乔总的老公撞见了。

    但是乔总刚在媒体上说和秦以扬在正式交往。

    那么意思是乔汐莞和顾大少其实是离异了。

    离异了的意思也就是说,顾大少没道理发火。

    但是

    顾大少一副杀人的表情是要做哪样

    她刚刚看着顾大少这么一脸冷酷到不行的直接走进乔总的办公室,本来没打算阻拦的,后来想起秦以扬还在乔总办公室就觉得,怎么也应该通报一下。

    根本自己还没有反应过来,顾大少就这么霸道的推开了房门。

    ilk站在门口,觉得自己真心尴尬。

    她默默地,默默地退了出去。

    她就怕乔总的“家务事”殃及到她这种小虾米了。

    秦以扬没能够吻到乔汐莞,他不爽的转头,眼眸一紧,看着面前的男人顾子臣。

    顾子臣也这么回视着他。

    从他这个方向看过去,其实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亲在一起,只感觉到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近到似乎是在如胶似漆。

    两个人不太友好的对视,乔汐莞坐在办公椅上,突然站起来,走向秦以扬,“以扬,你先出去。”

    秦以扬转头看着乔汐莞,一脸不爽。

    表情狠狠的在说,我不要出去

    “你先出去,晚上陪你一起吃饭。”乔汐莞在身边低声说道。

    秦以扬怔怔的看着乔汐莞,弯腰在她耳边,显得尤其的亲昵,“所以在正室面前,我就应该自动消失,等你安慰完了正室之后,再来哄小三”

    乔汐莞脸色微变了变。

    秦以扬说,“莞,你知道我真的很爱你”

    话还未说完。

    乔汐莞突然大步向前,站在秦以扬的面前。

    顾子臣整个人已经逼近,狠狠的看着面前两个人,乔汐莞看到顾子臣的拳头紧捏着,那一刻脸上的愤怒显而易见。

    秦以扬站在乔汐莞的身后,看着乔汐莞扶着他的举动。

    麻痹的,他堂堂一个大男人,难道还需要女人来保护吗要打架,劳资奉陪到底。

    这么想着,就想掰开乔汐莞主动出手。

    乔汐莞一把拉住他的手。

    秦以扬皱眉。

    “你先出去。”乔汐莞表情严肃。

    秦以扬不爽的看着她。

    “我不希望我的办公室血流成河”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紧捏的拳头在那一刻在微颤抖,他眼神狠狠的看着他们握在一起的手,脚步上前,伸手突然拉起乔汐莞的手臂,一个用力。

    乔汐莞一个不稳,分明就是直接撞进顾子臣的怀抱里,鼻子撞在他僵硬的胸膛上,痛得眼泪不受控制的飙了出来。

    自己还没来得及尖叫,顾子臣拖着她就直接往外走。

    乔汐莞被顾子臣的蛮力带着,走出办公室。

    力气很大,大到她根本就没办法反抗。

    秦以扬也被顾子臣突然的举动怔了一秒,下一秒直接追了上去。

    ilk的办公室在乔汐莞的外面,她正在yy房间办公室里面会不会发生什么狗血的事件时,就看到顾大少一脸恐怖的拖着乔总走出来,完全是没有怜香惜玉的拖出来的,还没有惊呼,就看着秦以扬大步追了出去,挡住顾子臣的路,狠狠地说着,“你放开她”

    顾子臣眼眸一紧,冷血的视线闪过狰狞的光芒。

    “让开”顾子臣说。

    “我让你放开她”秦以扬一字一句,表情从未见过的冷漠和严厉。

    记忆中秦以扬似乎除了吊儿郎当就是一脸讨好。

    从没看到他表露过这样个神情。

    “我数三声,一、二”

    “顾子臣”乔汐莞怒吼,“你够了没”

    顾子臣扬起的拳头突然被乔汐莞的声音吼住。

    于此同时,秦以扬一个拳头过去,直直的打在了顾子臣的脸上,“哐”的一声,如此响亮。

    ilk捂着自己的嘴,就怕自己尖叫得太大声。

    这是,两男争夺一女的戏码吗

    怎么看怎么都觉得热血沸腾。

    秦以扬看了看自己的拳头,那一刻有些愣怔,似乎是有点趁人之危。

    而且他刚刚确实使了全力,他还能够感受着拳头上的疼痛。

    面前的顾子臣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秦以扬一脸傲慢,表情在说,难看就难看,劳资又不怕你想着,伸手就想要把乔汐莞拉回自己身边。

    动作正开始,秦以扬就感觉到自己肚子陡然一痛,根本没来得及反应,自己就被硬生生的弹出了出去,猛地一下摔倒在地上,比刚刚的拳头更加响亮十倍的声音自由落地。

    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居然被那个男人一脚给踹翻了。

    踹翻了不说,半天似乎都不能动弹一秒。

    ilk再也矜持不住了,终于“啊”的尖叫了出来。

    刚刚那一脚,她恍惚有一种,看国外大片的感觉。

    乔汐莞看着地上的秦以扬,狠狠的甩着顾子臣的手想要去秦以扬的情况。

    顾子臣拉着她的手根本就不放。

    乔汐莞脸色难看无比,“你放开我,顾子臣”

    顾子臣的手捏得更加用力。

    乔汐莞觉得手一阵疼痛,疼得她的眼泪有些控制不住。

    顾子臣似乎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力气,他拽着乔汐莞,直接走进了电梯。

    强势到,乔汐莞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

    电梯关过来,这层楼瞬间安静了。

    ilk连忙跑到秦以扬的身边,蹲下去紧张的问道,“秦先生,您没事儿吧要不要我扶你起来”

    “你别碰我。帮我叫救护车。”秦以扬突然大声的怒吼着。

    说完了,不知道是不是拉扯到了什么痛楚,痛得一脸扭曲。

    “哦,哦,我马上打电话。”ilk连忙起身跑向一边拨打120。

    这是,这是

    伤的有多重

    还是秦以扬这个男人一向喜欢小题大做。

    秦以扬忍着痛,躺在地上。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刚刚乔汐莞在办公室要让他先离开,为什么她会说不想要办公室血流成河,原来是因为,顾子臣这货,他根本就打不过

    麻痹

    他窝着一肚子怒火,无处发泄

    乔汐莞被顾子臣一路拖着走出环宇大厦。

    环宇大厦的员工看着这两个人,不知道是不是被顾子臣的模样吓住,迎面而过的员工都不知觉的往后退了两步,似乎是在为顾子臣腾路。

    顾子臣将乔汐莞带上车,粗鲁的让她坐进了副驾驶室,然后走向驾驶室,开着车一跃而出。

    速度很快。

    这让她想起了当年的尹翔。

    尹翔真正飙车的时候就是这般,不停的在上海繁杂的交通道路上穿梭,每每让人觉得心惊胆战。

    车子这么疯狂了好久,突然一个急刹停在了一个乔汐莞也不知道的什么地方,大概顾子臣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周围有些慌,应该是驶出了上海城区,然后随便走的一个郊区道路。

    车内一片安静。

    顾子臣尽管停了车,双手还狠狠的抓着方向盘,脸色冷漠得吓人。

    他的右边脸上有些微肿,大概是刚刚秦以扬的那一拳导致。

    当时她叫住顾子臣,是真的很怕他一拳过去,秦以扬也丢了半条命了,却没有想到,秦以扬那傻逼自己倒是先出手,所以下一秒被顾子臣这么一脚突然踢翻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估摸着,对秦以扬而言,也算教训了。

    乔汐莞眼眸一转,看着顾子臣。“你找我什么事儿”

    顾子臣那一刻似乎才回神,他的手依然没有离开方向盘,仿若是在让自己压抑什么,他转头看着她,“乔汐莞,我们还没离婚你需要这么的迫不及待”

    “你就是纠结这个问题吗受不了头上长绿毛没关系,今天刚好是上班日,我们现在就可以去民政局”乔汐莞说得,那么的坦然。

    顾子臣气得身体都在发抖,他的手一直握着方向盘,似乎是越来越用力,突然怒吼,“我他妈的不离婚”

    乔汐莞看着他,看着他的狂暴。

    她心里其实有些情绪起伏。

    顾子臣这么突然的举动,让她以为或许,他对她,还有感情。

    她尽量控制情绪,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不离婚

    对一个没有记忆毫无感情的女人,离婚对他而言,不是最好的选择吗

    “乔汐莞,什么都是你在说。你说我们结婚了,你说我们有了孩子,你说你有了新的感情,你说你不会一直在原地等我好,我现在不让你在原地等我,我试着去找回一些记忆,我试着来找你说说我们的事情,我甚至在想,我是不是应该去见见我们的孩子可你是怎么对我的你当着所有媒体的面说你和秦以扬在正式交往,你当着我的面和你所谓正式交往的秦以扬接吻”顾子臣狂躁的情绪半点没有收敛。

    对这个女人,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得不受控制。

    “而现在,你又说要离婚”顾子臣讽刺无比的看着她,“我就活该被你这么玩吗”

    ------题外话------

    呼呼。

    咱们顾大少终于动怒了。

    呼呼,明天两个人之间会不会因为这次的争吵而有些变化呢

    嗯,明天精彩继续。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