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二章 不想每次都是她等他!

第十二章 不想每次都是她等他!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我就活该被你这么玩?”

    郊区外的空气很好。

    秋天的风有些微凉。

    顾子臣吼了一句话之后,就突然打开车门下车,站在车子旁边,靠着小车上,点了一支烟。

    车内的乔汐莞就这么的看着顾子臣,看着他说不出来压抑的模样,此刻也因为很多不爽,抽烟抽得特别的猛。

    玩?!

    大概,不是我玩你,是老天爷在玩我们。

    乔汐莞打开车门,绕过车头,走向他。

    顾子臣真的挺高的。

    这么看着他,还需要狠狠的仰头。

    此刻的他脸色冷然,手指尖的烟雾萦绕,看着她这么看着自己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依然,他只是用无比凌厉的眼神,和她对视着。

    那一刻,仿若很想要掐死她。

    分明是已经气得吐血的地步。

    乔汐莞蓦然一笑。

    顾子臣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个时候,还好意思笑得出来。

    乔汐莞选择和顾子臣同样的方式靠在车身上,她微眯着眼睛看着头顶上的蓝天白云,感受着秋天这么有些忧伤的季节,她说,“顾子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顾子臣抽烟的举动似乎是僵硬了一秒,他狠狠的吸了一口烟,吐出白雾,微风吹佛,烟雾让他变得深邃而深沉,他说,“乔汐莞,我不知道。”

    又是一句不知道?!

    她似乎是笑了一下,笑得有些淡漠。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我分明已经记得不以前的任何事情了,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还要来这么的在乎你。你说不会在原地等我,我就开始莫名的心慌,爱玛说让我跟着他一起去法国,我甚至想都没想的拒绝了她。从全身是伤的睁开眼睛到现在,我一直以为我的世界只有爱玛一个人,不管和她是什么感情,我都以为,我的世界可能就只剩下她……”顾子臣一字一句,一字一句看着远方说着,“我没想过,4年后,会有一个女人告诉我,我们是夫妻。”

    “很震撼吗?”

    “你说呢?”顾子臣突然转头看着她。

    乔汐莞也回头,看着他。

    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其实不长。

    真正算起来,就只有半年多。

    半年多的时间,从她懵懵懂懂的到顾家,从他不屑一顾的对她到慢慢的开始对她有了感情,从她莫名其妙的牵扯到他那水生火热的世界里,到他突然的“死去”,然后又过了4年。

    她到底是怎么坚持着,坚持着要去爱这个男人的?!

    “顾子臣。我说我不会在原地等你,我不是在威胁你。”乔汐莞眼眸一直看着他,说得很直白。

    “我知道。”

    否则,他不会觉得心慌意乱。

    “我一直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谁都可以活。就如当初我以为你死了,我还是这么一个人活了下来,活得风生水起,我总是在想,如果你真的一直这么‘死’着,我应该也会一直这么活着……”

    顾子臣喉咙微动。

    乔汐莞用了特别平淡的声调,那一刻他恍惚感觉到了她其实已经真的有了崩溃的情绪。

    她说,“顾子臣,你你不会知道,当4年后你看到我对我说‘我不认识你’这四个字对我而言的打击有多大。”

    他吸了最口一口烟,将烟蒂熄灭,眼眸微转,没有去看她此刻,分明看上去平静得惊人的一张脸。

    “我也不是只爱过你一个人。在你之前,我还爱过另外一个男人,很爱。爱到最后被他用尽手段的陷害,导致家破人亡。后来,才会遇到你。在没遇到你之前,我一直觉得我再也不会爱任何人,我一直觉得我再也不会相信爱情这种虚无的东西。可是最后,我却还是爱上了你,有些不受控制。”乔汐莞说,说得有些讽刺,“你其实对我也不是特别好,真的。”

    顾子臣没有说话,即使那一刻真的不相信自己以前对这个女人会很差。

    经过这两次的接触,分明每次都是被她气得吐血。

    “你曾经因为你很重要的那些伙伴丢下过我,还向我开过枪,在这个地方。”乔汐莞指了指自己的心脏,“这些年我每次看到这个伤口,都会想起和你一起的往事,我是真的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去这么一直等待那一个,可以为了别人而不顾我生死的男人?!”

    顾子臣是真的说不出一句话,因为所有的事情都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曾经对她到底有多十恶不赦。

    他只是那一刻好像感受到了,她有些难受的心情。

    “你知道你是怎么让我们觉得你死了的吗?”乔汐莞一直看着他,看着他的侧脸,看着他侧脸上的臃肿,显得真的有些好笑。

    而此刻的她,是真的一点都笑不出来。

    顾子臣摇头,“听爱玛说,她是在直升机的一堆废墟中救起我。”

    “嗯,你是空难。”乔汐莞说,“你为了你的同伴,在知道直升机有问题的情况下,选择了自取灭亡的方式。我们所有人都离开了,而你开着直升机自由落体。”

    顾子臣抿紧着薄唇。

    “所以,其实你到死的那一刻,对我都并不是好的。你甚至没有任何犹豫,一个人一意孤行,没有考虑过任何人的感受,没有考虑我的感受,你不会知道当我以为我们逃过一劫,当我以为我们可以回到上海,两个人一起过着平静的日子时,你给了我一个,我根本来不及反抗的结局,那个时候,我内心是怎么样的一种情绪?!”乔汐莞静静的说着,说着的时候,眼眶有些红。

    她压抑着自己不去抱怨他。

    这么多年,一直压抑着。

    因为顾子臣已经死了。

    她就算怎么的难受,他也不会知道。

    可终究而言,她还是爱他的。

    很爱。

    爱到从来没有刻意的去想,也从来没有刻意的去忘记,而这个男人再次出现时,就会让她的世界,天崩地裂。

    她不得不承认,在今天的记者招待会上,她利用了秦以扬。

    一方面利用他来炒热媒体。

    一方面……真的是为了顾子臣。

    对,她不想放低身段去找他,也不想因为他冷酷的一句“我不认识你”而死皮赖脸,她其实已经经不起太多的打击和折磨,她总是觉得,自己或许会真的在某一个自己都预估不到的瞬间,真的就倒下了。

    真的就放弃了所有,真的就再也不想去追求。

    她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的坚强坚韧甚至金刚不败,那都是她给自己的盔甲而已,当有一天盔甲被弄毁,所有人就会看到,她早就血肉模糊的身体。

    所以,她想趁着自己真的还能那么去坚持的时候,她终究利用了别人耍了小心思。

    她是真的为了刺激顾子臣。

    为了刺激他,就算是这么的暴跳如雷也好。

    她想让他自己回到她的身边,她想要让他知道,她是真的可以投入别人的怀抱。

    而如果他真的就这么放任她如此,她其实也真的想过,就和秦以扬这么一辈子,一辈子其实很长,真的很长,说不一定哪个瞬间她就忘记了顾子臣,说不一定哪个瞬间她就爱上的秦以扬。

    她曾经也天真的以为爱情只来过一次就好了。

    可经历了齐凌枫,遇到顾子臣后,她相信,爱情真的因为心灰意冷而重新燃烧。

    恐慌的郊区。

    身边没有城市里的车水马龙,显得这个世界特别的孤独。

    两个人的情绪都压抑着,表现在外面的,仿若一片死寂。

    风越来越大,带动着他们的衣服和头发。

    乔汐莞想,大概也不会有结果的。

    大概,在顾子臣没有恢复记忆之前,她得不到一个好的结果。

    而顾子臣恢复记忆,她真的觉得这是一个无比微妙的东西,也许,就一辈子都记不得了。

    她转身,准备上车。

    身体刚动,就突然被一双手狠狠的拉住,分明是她才有反应,他就已经抓住了她,那一刻她恍惚有一种,他其实很怕她离开的错觉。

    是错觉吧!

    顾子臣从来不会怕她离开。

    不管是在他还没失忆前,还是在她已经失忆后。

    反而,总是把她丢下。

    “你去哪里?”顾子臣问她,脱口而出,话有些急。

    所以那一刻,乔汐莞又恍惚了。

    “你去哪里?乔汐莞!”顾子臣一字一句的问她。

    “我有点冷,先去车上。”乔汐莞回视着他的视线,看着他的表情。

    顾子臣那一刻仿若有些尴尬,他拉着她的手,微微放松。

    乔汐莞得到自由,转身走向副驾驶室。

    顾子臣还站在外面。

    他没再抽烟,就只是站在外面。

    外面的风真的很大,顾子臣穿的其实很淡薄,可他似乎没有感觉到寒冷。

    乔汐莞闭上眼睛,靠在副驾驶椅上。

    她不知道顾子臣会在外面站多久,也突然不想用任何期待的眼神看着他,所以她闭上眼睛,想要把自己封闭起来,她真的觉得自己很累,累到很多时候想要歇歇。

    她其实真的只是想要闭目养神而已。

    她总觉得自己在那样的环境下根本就是睡不着的,她不可能这么毫无防备的睡过去,尽管近两晚上几乎一夜未眠,尽管从顾子臣突然出现在她视线番外后,她就没怎么好好睡过觉……

    终究,她还是睡着了。

    闭上眼睛,没过一会儿,就睡着了。

    均匀的呼吸,皱着眉头,看上去满脸疲倦。

    顾子臣回到车上,就看着乔汐莞这般,安静的模样。

    她表现在外人面前的永远都是一脸坚强,仿若没有什么是能够真正伤害到她,她总是大气而傲娇的出现在公众视野,别人谈起她时,也只是一脸羡慕。

    “累吗?”顾子臣低着头,看着她。

    任何人都会感觉到累。

    她只是比一般的女人,多了一份韧性而已。

    那一刻,突然就很想把她揽入怀里抱。

    其实从知道乔汐莞发生事情后,他就有一股冲动想要抱紧她,他就有一股冲动去保护她。

    可当他这么出现在她的视线下时,他看到的只有她那么明显的排斥和愤怒。

    也或许,在她的世界里,他是真的伤透了她。

    其实他很怕她伤心过度后,就真的不愿意再理他。

    他甚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么惊恐的情绪,他不太相信就是因为自己来到上海后的几面之缘,让他突然就爱上了这个女人,他想,终究而言,可能她真的是自己曾经的那个最爱……

    此刻,睡着的人有些不舒服的挪动了一下身体。

    这么靠着睡觉,任何人都不舒服。

    顾子臣靠近她,用很缓慢很缓慢的速度帮她将副驾驶室的座椅放下,然后脱掉自己面上的西装,轻轻的搭在她的身上。

    他准备开车离开,却莫名的被她那张绝美的脸颊而吸引。

    为什么自己会忘记,为何自己会忘记这个女人,忘记她的一点一滴?!

    他喉咙微动,薄唇轻抿。

    他似乎是本能的举动,他唇瓣靠近她的唇瓣,靠近那微微有些张开的唇角。

    心跳,有些快。

    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在做坏事一般,他甚至很努力地在控制自己,才让自己那颗疯了一般的心脏不至于影响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他唇瓣在靠近她唇角的那一瞬间。

    那个原本熟睡的女人突然睁开了眼睛。

    近距离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他以为她睡着了。

    他分明听到她均匀的呼吸,睡得那么的沉稳。

    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会如此的惊醒,他甚至还什么都没有做,显得有些遗憾。

    手指在默默的控制内心的情绪,准备起身离开。

    没办法解释自己的举动,就只有这么不着痕迹的,掩饰。

    “嗯。”他突然瞪大眼睛。

    看着那个本来就近在咫尺的脸颊,而此刻,仿若更加的近了。

    他能够感受到她柔软的唇瓣上,那让人心颤的触感。

    而就在自己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身下女人已经搂着他的脖子,强迫性的让他靠自己更近,她唇瓣这么咬着他的嘴唇,小舌头毫无预兆的伸进了他的嘴里,找到他的……

    那一刻,压抑的内心在莫名的疯狂。

    他陡然闭上眼睛,反手抱着她的身体,整个人压在她的身上,变被动为主动,他甚至很想把这个女人吻进自己身体里,他抱着她越来越紧,越来越紧,两个人的吻也变得火热而疯狂,让安静的小车内,不时响起一些暧昧的声音。

    吻不停的在他们唇边滋长。

    也不知道是谁在主动,当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的衣服都有些混乱不堪。

    成年人之间,总是很容易做一些成年人会做的事情。

    压抑了很久的情绪,也在那一刻,再也不受控制。

    他从驾驶台的位置已经不知何时已经移到了副驾驶台,将她压在身下,吻从她的嘴边渐渐地靠近了她白皙的脖子,手也开始不太规矩的,往内……

    火热的气息,在彼此的主动下,似乎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如果不是车窗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也许,也许一切就会在两个人的不受控制下,变成水到渠成。

    可终究,总会遇到一些意外。

    比如此刻。

    分明两个人都已经到了“坦诚相待”的时候,车玻璃外突然就响起了敲打车门的声音。

    外面的人其实是看不到里面的人在做什么,里面的人却能够看清楚外面的人。

    顾子臣和乔汐莞都在尽量的控制情绪,呼吸在他们彼此之间变得急促不堪。

    过了整整两分钟。

    顾子臣突然从她身上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白色的衬衣,转身将她的靠椅抬起,胡乱的帮她扯了扯已经有些变型的衣服,脸上的表情看上去很平静,耳朵却一直泛着红润,看上去真的有些搞笑。

    所以乔汐莞那一刻忍不住笑了一下。

    很多时候,分明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瞬间,也会因为突然的打扰瞬间失去了那份激。情,亦或者说,不得不让自己去克制那份激。情。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笑容,脸色黑了一下。

    这个时候,这个女人还能够这么的笑得出来。

    他捡起自己早不知道何时已经扔在了车地上的黑色西装,粗鲁的帮她穿起,感觉到她身体被他完全包裹后,才按下车玻璃的门,脸色冷然的对着外面的陌生人,“做什么?”

    陌生男人看着顾子臣的表情,愣怔了一下,然后忽然似乎又有些冒火的说着,“兄弟,你没看到你当到了吗?!就算开的奥迪a8也不能就这么嚣张的占有所有的道路行吗?!泡妞就泡妞呗,显摆什么啊!低调点什么的,我也不会打扰你们好事儿了!”

    顾子臣被面前这个陌生男人说得脸色一阵青一阵黑,转眸看着前方确实有一辆黑色普通轿车似乎是准备通行,奈何自己停车的时候根本就没有靠边,本以为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也不会有人往这边过……

    真是,悔不当初。

    顾子臣粗鲁的带动着方向盘,一个后退,一个急刹,猛地轰着油门,走得很火大。

    那个陌生男人目瞪口呆的站在公路中间。

    这货把轿车当跑车在开吗?!

    这货,这货真是吓死人了!

    ……

    顾子臣一路飙这车往前开着。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乔汐莞转头看了他一脸黑透,身体搂抱着他的黑色西装,似乎还能够感受着他身上的味道。

    刚刚发生的一切真的有些太快了,快到她自己都有些……心颤。

    她真的没想过,前一秒还针锋相对的两个人,下一秒为什么就差点滚在了一起。

    而身边这个男人,分明还一副,欲求不满。

    空间一直沉默,沉默到车子已经听到了环宇大厦门口。

    门外有些记者。

    大概是想要对她做专访。

    乔汐莞准备下车的一瞬间,想起自己此刻还穿着顾子臣的衣服,准备脱下来时,又响起自己里面那件衣服已经被身边这厮撕得变形了,如果就这么下去,记者不会多想,她自己都不相信。

    犹豫了两分钟,顾子臣突然开着车离开了环宇大厦,声音有些冷漠的说着,“我送你回去。”

    乔汐莞看着他的侧面,那红肿的脸依然没有消下去,表情却无比的严肃,看上去真的有着无比鲜明的对比和反差,让人真的觉得很搞笑。

    她心情莫名很好的说道,“你知道我家住哪里吗?”

    “嗯。”顾子臣淡淡的答应着。

    乔汐莞也没多问。

    他既然调查过他的身世,顺便知道她住在什么地方,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车子靠近别墅区。

    别墅区不远处,似乎也有几个记者站在那里,似乎也是在等着她。

    所以人真的不能太火,太火很容易给自己增加负担。

    明星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几乎没有了任何可言。她记得又一次听程晚夏抱怨过,她说,跟拍你的狗仔知道的你的事情,比你自己知道的还要清楚……

    可想而知,那样的生活是又多恐怖。

    “算了,也不用回家了。”乔汐莞说着,“将我随便放在什么地方,我再自己打车回来。”

    顾子臣似乎是犹豫了一秒,又开着车离开。

    乔汐莞拿出手机,拨打,“刘妈。”

    “乔小姐。”

    “等会儿明路和念念放学回家后就别让他们出来玩了,门口有几个记者,你打电话给保安说一声,让保安把记者赶出去。”

    “是。”

    “赶出去了估计也有狗仔混在别墅区内在偷拍,尽量别让明路和念念曝光了。”

    “好的,乔小姐。”

    乔汐莞挂断电话,转眸。

    此刻正好在一个红路灯路口,顾子臣眼神就放在她的脸上,紧紧的看着她。

    乔汐莞很随意的将自己的手机放进手提包里面,漫不经心地说着,“你想见孩子吗?”

    顾子臣抿着唇,没有说话。

    那一刻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我觉得现在不是时候。”乔汐莞一字一句。

    顾子臣眉头一紧。

    “在你没有真的想明白是不是要回到我们身边时,我觉得你没有资格回到他们身边,我总觉得,给人希望又让人绝望,是一件非常残忍的事情。而且不得不说,你也记不得他们了,你不能够给他们父爱。”乔汐莞说得很冷漠。

    顾子臣紧捏着方向盘,那一刻没有反驳。

    “该走了。”乔汐莞看着面前的红绿灯。

    顾子臣沉默着,踩着油门离开。

    一路安静的空间。

    “乔汐莞,我们还有一个女儿是吗?”顾子臣一字一句问道,“不只是一个儿子。”

    乔汐莞坐在小车内,看着车窗外流利的景色,脸色有些微微变化,声音却显得尤其的平静,“嗯,还有一个女儿,今年3岁。”

    3岁。

    他消失了4年。

    也就意味着,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儿一面。

    在她怀孕的时候,他就已经消失。

    喉咙微动,两个人突然又沉默了起来。

    乔汐莞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顾子臣会回来,所以从来没有想过,顾子臣或许会有见到念念的一天,她给念念灌水的思想一直都是,你只有妈妈。尽管念念吵着要最帅的粑粑。

    两个人若有所思。

    车子突然停在五星级酒店大门口。

    乔汐莞似乎才回神,看着辉煌的酒店大门,怔了怔。

    她不是让顾子臣把她随便扔在一个路口吗?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居然被他带到酒店……

    她转头看着顾子臣,想起刚刚在车上未完成的事情,脸默默的有些发红。

    “下车。”顾子臣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乔汐莞的表情,直接打开驾驶室的车门,出去。

    乔汐莞在犹豫,她是不是应该跟着顾子臣去酒店?!

    这货……要做什么?!

    正在恍惚之时,车门已经被顾子臣打开。

    乔汐莞看着他。

    “下车。”顾子臣重复,然后伸手拉着她。

    手心之间传来他特有的温度。

    那一刻就莫名的顺从他,跟着他下车,走进了酒店。

    两个人坐着电梯往上。

    金碧辉煌的电梯反射着她有些拘谨的模样,刚刚在车上完全是出于昏昏沉沉的状态就发生了一些不受控制的事情,现在这么明摆着貌似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反而会莫名的紧张……

    和顾大少貌似也没做过几次。

    和顾大少分别了4年突然要做事情的时候……

    她手心似乎有些出汗,不知道紧紧握着她手心的顾子臣有没有感觉到。

    两个人仿若一路沉默。

    电梯打开,顾子臣牵着她走进一间套房门前,刷卡,门打开。

    两个人的脚步还未走进去,一个欢快的声音突然从里面跑出去,速度很快,似乎看都没有看清楚,就将整个人像八爪鱼一般的扑进了顾子臣的怀抱里,“夏洛克,我等你很久了,你去了哪里?”

    顾子臣脸色有些沉。

    乔汐莞看着这一幕,脸色更加难看了。

    她挪动自己的手,转身就准备离开。

    顾子臣却拽得她更紧,然后用另外一只手粗鲁的将爱玛从他身上扒开,口吻严肃,“说了不要随便进我房间!”

    爱玛此刻似乎注意到了顾子臣身边的女人,眼神紧紧的看着他们牵着手的彼此。

    夏洛克和自己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牵过她,每次都是她死皮赖脸的主动抱着他的手臂,而他只是这么承受着,没什么情绪。

    她当初以为夏洛克就是这么冷漠的人,对谁都是如此,那4年时间确实对谁都是如此,她还很庆幸,至少她是可以靠近他的。

    但是现在呢?!

    现在他那么亲昵的牵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手,而且分明是主动牵着,到现在,分明那个女人有想要离开的意图,他却狠狠的将那个女人的手心握在手心,不放。

    这种抓毛的感觉,让她真的很想发狂。

    “回你自己的房间。”顾子臣冷漠的丢下一句话,带着他身边的女人就往里面走去。

    爱玛看着他们的身影,整个人终于爆发,“夏洛克,你居然把这个女人带到这里来?!你曾经对我的承诺都是个屁吗?!”

    夏洛克的身影突然顿了一下,他转身,“我从来没有对你有过更深入的承诺,有的,也都已经帮你实现了!”

    “夏洛克!”

    “爱玛,回你的房间!”

    “不!我不允许你身边有其他女人。”爱玛控制不住的大吵大闹,“你的世界里面只会有我一个人!”

    “那你真的想多了!”乔汐莞在顾子臣还未开口说话的时候,直接说道,“我和顾子臣之间还有一个女儿。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本,让他只有你一个女人!”

    “我不要听到!夏洛克不会有女儿,夏洛克的世界只能有我!”爱玛疯狂的大叫着,“我不会让夏洛克离开我身边。”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道,“爱玛。达索齐,你确定要和我抢男人吗?”

    爱玛一怔,回视着乔汐莞,“你威胁我?”

    “我只是在提醒你!”

    “乔汐莞,我要和你拼了!”说着,就疯了一般的往乔汐莞身边冲过去。

    乔汐莞就这么的看着爱玛,看着她激动无比的样子。

    外国人都是这么的不会隐忍嘛?!

    还是就只有爱玛这个女人才会这么刁蛮而已。

    她真的已经做好了和爱玛打一架的准备,却在爱玛靠近她的那一秒,顾子臣突然挡在她的面前,爱玛一出手,顾子臣就禁锢住了她的两只手臂,同时拽着她直接往外走。

    乔汐莞就看着顾子臣和爱玛的背影,看着爱玛龇牙咧嘴的挣扎着,似乎因为不能发泄而愤怒到抓狂。

    “在房间等我!”

    这是顾子臣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

    乔汐莞看着奢华的总统套房。

    刚刚就真的像是发生了一出闹剧一般,剧中,人散。

    她一个人留在了原地,些莫名其妙的孤独,孤独的看着这一室的冷清。

    顾子臣拽着爱玛离开,那个女人会怎么的死缠烂打,然后顾子臣又会如此的妥协?!

    她冷冷一笑。

    对于顾子臣,她真的不想给予太多的期待。

    已经,不想在失望了。

    她转身,离开。

    不想等他。

    不想每次都是她来等他。

    她其实已经等得太久了。

    所以她觉得,不应该再让她来做这样的事情。

    她真的离开了,一个人走出酒店,依然穿着他那件黑色西装,她里面那件衣服实在已经不能好好地穿在身上了。

    她打了一个出租车,在给出租车司机说地址的时候,突然想了想,拿出电话拨打,“秦以扬,你在哪里?”

    “你说我在哪里?!”那边气急败坏。

    “医院?!”

    “玛德!市中心私立医院。你的男小三已经快要残废了,赶紧过来!”说完,那边就咆哮着挂断了电话。

    于情于理,她应该去关心一下他。

    总是这么理所当然的去利用他。

    她眼眸一抬,“去市中心私立医院。”

    “好的。”

    出租车开得很快。

    坐了顾子臣的车后,这样的速度也不算什么了。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乔汐莞付钱,走进医院,直接走向秦以扬的病房。

    秦以扬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身边伺候他的是milk,milk看着乔汐莞到来,就像看到救星似的,“乔总你终于来了,我实在伺候不好秦二少爷,还是您亲自来吧。”

    乔汐莞眉头皱了皱,“yoyo呢?”

    这个时候,不应该yoyo来照顾吗?!

    “秦二少爷说这种丢人的事情不能让她母亲知道了,所以不让我打电话,然后让我留着陪他,我……”milk一副吃了屎的表情,欲言又止。

    秦以扬这么难伺候?!

    乔汐莞转头看着秦以扬,秦以扬窝在床上,可怜巴西的看着她。

    “milk,你先回去。”乔汐莞直接说道。

    milk一听,立马喜笑颜开,“谢谢乔总,那我先走了,秦少爷请养好身体。”

    说完,就非常愉快的离开了。

    乔汐莞看着milk的背影,转头看着秦以扬。

    秦以扬也这么可怜巴西的看着她,然后视线放在她的衣服上,脸色非常不好,“你干嘛穿其他男人的衣服!”

    这个很重要吗?!

    正欲开口,电话突然响起。

    乔汐莞看着来电,咬着唇,接通。

    “乔汐莞,我让你在房间等我,你去哪里了?!”那边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

    “我走了。”乔汐莞直白的说道。

    “让我等我几分钟都不行?”

    “一秒钟都不行。”乔汐莞斩钉截铁。

    那边突然沉默。

    正时,秦以扬突然开口大声说道,“莞,过来扶我上厕所。”

    乔汐莞转头,一个眼神杀过去。

    秦以扬立马闭嘴,闭嘴的时候,其实嘴角扬得很高,分明笑得很邪恶。

    乔汐莞狠狠的瞪着秦以扬。

    秦以扬闭上眼睛,当看不到。

    “乔汐莞,你是真的想要把我气死了,就爽了是吧?!”耳边,还是那个阴沉的嗓音,一字一句。

    话音落,电话就被挂断了。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着秦以扬,“还上厕所不?”

    “你真的扶我去?”

    “我看上有这么冷血吗?”乔汐莞扬眉。

    “是挺冷血的,我被揍在地上一动不动,你居然这个点才过来看我,你不知道我的心都快哭死了,话说顾子臣身手怎么这么好!我要练多久才练得出来?”秦以扬一直碎碎念。

    乔汐莞也懒得搭理,她走过去,将秦以扬从床上扶起来,然后搀扶着他一步一步走进厕所。

    厕所门关过来,乔汐莞在外面等他。

    一会儿,秦以扬解决的生理问题,打开厕所门。

    乔汐莞又一步步搀扶着他,让他能够好好地躺在床上,整个过程秦以扬故意将重量都压在乔汐莞身上,莫名觉得这样很舒服。

    “医生说多久可以出院?”乔汐莞问道。

    “说是随时可以出院,没伤害到内脏,养养骨头就行了。”秦以扬直白的说着。

    “那你准备住多久?”

    “你让我住多久我就住多久!”秦以扬献媚。

    乔汐莞翻白眼,“我现在去帮你办出院手续,住着这里也没人照顾。”

    “好。”秦以扬非常愉快的点头。

    秦以扬看着乔汐莞离开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

    总觉得,无论自己多努力,好像都没办法走进她的心里。

    他躺在床上,从被送进医院后就一直在想,他应该永远都没办法转正了!

    乔汐莞很快办理完出院手续,扶着秦以扬出院。

    医院门口秦以扬的司机早就在此等候,乔汐莞扶着他上车。

    一路上秦以扬都在唧唧歪歪念叨个不停,总结就是,他一定要好好健身,下次不能在顾子臣那里吃瘪。

    乔汐莞没开口打击他。

    反正,他爱怎样就怎样。

    车子一路到达乔汐莞的别墅。

    这个时候了,秦以扬也死活非要先送她回去。

    乔汐莞也没有推脱,只是有些若有所思。

    “以扬。”乔汐莞在下车前一秒突然叫他的名字。

    秦以扬转头看着她。

    她一般都是叫他“秦以扬”,突然这么亲昵的叫他名字,他其实有些紧张。

    “我们之间就这样吧,其实我……”乔汐莞说,“真的不爱你。”

    话语,很直白。

    直白道秦以扬那一刻想要用笑容来掩饰内心突然的撞击,都似乎做不到。

    他看着乔汐莞。

    这个女人就是这样,只要不喜欢,就不会让任何人在她身上浪费时间,她从来都不会做所谓现在非常流行的,找备胎。

    “对不起,以扬。”乔汐莞说,说完就准备下车。

    有些时候不需要太过煽情的话语,也需要解释太多,就这样,大家明白就好。

    “莞。”秦以扬突然拉着她的手臂。

    乔汐莞动了动手臂。

    秦以扬放开,说道,“别这么快拒绝我。”

    乔汐莞看着她。

    “我知道你不爱我,你爱顾子臣,但是别这么快拒绝我,给我点时间,让我慢慢消化,我不会影响你的生活的,我只是希望,我可以在这段时间,至少你还没有和顾子臣重新开始的这段时间陪着你。”秦以扬看着她,很认真的表情,有那么一刻,乔汐莞的觉得心口有点痛。

    “至少让我陪着你,别总是一个人这么坚强。”秦以扬的话,就这么深深切切的传入她的耳膜。

    那一刻,她承认,她真的没办法拒绝。

    ------题外话------

    达拉达拉,小宅飘走,达拉达拉。

    心情很愉悦的飘走。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