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三章 那样的错误我只会犯一次

第十三章 那样的错误我只会犯一次

作者:恩很宅
    突然安静的轿车内。

    乔汐莞默默的看着秦以扬。

    她承认,那一刻她突然说不出一个字。

    秦以扬就这么看着她笑,笑容带着些让人拒绝不了的诱惑。

    “好啦,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早点回去休息。”秦以扬的口吻永远带着些对任何事情都无所谓的态度。

    “你好好在家休息一段时间。”乔汐莞决定,先就这样吧。

    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绝对。

    黑白,善恶,爱恨。

    所以她觉得,顺其自然就好。

    她下车,离开。

    门口处依然有些狗仔,她现在从秦以扬的车上下来,狗仔就算是偷拍到什么,也只是一个娱乐新闻而已,对她而言不会有其他任何影响。

    这么一路回到家。

    念念和小猴子在家里面看电视。

    转头看着妈妈回来,两个人都非常热情的叫着她。

    她回来这么早的时间太少了。

    刘妈看着乔汐莞回来,也从厨房走了过来,“乔小姐今天回来得很早。”

    “没什么事儿就早点回来了。”

    “哦,那正好我晚上做多点饭。”刘妈连忙说着,想了想突然问道,“乔小姐,这段时间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狗仔会来追你的新闻。”

    估计,乔汐莞让刘妈这段时间不要让念念和小猴子看到了新闻,自己也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

    “遇到点事情。”

    “严重吗?”

    “不是什么大事儿,不用担心。”乔汐莞淡淡的说着。

    刘妈一直都觉得乔汐莞是一个很厉害的人,仿若什么事情都能够自己处理,一个单身母亲能够一个人发展到现在,真的让人很佩服。

    所以那一刻也没多问,自己又回到了厨房。

    乔汐莞的脚步走向沙发。

    念念守着动画片看,看着她回来也不算太热情,倒是小猴子似乎是有什么话的想要对她讲,一直这么看着她。

    乔汐莞嘴角一笑,“小猴子,有什么话给妈妈说?”

    “妈妈,我想问问爸爸的事情。”小猴子估计是忍不住了,下定决心说道。

    乔汐莞嘴角一笑,“你问吧。”

    有些时候,她不想因为是小孩子不能管大人的事情,就一味的拒绝他们想要知道的事情,她一直都觉得,这是对他们的不公平。

    “爸爸是真的回来了吗?”小猴子似乎还是不相信,大概觉得,回来了,应该就会回家吧。

    “恩,回来了。”乔汐莞肯定的点头。

    “爸爸是不是有另外喜欢的人了?”小猴子认真的问道。

    乔汐莞一怔,随即一笑,“你说的喜欢,是说,你爸爸喜欢上了另外的女人?”

    小猴子默默的点头。

    “不知道。”乔汐莞坦白道,“不过他身边确实多了一个阿姨。”

    “妈妈是被爸爸抛弃了。”小猴子笃定的说着,还有些忿忿不平。

    “……”那一刻,乔汐莞觉得自己竟无言以对。

    “妈妈,你放心吧,我和妹妹都会站在你这边的。”小猴子坚定的说着,“以后我长大了,会好好地保护妈妈,会好好地照顾妈妈,我们不要爸爸也可以。”

    “哥哥也要照顾我。”看着动画片的念念突然转头说着。

    说完又转头看电视去了。

    乔汐莞摸摸了小猴子的小脑袋。

    小猴子的性格和念念真的大相径庭,念念比较没心没肺,不知道是太小根本还不懂这些,还是,天生就像她,不太懂得去伤心和难过。

    不过小猴子就完全不一样,不同于男孩子的大大咧咧,反而特别的敏感,又很会照顾人,基本上不会和其他小孩子争抢任何东西,一直以来都是那个随和到不行的小朋友。

    乔汐莞看着小猴子的小脸蛋,嘴角一笑,“好,如果你爸爸真的不回来了,就由你来照顾这个家,你可是我家唯一的男子汉。我们说定了。”

    “嗯,我一定会让你和妹妹幸福的。”

    “真乖。”乔汐莞忍不住,一个大大的吻印在小猴子的额头上。

    小猴子脸立马就红了。

    10岁的小朋友,基本上已经能够懂一点,所谓的男女有别了。

    她笑了笑,“妈妈回房间洗澡,你照顾妹妹。”

    “好。”小猴子点头。

    乔汐莞起身上楼。

    转头看着坐在沙发上一儿一女。

    其实就这样,很够了。

    她对家庭的要求,其实不太高……

    ……

    五星级大酒店。

    奢华的总统套房内。

    顾子臣站在落地窗外,整个人脸色难看到不行。

    他就带着爱玛去了隔壁房间,就耽搁了一点时间,一转身回来,这个女人就不在了。

    他甚至从爱玛房间出来的时还给客服打了电话来,让他们送一套女装。

    而推开房门,就是一室冷清。

    当时真的是说不出来的气,有那么一秒都想要掐死乔汐莞的冲动,而就在自己隐忍着脾气给她打电话的时候,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眼眸一紧,拳头狠狠的捏在一起,他真是后悔,刚刚为什么没有一脚把那个男人给踹死!

    他深呼吸,默默地控制情绪。

    他已经很久没有被气到这种程度了。

    仿若乔汐莞的每一个举动,都可以让他暴跳如雷。

    而在他有记忆的这4年时间,爱玛无论多刁蛮多任性的时候,他就算有些微微不悦,也只是隐忍着,什么都不说,准确说,好像没什么事情能够让他真的动怒,也就没有心情去计较,就如刚刚爱玛在他面前发脾气,在他面前无理取闹一样。

    他可以毫无情绪的直接拖着她回到房间,不管她怎么吵闹他都可以平静待之,甚至在她还未发完脾气的时候,就可以不顾她情绪的直白告诉她,别在乔汐莞身上耍小动作。

    这个时候乔汐莞为了做新闻,爆出了她和秦以扬的绯闻。

    如果这个时候爱玛将他和乔汐莞的事情说出来对乔汐莞是极大的不利,虽然很不喜欢看到这段时间乔汐莞的新闻永远都跟了另外一个男人的名字。可终究而言,他至少不想要去真的伤害了她。

    他想,终究是炒作而已,等这段时间风头过了,慢慢再来处理这些八卦就行。

    所以这个时候,他不希望爱玛去动乔汐莞。

    而他们的交换条件是他会以最快的时间拿下东京那个市场,让她能够在她的家族面前,更加的扬眉吐气,更加的备受重视。

    他其实没有刻意对爱玛承诺过什么,他做的都是些自己觉得无关紧要而又能够让她开心的好事情,他从来没有说过陪着她一辈子,可她在他旁边一直这么说着,他没有反驳,就造成了,她以为他会陪着她一辈子。

    当初,他承认他不反驳,那一刻也仅仅只是因为,他确实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人生时光,到底应该怎么走,毫无方向。

    到了现在,他想,大概……不会再这么茫然了。

    耳边,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顾子臣转身,刚刚愤怒到想要杀人的情绪已经被他完全控制,他可以平静而冷漠的去打开房门,面不改色。

    门口处是客房服务,服务员恭敬的说着,“先生,已经按照您的需求准备的女装。”

    顾子臣微点头,接过来。

    服务员礼貌的一笑,转身离开。

    顾子臣看着那条白色的裙子,脸色微有些变化,他关上房门,尽量控制情绪。

    “顾子臣!”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

    顾子臣皱眉,转头。

    面前的女人。

    不对,面前两个女人,都这么一脸不相信的看着他。

    他眉头微皱。

    这种他不认识,而她们认识他的这种感觉,真的非常不好。

    “顾子臣。”其中一个女人已经小跑步走了过来,看着他,眼眶红润。

    顾子臣看着她,毫无所动。

    “你失忆了是吗?”女人有些急切的问道,手已经不自觉的想要去拉他的手臂。

    顾子臣手一扬,轻松的避开。

    女人尴尬的手放在空中,眼中带着说不出来的情绪,似乎是掩饰不了难过。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顾子臣说,然后转身,准备拉过房门。

    “顾子臣。”女人有些激动,声音有些慌,“我是叶妩,你真的不认识了吗?一点印象都没有吗?!我们曾经相爱过。”

    我们曾经相爱过?!

    顾子臣蹙眉,那一刻似乎稍微认真了些。

    所以,他曾经很滥情了?!

    所以,他曾经和很多女人相爱过?!

    “不记得了吗?”叶妩泪眼婆娑的望着他,喃喃的有些绝望道,“我们曾经那么相爱,你却不记得了……”

    顾子臣沉默着,沉默着看着面前这个女人。

    叶妩?

    那么乔汐莞呢?!

    所以乔汐莞才会说,她再也不要等她,一秒钟也不行吗?!

    “子臣……”叶妩看着他有些沉默的样子,再次主动去牵他垂放的手。

    手还未靠近,又是那么明显的一避。

    顾子臣眼眸微抬,脸色淡漠,“不记得了。”

    叶妩看着他,看着他冷血的那张脸。

    “子臣……”

    “而且,我有老婆。”顾子臣一字一句。

    叶妩脸色微变,她咬着唇,忧伤的看着他。

    “是乔汐莞。”顾子臣说,很肯定。

    “你们是政治婚姻,我们才是真正相爱。”叶妩脱口而出。

    武大站在他们旁边。

    刚刚从看到老大的震撼到感动到鼻子一酸到此刻,有些不太舒坦的情绪。

    她抿着唇,走向叶妩,正欲开口时。

    一个阴冷的男性嗓音,字字句句,透彻心扉的说着,“如果以前我因为你背叛了乔汐莞,那么现在我会明确地告诉你,那样的错误我只会犯一次。”

    叶妩就这么怔怔的看着他,用不能相信的眼神看着他。

    什么叫做那样的错误只会犯一次?!

    什么叫做,那样的错误!

    他们之间从来都不是错误,他们之间才是真爱,乔汐莞才是那个拆散他们真爱的罪魁祸首。

    她,那么那么爱他……

    那么爱。

    顾子臣冷漠的关上房门。

    房门带过来的声音,叶妩那一刻甚至有些发愣,身体僵硬在那里,就如石化了一般。

    她一直以为顾子臣的失忆是给她重新靠近他的机会,她一直以为,她和乔汐莞站在同一个起平线上,她会比乔汐莞更有优势,毕竟,她曾经比乔汐莞,更早的和顾子臣相爱,毕竟,她一直以为,他们不是因为曾经的“无可奈何”,他们不会分开。

    可是现在。

    现在顾子臣说,他们是一场错误。

    而和乔汐莞,才是真爱。

    她讽刺的笑着,眼泪就跟疯了一般的不停的往下掉,像断线的珍珠一般,一发不可收拾。

    武大默默的站在她的旁边,陪着她。

    武大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此刻似乎也找不到任何词语去安慰她。

    过了不知道多久。

    叶妩守着那个不会为她打开的房门哭了很久,她转头看着武大,她问她,“我是不是很傻?”

    武大没有说话,此刻,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点头。

    她怕她点头,叶妩会哭得更加崩溃。

    他们曾经其实就是一台被训练成毫无感情的机器而已,他们可以杀人如麻,他们可以冷血无情,他们最不应该有这种儿女情长。

    叶妩曾经为了道义道德,为了家族选择了隐忍着自己……

    从几何开始,叶妩变得这么的疯狂,疯狂到完全不顾任何其他。

    是从乔汐莞出现后,是从她知道,老大和乔汐莞相爱后吗?!

    是因为叶妩以为,就算她不和老大在一起,任何人也不能跟老大在一起吗?!

    是因为叶妩以为,这个世界上,除了她,老大任何人都不会去爱吗?!

    她微调整着情绪,她本就不是一个喜欢这么去揣测别人内心的人,她会觉得特别的累,她只能劝着她说,“叶妩,我们离开吧,老大不记得我们了。”

    “所以就应该放手吗?”叶妩问她,有些偏执的说道,“就因为他不记得我们了,我们就应该也不记得他吗?就因为他失去了记忆,我们也的把我们的记忆抹除吗?”

    “叶妩,我们可以给老大一点时间。我们之间不管是谁和谁,都不是离开了就不能生活的。知道老大还活着,这样还不够吗?!从离开基地开始,我们追求的就是一方安好而已。”

    “不!”叶妩狠狠的反驳,“我追求的,从来都是顾子臣,我要看着他好好的,我要看着他幸福,我要陪着他,一辈子……”

    对于叶妩的举动,武大显得特别的平静,她平静的说,没有用疑问,就是这么用肯定的语句,平铺直叙,“叶妩,你不过是,看不得老大和乔汐莞幸福而已。”

    那些所谓的,冠冕堂皇的,想要看着老大好好的,看着老大幸福的……一切,都只是,怕老大和乔汐莞幸福而已。

    武大喉咙微动,眼眸有些微微闪动。

    叶妩不相信武大会这么的说她,没有讽刺,仿若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她脸色变得很不好,“武大,我现在在你心目中就变得这么阴暗了吗?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我们这么多年的生死与共,你都当成了是什么?!”

    “我从未质疑过我们之间的感情,我质疑的只是,你对老大偏执的爱。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老大不爱你了,而你却一直这么孜孜不倦。温特森当初说,你故意弄掉了乔汐莞的耳麦……我一直以为,就算是喜欢,也应该堂堂正正!”

    “武大,你够了!”叶妩似乎是受不了被同伴这般质疑和指责,她原本就激动到不行的情绪,现在似乎更加不受控制,“你永远都不知道,我到底为顾子臣付出了多少,你永远都不会知道,爱一个人爱到不能自拔的时候,会变成这样!”

    丢下那句话,叶妩就走了。

    转身,大步的走进电梯,离开了酒店。

    叶妩是要回到她自己的家的,她只是陪着她来开房而已。

    没想到,就这么巧合的碰到了顾子臣。

    她一直相信,有些时候缘分,就是妙不可言。

    她踏着脚步,往更里面的走廊走去。

    其实,不是没有爱过。

    其实,不是没有爱到不能直拨过。

    只是因为很爱,只是因为怕他伤害,所以才选择了默默的方式,去祝福。

    而叶妩。

    变了。

    ……

    叶妩一路回到叶家别墅。

    偌大的别墅,显得冷清无比。

    这四年来,她有和她母亲联系过,她母亲对她很失望。

    她母亲将叶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她的身上。

    从被送去国家情报局,到后来倒戈中央情报局,到最后,当她母亲不在能够支撑这个家的时候,会把叶家所有一切都嫁给她。

    叶家,真的隐藏了太多太多秘密,那些需要人继承下来的,不允许被历史记载的秘密。

    这样一个家族其实是伟大的。

    他们有着他们的抱负和信念……

    可终究,她辜负了列祖列宗。

    终究,她成了那个,为了一己私欲,而放任自己不在坚守的罪人。

    她走进别墅。

    佣人看着她,有些吃惊,连忙走进大厅,叫着她母亲,“夫人,大小姐回来了。”

    叶夫人转头,就看着叶妩出现在门口。

    眼眸中闪过一丝欣喜,表面上却显得尤其的平静,保持着她一贯高雅的姿态,看着叶妩有些疲倦的回到家。

    她知道这几年,她女儿在外面过得并不好。

    可是她却没有给她打过一通电话。

    在她说,她不准备回到中央情报局后,在她说,她要去找顾子臣,在她说,她不想让自己过得这么累之后,她就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她。

    偶尔她打来的电话,她也不接。

    只能过一段时间,收到她保平安的短信。

    大厅中静默无言。

    佣人看着他们母女,识趣的离开。

    如此大的客厅,两个人就这么彼此对望。

    “妈,我回来了。”叶妩开口,叫着她。

    叶夫人眉头一扬,不语。

    “对不起。”叶妩说,本就红肿的眼眶,又开始泛红。

    叶夫人依然无语,表情依旧。

    叶妩咬着唇,好久,“我回房间了。”

    “小妩。”叶夫人突然叫着她。

    叶妩脚步顿了顿,转头看着自己的母亲。

    “小媚死了。”叶夫人一字一句,说得毫无感情。

    仿若那个失去的人,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一般。

    叶妩有些难过。

    她是真的有些难过,不管曾经她和叶媚的关系有多不好,但叶媚死了,死了,终究会让人心酸。

    “因为她玷污了我们叶氏家族,因为她愧对列祖列宗。”叶夫人一字一句,说得斩钉截铁。

    叶妩咬着唇,看着她母亲,“所以,你也要逼着我自杀吗?”

    叶夫人凌厉的眼神一闪而过,她站起来,走向叶妩。

    两个人这么对立而战,没有母女之间该有的亲密。

    流淌着的,是一直一直,如死寂般的窒息。

    “叶妩,叶氏家族终究要交给你,你只能认命。”叶夫人说,很肯定的语调。

    “如果,我不呢?”叶妩看着她,狠狠的问道。

    如果不呢?!

    凭什么,她要背负叶家的荣辱?!

    凭什么,要她来继承这所有的,并非她想要继承的一切!

    她够了。

    真的够了。

    从被送去基地,成为国家卖命的一条狗以来,她早就看透了这人世间的所有繁落浮殇,她不想把自己再陷入这种,完全不由心的生活中去!

    “啪!”突然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她的脸上。

    突然的红肿,只是让她的唇角微扬着,讽刺的一笑。

    “不能接受,就是大恶不赦了是吗?!这些年,你过的快乐吗?”叶妩问道。

    “这是宿命!”叶夫人冷冷的说着,“叶妩,你真的让我太失望了!”

    叶妩喉咙微动。

    为这个家做了这么多,为这个家奔走在血淋淋的刀锋上,换来的却是一句,“太失望”!

    “失望就失望吧,我认了。”叶妩转身欲走。

    “叶妩!”叶夫人大叫着她。

    叶妩咬着唇。

    “你是真的想要让我死在你面前,你才会体谅我的苦衷对不对?!我们叶家这么多年,在我的手上毁于一旦,你让我死都不敢去见我们叶家的先辈对不对?!”叶夫人疯狂的大叫。

    在印象中,从来没有见过她这么发过脾气,就算是生气,就算是对他们的教育,也只是冷着脸,用极度极度冷静而恐怖的声音,说着他们的过错。

    从未见她,如此动怒过,如此失了气质。

    “叶妩,从今天开始,再也不要离开叶家。从今天开始,我要教你接手所有的一切!”叶夫人说,用不能反驳的词语,决定了她未来的所有一切。

    叶妩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她似乎已经两鬓白发。

    一个女人,为这个家族家族坚持了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了什么?!

    宿命吗?!

    真的就是,宿命吗?!

    她有些想笑,有些自嘲的想要冷笑。

    她说,“妈,我可以同意你,但在此之前,我有件事情要做,必须要做。”

    “什么事?”叶夫人眼眸一紧。

    “我要让乔汐莞,身败名裂,我要让乔汐莞,痛不欲生!”叶妩一字一句,说得咬牙切齿。

    从来没有那么恨过一个人。

    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人,如此的想要让她,死无葬生之地。

    反正,反正,她也已经用了最恶劣的手段,被她的那些她曾经在乎的同伴所发现,她不需要,真的不再需要隐忍着自己,她就是看不得顾子臣和乔汐莞幸福。

    她就是不认为,根深蒂固的觉得,顾子臣不能爱上任何一个女人,顾子臣不能属于任何其他女人!

    叶夫人没有说话,看着自己女儿崩溃的情绪。

    “如果答应我,我就接手叶家的一切,我发誓,我会好好的经营叶氏家族,让她流传下去,我甚至会乖乖的结婚生子,传宗接代。”叶妩对着叶夫人,狠狠的说着。

    只要让乔汐莞不得好过,她做什么都可以!

    “好。”叶夫人点头,没有任何犹豫,眼神中甚至还闪过一丝不易发觉的恶毒,阴冷的声音清清楚楚的说着,“正好,叶媚的事儿,也应该和她好好算算。”

    ……

    又是一天。

    乔汐莞伸懒腰,从床上坐起来。

    她揉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拉开窗帘,看着一室阳光扑面。

    上海的艳阳天,总是灿烂得毫无瑕疵。

    她揉着不能突然感光的眼睛,转身走进厕所。

    昨晚上又失眠了,好不容易睡着,脑海里面却连续的做着不停的梦,梦到了贝迪,梦到贝迪和潇夜还有笑笑生活另外一个平行空间,梦到她恬静的笑着对她说,莞莞,我很幸福。

    如果真的这么幸福了,该多好。

    所以。

    在梦中,她带着深深地祝福。

    梦醒后,枕头上湿了一片。

    她想,终究而言,面对贝迪的死亡,并不是自己表现的那么无动于衷。

    并不是自己表现的那么,可以接受。

    她坐在马桶上,调整着情绪,习惯性的拿出手机,点开客户端。

    她刚点开新闻,就看到娱乐头条上的八卦新闻。

    就是一件衣服而已,记者也能够写的这么天花乱坠,什么说她情挑秦二少,说什么两人在车上咬耳根子如胶似漆,缠绵不休……

    他们不就是多在车内待了一会儿吗?!

    她不就是穿了一件男人的西装吗?!

    至于被这么“幻想”吗?!

    她不爽的关上新闻客户端,正准备起身的时候,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

    “莞,看到今天的娱乐头条了吗?”那边传来秦二少无比愉悦的声音。

    “嗯,看到了。”乔汐莞表现得很淡薄。

    “媒体都说我们天生一对。”

    “也有媒体说,秀恩爱死得快!”乔汐莞直白。

    那边似乎打击过度,好半响才回过神来,“莞,你现在在干嘛呢?是不是准备上班呢?我感觉我今天的身体就跟我今天的心情一样,一下子就好了不少,要不晚上你下班我来接你吃饭吧……”

    “秦以扬,你觉得一个正在拉屎的人,有心情和你谈晚上吃什么吗?”

    那边顿了一秒,恍然,“莞,你在拉屎啊?!呼,要不要说得这么不文明啊?”

    乔汐莞已经挂断了电话。

    挂断了那一刻,似乎听到秦以扬在耳边说着什么,“你拉屎的样子我也喜欢……”

    乔汐莞直接无语。

    她抽了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屁股,起身走向洗漱台。

    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昨晚不太好的睡眠导致她眼睛有些浮肿,连脸似乎都有些浮肿了。

    她低头,拿起电动牙刷,漱口。

    脑海里面一直不停的浮现着刚刚秦以扬给她打电话时说的那些话。

    其实,秦以扬不是没心没肺没自尊的人。

    秦以扬犯不着这么来委屈自己陪着她演戏。

    她眼眸微动,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总之,她对秦以扬说得很清楚,要犯贱……

    嗯。

    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这么想通后之后,快速的洗了脸,换了一套比较休闲的衣服,出门。

    她开着车去上班。

    家里的司机一般会送念念和小猴子,公司有专车,但一般情况下,她不是特别喜欢坐。

    所以很多时候,她还是得自己开车。

    她开车开得很慢。

    她突然响起顾子臣昨天那疯狂的飙车速度,嘴角蓦然一笑。

    曾经的顾子臣,会不会因为他的失忆,暴露他以前隐藏的所有性格……

    正有些想的出神,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武大。”

    “乔汐莞,你在哪里?”

    “刚出家门准备上班。”

    “我来找你。”

    “你一个人吗?”

    “嗯,我一个人。”那边说。

    乔汐莞微松了口气,“到环宇大厦来找我。”

    “好。”

    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武大很少回到上海,回来后,也不会这么主动的来找她……

    她表示,她真的不想多想。

    车子到达环宇,武大已经在大门口等候了。

    这个女人这么久没见,还是老样子,恍惚还能够记得曾经她出狱时,在顾氏大厦来找她,那个时候的她就是这般,不言苟笑,身高出众,总是让人第一眼就能够看到。

    武大看着她,自然的走过去。

    乔汐莞笑了一下,“今天怎么想起来找我?”

    边走边说。

    武大跟着她的脚步。

    两个人走进电梯,武大直白的说道,“昨天我们在酒店碰到了老大。”

    乔汐莞眼眸动了动,“狗屎运还挺好的。”

    一回来就碰到顾子臣了。

    而且我们,大概就是她和叶妩两个人了。

    “叶妩对老大说了很多,说他们曾经相爱过,说她真的很爱老大……”武大直白无比。

    乔汐莞脸色其实已经不太好了。

    正时,电梯打开,乔汐莞出去。

    武大继续跟上。

    milk在她办公室门口,恭敬的叫着她,转眸看着武大的时候,眼睛都亮了,“呀,这不是武大吗?!话说你丫的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曾经问乔总你去哪里了?乔总不是说你再也不回来了吗?!我以为你死了呢!”

    milk说得那个口无遮拦。

    还好武大不是一个喜欢计较的人,甚至还难得的拉出一个笑容,“还好,没死。”

    “那你还会走吗?”milk急切的问道,就像是看到多年老友一般。

    “不知道。”武大显得有些冷漠。

    “你这人怎么这么无趣。算了算了,我也不计较了,有空咱们一起喝酒,这几年我的酒量有所大涨哦!”milk笑眯眯的说着。

    武大点头。

    当初那个喝得烂醉如泥的女人……

    算了,就当记不起了。

    乔汐莞没有参与他们的话题,直接转身走进了办公室。

    武大和milk尖端几句后,跟着乔汐莞走进了她的办公室。

    乔汐莞坐在座位上。

    武大观察着这一室的奢华。

    果然乔汐莞是一个无比会享受的人,她甚至看到空中花园中那随着风有些微微摇动的秋千,让人有一种很想躺在上面静静晒晒太阳的冲动。

    “你喜欢?”乔汐莞顺着她的阳光。

    “嗯,一般。”武大没什么特别的情绪。

    乔汐莞也不再转移话题,直白的,带着点玩笑的口吻问道,“你找我做什么?不会是好心到,专程来通风报信的吧。”

    “你还要司机吗?”武大突然开口,才开口的一句话,让乔汐莞有的发愣。

    她看着她,半响没反应过来。

    “还要吗?”

    “顾子臣曾经给你们户头打的那一笔钱,你已经挥霍一空了?”除了这个原因,她实在找不到其他理由。

    “叶妩回来了,你就不太安全了。”武大很认真,没有半点玩笑。

    乔汐莞眼眸一紧。

    所以这妞其实是在担心她?!

    就像4年前那样,她名义上当她的司机,实际上就是在保证她的安全。

    “你怎么知道?”乔汐莞扬眉,问她。

    曾经在s特国她的耳麦被叶妩动手脚的事情,她都还没有来得及拆穿大家都各奔东西了,所以他们怎么知道,叶妩会有杀她之心?!

    这也就是为什么,她确实不想叶妩出现在上海的原因。

    这个女人,她有时候甚至会让人防不胜防。

    她还真的想好了,今天找姚贝坤要几个保镖。

    “昨天叶妩见到老大的事情,情绪很激动。对老大说了很多表白的话,被老大无情的拒绝了。”武大解释。

    “无情?有多无情?”乔汐莞突然很有兴趣。

    她承认,她就是有些幸灾乐祸。

    她还真的有些遗憾,为什么这么精彩的瞬间,她不在!

    “反正就是拒绝了。老大说,他的老婆是你。”武大一字一句。

    乔汐莞那一刻心莫名有些撞击。

    说不出来什么情绪,但终究是有些心动。

    “然后呢?”乔汐莞问他。

    “然后叶妩就非常伤心的走了。走之前,我也和她吵了几句。”

    “你吵她什么?”

    “总之,都是你想要听到的。”武大似乎不愿意多说。

    好吧。

    她也不需要知道内容,只是自己想听到的就行。

    “所以你现在决定帮我了?”乔汐莞问道。

    “我不是在帮你。我只是不想看到悲剧发生,我不知道如果叶妩真的杀了你,老大会不会杀了她,我不知道如果叶妩真的杀了你,我会不会帮着老大一起杀了她……我只是不想看到我们好不容离开了基地过上了这么平凡生活的同伴,发生什么悲剧。”

    乔汐莞听着武大说的,似乎在想什么。

    武大也不再多嘴,就这么站在她面前。

    半响,乔汐莞突然深呼吸一口气,微微换了一个姿势问道,“你工资怎么算?”

    “你给多少就是多少,我对金钱没有概念。”

    “还真是一个好员工。”乔汐莞打趣的一笑,拿起身边的电话,“milk,你进来带武大去办入职手续。”

    “武大?武大吗?”milk有些惊讶。

    “嗯。”

    “武大做什么?”

    “司机。”乔汐莞一字一句。

    “司机也需要办入职手续?”milk有些搞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听清楚了,反问道,“司机不是有三方公司吗?整个车队都是和三方公司签的合同,还从来没有谁和我们公司签合同……”

    “她就是例外。其他不用说了,你直接照办就是。”

    “哦。”milk点头。

    大概,也只有武大才能够享受这种待遇了。

    milk走进办公室,带着武大离开。

    乔汐莞坐在办公椅上,转动着椅子看着外面的天空,眼眸突然一紧。

    她现在不用想也知道叶妩那个女人肯定要对她做什么手脚!叶氏那个企业一直以来处于无比神秘的状态,大多数企业都不敢招惹了他们!而且叶氏也不喜欢和其他企业打交道,一直都是孤立存在,虽然在新闻界有一些地位,但终究而言,也没有特别报道过其他见不得人的新闻……

    如果叶妩真的借着叶氏来对付她?!

    她其实不太知道,最后的结果还不会很少。

    但至少,她不觉得自己会畏缩。

    反而,这么多年了,和叶妩之间的恩恩怨怨,不管是她对叶妩的,还是叶妩对她的,也是时候该来一个了解了!

    嘴角蓦然一笑。

    她突然想起昨天叶妩见到顾子臣的场景,想起叶妩用尽了心思,面对的却是一张冷血无情的脸,想起她内心的崩溃……

    不知道画面会有多大快人心。

    但就是忍不住的,有些想笑。

    她拿起电话,按下电话号码。

    有些时候,就算是只来过几次电,也能够熟知这一串数字。

    ------题外话------

    抱歉抱歉,更新晚了。

    小宅主要是实在有事儿。

    那啥,明天要交实体书出版的修改稿……

    小宅默默地遁走。

    估计,估计10月份的更新作息才会正常吧。

    好吧。

    小宅继续默默地遁走。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