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五章 你死我亡(二)就只要你

第十五章 你死我亡(二)就只要你

作者:恩很宅
    环宇大厦。

    乔汐莞因为突然爆出来的丑闻沉默了很久。

    她眼眸一动,拿起电话,拨打。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这么连续了几次,依然是这样的结果。

    乔汐莞抓着手机,在微微发抖。

    这个男人,这个时候了,居然给我玩关机?!

    乔汐莞气得抓狂。

    是不是每次到真的想要他帮她的时候,就会出现这种恶心的突发事件?!

    她咬着唇,整个人心情尤其的不好。

    她愤怒的把电话摔在办公桌上,咬牙切齿。

    顾子臣,你丫的最好别让劳资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完了,你丫的就蹦出来了!

    不爽到了极限。

    乔汐莞坐在办公室里面,在尽量的控制情绪。

    正时。

    电话突然响起,乔汐莞看着来电显示,让自己这么放松放松,深呼吸,“傅总。”

    “乔汐莞,你倒是不会消停一秒。”

    “我这不也是惹到小人吗?”

    “叶氏?”那边扬眉。

    “傅总还是这么有洞察力,果然是火眼金睛。”乔汐莞在傅博文身上习惯拍马屁。

    而且不得不说,纵观整个上海圈,也只有傅博文能够让她这么的心服口服!

    “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做?”傅博文似乎对她的故意讨好丝毫不在意,一本一眼的,冷酷问道。

    “不知道,决定走一步算一步。”乔汐莞说得无所谓。

    反正她似乎都习惯了招惹一些,招惹不得的人。

    傅博文在那边突然沉默了一会儿,依然认真无比的口吻说道,“乔汐莞,你是一个聪明人,所以应该在第一时间就知道怎么做了!不妨,我再提醒你一下,不管如何,不管对顾子臣意见有多大,这个时候你就是需要他的帮助才行。媒体抓住了你婚内出轨这一点,并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八卦新闻而已。”

    “我知道。所以我刚刚联系了顾子臣。”乔汐莞认可的说道。

    估计是傅博文以为她拉不下那个面子去找顾子臣,所来提醒她……

    其实如果是换成顾子臣刚刚回来那一刻,她或许真的会咬牙承受下去,因为她真的不想求了顾子臣,自尊心受不了,当然,她也不保证,为了利益,或许也会去求顾子臣,但不管如何,绝对没有这般的洒脱,没有这般的,在这个时候,甚至没怎么犹豫的直接拨打了电话。

    拨打了电话……麻痹的,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接。

    他们是不是真的少了点缘分?!

    每次在她想要见到顾子臣的时候,顾子臣就莫名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能够想明白就好,知道你不是一个意气用事的人。”傅博文说完,就把电话挂断。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意气用事?!

    谁都会有这个时候,固执到钻牛角尖的时候。

    就连理智到不行的傅博文,也曾经因为程晚夏而意气用事过?何况她。

    当然,她是真的不想有那一天的发生。

    下午一直到下班时候。

    门口处已经拥挤了记者。

    从新闻被曝光开始,记者就是悉悉索索的行动了,大概在她会出现的地方,无处不在。

    而确实,在新闻曝光后的这几个小时到现在为止,她作为当事人,秦以扬作为当事人,甚至那个她婚姻内的丈夫顾子臣就根本没有出面解释过任何一点。

    这让媒体更加的想要扒出更多的内幕。

    milk看着乔汐莞从办公室出来,连忙站起来,“乔总,下面记者很多。”

    “我知道。”

    “乔总,你现在就这么出去?”

    “嗯。”

    “哦。”milk实在是很佩服乔总的处事能力,从不拘小节,大气无比!

    乔汐莞直接走向电梯。

    milk连忙跟上。

    乔汐莞表情淡薄,脚步刚走到门口,记者看到她的身影,立刻就敏锐的了起来。

    乔汐莞走在大门口的台阶上。

    卡门声不断,记者的提问直接抛了过来,“乔小姐,麻烦您能解释一下,这段时间曝光你婚内出轨的事情吗?你当初在您的品牌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公开了您和秦二少的关系,也默认自己是离婚状态。但是现在却有知情人暴怒,你其实一直在婚内出轨,你和顾大少一起还有婚姻关系?”

    乔汐莞眼眸微动,看着记者。

    其实很多问题,记者问了很多,大同小异。

    这个问题是这个新闻的核心,所以记者也都比较安静的,想要得到她的答案。

    “恕我暂时不能回答你们。”乔汐莞一字一句。

    现在,什么都不想说,因为有时候说多了,反而不好。

    被有心人这么利用,有心人肯定也想好了各种手段,针对她的一字一言。

    所以,在她没有十足的把握下,不准备解释太多。

    乔汐莞抬脚欲走。

    记者围困,一个记者尖锐的声音,“乔小姐您为什么不回答?是因为无地自容吗?”

    乔汐莞当没有听到。

    记者不放弃的不屈不饶,“乔小姐,您只需要回答,您现在是不是在婚内出轨?听说顾大少常年不在国外,你们是已经变成了两地分居的形婚,还是说,是你单方面的劈腿?!”

    “乔小姐,我想大家想要知道的,不过就是你现在和顾大少以及秦二少的关系,你只需要给我们明确,你现在处于一个什么身份而已……”

    “需要我明确?”乔汐莞离开的脚步突然顿了一下。

    记者被乔汐莞的眼神杀了一下,有些心惊的微咽了咽喉咙。

    乔汐莞很冷漠的说着,“我现在不说这些是因为我不想把我的私生活全部都爆料出来,我一直觉得我自己做的事情只需要我自己负责就行了,至于对和错,好与坏,那是我自己的事情,还不需要你们来指手画脚。”

    “乔小姐,不管如何,你作为公众人物……”

    “我不是公众人物。”乔汐莞字字句句,“我从来没有把自己标榜成公众人物,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企业法人而已。”

    “好吧,就算不是公众人物,乔小姐你怎么都是一个有影响力的企业家,你在上海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外界所知道,你觉得你这样的态度,应该是你要给外界的一个交代吗?”

    “我的态度很好,不好的只是你们的咄咄逼人。”乔汐莞冷然,根本就没有记者一直想要看到的懦弱和难堪,她说,“好,就当你说的是对的,因为成为了一方有影响力的人,所以不应该那么自私的不顾所有人的感受,所以我现在明确地告诉你们,不超过明天,我会正式给外界一个交代,关于我所谓的,感情经历。”

    丢下一句话,乔汐莞大步的离开,甚至离开得非常轻松,记者几乎是自己腾开了道路。

    这个女人从来都是这么霸气侧漏,仿若很多时候都会按照她说的这么去做,有时候甚至觉得是本能。

    乔汐莞回到小车内,整个人特别平静的看着窗外。

    她只给自己,只给顾子臣一天的时间,别让她真的失望。

    轻咬着唇,乔汐莞握着手机,看着来电显示。

    几个小时过去了,顾子臣到现在都没有给他回过电话……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乔汐莞,车开得特别平稳,就如很多年前一样,习惯了乔汐莞的生活方式。

    “门口的记者是因为叶妩吗?”武大问。

    武大不是一个喜欢看新闻的女人,所以应该不知道她都被些什么新闻所缠身。

    乔汐莞眼眸回转,淡淡的应了一声,“嗯。”

    武大抿了抿唇,想要说什么,又陡然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我不知道你们和叶妩的感情多深,但似乎是可以理解你们和叶妩的关系,毕竟一起经历过同生共死。武大,我也没想过得到你的认可,但我不得不说,我和叶妩之间,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们势不两立!”乔汐莞一字一句,深深切切。

    武大微点头,“嗯,我知道。我没想过偏袒她,我只是站在中间的立场。”

    “叶妩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么美。”乔汐莞说的,很轻。

    武大看了她一眼,一直认真的开车。

    以前的他们,从来不关心别人的为人、人品、好坏或者其他,他们认定的只有他们的伙伴,而且在他们心目中,伙伴就是生死与共的人,不需要去质疑其他。

    可是现在。

    从乔汐莞这个“普通”人懵懵懂懂的撞进了他们的世界,才无形中真的发现,或者是有了对比,叶妩确实不完美。

    反而,有些阴暗。

    她本来不愿意这么去质疑她的同伴,但终究而言,人性就是会往好的一方倾斜。

    好的一方,至少在她看来,这一刻是乔汐莞。

    她到现在为止,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对他们任何一个人说过曾经叶妩对她做的那些小动作,如果当时是因为紧迫到没有时间,那之后呢,之后这么多年,只字未提。

    大概是觉得,他们失去的同伴已经很多了,不想再这么的去离间他们的感情。

    大概也不知道,其实之前,温特森就已经说过。

    武大觉得,很少人的胸襟能够有乔汐莞这么宽广,即使她看上去瑕疵必报!

    车内又陷入了死寂般的安静,

    武大将车停靠在别墅大门口,乔汐莞下车,离开。

    武大看着乔汐莞的背影,渐渐将车子驶离别墅。

    没有乔汐莞在车上,她就开的随意得多,一边还拿出了电话,拨打。

    “武大。”那边传来叶妩有些开心的声音,前几天的吵架大家不欢而散,今天武大主动给她打电话,她是真的有些受宠若惊。

    “叶妩,我话不多,从小就不太爱说话,可能说出来的话也不太好听。”武大说。

    “没什么,我知道你的,我们这么多年,我不会计较。”

    “嗯。”武大应了一声,顿了一秒,缓缓开口说道,“所以叶妩,别和乔汐莞这么针锋相对,我会觉得你是在故意引起事端,老大真的不爱你了。”

    那边仿若突然就沉默了。

    沉默了很久。

    很久后,武大以为那边已经挂断电话时,突然听到叶妩有些幽暗的声音,说道,“武大,我以为你给我打电话是想要说,我们不会有那天的不愉快,我甚至还有些欣喜若狂,我一直以为不管如何,我们的关系至少都是好的,至少比和乔汐莞关系更好,而现在,你给我打来电话说的话居然是指着我,说我故意引起事端?!”

    “我说的事实。”

    “可是就算是事实,我们作为最好的同伴,你就不能站在我这边,为我考虑一下吗?你就不能无条件的帮我吗?就像我们以前那样,无条件的接受命令一样,麻木的行走在刀光剑影之下!”

    “不行。”武大直白,“现在不行了,因为现在我们是正常人。老大给了我们一个自由的身份让我们能够平凡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就应该过上,大家都该过的生活,我们不应该还是一台机器,所以不应该只听命令,我们应该真正的去感知去想,到底谁是谁非。”

    “谁是谁非?”叶妩重复着,冷笑,“武大,如果我说我和乔汐莞绝对不可能心平气和,你会站在谁那一边?!”

    “我会弃你而去。”武大一字一句,说得斩钉截铁。

    “很好。”叶妩冷笑着。

    冷冷的笑着。

    “很好,武大。”叶妩不停重复着,能够感受到她有些心寒的内心,她说,“武大,如果你真的决定了,那么就这样吧。虽然遗憾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但终究而言人各有志,不管我怎么觉得我们同伴之间应该是最好的,可既然你一口否定我,武大,我祝你幸福。”

    说完,叶妩挂断了电话。

    面前的红灯,武大默默地将车停在那里,看着红灯。

    眼前有些模糊不清。

    和叶妩这么多年,到底谁被谁说得难堪?!

    分明是叶妩真的做得不对,可终究要把这份责任怪在其他人的身上。

    叶妩,终究不是曾经那个叶妩了!

    ……

    乔汐莞回到别墅,现在还早,念念和小猴子在客厅看动画片。

    刘妈在厨房忙碌。

    念念和小猴子转头看着她回来,都惊喜的叫着她,念念比较没心没肺,叫完她之后就转头看动画片了,倒是小猴子这么眼巴巴的看着他往沙发上坐过去。

    其实很多时候,她都特别不想把自己的情绪带回家,伪装也好,隐藏躲避也好。

    这一刻,似乎也会选择这样的一种方式。

    她选择最轻松的状态和小猴子聊着天,说了一下无关紧要的事情,小猴子是一个特别敏感的小男孩,她甚至都觉得,她就是刚刚进这个家门有那么一秒的没有控制情绪,小猴子其实就已经察觉了什么。

    不过小猴子真的很顾别人的感受,基本上不会问,估计怕自己问多了,惹得她不开心。

    乔汐莞摸了摸小猴子的头,嘴角笑了笑。

    有些时候是真的没办法给他们解释很多,她只会让他们看到,不管遇到什么事情,她都能够很好的解决,她会成为他们家的支柱。

    这么和念念和小猴子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没多久就到了吃完饭时间。

    一家人坐在饭桌子上,念念依然一个人吃得特别夸张,饭菜到处都是,刘妈终究还是宠念念的,一边看着她自己吃饭,一边帮她收拾着桌子,小猴子的教养奇好,坐在饭桌子上基本不会发出任何声音,吃东西的时候也显得特别的规矩。

    两个孩子,简直就是天壤之别的对比。

    微微叹了口气,刘妈看着乔汐莞的模样,忍不住关心的问道,“乔小姐这段时间是不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儿?”

    “没什么,就是一些工作上面的事情,有些累而已。”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

    “我看大门口处又有些记者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又冲着你来的。”刘妈有些无奈。

    “嗯。”乔汐莞说,“尽量别让念念和小猴子曝光了,我不希望他们受到什么影响。”

    “好的,我会注意的。”刘妈连忙点头。

    一家人这么吃着饭菜。

    气氛还算和谐。

    吃完饭之后,乔汐莞又陪着念念和小猴子玩耍了一会儿,她想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也真的不能影响了他们一家人的正常生活,实在过不下去了,她也可以有很多其他方式让他们生活得很好,这是世界上,真的没有什么事情是真的过不去的。

    晚上8点半,念念和小猴子相继回房。

    念念都是刘妈帮她洗澡,今晚突发奇想的,乔汐莞主动抱起念念走进浴室。

    很多时候,面对了外界太多东西,就会觉得亲情更加的可贵。

    两个人躺在一个浴缸里面,念念很喜欢玩泡沫,尽管一只手根本就抬不起力气,她还是非常坚持的,玩得很开心。

    乔汐莞看着如此无忧无虑的念念,看着她及时有着身体缺陷也依然这般的天真烂漫,眼眶在那一刻莫名有些红,她很少这么用情感去看待一件比较伤心的事情,因为这样会让她觉得很不安,她不想把自己弄得太情绪化,可这一刻,莫名的,眼眶就红了,以后真的当念念长大了,真正意识到自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时,会不会恨她……

    “妈妈,你为什么哭了?”玩得正开心的念念突然大声的问道。

    她觉得和妈妈一起洗澡那么开心,为什么妈妈还会哭?!

    乔汐莞有些哽咽,将念念抱在怀抱里,突然什么都说不出来。

    念念纳闷的看着自己妈妈,弱弱的问道,“妈妈,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惹妈妈不开心了?”

    “不是,是妈妈觉得,妈妈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乔汐莞紧抱着她。

    一意孤行的生下她,即使在怀孕过程中,医生不停的提醒他,或许孩子生下来不健康,她却不管任何人的意见,执意生下来。

    没有父亲在身边,她工作也那么忙,其实对她的照顾真的不多。

    “妈妈,我会原谅你的。”念念望着乔汐莞,乖巧的说着,“老师说了,我们要大方的原谅,生活才会更加幸福。”

    乔汐莞嘴角一笑,“念念什么时候变乖了?”

    笑着的时候,眼泪也顺着眼眶,就是控制不住。

    “我一直都很乖啊,老师经常给我五星,说我是很棒的小朋友。”念念一脸骄傲,看着乔汐莞脸上的眼泪,有些笨拙的帮她擦拭着。

    本来手就不太灵活,却那么努力。

    乔汐莞宠溺一笑,“嗯,妈妈的乖宝贝。”

    “可是妈妈,为什么我不能有粑粑?”念念依然执着的想要知道答案。

    “很想要粑粑吗?”

    “嗯,想要。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我的好朋友玥玥也有粑粑。玥玥说她粑粑经常抱着她,让她坐在粑粑的肩膀上,她说她粑粑很爱很爱他,还会给她买漂亮的裙子,漂亮的小皮鞋……”念念越说,越羡慕,整个小脸上都是期待的眼神。

    乔汐莞心里一酸,“念念,妈妈现在郑重的答应你,妈妈一定会帮你把粑粑找回来,妈妈一定会帮你找个粑粑,找个粉爱粉爱你的粑粑回来。”

    “谢谢妈妈,我最爱妈妈了。”说着,念念从乔汐莞的怀抱里面挣脱出来,重重的一个吻“啵”的一声印在乔汐莞的脸上。

    乔汐莞摸了摸念念的小脸蛋,“好啦,不早啦,我们洗洗澡澡起来了。”

    “好。”念念脆生生的声音,乖乖的答应着。

    乔汐莞抱起念念,清洗干净,换上衣服。

    刘妈在房间里面等着念念,看着念念被乔汐莞抱着回来,自然的接过去,“妈妈晚安。”

    “念念晚安。”乔汐莞摸了摸念念的头。

    “乔小姐晚安。”刘妈说着。

    “嗯,刘妈晚安,念念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刘妈笑着说道。

    乔汐莞嘴角笑了笑,看着刘妈把念念放在小床上,温柔的帮她捏好小被子,房间也变成了昏暗的灯光,念念小小的脸蛋在被窝里面,显得尤其的可爱。

    心里暖暖的,她转身离开。

    外面再难受,回家能够这么的温暖,就够了。

    她躺在大床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她想今晚她注定要失眠。

    顾子臣到现在都没有给她任何回复,这让她确实有些……说出来的情绪。

    念念口口声声都要粑粑……

    不管她多强大,终究这个家庭,需要一个男人。

    一个父亲角色的男人。

    夜晚越来越深。

    乔汐莞也不知道自己辗转到了几点,睡着了。

    感觉自己只是恍惚的一个瞬间,根本就没有熟睡,耳边突然响起了电话的声音。

    从管理公司以来,从来都没有晚上关手机的习惯,总是保持着随时随地都会投身在工作的状态,她揉着头发拿起手机,晃眼看了看来电显示,心里有些微微波动,好半响才接通,“喂……”

    “乔汐莞你在哪里?”那边传来的声音,低沉冷漠。

    乔汐莞有一刻觉得那个男人分明就是气急败坏。

    麻痹的,他到底在和谁发脾气?!

    乔汐莞皱了皱眉头,“我在家睡觉,顾大少你这么深更半夜的给我打电话,你丫的梦游吗?!”

    “你不是下午给我打电话了吗?”顾子臣狠狠的说着。

    “我下午给你打电话,你现在,现在……”乔汐莞看了看时间,“你现在凌晨2点了给我回电话,你什么居心!”

    “我什么居心,你出来就知道了!”顾子臣冷漠无比。

    乔汐莞整个人崩溃到不行,“顾子臣,你麻痹的真的睡醒了吗?!深更半夜,你让我出来,去哪里?!我有病啊,我这个时候出来闲溜达!”

    “我在你家别墅门口。”那边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莫名其妙气喘吁吁的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顾子臣这货的脾气能不能再古怪点?!

    神经病神经病神经病!

    乔汐莞心里不停的咆哮。

    不过倒是,这个时候,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她别墅门口。

    今天下午打电话打不通,现在又莫名其妙的这么出现!

    麻痹!

    这个蛇精病!

    乔汐莞掀开被窝,从床上起来,换了一套衣服,气呼呼的出门。

    大门口处,一辆黑色轿车旁边,一个男人站在那里,穿着单薄的黑色风衣,晚上其实是有些冷的,风也吹得有些大,顾子臣的风衣就这么在秋风下静静飘荡,在昏黄的路灯下,修长而挺拔的身体,显得如是帅气,不同于普通的帅,在他这个年龄,已经有了些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魅惑,让人完全不能抵抗!

    所以乔汐莞就看着顾子臣那一刻……

    好吧。

    刚刚所有的怒气都莫名其妙的咽了下去,这个靠颜值的老男人,果然是祸害。

    两个人这么沉默不到两秒钟,顾子臣突然一把拉起她的后。

    乔汐莞一怔,还未反抗,顾子臣就已经带着她往他旁边的黑色轿车走去,粗鲁的正准备将她塞进副驾驶室的时候,突然停顿了一下,直接把她塞到驾驶室,关上房门,自己转身走向副驾驶室,坐定,冷冷的声音说道,“开车!”

    乔汐莞怒火又升了起来。

    她凭什么被顾子臣这么呼来换取。

    她今天给他打电话像他求救的时候,他居然关机!

    现在深更半夜,让她当司机就当司机嘛?!

    所以脾气那个火爆的怒吼着,“顾子臣,你丫的真的是梦游吧!你凭什么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我今天给你打电话的是你死哪里去了,现在突然出现呼来唤去的,你有病啊!”

    对不起乔汐莞突然的火冒三丈,顾子臣反而出奇的冷静。

    他就这么看着她,眉目间似乎带着些疲倦,他的声音也变得非常的平静,平静的说着,“乔汐莞,我从今天早上开始到现在,半秒钟都没有合过眼,我不想因为我的疲倦,导致我们的车祸发生。”

    乔汐莞一怔。

    什么叫做半秒钟都没有合眼?!

    他半秒钟没有合眼管她屁股事儿,何况他没有合眼,把她叫出来做什么?!

    “你今天下午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已经在飞机上了。我今天看到你的新闻就回来了,飞机半途遇到台风,紧急降落到中转站,知道晚上过了12点才解除警报然后起飞,一直到现在回来,下飞机后就直接到了这里。”顾子臣解释。

    乔汐莞看着他满脸疲倦,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意思就是,顾子臣其实在她还没有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已经做了决定。

    因为决定太快,让他们之间的时间就这么错过了。

    好吧,她承认这一刻是有些感动的。

    是真的有些感动。

    这个男人做任何事情,都只是用行动来表达,从来不给别人解释一句。

    到底是好是歹!

    以前也是,现在也是。

    “就算是飞机误点,你也应该给我回个电话啊,非要这么深更半夜才联系我,你就这么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吗?”乔汐莞抱怨。

    虽然抱怨,但明显的没有刚刚的气势汹汹。

    顾子臣看着她,仿若有些无奈,也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我手机没电了,这几年来,第一次因为手机没电而停机。”

    “你不会问空姐要一个吗?”乔汐莞翻白眼。

    很显然,某人被狠狠的打击了。

    估计,根本就想不到这么多。

    乔汐莞也懒得去质疑他的智商了,突然说道,“你说吧,现在你要做什么?”

    “去我的酒店。”顾子臣,让她开车,“我们商量一下明天怎么做?”

    乔汐莞沉默了一秒,压了压情绪,启动车子,离开。

    车子开得很平稳。

    顾子臣靠在车座椅上,也没说话,感觉得出似乎是有些累的样子。

    乔汐莞开车开得特别认真,在一个红绿灯面前停车的时候,无意转头看顾子臣,就发现身边这个男人已经闭上眼睛,似乎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心里突然就软了,软得一塌糊涂。

    是因为他也会担心吧?!是因为他担心她,所以才会这么匆匆忙忙。

    好吧,她现在因为已经是孩子的母亲,所以感情会比较敏感,所以就莫名的被感动了。感动得一塌糊涂。

    她继续开车,将车子停靠在他的酒店大门。

    乔汐莞停好车,看着顾子臣半靠在座椅上,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这么等等他。

    她也这么靠在椅子上。

    其实她睡眠也不多,但应该没有他这么累。

    她眼眸就这么懒懒散散的放在他熟睡的脸颊上,这个男人就这么随意的躺在这里,就帅得让人心颤!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她看着他薄而有型的嘴角,只是轻轻的抿在一起,就分明觉得性感到爆!

    想起那天,那天在车上的一触即发。

    虽然最后被人打断,但莫名的心痒痒的……

    反正。

    也不吃亏。

    她突然就靠近顾子臣,嘴唇直接印在他的唇瓣上。

    分明就没有半点犹豫的,直接就印了上去。

    唇瓣相贴,他能够感受到他唇瓣上传来的温度,以及心口处,那不规律,极度不规律的颤抖,颤抖……

    唇渐渐加深。

    她的舌头伸进他的唇瓣里,拗开他的牙齿,寻找他的舌尖……

    深入浅出。

    乔汐莞吻得很投入,所以压根没有发现,那个熟睡的人已经醒来,而手指因为隐忍,而窝成了一个拳头。

    好久。

    似乎是已经满足,乔汐莞愉快的离开他的唇瓣,一副偷吃成功的表情。

    眼眸突然一顿,看着那个原本熟睡的男人,此刻清明的眼眸深深的看着她……看着她,一副得成的模样。

    乔汐莞脸猛地一下就红了,红的有些突然。

    总觉得自己好像,好像……

    “够了吗?”磁性的男性嗓音,带着些沙哑。

    乔汐莞咬着唇瓣,默默地看着他,那一刻觉得自己的脸都已经烧了起来。

    这个腹黑的男人,什么时候醒的,什么时候醒的?!

    醒了,还这么一副任由她宰割的姿态。

    但凡他有一点点回应,她也应该感受得到的。

    麻痹!

    搞得她现在何其的尴尬!

    “乔汐莞。”顾子臣依然低沉而沙哑的声音,他修长的手指,用指腹轻轻地摸着她红颜的嘴唇,一点点,显得如是的暧昧。

    而此刻,他突然直起身体,脸靠近她的脸庞,嘴唇往她的唇瓣上贴去……

    “等等。”乔汐莞捂着他的嘴,“不能老是在车上……”

    顾子臣顿了一下,直直的看着她,微微,反应过来。

    他解开安全带,下车。

    这个男人反应太快了吧,刚刚还一脸欲求不满,现在就突然这么的云淡风轻。

    自己都还未反应过来,顾子车就走过来,帮她打开车门。

    乔汐莞嘟了嘟嘴,下车。

    两个人坐着酒店的电梯网上。

    两个人站在一起,其实还有点生疏的距离。

    乔汐莞总觉得有些尴尬,胸口处还有些紧张,呼吸有些上下起伏。

    电梯打开,脚步停在酒店门口。

    乔汐莞看着房门,突然说道,“会不会又有个女人突然蹦出来?”

    “不会有。”顾子臣一字一句,缓缓又说道,“我给酒店打过招呼了。”

    乔汐莞看着他,又默默地没说话。

    酒店大门打开,顾子臣插上卡,一片透亮。

    乔汐莞还是警惕的到处看了看,确信没有其他女人,才稍微放心的跟着走了进去。

    顾子臣一进门后,就开始脱掉他身上的风衣,然后解开他里面那件白色衬衣……

    要不要,这么快。

    乔汐莞看着他的举动,紧张得有些口干舌燥。

    白色衬衣的纽扣解了几颗,手就停了下来,没有继续,然后转身准备去冰箱里面拿水,一转身,就看着乔汐莞有些拘谨的站在那里,紧张到,似乎呼吸都有些快……

    顾子臣就这么看着乔汐莞,看着这个女人的神情,好久,蓦然一笑,问道,“你是在期待什么嘛?”

    乔汐莞一怔,怔怔的看着顾子臣突然的笑容。

    虽然帅的天翻地覆的,但此刻……

    此刻是在嘲笑他吗?!

    难道有这种思想的人,只有她吗?!

    “王八蛋!”乔汐莞咬牙切齿。

    顾子臣笑的似乎更加夸张了,他一直带着笑意说道,“我以为比起我们现在上床,你应该更想要解决发生在你身上的新闻,所以我想你应该不比较有兴趣谈我们明天应该怎么去面对记者……”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打断他的话。

    顾子臣扬眉看着她,看着她脸上那一抹尴尬的红。

    红得,那么可爱。

    他修长的手摸着她柔顺的长头发,口吻也莫名温柔而宠溺,“想喝什么……”

    “什么都不想喝。”

    “牛奶好吗?”

    “我不是小孩子!”乔汐莞一字一句。

    小孩子才把牛奶当饮料好不好!

    顾子臣只是耸肩,自顾自的说着,“我帮你拿牛奶……”

    “顾子臣!”乔汐莞突然大声叫着他。

    顾子臣看着他。

    “我说了我不喝牛奶,我……”

    乔汐莞突然大步向前,一把揉着他的脖子,嘴唇迎上。

    顾子臣愣怔的看着近距离的她。

    “我就要你……”而已。

    ------题外话------

    达拉达拉,小宅明天尽量早点更新,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