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六章 你死我亡(三)心死心伤

第十六章 你死我亡(三)心死心伤

作者:恩很宅
    酒店奢华总统套房。

    透亮的房间,映衬着落地窗外的上海夜景。

    深夜凌晨的上海远离了喧嚣,变得那么安静,那没得美。璀璨的霓虹灯光一直照耀着,让上海这座城市变得神秘而深邃,城市在这一刻,总是会绽放,让人意想不到的光彩。

    比如,此刻微微带着喘息的房间。

    从偌大的客厅下,到突然双双跌落的沙发,沙发承载着他们的重量有些凹陷,灯光将他们的激.情照耀得淋漓极致,疯狂的呼吸在彼此间,此起彼伏。

    沙发上滑落了一室的衣服,甚至偶尔还能够听到,衣服被撕破后,破碎的声音。

    从客厅,到楼上卧室,到厕所……

    而中途抗议说好让轻点,那个叫做顾子臣的的男人分明满口答应……

    可现在,现在!

    她这一身仿若散架的疼痛,到底是谁?!

    乔汐莞在最后一次终于忍不住抱怨和控诉,整个脸上分明委屈到不行。

    而那个一脸帅得没办法让人拒绝的男人却只是扬着他满足的笑容说道,“嗯,好……”

    “你上次也是这么说的……唔……”

    乔汐莞沉沦在他的身体下,根本无法反弹,只能这么软绵绵的,任他欺凌。

    房间不时传来暧昧到不行的声音,让上海这片原本深邃的天空,染上了毫不掩饰的情.欲之色……

    乔汐莞就知道,顾子臣这条贼船根本就不好“上”!

    “上”得她这么辛苦!

    所以在结束了疯狂的战斗之后,乔汐莞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绝美的身体卷成一团,熟睡在床上,脸上的疲倦显而易见,嘴角却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顾子臣手托着腮睡躺在旁边,看着她白净的脸颊。

    这个女人给他的感受太强烈,强烈到他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自律的男人,也变得如此的不自律,甚至于一次一次的,不受控制,不受控制……

    “很累吗?”顾子臣修长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

    乔汐莞似乎是抗议的呢喃了一下。

    呢喃的声音还显得很是暧昧。

    顾子臣觉得很好听,还很好玩。

    所以刚开始完全只是因为想要安抚她摸摸她的脸颊,现在反而变成了,他故意的去逗她,逗她的眉头,乔汐莞叫一下,逗她的鼻子,乔汐莞叫一下,逗她的嘴唇,乔汐莞叫一下,逗她的脸蛋……

    “顾子臣!你丫的有病啊!”那个分明沉睡的女人,此刻陡然的从床上蹦坐起来,仿若打了鸡血一般的,怒火冲天的看着他。

    顾子臣的手还准备逗她的耳朵,然后现在就尴尬的在半空间。

    他嘴角的笑容也有些僵硬,似乎被乔汐莞突然的举动所怔住。

    “你还是小孩子吗?”乔汐莞不爽,“我都要累死了,你能不能不要打扰我!”

    “很累吗?”顾子臣口气都变得温柔了起来,还该死的好听。

    以为这样可以迷惑我吗?!

    no!

    姐是金刚,绝不受甜言蜜语的蛊惑。

    “你丫的试试,你丫的试试一个晚上不停的被压,被压,被压……”

    “我不也不停的在压,在压,在压吗??”

    “能一样吗?”乔汐莞扬眉。

    “不一样。”顾子臣肯定地回答道,又一字一句的开口,“我会比你更累。”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他。

    顾子臣也看着她。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顾子臣的眼神渐渐往下。

    乔汐莞顺着他的视线,一把将已经滑落到胸口下的被子抱起来,“色狼。”

    顾子臣忍不住一笑,“长得挺好的。”

    说完,说完。

    两个人的脸颊都有些红了。

    这么这么暧昧的话,顾子臣也能够说得出来。

    乔汐莞觉得脸上有些火辣辣的,又嘀咕了一句色狼,抱着被子又躺了下去。

    心跳有些快,不知道为什么,总是觉得,心在砰砰砰的跳个不停。

    而此刻,一双修长的手臂缓过她的肩膀,手掌自然的放在“长得挺好的”地方,还非常不规矩的动了动。

    乔汐莞觉得脸有些充血。

    刚刚分明比现在更夸张,此刻反而会更加的不好意思。

    “晚安,乔汐莞。”

    “是早安,顾先生。”乔汐莞一字一句。

    “不管是晚安,还是早安,那个人是你就行。”顾子臣的声音在她耳边,低沉的,仿若能够蛊惑人心的嗓音,让她整个人都不受控制的,随之波动。

    “我也是。”

    这大概是他们在疯狂上床后,最重要的承诺。

    朝霞渐渐染满天,照耀着大床上两个已经熟睡的人,今天是一个艳阳天,带着点腥风血雨。

    ……

    乔汐莞扭动着身体,睁开眼睛看着陌生的一切。

    昨晚上,准确说,今天凌晨在这个地方的疯狂一幕一幕的浮现在她脑海,所以说昨晚上两个人就真的做了,还做了好几次,还做得很疯狂……

    好吧,他们是合法夫妻,他们做的事情是合法的事情。

    尽管顾子臣这货,失去了曾经的记忆,让人很不爽!

    看在昨晚整个过程还挺爽的情况下,她就暂时比较了!

    她努力的挪动着身体,身体真的酸软到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睡眠不足还是当时的毫无节制,今天起床差点让她崩溃。

    可今天还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叶妩那个女人!

    她从床上坐起来,靠在床头上。

    身边的顾子臣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在了,如此奢华的房间,满室的冷清。

    麻痹的。

    最讨厌的就是一睁开眼睛身边的男人不在,有种很想要抓狂的节奏。

    她看了看时间,早上8点。

    隐忍着酸软的身体,隐忍着各种不爽从床上起来,她的衣服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只得这么光.裸.裸.的跑进浴室,找到一件浴袍,随意的系上,然后找到赶紧的牙刷和毛巾,漱口洗脸。

    做完一切之后,她从楼上下去。

    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顾子臣站在大门口处,而外面似乎是站了一个女人。

    两个人在说什么,顾子臣背对着她,她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那个女人有些不爽的情绪带着抱怨带着娇嗔让她真的很不爽。

    而那个女人看到她穿着松松垮垮的浴袍从楼上下来时,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变得如此彻底,仿若是不受控制一般的,疯狂的大叫,“夏洛克,这个女人为什么清早八早衣衫不整的出现在这里?!”

    口吻中,完全是一脸不相信。

    爱玛的尖叫让顾子臣不自觉的回头,回头看了一眼乔汐莞,眼眸似乎是在问她,怎么不多睡会?

    乔汐莞难得搭理,一步一步从楼上下来,显得如是的自若。

    楼下的饭厅中,已经准备好了早餐,两个人的份儿,显得还有些温馨。

    “夏洛克!”整个房间,又是爱玛那个女人撕心裂肺的声音,尖叫到几乎要震破耳膜。

    乔汐莞揉着耳朵,漫不经心的开始吃早餐,吃的那个优雅。

    “行了,你先回房间,其他事情等我有空了给你解释。”

    “不。”爱玛依然站在门口不走,看上去无比受伤的模样,“夏洛克,你居然为了那个女人,你居然为了那个女人昨天突然丢下了那么大一笔合同交易,我不是听到我父亲打电话来控诉,我还真的不相信你会这么的没有理智,我一直以为是我父亲没有分清楚情况,我真的没想到,你居然是为了这个女人!”

    顾子臣似乎是已经不想解释了,他直白的说道,“这些事情,我会给你一个交代,但是现在,不是我需要紧急处理的事情,就这样!”

    说完,直接关上了房门。

    房门很响亮。

    关上房门那一刻似乎还能够听到爱玛尖叫的声音。

    而关上房门后,顾子臣走向饭厅的整个过程中,门外还响起爱玛疯狂敲门的声音,而顾子臣的脸上半点其他情绪都没有,自若的坐在乔汐莞的对面,吃着早餐。

    这个冷血的男人。

    估计外面那个女人都被气得吐血了。

    虽然她不是一个同情心比较泛滥的女人,也觉得顾子臣这厮,这厮吃得这么高雅吃得这么无动于衷分明就是要把人气疯的节奏,如果爱玛能够看到这一幕……

    “不合胃口吗?”顾子臣扬眉。

    “挺合胃口的。”乔汐莞直白。

    “嗯,是挺合胃口的。”顾子臣说道,口吻中分明有些……暧昧不清。

    乔汐莞愣怔了一秒,随即反应过来。

    顾子臣这腹黑货!

    “刚刚那个女人说你丢下了东京一笔生意?”

    “嗯。”顾子臣显得很无谓的表情。

    “影响很大吗?”

    “不大。”顾子臣直接说道。

    “但是爱玛很激动。”

    “她激动的仅仅是因为你这么衣衫不整的出现在我的房间。

    “……”好吧。

    她承认这估计是诱发爱玛发疯的原因。

    但不得不说,刚开始她下楼的时候,也恍惚看到爱玛有些紧张的神情。

    大概,不会是一笔小生意。

    “我当时在东京,看到国内的新闻,就直接回来了,当时也没考虑这么多,至于后面会影响到什么,那都是后面的事情,现在先解决你的后顾之忧。”顾子臣依然漫不经心。

    “你的意思就是说,这个世界上对于其他而言,我比较重要?”乔汐莞这么问他,这么故意的问他。

    问出来后,还是稍微有些小紧张。

    “嗯。”顾子臣没有丝毫犹豫的,点头。

    连那个简单的“嗯”,也变得好听起来。

    乔汐莞嘴角拉出一抹大大的笑容,她突然起身,一个吻印在他的脸上。

    顾子臣一怔,嘴角随即拉出一抹满足的笑,落在外面的耳朵轮廓似乎又微微的有些泛红。

    乔汐莞心情陡然很好,胃口也大增。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的吃着饭,饭席间流淌着一股数不出来的,甜蜜……

    吃完。

    乔汐莞和顾子臣坐在沙发上。

    顾子臣给乔汐莞找了一套衣服。

    顾子臣没给乔汐莞说这套衣服是上次帮她准备的,不过看乔汐莞很喜欢,有些事情就真的不需要说得太多,以后有那么长的时间,可以慢慢的去感受……

    他想应该是的。

    他们坐在一起,谈了点事情。

    从记忆开始,似乎从来没有和顾子臣这么认真的谈过这些事情,以前她在拼搏商场的时候,顾子臣一脸漠不关心,以前在跟随顾子臣出行任务的时候,他们的领域,她也不能给予太多帮助,倒是现在,4年过去,他们居然认真的在谈,关于如何一起应对记者,才能够取得最佳的新闻效应。

    他们其实说得不多,就半个小时时间。

    半个小时后,乔汐莞给武大打来了电话,先离开了酒店。

    离开的时候,她狠狠的吻了吻顾子臣,说道,“我等你。”

    那个说,一秒钟都不想要再等下去的女人,终究还是说了,“我等你”。

    顾子臣回吻着她,郑重的点头。

    两个人小别。

    真的以为只是小别而已。

    乔汐莞甚至已经想好了,怎么让顾子臣融入她的家庭,怎么让顾子臣在失忆中,去接受她,接受小猴子,接受念念,她想一辈子真的很长,他们可以慢慢的,直到终老……

    她那一刻真的坚信,坚信顾子臣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到她的身边。

    所以,她带着幸福的笑容,出现在武大的小车内。

    武大看着乔汐莞,嘴角带着意味深长的笑。

    乔汐莞看着她的笑容,也不在乎,反而嘴角一扬,“嗯,昨晚上我拿下顾子臣了。”

    “噗。”武大忍不住笑了出来。

    乔汐莞很自豪,“这应该是叶妩做不到的吧。”

    “应该是。”武大点头承认。

    “武大,你说叶妩为什么就这么的执迷不悟呢?”

    “谁知道呢?!”武大说,想起昨天晚上叶妩的坚决,终究还是摇了摇头,“你们的事情,我都不想管了。”

    “你不管,干嘛还来帮我。”

    “……”武大竟无言以对。

    “真是个单纯的好孩子。”乔汐莞夸奖。

    “孩子是你家那一儿一女,我是大人。”武大一本正经。

    “对,还是货真价实的女人。话说女人,你什么时候把自己嫁出去啊?”乔汐莞心情很好,所以故意调侃。

    “不嫁。”

    “怎么,没有入眼的?”

    “不想嫁。”

    “其实阿彪应该等你很久了。”乔汐莞脱口而出。

    武大的脸一下子就爆红了,红得那个明显。

    乔汐莞看着她的模样,忍住笑。

    “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没有你说的那些。”

    “我只说阿彪等你很久了,我什么都没说。”乔汐莞故意的。

    在语言方面,武大根本就是很“弱智”。

    武大脸蛋还是很红,很好。

    乔汐莞深呼吸一口气,躺在后座的椅子上,看着阳光璀璨的上海街头,“武大,人这一辈子很长,总会有一刻,想要停下来,总会有一刻想要身边有个人……”

    声音静静幽幽的在车内响起。

    武大终究是不会说什么的,车子一路到达环宇大厦。

    乔汐莞下车,依然昂扬着脚步走进环宇大厦。

    那些她的负面新闻,仿若真的不能影响她的半分一般。

    乔汐莞直接回到办公室。

    milk看着她,连忙说着,“秦二少已经来上班了,说如果您到了,他就上来找您。”

    “嗯,让他上来吧。”

    “好。”milk点头。

    乔汐莞刚坐到办公椅上,秦以扬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走路似乎还有些难受的样子,所以走得特别的小心翼翼,还显得有些滑稽。

    乔汐莞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一笑。

    “你还有心情笑出来?”秦以扬脸色非常不好。

    “你样子确实滑稽。”

    “也不知道是因为谁!”秦以扬狠狠地说着。

    乔汐莞无奈,然后很认真的说着,“对比起,以扬。”

    “每次你这么认真给我说话的时候,我都知道肯定没有好话。”秦以扬似乎很明白的表情。

    乔汐莞笑了笑,点头。

    确实,仿若每次在这个时候,都只是这般的去利用他。

    她开口直白的说道,“以扬,我和顾子臣,可能要复合了。”

    秦以扬愣怔了一秒,有些受打击的模样,还是很快的释然,“所以我终究就成了炮灰了。算了,也想到了,你等了那么多年,隐忍了那么多年的男人现在回到你的身边,你会选择他似乎是理所当然,我输的心服口服。”

    “你会找到更好的。”

    “你知道这是两个人之间结束后,最残忍的话。”

    “好吧,我什么都不多说了。”乔汐莞抿着唇,开始说正事儿,“你是今天开记者招待会吗?”

    “嗯。”

    “大概几点?”

    “我约的时间是下午2点。”秦以扬说着,“你时间怎么样?”

    “我没问题。”乔汐莞点头。

    “那他呢?”

    “他也不会有问题。”乔汐莞很肯定的点头。

    “嗯。”秦以扬觉得自己确实不愿意多说。

    “出去好好歇着吧,别累坏了自己。”乔汐莞随口说着。

    “累坏了反正也不会有人关心,倒是你,看上去很疲倦的样子,昨晚上做什么去了?”秦以扬火眼金睛的问道。

    乔汐莞笑了一下,那样的笑容似乎隐藏了些内容……

    而这种少女怀春的样子,他虽然真的觉得挺美的,虽然真的觉得,估计下次再也不可能在这个女人身上看到,但终究此刻,他眼眸一动,口吻不太好,“好,我知道了,你不用说了。”

    对于久经沙场的人,一眼就看得清楚明白。

    他干嘛这么犯贱的问这种事情。

    心里不爽透顶的从乔汐莞的办公室里面走出去。

    乔汐莞看着秦以扬的背影。

    真的很抱歉,以扬。

    她眼眸微转,很快恢复自若。

    她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很多时候她考虑不了别人的那些感受。

    乔汐莞伸懒腰,身体确实是有些累。

    昨晚上,太频繁了……

    顾子臣那个老男人,精力怎么就能够这么好?!

    她深呼吸,打开电脑,开始处理一些内部oa审批文件。

    这么忙碌到中午时刻。

    milk突然急匆匆的跑进来,激动的说着,“乔总,你又有新闻了?”

    “什么新闻?”乔汐莞扬眉,脸色一沉。

    “顾大少的父母出面指责你,说这么多年你从来没有尽过儿媳妇的孝道,并斩钉截铁的告诉记者,你确实没有和顾大少离婚,你就是在婚内出轨。”

    新闻上写的是,恬不知耻的,婚内出轨。

    乔汐莞脸色越来越难看。

    顾耀其和齐慧芬这个是出面说这个,无疑是让她更加的被丑化。

    只不过。

    她眼眸微转,摆手让milk出去,随时拿起电话拨打,“顾子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我在核实。”那边直截了当的开口,似乎也是刚刚看到新闻才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顾子俊,我对你们家已经仁至义尽了!你父母想法设法的想要置我于死地,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动你们顾氏一分一毫,别让我真的出手,就算顾子臣出面阻止,也绝对不会动摇我的决定,我说到做到!”

    “我知道!我爸妈他们也知道。”顾子俊狠狠地说着,“所以他们不敢招惹了你,而为什么到这个时候我父母会这么的来对你,我会给你一个答案。”

    “你最好尽快给我,我的耐心不够!”

    “好。”

    说完,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心里面气的牙痒痒的。

    顾耀其这个时候来捅他一刀,就如顾子俊说的那样,顾耀其应该清楚得很,以她现在的能力,想要搞垮顾氏,简直就是不费吹灰之力。

    所以应该不会愚蠢到现在还来针对她?!

    如果不是,那么就是有更大的利益或者阴谋,导致顾耀其不得不选择对他自己更有利的一方。

    也就意味着,顾耀其肯定是有什么把柄在叶氏手上。

    很好!

    叶妩想要玩大点,我也不怕和你玩。

    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乔汐莞看着来电,深呼吸,调整情绪,“妈妈。”

    “莞莞,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段时间你怎么了,老实上头条新闻,我和你爸都听担心你的。”那边传来姚母的声音,“是不是招惹到什么人了?”

    “妈妈,是招惹到了一些人,不管没关系,相信我,我可以解决的。”

    “妈妈不是怕你解决不了,就是怕你不开心,你别把自己逼紧了知道吗?”

    “放心吧妈。”乔汐莞说着,“我会好好处理的,你和爸也别想太多了,等我忙完了,带着你们两老出去玩。”

    “你就别考虑我们了,安心处理自己的事情,妈妈就是问问你。”

    “嗯。”乔汐莞点头。

    有些时候真的觉得,有母亲很好。

    真的很好。

    以前不懂得珍惜,现在也算是一边代替着自己最好的朋友完成她的孝道,一边也是给自己的温暖和幸福。

    她想,人生总会会有那么多的阴错阳差让彼此不停地错过。

    但在没有错过的时候需要好好珍惜。

    又说了两句话,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伸懒腰,看了看时间。

    下午2点。

    她拿着手机发了短信,“下午2点,环宇。”

    那边没有回复。

    虽然她盯着手机看了好一会儿,虽然短信铃声一响起,她就莫名的有些激动,但终究而言,也没有等到顾子臣的回复,这个冷血的男人!

    等这次事情过了,她必须得好好的教育教育他,关于礼貌问题。

    关于她给他打电话,她给他发短信,他需要怎么来处理!

    这么牙痒痒的想着。

    一直挨到了下午2点钟。

    环宇大厦新闻发布会的会议室再次拥挤着记者。

    对于乔汐莞这段时间频繁的记者招待会,记者非但没有不耐烦,反而是激动的,所以时间还未到,就已经挤满了都是人,就怕自己没有抢占到一个好的位置。

    2点一到。

    乔汐莞和秦以扬就坐在了最中间的位置。

    如每一次记者招待会一样,到处都是卡门的声音,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感谢大家再次来参加我的记者招待会,这段时间我的新闻真的有些多,多到不知道你们会不会有些厌倦,反正我是觉得有些累了。我想这会是,至少是我能够想到的很长一段时间的最后一次记者招待会,今天之后,我所有的私事将再也不会这么公布于世,不管是谁曝光什么,或者故意丑化我什么,我都不会再做正面的回答,而这次,我会将我的所有事情告诉你们,至于你们要不要相信,你们会怎么写我都无所谓,我只呈现一个事实而已。”乔汐莞说,一开口,就让整个大厅陡然安静。

    下面的记者全部都屏住呼吸,就怕错过了任何一个新闻卖点。

    乔汐莞刚说完,就有记者要提问。

    乔汐莞直接拒绝,“在提问前,我想先讲讲我的事情,以及我和秦以扬这段时间的故事,内容有点多,我希望你们不要打断我,说完了之后,你们的问题,我会尽量全部回答。”

    乔汐莞这么说了,那些想要发问的记者就都安静了。

    秦以扬坐在乔汐莞的旁边,是真的觉得乔汐莞有着一种天生的霸气,就是随意的几句话,随意的一个表情,也能够震慑全场。

    乔汐莞深呼吸一口气,开口说道,“首先我承认,我并没有和顾子臣离婚。”

    话一出,全场哗然。

    这么直白的承认自己的婚内出轨。

    乔汐莞似乎并不在乎其他人的感受,又开口道,“一些资深点的记者应该会知道我和顾子臣的曾经,没错,我们是家族婚姻,当年顾子臣残疾,我嫁给顾子臣后,因为误杀罪入狱,三年后才出来。我不得不承认,在这之前,我和顾子臣的关系一点也不好。出狱后,因为心态或者其他的转变,让我们之间的感情变得越来越深厚,而我也渐渐地开始往商业上发展,得到顾家人的认可,并成功的收购了环宇集团,独立出户。说到这里,大家应该会觉得,我因为得到了环宇,所以开始有些沾沾自喜,开始不把顾家人放在眼里。”

    “当然不是。”乔汐莞直接否定,“我之所以离开顾氏,只是因为顾子臣突然的失踪。我想这4年时间,应该没有谁见到过顾子臣的身影,而且不只是我,顾家也没有任何人见过。我们都不知道顾子臣突然消失去了什么地方,我甚至以为他已经死了。”

    “我等了顾子臣4年。4年后的今天,他回来了。”乔汐莞说,“我原本应该很气他的突然消失,但是现在,因为他平安的出现在我面前,我决定,和他重新开始。”

    “而我和他重新开始,也就意味着,我和秦以扬会结束。其实不是结束,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在一起。”乔汐莞说,说着的时候看了一眼秦以扬。

    秦以扬淡淡的笑了笑,表情看上去很自若。

    “我承认,之所以当初当着大家的面说和秦以扬的关系,一方面是为了让环宇旗下的品牌新闻能够很快的摆脱负面诽谤,另一方面也只是为了刺激顾子臣,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我利用了秦以扬。”

    “其实也不是利用。”秦以扬突然开口道,“只是朋友间的互相帮忙而已。我和乔汐莞由始至终都是朋友关系,没有任何超出朋友的范畴,我们之间的绯闻,也仅仅只是因为你们喜欢从而可以给我们带来利益的结果,我想我这么说稍微直白了点,但不得不承认,这就是一种新闻效应。”

    记者连忙记录着。

    所以今天的记者招待会,实际上就是一个内容,乔汐莞和顾子臣重归就好,秦以扬就是一个炮灰?!

    “乔小姐,秦先生,我就插嘴一句,到了这个时候,我想如果真的如你们说的那样,你和秦以扬只是普通朋友,而顾子臣和你才是真心相爱,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顾子臣出面,当众给大家一个交代,否则,怎么能够被人信服?!”记者忍不住说道。

    “当然,等他两分钟,他会马上赶到。”乔汐莞嘴角一笑。

    记者突然就了。

    顾子臣是几百年没有出现在媒体面前了,是不是会真的如乔汐莞说的那样,会出现在这里。

    要知道这个男人给外界的感觉一直都是神秘到不行的,那些年分明创下过丰功伟绩,却又突然消失,然后就好像再也没有了他的消息。

    也确如乔汐莞所说,顾子臣真的消失了4年,这4年时间,顾子臣到底都去了哪里?!

    好多疑问咽在喉咙里。

    记者全部都非常期待的等着顾子臣的出现。

    乔汐莞也有些不爽,说好的2点,现在都2点过了,这个男人怎么还不来?!

    要不要这么不靠谱!

    乔汐莞真是有种想要撕烂了顾子臣的心情。

    她咬着唇,等待的时候,毛躁的拿起电话拨打。

    电话响了一声,就被挂断了。

    乔汐莞皱眉。

    纤细的手指开始不停的编辑短信。

    短信内容还未发出去,电话突然响起,乔汐莞连忙接通,压低声音说道,“顾子臣,你去哪里了,怎么还没到?!全场记者都在等你……”

    “乔汐莞,我是爱玛。”

    乔汐莞整个人一怔。

    “夏洛克不会来了,他让我通知你一声。”

    “让他接电话。”

    “他不会接电话的,我就是告知你一声,我们马上回法国了。”

    乔汐莞眼眸一紧,情绪变化得非常的快,“让顾子臣接电话!”

    “怎么就听不懂中国话呢?!我说了顾子臣不会接电话的,另外,你以后也不要再来找他了,上海的市场我们不要了,算是送给你的礼物,再见。”

    说完,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的脸色不停地画画,在闪光灯下,淋漓极致。

    秦以扬似乎也发现了她的情绪,在她耳边嘀咕,“怎么了?”

    乔汐莞努力的让自己隐忍下来,她第一次,开始失控,失控的情绪,一直在崩塌,崩塌。

    她是不是说过,她再也不要等了?!

    她是不是说过,她受够了!

    她不停的拨打顾子臣的电话,不停的拨打。

    现场的记者已经敏感的发现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了,大家开始骚动着……

    “莞,别这样,现在下面的全部都是记者。”秦以扬提醒。

    那个分明从来都不动声色的女人,此刻居然惊慌失措到,一副随时都要哭出来的表情。

    这么坚强的身体,在这一刻似乎开始变得脆弱,就像鸡蛋的外壳一般,突然裂了一个口子,口子越来越大……

    越来越大,会不会就真的,碎掉。

    乔汐莞看着自己手机上的电量。

    她看着,就这么冷冷的看着。

    还有1%的电,如果这个电话再打下去,立马就会关机,如果还是没人回应。

    好,她放弃。

    从此放弃。

    不管什么原因,就算是顾子臣被要挟,被绑架,被下药,被各种各样不是他主观的原因,她都会放弃。

    她按下拨打键的一瞬间,一条彩信突然就爆了出来。

    彩信里面有一张照片,是爱玛和顾子臣的照片,两个人非常亲密的拥抱在一起,45度角自拍的。

    相片中,两个人已经坐在了飞机的头等舱上,顾子臣脸是低着头,所以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他搂抱着爱玛的肩膀,爱玛依靠在他的颈窝处,却是这么的明显到,不能忽视。

    电话不用打了。

    所以那些所谓的,非主观原因,也可以排斥了。

    所以她其实没有任何借口的,就该放弃了。

    想来,昨晚上的那一刻,真的就是昙花一现。

    想来,今天早上起床后两个人安静而温馨的早餐,就真的只是在做梦。

    想来,自己想着的让他回到身边,回到念念和小猴子身边,就真的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想来。

    心真的伤透了。

    一次又一次的,感受着心裂碎的声音。

    一次又一次的,感受着心底的冰凉。

    突然,有什么东西掉在了她的手指上。

    她看到了一颗眼泪,接着,一颗一颗,疯了一般的不停往下掉。

    眼前一切也变得模糊不清。

    她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冷漠到,不会再哭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当了母亲之后,就不会再这么懦弱。

    原来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自己可控的,如果不是看到面前的湿润,她甚至没有感觉到,自己在哭。

    自己在哭。

    在4年后,第一眼看到顾子臣的时候,哭得撕心裂肺。

    在4年后,和顾子臣一夜缠绵后,最终结束的时候,也会哭得这么天崩地裂。

    她想,终究她不是一个容易得到幸福的女人。

    以前遇到了齐凌枫,让她家破人亡。

    现在遇到了顾子臣,让她心死心伤。

    两个男人,让她失去了至亲的人,让她失去了自己的坚强和骄傲。

    够了……

    真的够了!

    ------题外话------

    好吧。

    我是莞莞的后妈,我承认。

    好吧。

    其实亲们肯定会想知道顾子臣到底怎么了?!

    好吧。

    小宅会明确的告诉你们,这是整个文中最后一个劫。

    然后,就会是甜蜜和幸福……

    一直缠缠绵绵。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