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七章 你死我亡(四)放弃一切

第十七章 你死我亡(四)放弃一切

作者:恩很宅
    偌大的记者招待会现场。

    记者齐刷刷的目光看着乔汐莞,看着她疯了一般的掉眼泪,一颗一颗不停的,虽然是低垂着头,但不难看出她隐忍到极致的痛苦。

    是遇到什么事情,让这个在外人眼中,天不怕地不怕,不管遇到任何事情,从来没有见她掉过一滴眼泪,从来都是一脸骄傲一脸霸气的女人,哭得这么的不受控制。

    整个会场突然安静无比,那一刻似乎没有谁主动说话,仿若都是默默等待着。

    时间过去,一秒两秒三秒。

    秦以扬突然站起来,带着乔汐莞,说道,“我们先离开。”

    乔汐莞的手微扬,“不了。”

    “乔汐莞,你现在不适合面对记者。”

    “不了。”乔汐莞一字一句,抬头转眸看着他。

    薰红的眼眶,还带着眼泪。

    秦以扬看着她,心那一刻莫名就痛了。

    很多时候,越是坚强的人,在越是被打击的时候,越是让人心疼。

    到底,刚刚那几分钟发生了什么,让她突然就好像,天崩地裂了般。

    乔汐莞用手微微擦了擦自己的眼泪,妆应该是有些花了。

    没关系。

    花了就花了吧。

    她转头,看着记者,说道,“顾子臣不会来了。”

    刚刚那个隐忍着不停抽泣的女人仿若突然就不在了,现在这个女人,就算妆花了,眼泪还未干,眼眶依然红透,说出来的话,也变得如此的冷静,甚至是冷漠得吓人。

    记者们一片哗然。

    都在揣测乔汐莞嘴里的意思。

    什么叫做顾子臣不会来了!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乔汐莞刚开始说的话些话,已经算是个“屁”了?!

    估计没有谁在记者招待会现场,被自己甩耳光甩得如此响亮的。

    那一刻,记者还都压抑着,没有吵吵闹闹的提问,总觉得这个时候,好像不应该打扰到了什么,全部都安静的望着乔汐莞,看着她如此,“失态”的模样。

    “对,顾子臣不会来了。”乔汐莞再次重复,那一刻似乎也是再次的在告诉自己这一个事实,“而这一刻,我也要宣布一件事情,我会和顾子臣马上离婚。”

    “莞……”秦以扬在旁边提醒她。

    这个时候说这个似乎并不太好,原本是借助顾子臣将她婚内出轨的事情所抹掉的,现在这样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明天指不定会被记者说成乔汐莞忘恩负义,因为有了新欢,因为被记者扒了出来,所以才马上要离婚。

    现在的记者最喜欢的就是断章取义,什么比较有卖点就把什么往死里面写。

    乔汐莞似乎没有听到秦以扬在叫她,她显得特别的平静,那一刻即使脸色苍白到仿若透明般,她还是非常平静的看着面前的记者,她说,“原本我是以为我和顾子臣可以同归于好,现在他弃我而去,我会选择离婚。”

    “什么叫做他弃你而去?”记者终于无法忍耐,开口问道,“乔小姐,恕我们记者这个职业,总是需要挖掘一些别人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有时候或许极端了点,还请乔小姐不要介意,我们报道的,绝对都是我们觉得是事实的东西,不会捏造假象。而我刚刚那个问题,最终的意思是想问,顾子臣之所以弃你而去,是因为他不愿意帮你圆你现在撒的这个谎言吗?”

    真的是很极端。

    不过职业不同,其实乔汐莞很多时候是理解的,就如她一样,在商场上为了拿下一个项目,也会这么不折手段,何况记者,也不过就是搬运一些他们揣测为事实的新闻而已。

    她张了张嘴,正欲开口。

    “顾子臣为什么不来我实在不清楚。”秦以扬突然插嘴,“我和乔汐莞一直都是朋友关系,我们之所以会有新闻操作也仅仅只是为了让我们的品牌更加的热起来而已。你们应该知道,我母亲yoyo在环宇旗下上班,之所以我会帮了乔汐莞做这些炒作,也是因为我母亲的绝大数关系,我和乔汐莞之间的关系清清白白。而我现在可以非常明确的对着你们这个传递信息的窗口说,顾子臣今天的不到来,会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上一次新闻发布会现场,乔小姐斩钉截铁的告诉我们,你们已经确定的关系。那个时候所有记者都信了,天花烂坠的把你们写的甜蜜恩爱,短短几天时间,你们又说,这只是炒作?对你们说过的话,你们不觉得极度不负责任吗?”记者尖锐的问道,“我们现在实在是搞不清楚,我们到底应该相信你们哪一次?”

    乔汐莞抿紧着唇,看着记者的无限讽刺。

    是啊。

    这真的是自己在打自己的脸,还打得这么的响亮。

    原本是想通过顾子臣来澄清之前所有的事情,如果顾子臣真的出现了,他们恩爱一番,秦以扬欣然的祝福,这不仅可以洗脱她婚内出轨的丑闻,还能够直白的对叶妩那个女人进行一次挑衅,更重要的是,媒体会将她的感情史写成一段罗曼蒂克史,她会被人祝福的。

    而现在,就变成了,被人唾弃。

    唾弃她的人品,唾弃她说的话自相矛盾,唾弃她的不知廉耻。

    她嘴角扬了扬,刚刚的情绪隐忍已经过去,她现在又成了那个沉着,稳定的女人,她说,“我刚刚说过,我说我今天会回答你们的所有问题,从今天之后,我再也不会在公共场合谈论我所有的私人问题,而现在,我履行我的承诺,不管你们现在看来,我的话语有几分真,我都会明确的告诉你们,我说的每一句话,现在这一刻,都是我的真心话。”

    记者看着她,在等待。

    “没错,在顾子臣没有出现前,我没有想过现场会变成这个样子,如果想到了,我不会这么愚蠢的拿石头砸自己的脚。被记者爆出了婚内出轨,我承认,我和顾子臣确实没有离婚。我们尽管4年时间没有在一起,但是我对他一直存在期待,所以我一直等着他。前几天关于我和秦以扬的关系确定,作为新闻媒体的你们,是不是炒作其实你们一目了然,如果我真的想要和秦以扬确定关系,不会选择在那一个利益点上,说直白点,我是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但我不会把我自己的爱情驾驭在那上面,我也怕被玷污了。”

    “告诉你们这些,就是在明确,如果我和秦以扬是男女朋友,我会早早就宣布这个事实,不会等到真的发生了什么对我不利的时候我才宣布,而且我不是神,我不可能料想到接下来未发生的事情。就像我没有料想到才和顾子臣在分别四年第一次共度良宵后,他会给我这么致命的一击。果然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除了标点符号,什么都不能相信。”

    记者听到这里的时候,虽然极度严肃的空间,反而有些记者被逗笑了。

    仿若不管任何时候,乔汐莞总是会把外界看来非常严重的事情,说得简单化。

    “乔小姐的意思是,顾子臣是答应了你来参加记者招待会,却突然在这个时候爽约?”

    “还不明显吗?”乔汐莞反问道,“刚刚你们看到我在打电话,他由始至终都没有接,不过倒是有一个女人的声音在我耳边说,说顾子臣不会来了,说顾子臣跟着她去了法国。现在想来,一切都是我被蒙在鼓里而已。”

    “什么叫做蒙在鼓里?乔小姐是不是想要给我们传达什么其他信息。”记者纷纷问道。

    乔汐莞沉默了一秒,咽了咽喉咙,说道,“你们觉得顾子臣抛弃妻子,一个人在外面4年重来没有回来过是因为什么?”

    记者一怔,恍惚明白。

    “很多种原因可以解释,我当时也为自己找了很多借口,比如顾子臣想要一个人在外面走走,想要无拘无束,想要做很多自己一个人想要做的事情,所以我选择了原谅。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有陷入感情的人才会这么茫目的去相信。所以到现在,我不得不承认那个事实,顾子臣在法国,早就有了自己的另外一半,而此刻,跟着他的另外一半离开,终究最后选择无情的抛弃了我。而我,也真的觉得,4年时间,果然是一段不算短的教训,也够了!”

    乔汐莞的话锋,直接把顾子臣说成了那个忘恩负义的男人。

    直接把顾子臣说成了,那个婚姻背叛者。

    对,她就是这么自私。

    在这个时候,她总应该找个人来为自己受过的那些质疑和讽刺买单,她总得找个人来为自己垫背。

    何况,她并没有说谎。

    从来没有这么真实过的反应一个事实。

    顾子臣说他4年时间从来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上床,指不定,就是为了让她主动的爬上他的床,男人嘛,总是喜欢挑战些,自己觉得有些困难的人和事,吃干抹净后也就如此,也就兴致缺缺的离开了。

    走得那么潇洒。

    乔汐莞是真的很想讽刺的笑两声。

    顾子臣就真的觉得她这么容易上钩吗?!

    压抑着内心的不爽,她再也不会为顾子臣找任何一个借口,就算是自己固执的认为,她却会认定,她刚刚说的一切就是事实,她不会对这个她认定的事实有任何改变,何况,顾子臣知道今天这个发布会对她而言有多重要,他可以选择这个时候不出现,就真的没有任何理由去相信,他们之间还他妈的有感情!

    她深呼吸,深呼吸,那些不爽的事情就这么压抑在内心即可,自己认定即可,她现在需要面对这么多虎视眈眈的记者,她现在还要像个女王一样的去战斗,至少在这一刻,不能输了下去。

    “乔小姐,按照你的意思就是,顾子臣其实才是你们的婚姻背叛者,你等了他这么多年,换来的却是他的冷漠无情?”记者问她。

    “是。否则,你们觉得到这个时候,我这么的被人所攻击的时候,就算作为普通朋友也会出手相助,而他却可以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这个世界上,大概除了顾子臣,应该没有这么冷血无情的人了?”

    “乔小姐是在控诉顾子臣吗?”

    “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然后明确,我会着手处理离婚的事情。”

    “但是乔小姐,我想又应该回到之前那个问题。就是顾子臣之所以不出现,其实只是因为你现在在撒谎,而被戴了绿帽子的他,不愿意为你圆这个对他而言是耻辱的谎言。”记者洞察事物的能力,真的可以去当国际侦探。

    每一个字眼都不会放过,逻辑连贯,且不会有半点漏洞。

    乔汐莞看着下面的记者,说道,“顾子臣在美国的时候化名叫做夏洛克。达索齐。你们可以去查一下,达索齐集团对外开发公司的ceo是谁。4年的简历,不会凭空消失。”

    达索齐集团,世界300强企业之一。

    “而这个所谓的夏洛克身边,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到底是谁。不妨告诉你们,是爱玛。达索齐,达索齐集团的千金。”乔汐莞一字一句,算是曝光了顾子臣所有的丑态,“对于达索齐集团,环宇集团,以至于再加上顾氏企业,两个公司加起来的总资产也抵不过达索齐集团的一半,如果是你,你会选择谁?”

    乔汐莞问那个提问的记者。

    记者哑然。

    所以说,顾子臣是为了利益,抛弃妻子?!

    “很多事情我不想说出来,但今天除外。今天之后,我将再也不会回答关于我的任何私人问题,所以如果还有什么问题,你们请便。”乔汐莞看着台下的记者,显得特别的冷静。

    记者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记者举手问道,“今天早上顾氏企业的顾耀其,也就是你的公公出面指责你,你对此有什么可以回应的吗?”

    “我并不觉得这个可以做任何回应。顾子臣消失的4年时间,我离开顾家大院,带着两个孩子生活在一起,我没有做对不起我公公的事情,甚至于在顾氏有难的时候,我曾出手相助。我自认为我离开顾家大院居住,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作为媳妇和公公住在一起,怎么也会有些不方便,这被我公公出面指责,我实在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他突然倒戈,也或许只是为了给他儿子一个更好的台阶下而已。不过其实最终什么目的我也不想要多说,也不会多说,既然我和顾子臣准备离婚,所有的一切对我而言也就不太重要了。当然,离婚后孩子还是会如以前一般经常去看望他们两老,该尽到的义务,我不会推脱。但那些不应该我去做的事情,我确实无能为力。”

    记者些均点头,似乎对乔汐莞的这个观点是认可的。

    现在的婆媳关系本来就不太好,自己老公不在,自己带着孩子住在屋檐下本来就矛盾重重,而且乔汐莞有那个能力自己一个人住,确实犯不着在一个屋檐下受委屈,这种事情,大家都经历过,也就都能够认可。

    只是对于乔汐莞今天说的和顾子臣,和秦以扬的关系,反而还让记者捉摸不透,一时之间是在不知道应该倒戈在哪一边?!该以什么样的立场来播报这条新闻。

    乔汐莞望着下面一片雅静,似乎是等了两分钟,在确定没有任何人提问的时候,她直白道,“在今天的记者招待会结束之前,我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说。”

    所有记者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看着乔汐莞,今天的劲爆新闻会不会太多了点?!

    乔汐莞从来都不在乎别人的感受,突然拉起身边秦以扬的手。

    这个男人由始至终,都是用一种担心的态度,这个男人由始至终,都想要自己的肩膀给她依靠。

    现在,她如他的愿。

    “刚开始澄清了那么多,说了那么多,到现在,我却觉得,我身边这个男人,挺好。”乔汐莞说,一字一句。

    而那个被他牵着手的男人,似乎是愣怔了一秒。

    一脸不相信的看着她。

    “所以,我很想问你秦以扬。”乔汐莞突然转头看着他,“如果我离婚了,如果你还没有良配,倘若你若未娶,我若未嫁,我们可否考虑,在一起?”

    秦以扬那么大一个男人,那一刻眼眶突然就红了,那一刻抓着她的手,突然就开始颤抖了,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

    记者真的茫然了。

    现在,这个时候,他们霸气侧漏的女王乔汐莞,又开始在表白了吗?

    现在是什么情况?!

    记者反而非常紧张,秦以扬的回答。

    所有人齐刷刷的目光全部都放在那个男人的身上。

    如果说不爱,应该不会有这样的表情吧?!

    “虽然你刚刚一直在说,你和我只是普通朋友,我们之间一清二白。事实虽若如此,但是你真的觉得,你对我只是普通朋友吗?而我今天却自私的,准备当着所有人的面,强迫的让你来祝福我和顾子臣。”乔汐莞说,说着,眼眶那一刻也有些红了,“为了一个不值得自己去爱的男人,放弃了你,我突然觉得,有些不值得。”

    秦以扬喉咙一直上下起伏。

    是的。

    他今天真的决定去祝福。

    其实除了选择祝福,他也没有任何能力去拥有。

    所以还不如,让自己的心这么放松下去,至少不会显得那么狼狈。

    可是现在。

    现在乔汐莞在告白。

    说让他们在一起……

    心,已经开始波动到,毫无规律的地步,那一刻却陡然的说不出一个字。

    “会嫌弃我吗?”乔汐莞突然问道。

    “不会。”几乎是脱口而出,秦以扬斩钉截铁。

    “如果不会,就过来抱抱我。”乔汐莞笑了,笑得如花般灿烂。

    就算,眼眶中带着泪花。

    秦以扬隐忍的身体,在不停的压抑着。

    下面的记者反而安静到不行,似乎都特别的期待,接下来的一幕。

    秦以扬抿紧着唇瓣,突然站起来,将乔汐莞拥抱在怀抱里,“我答应你,如若你离婚,我将娶你为妻。一生一世,一辈子!”

    乔汐莞笑了,就这么躺在他的怀抱里。

    现场突然响起了掌声。

    仿若突然撮合了这么一段佳配。

    记者招待会圆满结束。

    记者带着满意的答案在工作人员的疏通下一一离开。

    乔汐莞和秦以扬也离开了会场记者招待会现场,两个人一起回到乔汐莞的办公室,对立而坐。

    乔汐莞一坐在办公室里面,就开始给手机充电,开始打电话。

    电话一个接着一个,都是对那些她原本合作得还算好的媒体负责人拨打,在发生事情之前就让milk进行了一一打点,这个时候稍微写点她的正面新闻,不是难事儿。

    当然,最后的结果,还得靠舆论撑住。

    乔汐莞打了一通电话之后,沉默了一秒,就又开始拨打,那边难得的,就响了一声接通,“乔汐莞。”

    “傅总,我的新闻大概1个小时不到就会出来,至于效果如何我不知道,因为今天做了很多大胆的事情。”

    “什么大胆的事情?”

    “新闻出来后就会知道。”

    “那你现在打电话给我做什么?”傅博文耐心一向不好。

    “我想要爱玛。达索齐的电话。”

    傅博文眉头一紧,“做什么?”

    “有事儿和她合作。”

    “我短信发给你。”

    “谢谢傅总。”说完,电话挂断。

    乔汐莞这么安静的等着傅博文的短信。

    秦以扬坐在她的对面,从回到办公室后,她的视线就再也没有放在他的身上,整个人就像是突然打了鸡血一般的,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工作状态,甚至好像没有一秒钟的停歇。

    秦以扬是第一次看到乔汐莞如此模样……

    这么多年,一个人就是这么坚持着走过来的?!

    他默默地看着她。

    默默的陪着她。

    希望,可以一直下去。

    短信铃声突然响起,乔汐莞看着那条短信,看着那一串数字,愣怔了不到两秒钟,直接拨打。

    那边传来好听的彩铃声,是法国歌曲,婉转动听的女声,显得尤其的好听。

    好半响,“喂,你好。”

    是用法语在询问。

    “我以为,你应该会比较能够记住我的电话号码。”乔汐莞一字一句。

    那边冷怔了一秒,半响,“乔汐莞?”

    “是我。”

    “你给我打电话做什么,我和夏洛克现在已经到了马上要去法国了。我们在飞机上,你看到我发给你的彩信的!”那边带着无比警戒的声音。

    “我知道,我不是想要来拆散你们什么,而是想要成全你和顾子臣。”乔汐莞说,很平静的口吻。

    那边是沉默了好几秒,好几秒的说道,“你等我一会儿。”

    “嗯。”乔汐莞也没有挂断电话,大概也知道,估计此刻爱玛和顾子臣在一起,有些话不太方便说。

    这么等了大概1分钟,爱玛应该是找到了一个好的地方,说着,“你什么意思,我不觉得你会有这么好心。我和夏洛克从法国到上海的时候就特别提醒了我中国人特别的狡猾,就如我母亲一样,不是因为我母亲的狡猾,我父亲也不会和我母亲在一起,当然,只是情妇而已。”

    “你应该感谢你母亲的狡猾,否则你怎么可能出生的?”

    “……”爱玛咬牙。

    “不过我现在给你说的,你要不要配合我随便你。对于顾子臣……不,对于夏洛克那个男人,我不屑了,你喜欢就拿去,在这之前,我只需要你配合我做一些事情就行。”

    “什么事情?”那边有些激动。

    大概,听到她说她不要了,爱玛也急切了。

    “我刚刚在我的记者招待会上说了,你的夏洛克和你已经很多年了,你现在发一个微博,你有中国的微博吗?没有也没关系,你在twitter上发你和你的夏洛克这么多年的美好瞬间,我需要靠它帮我做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大概,还是警惕的。

    “我需要用你们在一起的这么多年,来标榜我没有婚内出轨,是你的夏洛克出轨在前,我需要让我自己处于弱势群体那一方。爱玛,这样虽然对你的夏洛克不太利,但对我们而言,我就真的和他毫无关系了,而你就可以理所当然的拥有他。何况我答应你,你只要做了这件事情之后,我会马上和你的夏洛克离婚,你们可以相亲相爱。这样的交易,我想你应该不会拒绝。”

    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考虑这件事情的可行性。

    乔汐莞也没有催促她。

    尽管这个时候,其实时间上已经有些紧迫了。

    乔汐莞抿着唇,不动声色。

    刚刚对着那么多的记者指责顾子臣,就想到了要和爱玛这个女人合作,光是口说无凭,如果能够爆料出来一些事实依据,这无疑就是验证了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而爱玛这个女人如果真的还是想要和顾子臣在一起,就会和她合作。经过这么多次的交手,爱玛有多舍不得顾子臣,其实……不言而喻。

    “好,我答应你。”爱玛突然说,一口答应。

    乔汐莞并没有笑。

    好像,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

    “嗯,你们什么时候从法国回来,我和你的夏洛克就什么时候结婚。”乔汐莞说道,“祝你们幸福。”

    很快的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抬眸,就看着秦以扬这么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看着她,眉目间带着些担忧。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她想的很明白。

    人的心是真的会容易累容易碎的。

    如果真的累了,碎了,也就无所顾虑了。

    日子,就往下走就行,结果如何,她说,看天意。

    这么准备开口和秦以扬说什么,电话突然又响了起来。

    她看着来电,眉头一紧,“喂。”

    “我是叶妩。”

    “我猜到了。”乔汐莞一字一句。

    这么快能够接收到她记者招待会上面的新闻,出了这个女人,不会有其他人。

    “你居然还这么说顾子臣!”

    “怎么,你到了这个时候还维护他的尊严?”

    “我至少不会像你这么卑鄙。”

    “我卑鄙吗?应该没有你对我这么卑鄙。”

    “乔汐莞,我们走着瞧。”说完,就准备挂断电话。

    “叶妩,有几句话想要对你说。”乔汐莞突然开口。

    那边沉默着,却也没有挂断电话。

    “别奢望你会和顾子臣在一起,你们从很多年开始,你们就已经结束了,你这么执迷不悟,痛苦的是你自己!”

    “我没有你这么冷血,说放手就放手!”叶妩狠狠的说着,“我不会放弃顾子臣,永远都不会。我爱她,比你们任何人都爱他,总有一天你会明白!”

    乔汐莞似乎是笑了笑,带着些讽刺。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爱得不深?!

    她也难得和叶妩多说,直接了当,“顾子臣选择了爱玛那个女人,这个男人从此和我们都没有关系了,你确定你还要来这么的和我争锋相对!”

    “我从来不会做半途而废的事情!”

    这次,就真的挂断了电话。

    很好。

    乔汐莞本以为叶妩就此作罢,她也难得和这个女人纠缠,为了一个男人,她觉得不值得。

    不过既然她不想放手,她倒是不介意,大家鱼死网破。

    眼眸一扬,看着秦以扬依然安静无比的坐在她的对面。

    “你想对我说什么?”乔汐莞开口问道。

    “我以为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的。”秦以扬笑着说,他低头看了看腕表上面的时间,“莞,你已经打了将近一个小时的电话了,我猜想,不到10分钟,你的新闻就会荣登上新闻头条,你现在还有心情和我说说话吗?”

    “我并不觉得等会儿的新闻会是一个很坏的结果。”

    “需要我帮你分析吗?”

    “你说。”乔汐莞直白。

    “首先,你刚开始说你和顾子臣旧情复燃,用以澄清我们的关系。但是转念,在大家都无法接受的一瞬间,你又说顾子臣辜负了你,你要离婚。这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点,而更大的矛盾是,你在最后,又承认了我们的关系?莞,你是准备把记者都搞疯吗?还是把自己搞成神经病?!”秦以扬用无比轻松的口吻,似乎还带着些调侃。

    乔汐莞眉头紧锁,“你这么一分析,我发现我好想真的犯了好多自相矛盾的错误。”

    “所以……”秦以扬扬眉。

    “可那就是我在记者招待会上所有的感受,那一刻经历的所以感情变动。我没办法言不由衷。至于记者会怎么写,那是他们的事情。我想在外界看来,一个女人被人背叛到这个程度,然后重新投进另外一个人的怀抱,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仅正常,还是他们想要看到的一个好归宿。顾子臣就成为了那个万人唾弃的对象,而我成为了那个应该被好好保护起来的角色。我敢肯定,新闻一出来,万千人都想要看到顾子臣后悔到死的样子。”

    “你想看到吗?”

    “我不用看到,因为不管我的事儿。”乔汐莞一字一句。

    秦以扬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她,眼眸淡淡的,似乎是在审视。

    “所以别招惹女人,女人真的狠下心来,比任何动物都要残忍。”乔汐莞说。

    “那是。毕竟你们女人一流血就流一个礼拜,还不死不伤的,果然是我们男人无法能够比拟得了的。”

    “知道就行了。”

    “那么……”秦以扬看着她,“在记者招待会现场说的话,那句你若未再嫁,我若未娶,我们就在一起,是真的吗?还是说,其实又只是因为一个新闻效应而已。”

    “我是不是说过,我今天在记者招待会上说的都是真心话?”乔汐莞用的问句,口吻中却是肯定无比。

    秦以扬不自觉的再次咽了咽喉咙,看着她,带着些紧张。

    “你过来。”乔汐莞突然招呼着他。

    秦以扬一顿,“你说的过来……”

    “到我这边……算了,还是我过来吧。”乔汐莞说,嘴角似乎还带着笑。

    那一刻,她从办公椅上面站起来,越过大大的办公桌,站在秦以扬的面前,她弯腰对视着秦以扬,说道,“我这个人就是这么现实,我不太允许别人伤害我的次数太多,曾经被伤害过两任,希望你就是终结者。”

    秦以扬抿着唇。

    乔汐莞主动吻上她的唇。

    她说过,她再也不会等了。

    不会等他了。

    不管内心现在是什么情绪,有着什么样的想法,她给自己的设定的目标就是向前,至于顾子臣这个男人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会不会出现在她面前,会不会变得很幸福,或者会不会后悔到要死,她都不会再在乎,不会刻意的去恨他,也不会刻意的去记挂他,从此以后,这个人就只有一个名字在她的记忆里,然后什么都不会再有!

    秦以扬感受到那道柔软的唇。

    唇瓣间,还有她热热的呼吸,那么暖。

    他其实有些小心翼翼,怕面前的一切不够真实。

    他其实今天的内心世界经历了特别多,从刚开始被迫接受放弃和祝福,到现在莫名就拥有了这么强烈的幸福,这让他真的觉得,惊心动魄。

    感觉就像自己在坐云霄快车一般的,上下上下,疯了一般。

    而此刻,他心里一紧。

    他感觉到一道柔软的舌头,伸进了他的嘴唇里。

    他们之前有过一次,那是蜻蜓点水。

    有些时候甚至觉得蜻蜓点水的亲吻,那都不叫吻,那只是一种,比朋友亲昵点的方式而已,真正的吻,是需要比如融入,更深更深……

    所以,面前这个女人对他,不是开玩笑了。

    他突然托着她的脸颊,闭上眼睛准备回应的那一秒。

    “乔总。”门外,突然蹦出来一个急切的声音。

    两个人尴尬的同时,放开了彼此。

    milk站在门口,旁边还有yoyo。

    两个人都瞪大眼睛的看着面前有些脸色红润的两个人。

    所以,他们刚刚是撞了被人的好事儿了!

    这么大眼瞪小眼的,好半响,乔汐莞恢复如初,冷冷的对着milk,“什么事儿这么慌张?”

    “我想说的是,你的新闻出来了,效果不好不坏,目前为止记者都是站在一个阐述事实的角度在写新闻,没有极端的语言,好像就是在写要给故事。这是历经这么多新闻以来,第一次用了这样的方式,似乎是准备把那个对你的判定,交给大众来处理。”milk恢复工作状态,一本正经的说着。

    乔汐莞微点头,“知道你了,你出去吧。”

    “是,可是……”milk欲言又止。

    乔汐莞皱眉。

    “走了milk,有些事情就不用找他们核实了,刚刚看得还不清楚吗?”yoyo突然对着milk说着。

    所以,原本这个两个人是想要知道,最后她和秦以扬的诺言是否真实……

    这群八卦的女人。

    milk听yoyo会这么说,立刻就了然的点头,连忙说着,“不打扰你们了,你们继续……”

    继续……

    乔汐莞和秦以扬对视着,然后,尴尬的,脸红。

    而这样的神情,分明暧昧无比。

    ------题外话------

    好了,莞莞这次真的放弃了。

    话说亲们觉得,顾老大会有什么能力,可以重新追回莞莞……

    小宅说,别急,慢慢来。

    另外。

    至于评论区,小宅这段时间确实无暇管理,亲们不要介意。

    虽然没有回复,但是都看过了。

    小宅爱你们,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