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八章 倾尽所有,满目疮痍

第十八章 倾尽所有,满目疮痍

作者:恩很宅
    上海浦东机场。

    豪华的头等舱内。

    爱玛接完乔汐莞的电话,又默默的回到了顾子臣的身边。

    顾子臣闭目养神,脸上毫无表情。

    其实刚刚她接电话的时候,顾子臣就应该知道,是乔汐莞给她打的电话,现在这般毫无所动,让她真的对着这个男人,捉摸不透。

    她咬了咬唇。

    今天飞机误点,说是法国那边的天气很坏。

    飞机上的旅客都有些按耐不住了,空姐显得很忙,得安抚乘客的心情。

    以前爱玛是一个急性子人,但凡一点不顺意的地方绝对就开始大吵大闹,但今天在机场已经停滞了2个消失了,她却显得非常安静,安静的默默坐在顾子臣的旁边,有些欲言又止。

    爱玛忽然叹了口气,这似乎在两个人之间,显得有些唐突。

    而此刻的顾子臣,仿若依然没有注意到身边任何人的感受,闭着眼睛,一动不动。

    “夏洛克。”爱玛终究开口了。

    对于她这种有什么事情都很难藏住的人而言,不说话简直会要了她的命。

    “嗯。”顾子臣应了一声。

    “刚刚是乔汐莞打的电话。”爱玛说,眼神一直看着他。

    “嗯。”顾子臣依然只是应了一声。

    “刚刚乔汐莞说,让我发twitter。”

    “你发吧。”顾子臣很淡定。

    “你知道她让我发什么内容吗?”

    “我知道。”顾子臣眼眸动了动,睁开眼睛看着她,“按照她说的做就行。”

    “夏洛克,其实我们也大可以不搭理她,反正我们也决定不再回到中国,不再来上海了。”爱玛一字一句的说道。

    “没什么,按照她说的做就行了。”顾子臣再次重复,口吻听上去真的该死的平静到不行。

    “哦。”爱玛点头,此刻显得非常的乖巧。

    顾子臣又闭上了眼睛,仿若又隔壁了身边的一切。

    爱玛转头看着他。

    这个男人内心在想什么,她其实真的看不懂,尽管她让他陪着他回法国,她依然觉得,她不知道他的内心世界,依然不知道,这个男人下一秒会做什么,惊人的举动。

    爱玛咬着唇,拿出手机,开始编辑twitter。

    她以前真的带着夏洛克去全世界各地旅游过,有一段时间为了帮他寻找记忆,有一段时间单纯的为了出去玩,那段时间她其实很开心,不管夏洛克那个时候是不是和现在一样冷漠,至少那个时候可以非常深刻的感觉到,夏洛克只属于她一个人,只会回到她的身边。

    她深呼吸一口气,看着手机上以前储存的那些相片,这么看来,一张一张,全部都是她笑颜如花,而他冷漠如斯的样子。

    她嘴角淡淡的一笑,编辑文字和图片,好久,发送。

    仿若发送那一刻,似乎都还带着对曾经那无比美好的回忆。

    沉溺了好久,耳边突然响起空姐好听的声音,现在马上起飞,让乘客关上手机。

    爱玛将手机关上,放下。

    她是觉得乔汐莞运气挺好的,如果飞机起飞,她应该就好长一段时间联系不到她,而这么长一段时间,或许新闻已经吵翻了。

    她把头默默的靠在顾子臣的肩膀上。

    顾子臣没有推开她,依然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夏洛克。刚刚乔汐莞给我打电话说,如果我发了这些相片,再我们下次来上海的时候,就和你离婚。”爱玛一字一句的说道。

    顾子臣狭长的眼线微动。

    爱玛没有那么心思细腻,所以感觉不到顾子臣隐忍这的细微情绪。

    “我本来想好不要再来这个地方的,如果可以离婚的话……”

    “那是以后的事情。”顾子臣直接打断她,“爱玛,我有些困了,不想说话。”

    “哦,那你睡吧,我不打扰你了。”爱玛显得无比乖巧,还小声的让空姐给顾子臣搭了飞机上的专用被单。

    顾子臣看上去真的在睡了。

    睡得很安静。

    实际上,怎么可能睡得着。

    他在想,乔汐莞真的离开了谁,都可以生活,还生活的得这么好。

    刚开始疯了一般的给他打电话,到此刻,这么平静的和爱玛谈交易,谈条件。

    所以乔汐莞真的可以一个人,活得很好。

    她不会生活在任何人的阴影下,也包括他。

    飞机起飞,身边有些颠簸。

    顾子臣微睁开眼睛透过机舱玻璃看着变得越来越小的上海,看着这座城市,就在自己的眼前消失……无影无踪。

    ……

    乔汐莞的新闻从下午5点左右开始,一直风靡在各大新闻头条上,本来刚开始就是媒体写的轻描淡写的一句话,用了非常中立的态度来写乔汐莞,却自然的形成了两个极端。

    一个是挺乔汐莞到不行,觉得乔汐莞能够坚强的走到这一步,能够在媒体面前敢作敢为承认自己的感情,这本身就是平常人做不到的事情,这本身就需要极大的勇气,而乔汐莞,让众人看到了那份不服输那份倔强。

    当然,另外一个而极端就在无止境的诋毁乔汐莞的人格,说什么婚内出轨还可以这么理所当然,说什么婚内出轨还能够这么不知羞耻的像另外一个男人告白,要他是顾子臣,娶到了这样的老婆,肯定肠子都要悔青。

    两个极端,让话题一路飙升。

    而话题也在不断升级。

    刚开始只是一味的谈论乔汐莞。

    慢慢的,又开始讨论乔汐莞身边这两个男人,一个顾子臣,一个秦以扬。

    当然也是两种态度。

    对于顾子臣,有一般的人认为这个男人懦弱到不行,不管处于什么立场,就算是乔汐莞在给他戴绿帽子,也应该站出来说句话,不应该做了这种缩头乌龟,让人琢磨不清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而相对于秦以扬,更多的人却觉得他无微不至,完全是暖心暖肺的心灵鸡汤。不管乔汐莞发生了什么事情,默默站在她旁边,默默的为她收拾所有的残局,这分明就是现在人们最喜欢的万年备胎!

    当然,也有一部分支持顾子臣,他们的观点是,顾子臣这个男人在乔汐莞这么强势下,自然就无能反抗,乔汐莞这个女人太独断太自以为是了,一般的男人在她面前都没有办法活得舒坦,所以他们理解顾子臣为什么不出现,而在新闻发生后,为什么也不出面说话,他们觉得顾子臣这么好好的把自己保护起来,没有错,错的就是乔汐莞明知道自己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反而还恬不知耻的来指着别人。

    新闻,没有被媒体可以炒过,却被大众炒得热火朝天。

    这个时候其实安排水军用处都不太大了,因为两边的声音已经非常明确和对立,水军的作用就是极端的偏向某一方而已,这份极端,已经够了。

    所以刚开始乔汐莞安排的水军,现在也默默的潜了。

    而她相信,叶妩那边安排的水军也应该已经默默的潜藏了下去。

    而作为新闻媒体,没有办法掌控新闻了,新闻的好坏已经全部都掌控在大众的手心上,估计叶妩也完全始料不及,当然肯定是愤怒到咬牙切齿,估计叶妩原本以为自己比较占优势,不管如何她觉得她都可以通过她能够用到的媒体手段去炒作一番,去诋毁一番,去引导大众一番,现在的无能无力……

    抓狂吗?!

    叶妩。

    乔汐莞嘴角一笑,眼眸一勾,看着窗外零碎的一些晚霞。

    秦以扬离开了她的办公室,从刚刚那一秒被撞见的尴尬后,乔汐莞就让他先离开了,虽然很舍不得走,虽然说了一大堆他怕她自杀的白痴话语,但还是走了。

    这个男人其实很会体贴人,真的很会体贴。

    很多时候他都知道,她想要什么,比如此刻,她就是想要这么一个人,偶尔这么静静。

    眼眸微动,她转头看着亮了一秒手机频幕,听着客户端的推送新闻响起的声音,抿着唇,从落地窗外走向自己的办公椅,点开那天推送信息。

    来的不快不慢,被记者挖出来,其实不是难事儿。

    新闻上被截图的画面不多,但足以能够看出来,爱玛和顾子臣的关系匪浅……

    她今天在记者招待会现场说让记者去查顾子臣,记者那么聪明,肯定也会去查爱玛,所以即使在中国无法登陆twitter,也会有他国的友人帮他们实现,中国人的智慧无处不在,特别是挖掘别人的时候,显得特别的聪明,所以从她的新闻出了半个小时后,立刻就曝光了这样一个头条。

    顾子臣和另外一个女人亲密在一起各地游玩的照片,每一张照片,每一段文字都印证顾子臣和另外一女人的亲密关系,而这份亲密关系,让大众一直倒戈,完全是无法收拾的速度,将所有的仇恨全部都放在了顾子臣的身上,将所有的一切矛头都指向了顾子臣。

    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有这么忘恩负义的男人。

    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如此无耻的男人。

    所以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顾子臣不会出现在记者招待会现场了,因为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资格出现在那个地方,这个男人就是现在非常流行的被人咒骂的渣男而已!

    不值得任何人同情!

    乔汐莞就应该这么霸气的去面对顾子臣,绝对不要拖泥带水,就算为他生了两个孩子也不能心软,他们会一直祝福乔汐莞和秦以扬恩爱一辈子,让那个负心汉顾子臣后悔到死,让那个负心汉顾子臣,再也没有回头之日,简直是太让人气愤和恶心了。

    新闻一爆发,叶妩所有针对她的如意算盘一扫而空。

    叶妩可能自己也没有想到,乔汐莞会这么冷血无情到,直接把顾子臣拉下了水,直接让顾子臣成了那个千夫所指的对象,而乔汐莞反而因为这件事情因祸得福,不仅她那所谓“见不得光,恬不知耻”的恋情得到众人的祝福,还让她瞬间变成了那个受伤害的身份,让人钦佩和同情。

    这份钦佩和同情,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环宇集团的股市一路飙涨。

    而且股民的一般都是买涨不买停,越是红火的地方越是会去,环宇似乎一瞬间就变成了香馍馍,众人热议众人惹投。

    当然,这些都是稍微后面点才会发生的事情。

    而就算是能够预料到后面事情发生的乔汐莞,也没有露出任何欣喜之色,她只是拿着手机,麻木一般的在翻阅下面的评论,有着辱骂顾子臣的评论越来越多,甚至于都已经盖过了她的风头。

    往往其实也如此,人们对一件事情的气愤想要表达出来的欲。望,比对一件事情的同情更加极端,所以大家的留言,渐渐就变成了讨伐顾子臣这个“渣男”的话题,越变越剧。

    乔汐莞只是淡淡然的看着疯狂弥漫的文字。

    天色早就已经黑透。

    环宇大厦也变得清净了很多。

    milk在中途进来询问她为什们不下班,新闻出来后的效果很好,她算是事业和爱情双丰收,可以去庆祝什么的。

    她只是摆手让milk自己先下班,然后就这么一个人在偌大的办公室内,一直不停的刷着那些评论,有些恶毒的字眼,她其实都觉得有些看不下去,确实这么网民为她对顾子臣做的讨伐。

    她深呼吸一口气,看着留言变成了电话来电的模样。

    乔汐莞抿了抿唇,接通,“顾子俊。”

    “大嫂,我能和你当面谈谈吗?”

    “现在?”

    “如果不方便,我明天来找你。”在顾子俊看来,这个时候的乔汐莞也应该是去庆功了,想来自己也太急切了一点。

    乔汐莞唇瓣微抿,淡淡然道,“你到环宇来找我。”

    “……好,我马上到。”那边愣怔了一秒,赶紧答应着,迅速的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不久,电话又响了起来。

    乔汐莞接通,轻松的口吻自若的说着,“傅总,我是不是越来越厉害了。”

    “乔汐莞,我就是提醒你,你这样做就是毁了你和顾子臣的所有。”

    “是他先毁了我的所有,我才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觉得作为我们如此成功的商人,这样做你应该是非常能够理解的,不是吗?”乔汐莞问他,口吻真的很淡定。

    “我以前也觉得,任何事情都应该往利益上看,所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我用我的能力实现我的价值我觉得理所当然。但是后来,在后来经历了一些,也真的懂了一些事情后就会发现,利益只会满足你一时的快感,而偶尔的隐忍和付出,才能够真正的得到你想要的那份幸福……”傅博文似乎是停顿了一秒,这个男人一般情况下只会给她分析利益关系,很少会这般的煽情,他说,“算了乔汐莞,到你这个年龄或许懂得还太少,等你以后经历多了,也许自己就懂了。”

    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乔汐莞默默的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发呆。

    默默的发呆。

    傅博文这个大商人,什么时候又成了心理专家了,还说了这么大一堆,违背他商人理论的话语。

    什么利益只会满足你一时的快感?!

    她能说,她一秒钟都没有被满足吗?!

    整个过程,在得知新闻的走向到现在顾子臣被人唾弃自己被人同情,她能说,她真的什么快感都没有吗?!

    她只是在强迫的让自己接受一个事实而已,接受一个,或许不是那么美好的现实而已。

    她只是在让自己在接受那个现实的时候,用了点商人的手段,用了点本能的手段保护好了自己的人身财产而已。她就只是做了这么多……

    而她并不觉得自己做错,尽管,没什么成就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

    安静的办公室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乔汐莞清脆的声音没什么特殊情绪的说道,“进来。”

    顾子俊推门而出。

    恍惚还能够记得在顾氏的时候,顾子俊这么推门而入找她的瞬间。

    那个时候的顾子俊不会穿的如此的西装革履,那个时候的顾子俊没有这么忧心忡忡。

    物是人非事事休。

    乔汐莞有些时候会偏执的惋惜一些人的成长,总觉得成长得过快,都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反而很悲伤,因为这部分人的成长,往往都因为一些,惨绝人寰的事情。

    “坐。”乔汐莞招呼顾子俊。

    顾子俊坐在乔汐莞的对面。

    经过了今天一个下午到现在晚上疯狂弥漫的新闻,眼前这个女人依然这般,荣辱不惊。

    他从很早之前就佩服她惊人的能力,到现在依然改变不了,甚至,一次又一次的刷新她在他心目中的光辉形象。

    他敬佩她,带着些,爱慕。

    “找我什么事儿?”乔汐莞真的可以在随时随地,表现出她让人叹为观止的冷静。

    顾子俊深呼吸,反而在调整自己的情绪。

    来的路上就想了很多,果然,会出现在她脸上的,只会有这样一种表情。

    他开口,说道,“大嫂,大哥这4年时间真的在法国,和一个叫做。爱玛。达索齐的女人在一起?!”

    “嗯。”

    “大哥为什么会这样?!他不是这样的人。”

    “人都会变的。”

    “我不相信大哥会变得这么快!”顾子俊惊讶无比。

    “他失忆了。”

    “什么?”

    “失忆了,记不得我们所有人。”乔汐莞说,“而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们,当年我和顾子臣一起离开上海,去了一个危险的地方,当时我以为顾子臣死了,而我之所以没有回来告诉你们,第一是我说不出口,我不希望从我口中说出来,顾子臣确实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第二是因为,我希望也能给你们一些希望,不管顾子臣在世界什么地方,但对于你们而言,他至少还活着。”

    “是这样吗?”顾子俊皱着眉头看着她。

    “而我也是才见到顾子臣,前不久。我当时也震惊了很久,不过他自我介绍的时候说了,他叫夏洛克。达索齐,他不认识我。他和另外一个女人,亲密的在一起。”乔汐莞说得很平静。

    顾子俊已经惊得合不拢嘴。

    这样的事情,会这么狗血的发生在他们身边吗?!

    他实在有些不能相信。

    乔汐莞似乎也没有想过考虑顾子俊的感受,又自顾自的说着,“你其实应该知道,我对你大哥的感情挺深的,所以就算他说他不认识我了,我还是想方设法的去靠近他刺激他,让他回到我的身边,我实在忍受不了他和其他女人卿卿我我。”

    “所以昨天晚上我和他上床了。缠绵了一个晚上。”乔汐莞依然平静道,仿若在说着别人的故事,“甚至于早上我离开的时候,他还答应我参加今天下午那个记者招待会,之后的结果,就是我在新闻上说的那样,我原本在等顾子臣来救我,现在变成了,我踩着他的尸体,往上爬。”

    顾子俊沉默到,无语。

    信息量真的有些大,大到他一时半会儿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我只做了我自己该做的事情,至于你要不要理解那是你的事情。子俊,以后你大哥的事情就不要来找我了,你们如果真的觉得他可以为了你们回到你们家或者是回到上海,你们自己去找他吧,现在媒体已经把他扒得差不多了,找到他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以后他有什么都不要再来问我,我能够告诉你们的,也只有这么多。”乔汐莞说完,就明确的表示了,这个话题不需要再继续。

    也没有了继续下去理由。

    顾子俊就这么看着面前的女人,他已经不想要一次又一次的被这个女人所震慑住,但却一次又一次的,承认了她不同寻常人的霸气。

    这样的事情,是谁都可以崩溃好长一段时间,而她,就这么平淡处之。

    内心是怎么想的……

    大概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她自己才会清楚。

    顾子臣这么沉默了一会儿。

    乔汐莞也没有打扰她,自若的又拿起手机,刷屏。

    看上去漫不经心,连一个表情都没有。

    “大嫂,我说说我父母的事情。”顾子俊转移话题。

    其他的事情,关于他大哥的事情,他自己会去了解,在这个女人身上,也再也得到任何答案。

    “嗯,你说。”乔汐莞连眼眸都没有抬一下。

    “我爸估计是有什么把柄在他人手上,否则他不可能突然出面指责你,我爸还没有老糊涂。明知道如果你真的动真格的,我们家也对付不了你。我爸的那个把柄估计比咱们家族产业更重要!”

    “然后呢?”乔汐莞问道,那么的漫不经心,就仿若自己也知道这个答案一般。

    “你不会想要知道我爸到底什么把柄在他人手上,而那个威胁他的人又是谁吗?你找到那个人,怎么也好对付些吧。”顾子俊有些激动的说着。

    什么时候都需要这么的无动于衷吗?

    这让他完全没有半点成就感。

    “我说我知道谁逮住了你爸的把柄,我也知道你爸的那个把柄是什么?然后能够改变什么?反正我和你哥也就如此了,分分钟准备离婚的节奏,所以你们家最后会变成什么样子,和我有什么关系?”乔汐莞眼眸微紧,话语间确实清清淡淡。

    “……”顾子俊哑口无言。

    他就知道,他能够想到的,她也能够想到。

    他就知道,在这个女人身上,除了遭受莫大的打击,其他什么都得不到。

    “我爸的把柄是什么?”

    “既然是把柄,肯定就不能轻易告诉谁,我只说,反正不是小事儿。”乔汐莞说得很直白,“顾子俊,你回去吧你们家的事情以后都和我无关,我不会再搭理。我也没那个义务,所以以后也别来找我了,我今天之所以来让你来见我,没想过能够在你口中得到什么,我只是告诉你,从此以后除了我的两个孩子姓顾以外,我和你们家就都没有任何关系了。其他就这样,请便。”

    顾子俊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乔汐莞,看着她一字一句间,铿锵有力,说得不缓不急。

    乔汐莞没有再抬头看顾子俊一样,眼眸就一直放在屏幕上,继续刷留言,留言真的越来越多,多到,如果此刻顾子臣看到了,估计会疯。

    倒是真的希望搞疯那个男人,让爱玛那女人哭死。

    她果然不是一个会祝福别人的女人。

    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顾子俊什么时候走的她其实也不太知道,她就这么默默的坐了很久,坐到有些腰酸背痛。

    她伸懒腰,拿起包起身,然后离开办公室。

    此刻的环宇大厦安静出奇,大概就只剩下她高跟鞋的声音。

    她走下楼,门口处停着一辆黑色轿车。

    显然不是自己的司机。

    黑色轿车的车玻璃滑下来,秦以扬坐在后座,咧嘴一笑,“我以为你会在你的办公室待一个通宵。”

    “不是让你不要等我吗?”

    “就是放心不下你。”秦以扬说的无奈,“上车吧,你的新司机武大我让她早点下班了,我本来自己开车来着,但是身体不太方便,走路还行,开车就会拉扯到骨头,顾子臣那一脚果真用力!”

    “倒是希望那一脚是你踢在他身上,帮我出口气也好。”乔汐莞这么说着,自然的走向秦以扬的黑色轿车,坐在他旁边。

    秦以扬让司机开车,车子缓缓驶出。

    “这么多人为你讨伐了顾子臣还不够?所以最毒妇人心。”秦以扬笑着打趣。

    “这么多人讨伐他,万一他没脸没皮的,伤不到他一丝一毫。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做吃亏的事情,身体和心灵,一个都不能少!”

    “还真不敢惹你。”秦以扬笑了笑。

    乔汐莞附和着笑了一下,看着车窗外的景色。

    此刻,大概是很晚了。

    她没太注意时间,反正感觉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安静到不行,街道上的车辆也少了很多。

    黑色轿车停靠在一个比较深巷子的路边。

    环境不太好,而且一看就知道是典型的大排档。

    所以秦以扬是请她吃饭了。

    她转头,看着那个男人已经下车,然后转了一圈给她打开车门,“我能够想到这个点还在营业的,除了这里也不知道还有哪里?别嫌弃,我以前来吃过,味道挺好的。”

    “嗯。”乔汐莞点头,下车。

    两个人走向一家吃海鲜粥的路边摊,老板人很和气,连忙热情无比的招呼着,秦以扬点了虾粥,还点了些小菜,老板陆陆续续的说着,一会儿就是这么一小桌子,他们两个人根本就吃不了那么多。

    这个时候,好像也没有什么可以计较的。

    这种地方,秦二少包下整个场子也行。

    两个人这么安静的吃了一会儿。

    秋风正好,却似乎带着些微凉,让她在这一天有些懵懵懂懂的思绪,显得清新了些。

    “冷吗?”秦以扬看着她单薄的衣服,问道。

    “不冷。”乔汐莞说,继续喝粥。

    “你说你怎么一开口就拒人千里?!”秦以扬不爽。

    “好吧,我挺冷的。”乔汐莞翻白眼。

    秦以扬贼笑贼笑的脱掉自己的西装,然后披在乔汐莞的身体上,让她娇小的缩在自己的西装大衣里面,而他看着乔汐莞这副模样,总觉得莫名的舒服。

    “闻到我的味道了嘛?”秦以扬回到位置,笑眯眯的问道。

    “闻到了。”

    “是不是特有男人味。”

    “骚味。”乔汐莞一字一句。

    秦以扬显然是打击过度。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一下,说道,“秦以扬,你和我在一起,你不觉得辛苦吗?”

    “我怕你会后悔。”秦以扬突然很认真。

    乔汐莞挂在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地隐退了下去。

    她沉默的喝了一会儿粥说,“不会后悔。”

    “顾子臣到现在没有出来说一句话,我总觉得,或许他就是故意让媒体来这么爆料他了,而且经过我对这个人的粗略几次了解,他对你应该不是这般无动于衷,所以我觉得这会不会是一场误会……”

    “这个世界上,不是谁都像你这样把我真当一回事儿,如果换做是我,指不定我也会选择爱玛那个女人,长得漂亮又有钱,又爱他爱的死心塌地的,怎么看怎么觉得,选择那个女人比较划算。”

    “爱情不是商品,不是计较得失的。”秦以扬肯定道。

    “大概有很多人都把爱情当成了商品,只有你这个傻蛋,把一切都看得那么淡。”

    “你才是傻蛋。”秦以扬反驳,“再这么诋毁我,我就真的对你不放手了,拿刀砍我也不放手!”

    “谁让你放手了!你当我今天说的话是屁吗?!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男女朋友关系了,你以后给我节俭点,别出什么花边新闻,我会受不了。一个不高兴就会把你男人的某些重要器官给……咔嚓!”

    秦以扬听得心惊胆战,弱弱地说着,“如果哪一天我真的不受诱惑偷吃了怎么办?”

    “毫不犹豫,浸猪笼!”

    “……”这一刻竟,无言以对。

    “反悔也来不及了。”乔汐莞霸道无比。

    秦以扬嘴角一笑,笑得非常灿烂,“莞,你知道我其实就是想要听到这句话,这辈子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记得对我负责就行。”

    要不要这么肉麻。

    乔汐莞夸张的摸了摸自己的身上,示意都有鸡皮疙瘩了。

    秦以扬才不在乎,还屁颠屁颠的给她剥虾,无止境的献殷勤。

    乔汐莞也习惯了,两个人还算温馨的把晚饭吃完。

    吃完后,乔汐莞有些饱饱的坐在车后座上。

    秦以扬看着她懒懒的样子,说着,“要不靠我肩上吧,到了你家我叫你。”

    其实,只是随口说说。

    总觉得乔汐莞这个女人不太是那种随便靠在别人身上的女人。

    她太坚强了。

    而此刻,就在他话音落得下一秒,乔汐莞就已经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头挨着他的脖子,亲密的靠在一起。

    反而,自己有些心跳加速。

    秦以扬僵硬着身体,感受到内心深处的心跳声,一声一声,特别强烈。

    乔汐莞其实是感觉到秦以扬的身体变化的,却使坏的依然靠在他的肩膀上,任由他这么僵硬着,一直在街道上行驶。

    过了好一会儿,车子停在了乔汐莞家别墅门口。

    秦以扬依然僵硬着身体,一动不动。

    过了至少10分钟,乔汐莞揉了揉眼睛,起身。

    明显的,秦以扬那一刻松了一口大气,说道,“你醒了?”

    “如果我不醒,你就这么陪我一辈子?”

    “……”如果可以的话。

    “我一直以为你是想要趁着我睡着,然后带我去酒店神马的……”乔汐莞说得直白。

    秦以扬直接听懵了。

    他没想过这么快的?!

    妈的,谁会这么快,今天才确定关系,今天就开房来着!

    乔汐莞看着秦以扬后悔到要死的那一张脸,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所以她就是心理变态的,喜欢看着别人难过的表情。

    “走了,拜拜。”说着,准备下车。

    “莞。”秦以扬一把拉住她。

    “嗯?”乔汐莞看着她。

    “真的决定和我一起吗?”

    “嗯。”

    “总觉得患得患失。”

    “我曾经对顾子臣也是这样,总是患得患失,感觉自己好像不管多努力,总是没办法把这个男人收入囊中,总是会恍惚觉得,有一天他会离开。”乔汐莞顿了一下,说道,“所以我知道你的感受,我尽量做到不让你患得患失。”

    秦以扬看着她。

    乔汐莞主动在他脸上印下一吻,“晚安。”

    秦以扬摸着自己的脸,没有说话。

    乔汐莞笑了笑,下车离开。

    秦以扬就这么看着乔汐莞的背影在自己的视线下,直到消失。

    就算是替补也好。

    就算对她而言只是将就。

    就算没有明天。

    只要她没有说不,他就不会离开。

    绝对不会。

    ……

    乔汐莞回到自己的房间,站在窗口,看着别墅门口的那辆黑色轿车,看着那辆轿车在楼下等了很久都没有离开。

    她承认现在一点都不爱。

    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没有想要厮守终老的冲动。

    但是她发誓,这次绝对没有利用,没有利用秦以扬来达成她所愿。

    这次她会努力,努力让自己爱上。

    努力让自己可以和他,执子之手白头偕老。

    眼眸微动,她看着那辆黑色轿车缓缓离开,关上窗帘,回到大床上,躺在上面一动不动。

    以后,就真的没有重来一次的事情了。

    鼻子终究有些微酸。

    不是为了顾子臣哭泣,她不会为了顾子臣这个男人再掉一滴眼泪。

    她只是在祭奠自己的感情而已。

    两段感情。

    倾尽所有,换来,满身疲倦,满目疮痍。

    ------题外话------

    嗯顾子臣不会消失太久,会很快出来的。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