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九章 见家长

第十九章 见家长

作者:恩很宅
    翌日,一早。

    乔汐莞起床,洗漱。

    她站在大大的镜子面前,看着自己那有些臃肿的眼睛,已经浮肿的脸颊。

    这段时间的睡眠太少了点,导致不仅整个人看上去浮肿没有不说,还显得特别的没有精神。

    她用冷水拍打着自己的脸颊,然后涂抹着保养品,又给自己化了一个看上去比较精神的彩妆,接着换了一套剪裁完美的职业装,配上细跟的高跟鞋,褪去脸上有些疲倦的神情,整个人瞬间就,焕然一新。

    她踩着高跟鞋下楼。

    楼下是念念吵吵闹闹的声音,大厅中还在放着动画片。

    念念的习惯不太好,早上不仅赖床,还得让刘妈一边给她放动画片,一边给她穿衣服,整个过程还会翘着小嘴巴,一脸不情愿。

    相对于而言,10岁的明路就会乖很多。

    闹钟一响,小猴子基本不会在床上眠太久,就算是深冬再冷的天,也会掀开被子,自己乖乖的洗漱,穿衣服,就如此刻,念念一副这样也不要那样也不要的耍着小孩子脾气,小猴子都只是在旁边好言相劝,刘妈更是对念念将就到不行。

    乔汐莞对念念很多时候其实也是睁眼闭眼。

    她在的时候,刘妈和小猴子甚至念念都会故意做出她想要看的样子,其实但凡她一离开,念念有多任性多刁蛮,她自己的女儿,她清楚得很。

    念念还在沙发上发脾气不要换衣服,刘妈一抬头看到乔汐莞从楼梯上下来,连忙在念念耳边说道,“妈妈下来了。”

    念念一听,立刻就规矩了,小脑袋转头看着自己的妈妈一步一步下来,走到他们的身边。

    小猴子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笑着叫道,“妈妈好。”

    “乖。”乔汐莞摸了摸他的头。

    “妹妹一会儿就穿好衣服了,我们就可以去吃早饭了。”小猴子连忙解释。

    大概,是怕她真的打了念念。

    她其实还没有打过念念,也不太特别认真的去骂她做得不太对的地方,她只是会非常严格的要求她,什么事情该是她自己做的,就必须自己独立完成。

    “妈妈。”念念也叫着她,笑得特别的讨好。

    顾明念小小年龄,最会的就是见风使舵,也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性格像了谁,情商倒是真的挺高。

    “穿好衣服吃早饭。”

    “好。”念念连忙点头,乖巧到不行。

    小猴子和刘妈在旁边看着此刻的念念都忍不住的笑着。

    顾明念有时候就是这么一个开心果的出现,仿若有她在的地方,就会显得特别的欢快,家里也不会这么冷清。

    在念念的无比配合下,刘妈快速的给念念换好了衣服,抱着念念坐在专用的餐椅上,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餐。

    乔汐莞以前很多时候其实不爱会和他们一起吃,后来发现,自己早出晚归的,如果连早饭都不一起,基本上和他们的交流时间就越来越少,她也怕自己老了后留下太多的遗憾。

    一顿饭吃得无比温馨。

    乔汐莞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在对自己说,这个家真的不会因为谁而改变什么。

    不会因为顾子臣而变得支离破碎。

    也不会因为秦以扬而变得乱七八糟。

    这个家,就算是她一个人也可以支撑的家,不允许任何人来改变。

    吃过早饭。

    乔汐莞让刘妈送念念去上学,而自己则带着小猴子去上学。

    她很少送小猴子上下学,通常都是,司机载着刘妈、念念和小猴子三个人,刘妈先送了小猴子,再送念念。

    小猴子有些兴奋的跟着自己妈妈的坐进了一辆小车内。

    武大坐在前排,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小猴子。

    乔汐莞淡淡一笑,对着小猴子柔声说道,“给前面这个阿姨打招呼。”

    “武大阿姨好。”小猴子连忙点头,无比礼貌。

    有时候乔汐莞都觉得,能够有这样的儿子,带到哪里去都是自信心膨胀,骄傲满满。

    “明路。”武大看着他,眼眶又有些红红的了。

    其实武大这4年时间也经常会看看小猴子,小猴子一天一天的长大,长得一天又一天的像路远。

    路远其实长得也不是特别帅,所以小猴子的五官看上去也很一般,但就是这么组合在一起,怎么看怎么顺眼,还觉得小帅小帅的,一举一动特别有礼貌。此刻,小猴子又穿着学校类似于小西装的贵族校服,看上去特别的有气质,跟一般10岁大的孩子完全不一样,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脏和烦躁躁,反而有些说不出的高贵,就跟小王子一样。

    乔汐玩看着武大的眼神,嘴角一勾,“还不开车,小猴子要迟到了。”

    武大似乎才回神,有些尴尬的神情。

    乔汐莞笑了笑,对着小猴子说着,“小猴子,你觉得武大阿姨可爱吗”

    “可爱。”小猴子笑得特别甜。

    “所以以后对武大阿姨好点,武大阿姨可喜欢你了。”

    “哦。”小猴子点头。

    武大坐在前面,瞪了一眼乔汐莞。

    小猴子笑得很可爱。

    很多时候小猴子都是如此这般,会特别的在乎别人的感受。

    车内很安静。

    从别墅区到小猴子的学校还有些距离,所以乔汐莞就故意拉开了和小猴子的距离,她说,表情特别的认真,“小猴子,妈妈给你说一件事儿。”

    “嗯。”

    “之所以没有给刘奶奶和妹妹讲,是因为妈妈觉得,这件事儿应该你先知道,因为你是我们家的男子汉。”乔汐莞一字一句。

    小猴子坚定的点头。

    “妈妈决定给你和念念找一个新的爸爸了。”乔汐莞说。

    小猴子有些发愣。

    “但是这个新爸爸,不是你们原来的爸爸。”乔汐莞继续说道。

    小猴子有些沉默了。

    乔汐莞看着他的表情,嘴角笑了笑,“你可以说说你的意见。妹妹还太小不太会表达,所以你现在说的,就是代表你和你妹妹两个人的观点,妈妈会很认真的听。”

    小猴子望着自己的妈妈。

    这样的感觉,好像自己是大人般,在和妈妈交流。

    他闪烁着黑黝黝的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新爸爸,就不是以前的爸爸了吗

    那天他才和妈妈说了,如果爸爸不回来,他就会照顾妈妈一辈子。

    现在妈妈的意思就是,爸爸真的不会回来了。

    而妈妈找到了一个新的爸爸,来代替以前那个爸爸,照顾妈妈一辈子

    他咬着小嘴唇,从表情看得出来,并不是特别的开心。

    大概,小孩子对后爸后妈的恐惧,有些根深蒂固。

    “妈妈,我们家一定要有一个新爸爸吗”小猴子问道,“我们一家人很开心不是吗我说了,以后我长大了,会照顾你的,会照顾妹妹的。”

    “可是你还小。”乔汐莞温柔无比,“你现在没办法来照顾妈妈,只有妈妈来照顾你。而妈妈也真的需要人照顾。你看任何一个家庭里面是不是都有爸爸的存在,爸爸会给妈妈依靠,妈妈就可以给你们更多关怀,妈妈也不用,每天都这么早早的出门,晚晚的回家,然后陪你们的时间就会更多。更何况,小猴子,等你长大了,你也会有你自己的老婆要照顾,以后你万一还生了一个女儿,那你不得照顾4个女人了吗”

    小猴子脸蛋有些涨红。

    小猴子就是特别的害羞。

    乔汐莞反而觉得这样的小猴子乖巧到不行。

    “所以小猴子,你答应妈妈重新帮你们找一个爸爸吗”

    “嗯。”小猴子毫不犹豫的点头。

    不是因为以后怕自己照顾“4个女人”照顾不过来,而是此刻,妈妈需要人照顾。

    不管妈妈表现得多么的坚强,他就是觉得妈妈一天很累。

    如果有个新爸爸可以照顾妈妈,她也会举双手站同。

    只是。

    小猴子小眉头皱得很紧,“妹妹会不会因为有了新爸爸就不喜欢和我玩了”

    乔汐莞忍不住大笑,“傻瓜,妹妹和你这么好,就算谁来她也会喜欢你。”

    “可是妹妹一直吵着要爸爸,我也会吃醋。”

    “小醋坛子。”乔汐莞宠溺的摸着小猴子的寸头,“你是不是还在担心,有了新爸爸,妈妈也不会这么喜欢你了”

    小猴子脸又涨红了。

    他知道这样的心思不好,可他就是害怕,到时候家里面多了一个男人,他会不会就不显得那么重要了。

    “妈妈现在非常慎重的告诉你,小猴子,不管家里面以后还有多少个男人,你在我们心目中永远都是第一。任何人呢都取代不了。”

    “真的吗”小猴子眨巴着亮闪闪的眼睛,满脸兴奋。

    “当然。妈妈从来不撒谎。”

    “妈妈你真好。”小猴子由衷的说着。

    “所以,你是接受妈妈给你们找个新爸爸了”

    “嗯。”小猴子点头,非常肯定。

    乔汐莞嘴角一笑。

    本来,本来

    还想问问,不是原来那个爸爸,真的没关系吗

    现在反而觉得,就算有关系又能怎么样,路都是往前走的。

    顾子臣不应该在他们家存在太大的影响。

    从一开始,就已经将他排斥到了,一家人之外的行列。

    车子到达第一小学,顾明路下车,乖乖的给他们挥手。

    乔汐莞和武大看着小猴子走进了校门口,才缓缓离开。

    车内陡然安静。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后面面无表情的乔汐莞。

    习惯了在外人面前坚强的女人,此刻仿若也有些说不出来的压抑情绪,让她显得有些脆弱。

    武大微叹了口气,说道,“你真的决定和秦以扬在一起了。”

    “嗯。”乔汐莞淡淡的应了一声,依然面不改色。

    “老大怎么办”

    “该怎么办怎么办。”

    “你和老大经历了这么多,经历了生死离别,你还等了他整整4年,你舍得吗”

    “如果顾子臣没有回来,我可以等他更久。但是现在就不需要了,我等待的只是因为他死了没办法回来,而不是等待着,他回来了,而只是我不停的在付出依然不停的在继续等待。说得有些玄乎,武大,其实我的意思就是,在顾子臣这么还能够活生生的出现在我面前那一刻,我只是想要得到的,仅仅想要得到的是,就算遇到天大的事情,顾子臣也会义无反顾的站在我这边。很显然,顾子臣没有,不管任何原因,不管有没有任何理由,他选择了离开。主观也好,客观也好,事实就是,他离开了我。认清了这一点,就够了。”乔汐莞说的一点都不激动,用了非常平铺直叙的语气。

    武大看着这么冷静的一个女人。

    很多人都会选择和乔汐莞相反的方式。

    比如。

    当乔汐莞知道顾子臣真的死了之后,也许就不会等待了,也许就会再选择自己的良人,重新过生活。可是乔汐莞在这个时候选择了等待,准确说不叫等待,叫做死守。

    可当乔汐莞看到顾子臣并没死的出现在她面前,她却没有和平常人一般的死缠烂打,没有如平常人的那种觉得失去后更应该珍惜,反而用了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如果对方不主动,如果对方说放弃,就真的不会再去追求。

    这个女人,随时随地都是出其不意,没有人知道她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其实,我还想要多劝劝的。”武大说,“如果老大真的回忆起了曾经的事情,应该肠子都要悔青。”

    “那是他的事情。”乔汐莞说,还冷漠的笑了一下。

    她其实并不觉得顾子臣会后悔。

    那个男人的内心比她还强大,就算是天读都塌下来了,也不会后悔,不过就是,恍然若失那么一瞬间而已。

    乔汐莞看着窗外的景色,默默地笑着,也仿若在掩盖什么情绪。

    终究还是会觉得有些可悲,可悲的发现,自己爱上了一个,不是不爱自己,而是自己在他心目中不是那么重要的男人。

    她眼眸微动,对着武大转移话题,直白问道,“叶妩这段时间有找你吗”

    “没有,怎么了”武大询问。

    “就是问问她的情况。叶妩这个女人应该是恨不得杀了我,这次爆了我的新闻没有把我打压下去,我又把她最爱的男人讽刺得万人唾弃,这口气怎么都压不下去的。”

    “可是你想到办法对付她了吗叶妩的家族在上海举重轻重。”

    “原来你也知道。”乔汐莞说。

    “我们大家都清楚。叶妩之所以没有我们这么无拘无束,当年为什么在我们都离开的时候她选择了回到基地,就是因为她们家族给了她的宿命。叶妩曾经真的是个很好的女人,总是默默的为我们团队做很多事情,那个时候大家都觉得她和顾子臣是天生一对。如果不是路远的事情发生,基地没有被暴露出来,老大或许会和叶妩结婚”

    “武大,我能说我一点也不想听到你们曾经的故事吗”乔汐莞看上去很严肃。

    武大耸肩,表示不在意。

    “第一,你们曾经的故事我没有参与过,我不会有代入感。第二,顾子臣和叶妩曾经的相亲相爱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因为那个时候我还不认识顾子臣。第三,叶妩曾经是不是个好女人对我也没有任何影响,我只知道,她现在绝对不是。第四,我本来是一个平凡人,却被顾子臣弄到那样的水深火热之中差点丧命,好不容易回来,只想要过我现在简单的生活。综上,曾经的故事,在我面前,你就烂到肚子里吧。”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乔汐莞。

    这个女人果真冷漠啊。

    嘴角一笑,答应着,“嗯。”

    车子到达环宇大厦。

    乔汐莞下车。

    依然一路风雷厉行,环宇的员工些对她也早就习惯了这般的女王风范,反正他们的老总,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展现出非常惊人的能力,他们从来不担心某一天会失业。

    嗯,就是这么霸气。

    乔汐莞走进电梯,直接到达自己的楼层。

    ilk看着乔汐莞出现,连忙跟着脚步进去。

    乔汐莞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将手包放在办公桌固定位置,抬眸看着ilk。

    ilk真的觉得乔总帅得不要不要的。

    昨天下午提醒她下班的时候分明还是一副说不出来,总之感觉有些忧伤的情绪,一个晚上过去,瞬间就恢复原样,还是这么女王这么霸气

    “ilk,今天秦以扬上班了吗”乔汐莞问道。

    “我马上问问。”

    “半个小时后,让yoyo和秦以扬到办公室来找我,商量关于品牌上市的事情。”

    “是。”ilk连忙点头。

    乔汐莞眼眸微动,将视线放在电脑屏幕上,“今天有什么特别安排吗”

    “乔总,环宇集团成立于12月25日,按照往年,都会开展公司内部晚会,目测还有2个月时间不到,乔总是需要继续延续晚会吗”

    “嗯,可以,交给综合部去办,12月10日前给我一个预算和方案就行。”

    “好的。”ilk点头,“其他暂时没有关于您的安排。乔总是要一杯咖啡吗”

    “谢谢。”

    ilk汇报完工作,转身离开。

    乔汐莞将视线一直放在电脑屏幕上,随意看了看自己的头条新闻,看了点留言和评论,看到自己被越炒越热,捉摸着要是明星,估计现在就已经大红大紫了。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接通,“贝坤。”

    “女神,找到你说的那个女人了。花了点时间,从你给我说那一刻确实就离开了上海,然后我通过一些关系,在昨天晚上收到她回上海的消息,怎么处置”姚贝坤做事情的时候,还是显得非常认真。

    “我想想。”乔汐莞沉默了一会儿,她倒是已经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毕竟新闻已经过了这么久。

    估计也是看着新文过了,那女人才赶回来。

    “嗯,在我手上,想怎么弄都行。”姚贝坤洋洋得意的说着。

    乔汐莞笑了一下,“晚点给你电话。”

    说着,就准备把电话挂断。

    “女神。”姚贝坤突然叫住她,“你真的和叫秦的那个男人在一起了”

    “是啊。”乔汐莞非常大方的承认。

    “你不是和顾子臣关系挺好的吗”

    “但是他现在不爱我了啊。”

    “哦。”姚贝坤答应着,忽然又猛地一下激动了,“顾子臣那王八蛋居然敢不爱你”

    乔汐莞觉得自己那一刻耳膜都差点震破,她揉了揉耳朵,“别这么激动,我也不是人民币,是人都喜欢。”

    “要不要我帮你弄弄顾子臣那王八蛋。”

    “如果你有那个能耐,就去吧”乔汐莞笑着说。

    “”姚贝坤突然又沉默了。

    乔汐莞微微一笑。

    办公室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贝坤,不说了,我还有点事儿,我挂了。”

    “女神,妈说你好久没有回去了,让你带着念念和明路去家里吃饭,你如果很忙就算了,我就当传话筒而已。”姚贝坤急忙说着。

    “好。给妈说一声,晚上我带着念念和明路来吃饭。”乔汐莞答应着。

    “那我给妈说,拜拜。”

    “拜拜。”

    乔汐莞挂断电话。

    估摸着,姚父姚母看她这段时间的新闻,是真的有些按耐不住想要好好审问了,她可以想象今天晚上去吃饭时会遭到什么样的待遇。

    深呼吸一口气,开口说道,“进来。”

    yoyo和秦以扬在门口进来。

    乔汐莞指了指她前面的位置,“坐。”

    两个人坐在她对面。

    秦以扬一坐定,就对她挤眉弄眼的。

    yoyo看着秦以扬的模样,眼眸一紧,“矜持点行吗”

    “这不小别胜新欢吗”

    “你的小别时间是不是太短了点,昨晚上深更半夜才回来,今天清早八早的,你是准备让你妈嫉妒死吗”

    “我觉得我应该给你找一个糟老头子。”

    “秦以扬”yoyo冒火。

    乔汐莞看着他们,“貌似现在是上班时间。”

    秦以扬立马做的笔直,“莞,你需要我做什么你尽管吩咐。”

    乔汐莞翻白眼,转眸对着yoyo,“在说品牌的事情之前,先给你说说,欧君回到上海了,在我朋友那里,你想要怎么处理”

    “那个小贱人。”yoyo突然恶狠狠地说着。

    “交给你吧,你想要怎么处理都行。但是有一点我要提醒你。欧君这个女人就不要再发什么新闻了,这段时间我们的新闻已经够多了,发多了会引起媒体的反感,到后期我们品牌真的上市的时候再做做文章,你忍不了这个口气,就报点私人恩怨就行了。”

    “好。”yoyo一口答应,“私人恩怨,老娘也会让她生不如死。”

    秦以扬觉得全身起满鸡皮疙瘩,喃喃嘀咕道,“果然最毒妇人心。”

    yoyo一个眼神杀过去。

    秦以扬瞬间安静。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一下,或许真的和这对活宝母子生活在一起,也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说说品牌的事情。”乔汐莞回到主题。

    “是。”yoyo立刻也回到了工作状态。

    秦以扬依然显得有些吊儿郎当。

    “我预计的是今年年底上市,现在我想了想,可以先提前预售,把噱头炒起来。”

    “提前预售的时间大概是多久”

    “11月11日,光棍节。”

    “有什么特殊意义吗”yoyo敏感的问道。

    “我准备在这一天推出情侣装。先用秦以扬的设计来打响品牌。”

    “光棍节推出情侣装,这是故意遭人恨的节奏吗”

    “是啊,就是准备光棍节高调晒幸福。”乔汐莞说着直白。

    yoyo准备再说点什么时,秦以扬已经开口,“我同意,莞,让那天所有人都嫉妒死我们。”

    “好。”乔汐莞想都没有想的答应道。

    秦以扬反而还怔了一下,以为又遭乔汐莞白眼。

    “你说的没错,以扬。”乔汐莞笑了笑,“我们的情侣装就用我们两个人做形象代言人,所以那天,我们确实要当众秀恩爱,晒幸福。”

    “我们俩你确定你要这么的去出卖色相”秦以扬扬眉。

    “我确定。”

    “那我陪你。”秦以扬笑的很灿烂。

    “所以你得给我量身定做,做丑了,我不会穿。”乔汐莞一字一句提醒。

    “给你做,灵感多得冒泡,丑了我自己穿。”秦以扬一口答应。

    乔汐莞笑了笑,“嗯,一言为定。”

    “好”

    “行了。你们俩现在这样我都快受不了了。能不能不要在我老太婆面前这么明显的秀恩爱,我也会受不了,小心我是一个恶毒的婆婆。”yoyo狠狠的威胁。

    “再恶毒我也不怕,反正我打得过。”乔汐莞不在乎的说着,“没其他事情了你们去忙自己的吧。yoyo,你协助一下以扬,我怕他兴奋过头,忘记了正事儿。”

    “”秦以扬觉得自己那一刻,竟无言以对。

    yoyo和秦以扬准备离开的时候,乔汐莞突然又开口说道,“以扬,晚上有事儿吗”

    秦以扬一怔,“你约我,什么事儿都没有。”

    “那晚上下班后腾出时间。”

    “好,我一定把自己打扮得帅帅的。”

    “别骚包就行了,老年人不喜欢。”乔汐莞淡淡的说着。

    秦以扬又怔住了。

    他刚刚没有听错吧,什么叫做老年人不喜欢

    这是带他回家见家长的节奏

    yoyo看着秦以扬傻乎乎的样子,笑了笑。

    都说女大不中留。

    男大更是留不住

    看看这小子,魂都被勾走了。

    下班时间一到。

    秦以扬就穿着一身笔直的黑色西装出现在乔汐莞的办公室门前。

    ilk看着秦以扬的模样,好半响忍不住问道,“秦二少爷,你这是准备去相亲还是去结婚”

    “太正式了吗”秦以扬低头看着自己,紧张的问道。

    “不是正式,是太隆重了你和我们乔总是准备扯结婚证了”

    “滚滚,别嘲笑我,我去见家长。”

    “见乔总的父母”

    “不可以”秦以扬扬眉。

    “你们发展的果真是快,估计过不了多久就应该举行婚礼了吧。”

    “放心吧,请帖肯定少不你的。”

    “”ilk还是觉得,到了下班时间就应该早早下班,所以非常甜蜜的一笑,“我先走了,祝你和乔总白头偕老。”

    然后提着包就离开了。

    “这小妞挺会说话的。”这么喃喃自语着,准备敲门的瞬间。

    房门突然打开。

    乔汐莞出现在他面前。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乔汐莞上下打量秦以扬一身正式到不行的黑色西装,白色衬衣,宝蓝色领带,透亮的黑色皮鞋,头发还梳得无比规矩,好半响没有说出来一个字。

    “不好吗”秦以扬紧张的说着。

    “挺好的。”乔汐莞决定不去打击这个男人。

    难得这么的认真一次。

    秦以扬松了口气,“你喜欢就好。”

    一脸卖乖。

    乔汐莞笑了笑,和秦以扬一起走出环宇大厦。

    武大在门口等候。

    两个人坐进副驾驶台,乔汐莞直接说道,“武大,想回别墅,然后去姚家别墅。”

    “姚贝坤他家”

    “嗯。”

    “好。”武大点头。

    车内气氛还行,秦以扬一向都不会还是一个冷场的人,却在看到乔汐莞的两个孩子时,拘束了。

    他看着一大一小。

    一个10岁,一个3岁。

    两个小孩都是瞪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他,似乎等待他的自我介绍。

    “你没对他们说起过我吗”秦以扬问道。

    “还没。”乔汐莞说,“给大的那个提过。”

    “那我现在怎么办”秦以扬无比紧张。

    “你就介绍你自己呗,他们都很乖。”乔汐莞说得很无所谓。

    秦以扬觉得自己手心都开始冒汗了。

    两个小不点,他反而被两个小不点的眼神给弄得不知所措,他深呼吸,在狠狠的控制情绪,“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秦以扬,那个你们可以先叫我叔叔来着”

    “叔叔好。”小猴子比较懂礼貌,而且早熟得很,一上车看到这个男人就知道,这个男人肯定是妈妈今天早上说的那个新爸爸。

    “乖。”秦以扬连忙笑着,脸部还有些僵硬,他转头问乔汐莞,“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拿红包,第一次见面礼什么的”

    乔汐莞给他一个白眼。

    秦以扬觉得自己无措到不行。

    从来没想过自己会陡然的面对两个小鬼。

    而那个3岁的小不点,此刻似乎还未反应过来的,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一直看着他。

    “叫叔叔。”乔汐莞提醒。

    似乎也觉得秦以扬够尴尬了。

    “妈妈,你不是说要给我找一个最帅的粑粑吗”念念转头,很认真的问道。

    “他不够帅吗”

    “不够。”念念直白。

    秦以扬满脸黑线。

    这小不点的眼神不好吧本叔这么帅气逼人

    “妈妈,我要最帅的粑粑。”念念突然吵闹,分明是在闹情绪。

    “念念,不能这么没有礼貌。现在他只是叔叔。”乔汐莞口吻严厉了些。

    “叔叔不是粑粑吗”念念天真的问道。

    “暂时不是。”乔汐莞回答。

    “哦。”念念似乎听明白了,乖乖的叫着,“叔叔好。”

    刚刚分明在家等妈妈的时候,哥哥对她说了,等会妈妈会带新爸爸来见他们,原来不是眼前这个叔叔呢

    这么想着,心情又好了很多。

    她的粑粑,是世界上最帅的粑粑。

    秦以扬对着顾明念笑了笑,“乖,叔叔下次给你买棒棒糖。”

    “谢谢叔叔。”顾明念乖巧的点头。

    秦以扬微微笑着,心里却在想,他到底哪里不帅了。

    他分明这么帅这么帅

    车子在顾明念吵吵闹闹的声音中到了姚家别墅。

    乔汐莞下车的时候,对着驾驶室的武大说道,“家庭聚餐,一起吧。”

    武大愣怔了一秒,“不用了。”

    “没关系,下车一起吃饭,你徒弟家,别拘束了。”

    说完,也没等武大同意,抱着念念就走进了去。

    武大想了想,终究还是跟上了。

    其实她从小就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所以不太知道一家人到底应该怎么相处,而她真的也怕自己,格格不入。

    心里想了很多,却还是走进了这一栋温馨的别墅。

    还未走进大厅,姚父姚母就出来迎接他们。

    姚母一把把念念抱在怀抱里,笑容满面,“念念,外婆好想你。”

    “念念也好想外婆。”念念抱着姚母的脸,就是大大的啵了一口。

    姚母笑得合不拢嘴,又亲了亲念念,弯腰看着顾明路,腾出一只手拉着他,“明路,到外婆这边来。”

    “嗯,外婆好。”

    “乖孩子。”姚母一手抱一个,牵着顾明路走进了大厅。

    秦以扬站在乔汐莞旁边,幽幽的说着,“你妈直接把我忽视了。”

    “你放心,我爸会来招、呼你的。”特别强调了“招呼”两个字。

    刚说完,姚父就走了过来,“这是以扬是吧。”

    “叔叔你好,我叫秦以扬。”说着,秦以扬还深深鞠躬。

    乔汐莞看着忍不住笑了一下。

    姚父似乎也被秦以扬的架势给怔住,好久才缓过神来,“进来坐,现在还早,我们去下盘棋如何”

    “下棋”秦以扬愣怔。

    “象棋,不会吗”

    “会。”

    “那跟我走。”

    “哦,好。”秦以扬莫名其妙。

    看着姚父转身那一瞬间,用眼神示意她,什么个情况

    乔汐莞没给他任何回应。

    秦以扬硬着头皮跟着姚父去了外阳台的玻璃室。

    乔汐莞带着武大走进大厅沙发。

    武大一直很安静。

    准确说,在这样的环境,她其实有些格格不入。

    所以显得有些,不是很自在。

    乔汐莞也发现了,但为了不让她更加不自在,她尽量不刻意的把视线放在她的身上。

    两个人刚往里面走着。

    “师父”突然,客厅传来一个偌大的声音。

    这个声音把一边还在沙发上玩耍的念念都吓了一大跳。

    乔汐莞捂着耳朵。

    武大也忍不住翻白眼。

    “师父,你怎么亲自光临了徒弟我的寒舍,你早点说,我应该再把房间收拾一下的。师父你什么时候回来了,你知道徒儿我想死你了。”姚贝坤突然就激动了,激动得都差点跳了起来。

    姚母在旁边,完全是惊得说不出一个字。

    “我回来有几天了。”

    “为什么都不来找我,师父”姚贝坤闪烁着灵动的眼睛。

    这个在道上出了名的笑面狐狸,在外人见不到的面前,分明就还是一个。乳。臭味干的破小子

    “我有点忙。”武大找了个借口。

    难得咱们从来都说大实话的武大,撒了小谎。

    “师父你还会走吗”

    “不知道。”

    “师父你不要走了。”

    “”

    “师父,你过来坐。”

    “”

    “师父,你喝茶。”

    “”

    “师父,你想吃什么,我马上让厨房给你准备”

    姚母完全处于目瞪口呆的地步。

    她儿子这献殷勤也献得太过了吧

    是喜欢这姑娘

    但这姑娘长相

    好吧,咱们不能以外貌取人,但是很显然,这姑娘分明对她儿子毫无兴趣她儿子是一厢情愿了

    “妈,就只是普通关系,没你想的那么多。”乔汐莞自然的坐在姚母身边,笑着解释。

    姚母转头看着乔汐莞,“不是我想的那样”

    “不是。”

    “那他这么兴奋做什么”

    “谁知道呢”

    姚贝坤不就是这般,神叨叨的嘛

    ------题外话------

    晚更,真是抱歉。

    么么哒。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