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章 我对待亲情,要求很低

第二十章 我对待亲情,要求很低

作者:恩很宅
    姚家别墅的饭桌上。

    富丽堂皇的饭厅,一家人围在一起,静静的吃饭。

    姚母趁着乔汐莞不注意,端着小碗就准备偷偷的喂念念吃饭。

    “妈,让念念自己吃。”乔汐莞眼眸一样,直接叫住。

    每次似乎都会这样,姚母会在任何她不留意的瞬间,就会无底线的宠溺念念。

    “她还小,等大点了就能自己吃了。”姚母劝道。

    “要让念念自己多练习,别宠着她。”乔汐莞说得很坚决。

    姚母无奈,只得将念念的碗筷放下,摸了摸念念的小脑袋安慰道,“念念最棒了,可以自己吃对不对”

    “外婆我可以自己吃的。”念念乖巧的点头。

    乔汐莞嘴角似乎是笑了笑,看着念念自己拿起勺子,吃得很辛苦。

    坐在他旁边的秦以扬看着念念这么笨拙的模样,有些惊讶。

    乔汐莞将她的两个小孩子保护得很好,几乎从来没有被外界曝光过,即使外界都知道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但却从来不知道这两个孩子的任何信息,不过说到底,乔汐莞的新闻也就这段时间比较疯狂,以前都是比较传统而正式的一些商业采访而已。

    所以秦以扬是真的不知道乔汐莞的小女儿,有些身体残疾。

    刚开始没太注意,念念这个小女孩看上去也和一般3岁大的小孩子没区别,活泼好动,笑起来又可爱又灵动,他还真的没有注意到念念的手不太方便,所以那一刻的眼神有些没有收住的,默默的一直看着顾明念。

    乔汐莞其实有知道秦以扬的眼神,但这个时候,她却不想多说什么。

    原本还算和谐的空间。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都放在另外一个献殷勤献得明目张胆的姚贝坤身上。

    他的筷子就没有停过的一直在给武大夹菜,武大的碗已经堆成了一个小山丘,他却还是不停的使劲夹菜,就怕他伟大的师父饿坏了一般,到最后,武大的碗里面就是慢慢的一大碗菜,她甚至觉得自己连下嘴的地方都没有。

    姚贝坤还一脸讨好,“师父你多吃点,我看你这次和上次我见着你都瘦了好多,是徒儿不好,让你受苦受难”

    不是碍于姚贝坤的父母在现场,而且还有两个小朋友,武大真的很想一拳给姚贝坤这厮打过去,她丫的这几年是出去旅游,又不是出去卖命,她逍遥自在得很,什么时候受苦受难了

    “师父你多吃点啊,你快吃,不够我再帮你夹菜。”姚贝坤一脸讨好,笑得还很甜。

    武大咬牙,拿着筷子重新吃了起来。

    姚贝坤一脸傻笑的幸福模样看着武大,此刻就像头顶上突然冒了两个狗耳朵,屁股上长了一条狗尾巴似的,看上去狗腿到不行。

    姚母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问道,“这姑娘是”

    从到姚家别墅后,姚贝迪就一直围着武大转,几乎没有一秒的停歇,姚母分明好几次想要插嘴问什么,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插进去,她只能这么带着抱怨的眼神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脸殷勤。

    心里自然是有些不爽的。

    毕竟自己这么辛苦养大的儿子,从来没见儿子这么对过自己,反倒是对另外一个女人好到有些让人刺眼的地步,作为母亲的,多多少少都有些吃醋。

    倒不是说多计较,只是一个本能的情绪而已。

    “贝坤,这姑娘是你什么人啊”姚母发现自己被忽视后,声音又大了些。

    姚贝坤似乎才回神,眼珠子转了转,“妈,我是不是还没给你介绍我伟大的师父武大。”

    伟大的师父

    这个男人到底是有多崇拜武大

    “我正式介绍一下。”姚贝坤也没觉得自己用词夸张,清了清喉咙,看航区确实很正式的表情,“我的师父,唯一的师父武大。教我拳击的。打架帅到不行。”

    除了饭桌上的小猴子和念念,所有人都将视线看向武大。

    武大看上去平时什么都不计较,也活得无拘无束,实际上会比较害羞,此刻就已经红了一张脸,有些紧张,心里面已经把姚贝坤这二货骂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她从小就最怕接触这种煽情一类的事情,所以此刻的她真的有一种尴尬到想要钻地缝的冲动。

    “叔叔阿姨好,我其实也没有教他什么,也没想过当他师父,是姚贝坤一直这么叫着,你们,你们别见笑”武大说得越来越小声,脸完全红透。

    “他从小就喜欢打打闹闹,现在又接手了潇夜的事情,偶尔会点功夫是好事儿。只是没想到你看上去年纪轻轻,还会拳击。”姚母反而镇定自若。

    “会一点。”武大谦虚的说。

    乔汐莞是真的觉得武大这个样子挺好看的。

    要是真的以后有了公婆,不知道武大这女人会怎么去应付。

    想想都觉得有些滑稽。

    “吃饭吧,别客气,你是贝坤的师父,我们也都是一家人,当自己家就行。”姚母热情的招呼着。

    也亏是姚父姚母这么通情达理的人,任由自己儿子这么乱来。

    “谢谢阿姨。”武大说的依然小声。

    这和她的稍显高大的形象完全是天壤之别。

    “师父,你脸红了,你还会害羞的吗”姚贝坤那个二货突然开口,还一脸欣喜的表情。

    乔汐莞真的觉得,姚贝坤这货,就从来都不会给别人一个好好的台阶下。

    她只是为姚贝坤在庆幸,此刻武大不方便出手

    一顿饭又在大家吃吃笑笑中温馨结束。

    吃完饭之后,姚母和姚父就带着小猴子和念念在客厅玩游戏,两老人就跟两个小孩子一般,玩得不亦乐乎。而姚贝坤则被武大给叫去了后花园,乔汐莞想都不想的知道,姚贝坤现在在遭受着什么。

    乔汐莞对着身边一直看着小猴子和念念玩游戏的秦以扬说道,“我带你去楼上看看。”

    “你的闺房。”

    “算是吧。”

    “荣幸之至。”秦以扬笑着,跟着乔汐莞走向了2楼。

    两个人上完楼,姚母终究忍不住,对着姚父开口道,“老姚,怎么样”

    “人品还行。”

    “其他呢”

    “我怎么知道,你不是有眼睛可以看的吗”

    “我说你”姚母有些生气,又觉得当着孩子们的面不好发作,“你问过他没有,咱们莞莞可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他愿意吗”

    “我问过了,他说会当自己孩子一样对待的。”姚父说着,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你一个老太婆,就不要多管闲事了,年轻人的事情,莞莞这么聪明,你还怕她吃了亏不是”

    “她再聪明,也是我女儿,我是怕吃亏何况了,莞莞是在商业上聪明,我总觉得她在感情上,受了些伤,我怕她就是随便找个人将将就就”

    “4年时间了,你看过她随便找人将将就就的吗”

    姚母点头,这倒是。

    对于莞莞她基本还是放心的,不管如何,不会真的做委屈了自己的事情。

    “老太婆,快点,该你了。”姚父催促。

    老还小,老还小。

    古人的话果然都是有根据的。

    两老人分明非常有兴趣的和念念以及明路玩大富翁的游戏。

    “外公,外婆才不是老太婆,外婆是美女”念念突然大声的说着,小脸上都是抗议。

    姚父和姚母突然都愣了一下,两个人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念念这个小不点,总是给他们带来无尽的欢乐。

    楼上。

    姚贝迪曾经的房间。

    乔汐莞带着秦以扬走进去,推开落地窗,站在大阳台上,趴在栏杆上,看着此刻天空上那一轮皎洁的月亮。

    深秋,已经变得有些寒冷了。

    乔汐莞搂了搂自己的肩膀,秦以扬非常愉快的将自己外面的那件西装披在了乔汐莞的肩膀上,笑得很有魅力,“一直都觉得,男人这个时候很帅。”

    乔汐莞笑了笑,拉了拉秦以扬的衣服,“是挺帅的。”

    “这不是你的亲生父母吧。”秦以扬突然开口。

    “我爸告诉你的。”

    “不是,我猜的。毕竟姚贝坤姓姚,你姓乔。”

    “不能是一个跟着父亲姓一个跟着母亲姓吗”

    “你和他们长得也不像。”

    “我其实和我的亲生父母长得也不像。”乔汐莞直白道,因为这是别人的身体。

    “”秦以扬总觉得自己和乔汐莞说话,说着说着,就无言以对。

    “是,这不是我亲生父母,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姚贝迪的父母。姚贝迪4年前自杀了。”

    “当时很难受吗”秦以扬问道。

    4年前,康盛药业的千金自杀的消息,传遍了上海的每一个角落。

    “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不过真的觉得是晴天霹雳。想象不到,曾经还在自己眼前的女人,突然就永远的安睡在了地下,永远都见不着了,心里面酸酸的,好像什么东西落空了一半”乔汐莞静静的说着,仿若想起了很多曾经的事情。

    秦以扬自然的将她搂抱着怀抱里,似乎是在给她温暖,他说,“其实我很相信宿命。”

    “嗯”

    “我总觉得人这一辈子从生下来开始,就已经将你的命格确定。你会走那一天路,你的命数在哪里,你会经历多少劫难,这些东西,都是上天一早就安排好。所以很多事情,我们不需要去刻意的改变什么。而且我想你好朋友的去世,或许对她而言,就是一种解脱。我总是认为,之所以会有生命的陨落,那就是因为,她人生最精彩的一部分,已经结束。”

    乔汐莞默默的靠在秦以扬的胸膛上。

    没想到这个男人认真的时候,也会说出这么安慰人心的话。

    人其实是真的需要心灵鸡汤,太多悲惨的事情,只会让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消极,越来越病态。

    她深呼吸一口气,“我其实是一个看得特别开的人,要不然也不可能一个人走到现在。”

    “我知道。”

    “我对待自己并不太容易满足,但是对待亲情,我总是很容易被感动,要求会变得很低很低。”乔汐莞说,“很多时候我累了,不想要继续,却总是会想起我还有家人,他们在等着我,就算天塌下来,我也得先给他们支撑着他们头顶上的那一片,所以不想自己倒下去。”

    “真是一个辛苦的女人。”秦以扬感叹着,将她抱得更紧。

    “现在想要找一个依靠。”乔汐莞说得直白。

    秦以扬嘴角一笑,“我就是你的依靠,天塌了下来,我帮你支撑你的那一片天空。”

    乔汐莞默默的笑了笑,“秦以扬,什么时候,我们结婚吧。”

    秦以扬整个人突然就怔住了,怀抱着她的手臂也变得僵硬了起来。

    “什么时候,我们结婚。如果你不嫌弃我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如果你不嫌弃念念的残疾,如果你不嫌弃”

    “我不会嫌弃”秦以扬一字一句,坚决到不行。

    乔汐莞嘴角一笑。

    她知道他不会嫌弃。

    “莞,你真的想要结婚吗”

    “一个人孤独太久了,就想要在夜深人静突然醒来的那一瞬间,有个人在旁边,就算是暖暖被窝也好。”乔汐莞幽幽的说着。

    “我愿意给你暖床暖一辈子。”秦以扬说情话,总是脱口而出。

    “等忙完了这段时间,品牌上市了,走入正轨,我们就结婚好吗”

    “好。”秦以扬一口答应。

    乔汐莞笑着,看着天空的月亮。

    没有冲动,只是觉得,已经到了时间。

    只是觉得,一个人真的不可能走得太久,早晚都会重新有一个新的家庭,早晚都会将自己投入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以前的自己或许会固执的坚持什么,现在什么都放下了,就真的觉得,家从来都不能少了男主人的角色。

    秦以扬一直抱着乔汐莞,那一刻激动到,嘴里的甜言蜜语一时半会儿都说不出来了。

    他其实心里面想了很多种要和乔汐莞求婚的方式,想到自己又甜蜜又烦躁,甜蜜乔汐莞答应的那一瞬间,烦躁自己的求婚方式太过老土或者她不喜欢,真的没有想到,乔汐莞会突然开口说结婚的事情。

    乔汐莞这个女人总是做些出其不意到他真的感动得受不了的事情。

    他其实也害怕自己的求婚会被她拒绝,他对乔汐莞总是患得患失,总觉得这个女人不是真的想要好好和她过日子,只是觉得,他还将将就就,而他自己肯定会花无比漫长的时间,才会让她心甘情愿的和他走向婚姻的殿堂。

    现在,就说结婚了。

    在他们确定关系没几日的时间里,乔汐莞就开口说结婚的事情。

    他能说,他已经激动到,想要到楼下去。裸。奔吗

    “以扬,你还想要孩子吗”乔汐莞突然开口。

    秦以扬的混乱思绪,被乔汐莞的声音拉了回来。

    孩子。

    这么快,就又到了孩子那一步吗

    他的小心肝都已经遭受不住了好不好

    “想要孩子吗”乔汐莞问道,静静地问道。

    “你决定就好。”秦以扬说着,“家里有了2个孩子了,你觉得如果够了,我们不要也行。我们家没这么传统,我妈那个人最好打发,我也没父亲,也没什么家族产业需要继承,所以莞,结婚后,什么都听你的。”

    乔汐莞忍不住笑了笑,“你真的觉得无所谓吗”

    “当然是真的,比真金还真。”秦以扬一脸坚决。

    他是真的不太在乎这些,对他而言,乔汐莞的孩子就是他的孩子,至于他们两个需不需要再要一个爱情结晶,他说,看她,她喜欢,什么都行。

    反正他都已经想好了,结婚后,他一定是妻奴,二十四孝老公妥妥的。

    “我之前在怀念念的时候,吃了很多激素药,当时为了保胎。医生说吃了那些激素药后,不仅会对小孩子有影响,也会对我以后的受孕有影响。所以念念生下来后,两只手臂先天性神经受损。至于我自己医生让我在生了孩子一年后做一个全身检查,后面忙起来,当时也确实没觉得不能怀孕又能对我有什么影响,所以一直没有做这方面检查。然后不太清楚我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乔汐莞静静的说着。

    秦以扬保持着沉默。

    这个女人,曾经这个女人,真的经历了很多,一般人经历不下来的事情。

    他以后绝对绝对会保护好她,不让她受到一点点伤害。

    如果生孩子对她而言这么痛苦,他不会让她怀孕。

    “我说了,我不在乎我们之间有不有孩子,我有你,还有你的两个孩子就够了。”秦以扬说得很认真。

    “嗯,我就是告诉你一声,或许我不能生孩子。如果能够生,我会帮你生一个。”乔汐莞笑着说道。

    秦以扬抱着乔汐莞,暧昧的在她耳边说道,“你这么说,让我身体开始有些反应了。”

    乔汐莞脸蛋有些微红。

    “你说我们要不要婚前性行为”秦以扬邪恶的一笑。

    分明刚刚还是有些严肃的气氛,现在画风陡然就变了,变得那么暧昧不清。

    乔汐莞眼眸微转,声音有些小的说道,“随其自然,就好。”

    “可是现在我想要亲亲你。”秦以扬的嘴唇从她的耳边,移到她的唇角。

    乔汐莞就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他扬着的笑容,其实真的挺帅的。

    她就纳闷了,念念那个小不点,到底哪里觉得秦以扬不帅了

    话说她女儿的眼光到底是有多高

    “在想什么”秦以扬的嘴唇若有若无的碰着她的唇瓣。

    “在想念念为什么会觉得你长得不够帅”乔汐莞直白道。

    秦以扬瞬间满脸黑线,“我在怀疑你女儿的欣赏水平。”

    “”乔汐莞瞪着他。

    秦以扬咧嘴一笑,“没关系,以后大把大把的事情,我会纠正咱们女儿的欣赏价值观。”

    咱们女儿

    这个男人也丝毫不害臊。

    乔汐莞也不想说话打击秦以扬,而且不得不说,他说咱们女儿的事情,她莫名有些感动。

    秦以扬,我想我绝对,不会辜负了你。

    眼睛闭上,唇主动吻上他的唇。

    夜色下,唯美如画。

    两个人如胶似漆。

    仿若窗台下的打斗,也丝毫没有打扰到他们的激。情。

    姚贝坤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

    身上都是伤,呼吸也变得急促到不行,他口齿不清的抱怨着,“师父,你一回来就对徒儿这么爱戴,徒儿真的遭受不住了。”

    “我没有爱戴你,我就是在揍你”武大一字一句。

    姚贝坤欲哭无泪,“师父,徒儿哪里招惹到你了。”

    “你丫的以后别无事献殷勤,我会起起鸡疙瘩。”

    “我不是献殷勤,我是真的很想对师父你老人家好”

    “哐。”武大又是一拳过去,“谁是老人家了。”

    “是是,你就是貌美一枝花。”

    “哐。”又是一拳。

    “师父”

    “以后嘴别这么甜。”武大一字一句。

    “哦。”姚贝坤觉得自己委屈到不行。

    他就是很崇拜很崇拜他师父,这也有错吗

    武大看着姚贝坤的模样,忍住笑。

    几年没有和这个小男人过招,现在这么畅汗淋漓的打了一场,让整个身心都舒服了,而且不得不说,姚贝坤的进步很大,好几次都差点被他揍个满怀,却因为他突然的收手导致姚贝坤自己受伤严重。

    真不知道心血来潮收了这个徒弟到底是坏是好。

    有些累的,一屁股坐在草地上,坐在姚贝坤躺着的旁边,她抬头,就自然的看到了二楼外阳台上的两个人,月色正好,两个人紧紧相拥,有些暗黑的空间看不清楚他们在做什么,不过有时候人的感觉会特别的奇怪,所以不用看清楚也明了此时此景。

    她眼眸微转,看向另外一边。

    她一向不是一个喜欢去偷看的人,反而还会觉得不好意思。

    她此刻只是有些遗憾,遗憾老大和乔汐莞在经历了这么多后,终究还是,错过了。

    起身正准备起来。

    姚贝坤突然从草地上蹦了起来,她就这么诧异的看着姚贝坤反常的举动,看着他大步往外阳台的方向跑过去,努力的仰着头怒吼道,“禽兽,你放开我的女神”

    武大真的觉得姚贝坤这厮,幼稚得不是一点点。

    那两抹楼抱在一起的身影顿了顿,缓缓放开彼此。

    “玛德”姚贝坤不爽的怒吼。

    人如果都能够像姚贝坤这般,这个世界大概,就不会这么萧条了。

    “姚贝坤,过来。”武大的声音不是特别大,也不是特别的严厉。

    姚贝坤就狗腿的一般的跑了过去,然后和武大一起离开了后花园。

    乔汐莞看着下面的两个人,忍不住笑了笑。

    秦以扬眼神也看着下面,问道,“这就是上次在浩瀚之巅揍我那小子。”

    “嗯。”

    “”秦以扬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应该庆幸今天他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武大身上,否则指不定现在惹了多少麻烦出来了。”乔汐莞幸灾乐祸的说道。

    “他是做什么的啊”秦以扬随口问道,看上去分明就是不务正业的样子,但又总觉得,不完全是。总之是有些摸不清头脑。

    “浩瀚之巅老大。”

    “就他”

    “嗯,就是他。”乔汐莞肯定道。

    “我就说,你怎么可以在浩瀚之巅横着走。”

    乔汐莞笑了笑,没多做解释,“走吧,下楼去。”

    “莞。”秦以扬拉住她,“我还意犹未尽。”

    说着,就弯腰准备继续。

    “我有预感,如果我们2分钟后没有出现在客厅,姚贝坤那小子会冲上来”

    秦以扬瞬间就站直了身体,一本正经的说道,“反正,来日方长。”

    “”乔汐莞觉得秦以扬这货

    “莞,我没其他意思。”秦以扬也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得比较,那啥,实际上他真没有那么想。

    “我知道。”

    “可是你一脸不相信。”

    “因为你一脸欲求不满。”

    “”

    两个人一路从楼上走到楼下。

    客厅中,姚父和姚母还在和明路以及念念玩着游戏。

    两老还特别耍赖。

    准确说,除了小猴子比较会认输以外,其他三个分明就是赖到不行,甚至于争得面红耳赤。

    她是真的不明白,这都相差了将近60岁,也还吵得起来。

    秦以扬显然也被这画面给刺激了。

    刚刚姚父让他下棋的时候,可是一本正经,看上去就很有家长的模样,他虽然很识趣的一直在让棋,但姚父看上去就是很正经的啊,也问了他一些很基础的问题,两个人之间,分明就是严肃到不行。

    但是现在是什么情况,姚父在和念念争吵。

    画面太美,他真的觉得自己不忍心看下去。

    估摸着乔汐莞也看不下去了,她走过去,说道,“不早了,爸妈,我带着明路和念念回家了。”

    “这才不到9点。”

    “明天他们还要上学,周末我再带他们回来玩。”

    “哦”姚父和姚母都有些失落。

    乔汐莞也没有心软,赶紧的对念念和明路说道,“给外公外婆做再见。”

    “妈妈,念念还想在外婆家玩一会儿”

    乔汐莞一个眼神。

    念念不爽的瘪嘴。

    倒是一边的顾明路,连忙规矩的站起来,礼貌的说着,“外公外婆再见。”

    分明口吻中,有一种急切的成分,甚至在乔汐莞刚刚过来说离开的时候,还狠狠地松了一口气。

    看看10岁的小孩子都觉得他们的游戏幼稚到,玩不下去了。

    “外公外婆再见。”念念不情愿的说着。

    乔汐莞一手牵着一个,转头对着秦以扬说道,“走了。”

    “哦。”秦以扬连忙点头,用恭敬的对着姚父姚母,“叔叔阿姨再见。”

    “有空多到家里来玩。”姚母招呼着。

    “好的。”秦以扬连忙答应着。

    说完就准备跟着乔汐莞离开。

    “我说那位,还有我呢”沙发上又传来了姚贝坤的声音。

    姚贝坤此刻脸上已经挂彩了,不多,不特别明显,大概身上到处都是。

    所以从外面回来后,姚贝坤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了,武大早就已经在车上等他们了。

    不管多么温馨的家里,武大都不太习惯融入其中。

    “小舅子再见。”秦以扬咬牙。

    姚贝坤一副大爷模样,摆了摆手,“以后将我的女神照顾好点,你敢欺负她,看我不收拾你啊,妈,痛死了”

    姚贝坤突然捂着自己的头。

    姚母眼神都没有放在姚贝坤的身上,对着秦以扬说着,“小孩子不懂事。”

    “我哪里是小孩子”姚贝坤在他母亲的眼神下,瞬间又安静了。

    姚母友好的笑着。

    秦以扬也回以笑容,然后跟着乔汐莞离开了姚家别墅。

    一行人继续坐着武大开的小车离开。

    秦以扬幽幽的开口,呢喃着,“不知道我今天的表现,你爸妈对我印象好不好”

    “不好。”念念突然开口。

    秦以扬转头看着那个一脸倔强的小不点。

    这个小不点对他意见是有多大

    “怎么不好了”

    “我外婆说了,我妈妈就是将将就就。”念念大声地说着。

    秦以扬满脸不停的冒黑线。

    什么话都被这个小不点,理所当然的说了出来。

    车内空间瞬间就尴尬了。

    顾明路怕妹妹被骂,连忙说着,“外公又说了,说妈妈这么多年,不会将将就就。”

    “”秦以扬有一种,真的接不下去嘴的感觉。

    乔汐莞突然开口,“没有将将就就。我认真想过的。”

    秦以扬看着她。

    乔汐莞很肯定,“嗯,我没有说将就。我既然已经做了决定,就想好了,往最幸福的日子过。”

    “莞。”秦以扬觉得很感动。

    念念皱鼻子。

    她不喜欢这个叔叔。

    也不喜欢叔叔这么拉着妈妈。

    但是哥哥抱着她,不让她吵闹。

    武大在前开着车,虽然真的很遗憾老大失去了这么一家人,但又总是觉得,如果是乔汐莞,其实跟着谁都会把日子过得很好。

    乔汐莞这个女人,真的可以离开任何人,活得很好。

    而她此刻,似乎就感觉到了,这么“一家人”的温馨和快乐。

    她开着车,开得很稳。

    有那么一刻,恍惚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应该停下脚步好好感受一下,周围的风景了

    随着“熟ature”的预售期临近。

    环宇集团品牌设计部全部都陷入了暗无天日的加班加点中。

    秦以扬这段时间忙的几乎没有时间出现在乔汐莞的面前,这让乔汐莞还有些不太习惯,加之这段时间莫名的,叶妩那边也安静得很,总觉得那个女人一安静下来,一定是在酝酿更大的阴谋。

    她有些无所事事的坐在办公室里面。

    房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秦以扬一脸笑意的出现在她面前。

    听说昨天加班到凌晨2点,现在还能够这么精神奕奕的出现在她面前,这个男人果然是精力充沛到,让人嫉妒的地步。

    “量尺寸”秦以扬拿起自己的卷尺。

    乔汐莞看着他一脸贼笑,“你这是准备吃我多少豆腐的节奏”

    “我是一个职业的设计师,我有职业操守的。”

    “这种工作不是应该你助理来做吗”

    “对待重要的人,我都是亲自出马。”秦以扬无比认真,“你是我生命中这么重要的人物,肯定要我亲自来。别害羞了,站起来。”

    乔汐莞也不推脱,站在秦以扬的面前。

    秦以扬拿出一只签字笔,拿出一个本子,然后拿出卷尺,开始在乔汐莞的身体各个位置进行测量,以便测量一边记录。

    这么近距离下,秦以扬的黑眼圈显得尤其的明显,就像画了一个小烟熏似的,此刻头发也有些乱糟糟,皮肤有些苍白,看上去被摧残得很惨的样子。

    不过倒是,认真工作的男人,就是特别的有魅力。

    平时一派无所事事模样的秦以扬,也让人莫名的有些离不开视线。

    “这么看着我”秦以扬手上停顿了一下,皱眉。

    “累吗这几天”

    “想到你就不累了。”

    “”乔汐莞真的觉得这个男人嘴里面吐出来的,除了甜言就是蜜语。

    太厚脸皮了。

    “忙过了,我们出去旅游。”乔汐莞说。

    秦以扬有些激动,“去哪里”

    “哪里都行,就是出去散散心,我也觉得这段时间太紧绷了。”

    “就我们俩,还是带上咱们的俩孩子”

    “就我们俩吧。”乔汐莞说,“下次再带他们。”

    “莞,你这是在故意给我制造,婚前性行为的机会吗”秦以扬眨巴着眼睛。

    乔汐莞白了他一眼,“你别一副看着我就想要上我的表情行吗”

    “行。”秦以扬回答得特别的肯定。

    但是那小眼神

    乔汐莞表示,不介意。

    测量完毕,秦以扬也没什么耽搁,尽管整个测量过程中,过意放慢了速度,故意遥想吃豆腐。

    “以扬。”乔汐莞叫着他离开的身影。

    “怎么了”

    “别太累。”乔汐莞关心道。

    总觉得,看不得别人这么辛苦的样子,这让她有些说不出来的,心酸酸的。

    “玛德,这可是你故意的。”秦以扬突然爆粗口。

    乔汐莞还未反应过来秦以扬话中意思,那个男人就陡然的跑回来抱着她,一个大大的吻印在她的唇瓣上,差点没让她憋死。

    好半响。

    秦以扬意犹未尽的放开她,“再引诱我,小心办公室地咚。”

    说完,就风风火火的走了。

    这个男人。

    乔汐莞摸了摸自己有些红肿的唇瓣。

    这个男人就听不得别人的关心吗

    简直是被虐待狂。

    分明带着抱怨的情绪,嘴角却莫名的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

    办公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了电话铃声。

    乔汐莞一边摸着嘴唇一边走过去,拿起来。

    眼眸顿了一下。

    一串数字。

    有些时候是真的很厌烦自己这超高的记忆力。

    她沉默着,默默地听着手机铃声不停的响起,此起彼伏。

    好久。

    电话铃声消失。

    显示在未接来电。

    她咬着唇,准备把手机放下的一瞬间,那一串数字又出现在了她的屏幕上,不屈不饶。

    好吧。

    她其实不是一个比较会退缩的人,所以她按下了接通键,“喂,顾子臣。”

    “嗯,是我。”那边传来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

    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隔得有多远,总觉得这个声音,已经是十万八千里。

    所以她保持着最原始的平静,连心跳频率也没有多跳动两下,就这么表现得淡淡的。

    “有事儿吗”乔汐莞问。

    “我现在在上海机场。”

    “所以”

    “半个小时后,我在环宇楼下等你。”

    “我很忙。”乔汐莞直接拒绝。

    “我知道,不会耽搁你太久”

    乔汐莞握着手机,咬牙。

    ------题外话------

    呼呼。

    顾子臣回来了。

    然后会怎样

    往下。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