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一章 曾经的记忆留在了顾家大院

第二十一章 曾经的记忆留在了顾家大院

作者:恩很宅
    环宇大厦门口。

    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不远处。

    乔汐莞是半个小时后从办公室出来的。

    她一到大厅门口,就看到那辆其实不太熟悉的轿车,但就是一眼就知道那辆轿车属于谁。

    黑色轿车的玻璃缓缓按下。

    那张仿若已经隔世的脸颊出现在她面前。

    “上车。”他说,声音还是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乔汐莞顿了顿,走过去,没有上车,站在黑色轿车外,看着顾子臣,“不是说不耽搁我太长时间吗?”

    “我请你吃饭。”

    “现在这个点?”乔汐莞看了看时间。

    现在这个点,下午3点半,吃午饭还是吃晚饭?!

    “饿了什么时候都可以吃不是吗?”

    “但是我不饿。”乔汐莞说。

    “我很饿。”顾子臣一字一句。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他,没笑没哭没闹,表现的异常的平静,“这段时间看到我新闻了吗?”

    顾子臣不发一语。

    “在法国那个地方看不到国内新闻吗?”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依然不发一语。

    “如果没有看到,我就给你说一声,我有新男朋友了,我想我男朋友会很介意,我陪其他男人一起吃饭。”乔汐莞说得非常平静,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叫上你男朋友一起?”顾子臣问她,表现出来的情绪,也很淡。

    乔汐莞很早就知道,顾子臣这个男人真的不是自己驾驭得了的。

    他对她的离开不会后悔莫及,他只会恍然若失,就只有一瞬间。

    能够认清这一点,她想对自己而言终究也是好的。

    “他现在很忙,我们赶着出预售款的品牌衣服。”乔汐莞解释。

    “光天化日我也不会对你做什么。”顾子臣继续说道。

    乔汐莞扬眉,“什么事情,不能现在就说吗?”

    “我只是饿了。”顾子臣声音很淡,语气却很是固执。

    “所以是没事情找我了?”

    “不是给爱玛说了,下次我回到上海的时候,就离婚吗?”顾子臣的声音,清清淡淡,整个人也显得如此的云淡风轻。

    差点忘记了这事儿。

    一天就幻想着结婚,都快忘记了,自己还在婚姻里。

    她嘴角淡淡的笑了一下,笑着准备走向他的副驾驶室的时候,突然又开口说道,“才下飞机,如果疲倦的话我来开。”

    上次就是,因为身体太累,所以是她来开的车。

    “嗯。”顾子臣挪动着自己的身体坐进了副驾驶台。

    乔汐莞坐进驾驶台。

    车子缓缓驶出环宇大厦,行驶在上海的街头。

    车内一直很安静。

    大概,他们俩谁都没有想到,再次见面后会这般的平静,两个人都很平静,可以像陌生人一样的看着彼此,也可以像认识很多年的朋友一般,简单的交谈。

    没有争锋相对,没有撕心裂肺。

    “吃什么?”乔汐莞开着车问道。

    “都可以。”

    “至少有想吃的。”

    “牛排吧。”顾子臣随口说道。

    乔汐莞将车子停在一家高等的西餐厅,这个点人比较少,西餐厅的环境特别优雅,走进去似乎还依稀能够听到小溪流水的声音,装潢和格局让人有一种身临大自然的感觉。曾经秦以扬带她来吃过,她总是觉得,秦以扬会发现很多她发现不了的,身边的美景。

    两个人对立而坐。

    服务员恭敬的递过菜单。

    顾子臣翻阅着菜单,有些漫不经心。

    看不出来他整个人的疲倦,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是如此的高雅,显得很气质。

    顾子臣点了一份牛排,对着乔汐莞,“你吃吗?”

    “我真的没饿。”

    “那就一份。”顾子臣对着服务员,随意的翻阅菜单开口说道,“喝什么?”

    “焦糖咖啡。”

    “再来一杯焦糖。”顾子臣将菜单递给服务员。

    “好的,先生。”服务员恭敬的接过,拿走。

    安静如斯。

    乔汐莞拿出手机,无所事事的翻阅一些新闻,看得漫不经心。

    “我其实看了你的新闻了。”顾子臣开口,拉开话题。

    “嗯。”乔汐莞应了一声。

    “我被媒体说得很惨。”

    “商场如战场,不是你死我死我亡,如果不是情况紧急,也许我不会这样。不过你知道我其实挺现实的,为了自己的利益就是会不折手段。”乔汐莞说,抬头看着顾子臣的时候笑了一下,“其实我也没多夸大其词,你和爱玛的事情,多少真真假假,谁知道。”

    顾子臣没有解释,也没有反驳,只是嘴角带笑的问着她,“男人在床上说的话,除了标点符号,什么都不能相信?”

    “我想应该是。”乔汐莞点头,肯定道。

    顾子臣眼眸微动,想要说什么,在服务员恭敬的送上牛排后,顿了顿。

    顾子臣让服务员开了一瓶红酒。

    他一个人喝,优雅的一边吃着牛排,一边喝酒,看上去很高贵,也很惬意。

    乔汐莞就淡淡的喝着咖啡陪着他,两个人仿若各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话不多言。

    顾子臣吃得不快,乔汐莞已经喝完两杯咖啡,他才吃完牛排。

    不过红酒还有一大半,看顾子臣的架势,应该是不喝完不会离开。

    于是她又叫了一杯咖啡,陪着顾子臣。

    两个人从4点钟吃饭,吃到已经6点。

    西餐厅陆陆续续已经有了些人来吃晚餐,周围也显得热闹了些。

    电话突然响起。

    乔汐莞看着来电显示,嘴角一笑,“我去接个电话。”

    顾子臣看着她的背影。

    刚刚随意一瞄,看到屏幕上闪烁着几个字,“秦二少。”

    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却总觉得暧昧不清。

    她看着她站在不远处,因为是背对着她的,所以他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大概,一脸笑意。

    他重新倒了一杯红酒,这次喝得稍微急了些。

    乔汐莞站在不远处,听着里面男人的嗓音,“莞,我以为你会等我下班的。”

    “我今天有点事儿。”

    “但是这段时间这么久以来,我好不容易可以提前下班,跑到你办公室就听milk说你早就走了。你有什么事儿啊?”

    那边不满透顶。

    “顾子臣回来了,我陪他吃饭。”她没有犹豫,说得很直白。

    那边突然就沉默了,很沉默。

    “你在担心什么?”乔汐莞故意逗笑着。

    “没有。”打死不承认的傲娇男。

    “你确定不担心?!那我就不解释了。”

    “莞。”那边叫住她。

    乔汐莞笑了笑,笑得有些夸张,所以即使是背对着的身体,笑着而抖动的弧度,也很容易让人看明白。

    “说离婚的事情。”乔汐莞解释。

    “离婚吗?”

    “难道你想要我犯重婚罪?”乔汐莞口吻不悦。

    “哦。”那边依然有些消沉的情绪。

    “以扬,我既然决定了跟你在一起,就不会出尔反尔,放心吧,我和顾子臣都没有你,都没有外界想的那么水深火热,当然更没有所谓的缠绵不休,我们都是成年人,而且我和他都是非常理智的成年人,知道怎么样对我们自己最好,所以我和他之间很平静。平静的说分手,说离婚。”

    “嗯,好。”秦以扬说。

    “听口吻还是很消沉?”

    “麻痹,你试试这种感觉!”秦以扬突然暴躁无比。

    “如果不放心,你可以过来找我们,我们在你上次带着我来吃西餐的地方,叫……”

    “莞。我不是不放心你。”秦以扬直接打断她的话,“我不爽的只是这份任何男人都会不爽的嫉妒心理,我从来没有怀疑你会做出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乔汐莞抿唇笑着。

    “我不打扰你了,明天晚上腾出时间,我要和你庆祝。”

    “庆祝什么?”

    “明天就知道了,拜。”那边火速的挂断电话。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很多时候是真的觉得,和秦以扬在一起很轻松,心情也会自然的好很多,仿若很容易受他感染一般,这样的生活,真的觉得挺好。

    她拿着电话,走向刚刚的位置。

    顾子臣看着她,没有多问什么,她眼眸动了动,看着那原本还剩了一半的红酒,现在就只有挂壁那么一点。

    “现在应该也没办法去民政局了。”乔汐莞看了看时间。

    公务员下班很准时。

    “嗯。”顾子臣点头。

    “如果你吃饱了,我们就走吧,我送你回酒店。”乔汐莞说。

    “陪我回一趟顾家行吗?”顾子臣突然说道。

    乔汐莞一怔,看着他。

    “还是没有恢复记忆,所以想你陪我一起去。”顾子臣显得有些无奈,“我对他们估计会比较陌生。”

    “我和他们其实也不太熟。”乔汐莞直白。

    顾子臣看着她,也不说话。

    乔汐莞深呼吸一口气,“如果你执意要我陪着去也行,我不保证我会有什么好脸色。”

    “那麻烦你了。”顾子臣显得很客气。

    乔汐莞只是微点头。

    顾子臣喝完最后的红酒,结账。

    因为顾子臣喝了酒,所以更不能开车了。

    所以依然是乔汐莞开着车送他去顾家大院。

    顾家大院,她大概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过了。

    经常会把顾明路送回去,不过总是将他送到大门口就让他自己进去了,这么多年也有些自己心里的阴影不想进去,当然也确实不想和顾家的人再有什么深入的来往,太多五味杂陈的情绪,她不想憋屈自己。

    车子一路缓缓地开着。

    车内又是一阵安静,恍惚还能够闻到红酒散发出来的醇香,以及慢慢听到了一个有些均匀的呼吸声。

    酒很容易催眠,果不其然。

    乔汐莞转头看了一眼,看着那张熟睡的脸。

    至此一秒,一秒之后,她自若的开着车,一直到达目的地。

    顾家大院四个字恍惚还在脑海里面。

    当年出狱后,第一次走进这里,就是看着门牌上这四个字,让她记忆其实特别深刻。

    因为这四个字,改写了她的一生。

    她深呼吸,没有叫醒顾子臣,而是从车上下去,将空间留给他休息。

    她就站在车门外,微依靠在车上,拿出手机刷新闻头条,也会玩手游,比如天天爱消除这种纯打发时间的游戏,她偶尔也会玩玩,在觉得自己极度无所事事的时候。

    天色越来越黑。

    别墅区的路灯早就已经打亮了整个街道。

    乔汐莞觉得自己玩游戏都玩得腰酸背痛了,也不知道顾子臣还要睡多久。

    她伸着懒腰,动了动身体,却没有想过转头看看那个熟睡的人。

    所以不知道,那个熟睡的人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睁开了眼睛,睁开眼睛后,左右环视,就看到车门外靠在车上玩手机的女人,她低垂着头,手指在手机上不停的跳动,大概是在玩什么游戏,很认真的模样。

    他恍惚想起上一次,他也是这般在她身边熟睡。

    熟睡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道温热的唇靠近他,心那一刻都是颤抖的,颤抖着,暖暖的。

    他当时以为,这个女人就会是一辈子。

    而此刻,这个一辈子离自己真的有些远了。

    她不会在他睡着后偷亲他,也不会亲密的陪着他,只会选择朋友的方式,用不远不近也不会显得尴尬的距离,来明确他们之间的关系。

    乔汐莞真的是一个,收放自如的女人。

    不会执着的一蹶不振,日子一直都是朝着积极向上的方式过下去,不会执念,也不会固执,更加不会钻牛角尖。

    今天一个下午,她甚至没有问他,他为什么要突然离开,他为什么没有出现在记者招待会现场,大概这些答案其实对她而言也不太重要,她一个人,早就已经解决了那些难堪的丑闻。

    她确实是一个,外在强大,内心更强大的女人。

    这种女人和任何一个男人在一起,都可以幸福。

    他想,大概是如此。

    他转动着眼眸,打开车门,下车。

    乔汐莞听到声音,转身看着顾子臣从车上下来。

    他穿的依然不多,初冬其实有些冷。

    其实她也穿得不多,没想过自己会在这个初冬的季节在外面冻这么长时间。

    她动了动手脚,走向他,“睡醒了?”

    “嗯。”顾子臣点头,看着她有些单薄的身体,“冷吗?”

    “还好。”

    “我的衣服你介意吗?”

    “当然。”乔汐莞微微一笑,“我男朋友会介意。”

    “嗯。”顾子臣点头。

    “进去吧,这就是你原来的家,或许能够给你点灵感让你想起什么。”乔汐莞指了指面前的房子。

    “也许吧。”顾子臣随口答应着,推开了顾家大院的大门,走进去。

    乔汐莞跟着他的脚步。

    入户花园,田径小道。

    乔汐莞保持着最平常的心态走进这里。

    她是真的很排斥这个地方,以前排斥这里是因为她怕有太多和顾子臣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回忆,会让她崩溃到没办法好好带着两个孩子活下去,当然也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她实在不想和间接杀父仇人生活在一起。

    而现在的排斥,她就姑且认定为,只有第二个原因吧。

    可不管如何,终究是排斥的。

    两个人走进大厅。

    记忆中的大厅,除了看上去翻新了些外,没有什么特别大的变化,只是显得冷清了很多。

    大厅中佣人在打扫房间,看着门口的他们时,惊得合不拢嘴,好半响才开口道,“老、老、老爷,夫人,是大少爷和大少奶奶回来了。”

    声音不是很大,在如此冷清的别墅,听得很清楚。

    那边坐在大厅沙发边看电视的齐慧芬突然转过的身体,坐在沙发上的顾耀其也如此,两个人看着顾子臣那一刻,瞬间就激动到,眼眶红透。

    “子臣。”齐慧芬大声叫着他的名字。

    顾子臣犹豫了一下,站在门口没有动。

    乔汐莞觉得自己此刻也不能提醒他什么,很多感情都需要他自己去面对。

    “子臣。”齐慧芬叫着他,推着轮椅就过来了。

    顾子臣看着齐慧芬的身影,顿了顿还是走了过去。

    “子臣,让妈妈看看你,这么多年瘦了没?”齐慧芬拉着顾子臣的手,让他蹲下了身体。

    齐慧芬眼眶通红,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乔汐莞站在他们旁边,将视线转向一边。

    她其实不太喜欢看到这种煽情的画面。

    顾耀其这个不太会在外人面前暴露自己情绪的人,也眼眶湿润了。

    顾子臣消失了4年。

    虽然乔汐莞从来不多说,但是当时大家都有些隐约怕顾子臣其实是……遇难了,只是没有谁敢捅破那一个口子而已。后来突然听乔汐莞对着新闻说顾子臣在法国生活了4年,换了一个身份。当时就让顾子俊去法国查情况,顾子俊去了法国一个星期,也找到了顾在臣的居住地,说是顾子臣不愿意见他。

    带回来的消息让他们真的是晴天霹雳。

    以为从此以后失去了这个他曾经最引以为傲的儿子,没想到这么突如其来的,就又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子臣,吃过晚饭了吗?我让佣人帮你准备些。”齐慧芬连忙说着。

    “好。”顾子臣点头。

    乔汐莞转头看着顾子臣,她是不是应该提醒他,他下午吃过了,不仅吃了一份牛排,还喝了一瓶红酒。

    “好好,妈马上叫人给你做,来来,我们去那边沙发坐坐。”齐慧芬热情的招呼着。

    顾子臣就跟着齐慧芬走向了那边沙发。

    顾耀其也坐了过去,虽然没有齐慧芬表现出来的夸张,眼神也明显的没有移开过。

    反倒是自己,怎么都觉得有些格格不入。

    她想了想,一家人团聚的事情,她不太适合参与,而且自己的身份确实尴尬,转身欲往外走。

    “乔汐莞。”耳边,响起顾子臣的声音。

    乔汐莞停了停脚步,“我先走了,你和他们好好聚聚。”

    “你过来。”顾子臣说。

    乔汐莞眉头一紧。

    “过来。”说着,就起身向她走过来。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的身影快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伸手自然的拉着她的手。

    乔汐莞的手指微动,避开了他的手掌,淡淡一笑,“你大概好久走?”

    “先坐一会儿。”顾子臣说,“一会儿就走。”

    乔汐莞抿了抿唇,实在是不想在这个地方和他牵扯太多,所以点了点头,“我不会陪你太晚。”

    “我知道。”

    顾子臣和乔汐莞一起坐在沙发上。

    仿若这个时候,顾耀其和齐慧芬的视线才放在乔汐莞的身上。

    齐慧芬的眼神明显就变了,变得那个彻底。

    “子臣,这个时候了,你还把这个女人带回来做什么?!你还嫌她害你不够吗?”齐慧芬冷冷的说着,口吻中竟是厌恶和憎恨,“你在法国是没有看到她在新闻上怎么说你,现在全上海乃至全国的人都知道你是玩恩负义的小人,她倒好,踩着你的身体往上走,现在还有了男朋友,正大光明的在给你戴绿帽子!”

    越说,似乎越气。

    乔汐莞就说,自己不想来这个地方,每次一来,心情就莫名的烦躁到想要杀人。

    “和她没关系,当时是我的原因。”顾子臣解释。

    “什么是你的原因,我告诉你,你要是还要和这个女人重新开始,我第一个不同意!你不知道在你消失的这4年,她一次都来过这里看看我们两老,甚至把明路也带走了,一个星期两个星期回来看我一次!更可恶的时候,你们的另外一个女儿,我到现在为止,看都没有看到过一眼!这种现实的女人,自私自利的女人,我绝对不会再让这个恶女人进我们顾家的大门!”齐慧芬狠狠的说着,说得斩钉截铁!

    乔汐莞冷讽的笑了一下。

    平时这个时候大概也反驳了回去,但是现在这一刻,她却懒得去解释。

    懒得去解释,所谓念念她一次都没有看到过,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

    当初她怀孕如此辛苦的时候,顾家的人没有想过来看看她。

    当初她生下念念听说念念手臂先天性残疾的时候,顾家人甚至出口恶言,问她为什么要生下来受罪?!

    她就是这么冷冷漠漠的看着齐慧芬那张依然让她怎么都高兴不起来的脸嘴,直白的说道,“顾夫人,我马上就会和你儿子离婚了,也没想过还要进你们顾家的大门。你们顾家也没什么值得我能够留恋的!何况,对于一个夕阳企业,对于一个资产比我少了将近一半的家庭,你觉得我到底凭什么,还要进你们家的家门?!我应该没那么犯贱的来倒贴吧!”

    “乔汐莞!”齐慧芬气得身体发抖!

    “我今天陪你儿子顾子臣来这里,并没想过还能够和他和好如初,只是大家夫妻一场,我不希望做得很难堪,以后说不定有什么事情还能顾彼此帮忙。所以顾夫人你放心,我没有对你儿子大一点点念头,我现在又男朋友了,我们随时准备结婚。”乔汐莞是得很清楚,清清楚楚的在说,她现在和顾子臣到底是什么关系。

    顾子臣只是听着,没有反驳一句,甚至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

    但是齐慧芬,依然一脸不爽透顶,嘴里也不饶人的说着,“你倒是说得好听,谁不知道你是两个孩子的妈,这个年头像你这样的二手货哪里还能够真的找到好的归宿,别人不是贪图你的钱就是另有居心!”

    “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你提醒我?大多数想要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是因为我有钱?”乔汐莞扬眉,有些讽刺。

    “你有自知之明。”

    “我想也对,但好在我有钱,就算这个男人欺骗了我,我至少还有钱买下一个男人。所以顾夫人,我那么多的男人,我为什么非要巴上你儿子?!”乔汐莞反问。

    “乔汐莞,你别把我儿子和你那些男人混为一谈!我儿子才不稀罕你那点破钱!”齐慧芬护短无比,恶狠狠的说着。

    “也对。你儿子现在巴上的,是比我钱财还要多了几倍的财阀千金,当然看不起我这点小钱。”乔汐莞微微一笑。各种讽刺,大家都听得明白得很。

    齐慧芬气得想要杀人,每次和乔汐莞吵架,似乎都是自己被逼疯的节奏,她转头对着顾子臣说道,“子臣,以后不准和这个女人来往你!你妈这双腿也是这个女人给气出来的!”

    “顾夫人,还需要我再提醒你一句吗?你这双腿和我没关系,是你亲侄儿齐凌枫所为。”乔汐莞一字一句。

    “乔汐莞,你给我滚!”齐慧芬气得吐血,整个人已经到了无法压抑的边缘。

    乔汐莞抿唇一笑,显得轻松又自若的起身,说道,“我先走了。”

    她往大厅外走去。

    这么和齐慧芬吵了吵,反而还觉得挺畅快。

    总觉得有些压抑的情绪,这么吵吵也挺好。

    她刚走了几步。

    身后突然听到齐慧芬有些急切的声音,“子臣,你去哪里?不是还没吃饭吗?”

    顾子臣似乎并没有听到齐慧芬的声音,他大步上前拉着乔汐莞,“再等我一会儿,我有些话想要对他们说。”

    “应该和我没什么关系吧。”乔汐莞问他。

    “等我一会儿。”口吻还是如此,有些霸道。

    “顾子臣,我不想和你吵架,我觉得就算我们离婚了,也可以当朋友。你作为达索齐集团的人,我想或许有一天我们就合作了,所以不想鱼死网破。但这并不代表,我可以对你无限妥协。”

    “我知道。”顾子臣很坚定的口吻,“再等我一会儿。”

    “要我说得多清楚?”乔汐莞有些稍微生气。

    顾子臣转眸看了看饭厅的方向,“你去那边吃饭,我和他们谈谈,你吃完饭我们就走。”

    乔汐莞眼眸微紧。

    “去吧。”顾子臣根本就没有寻求乔汐莞的同意,拉着她的手臂就往饭厅的方向。

    现在饭桌上已经摆满了饭菜,很多,她一个人,估计连二十分之一都吃不到。

    “你先吃饭。”顾子臣丢下一句话,就转身走向了沙发边。

    乔汐莞看着他的背影。

    所以这顿晚饭是顾子臣专程为她准备的了?!

    她也不多想,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了下来。

    对于她而言,就算天都塌下来了,她也得这么自若的生活下去。

    顾子臣坐在沙发上。

    齐慧芬看着乔汐莞在那边吃饭,还在骂骂咧咧个不停。

    顾耀其估计是实在听不下去了,呵斥了一声。

    齐慧芬才安静了下来。

    顾子臣看着面前的有些陌生的两个人,开口道,“我回来就是给你们说一声,我以后可能不会回来了。”

    “什么?!”齐慧芬顿时激动到不行,“你说什么子臣,你好不容易回到我们身边,你怎么可以说走就走?!你是真的想把妈气死吗?!你是准备和乔汐莞那个女人在一起是不是?!你为了她,你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要了!”

    “和乔汐莞没有关系。”顾子臣眼眸突然冷了些,“妈,我不是警告你,我在提醒你,不要再诋毁乔汐莞,她是什么样的女人我比你们谁都清楚!”

    齐慧芬看着他,“你是被她鬼迷心窍了!”

    “就算如此我也心甘情愿。如果你真的在口出恶言,只会让我马上想要离开这个家。”

    “你在威胁我!”齐慧芬激动无比。

    “就算是威胁!”顾子臣冷漠的一字一句,“我可以明确的给你们讲,我其实不太记得以前很多事情,4年前我出过事故,脑袋里面有块淤血一直没有散尽。所以阻碍了我一些神经中枢导致我记不得我以前所有事情。我在法国生活了4年,回来后遇到了乔汐莞,才知道自己的身份。我不知道以前的我是什么样子,也没想过还要回到以前的生活中去,我只是想在我要过我自己生活的时候给你们说一声,我以为你们至少想要知道,你们的儿子生活得很好。”

    “记不得曾经的事情了?”齐慧芬不相信的问道。

    “记不得了,什么都记不得了。”顾子臣说,“所以你们对我而言,就是陌生人。”

    齐慧芬眼泪终于又不受控制的额流了出来,嘴里喃喃道,“我们是陌生人吗?是陌生人……”

    顾耀其在旁边,好久,终究没有说出一个字。

    顾子臣看着他们的情绪波动。

    他承认,会有一点点触动,但并不强烈。

    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曾经就是一个冷血动物,大概,不是一个好人。

    要不然也不会真的无动于衷。

    他说,“抱歉,以后希望你们好好保重身体。”

    “子臣,你非要这么来让我们伤心吗?”齐慧芬忍不住问道,“你二弟被乔汐莞这个女人送进了监狱,你三弟现在也被迫一直为公司的事情不停忙碌,你一个妹妹嫁了人,一个妹妹去了国外留学,这个家已经不成家了,好不容易盼着你回来,以后可以给这个家带来点什么不一样,现在说走就走……”

    “对不起。”顾子臣依然坚决的口吻,“我刚刚就说了,我回来只是想要给你们一个交代,至少让你们知道你儿子生活得很好,没有其他意思。如果我的回来给你们带来了更大的负担,我会说抱歉。”

    “子臣……”齐慧芬已经哭得不行。

    顾子臣喉咙微动,“我先走了。”

    “子臣。”顾耀其终于开口了。

    顾子臣转头看着他所谓的父亲。

    “啪!”突然的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顾子臣的脸上。

    脸上瞬间起了一道红色的印记。

    顾子臣就这么直直的承受着,脸上表情冷然。

    在饭厅吃饭的乔汐莞似乎都被这个声音所怔住,她转头看着客厅的方向,看着顾耀其的身体气得发抖。

    “我当没有你这个儿子!”顾耀其咆哮,声音很大。

    “嗯。”顾子臣点头,“你们保重。”

    顾子臣冷血的地步让乔汐莞都有些汗颜。

    她一直以为,不管任何冷血的人,至少对亲情还是看重的。

    就算没有了记忆,至少父母是独一无二的。

    就连那么残忍的齐凌枫,也只是为了报父母仇恨才会做到这么变态的地步。

    顾子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会这样的冷血无情!因为从基地长大,根深蒂固就会对一切都变得很淡薄吗?!基地的人真可怕!

    就如叶妩一样!

    乔汐莞眼眸微动,回头继续吃饭。

    身边,多了一个人。

    乔汐莞抬头,看着顾子臣一边脸已经红肿,看上去有些滑稽的样子。

    顾子臣只淡淡的说了句,“你慢慢吃,我去后面走走。”

    乔汐莞没有说话。

    顾子臣转身走向了后花园。

    不会再回来了,所以应该再四处走走。

    乔汐莞三两口吃完饭。

    一个人在这样的地方,她其实食不知味。

    她放下碗筷,走向了后花园。

    熟悉恍若又陌生的地方。

    她的脚步走进了那个温室花园。

    花园还是那个花园,大概在顾子臣走了之后,顾家人专程聘请了佣人来打理这个地方。看上去依然生机勃勃。

    乔汐莞远远的看着花丛中,顾子臣蹲坐在那里的模样。

    记忆中的顾子臣经常一个人在那里,一个人修剪他的花枝。

    那个时候觉得顾子臣美得,就跟花精灵王子差不多,漂亮但无害。

    她的脚步停在他的身边,问道,“记得点什么吗?”

    “只是觉得熟悉,仔细一想,也没什么印象。”顾子臣说。

    “你以前很喜欢待的地方。”

    “我想也是,要不然我不会这么,就像直觉般,想要在这里坐坐。”顾子臣说得很淡很轻,仿若任何时候都看不清楚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些什么,情绪被压抑得非常彻底。

    “刚刚你和你父母闹翻了?”乔汐莞随口问道。

    “嗯。”顾子臣点头。

    “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乔汐莞说。

    “你觉得我很残忍是吗?”

    “大概吧。”乔汐莞说,“我不太能够接受,一个人对自己的亲生父母冷血无情,不过终究是你的事情,我也不想多问。”

    不管她和顾耀其和齐慧芬的矛盾多大,对于顾子臣而言,她终究觉得不应该如此。

    要不然,在曾经她恨不得真的弄死顾耀其的时候,突然就心慈手软了。

    因为她想到,毕竟这是顾子臣的亲生父亲。

    毕竟这是顾子臣的家人。

    她不想赶尽杀绝。

    现在想来,当年的自己果然是,多想了!

    “那就别问了。”顾子臣似乎是笑了笑。

    “不走吗?”乔汐莞看了看时间。

    就这么陪着顾子臣,已经耗到了晚上点了。

    顾子臣从泥土地上站起来,轻拍了拍衣服,随手摘了一朵玫瑰,“要吗?”

    “不要。”乔汐莞直接拒绝。

    顾子臣自己拿在手上,“走吧。”

    乔汐莞和顾子臣并肩。

    这个家其实有着他们太多的回忆。

    也许现在,就只有她一个人的回忆了。

    而这些回忆,还好。

    就留在这个大院子里面。

    她不会带走。

    而他,根本就不再记不得……

    ------题外话------

    抱歉,小宅又晚更了。

    小宅默默地,遁走!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