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二章 离个婚而已,就这么难吗?

第二十二章 离个婚而已,就这么难吗?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开着车,缓缓驶出顾家大院。

    离开顾家大院的时候,乔汐莞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地方。

    物是人非。

    那个地方从此以后,大概再也不会有曾经的辉煌了。

    “还是原来那个酒店吗”乔汐莞一边开着一边问道。

    “都可以。”顾子臣说。

    意思就是,其实他的酒店都还未定。

    乔汐莞不想要去深究其中的任何意思,就自顾自的开着车去了他之前居住的5星级大酒店。

    车内又陷入了安静,顾子臣没再睡觉,但也没有再开口说话。

    两个人仿若都已经形成了共识一般的,话不多说。

    顾子臣手上还拿着那一朵玫瑰,无意识的把玩着,眼眸看着车窗外的上海夜色。

    不知道这些美景,顾子臣还能不能有点印象。

    这么想来,顾子臣的失忆确实让他失去了很多,大概也不能算他的错,反而会让他的人生,多了很多无可奈何。

    安静的空间,突然想起顾子臣磁性的嗓音,他低沉的声音开口说道,“我能去看看两个孩子吗”

    “不能。”几乎是本能的,乔汐莞一口否认。

    很多她觉得可以帮他做的事情,她会同意。

    就像之前在齐慧芬面前说的一样,毕竟大家夫妻一场,总不能真的老死不相往来。

    但也有些事情,她不想强迫着自己去迎合他。

    她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车内又这么沉默了很久。

    顾子臣的视线一直看着车窗外,所以不知道他现在的面部表情,大概也没有什么表情。

    车子又开了好长一段路。

    两个人之间流淌着仿若窒息一般的气息。

    情人最后,不能成为朋友。

    现在想来,确实如此。

    车子停到5星级大酒店门口,乔汐莞抽调安全带,准备下车。

    “你把车子开走吧。”顾子臣转头看着她,说道。

    “不用了,我打个车回去。”

    “乔汐莞。”顾子臣一把拉着她的手。

    乔汐莞看着他修长的大手,看上去干干净净。

    两个人的气氛又会变得特别尴尬。

    乔汐莞动了动手指。

    顾子臣放开她,“现在不早了,你开走吧。”

    “明天我又给你开过来,然后当你一天的司机”乔汐莞扬眉,没有觉得很好笑,只是在问一个事实而已。

    “我明天自己来开。”

    “不用了,其实打车也花不了多少时间。”乔汐莞直接拒绝。

    “明天我们去离婚。”顾子臣直白的说道,“明天你开车来接我,然后去离婚。”

    乔汐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所以顾子臣其实这次回来,也真的只是想要离婚而已。

    她能说她一点都不平静吗

    不是舍不得,而是总觉得,一切好像都是她在被动。

    被动的被这个男人牵着鼻子走。

    好。

    她忍了。

    反正离婚也是她的目的,能够达到目的,心里委屈点也没什么。

    “明天上午9点,我给你打电话。”乔汐莞控制情绪。

    “嗯。”

    “拜拜。”乔汐莞说着再见。

    顾子臣坐在车上,缓缓打开车门,下车。

    乔汐莞开着车一跃而出。

    没有丝毫留恋,走得很快。

    很快就消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他转身准备走进酒店的时候,突然才想起自己的行李还在车上。

    他是下了飞机直接过来的,当时来上海发展的时候就配备了一辆轿车,一直停在机场,他回来的时候可以直接用,所以他当时一下飞机就把行李放在了后备箱,然后去找乔汐莞。

    现在两手空空。

    他拿出自己的钱夹,现金不多,开房倒是够,身份证也还在钱夹里面。

    想了想,还是没有给乔汐莞打电话,转身走进了酒店。

    开了房,巧合的还是原来那一套。

    他有些累的直接躺在那张豪华的大床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恍惚还能够记得乔汐莞上次在这张床上,在他的身下,绽放

    好多物是人为的景象。

    他深呼吸,从床上起来,走进浴室洗漱。

    因为没有换洗衣服,他就是挂空的穿着酒店的浴袍出来,一身还在滴水。

    头有点痛。

    大概是喝红酒喝太多的后遗症。

    他揉着自己的太阳穴,看着面前模糊不清的景象。

    眼眸微动,看着随手放在床上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他走过去,看着陌生的来电,也没有犹豫的接通,“喂。”

    “我是顾子俊。”那边传来顾子俊有些愤怒的声音。

    “嗯。”

    “我刚刚回家听妈说你回了一趟家,然后我还是通过乔汐莞的关系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大哥,你现在在哪里,我有事儿找你。”

    “我现在困了。”

    “顾子臣,你需要这么冷血吗以前脾气古怪就算了,现在还这样的冷冰冰,你知道父母对你而言有多伤心吗”

    “不想知道。”

    “顾子臣”顾子俊咆哮,“你现在在哪里”

    顾子臣有些烦躁的准备挂断电话。

    “顾子臣,就算是今天晚上我翻遍整个上海街头我也要找到你,这里不是法国,不是你不见我,我就没办法见到你”顾子俊怒气冲天。

    相对于顾子俊的激动,顾子臣显得特别的冷静,“江皇大酒店svip666房间。”

    说完,挂断了电话。

    顾子臣随手把手机仍在了床上,转身走出房间,下楼,坐在大厅的沙发上,随意的打开了电视,看一些电视节目。

    他其实不喜欢看到电视节目,没有什么好像是特别能够吸引人的地方,显然现在的无所事事,也只能看一些节目来打发时间。

    这么过了大概20分钟,房门外响起了有些粗鲁的敲门声。

    顾子臣起身打开房门。

    门口的顾子臣气喘吁吁,甚至怒火冲天,他二话不说,一拳给顾子臣的脸上打去。

    顾子臣眼疾手快,一下子抓住他的手,用力。

    顾子俊痛的想要大叫。

    顾子臣一把将顾子俊推开,云淡风轻的说着,“你打不过我。”

    说完,就转身走了进去。

    顾子俊一边揉着自己被捏痛的手,一边跟着走进去,不爽透顶的说道,“打不过你,也想和你打一架,要不然这么多年心里的憋屈,怎么也没办法发泄出来啊”

    话还未说完,只感觉到身体突然被人一下子举了起来,在自己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又摔在了地上,整个过程他完全不知道顾子臣是怎么做到的,只感觉到自己身体痛得无法动弹,有一种老命都丢了的感觉。

    而他转头看着那个始作俑者的时候,手上正拿着一瓶简易的拉罐啤酒,喝得那个漫不经心,潇洒倜傥。

    “还要试试吗”顾子臣问他。

    顾子俊躺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

    他大哥的身手怎么是好到这个地步

    这是让人羡慕嫉妒恨死的节奏吗

    麻痹。

    他现在躺在地上,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说话也不是,不说话也不是

    正在自己尴尬到要疯了的地步,一只手出现在他面前。

    他抬眸看着顾子臣微蹲下身体看着他。

    莫名的,有点感动。

    从小到大他们几个兄弟感情就不太好,和两个妹妹也不太亲,真的不知道是不是家里面姊妹太多才会导致兄妹间感情稀薄,不太会珍惜,现在这么亲密的举动,让他突然鼻子一酸。

    “现在地上多躺一会儿”顾子臣问道。

    顾子俊回神,翻白眼,抓着顾子臣的手臂,站了起来。

    全身还是痛,他忍着,歪歪咧咧的坐在了沙发上。

    两个人看着电视节目。

    顾子俊是真的有些惊讶,顾子臣会看这么吵吵闹闹的娱乐节目,还是现在特别火爆的奔跑吧兄弟,他一直以为从小就觉得不太容易亲近早熟过度的顾子臣只会看政治军事相关,这种是准备让他重新刷洗他大哥在他心目中根深蒂固的死板印象吗

    “你找我什么事儿”顾子臣开口。

    想来,电视节目根本对顾子臣就没有任何影响,这么搞笑的画面,他也能无动于衷,说出来的话完全就是面无表情。

    “你给爸爸妈妈说了什么,妈现在还在哭。”顾子俊脸色一下严肃了很多,带着质疑和责备。

    “我说我不会再回去了。”

    “顾子臣”顾子俊咆哮,“你还能说更不负责的话吗”

    顾子臣揉了揉自己的耳膜。

    他这个弟弟,从小就是这种,一惊一乍的吗

    印象确实不深。

    “你突然一消失就是4年,4年后大家盼着你回家,你来一句你不回去了,顾子臣,你信不信我也会大义灭亲”顾子俊不算到差点暴跳。

    顾子臣看着顾子俊脸红耳赤的模样,然而笑了一下。

    这一下,让顾子俊更想跳脚了

    他哥是真的撞邪了吗好话坏话都听不出来

    “大义灭亲,或许你还想来一次”顾子臣一脸漫不经心。

    顾子俊暗骂,瞪着眼睛看着他。

    “我有我自己的原因,所以不准备回来了,以后这个家就交给你了。”顾子臣突然解释,口吻听上去很温和。

    记忆中的顾子臣一身的臭毛病,最大的毛病就是最喜欢冷着一张脸,好像谁都欠他千儿八万似的,所以以前他从来不喜欢主动靠近他,也不喜欢找他说话。

    现在的顾子臣是真的变了吗

    还是说,以前对他了解不深。

    “你什么原因”顾子俊认真的看着他。

    什么原因,会让他连家都不回

    “有些原因不想解释,也不适合你们知道。”

    “什么意思”顾子俊觉得自己还是怎么都无法懂起顾子臣所想。

    “就是字面意思。”

    “所以其实你就是没有原因的排斥我们,排斥我们家了”顾子俊有些生气。

    4年时间还不够他逍遥快活

    “子俊,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生活的方式,不能强迫了谁。”顾子臣很严肃。

    “难道现在的你们不就是强迫了我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会是我来接手家族企业,当时二哥疯了一般的想要从大嫂手上抢过去,甚至做了很多极端的手段导致自己进了监狱,到了现在,突然就没有人要了,大哥,你不觉得讽刺吗”顾子俊实在是理解不了,为什么最后会变成这个样子

    顾子臣一度沉默,很久,“所以子俊,辛苦了。”

    所以,他妈的今天找顾子臣摊牌就他妈的是在自己给自己挖坑

    顾子俊的气愤程度已经转换成了一种完全无力的吐槽。

    他现在还能说什么,才会让自己不那么抓狂。

    “回去吧,我要休息了。”顾子臣下逐客令。

    顾子俊真想呕顾子臣一身血,他深呼吸,深呼吸,让自己尽量的平复,“大哥,我说得还不够明白吗我不想接手这个家族企业,我也没有你或者二哥有能力,我希望你可以重新回到我们家,重新开始。爸妈是真的很想你,你不能这么自私。”

    顾子臣脸色淡淡的,整个人给人感觉总是很远。

    他就这么看着顾子俊,看着他压抑的情绪,好半响说着,“我只能说抱歉,子俊。”

    “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么义无反顾因为大嫂吗因为她不想回到顾家所以你选择了将就她的方式你还真是自私。不仅自私,我还真的看不起你,就为了你一个女人,把自己搞得众叛亲离”顾子俊说得咬牙切齿。

    “为什么你们总喜欢诽谤乔汐莞”顾子臣脸色一沉,“你是觉得,乔汐莞真的有这么坏吗”

    顾子俊一顿。

    他从来不觉得乔汐莞坏,至少做任何事情都是光明正大,他只是觉得乔汐莞肯定不会再回到顾家了,而他大哥这么喜欢乔汐莞,总就会为她牺牲什么才可以挽回他们之间的感情。

    “和乔汐莞没有任何关系。”顾子臣说得很直白,“而且,我准备和她离婚了。”

    “什么”顾子俊觉得信息确实有些大到他接受不过来。

    “准备离婚了。以后也很难会回到上海。”

    “大哥,你到底在隐藏什么,我完全看不懂了。”顾子俊真的觉得自己要崩溃的地步。

    顾子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总觉得他有一种,想要把一切做绝,做到毫无退路的地步。

    “子俊,我的事情你就不用多问了。我不是一个喜欢说很多煽情话的人,也不太会表达自己的感情。这个一刻,你对家的付出,哥记住了。”顾子臣一字一句。

    顾子俊又被感动了。

    莫名其妙就感动了。

    到底这个男人有什么魔力,分明是他做得很不对,很不对,但却会因为他这么三言两语,让他有一种恨不得抱着他哭的冲动,从小淡薄的情绪并不是代表他们之间没有感情,而是固执的,谁都不愿意拉下那份情去靠近。

    “我真的不知道你在隐藏什么,我也不想说其他更多的话,不管我现在过得如何,以后会怎么过。大哥,只因为你今天给我说的这些,我会好好的将这个家撑起来。”顾子俊很认真的说着。

    顾子臣嘴角带着笑。

    大概是在欣慰自己的弟弟果然长大了。

    “大哥,我希望你能够常回家看看。”顾子俊说,真的很认真,“爸爸妈妈年龄也大了,就算他曾经做了些不太好的事情,可毕竟他们是我们的父母,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去质疑他们。中国以孝为天。”

    “嗯,我知道了。”顾子臣点头,一口答应。

    顾子俊看了看窗外的夜色,低头看着时间,“我先走了。”

    “嗯。”顾子臣点头。

    顾子俊起身,离开。

    顾子臣送他到门口。

    两兄弟之间总觉得还是有些生疏的,顾子俊离开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顾子臣,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顾子臣离自己好遥远,遥远到,或许下一次就再也看不到了。

    他想,不管怎样,就算在国外,也总有机会见面,也总有机会一家人团聚。

    顾子臣看着顾子俊离开,关上房门。

    他坐在沙发上,默默的点了一支烟。

    烟雾萦绕,看着窗外说不上熟悉也不算陌生的夜景。

    太多身不由己,也就如此了。

    翌日一早。

    乔汐莞起床。

    窗外阳光晶莹剔透的照耀在窗台上。

    她揉着有些犯困的身体,昨晚几乎一夜未眠。

    她想,对于她对顾子臣而言,失眠几个晚上也会很正常。

    伸懒腰,让自己看上去精神好一些。

    简单洗漱,换上一套比较正式的衣服,不太时尚也不太保守,穿着一双不太高的高跟鞋,头发随意的扎成了一个马尾,化了一个淡妆,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了些。

    下楼。

    饭厅念念和小猴子已经在吃早饭了。

    刘妈看着她下楼,连忙的去厨房给她盛了一碗粥出来。

    乔汐莞坐过去,看着两个孩子都吃得特别认真。

    脑海里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顾子臣在她耳边说的话,说能不能见两个孩子。

    她其实是没有权利阻止他们见面的。

    可就是,不想要让他来看他们。

    在他没有尽到一分钟父亲责任的时候,她觉得,他没资格。

    一顿早饭,乔汐莞吃得特别沉默。

    吃完饭之后,刘妈就准备着念念的东西准备送他们去上学。

    顾明路一早就会把自己的东西全部都准备好,从来都是井然有序,规矩到让人有些受不了。

    “妈妈,你还不去上班吗”顾明路诧异的问道。

    乔汐莞回神,看着一边的背着小书包的顾明路,好半响说道,“你想要见你爸爸吗”

    “爸爸”顾明路诧异。

    “嗯,你原来那个爸爸,我不是说他回来了吗”乔汐莞说。

    “哦。”顾明路望着她,“妈妈想要让我去见爸爸吗”

    顾明路总是敏感先去考虑别人的感受。

    “小猴子,你还是个孩子,不要总是学大人那样,什么都要去顾虑,你想要做什么就给妈妈说,不要这样压抑自己的情绪,会活得很辛苦。”乔汐莞真的很是心疼的说道。

    “可是我想让妈妈更快乐。”小猴子闪烁着真诚的大眼睛。

    乔汐莞鼻子一酸。

    这个小屁孩,真的让她感动得很想哭。

    “傻孩子。”乔汐莞摸了摸他的头。

    顾明路笑得很是灿烂。

    刘妈收拾好念念的东西,抱着念念,带着小猴子离开了家门。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现在还早,说好的9点,她不迟到就行。

    想了想拨打电话,“ilk。”

    “乔总。”那边恭敬无比。

    “我今天上午有点事不会到公司,有什么事情我下午回来解决。”

    “好的乔总。”

    乔汐莞挂挂断电话后,想了想又拨打另外一个电话,“武大。”

    “嗯。”

    “今天不用来接我了。”

    “好。”那边爽快的答应着。

    “对了,顾子臣回来了。”

    “老大回到上海了”武大有些惊奇。

    “回来了。”

    “哦。”武大点头,缓缓又说道,“他电话号码现在是多少”

    乔汐莞说了一串数字。

    乔汐莞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还是一个比较热情的人。

    电话挂断后,乔汐莞在客厅待了一会儿,看了看时间,出门。

    她开着顾子臣的车直接到达酒店大门,拨打电话,“顾子臣。”

    “嗯。”

    “我到酒店大门口了,你洗漱好了就下楼。”

    “我的行李在车上,如果不麻烦,帮我带上来一下,否则我没有衣服可穿。”

    “”

    “麻烦了,svip666房间。”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牙痒痒的。

    她打开车门下车,走向后备箱,看着里面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她提了提,很轻,大概也只是几件换洗衣服而已。

    抿着唇,提着行李走进酒店,直接走向电梯。

    电梯到达楼层,乔汐莞走向顾子臣的房门,房门半掩,似乎是提前为她打开。

    她也没有多想,推门而入。

    大厅中并没有人,乔汐莞似乎还看到沙发上随意放着那只红色玫瑰,玫瑰已经谢了,看上去毫无生机。

    乔洗莞把他的行李放在大厅,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

    过了好一会儿,顾子臣从路上下来,穿着那件白色的浴袍,松松垮垮的,头发也有些凌乱,看上去似乎才睡醒的样子。

    顾子臣看着沙发上的乔汐莞,转头看着自己的行李,准备提着行李上楼的时候,突然开口问道,“吃早饭了吗”

    “吃了。”

    “哦。”顾子臣提着行李上楼。

    乔汐莞转头看了一眼,又将视线放在了电视屏幕上。

    早上这个点也没有什么好看的电视节目,她看得兴致缺缺。

    顾子臣那厮也不知道要把自己打扮得多花枝招展,半天都没有下来。

    她放下遥控器,真的是有些不耐烦的走上2楼。

    那天晚上是怎么爬上男人的床的她印象中,仿若还停留在客厅的激。情,怎么被他抱上去,怎么在一起缠绵

    好吧。

    其实并不是记不到,只是不想去回忆。

    她脚步停在卧室门口。

    她敲门,里面没有声音。

    她再次敲门,带着些不耐烦,“顾子臣,你还有多久”

    依然没有声音。

    乔汐莞皱眉,抓着门闩,直接推开。

    房间内,顾子臣。裸。露着上身,似乎是刚穿好裤子,上半身背对着她,听到房门的声音,依然无动于衷。

    乔汐莞将视线转移,口吻不好,“怎么在也不说话”

    “明知道我在还推开房门。”顾子臣拿出一件白色的衬衣,不知道是不是压了箱底的原因,有些皱巴巴。

    顾子臣似乎也并不觉得有什么异样,直接就往身上套。

    “我在下面等你。”乔汐莞转身就走。

    也不想和他吵架。

    也不想和他争辩。

    更不想提醒他,衣服皱巴巴的,穿着很滑稽。

    “等我一会儿,一会儿就好。”顾子臣说,慢条斯理的系着纽扣。

    乔汐莞顿了顿脚步,终究还是在等他。

    顾子臣穿好衣服,拿起黑色西装,走向她,说道,“走吧。”

    乔汐莞和顾子臣并肩下楼。

    走到大厅,顾子臣将手上那件黑色西装随意的扔在了沙发上,“等我会儿,我吃个早饭。”

    “让酒店给你送过来吧。”

    “我习惯吃自己做的。”

    乔汐莞真的觉得自己有些忍不下去了,她说,“顾子臣,说好了的早上九点,现在九点半了,当你做好饭吃了早饭之后,就已经十点半了,十点半我们再赶到民政局差不多十一点了。办完事情后,估计就是十二点了。顾子臣,我其实很忙,我旗下的品牌马上要预售了,我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嗯,我知道。”顾子臣说,“但是我习惯吃自己做的。”

    乔汐莞真的有一种很想要抓狂的感觉。

    “你要不要再吃点。”

    “我吃的很饱。”乔汐莞咬牙切齿。

    “那我就做我一个人的份了。”说完,就挽着袖子,走向开放式厨房。

    乔汐莞坐在沙发上,真的气得很想要吐血。

    顾子臣就是能够这么不动声色的,让人恨不得想要杀人。

    这么真的一直等到十点半,顾子臣才做好早饭吃完早饭,擦了擦嘴唇,说道,“走吧。”

    乔汐莞气呼呼的走在前面。

    顾子臣笑了笑,跟在她的身后。

    两个人下楼,走向酒店大门。

    乔汐莞把钥匙递给顾子臣,意思是让他自己开。

    顾子臣却很自觉地,坐在了副驾驶台,一副非常自在的样子。

    所以,她真的成了他的司机了

    麻痹

    乔汐莞拿起钥匙走向驾驶台,开门关门的声音都特别的响亮,冒火表现得非常明显。

    顾子臣当做没有看到,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却没有开口说一个字。

    车子开得有些毛躁的在上海街头。

    不是上班点,要不要这么堵车

    乔汐莞不爽的狂按着喇叭。

    喇叭声音让人觉得更加烦躁了。

    车子一路堵堵停停,乔汐莞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为什么发脾气,心情暴躁到极点。

    但凡身边的车子从她车身经过,速度快了一点,稍微挨近了点,稍微有点不太遵守交通规则,刘更得了路路症似的,一路骂到底,根本就停不下来。

    顾子臣看着她一脸不爽到底,嘴角难得的一路带笑,心情似乎很好。

    车子终于到达民政局。

    乔汐莞和顾子臣走向离婚登记处,乔汐莞本来是直接走进去的,结果被工作人员轰了出来,口气很不好的对着乔洗完说道,“没看到那边要拿号吗”

    “离个婚也要拿号”乔汐莞一脸不爽。

    “要不然你以为按照上海38的夫妻离婚率而言,每天就有75对夫妻离婚是说得玩的吗”工作人员丢了一句话,扔了个白眼走了。

    乔汐莞忍着心里的不爽,走向拿号区。

    44号。

    这个数字还真是挺好的。

    乔汐莞拿着号后,就走向等候区等候。

    现在已经到了38号,应该等不了太久。

    她拿出手机,无聊的玩着天天爱消除。

    顾子臣坐在她的旁边,没有拿出手机玩游戏,眼眸淡淡的放在她的身上,也不说话,就这么沉默的等候着。

    来离婚的人形形色。色。

    吵架的,和平的,冷漠的,还有哭着闹着吵着各种财产纠葛的。

    仿若等了一个人生百态。

    终于轮到他们。

    乔汐莞放下手机,直接进去。

    顾子臣跟在她的身后。

    两个人刚坐定,工作人员直接拿出一个暂停工作的字样摆放在办公桌前。

    “怎么了”乔汐莞皱眉问道。

    工作人员是一个大妈,她抬头看了乔汐莞一眼,“我下班了。”

    “你也要下班吗”乔汐莞脱口而出。

    “难道你以为我24小时都应该上班,吃的是铁饭碗,人又不是铁人。”大妈脸色不太好。

    乔汐莞也觉得自己好像说得不太对,所以想了想说道,“大妈,要不你帮我们办了再下班吧。”

    “不行,下午2点再来。”大妈弯腰收拾东西,根本连头也不抬。

    “大妈,你看我们来都来了,再回去多不好。”乔汐莞说好话。

    “有什么不好的,又不是结婚,需要个好兆头。况且了,回去再想想要不要离,两口子别因为一句斗嘴就说要离婚,真的离婚了后悔都来不及。”

    “我们没有吵架就说离婚,我们考虑得很清楚。”乔汐莞耐心解释。

    “每个来这里的人都这么说,后悔的为什么还这么多”大妈无动于衷,“行了行了,我赶着去吃我朋友的生日酒,别耽搁我时间了。”

    “我说喂”乔汐莞就这么眼睁睁看着那个有些胖的大妈拿着包就走了。

    所以,她这是真的倒霉了

    她不就离个婚而已,有这么难吗

    她气呼呼的看着工作人员位置上空空如是也。

    “我们是等着2点钟吗”身边,突然传来一个男性嗓音,口吻听上去不温不热。

    乔汐莞转头看着他,依然一脸怒气。

    “我们先去吃饭。”说着,顾子臣就准备起身。

    “不用了。”乔汐莞一口拒绝。

    顾子臣看着她的模样,沉默了一秒,“那就这么等着吧。”

    时间过去。

    两个人分别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安静无比。

    谁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乔汐莞看着来电,按下接通键,“ilk。”

    “乔总,今天下午2点约好的和yoyo还有秦二少开我们第一期预售款讨论会,您现在还未回来,需要为您延续时间吗”那边恭敬的问道。

    “yoyo他们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上午的时候秦二少就来办公室找你邀功来着,不过你不在,又灰溜溜的走了,没给到你打电话吗”ilk故意问道。

    乔汐莞眼眸微动,“我没接到他电话。”

    “估计想要当面给你惊喜,听他们设计部说,秦二少这次设计的品牌服装,真的震惊全场。”

    “是吗”

    “是啊,不过因为上次遇到小欧的事情,设计部管得严,没人能够看到最终的设计图及效果图。”

    “说的我也蠢蠢欲动。”乔汐莞嘴角拉出一抹笑。

    这大概是今天一早到现在,唯一的一个笑容。

    顾子臣就静静的感受着她的情绪变动。

    “那乔总,需要延期吗”

    “不用了。”乔汐莞说,“时间不多了,没办法再拖延下去,你给秦以扬说一声,原定计划,下午2点。”

    “是。”ilk点头。

    乔汐莞挂断电话,深呼吸一口气,转头对着顾子臣,“我下午有点事儿。”

    “嗯,我听到了。”

    “所以下次”

    “好。”顾子臣点头。

    “你什么时候离开上海。”

    “还早。”

    “这次回来除了离婚,还有其他事儿吗”

    “没什么其他事儿。”顾子臣说的淡淡然。

    乔汐莞皱眉。

    想着,或许有什么事儿,也不会告诉她。

    反正她也只是随口问问。

    两个人一起离开民政局。

    乔汐莞将车钥匙直接塞到顾子臣的手心,这次没有征求他任何意见,“我打车离开。”

    话说完,就转身走了。

    顾子臣就看着她的身影在街头招揽着出租车,没过多久,就坐着一辆出租车离开了,远远地,走得很快。

    没有什么值得留恋才会走得这么潇洒。

    他看着自己手心上的车钥匙,转身走向驾驶台,驾车,离开。

    他认真的开着车,走得不快不慢。

    上海的交通有些复杂,红绿灯也特别多。

    他走走停停,倒是没有了上午乔汐莞的烦躁,反而有些享受这样走走停停的感觉。

    电话突然响起,他看着陌生来电,一边开车一边接通,“喂。”

    “老大,我是武大。”那边传来一个不怎么熟悉的声音。

    “嗯”

    “可能你不记得我了,但你曾经真的是我的老大。”

    “哦。”就当是吧。

    他当时让人帮他查了他的简历,内容太多,他总觉得还有很多,大概是不太被人知晓的秘密,没有查出来,估计就跟这样一群人有关吧。

    毕竟给他的所有调查资料显示,都没有武大这一类人的记录。

    当然,他并不觉得这些人是凭空出现。

    “你有空吗我们能见见面吗”武大主动要求。

    “我现在在开车,你在哪里”

    “随便什么地方都行,我其实对上海也不太熟悉。”

    “那就去我酒店。”顾子臣直接说道。

    “好。”武大点头。

    “对了,除了你之外,叫我老大的还有其他人吗”

    “你是指叶妩”武大询问。

    “叫叶妩吗除了她还有其他人吗”

    “有。”

    “他们在哪里”

    “五湖四海。”武大说,“上次我们分别后,大家就各奔东西了。”

    “能回来吗”

    “只要老大一句话。”只要老大一句话,别说五湖四海,就算是天涯海角水深火热之地,都能立刻回来。

    “那就让他们回来吧。”

    “什么时候”

    “越快越好。”

    “好,我马上联系他们。”

    “嗯,那我”挂了的话还未说完。

    前面一辆轿车突然从后面窜了出来。

    顾子臣连忙打方向盘。

    后面的车子似乎是始料不及的追尾。

    几辆轿车疯狂的撞击,上海街道变得更加嘈杂而拥堵起来

    ------题外话------

    呼呼,小宅还是默默遁走。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