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三章 乔汐莞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第二十三章 乔汐莞决定的事情就不会改变

作者:恩很宅
    环宇大厦。

    乔汐莞坐在会议室里面。

    没能离婚,其实心情并不是特别好,不过看着这次秦以扬的服装设计,心情瞬间就舒坦得多。

    整个会议室稍微有些暗淡,乔汐莞坐在中间位置。

    yoyo和milk分别坐在她的左右边。

    秦以扬站着这中间位置在为她讲解他这次设计的理念,及新颖之处。

    会议室的液晶屏幕上,展示着一套一套情侣装的效果图,秦以扬确实很会抓住大众的眼球,这次的衣服以深色系为主,深棕咖似乎是秦以扬钟爱的颜色,在任何一套情侣装里面都能够找到这个颜色的点缀。这次的情侣服不同于大众心目中所想的那样,情侣服就是要一模一样,只是大小不同,亦或者颜色有些不一样。

    秦以扬笔下的情侣服显得随意得多。

    比如。

    他给男士设计的是一件风衣,而女士则是一件衬衣,两件看似不搭边的衣服,他命名为:温暖。其实也不算不搭边,色系和设计感是一样的,几乎稍微眼尖的人就能够看出是情侣装,而在眼尖的一瞬间,会让人有一种仿若发现新大陆般的新奇,显得别具一格。而之所以叫做温暖,他说,风衣男人可以给衬衣女人一个大大的拥抱,彼此包裹着,就会传递温暖。

    他还给男士设计了一套西装,给女士设计了一套晚礼服,这个系列命名为:牵绊。男士的西装是黑色的,领口处用一个比较夸张的棕咖色线条勾勒,让原本有些内敛而深沉的西装带上一点时尚和动感,不会显得过于死板,而女士的晚礼服是棕咖色,深v,后背几乎镂空,紧身的设计,可以完全勾勒女性的柔和之美,加上短款裙摆,不会显得太过雍容华贵,反而有些俏皮,和男士西装相得益彰。

    一个一个系列,乔汐莞看得很投入。

    秦以扬的创意和设计让她不自觉得扬起了嘴角。

    她就知道,这个男人认真起来,真的会超乎她的想象。

    最后一个设计。

    秦以扬手上拿着的遥控器缓了缓,嘴角一扬,笑得很有魅力,他看着乔汐莞,低沉的嗓音带着磁性,让那一刻的乔汐莞莫名有些紧张。

    他说,“莞,最后一套情侣装叫做,莞莞一笑。”

    乔汐莞抿唇。

    他手指微动,动作显得很潇洒。

    大大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件大红色的旗袍。旗袍保留着中国的古典之美,金色的凤凰秀在了旗袍的领口处。领口除外,都是红色布料,没有任何点缀,用非常强的线条感缝制。在保留着中国特色之下,秦以扬又用了非常大胆的设计,下摆开得很上,恍惚觉得已经到了大腿根部,轻轻一动,女性的弧线会随着旗袍的勾勒,从古典美中,诱发出一份性感。

    而红色旗袍的身边,是一件深棕色的中山服。中山服上也做了大胆的改良,领口处秀了一个金色的龙。其他地方也没有任何点缀,但是剪裁上面,运用了西装的剪裁方式,让中山服看上去更加的修身。

    “为什么叫莞莞一笑?”乔汐莞问。

    “还不够直接吗?”秦以扬说,“我这是在表白。”

    乔汐莞翻白眼。

    milk忍不住一笑,“秦二少倒是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那是当然。”秦以扬说,“喜欢一个人,不应该这么随时随地吗?”

    “应该。”milk点头,很是认可。

    “其实不只是叫莞莞一笑。”秦以扬说。

    “还有其他名字?”乔汐莞看着他。

    “全名叫做:莞莞一笑,龙凤呈祥。”秦以扬一字一句。

    乔汐莞皱眉。

    她其实是没有懂起什么意思。

    倒是一向都有些古灵精怪的milk直接开口说道,“秦二少是在求婚吧,所谓莞莞一笑,龙凤呈祥。其实就是在说,只要咱们乔总一点头,立马就可以入洞房的节奏!我就说,这件衣服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像是婚礼服啊!”

    乔汐莞看着秦以扬。

    秦以扬笑着没有多做解释,似乎在默认。

    milk打趣道,“秦二少就准备靠一套衣服打动我们乔总啊,是不是太轻松了点?!”

    “其他的,我为什么要做给你们看!”秦以扬一脸神秘。

    milk故意笑了两声。

    “ok,我们回到正题。”秦以扬说,“这一系列的情侣装,觉得如何?”

    “我觉得很好,甚至不觉得有任何地方可以改动。”乔汐莞很肯定。

    “能够得到你的认可,我非常的高兴。”秦以扬很自豪的样子。

    这个男人很容易满足,满足的样子,显得特别帅。

    乔汐莞笑了笑,恢复工作状态,严肃的说道,“这一系列的衣服要在11月11日预售,产量上有问题吗?”

    “预售,我们可以先出一批。工厂如果要大批量的生产肯定不行。不过市面上最喜欢的营销就是供不应求,所以我觉得,适量其实正好。”yoyo根据自己以往的经验,建议。

    “可以。但是先出售多少件?”乔汐莞问。

    “既然是11月11日,我就建议,一个系列就出11套。”yoyo说着,“这样工厂上可以精心打造这个系列的衣服,也不需要花费大量人力集中只做预售款,其他销售款的衣服时间上也不充裕了,所以可以把更多的时间留给我们的主打款的生产,这样也可以保证了我们年底主打款的产量上市。”

    乔汐莞沉默着思考了一会儿。

    预售款本来就是为了炒热品牌,倒不是想要靠这个衣服赚什么钱。

    忽然,灵感一动,“yoyo,你的建议不错,而且我还想到了一个好的方法。预售款不销售,直接以参加活动的方式来送。”

    yoyo很赞同,“乔总的idea很好,这个系列的衣服,产量本来不多,我们不靠他们盈利,就靠他们给我们打开市场打响品牌。”

    “我也是这么想的。”乔汐莞突然有些激动,转头对着milk吩咐,“milk,你将我的想法传达给策划部,让他们最迟在三天后给我一个销售方案。”

    “是。”milk连忙点头。

    乔汐莞转眸看着秦以扬,忽然说道,“你给我设计的,就是最后一款?”

    “当然不是,每一款都有你和我的尺寸。当然,最后一款是重点。”秦以扬笑得意味深长。

    乔汐莞嘴角扬了扬,转头又对milk吩咐着,“明天联系一家摄影棚。”

    “做什么?”milk纳闷。

    “我决定自己来代言这个品牌,所以需要摄影棚来帮我拍片。”

    “是。”milk连忙点头。

    “明天找到摄影师,我和他谈相关细节。”

    “好。”milk一一记下。

    乔汐莞这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想还有没有什么没有交代清楚的。

    正时,电话突然响起。

    乔汐莞看着来电,接通,“武大。”

    “老大出了车祸。”

    “……”乔汐莞眼眸一动。

    “刚做完手术出来,医生说不太严重。”

    “嗯。”乔汐莞应了一声。

    “我就是觉得应该给你说一声,不打扰你了。”

    “嗯。”

    电话挂断。

    会议室变得更加的沉默。

    秦以扬看着乔汐莞的表情,忍不住问道,“发生了什么吗?”

    “没什么。”乔汐莞嘴角一笑,恢复平常,“yoyo,这段时间你负责将预售款进行生产,不能出任何差错,确保11月11日的预售。”

    “放心吧乔总,我会一直盯到的。”yoyo连忙点头。

    “秦以扬,这段时间你辛苦了,可以暂时休息两天,预收款当天我会约媒体做一些访谈工作,准备一下,别到时候紧张到说不出一个字。”乔汐莞继续交代。

    “我看上去是这么不能出众的人吗?”秦以扬看上去满不在乎的样子,他走向乔汐莞,脸离得特别近,看上去特别暧昧,“记得今晚留出时间,我们约好的。”

    milk在旁边笑,笑得意味深长。

    yoyo干脆把视线转向一边。

    有了老婆忘了妈。

    典型的就是秦以扬这货。

    当年她怎么会生出这个忘恩负义的儿子?!

    乔汐莞小声的答应着,“嗯,我知道。”

    秦以扬笑着离开了些距离。

    乔汐莞眼眸微动,让自己保持着上班的状态,“milk,销售部的策划方案你要督促着早点完善,按照现在的时间,不能有任何耽搁。还有,你问问xx电视台的广告费大概是多少,每个时间段的收费标准,以及上海各大广告牌的价位,我需要做一些媒体广告投放。”

    “好的。”milk点头。

    “其他我暂时没有想到更多。”乔汐莞说,总结道,“11月8日开一次碰头会。”

    “是。”

    “ok,散会。”乔汐莞站起来,又不放心的叮嘱了句,“yoyo,设计稿保存好,别又发生上次的事情。”

    “一朝被蛇咬从此怕井绳,上次的事情,我绝对不会允许再次发生在我身上。”

    乔汐莞放心的点头,率先离开。

    milk紧随其后。

    yoyo和秦以扬在收拾着一些自己的东西。

    “你真的决定和这个女人在一起?”yoyo突然开口。

    “难道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就是觉得你认真了,所以才想要提醒你,乔汐莞这个女人真的不简单,你不一定能够驾驭。”

    “我习惯被驾驭。”秦以扬说得直白无比。

    “我说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

    “因为这是真爱啊!”秦以扬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yoyo觉得自己再多说两句话,就会呕血呕死,“随便你吧,只是作为你老妈,我再说最后一句,任何女人我都可以接受,没离婚的,不行。”

    “……”

    “我的底线算是最低了,你自己看着办。”丢下一句话,yoyo先离开了。

    秦以扬看着yoyo的背影。

    昨天乔汐莞就在说离婚的时候,到今天一个上午没有出现……到底,离婚了吗?!

    ……

    milk跟着乔汐莞走进办公室。

    milk把今天上午本来该汇报的工作汇报了一番后,问道,“乔总还是咖啡吗?”

    “嗯。”

    milk点头,转身出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乔汐莞问道,“你觉得今天秦以扬的设计如何?”

    “我觉得,惊为天人。”milk毫不掩饰的赞美,“完全是亮瞎了我的眼睛,我都有一种,恨不得马上找个男人和我一起穿上去的冲动。”

    乔汐莞嘴角一笑,“嗯,出去吧。”

    “哦。”milk点头。

    其实是很诧异乔总干嘛问这个问题。

    但作为下属,应该是没有资格质问上司的,所以她只是压抑着好奇离开。

    乔汐莞其实也只是心血来潮突然问问。

    就好像自己有一个好东西,明知道那个东西很好,明知道别人肯定会说出很好的话,但就还是想要贱贱的亲耳听到,听到别人肯定的说着,这个东西就是很好。

    心情有些好,转眸准备投身工作中的时候,突然看了一眼电话。

    车祸?!

    早不发生晚不发生,现在发生?!

    她一不给他开车就发生?!

    她抿了抿唇,没多想的将视线放在了电脑屏幕上。

    这段时间对她而言的重点就只是产品上市,其他,她暂时不想关心。

    ……

    市中心医院。

    顾子臣躺在病床上,看着白色的天花板。

    今天中午发生了点车祸,现场其实挺严重的,好多个车连环追尾,画面显得还挺壮观。

    其实他受伤不严重,都是些轻伤。不过医生建议他多住几天院,他也没有拒绝,反正住在酒店和住在医院,对他而言都是一个感觉。

    从手术室出来后,身边就多了个女人。

    她说她叫武大。

    武大,就是今天给他打电话的女人。

    她其实有些自责,她以为是因为她的原因,是因为她给他打电话,他一手拿手机一手握着方向盘才会车祸,实际上,和她根本没有半点关系。

    不过这个女人话不多,陪在他身边,也不会觉得特别不自在。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了大半个下午。

    顾子臣觉得实在是有些口渴了,而现在点滴还打在他的手背上,他觉得很不方便,所以他清了清喉咙,开口道,“武大,我喝点水。”

    那个坐在沙发上的女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仿若是条件反射的,动作迅速而敏锐,好像是知道他要说什么似的,快速的脚步,迅速的出现在他的床头,恭敬的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

    顾子臣总觉得这些人应该和常人不一样。

    他能够有的身手,是不是这些人也会有。

    大概是吧。

    他真是觉得有些难受。

    有些人会因为车祸失忆,也有些人会因为车祸而恢复记忆。

    很显然,他半点反应都没有,记忆中,还是一片茫然。

    他接过白开水,喝了两口。

    不知道是不是躺着不方便下咽,才喝两口,就被呛得不行。

    武大看着顾子臣的模样,连忙帮他拍了拍后背。

    力度有些大。

    顾子臣觉得自己不叫住她,估计心脏都会被她拍掉。

    “好了,不用了。”顾子臣忍着剧烈的咳嗽,清楚的说道。

    武大顿了一下,又默默的坐在沙发边。

    顾子臣稳定了咳嗽后,小心翼翼的又喝了两口,他转头看着武大,“你刚刚给乔汐莞打的电话?”

    “嗯。”武大点头。

    “她说什么了吗?”

    “没说什么。”武大直白。

    顾子臣想也应该没有说什么,如果说了什么,依照武大的性格应该马上就说出来了,毕竟这个女人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能够憋住话的人。

    他动了动眼眸,将视线微转移着,又拉开了话题,“其他人什么事能够到?”

    “明天中午之前,应该可以聚齐。”武大算了一下时间,肯定道。

    “嗯。”顾子臣点头。

    两个人仿若又沉默了。

    以前和这些人相处,也是这么沉默寡言的吗?!

    大概是吧。

    因为这样的沉默,他并不觉得一点点尴尬。

    “以前我们是做什么的?”顾子臣突然开口问道。

    武大顿了一下,抬头看着他,“你真的什么都记不得了?”

    “你看上去我是装的吗?”

    武大摇头,说道,“我们以前做的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职业杀手。”顾子臣用的肯定运气

    “不是。”武大立即反驳,“我们是好人。”

    “好人,也会做见不得光的事情?”

    “那是为了国家的安危。”武大一字一句。

    “所以,我们是特工了?”顾子臣总结。

    武大顿了顿,点头。

    真怀疑老大是不是装的。

    分明一副,好像什么都知道的表情。

    “我们是全部都退役了吗?”顾子臣问道。

    “不是,是你为了让我们大家都重新获得自由,和基地那边对抗,然后又和另外的情报局联合,最后完成了一个任务,做了交换条件。”

    “我是在最后一次任务的时候‘死’去的?”

    “嗯。我们大家都以为你死了,为了同伴。”

    “当时乔汐莞也在?”顾子臣询问。

    “是。”

    “乔汐莞也是特工?”

    “她不是。”武大摇头。

    顾子臣皱眉。

    凭他的直觉也知道乔汐莞不是特工,但是既然不是特工,乔汐莞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任务中,特工的任务,他不用想也知道,绝对的水深火热,这么一个平凡人,怎么可能在那样的环境中去?!

    “她不是,但是你执意要带着她。当时我们很多人甚至不能理解。”

    “我为什么要带着她?”顾子臣问道。

    “谁知道。”武大说,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或许,你爱惨了她。”

    顾子臣沉默了一秒,他想也许是的。

    否则现在也不会,这么难受了。

    就算什么都没有想起,也会莫名其妙的被这个女人影响情绪,从来到上海见到乔汐莞第一眼开始,以至于到现在的不能自拔。

    “不过乔汐莞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无能。她在我们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做了很多贡献。”武大对于这点非常认可,“甚至于最后,你为了我们,放弃了乔汐莞,差点害死了她。”

    “放弃?”

    “当时时间紧迫,乔汐莞被困,你驾驶着直升机先带着我们离开了。当时,远远的看着乔汐莞小小的身影在下面望着我们,显得很无助。”

    “是吗?”顾子臣那一刻,故意扬了扬嘴角。

    扬起的嘴角,在掩饰胸口处,突然如窒息班的疼痛。

    就如那个场景,深深的印在了自己的心口上一般,扯着就会流血不止。

    大概,是很后悔,亦或者,很难受的一件事情。

    “是啊。尽管后来你又回去救了她,但终究,在她心目中,你就这么抛弃过她。”

    “所以现在,我是怎么都挽回不了。”顾子臣似乎是在自言自语的呢喃。

    他仿若能够理解为什么乔汐莞会说,我一秒钟都不会再等你,是抱着怎样一种心态。

    他仿若可以想象到,当时乔汐莞对着一大片记者在等他时,再次被他抛弃的那种撕心裂肺,而她最后选择了对他遗忘,彻底的,排除在她的生命之外。

    他扬了扬眉,眼前又变得模糊了。

    模糊着,有些看不清楚头顶上的天花板。

    表现在外人面前的,却永远都只是死寂一般的平静。

    以前的自己应该被训练的很彻底,要不然不会这么自若的控制情绪,控制得这么随心所欲。

    “乔汐莞一般决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改变,她现在和秦以扬很好。从你当初离开,不管是任何原因的离开,你都已经不在乔汐莞的考虑范围内了。虽然为你们感到遗憾,毕竟你们之间真的经历了很多,但终究而言,我还是站在乔汐莞那一边,我尊重她的选择。任何人都没有必要一直去等那个不停伤害自己的人。”

    “不停伤害自己的人……”顾子臣重复着武大的话。

    武大看着老大的模样,咬着唇不再多说。

    其实两个人都不是不爱,但就是好像不能在一起了。

    乔汐莞从来不会随便给任何人机会,听说在这4年时间,追求乔汐莞的男人很多,乔汐莞都是直接拒绝,毫不留情,而她现在给了秦以扬机会,这说明了什么,大家不言而喻。

    “武大,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顾子臣突然开口。

    武大也没有多说其他,她站起来,“你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

    “嗯。”

    武大离开。

    离开后,病房中就更加的安静了。

    安静到,仿若就只能够听到点滴的声音。

    他默默的躺在床上,默默的看着所有的一切,模糊交替。

    ……

    5点30。

    办公室外的房门响起敲门的声音。

    乔汐莞还埋在自己的工作中,虽然将很多工作交代了出去,但还是有很多需要自己去亲自考虑的地方,而她也习惯了这么一工作起来,就没完没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转头看着房门的方向,“进来。”

    秦以扬推开房门,一脸笑意的坐在她对面,“莞,下班了。”

    乔汐莞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屏幕,看着自己未完成的工作,犹豫了一秒,保存好文档,关上电脑。

    “走吧。”

    秦以扬心情很好的带着她下班。

    秦以扬的身体好了之后,就又开着他骚包的红色法拉利。

    法拉利在上海街头,随意的穿梭。

    乔汐莞忍不住说道,“你别这么开车,现在上下班时间,比较拥堵,容易发生车祸。”

    “是。”秦以扬连忙减缓了车速,“我一向都很听你的话。”

    乔汐莞无奈的笑了笑。

    反正秦以扬随时随地说出来的话都是好听的。

    车子停在一家西餐厅。

    乔汐莞和秦以扬走进去,服务员恭敬的带着他们坐在靠窗白的位置上。

    乔汐莞没好说,昨天她在这个位置上陪了顾子臣一个下午。

    说出来,她怕秦以扬吃醋。

    据说,她是世界上难得的,智商高,情商也很高的女人。

    两个人分别点了餐。

    服务员恭敬的离开,先上红酒。

    秦以扬举杯,“莞,我们庆祝一下。”

    “庆祝什么?”

    “我的设计得到你的完全认可。”

    “这个需要庆祝吗?”

    “当然。能够得到你的认可,对我而言很重要。”秦以扬一本正经。

    乔汐莞举着酒杯,“那就干杯吧。”

    “一口干?”

    “不敢?”

    “谁怕谁!”秦以扬似乎很有兴致。

    任何事情在秦以扬坐起来,似乎都是兴致勃勃,每每总觉得和这个男人在一起,做任何事情都可以被调动积极性,大概和他久了,人的生命都会更有活力!

    两个人这么有些疯狂的喝着红酒。

    服务员上他们的牛排时,两个人都已经干了大半瓶。

    突然就好想把红酒当啤酒喝。

    乔汐莞和秦以扬干了一杯又一杯,两个人很快就喝完一瓶。

    秦以扬又叫了一瓶,两个人也喝得有些快。

    整个人突然就觉得而有些醉醺醺了,乔汐莞看着窗外有些模糊的景象,看着面前的秦以扬的时候,分明觉得有两个秦以扬出现在她面前,秦以扬的脸看上去红彤彤的,大概也是酒劲上了头。

    “没想到你喝醉的样子这么可爱。”秦以扬说,声音还是那么低沉好听。

    “每天都说这些甜言蜜语,不会觉得累吗?”

    “对你说,不会累。”

    乔汐莞耸肩。

    有些无奈的一笑。

    仿若这个男人一向说话都是如此,并非刻意的在讨好,也就自然让人觉得很真诚。

    能够将甜言蜜语说到这个地步,也真的是一种境界。

    乔汐莞正默默的想着时,看着有些双影的秦以扬将手伸进他的衣服口袋里面。

    乔汐莞的手突然抓着他的手臂,似乎是在阻止他的举动。

    秦以扬看着她。

    乔汐莞也看着他。

    两个人四目相对。

    沉默在彼此自己流淌,还带着些尴尬和一些说不出来的气氛。

    “以扬,现在不是时候。”乔汐莞直白道。

    秦以扬依然只是看着她。

    “时间到了,我不需要你对我这么做。”乔汐莞说得很直白。

    秦以扬抿了抿唇,他认真的看着乔汐莞此刻的脸蛋,红彤彤,带着些严肃,分明很可爱的模样,他嘴角拉出一抹笑,尽量的让自己笑的很自若,“莞,你以为我要做什么?”

    乔汐莞一顿。

    “求婚吗?”秦以扬说。

    乔汐莞手有些僵硬。

    秦以扬用另外一只手拉着乔汐莞的手,让她的手放开他的手,以至于可以让他顺利的从衣服口袋里面拿出来两根项链,项链看上去金色的,但应该不是纯金,项链的吊坠,长的那一根是莞,短的那一根是扬。两个人的名都嵌嚷着一排排碎钻,在灯光下,美得璀璨。

    只是,两条情侣项链……而已。

    乔汐莞缩回自己的手,端起红酒杯,喝了两口。

    仿若那一刻,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秦以扬却自若的开口道,“这是我托朋友在韩国定做的,出自现在比较火的天才设计师朴信慧之手,我说了一些我的想法,她设计的,我个人非常满意,所以就想迫不及待的送给你。”

    “对不起,以扬。”乔汐莞道歉。

    她想,刚刚的举动,或许真的伤害到他。

    “没什么。”

    “不是其他原因,而是昨天和今天都有些阴错阳差,我没有能和顾子臣离婚,而对于还没有离婚的人而言,如果是接受你的求婚,我觉得是对你的不公平,没有其他任何原因。”乔汐莞说,不想他因此而误会自己。

    “嗯。”秦以扬点头。

    “相信我。”

    “我相信你。”秦以扬说道,“而且我妈今天才威胁了我,她的底线是,我不能娶还未离婚的女人过门,所以,我等你离婚。”

    “今天下午开会的时候,我接到武大的电话,说是顾子臣出了车祸。”乔汐莞直白道。

    “然后呢?”秦以扬看上去很平静。

    “可能离婚的时候又得推迟几天,我总不能逼着顾子臣还躺在医院的时候,就让他拿着点滴瓶去民政局离婚。”

    “嗯。”秦以扬表示理解。

    “我肯定会和顾子臣离婚。”乔汐莞说得很坚决。

    “嗯。”秦以扬相信她。

    “而且我答应过你,等我们品牌顺利上市后,就结婚。”

    “嗯。”秦以扬点头,他记得这些话。

    “以扬……”

    “莞,你看看后面。”秦以扬突然提醒。

    乔汐莞一怔,转身。

    一个男人出现在她面前,站在不远不近的距离,这个距离,大概能够听到她刚刚说的很多话。

    她眼眸微动,看着这个分明说才出了车祸的男人,此刻就这么器宇轩昂的站在她的身后,看不出来任何情绪的,站在那里。

    “我在对面医院住院。”顾子臣突然说,透过大大的落地窗,还能够清楚的看到“市中心医院”几个泛着红色光亮的大字。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他。

    “医院的饭很难吃,所以就出来了。”

    “住院病人可以出院吗?”乔汐莞问他。

    “不可以吧。”顾子臣想了想回答,“不过就这么走出来了,也没人拦住我。”

    “……”

    “伤得不严重,所以大概也没人特别注意。”顾子臣又解释道,“不打扰你们吃饭了。”

    说完,就走向了另外一个空位,离他们不是很远的距离。

    服务员恭敬的在为他点餐。

    他斯文高雅,帅得让人侧目,她甚至看到服务员又两次,晃神。

    “莞。”秦以扬叫着她。

    “我只是觉得,我们该离开了。”说着,乔汐莞站起来。

    刚开始喝酒太猛,头其实还是晕的,这么突然蹦起来,整个人差点就给直接仰了过去。

    秦以扬连忙眼疾手快的抓住她,以至于不让她出现突然四脚朝天的样子。

    “小心点。”秦以扬柔声说道。

    “头有点晕。”

    “刚喝酒喝得这么豪迈,不晕都难。”

    “是啊。”乔汐莞笑得很甜。

    因为正对着顾子臣,所以顾子臣在点完餐后,托腮看着他们这个方向的时候,就这么直白的看到了她有些撒娇的甜蜜笑容,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红彤彤的脸上,那抹羞涩而又调皮的笑。

    对着另外一个男人,笑得很美。

    “我扶你离开。”

    “嗯。”乔汐莞欣然的靠在秦以扬的肩膀上。

    秦以扬的搂抱着乔汐莞,两个人亲密无间的从他面前消失。

    他视线微转,看着落地窗外。

    没多久,那两个熟悉的身影又出现在了他的眼皮底下,两个人歪歪倒倒的,秦以扬先把乔汐莞扶进了车内,小厮递上钥匙的时候,秦以扬似乎是说了什么,小厮恭敬的走向了驾驶台,两个人都喝了酒,是需要代驾的。

    秦以扬跟着坐进了小车内,因为车窗户是摇下来的,所以顾子臣还能够看到,秦以扬一坐进去后,乔汐莞整个身体就趴在了他的身上,脸蛋还有意识的蹭了蹭秦以扬的胸膛,那么暧昧的楼抱在一起,渐渐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下……

    顾子臣突然招手,对着服务员。

    “先生,请问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

    “82年的拉菲,一瓶。”

    “是。”

    除了酒精,也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稍微让自己的心情,放松一点。

    ……

    车子一直看得缓慢。

    乔汐莞却觉得胃里面疯狂无比。

    她控制着,努力控制,实在是控制不住了,连忙说道,“以扬,我想吐。”

    “停车。”秦以扬连忙招呼着代价小厮。

    车子停在路边。

    乔汐莞打开车门,哗啦啦的就吐了出来,吐得一地都是。

    一瓶红酒就让她这样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曾经的酒量都消失在了什么地方。

    胃里面一直火辣辣的不舒服。

    眼前突然多了一瓶矿泉水。

    乔汐莞抬眸看着秦以扬,感激的一笑,接过水瓶,漱口,这么接二连三的吐了几次,胃里面好像突然就好了很多,她用矿泉水再清了清口腔,擦了擦脸上,“走吧。”

    “下次别喝这么多了。”秦以扬有些责备的口吻,却满脸的宠溺。

    “这不是给你机会,把我拖上床吗?!”乔汐莞看玩笑。

    秦以扬整个人却愣怔了。

    乔汐莞已经回到了车上,“还不上车。”

    秦以扬回神,连忙坐上去。

    坐上去后,乔汐莞又自然的靠在了他的胸膛上,不知道是不舒服,还是姿势不对,她滚烫的脸蛋不停的磨蹭着他的胸膛,让他整个人,心痒难耐,却又,无计可施。

    他咬牙,一把搂住乔汐莞,口吻中带着威胁,“你这样,刚才说的话,我会当真的!”

    “什么话?”乔汐莞天真的问道。

    其实真的吐了之后,就不再那么难受了。

    反而现在酒也清醒了,整个人似乎也清醒了。

    “给我机会,拖你上床!”秦以扬一字一句。

    他可是个非常成熟的男性。

    任何男性成熟的冲动,他都有。

    何况美女在怀,他不是柳下惠。

    乔汐莞突然“咯咯”的笑了两声,声音听上去清脆无比,“你可以当真。”

    玛德!

    秦以扬忍不住暗自爆出口!

    说得这么直白,他再不付出点行动就玛德不是男人!

    乔汐莞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别后悔!

    ------题外话------

    啊啊啊啊,今天怎么这么晚,小宅也是醉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