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四章 她真的觉得自己很无趣!

第二十四章 她真的觉得自己很无趣!

作者:恩很宅
    骚包的红色法拉利终究还是停在了乔汐莞的别墅大门。

    深邃的夜,挂着零碎的一些星辰,初冬的凉风让光秃秃的树枝随之摇摆,给人一片荒芜的萧条之美。

    乔汐莞看了看目的地,对着秦以扬一笑,拉开车门准备下车。

    “莞。”秦也扬拉着她的手。

    手心间,传来彼此的温暖,感觉很暖。

    乔汐莞看着他。

    “我不想你后悔。”秦以扬一字一句。

    “我不会后悔”

    “如果结婚了,就没理由后悔了。”

    “所以秦二少的意思就是,我们得按照传统的方式,婚后洞房了”乔汐莞问他。

    “大概是这个意思。”秦以扬看着他,手指放在她的脸颊上,轻柔抚摸,“对于一段认真的婚姻,我希望我们彼此都要谨慎。尽管我觉得我此刻回去,会后悔到死。”

    “后悔”

    “身体得不到发泄,又不敢在外面乱来。”秦以扬笑着说,语气中带着些无可奈何的委屈。

    “你现在敢乱来试试”乔汐莞威胁。

    “不敢,女王大人。”秦以扬举手发誓。

    乔汐莞抓着他的手指,“你说得对以扬,认真的婚姻需要谨慎,不是随随便便找个人过下半辈子。我太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以让我彻底的义无反顾。这样确实对你不公平。”

    秦以扬笑着表示不在乎。

    “不管如何,谢谢你以扬,谢谢你给我时间,让我自己去沉淀。”乔汐莞说得很真诚。

    她也不需要对他隐瞒太多。

    其实隐瞒了,又有谁看不出来。

    没有谁可以在投身一段感情的时候,一转身,就瞬间投身在了另外一段感情上。

    不管自己多么的自欺欺人,以为自己伪装得很好,其他别人早就看明白。要不然秦以扬不会一次又一次的在她耳边说,怕她后悔。

    这个男人,总是让她觉得心里很暖。

    她想,如果真的爱上这个男人,应该也不会很难,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乔汐莞主动在秦以扬的脸上印下一个吻,“晚安。”

    “等等。”秦以扬突然又叫住她。

    乔汐莞看着他,调侃一笑,“后悔让我走了”

    “是很后悔。”秦以扬自然的接嘴,故意笑了笑,“不过哥一言九鼎。”

    “哥真棒。”

    “才知道,不晚。”秦以扬从衣服里面直接又拿出了那两条项链,“我给你带上。你给我带上。”

    “嗯。”乔汐莞点头。

    秦以扬小心翼翼的将那个有着扬字的项链戴在了她的颈脖上。

    乔汐莞也接过秦以扬的那条链子,给他带上。

    情侣项链。

    两个人对视一笑,总是有些化学反应在彼此的身体间燃烧。

    秦以扬突然帮她打开车门,“再不走,哥真的要后悔了。”

    乔汐莞拉开大大的笑容,“明天见。”

    “明天见。”

    乔汐莞转身走进了别墅。

    秦以扬看着她的背影,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消失后,反而带着些低沉。

    在乔汐莞面对顾子臣的时候,终究会有明显的情绪变化,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变得不太自己。

    这意味着什么,他其实很清楚。

    乔汐莞是一个自傲的人,大概是忍受不了被顾子臣这般的玩弄。

    可是感情真的不能收放自如。

    他不介意乔汐莞利用他来忘记顾子臣,但是他很介意,在她利用完了他之后,她还是忘不了,他实在不想乔汐莞委屈着自己和他过日子,他实在不想,乔汐莞这么傲娇这么霸气的个性,为了一个男人而压抑。

    车子缓缓离开乔汐莞的别墅。

    他其实真的不介意,可以等得很长,很久。

    对他而言,乔汐莞值得他一直这么的等下去

    乔汐莞回到房间。

    疯狂呕吐后,酒基本醒了。

    她躺在浴缸里面洗澡。

    整个人有些木讷的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秦以扬应该发现了什么,其实自己做得这么明显,又有什么不能发现的。

    她深呼吸,是真的觉得有些累了。

    累到真的觉得自己下一秒或许就放弃了。

    放弃所有的一切。

    让自己心安的,不再追求的过自己平静的日子。

    她动了动身体,躺了至少半个小时,她觉得头又有些晕了,大概是太封闭的空间,让她好不容易清醒的酒劲,又开始上头。

    她连忙清洗着自己的身体,擦干净,准备换上睡衣的时候,看到偌大的落地镜前面那一根情侣项链,在灯光下闪烁着耀眼光芒的“扬”字,就这么直直的映衬在她的眼底。

    心里终究还是有些暖的。

    秦以扬是真的很用心的想和她过日子

    她嘴角微微一笑。

    她想,爱上秦以扬,真的只是时间而已。

    快速的换上衣服。

    这段时间身体心理都有些累,又要面临着品牌预售活动,她想她不能再为了这么多的感情纠葛让自己处于一种混乱的状态,在工作面前,她需要保持一个清醒无比和精力十足的状态。

    这么想着,她伸了个懒腰,走出浴室,吹干了自己的头发,躺进被窝,随手拿起了放在一边的手机,习惯性的睡觉之前看看一些新闻或者玩两局天天爱消除。

    手机屏幕上,有5个未接来电。

    她点开,眉头微皱,5个未接来电都是来自于一个陌生号码

    乔汐莞犹豫了一秒,还是拨打了过去,“你好。”

    “你好,请问你是顾子臣的家属吗”

    “啊”乔汐莞皱眉。

    “是这样的,顾子臣在我们医院住院,但是刚刚查房的时候没有看到他的人,打他的电话也打不通。你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吗”

    “我不知道。”乔汐莞直接说道,“我没和他在一起,我也不是他的家属。”

    “不是他的家属吗那你是xxxx号码的机主吗顾子臣留下的家属号码就是这个号码,难道留错了。”那边传来有些不确定的声音。

    “”乔汐莞沉默了半秒没有说话。

    “不好意思,可能号码有误。”那边挂断电话的时候嘀咕着,“这么大个人出了车祸伤这么严重还到处走,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还要不要活命了”

    乔汐莞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伤得严重吗

    看上去,顾子臣伤得根本就很轻。

    武大也说了,伤得很轻的。

    她咬牙这么沉默了好半响,不准备再搭理。

    刚准备打开天天爱消除的游戏界面时,电话又响了起来,“不好意思啊,小姐,我再三核实了,就是这个号码。我就是想问你认识顾子臣吗”

    “认识。”

    “那你就是他的家属了。”

    “我们正处于要离婚的状态。”

    “要离婚所以你们现在还是夫妻”那边一口咬定。

    乔汐莞揉着自己的耳膜,“小姐,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麻烦你给顾子臣打个电话,让他回来住院行吗我们院领导明天一早就要来视察工作的,如果顾子臣不在,我会被绩效考核。况且了,病人生病期间出院怎么都不好,顾子臣伤得也不轻,万一有个什么怎么办”那边说着,都快哭了。

    估计这么多病人中,就只有顾子臣这么不让人省心。

    “我可以试着帮你联系,但是不一定能够找到他。”乔汐莞说。

    “你一定要找到他回来,明天医生还要给他做身体检查的。”那边有些急切的说着。

    “我只能试试。”说完,乔汐莞就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那一刻,心里莫名也有些气。

    她其实也不太知道自己在气什么。

    反正就是窝着一些怒火。

    她拨打顾子臣的电话,那边持续响着,但就是没人接听。

    她心情那个毛躁。

    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整个人冒火无比的从床上蹦起来,拿起电话拨打另外一个号码,那边很快接通。

    “武大,你都我家别墅来一下。”

    “怎么了”

    “找你老大去”说完,怒气冲冲的把电话挂断,然后去衣帽间找了一套外出服,就直接出了门。

    顾子臣这么大个人了,一点都不会照顾自己吗

    死了,都活该。

    她在大门口等了一会软,武大开着车出现。

    乔汐莞直接上车。

    武大转头看着她,看着她这么冷的天这么晚了,穿的其实不多,但此刻似乎并没有感觉到寒冷般,脸色有些不太好的说着,“去小桥人家西餐厅。”

    武大是真的有些莫名其妙,“发生了什么事儿”

    “刚刚医院打电话给我,说顾子臣不在医院,说是去查房的时候人不在,打电话也不接。”

    “怎么打到你这里来了”

    “鬼知道”乔汐莞口吻不好。

    武大也没有耽搁着多问。

    老大什么时候让人这么不省心了。

    她开着车,速度有些快的飙到了小桥人家西餐厅。

    现在也才9点多,西餐厅里面的人还挺多。

    乔汐莞和武大冲进西餐厅,环顾一周,并没有顾子臣的身影,乔汐莞拉着一个服务员问了几句,说是已经走了很久了。

    走了很久了,也没有回医院,去了哪里

    乔汐莞和武大从西餐厅出来,武大坐在驾驶台,乔汐莞准备上车的一瞬间,“你先去医院,如果顾子臣回了医院你给我说一声,我去他酒店看看。”

    “好。”武大连忙点头。

    两个人在找顾子臣的过程中也不停的在拨打顾子臣的电话,依然没有人接听。

    有时候分明不是什么大事儿,原本觉得这么大一个人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事故,但就是因为找不到人,让人莫名的开始有些担心。

    乔汐莞打着出租车直接到了江皇大酒店,走进电梯。

    心跳有些快。

    如果顾子臣还不在这里,会去哪里

    电梯到达,乔汐莞的脚步甚至有些错乱的跑到顾子臣的酒店门口,按下门铃。

    一声一声门铃,却没有人回应。

    乔汐莞有些粗暴的狂打着房门,如此疯狂的举动让旁边的房门都已经打开了,看了看乔汐莞,带着些不悦的又把房门关上了。

    乔汐莞手掌都已经拍红,心情暴躁的转身下楼走向前台,“我需要开svip666房间的门。”

    “对不起小姐,我们不能随便开客人的房门。”

    “我有重要的事情。”

    “对不起小姐,这不符合规定。”

    “我现在很急。”

    “对不起”前台由始至终就只说了这一句话。

    “我怀疑顾子臣那货死在了房间里面。”乔汐莞怒吼。

    前台小姐被她吼得一怔一怔的,“但是小姐,我们酒店真的不允许随便的开客人的房门,而且您说客人死在房间里面,那个,您有证据吗”

    “看了不就证据了”乔汐莞火气冲天。

    “小姐,我们真的不能这么做。”

    “要怎么样你们才能够开门。”乔汐莞气得吐血。

    “除非证明你和客人的关系,否则我们不能轻易的给客人开门的。”服务员说道。

    关系

    她突然想起,连忙拿出自己的包。

    因为一直想着要和顾子臣离婚,所以结婚证还在她那里。

    她也还真的是觉得自己挺有先见之明的,搬出顾家大院的时候,就把两本结婚证带走了。

    她急急忙忙的翻出结婚证,递给前台。

    “原来您是顾先生的老婆。”前台小姐说道。

    乔汐莞没搭理。

    前台小姐甜甜地笑着,“我马上叫人帮您开门,您可以直接上去。”

    乔汐莞将结婚证随手的扔进了包里,又风风火火的坐着电梯上楼。

    刚到电梯口,就有工作人员在此等候,“您是svip666房间的客人吗刚刚接到通知为您开房门。”

    “嗯。”乔汐莞点头。

    工作人员恭敬的陪着她一起走到顾子臣的房门。

    工作人员拿出备卡直接为她打开,说着,“您请便。”

    然后就离开了。

    乔汐莞打开房间的灯,到处一片透亮,却没有看到有顾子臣的身影。

    没有回到这里吗

    她火速的跑上楼,跑进顾子臣的卧室,里面依然空空如是

    这个男人去了哪里

    乔汐莞眉头紧锁,心里面说不出来的压抑。

    她拿起电话下楼,给武大打电话,然后下楼准备离开。

    离开的一瞬间,似乎看到了沙发上的一间黑色西装。

    这是今天晚上在小桥人家吃西餐的时候穿的哪一件吗

    她连忙走过去,拿起来看了看。

    电话在此刻也接通,那边直接说道,“顾子臣还没有到医院,他在酒店吗”

    “我再找找。”说完,乔汐莞就把电话挂断了。

    她拿着那件衣服沉默了两秒钟,又冲上了楼,走向顾子臣的房间,左右环视,推开挨着顾子臣房间的那间浴室大门,门是落地滑动的玻璃门,没有上锁,她推开的时候,就看到偌大的浴室里面,顾子臣蹲坐在马桶旁边,似乎是睡着了。

    乔汐莞陡然觉得鼻子一酸。

    她大步走过去,似乎又带着莫名的怒火,一脚踢在顾子臣的身上,“你有病啊”

    那个被踢了一脚的男人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前有些迷糊不清,长长的睫毛煽动着,然后抬眸,看着面前一脸气急败坏到眼眶都已经通红无比的乔汐莞。

    他眨巴了一下眼睛,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起来,我送你去医院。”乔汐莞粗鲁的蹲下身体去拉他。

    顾子臣突然一个用力,反手拉着她的手臂,让她一个不稳,直接就撞进了他的胸膛里,身体蹲坐在地上,两个人暧昧的楼抱在一起。

    这么一靠近他的身体,乔汐莞闻到了一股非常强烈的酒味,甚至有些刺鼻。

    “你喝酒了”乔汐莞问他,口吻非常不好。

    “喝了一点。”

    “你怎么不把自己喝死”乔汐莞狠狠的说着。

    “”顾子臣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起来,医院在查房了。”乔汐莞说,想要从他的怀抱里面挣脱出来。

    这样的怀抱,她现在没有兴趣。

    “我不想动。”顾子臣又把她抱紧了些,头埋在她的颈脖处,热热的呼吸打在她的皮肤上,有些莫名的瘙痒。而此刻的顾子臣,分明带着一些喃喃的口吻,恍惚觉得,在对她撒娇。

    这个男人会撒娇吗

    只会用各种方式,冷着一张脸,气死她

    “顾子臣,你放开我”乔汐莞用力的推开他。

    顾子臣身体似乎是动了一下,却没有放开她。

    乔汐莞觉得自己的力气在这个男人的身下,根本就毫无反抗之力。

    两个人这么沉默着僵持了好久。

    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很是响亮。

    “我心跳很快。”顾子臣突然说。

    “我听到了。”乔汐莞躺在他的怀抱里,不想听到都很难,“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

    “我不想去医院了。”顾子臣说。

    “什么时候这么任性了”

    “不知道。”顾子臣依然没有放开她,“就是不想去那个地方。”

    “顾子臣,你总得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什么都是你说怎样就怎样,你活得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乔汐莞一字一句狠狠的说道。

    顾子臣把头依然埋在她的颈脖处,吐着热气,喃喃的说着,“当时我没有出现在你的记者会现场,是不是恨死我了。”

    “你试试。”乔汐莞没好气的说着。

    “我现在说对不起有用吗”

    “嗯,有用。”乔汐莞说,“毕竟事情已经过了。”

    “过了,就不再计较了是吗”顾子臣问她。

    “嗯。”乔汐莞点头。

    顾子臣似乎是笑了笑。

    乔汐莞看不到他的脸,只感觉到自己的皮肤在他的唇边,有些细微的触感。

    顾子臣突然放开她。

    乔汐莞一得到自由,就挪着身体往后退了两步。

    两个人距离太近,她有些不自在。

    而且很显然,尽管顾子臣的口齿清晰,也依然可以感觉到这个男人还在酒醉。

    这么靠在马桶上睡着了,大概也是吐得撕心裂肺之后的事情。

    顾子臣看着她的距离,抿着的唇紧了一下,眼眸突然看到了她露在外面的那根金色项链,那个“扬”字真的很璀璨,璀璨到,他想要忽视都难。

    他沉默着,动了动从地上站起来。

    动作有些缓慢,大概是因为头晕的原因。

    乔汐莞也从地上站了起来。

    她今晚也喝了很多酒,酒精都还没有彻底的过,还要来伺候这尊大爷,她真觉得自己在顾子臣身上,就是一堆悲剧。

    “走吧,去”医院的话还未说完,乔汐莞突然看到顾子臣深灰色的衬衣上,腰间部分,有一团血渍。

    她眼眸一紧,有些惊慌,“顾子臣,你在流血”

    “嗯。”顾子臣很淡定,很淡定的扶着面前的洗漱盆,看着镜子中有些苍白的脸。

    喝了酒不应该红彤彤的吗像乔汐莞今晚酒后的那样。

    他喝醉了,脸色为什么这么白。

    “我送你去医院。”乔汐莞直接走过去扶他。

    顾子臣突然手臂一扬。

    力度真的很大,大到乔汐莞不稳,直接撞在了一边的墙壁上。

    突然响亮的撞击声,让这个封闭的空间,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压抑,气氛显得很是僵硬。

    沉默,如窒息一般。

    乔汐莞就默默的看着顾子臣腰间上的血渍越来越明显,她低头,还能够看到自己衣服上也不知道何时染上了他的血,还不少,看上去就像自己受伤了一般。

    她动了动身体,刚刚突然被顾子臣的如此排斥,让她撞在墙壁上其实有些疼。

    疼的那一刻,也仿若让自己脑袋清醒了很多。

    酒精果然不是一个好东西,很容易让人迷醉,导致脑袋不清楚。

    乔汐莞转身离开。

    顾子臣转眸看着她的背影。

    乔汐莞走得很快,她边走边拿出电话,很平静的说着,“武大,顾子臣在酒店的,腰上在流血,不知道是不是出车祸后的伤口处,他现在应该是喝醉了,我让他来医院他很排斥,你直接叫救护车吧。”

    “哦。”武大听得有些莫名其妙,连忙又问道,“那你在那里陪他吗”

    “我明天还要上班,这段时间很忙,需要养精蓄锐。”

    “哦。”武大持续茫然了。

    “挂了。”

    乔汐莞直接挂断了电话。

    挂断电话后,就已经在电梯里面了。

    电梯里面金黄色的反光玻璃散发着讽刺的光芒。

    她看着自己有些红润的眼眶,笑了笑,觉得自己真的很无趣。

    她是一天闲的慌吗

    非要来管这种无关紧要的闲事儿。

    电梯打开,她恢复自若,走出去。

    刚走到大厅中央,就听到前台小姐热情的招呼着她,“小姐,您找到您丈夫了吗”

    “没找到。”乔汐莞大步离开。

    前台小姐诧异的摸了摸鼻子,有一种碰了一鼻子灰的感觉。

    刚刚这个小姐分明急到不行,现在突然这么冷漠,这是变脸比变天还快的节奏

    武大急急忙忙的叫着救护车赶到酒店。

    意外的,老大的房门没有关,不知道是不是乔汐莞故意留的门,否则按照老大的脾气,不想开门,死活都不会开

    武大让医护人员一起走进了顾子臣的房间,直接上2楼,推开顾子臣的卧室。

    顾子臣手放在腰间,手上都有些血,那一刻闭上眼睛在睡觉,感觉到来人,转头看了一眼,没有说话。

    武大一把把顾子臣从床上拉了起来,没有说一个字,扶着他就下楼。

    陪同的医护人员是两个大男人,看着武大的蛮力,完全是惊呆着说不出一个字。

    顾子臣也没有反抗的,压在武大的身体上,走下楼,坐上了救护车。

    车内很安静。

    武大也不说话,顾子臣也不说话,陪同的医护人员搞得此刻也不好说话。

    车子一路到达医院。

    顾子臣被推着滑动病床回到病房。

    查房的护士看到顾子臣,差点没有哭出来,总算是回来了,要不然领导来视察,指不定会被骂得怎么的狗血淋头。

    顾子臣躺回自己的病房,他的主治医生就出现在他的病房门口,检查着他流血的伤口,用消毒水消毒后,看了看伤口崩裂的程度,说道,“要重新缝针。”

    “嗯。”

    “我给你推点麻药。”

    “不用了。”顾子臣说,“感觉能够承受得住。”

    医生诧异。

    “嗯,直接缝针就是。”顾子臣说。

    医生也没有多说什么,让医护人员将顾子臣带到手术室,直接进行了缝针,巴扎。

    整个过程,顾子臣真的连哼都没有哼一声。

    缝针很快,顾子臣回到病房,护士给他打着点滴瓶。

    医生随口问道,“你身体对疼痛的敏感度不高感觉不到疼痛”

    “大概吧。”顾子臣说,“我有些困了,想睡一会儿。”

    “你好好休息。不过顾先生,因为在住院期间,还要麻烦你遵守一下医院的规矩。”

    “好,我记住了。”顾子臣点头。

    “另外,这段时间忌酒忌烟忌辛辣。”医生再次提醒,“你今天喝了酒。”

    “我下次注意。”

    医生看着顾子臣一脸冷漠,真是很难遇到这么不配合的病人,沉默了一会儿,转身对护士交代了几句,离开了。

    武大就这么一直陪着顾子臣,整个过程。

    “你回去吧,武大。”顾子臣突然开口。

    “我陪着你。”

    “我不会离开了。”

    “我觉得还是陪着你比较好。”武大很坚决。

    顾子臣也没多说,闭上眼睛睡觉。

    看上去是真的很困的样子,眉头皱得很紧。

    老大从来都不是一个会主动去糟蹋自己的身体的人,准确说,在他们根深蒂固的思想里,保证自己身体的健康指数,比什么都重要。

    武大突然站起来,伸懒腰走向外阳台。

    她拿出电话,拨打。

    那边响了好几声,传来有些迷糊的声音,“武大,什么事儿”

    “老大现在在医院,刚刚重新缝了针,没什么大碍了。”

    “嗯。”那边淡淡的应了一声,似乎是真的很困。

    “我请几天假,我想在这里陪着老大。”武大说。

    “好。”那边一口答应。

    “老大腰间在车祸的时候受伤比较严重,缝了5针,其他地上是轻伤”武大似乎想要详细的说关于顾子臣的车祸状况。

    今天下午说得比较轻描淡写。

    对于他们而言是轻伤,其实对于很多平常人而言,伤得应该还挺重。

    医生说再往进去一点点,一个肾就完蛋了。

    “武大。”乔汐莞突然打断她的话,“顾子臣的事情我真的不想听太多。我知道你很关心你们老大,但是也请你站在我的角度上考虑一下我的感受。我这段时间真的很忙,品牌上市不是一件小事情,这代表着你辛辛苦苦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和财力投入的东西,是否会得到大众的认可,是否能够得到你辛苦后回赠的价值。而且这个品牌是积累了很多人的心血,大家都盼着能够有一个好的结果,我不希望因为我的疏忽,辜负了一大群我不应该辜负的人。”

    乔汐莞说得很清楚,口吻中带着些不耐烦。

    武大咬了咬唇,“好,我知道了。”

    乔汐莞说,不想辜负了一群她不应该辜负的人。

    大概就是在说,她不会为了一个辜负了自己的人,去辜负一群她不应该辜负的人。

    终究而言,老大现在在乔汐莞的心目中应该不太重要了。

    她原本以为或许还会有点重要的,毕竟今天晚上乔汐莞的表露出来的情绪不太容易骗人,她甚至还在想,会不会有破镜重圆神马的把戏上演,谁不希望看到圆满结局

    想来,她确实太天真了些。

    老大和乔汐莞都是两个最不容易被人揣摩了心思的人,她在他们之间,根本就是炮灰一个,菜鸟都不入门的角色,她确实没有能耐,撮合得了他们。

    放下电话,武大回到病房。

    老大应该没有睡着,尽管现在闭上眼睛,看上去在睡觉。

    武大找了一床医院的被子,躺在沙发上。

    夜晚渐渐变得深邃。

    周围,一片寂静。

    乔汐莞放下电话。

    她难得睡着了。

    真的是从顾子臣的酒店离开后,回来洗了个澡,将那件染上了顾子臣血色的衣服扔掉后,就直接躺在了床上,什么都没有想的睡觉。

    很快入睡。

    电话响起的时候,她真的很是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提前把手机关上静音。

    她看着来电显示,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终究还是接了。

    她刚刚给武大说的话有些重。

    武大只是好心而已,而她却显得有些太极端了。

    心里面隐隐约约有些内疚。

    对于武大这个女人,她是诚心的把她当成了朋友,不管她和顾子臣什么关系,而后她和顾子臣会演变成怎么恶劣的关系,她都没有想过和武大这个女人有任何隔阂,对她而言,朋友本来就不太多,姚贝迪的去世,让她更加想要珍惜友谊。

    眼眸微动,放下电话,大概是又睡不着了。

    她望着漆黑的一片,一个人感受着整个世界的安宁。

    她对秦以扬没有撒谎,她是真的很想,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当自己突然惊醒到睡不着觉的那一刻,身边能够有个人,就算是陪睡的一个人也好,这样一个人的日子,她有点受够了

    翌日一早。

    乔汐莞顶着黑眼圈,起床。

    下次睡觉前,她绝对要关机。

    总觉得就是因为这段时间的不关机,才会导致她这段时间这么一长串的悲剧。

    比如那天晚上接到了顾子臣的电话,莫名其妙被他打起来吃了之后,第二天还被他给狠狠的甩了。

    比如昨天晚上,分明准备好好睡觉养精蓄锐的,却因为一个电话做了一堆狗咬耗子多管闲事的事情。

    而这些事情导致的结果就是,她身体状况越来越差。

    她甚至觉得自己随时随地都有可能晕倒了过去。

    深呼吸。

    洗脸漱口,换好衣服,化好妆,出门。

    今天起床终究比平时要晚点,下楼的时候,刘妈就准备带着念念和小猴子去上学了。

    看着她的时候,小猴子依然非常乖巧的叫着她。

    念念随后也甜甜的叫着。

    乔汐莞笑了笑,走过去在小猴子和念念的脸上分别亲了一口,宠溺的说着,“乖乖去上学。”

    “好。”

    两个人的声音都特别的清脆。

    乔汐莞笑着,摆手让他们先离开。

    家里面没有小孩子,瞬间会觉得安静很多。

    乔汐莞走向厨房,盛了一碗稀饭,自己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看了看时间,自己开车去公司上班。

    她其实真的很疲倦,开车都有些恍惚,上班时间的交通又特别的拥堵,开得她真的很毛躁。

    她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打起精神好不容易开车到了公司,却因为自己的疏忽,倒车入库的时候,将车子撞在了墙壁上。

    她看着自己的爱车被撞了很大一个骷髅,真的有一种哭都哭不出来的感觉。

    这段时间是自己真的睡眠不足吗还是昨晚酒醉未醒,身体软绵绵的,精神也莫名的恍惚到不行。

    她深呼吸,下车,给保险公司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刚走到办公室,ilk就拿着黑色文件夹出现在她面前,恭敬的说着,“乔总,今天上午10点,公司有一个新员工座谈会,综合部经理邀请您一起参加。约一个小时后,上午11点,摄影棚的负责人会上门谈关于您和秦二少的照片相关,因为是您亲自拍片,很多细节摄影棚的负责人想要和你进行当面沟通。下午3点,我为您约了xx电视台的董事长谈关于我们品牌的广告投放的事宜,那边的意思是,希望我们去xx电台当面找他谈。另外,这是一份前期广告策划部做的上海城整个广告投放的宣传位,有些宣传位是我们之前就买过的,合约时间大概在明年底,您可以先看看,我们是否还需要增加其他广告宣传。一些醒目位置,但我们没有签约的广告位,我都做了标注。”

    ilk很认真的会抱着工作,恭敬的将一份材料放在她的面前。

    抬头看着乔总的时候,有些诧异,“乔总,您身体不太好吗看上去很累。”

    “嗯,这几天休息不够。”

    “那今天的安排,需不需要我为您做相应的调整。”ilk体贴的说着。

    “不用了,等把这段时间忙过了,我再好好放一个长假,彻底的休息一下。”

    “是。”ilk连忙点头。

    “对了,我和秦以扬只做情侣套装的形象宣传,我们真正的熟ature需要一个品牌代言人。”乔汐莞突然说道。

    “乔总有合适人选吗”

    “程晚夏。”

    “绯闻女王。”ilk有些惊喜,“可是她不是相夫教子,基本息影了吗”

    “我有办法。”乔汐莞嘴角一笑。

    ilk从来不怀疑乔总的能力。

    “你帮我做一个现在明星代言的市场价,做好了之后,我要亲自去找程晚夏谈。”

    “好的。”ilk点头。

    “没事儿了,你先出去吧,第一个会议的时候,来提醒我一声。”

    “好。”ilk恭敬的答应着。

    转身离开。

    离开的时候,为乔总带上房门那一刻,她分明看到乔总一脸疲倦。

    她想,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人是金刚。

    只是,坚持不坚持而已

    所以乔总的成功,真的不是运气好

    ------题外话------

    中秋节快乐,么么哒。

    今天稍微提前更新了点,么么哒。

    狼性忠犬独占娇妻铭希

    简介:从被情人杀死的古媗变成了为情自杀的季茉,预示着她重生了。

    她被压在墙上,男人逼迫她做出不雅动作来帮他躲过一劫。羞耻与愤怒让她想报复,但目前的情况告诉她不跟危险人物有牵扯才是最明智的。

    况且,她很忙忙着报复花孔雀和种马,忙着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反正你都这么忙了,不如再忙着跟我结个婚吧。”

    季茉知道这个世上有不少的流氓,但无耻难缠又龟毛的流氓她还真是第一次遇上。

    他说:“寂寞于我,如影随行。一日寂寞,日日都想寂寞。病入膏肓,乃寂寞所至,只要你陪我一日,便可解此症。”

    “神经病”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