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六章 离婚

第二十六章 离婚

作者:恩很宅
    武大所谓的24小时贴身保护,还真的是24小时贴身。

    车子停在环宇大厦后,武大就跟随着乔汐莞走进了环宇大厦,跟着她走进了乔汐莞的办公室。

    乔汐莞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武大随便找了一个沙发坐下。

    milk跟着走进来汇报工作的时候,眼神不时的看向武大,总觉得乔总和这妞有猫腻。

    “你今天上班能认真点吗?”乔汐莞眼眸一紧。

    “对不起,乔总。”milk连忙回神,继续汇报着,说道,“根据昨天和摄影棚的谈判时间,今天上午10点半要去摄影棚拍时尚品牌写真,今天我已经再三和秦二少确定了时间,10点半他会来找您一起去。”

    “嗯。”乔汐莞微点头,说道,“昨天和电视台谈投广告的事情,那边让我尽快将广告视频拿给他们审核,拍摄完了照片之后,我就要拿着合同去找程晚夏,你在下午2点前送到摄影棚来。”

    “是。”milk点头。

    “至于广告位,昨天我已经将那些我们还要增加的广告牌标注好了,你让广告部的早点去谈合同,别耽搁了我们熟—mature上市的进度。”

    “是。”

    “催催策划部的同事,早点把方案拿给我过。”

    “是。”

    “环宇周年庆的事情,你要督促一下综合部,这段时间忙着上市,这个工作我交给你催办,综合部主办,我不花太多心思在上面。”

    “好的。”milk恭敬无比。

    乔汐莞又和milk交代了些工作上面的事情。

    武大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说是看报纸,其实也是随意的翻阅,内容倒是看得不多,只是偶尔听了听乔汐莞和milk的对话,是真的觉得乔汐莞果然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忙,所以乔汐莞是真的忙的没有时间去搭理老大的事情。

    乔汐莞和milk说完,milk恭敬的离开,离开的一瞬间对着武大说道,“你要咖啡吗?”

    “谢谢。”武大欣然接受。

    milk点头,出去。

    没多久,milk送来两杯咖啡,出去工作。

    这个女人看上去就不像是可以好好工作的女人,却没想到做事情这么有头绪,乔汐莞安排的工作量应该不算小吧,她却都是欣然的接受,还有种得心应手的感觉。

    “你想像milk那样上班?”乔汐莞似乎是注意到她若有所思的视线,突然问道。

    “没想过。”武大将视线放在报纸上。

    她也没这个能耐。

    乔汐莞抿了抿唇,转眸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电脑屏幕上。

    直到上午10点,办公室门外响起敲门的声音。

    “进来。”

    “莞……”人还未进来,就听到轻扬的男性嗓音,以及印入眼帘的那一束大玫瑰。

    乔汐莞蹙眉看着他。

    秦以扬似乎没有发现武大的存在,走过去将红玫瑰放在她办公桌上,两手撑着办公桌,身子往前,嘴唇就要亲上她的唇。

    “咳、咳。”房间中突然响起别人的声音。

    秦以扬一顿,转头,惊呼道,“你怎么在这里?”

    “就在这里了。”武大把眼神转向一边,她一向都不太喜欢看到别人现场直播。

    但是老大说,要24小时贴身保护。

    贴身的意思就是寸步不离。

    她真怀疑老大是为了自己的私人目的……

    这么一想,觉得老大真腹黑。

    “你在这里做什么?”秦以扬继续问道。

    “我……陪陪乔汐莞。”武大说,还笑了一下。

    笑容其实很假。

    所以秦以扬更加不相信了,“她需要人陪?”

    “大概吧。”

    “需要人陪,也是我来陪啊,你来陪什么啊。”秦以扬不爽。

    “我……”撒谎不是她的强项,甚至是弱到爆。

    “行了以扬,是我让武大跟着我的,有些事情,随后给你解释。”乔汐莞看了看时间,“时间不早了,我们去摄影棚。”

    “哦。”秦以扬点头,又似乎有些不爽的在乔汐莞耳边嘀咕,“她这么一直跟着我们,真的好吗?我们偶尔那啥那啥……”

    乔汐莞和秦以扬走出办公室,走进电梯。

    武大跟随其后。

    乔汐莞透过电梯的金黄色镜面看着秦以扬一脸不满的表情,安慰道,“过段时间就好了。”

    “过段时间?意思是这妞会跟着我们很长一段时间了?”秦以扬更加不满了。

    “……”

    武大觉得自己真的有一种想要钻地缝的感觉。

    她也不想还这么遭人嫌弃。

    两个人坐进武大开的小车内,去摄影棚。

    到达那里的时候,摄影棚已经准备就绪。

    秦以扬设计的情侣装也由设计部的同事专程提前送到了摄影棚,并和化妆师沟通者每一套衣服的发型和彩妆,他们出现,就直接换衣服,然后上妆。

    一切井然有序。

    武大坐在一个角落,无所事事的看着大家的忙碌。

    一直以为只有基地那种地方才会那么的去争分夺秒,原来那句职场如战场,果然不是随口说说,而且看着大家这么井然有序的去做一个工作,还真的让人有些向往。

    半个小时后,乔汐莞装扮完毕。

    她穿着一件军绿色的衬衣,在领口处用一道棕咖色进行线条勾勒,就这么轻轻一笔,让军绿色的衬衣看上去更有质感,而衬衣修身的线条也让她傲人的身材淋漓尽致,下身一条黑色皮包裙,一直到膝盖处,臀后开衩较大,稍微不注意就会将小内在露出,却给人一种致命的性感,小腿均匀白皙,配上一双9厘米的高跟鞋,看上去更显修长,娇媚。

    这套衣服配搭着浓妆,大波浪随意的在头上挽起一个小髻,一些不规则的头发掉在耳边,掉在锁骨处,看上去随意而性感,耳朵上带着一副有些夸张的钻石耳环,在灯光下,闪烁得刺眼。

    那一刻,坐在旁边的武大都不得不去感叹,乔汐莞果然是,天生尤物。

    正时。

    秦以扬也从一边走了出来。

    秦以扬其实换装比较快,不过他作为此次品牌的首席设计师,对于拍摄也有自己的要求,在乔汐莞换装的空隙,就在和摄影师进行沟通,以及想要以什么样的形式表达这套衣服的主题。

    简单沟通完毕之后,乔汐莞也换装完毕。

    他走向乔汐莞,身上穿着一件军绿色的风衣,风衣很长,一直到了小腿中部位置,秦以扬笑着在乔汐莞耳边呢喃道,这是大长腿才能够驾驭得了的。

    乔汐莞翻白眼,那一刻也不得不感叹秦以扬确实有那个资本,就算她今天穿了超高高跟鞋,也不过只到他的鼻子位置,秦以扬说这叫最萌升高差。

    反正从秦以扬嘴里说出来的,永远都会让人心暖暖。

    话说今天的秦以扬也确实很帅,头发被发型师抓得有些凌乱,甚至于还喷上了一次性的颜色,在头顶上染了一缕军绿色的头发,看上去怎么都觉得有些狂野的味道。

    两个人这么站在一起,赏心悦目。

    摄影师已经准备就绪,灯光和场景在他们之前就准备妥当。

    摄影师诱导着他们换着各种姿势。

    因为这套衣服的主题是温暖,所以两个人相拥的照片特别多,有一张摄影师甚至让乔汐莞抱着秦以扬的脖子,秦以扬抱着乔汐莞的腰,两个人正面相对,鼻尖挨着鼻尖。

    “秦先生嘴角可以稍微抿出一个弧度,眼神往下,看着乔小姐的嘴唇……对,很棒。乔小姐嘴唇微张,眼睛看着秦先生的眼睛,就像你平时自拍那样,眼睛瞪得大大的……ok,很棒,很有feel……”

    武大实在无聊,拿起手机拍摄了一张,然后编辑彩信发送。

    内容是:他们在拍婚纱照。

    武大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很邪恶。

    总觉得老大应该会很紧张很紧张。

    她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顾子臣的回信,又这么无所事事的看着灯光下那两个天造地设的一对。

    才拍摄了两组,就已经到了下午2点。

    milk拿着文件出现,看了看还在拍摄的两个人,又看了看一边无所事事的武大,连忙问道,“他们拍了多少了?”

    “这是第三套衣服,刚换上。”武大说。

    “这么慢?”

    “据说这还是快的,对于非专业模特而言。”

    “那倒是,看看我们乔总就站在那里,也是专业模特。”milk自豪的说着,一屁股坐在武大的旁边,一脸羡慕的看着拍照的两个人,突然又像是想到什么,“你吃饭了吗?”

    “吃了这里的盒饭,味道还不错。”武大肯定道,“不过那两个没吃,说是吃了怕影响状态。”

    “那乔总不是很惨?!”milk心疼的说着。

    “……”一顿不吃饭,有什么惨不惨的。

    两个人这么又等了一会儿,第三组衣服拍摄结束的时候,乔汐莞换上了自己来时的衣服,妆也卸了,大概是今天就到处结束了。

    乔汐莞直接走向milk和武大,秦以扬跟在身后。

    “合同呢?”乔汐莞问道。

    “在这里。”milk连忙站起来,将合同递给她。

    乔汐莞随意看了看,一边看一边往外走。

    几个人都跟着她一起离开。

    乔汐莞将合同盖上,转头对着秦以扬,“今天辛苦了,放你小半天假回家休息。”

    “你呢?”秦以扬看着她。

    “我去找程晚夏谈合同。”

    “饭都没吃。”

    “我到时候随便吃点就行。”

    “那怎么行?”

    “放心吧,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得很。milk,你回去的时候,先送秦以扬回家。”乔汐莞吩咐。

    “好。”milk点头。

    乔汐莞对秦以扬笑了笑,“我先走了,有事儿打电话。”

    秦以扬就怎么看着乔汐莞和武大走向她的专用轿车。

    milk看着秦以扬的表情,咳嗽了一声。

    秦以扬转眸睨了一眼milk。

    milk有些尴尬地说道,“乔总都走远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她还有好大一堆,乔总亲自交办的事情要做。

    “你说乔汐莞为什么就能够这么自强,不息?”秦以扬突然感叹,甚是不解。

    “因为她是女王啊。”milk笑着说,“女王,天生如此。”

    秦以扬似乎是笑了一下。

    这样的女王,让他保护是不是真的很难?!

    ……

    乔汐莞坐在武大的小车内。

    整个人累到不行,她微叹了口气。

    她当时想的简单,以为就是随便拍照而已,应该不会太难,顶着这么漂亮一张脸,随便笑笑就行了,却没想到,照相其实最要的就是传神,而且各种动作转换,还真的比想象中累太多。

    她拿出电话,拨打。

    那边很快接通。

    “晚晚,有点事情找你,昨天给你打电话了,我是到你们家来,还是我们找个地方喝咖啡,好好谈?”乔汐莞尽量让自己保持着精神很好的样子,声音中完全没有任何一丝疲倦。

    “你到家里来吧。正好,傅博文也在。”

    傅博文这个工作狂,居然在家陪老婆?!

    好吧,其实有他在,她觉得更好谈。

    商人嘛,总是看中利益的。

    她比市场价再谈高点,傅博文应该不会拒绝。

    这么想着,乔汐莞欣然的答应了,然后挂断了电话,对武大说了一串地址。

    武大透过后视镜看着乔汐莞的模样,“真的不要吃点东西吗?”

    “不用了,没什么胃口。”乔汐莞说。

    是真的没有胃口,或许是人累到一定程度,就感觉不到饿了。

    武大想了想,也没有再多说。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一栋奢华的别墅,让人瞠目结舌。

    乔汐莞以前也来过,程晚夏的生日宴,她来参加过一次。

    当时就觉得这栋别墅果然是,土豪中的土豪,设备齐全,占地面广。

    其实之前傅博文和程晚夏住在一栋奢华的小区楼里面,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傅博文就说动了程晚夏搬家,然后就搬到了这么奢侈的别墅里面来。

    据说,这栋别墅上户在程晚夏的名下。

    傅总对自己老婆果然是大方得很。

    乔汐莞到达大门口,就有佣人专程出来迎接,带着她和武大走进了富丽堂皇的大厅。

    刚到大厅口,程晚夏就迎了出来,笑着说,“今天还真巧。”

    “巧?”乔汐莞诧异。

    程晚夏已经自若的拉着他走向大厅。

    好吧。

    她终于知道“巧”是什么意思了?!

    客厅沙发上和傅博文聊天坐在一起的男人,顾子臣!

    顾子臣为什么会出现在在这里?!

    所以傅博文在家不仅仅只是陪老婆了?!

    她尽量让自己保持着平静,尽量让自己表现得非常的淡定的,还拉出了一抹友好的笑容,“顾子臣,你也在?”

    顾子臣抬眸看了她一样,微点头,没说话。

    乔汐莞也没把视线放在他的身上,转头对着傅博文,一脸讨好,“傅总,打扰了。”

    “嗯。”傅博文淡淡的应了一声。

    乔汐莞觉得自己在这里有些尴尬,不管怎样,傅博文和顾子臣的关系,自己和顾子臣的关系,自己又和傅博文的关系……她想不明白的是,顾子臣不是失忆了吗?失忆了,还会和傅博文这么在一起,相谈甚欢?!

    “莞莞,我们去楼上谈吧。”程晚夏非常善解人意。

    至少比傅博文那厮会体贴人多了。

    “好。”乔汐莞点头,跟着程晚夏上楼。

    武大犹豫了一秒,也准备跟上。

    “你就在下面。”乔汐莞说。

    武大脚步顿了顿,眼眸明显的看了一眼顾子臣。

    看着顾子臣点了点头,武大才转身走向一边的沙发上。

    程晚夏看了一眼武大,笑着说,“你朋友?”

    “贴、身朋友!”乔汐莞咬牙切齿。

    程晚夏似乎是明白的,笑了笑,带着她继续上楼。

    两个人坐在楼顶的空中花园。

    就算在冬天不太适合花朵开放的季节,也是一片鸟语花香。

    程晚夏一边招呼着乔汐莞坐在厚实的布艺沙发上,一边倒着似乎是早就准备好的咖啡说道,“这里是傅博文在打理,我其实不太喜欢弄这些东西,我嫌麻烦。”

    “看不出来傅总还会做这些。”乔汐莞笑着打趣。

    “他会做的东西其实挺多的。”程晚夏说着,脸蛋微红,看上去就是这般的赏心悦目。

    乔汐莞一时有些失神,回神过来时,程晚夏已经将咖啡递到她面前,她连忙说着,“谢谢。”

    程晚夏坐在她对面,笑着说,“不问我为什么顾子臣在?”

    乔汐莞抿了一口咖啡,没有说话。

    程晚夏看着她的模样,笑了笑,“傅博文给顾子臣打的电话,让他来家里做客。你知道之前傅博文和顾子臣关系挺好的,两个人这么聚餐,也不奇怪。”

    “顾子臣不是说失忆了吗?”

    “这并不代表他们感情不好。”程晚夏悠闲的喝了一杯咖啡。

    好吧,她表示她不能理解,但也没兴趣深究,她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程晚夏谈。她拿出手上的那份合同,放在程晚夏的面前,“有兴趣代言品牌吗?”

    “熟—mature?”

    “看来你还挺关心我的。”

    “你新闻比我当年还多,不想关心都难。”程晚夏随手拿起那份合同,翻阅着。

    乔汐莞笑了笑,“谢谢夸奖。”

    “但是你知道,我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席过商业活动了,顶多就是陪着傅博文参加宴会,或者他用我的名义搞慈善捐赠什么的,其他我确实没兴趣,我现在很享受我现在的生活。”程晚夏带着拒绝的口吻。

    “我可以保证不给你安排任何商演,就算是品牌上市营销活动,也不需要你参加。”乔汐莞很诚恳。

    程晚夏似乎无动于衷。

    “或者,价钱方面,你可以往上涨。”乔汐莞有些无奈。

    总不能强迫了她去。

    她也只能用利益去诱惑,显然,用处不大。

    程晚夏很直白的说着,“价钱没什么,已经比我的市场价高了5个百分点,这样的诚意已经够了,原因就在于,我不想再抛头露面,毕竟我是有家室的人。”

    “……”

    乔汐莞突然有些语截。

    有些人就是会为了家庭放弃她的事业,她也不保证自己有一天会不会如此。

    所以她是理解程晚夏的,却又不太甘心。

    程晚夏虽然已经息影,但在娱乐圈的地位举足轻重,加上傅博文这个强大的后台,让她的品牌服饰在程晚夏的身上火一次,并不是难事。

    乔汐莞咬牙,没想到程晚夏会拒绝的这么彻底。

    她一直以为,就算是凭交情,程晚夏也不会如此,不近人情。

    是不是和傅博文那厮待久了的原因……

    “其实,你可以用感情感化我,我是一个感性的。”严肃的程晚夏突然一笑。

    一筹莫展的乔汐莞猛地抬眸看着她。

    “给你开玩笑的,看你脸都揪成一团了。”程晚夏说着。

    这女人,居然在给她开玩笑!

    没看到她要急死了吗?!

    “你昨天给我打电话我就想到你要做什么了,别以为只有你们商人才聪明,我们娱乐圈的人也是这么奋斗过来的,总是要学会揣摩投资商的心思才能够出人头地。”程晚夏说着,嘴角一勾,美的花枝招展的,“不过昨晚上我给博文说的时候,他今天早上就在电脑前面打了些东西出来,你看看。”

    说着,程晚夏拿出来一张4a纸,上面白纸黑字。

    就知道傅博文那个腹黑男,绝对不会轻易让程晚夏接她的单子。

    她拿起来,念着里面的条条框框,“1、代言费不能低于8位数。2、代言期间工作时间一天不能超过6个小时,且连续工作6个小时的时间不能超过5天。3、代言的衣服不能太暴露,底线在锁骨以上,小腿以下。4、品牌代言活动不允许影响到程晚夏照顾家庭,如两者发生冲突,前者为后者让路。5、程晚夏绝对不参加任何形式的商业或者私人聚会,绝对不能在回家前沾一滴酒。6、品牌代言如发生任何非程晚夏引起的负面新闻,环宇集团需赔偿程晚夏损失费,按照保险公司的评估价格进行赔偿。7、品牌代言合同签订时间为3年,3年后,看程晚夏状态再考虑是否续签。8、以上条款必须加入到合同中,存档,并亲自送一份到傅氏集团备档。”

    乔汐莞看完,已经石化,她弱弱的问着程晚夏,“你经纪人是傅博文?”

    程晚夏点头。

    自从和公司解约了之后,傅博文就自然的接手了她的所有事宜,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

    程晚夏无奈一笑,“否则你以为我真的愿意这么彻底息影吗?让他当我的经纪人,我还不如不上班行了,我不想和他争吵。在这事情上,他很霸道。”

    “其他事情呢?”乔汐莞八卦的问道。

    程晚夏脸微红,没有回答。

    有些答案,似乎是不言而喻。

    傅博文这个闷骚男,指不定私底下对程晚夏,各种卖萌。

    想想那画面都让人鸡皮疙瘩落了一地。

    “那合同我先拿回去修改后,给你家傅先生过目后,再签订。”乔汐莞说着。

    “嗯。”程晚夏点头。

    合同基本敲定之后,乔汐莞和程晚夏坐在楼顶花园喝咖啡,聊天。

    其实他们也不是经常见面,但就是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程晚夏是公众人物,曾经在娱乐圈炙手可热,后来因为傅博文而息影在家相夫教子,不过她的传说一直还在娱乐圈盘旋,偶尔傅博文刻意的对程晚夏稍微一点曝光,也可以引起媒体的疯狂追逐。

    当年的乔汐莞其实对程晚夏没什么特别大的感觉,毕竟她不追星。另一方面,程晚夏能够这么火,也是因为粉丝对她的两极分化,喜欢她的爱到命里,不喜欢她的唾弃到尘埃里,自己还算中立,但偶尔也会被一些负面新闻影响,终觉得程晚夏这个女人很俗,少了点内涵。

    接触了才知道,其实这个女人真的很聪明,性格又豪爽,和曾经给她的印象完全不一样,所以傅博文栽在程晚夏手上似乎也理所当然。

    两个人聊着天。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特别快。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不嫌弃,留下来一起吃晚餐吧。”

    “就不打扰你和傅总的二人世界了。”

    “我们很久没有二人世界了,而且今晚顾子臣也在,晚上家里两个孩子也会回来。”

    “真的不了。”乔汐莞拒绝,“等合同谈成了,我单独请你和傅总吃饭。”

    “莞莞,我们的交情就只有这么点吗?”程晚夏眉头一扬,有些不悦。

    “怎么会,其实我就是客套一下而已。”乔汐莞连忙赔笑道。

    合同都没有签订,就算是忍也得忍下来不是?!

    “这还差不多。”程晚夏嘴角一笑,“话说,你是不是很介意和顾子臣在一起吃饭?”

    “没有。”乔汐莞摇头。

    “真的没有?”

    “嗯,真的没有。”

    程晚夏狡猾的笑了笑,说着,“走吧,不早了,我们下楼去。”

    “嗯。”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走向客厅。

    客厅中顾子臣还在和傅博文谈话,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两个人表情看上去都很严肃。

    程晚夏在乔汐莞耳边嘀咕着,“是不是觉得男人之间谈事情很无趣?”

    “大概吧。”

    “所以我很讨厌傅博文把工作带回家。”程晚夏嘀咕着。

    乔汐莞附和着笑了笑。

    其实她也不喜欢把工作带回家,如果要工作,她宁愿在办公室加班。

    两个人走向客厅沙发边。

    傅博文看着乔汐莞,“你还没走?”

    说得那个直白。

    乔汐莞觉得,她还是走得好。

    她正准备起身。

    “傅博文,难道就允许你有朋友吗?!”程晚夏脸色不好。

    “我随口问问而已。”傅博文眼神闪烁。

    程晚夏连忙对着乔汐莞说道,“你别管他,他就是这么幼稚。”

    “……”傅总很幼稚吗?!

    感觉全场都静了,静了……

    直到,门口处一个小女孩和一个小男孩传来嬉笑的声音。

    两个小孩子非常有礼貌,看着家里有客人,都过来乖巧的叫了一声,然后回房放书包,做作业。

    乔汐莞真的觉得,家里面有孩子挺好。

    忍不住响起小猴子和念念,嘴角拉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总觉得人这辈子,怎么也应该有一间自己特别欣慰的事情。

    眼眸微动,她转图看向那道视线,看着顾子臣就这么看着她,然后看到自己在看他的时候,又把视线转移。

    心里有些微动,表现出来的,还是这么冷冷淡淡。

    没多久,开饭。

    傅博文一家人加上顾子臣、乔汐晚和武大。

    一共7个人,也围不满傅博文家这么奢华的大圆桌。

    傅博文开了一瓶红酒,每人倒了一杯。

    饭桌上吃得很优雅,还很安静。

    “对了乔汐莞,你都没吃午饭。”武大突然想起了似的,吐口而出。

    乔汐莞就感觉所有人的视线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她有些尴尬的说着,“工作太忙就忘记了,而且也没感觉到饿。”

    “以后还是要按时吃饭的,要不然对胃不好。”程晚夏带着责备的关心。

    “平时有吃,今天是真的太忙。以后也不会这样了。”乔汐莞笑了笑。

    饭桌上又恢复了安静。

    乔汐莞看着自己碗里面多了一个鸡腿,她转头,看着身边的顾子臣。

    顾子臣又给她夹了一块牛肉。

    乔汐莞咬唇,看着顾子臣这么不动声色的,夹了好多菜在她碗里,她的碗已经堆成了一个小山丘。

    “多吃点。”顾子臣说。

    乔汐莞咽了咽喉咙,“不用帮我夹了,有些菜不是我喜欢吃的。”

    “挑食不好。”

    “……”她只是不想吃他夹的菜而已。

    “快吃吧。”顾子臣催促。

    乔汐莞沉默着,一口一口吃了起来。

    刚吃完一波,另外一波又来了。

    她平时真的吃不了这么多。

    但终究不想在别人家的饭桌上发脾气,所以忍耐着,终于吃完。

    结束了这么一顿丰富的晚餐,乔汐莞的自己肚子也撑到不行,有一种胃都要撑爆了的感觉。

    她暗自将顾子臣那货诅咒了一百八十遍!

    “晚晚,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乔汐莞连忙说着。

    “我也告辞了。”顾子臣附和着。

    “既然你们急着走,我也不留你们了。”程晚夏友好的说道。

    “那合同明天我先给傅总你送过来,然后再来找晚晚签字吗?”乔汐莞询问傅博文。

    “嗯。”

    “那就不打扰你们了,拜拜。”

    “拜拜。”

    乔汐莞带着武大离开。

    顾子臣跟随其后。

    乔汐莞打开车门坐在后座。

    还未关上车门,另外一个身影已经从另外一个门坐了进来。

    乔汐莞看着他,近距离,还能够闻到他身上淡淡的酒味。

    今晚上那瓶红酒,顾子臣和傅博文喝得比较多。

    她其实真的不太在意顾子臣的身体,不管他想要怎么糟蹋,那都是他自己的事情,和她无关。

    “车祸后车子被送去保修了。”顾子臣解释。

    “但我也应该没有这个义务,送你回家吧。”

    “麻烦了。”

    “顾子臣。”乔汐莞脸色真的很不好,“我看上去就像是这么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人吗?”

    “不像。”

    “或者你觉得,你只要稍微勾勾手指头就能够让我恬不知耻的摇着尾巴到你身边去?”

    “我没这个意思。”

    “如果没这个意思,麻烦请下车。”乔汐莞说得很冷漠,一字一句间,好无语地可商量。

    顾子臣看着她,好半响,“你很排斥我吗?”

    “那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对你?”乔汐莞努力地让自己拉出一抹好看的笑容,“装作漠不关心满不在乎,然后一次又一次的被耍?”

    “我们明天去离婚吧。”顾子臣说。

    乔汐莞讽刺的笑了一下,“随便你。”

    “否则,你怎么结婚。”后面这句话,似乎是在喃喃自语。

    而刚好,她听到了而已。

    她说,“真是感谢你的大发慈悲。不过顾子臣,明天我不会去接你,也不会刻意等你。早上9点钟,我就在那里待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你不出现我就会走,而且这段时间我都不会再抽出时间去民政局。我真的很忙,没你这么闲。话我今天也说清楚,如果明天没能离婚,工作忙完了之后,我会很主动单方面的向法院申请离婚。”

    顾子臣沉默着,好半响,“明天我会到。”

    “对我而言不重要。不过顾子臣,我今天真的很累了,我要赶着回去休息,如果你没有其他事情,麻烦请下车。”乔汐莞一字一句。

    乔汐莞的排斥,明显到真的不能忽视。

    顾子臣打开车门,下车。

    “武大,开车。”乔汐莞冷冷的吩咐。

    武大看了一眼顾子臣,开着车扬长而去。

    顾子臣就看着那辆黑色轿车离自己越来越远。

    直到,彻底消失。

    他左右环视,周围一片雅静,这种高档别墅区,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出租车而言。

    他需要一个人,走出很长很长一段距离,运气好,或许会碰到一辆。

    深呼吸一口气。

    头有些晕。

    大概是喝了酒的原因。

    这段时间越来越容易酒醉,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

    翌日。

    乔汐莞坐着武大的车去民政局。

    武大转头看了好几眼乔汐莞,看着她冷漠的样子,到嘴边的话终究还是收了回去。

    两个人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不离婚似乎也不可能了。

    很快到达民政局,那个时候还不到9点,但是顾子臣已经到了。

    乔汐莞看着他。

    离婚倒是很积极。

    她没什么多余的表情,和顾子臣一直走了进去。

    不知道是不是太早的原因,队都不用排,直接就到了他们。

    还是那个大妈。

    大妈对他们似乎也颇有印象,问了句,“回家没商量好,还是要离婚?”

    “不用商量。”

    “话不能说得这么绝对……”大妈似乎是想要劝。

    “我就是这么绝对!”乔汐莞直接打断,斩钉截铁的说着,“而且,绝不后悔。”

    “好吧。”大妈耸肩,说道,“把你们的相关证件和离婚协议给我。”

    “离婚协议?”乔汐莞一怔,她已经忘记了准备这个东西。

    她转头看着顾子臣。

    顾子臣似乎早有准备的拿出两份文件。

    乔汐莞皱眉,接过一份。

    协议写的很清楚,财产独立,乔汐莞名下的所有动产不动产均属于乔汐莞,且两个孩子均归乔汐莞抚养,顾子臣每个月支付5万元生活费。

    乔汐莞想都没想,直接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顾子臣也签了下去。

    大妈看着两个人的协议书,也没再多说,“哐哐”两个大章,两本猪肝色的离婚证递到他们面前,笑着说道,“恭喜你们,法律上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乔汐莞没什么表情,拿着离婚证,先走了出去。

    顾子臣跟着走了出去。

    乔汐莞突然停在顾子臣的面前,“顾明路在市第一中心小学上学,下午5点半放学。刚刚出门的时候我给他说过,你可以去接他,晚上9点之前送回来,他在长身体,要准时睡觉。”

    顾子臣看着她,似乎是在消化乔汐莞说的。

    半响,他问乔汐莞,“那,顾明念呢?”

    ------题外话------

    离婚了,离婚了……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