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七章 秦以扬,好好照顾乔汐莞

第二十七章 秦以扬,好好照顾乔汐莞

作者:恩很宅
    “那,顾明念呢”

    顾明念。

    乔汐莞抬眸看着顾子臣,“别这么贪心,顾子臣。”

    “不都是我的孩子吗”顾子臣问她。

    “怀上顾明年那一刻你就让我打掉。到后来我一个人拼命保护她拼命把她生下来,拼命把她带大到现在,整个过程,你在哪里你觉得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说,她是你的孩子”乔汐莞问他。

    顾子臣哑然,心里有些微动的情绪。

    “现在想来,很多事情,冥冥之中天注定,当曾经你说要打掉顾明念那一刻开始,仿若就注定了这辈子,你和她都没缘”乔汐莞丢下一句话,蓦然离开。

    他曾经要打掉他们的孩子吗

    看来,他曾经真的是一个残忍的人。

    他看着乔汐莞的背影越来越远。

    曾经,真的变成了曾不能想起的经历。

    他用了很多种方法去找曾经的记忆,他去见过心理医生,心理医生说这不是心理疾病,他无能为力。他去医院,问他的血块什么时候可以消去,医生说,这因人而异,说了很多天方夜谭的东西,一句话就是,看造化。所以他又想了其他方法,他想或许去见见曾经的朋友家人,也许就会有点印象

    他试过了这么多种。

    到最后,还是一片空白。

    老天大概都在惩罚他曾经的无情无义。

    他缓缓走出民政局,路过结婚登记处,他看着别人的甜蜜突然有些晃神。

    落寞的一笑。

    这辈子,也不会再经历了。

    他走向民政局外面的公路,招了一辆出租车。

    听说他还有一个双胞胎的弟弟在监狱。

    既然大家都见了,就算是无所事事,于情于理也应该再见见他,顾子寒。

    出租车很快到达西郊监狱。

    办理了一些手续,等了10来分钟,见到了一个穿着囚服的男人,和他长得真的很像,两个人这么坐着,他有一种照镜子的错觉。

    而很显然,顾子寒在看着自己的时候,明显有些惊讶。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沉默到没有话说。

    曾经的关系应该很不好。

    而且他对面前这个男人也确实没什么印象。

    起身就想要离开的时候。

    “哥。”顾子寒叫他。

    顾子臣顿了顿,抬了抬眉头。

    “什么是回来的”顾子寒问道,语气听不出来什么,仿若就是随口问问而已。

    “有一段时间了。”

    “爸妈应该很想你。”

    “或许吧。”

    “你回来了,子俊也不需要这么累了。”顾子寒说,口吻听上去,有些说不出来的低沉。

    “我不会接手顾氏的企业。”顾子臣直白。

    “为什么”

    “没有那么多理由。”顾子臣不想要多做解释。

    顾子寒似乎是有些愤怒,而后,又很释然的笑了一下,“也对,从小到大都是那样,在你看来无所谓的东西,对我而言却如获至宝。”

    顾子臣没有说话,因为都不记得了,所以不知道怎么继续话题。

    “到头来,做了这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用了这么多非人的手段,换来的却是你的不屑一顾。大概你永远都不会知道,我是有多想得到家人的认可。”顾子寒说。

    嗯,他不知道。

    但是此刻,心里莫名有些难受。

    “我一直以为我只比你晚出生几分钟,但是我的人生不应该比你晚了那么大一截。可事实就是,爸的注意力永远都只会放在你的身上,不管你变成了什么样子,就算成了残疾,还一直对你心心念念,仿若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不管你还存不存在价值,你都是全家人最想要关心的对象。”顾子寒说,“而我,做了那么多,永远都没办法取代你在家里的地位,即使你变得一文不值。”

    顾子臣咽了咽喉咙,平静的看着顾子寒。

    “我其实不想你来看我,这让我觉得我自己很惨。我现在就是一个失败者,彻底的失败者,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而我落得如此下场,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就是你,至少在内心深处还有一块骄傲的小天地也罢,我不想你看了我的笑话,就算只是自欺欺人也好,我不愿对你服输。即使我的人生已经一败涂地。”顾子寒说得很坚定。

    顾子臣沉默着,就这么听着自己的亲弟弟对自己的控诉。

    越来越觉得自己曾经,真的很坏。

    他嘴角笑了一下,笑着说,“坚持自己,挺好。”

    而他,大概也真的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

    他起身,准备离开。

    “哥,你现在和乔汐莞在一起了吗”顾子寒突然问道。

    顾子臣转头看着顾子寒。

    不是对自己恨之入骨吗

    “我不是关心你,我只是觉得那个女人很可怜。”顾子寒直白的说道。

    乔汐莞这种只会不停的奋斗让自己过上更好生活的女人,会有多可怜

    他一直觉得,乔汐莞很适合在这个现实的社会中生存,她是上帝偏心的产物,将她缔造得非常完美,不轻易被人伤害,也不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未来。

    “她经常来,比其他人来的更加频繁。”顾子寒说,“她不是为了看我,而是想要看看我这张脸,看看我这张,和你一模一样的脸。”

    顾子臣心痛了一下。

    他大概可以想象,乔汐莞这么坐在这里,孤独的看着顾子寒,看着他想象着曾经的自己时,是一个什么样的画面。

    他大概可以想象得到,乔汐莞装作莫不在意的样子,内心深处会有怎样的波涛汹涌。

    他大概可以想象到,乔汐莞偶尔一个瞬间也许会,眼眶红润。

    “乔汐莞是个自律的人,如果不是因为真的极爱,她不会如此来见我。”顾子寒看着顾子臣的样子,一字一句的说着,“所以,这个世界上你可以辜负任何一个人,但是你不能辜负她,她默默等了你这么多年”

    不想要撮合任何一个人。

    况且他和乔汐莞之间也没有冰释前嫌,他绝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落得如此下场都是因为谁但就是在这4年时间,4年中偶尔乔汐莞这么出现在他面前,他对这个女人,莫名有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

    至少在爱情方面,乔汐莞值得拥有最好的。

    “你好好保重。”顾子臣丢下句话,已经转身离开。

    监狱外的空气真的很好,比起监狱里面那片死寂一般的天空,太多人渴望着从那里出来,感受一下周遭的气息,不代表着什么,仅仅是自由而已。

    顾子臣站在监狱大门口,手扶着铁大门。

    他喉咙一直上下起伏,身体也似乎在微微颤抖,眼前能够看到的一切,又变得模糊不清。

    这辈子,能够让他这么感动的,这么不受控制的感动的,只有乔汐莞。

    只有她。

    他恍惚有一种,心都已经不是自己的感觉。

    我捂着自己的心口,弯着身体突然一阵呕吐。

    这是宿醉吗

    还是真的已经痛心到,有了身体上的反应。

    那一刻真的觉得自己,很渣。

    全世界,估计没有比他更渣的男人

    “大哥吗”身后,突然想起了一个女性嗓音。

    顾子臣身体微怔,似乎是默默的缓和了一下情绪,才直起身体,看着身后陌生的面孔。

    “大哥,你怎么了脸色看上去很差,你也是来看二哥的吗”顾子颜有些惊讶的问道。

    顾子臣点了点头。

    “大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听三哥说你回来了却不回家,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吗”顾子颜急切的问道。

    “没什么。”顾子臣声音低沉,转身欲走。

    “大哥。”顾子颜拉住他,“这么久没有见,中午一起吃个饭如何”

    顾子臣摆了摆手,“不了,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下次吧。”

    “大哥。”顾子颜抓着他的手不放,“我有很多话想给你说,你就和我吃个午饭也不行吗如果你不舒服,我去你那里行吗我怕下次就没机会找你说话了,三哥说你可能会离开上海。”顾子颜带着哭腔。

    顾子臣抿唇。

    “大哥。”顾子颜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你想吃什么”顾子臣妥协。

    “都可以。”顾子颜破涕为笑,“大哥你想吃什么”

    “我对吃没什么要求。”顾子臣淡淡的说着。

    “那我们去吃湘菜吧,古源喜欢吃。”顾子颜说着,嘴角拉出一抹笑,转头对着身后的男人说着,“古源,我大哥。”

    “大哥好。”站在顾子颜身后的男人,此刻才开口说话。

    从认出顾子臣那一刻开始,他就只是安静的看着他,随着自己的情绪,变得有些起伏。

    “你好。”顾子臣对着古源。

    两个男人这么直面相对的那一秒,显得有些尴尬。

    似乎两个人之间的气流都在默默的起着变化。

    “看你们俩这么生疏。”顾子颜缓和气氛,“这个点去市区吃饭,正好。”

    说着,就催促着他们上车。

    顾子臣没开车,所以坐上了他们的车。

    古源开车,顾子颜坐在副驾驶台,顾子臣一个人坐在后座,整个车上一直是顾子颜在唧唧咋咋的说个不停,似乎是有些兴奋。

    应该是没有想到,大哥真的答应了陪她一起吃饭。

    车子一路到达湘菜馆,开了一个包房。

    三个人坐着其实是有些大的,显得有些空旷。

    顾子臣不多言,静静的感受这顾子颜的热情。

    “喝点酒怎么样”古源突然开口,对着顾子臣。

    “可是你在开车啊。”顾子颜蹙眉。

    “难得和大哥见到一面,喝点酒,到时候你来开,或者找代驾也行。”古源无所谓的说道。

    “好吧。”顾子颜叫来服务员。

    本来是开红酒的,古源让改成了白的。

    古源并不是一个喜欢喝酒的人,顾子颜也不愿意深想。

    服务员给古源和顾子臣一个倒了一杯。

    古源举着白酒杯,说道,“大哥,我敬你一杯。”

    顾子臣也不推脱,两个人一干二净。

    顾子颜看着他们,连忙说着,“先吃点东西,别喝醉了。”

    总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火药味。

    说着,分别给两个人夹着菜。

    顾子颜一边照顾着他们,一边说道,“大哥,你为什么不回家”

    “有些私人原因。”

    “爸妈很想你。”

    “我知道。”顾子臣表现得很冷漠。

    “我想不管是爸妈还是三哥应该都劝你很多了,我不多劝你,我就是希望你如果以后有空,多回家看看行吗我们家真的变得很冷清很冷清了。”

    “嗯。”顾子臣应了一声。

    口吻听不出来,是答应还是只是在敷衍。

    顾子颜也和顾子臣在家相处的时间不多,她就只和她小妹关系好,几个哥哥关系都一般,所以话说到此,也不知道还能多说什么。

    她绞尽脑汁的找话题,不想气氛就这么尴尬了下去,她脱口而出,“大哥,你和大嫂关系还好吧前段时间爆出你和大嫂的不合,应该只是新闻效应”

    “不是,我给乔汐莞离婚了。”顾子臣一字一句。

    “什么”顾子颜很惊讶,“大嫂等了你这么多年”

    “子颜。”古源突然开口,“我突然想起我的钱包放在车上了,你帮我去拿一下行吗”

    顾子颜一顿。

    古源一笑,“去吧。”

    顾子颜抿了抿唇,起身走了出去。

    房间内就只剩下顾子臣和古源两个人,气氛瞬间变得僵硬。

    古源问,“为什么离婚”

    “感情不和。”

    “你提出来的,还是她”

    “我。”

    “顾子臣”古源突然恼火了,“你还是不是男人,乔汐莞给你养育着两个孩子,你就为了你所谓的事业追求,放弃她你还真是有够可耻的”

    顾子臣抬头看着古源,看着他怒火冲天的样子。

    他对自己进行了调查,然后查到古源和乔汐莞关系很好,他们还有一个朋友叫做姚贝迪,不过4年前自杀了,他们三个人曾经经常一起聚餐,古源对乔汐莞的感情,应该不只停留在好朋友的范畴。

    从今天见到古源那一刻就有这种感觉,现在看来,确实不假。

    “古源,我和乔汐莞的事情,我不想对外人做任何解释。”顾子臣说得很冷漠。

    其实,不想要被人一直这么提醒着,提醒着自己到底有多恶劣。

    古源是真的气到不行。

    但凡遇到乔汐莞的事情就冷静不了。

    霍小溪这么骄傲的女人,不应该受到任何委屈。

    他见不得她受委屈

    他愤怒的从位子上站起来,一个拳头朝顾子臣头上暴去。

    顾子臣眼眸微动,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动静,伸手就直接抓住了古源的拳头,古源用力,青筋暴露,却怎么都挣脱不开。

    却在下一秒,顾子臣突然松手。

    古源一个用力,一拳狠狠地打在他的脸上,“哐”的一声,响亮无比。

    顾子臣动了动脸颊。

    古源狠狠地看着顾子臣,感受着自己拳头的疼痛。

    他用了权力。

    顾子臣的左脸已经红肿了起来。

    “古源,这一拳我当你在为乔汐莞打抱不平。”顾子臣说。

    古源身体气的发抖。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的无动于衷。

    怎么可以这么的冷血无情。

    “但是我要提醒你,你是有家室的人,别把心思放在终究会成为别人老婆的女人身上。”顾子臣的话,让古源脸一阵红一阵白。

    古源狠狠地看着他,“我的事情不需要你管”

    “同理。”顾子臣抽出一张餐巾纸,优雅的擦拭着嘴角。

    转身离开。

    古源就看着顾子臣的背影,说不出一个字。

    顾子臣推开房门,看着门口站着的顾子颜。

    顾子颜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顾子臣突然出来。

    顾子臣看了一眼顾子颜,“子颜,好好照顾自己。”

    顾子颜一怔,眼眶突然就红了。

    她突然觉得她大哥很孤独,这么一个人,这么高大的一个人离开的时候,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忧伤。

    转头,她看着还站在包房中间的古源。

    古源眼眸微动,看着顾子颜,又将视线转移。

    似乎是不想要解释什么。

    其实她在门外都听到了。

    因为她记得很清楚,古源下车的时候,有拿着他的钱包。

    他只是在故意支开她而已。

    她咬着唇走过去,主动牵着他还捏着拳头的手,看着他手背似乎有些红,嘴角一笑,“古源,疼吗”

    “子颜,对不起。”

    “没什么。”顾子颜说,“等了4年,我不介意可以等更长时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顾子颜已经越来越明白他的感情,也越来越,委曲求全。

    身边有一个这么爱自己的女人

    还在不甘什么

    顾子臣招了一辆出租车,司机问去哪里

    顾子臣想,还能去哪里

    上海这么大,总觉得没有一个自己可以落脚的地。

    他微闭上眼睛,说道,“去最近的医院。”

    “是。”司机开着车。

    车子到达一家公立医院,医院不大,人也不多,顾子臣拿了急诊号,直接就见到了医生。

    医生看着他,询问,“哪里不好”

    “脸上刚刚被人揍了一拳,好像有点肿。”顾子臣解释。

    医生眉头一紧,“所以你就挂急诊”

    “不可以吗”顾子臣问道。

    “先生,你真是太在乎自己了”医生直接无语,快速的开了一个单子,“去拿药吧。”

    “就完了吗”

    “否则呢要不要照个片”医生扬眉。

    顾子臣拿着单子去交钱。

    交完钱,到护士站,护士睨了他两眼,然后拿出冰块,包了一下,口吻不悦的说着,“自己冷敷一下。”

    “哦。”顾子臣接过来,往脸上敷着。

    这么敷了半个小时,觉得自己的脸都已经冻僵了,他把冰块还给护士。

    护士说,“先生,知道你脸长得帅,但这点小伤就不要来给医院添乱了,你是嫌我们不够忙吗”

    顾子臣突然笑了笑,“好。”

    护士看着他的背影,突然有些后悔说刚刚那句话。

    这么帅,赏心悦目一下也好。

    顾子臣离开医院,又打了辆出租车直接去了市中心第一小学。

    现在还早。

    才下午3点钟。

    5点半下课,他就这么等会儿吧。

    总觉得自己真的是闲人一个。

    比起这段时间大概已经忙疯了的乔汐莞,自己果然是很悠闲。

    时间过去。

    顾子臣听着下课铃声,校门打开,孩子们从校园里面陆陆续续的出来,脸上大多带着兴奋的笑容,唧唧咋咋个不停。

    他很认真的看着出出进进的小孩子。

    他刚刚还特别看了看顾明路的照片,就怕看走了眼。

    毕竟这些孩子都穿着一样的衣服,真的很容易就错过了。

    他看得眼睛都直了,耳边突然听到一个细小的声音,“爸爸”

    顾子臣低头,看着身边不知道何时多了一个小孩,小孩子闪烁着大眼睛望着他,也带着些不确定。

    “顾明路”

    “嗯,爸爸好。”顾明路立刻扬着小孩子才会有的灿烂笑容。

    顾子臣那一刻也莫名的笑了一下,他伸手,“走吧,带你去吃大餐。”

    “嗯。”顾明路笑着抓着顾子臣的手。

    爸爸的手真大。

    感觉好有安全感。

    顾子臣招了一辆出租车,两个人坐在车后座。

    顾明路一直偷偷的打量着顾子臣,看着顾子臣回头看着他时,又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我脸上的伤很明显吗”顾子臣拉开话题。

    “啊”顾明路抬头看着他。

    “这里,是不是有些红肿。”顾子臣问。

    “嗯。”

    “刚刚还去医院消肿来着,没想到还是这么明显。爸爸可不是去打架了,你不要回去给你妈妈说,否则她会说我给了你负面教育。”顾子臣笑着说道。

    顾明路连忙点头。

    只是印象中的爸爸和现在自己看到的爸爸似乎不太一样。

    反正他也记不太清楚爸爸以前是什么样子了。

    出租车开到目的地,顾子臣给了钱,两个人一起走进了一间西餐厅。

    顾明路规矩的坐在顾子臣的对面,顾子臣一边点着菜一边问他要吃什么,顾明路比较拘谨,小声说着,吃什么都好。

    顾子臣也不多说,给自己和他一人点了一份牛排。

    然后就是大眼瞪小眼。

    顾明路似乎有话要说,又不敢开口。

    顾子臣笑了笑,“想问我什么,我都会回答你。”

    “都可以问吗”顾明路小心翼翼。

    从小,他就特别的敏感。

    总是很怕,伤害到谁。

    “嗯。”顾子臣点头。

    “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不和妈妈在一起”顾明路忍不住,连忙问道,“是不是爸爸有另外喜欢的女人了,所以不爱妈妈了”

    顾明路10岁。

    10岁的小孩子,什么都懂了吗

    顾子臣人真的回答着,“不是因为有另外喜欢的女人了才和你妈妈分开,是因为我有不能和你妈妈在一起的理由。”

    “什么理由”

    顾子臣沉默了一会儿。

    “你说过什么都会回答我的。”顾明路倔强的说着。

    顾子臣看着他,“你是男子汉吗”

    “我是。”

    “男子汉是不是会保守秘密”

    “是。”顾明路坚定的点头。

    “过来,爸爸告诉你一个秘密,但是你要保证,不能给任何人说,妈妈也不行”顾子臣一字一句。

    顾明路连忙从座位上下地,跑到顾子臣的身边。

    顾子臣靠近顾明路的小耳朵,轻声话语。

    说完,他摸了摸顾明路的小脑袋,“记得我们的约定。”

    顾明路看着顾子臣,一副随时都可能哭了的表情。

    “男子汉不能动不动就哭,乖,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顾子臣笑着说道。

    顾明路听话的又回到位置上,漆黑的眼眸就直直的看着顾子臣,“爸爸,你真的”

    “嘘,这是我们的秘密,秘密就不要说出来,好吗”

    “可是”

    “你要言而无信吗”顾子臣有些严肃。

    “爸爸。”顾明路说,很坚定的模样,“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好妈妈的。”

    “乖,这才是小男子汉。”顾子臣微微一笑。

    正时,服务员将他们的餐点送上。

    两个人静静的吃着。

    顾子臣随口问道,“平时妈妈在家时间多吗”

    “不太多,妈妈很忙。”

    “那你在家怎么玩”

    “我平时也会上课,回家就做作业,偶尔陪着妹妹一起玩,爸爸见过妹妹了吗”顾明路突然问道。

    顾子臣一笑,“还没。”

    “你什么时候去见妹妹”顾明路单纯的问道。

    顾子臣优雅的吃着牛排,漫不经心的说着,“你妈妈不让我去见你妹妹。”

    “为什么”顾明路闪烁着大眼睛。

    “不知道。”顾子臣不打算讲得太深入。

    小孩子,还是要有小孩子的价值观。

    “爸爸想不想见妹妹”顾明路继续问道。

    顾子臣点头。

    “那晚上你送我回去的时候,我带你去家里见妹妹好不好”顾明路在努力的想办法。

    “万一碰到你妈妈了怎么办”顾子臣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妈妈这段时间都很忙,一般会回来得很晚。回去的时候,我就先回家看妈妈在不在,不在我就叫你进去好吗”

    “好。”顾子臣嘴角一笑。

    有儿子的感觉,还不错。

    “那我们快点吃。妹妹一般睡觉也比较早。”顾明路催促着。

    “嗯。”顾子臣笑着点头。

    两个人真的很快就吃完了晚餐,结完账,顾子臣依然打着出租车和顾明路一起回去。

    顾明路一路上很兴奋的说道,“爸爸,你看到妹妹一定会很喜欢妹妹的,妹妹长得可漂亮了,是我见过最可爱的小女孩。”

    “是吗”

    “真的,妹妹还会唱歌,虽然长的不太清楚,不过我知道妹妹以后唱歌一定唱的很好。”顾明路一说着顾明念,整个脸上就是骄傲无比的神情。

    “还有呢”

    “妹妹很喜欢吃肉肉,不太喜欢吃蔬菜,妈妈会说妹妹,不过妹妹就是不听。我觉得妈妈不对,妹妹喜欢吃什么就应该给妹妹吃,你说对不对爸爸”

    “小孩子不应该挑食。”

    “但是妹妹会很委屈。我看着妹妹委屈心里会难受。”顾明路幽幽的说着。

    “以后也要代替爸爸,好好照顾妹妹好吗”

    “我会的,爸爸。”顾明路点头。

    两个人一路谈着顾明念,很快到了别墅。

    顾明路小跑回家,看看乔汐莞在不在。

    顾子臣有时候都觉得自己,就陪着顾明路在做儿童游戏似的,不过倒是念念。

    心跳,莫名还有些快。

    他眼眸一直看着别墅的方向。

    突然,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跑车停在他的脚边。

    他转头,看着从车上下来的两个人。

    乔汐莞以及秦以扬。

    这样的见面,终究有些尴尬。

    所以其实他运气不太好。

    他想顾明路跑出来应该会失望了。

    “你怎么在这里”乔汐莞问他,显得不是很友好。

    “送顾明路回来。”

    “人呢”

    “进去了。”

    “那你还不走”乔汐莞直白。

    顾子臣咽了咽喉咙,转头看着顾明路一脸兴奋的跑出来,小脸蛋还是红红的,他远远地就大声说着,“爸爸,妈妈不在家”

    然后,似乎就看到了乔汐莞。

    顾明路咬着唇,就像做错了事儿的小孩子一般,把头垂得很低。

    顾子臣看着顾明路的模样,忍不住一笑,“到爸爸这边来。”

    顾明路抬头看了一眼乔汐莞,乖乖的走过去。

    乔汐莞眼眸一紧。

    顾子臣摸了摸顾明路的头,“好好做作业,爸爸先回去了,下次再来带你玩。”

    “好。”顾明路乖乖的点头。

    “我先走了。”顾子臣对着乔汐莞。

    乔汐莞看着他,“你先等等。”

    顾子臣微讶。

    乔汐莞对着顾明路,“小猴子,你先回去。”

    “妈妈”

    “听话。”乔汐莞有些严厉。

    顾明路咬着唇,走进了别墅。

    乔汐莞看着顾明路走远,对着顾子臣一字一句,“人不能够太卑鄙,顾子臣。利用自己的儿子,你不觉得良心过不去吗”

    顾子臣看着她,看着她满脸的嫌弃。

    “我以为,你至少应该在自己儿子面前是高大的。有什么,冲着我来,别耍我儿子”丢下一句话,乔汐莞转身就走了。

    秦以扬还站在门口,此刻反而觉得有些尴尬。

    前任和现任。

    他是不是也应该学着爱情呼叫转移里面,叫顾子臣“前辈”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消失的方向,转头看着秦以扬,“介意送我一下吗这里并不好打车。”

    秦以扬有些防备的看着顾子臣。

    “放心,我没有暴力倾向,这里真的不好打车,昨天走路已经走够了。”顾子臣说,看上去真的没有任何异样。

    昨天晚上从傅博文的别墅出来,走了至少2个小时。

    今晚确实不想再面临这种遭遇。

    “上车吧。”秦以扬开口,然后率先上车。

    顾子臣坐在副驾驶台。

    车子一跃而出。

    “你去哪里”

    “江皇酒店。”

    “好。”

    “吃过晚饭了吗”顾子臣突然开口问道。

    “刚刚和乔汐莞一起在外面吃的。”秦以扬并没有任何隐晦的说着。

    今天去拍摄了最后一组写真,结束得还算早,就一起吃了饭当做庆祝。

    “要不要再喝一杯”

    “我们俩”

    “如果介意就算了。”

    “怎么会去哪里喝浩瀚之巅如何”秦以扬建议。

    “嗯。”

    车子往目的地开去。

    男人之间的对话永远都是简单明了。

    到达浩瀚之巅,两个人直接走向外面的大堂。

    此刻正是夜店最疯狂的时刻,到处一片热浪,跌宕起伏。

    两个人选了一个吧台的位置,酒保给他们开了一品伏特加,两个人一人一杯,喝得不快不慢。

    “你找我有事儿”秦以扬问道。

    “没什么,随便聊聊。”

    “你为什么要和乔汐莞离婚”秦以扬却很想知道这个答案。

    “今天已经有很多人告诉了我,我不应该和乔汐莞离婚,我不应该伤害了她,辜负了她。你也要这么来一出”

    “当然不是。我就怕你反悔而已。”秦以扬说得直白。

    “不会反悔,你以后好好对乔汐莞就行了。”

    “不用你提醒,我会把她宠到天上去。”

    “那很好。”顾子臣说着,笑着的那一瞬间,谎言看到了秦以扬脖子上的那串项链,是个“莞”字,即使在如此不是特别亮的灯光下,也看得清楚明了。

    他眼眸微动,抿了一口酒。

    “顾子臣,你这次回来不会就是为了和乔汐莞离婚的吧”

    “不完全是。”

    “还要做什么”

    “一些私事。”

    “哦。”秦以扬点头,“话说你办完了事情就早点走吧。”

    顾子臣看着他。

    “其实我挺介意你的存在的,真的。”

    “嗯,我感觉得到。”顾子臣点头。

    “我不是介意乔汐莞曾经结过婚,我只是不希望她因为你而不开心。我保证,我以后会对你两个孩子很好,视如己出。”

    “谢谢。”

    “乔汐莞说怀顾明念的时候因为身体原因吃了很多激素药可能不会再有孩子了。我们之间可能就没有孩子了。所以,我真的会把你的两个孩子当称自己的亲生孩子。”

    “是吗”

    “嗯,真的。”秦以扬很认真。

    是真的,不能再有孩子了吗

    果然是,他给乔汐莞带来了太多的伤害。

    如果不是为了给他生下这个孩子,就不会受这么多苦了。

    “这几天在照婚纱照吗”顾子臣随便找了一个话题。

    “婚纱照谁给你说的”秦以扬皱眉,“我都还没求婚。”

    “我看到了一些你们的相片。”

    “熟ature上市之前,有一个预售宣传,是几组情侣装,我和乔汐莞自己代言宣传,拍宣传写真而已。”秦以扬解释。

    “原来。”顾子臣笑了一下。

    武大那个女人也开始跟他开玩笑了。

    “不过婚纱照也是早晚的事儿,既然你们今天离婚了,我就会筹备求婚的事情。”

    “嗯。”顾子臣说,“你们结婚前,我会先走。”

    “为什么”

    “大概看不下去。”顾子臣笑着说。

    “你还喜欢乔汐莞”秦以扬很认真的问道。

    “很明显吗”

    “既然喜欢,为什么要离开”秦以扬继续问道。

    “给你机会不好”

    “顾子臣,我可没有和你开玩笑。”秦以扬一脸严肃。

    “我也没有和你开玩笑。”顾子臣将杯子的酒一口干尽,“秦以扬,好好照顾乔汐莞。”

    “喂。”

    顾子臣摆了摆手,已经起身离开。

    秦以扬看着顾子臣的背影,总觉得这个男人有些莫名其妙,让人完全摸不清头脑。

    他真是不明白了,顾子臣不就长得帅点而已,到底其他什么地方这么吸引乔汐莞

    哦,对了

    顾子臣会打架

    他捉摸着,他是不是应该去健身房练练他这把老骨头了

    ------题外话------

    明天国庆节

    么么哒,好好睡个美容觉,各位亲们,晚安。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