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八章 我不要妈妈,我只要粑粑。

第二十八章 我不要妈妈,我只要粑粑。

作者:恩很宅
    翌日一早。

    乔汐莞从床上起来,走向厕所洗漱。

    她看着自己有些苍白的模样,拿起牙刷漱口。

    昨天晚上顾明路的表现让她对顾明路第一次发了脾气。

    顾明路很委屈的低着头,然后一直咬着唇没有说话,似乎是委屈到不行。

    她只是很严厉的在告诉顾明路,什么时候可以做,什么事情真的会触碰到大人的底线。

    现在反而,有些后悔。

    终究而言,顾明路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只是一个想要一家人团团圆圆的孩子。

    她把自己太多私人的情绪发泄在了顾明路身上,打着对他们好的旗号,其实只是在自私的自我保护而已。

    微叹了口气。

    她快速的洗漱完毕,换好衣服出门。

    楼下饭厅,顾明路和顾明念在吃早饭。

    顾明念依然是一脸无忧无虑,看上去依然天真烂漫。

    反倒是顾明路,也许还留有昨晚的阴影。

    她走过去,顾明路看着她,小声的叫着,“妈妈早。”

    顾明念的声音分明就响亮很多,大声地喊着,“妈妈早。”

    乔汐莞对着两个孩子一笑,转头对着正准备去厨房帮她盛早饭的刘妈说着,“今天我不在家吃了,小猴子,你吃完了到客厅来,妈妈有些话要对你说。”

    “哦。”顾明路点头。

    乔汐莞走向一边的沙发上坐着。

    顾明路吃得比刚刚更快了些,没到5分钟就规规矩矩的站在了她的面前,低着头,还是那副做错了事的模样,并主动认错,“妈妈,对不起。”

    “过来,坐在妈妈身边。”乔汐莞招呼。

    顾明路看着乔汐莞,乖巧的坐了过去。

    乔汐莞把顾明路抱进怀里。

    顾明路鼻子一酸。

    他以为他昨天让妈妈生气了,他其实内疚了一个晚上,他想了好多,想要好好的给妈妈认错的。

    “小猴子,昨晚是妈妈太激动了,你没有做错什么。”

    “可是我背着妈妈帮助爸爸到家里来看妹妹。”顾明路说。

    “这不是你的错,你只是想要帮爸爸而已。对你而言,爸爸和妈妈都是亲人,你想要对你爸爸好,这并没有错。”乔汐莞放开顾明路,笑着点了点他的鼻子,“只是以后有什么事情,多和妈妈商量,妈妈不想你有了自己的秘密,至少在你还未到青春期前,妈妈不希望你有什么是瞒着我的,那样妈妈会很吃醋。”

    “可是”顾明路欲言又止。

    可是爸爸昨天才给他说了秘密。

    “小猴子。”乔汐莞似乎没有注意到顾明路的表情,温和的开口道,“爸爸和妈妈是因为有些你还不懂的原因,关系并不太好,妈妈不让爸爸来见妹妹,也是对妹妹的一种保护,妹妹不是一直盼着要一个爸爸吗可你们的爸爸不会这么一直陪在妈妈和你们身边,妈妈不想妹妹失望。你懂吗”

    “嗯。”顾明路点头,尽量去理解他们。

    “乖,好好上学,妈妈这段时间会很忙,没时间陪你和妹妹,作为家里的男子汉,你要帮妈妈好好照顾妹妹知道吗”

    “我会的。”

    “妈妈的乖孩子。”说着,乔汐莞一个吻大大的印在顾明路的额头上。

    顾明路脸蛋有些红。

    正时,顾明念似乎也吃完了早饭,看着自己妈妈在亲哥哥,大声说着,“我也要亲亲。”

    乔汐莞一把抱起顾明念,毫不吝啬的亲了一口。

    顾明念甜笑着,“妈妈我爱你。”

    “我也爱你们,宝贝。”乔汐莞摸了摸顾明念的头。

    一家人真的挺好。

    如果不是顾子臣的突然出现,也许一家人就会这么不会改变的,温馨过着。

    早饭之后,一家人陆续离开。

    乔汐莞坐着武大的车,突然说道,“没吃早饭,你吃了吗”

    “没有。”

    “那我们找个地方吃早饭吧。”

    “好。”

    车子停在一个不太起眼的早餐店。

    乔汐莞点了些早餐,两个人不缓不急的吃着。

    “昨天你和老大离婚了。”武大随口问道。

    “嗯。”

    “我一直以为你们会有转变。”

    乔汐莞笑了一下,似乎不想多说。

    “你觉不觉得老大好像隐藏了什么”武大突然又问道。

    “武大,你是准备真的让我辞退你吗”

    “你这么聪明,应该也感觉到了。”

    “武大。”

    “逃避也不能解决问题。”武大直白。

    乔汐莞脸色很沉。

    “好吧,我不说了,我只是发表一下我的个人观点而已。”

    乔汐莞脸色一直不好,快速的吃完早饭。

    其实是真的突然就饿了,饿到好像不吃早饭完全接受不过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段时间的身体变得有些莫名其妙。

    吃过早饭,上车,到达环宇大厦。

    乔汐莞走进自己的办公室,武大依然贴身保护。

    乔汐莞坐在办公椅上,ilk一本正经的汇报着工作。

    完事之后,ilk依然给他们每人送来一杯咖啡,乔汐莞认真的工作,武大无所事事的看着报纸,看着手机,玩着游戏。

    上午时刻,乔汐莞的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陌生来电,没有皱了一下,“喂,你好。”

    “乔汐莞,是我叶妩”

    “有事吗”乔汐莞眼眸一紧,口吻并不太好。

    “是你在做手脚是不是”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在收购我们叶氏的股份”那边怒吼。

    “我没有。”

    “别给我装了,我知道一切都是你在做,你以为你真的可以对我们叶氏有任何影响吗做梦吧你,80的股份都握在我母亲的手上,你就算有那个能耐把市面上的股份都收购完了,也没什么作用”那边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觉得莫名其妙,“实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也对你毫无兴趣,没其他事儿,我挂了”

    “乔汐莞”那边咬牙切齿。

    乔汐莞停顿了一秒。

    “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好啊,我拭目以待。”说完这句话,乔汐莞直接挂断了电话。

    玛德。

    这个女人存心就是让她添堵的

    她心情不太好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是。

    叶氏的股份确实不是她在动,一般的企业也不敢动叶氏,所以叶妩怀疑她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到底是谁

    “叶妩给你打的电话”武大不知何时出现在她身边,打断了她的思绪。

    乔汐莞转眸,“嗯。”

    “她说什么了”

    “反正不是些好话。”

    “这段时间你还是要防备到她。”武大说。

    “我知道。”乔汐莞说,“我要上班了,你继续旁边待着去。”

    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

    武大不爽的回到自己的沙发上。

    乔汐莞将注意力继续放在电脑屏幕上,尽量让自己不受旁人影响的,全身心投入到品牌上市的相关工作中。

    天气挺好。

    顾子臣拉开酒店的落地窗帘,一道阳光,让他的眼眸不自觉得微微闭上,缓缓,才又睁开。

    他慵懒的揉了揉自己有些乱糟糟的头发,看着时间。

    上午10点。

    这个点对他而言都太早。

    他有点不知道这一天该怎么过。

    他走进浴室,漱口刷牙,顺便刮了刮胡子。

    左脸上的红肿已经消失,看来真的不是大病,也难怪医院的人这么嫌弃他。

    他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发型,下楼做饭。

    早饭和午饭就一起解决了。

    他是这么想的。

    他做得慢条斯理,看上去还带着些高贵的优雅。

    电话突然响起,他擦了擦手,拿起随手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看着来电,接通。

    “夏洛克,你到底还要准备在上海待多久”那边传来爱玛不悦的声音。

    “还有点时间。”

    “你答应我,不超过一个月的。”

    “嗯。”他应了一声。

    “如果一个月后你不回来,我就会到上海来找你。”说完,那边就把电话挂断了。

    顾子臣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眼看,就要一个月了。

    不知不觉,就在上海待了这么长一段时间了。

    他放下电话,转身继续去厨房做饭。

    一个人的日子,大概也不会太长了。

    他煎了一份牛排,为自己倒了一杯温牛奶,煎了一个荷包蛋,热了两片吐司,还做了一份蔬菜沙拉。

    他吃得不快不慢,最后让自己很饱。

    他伸懒腰,今天的天气不错。

    初冬的太阳璀璨得耀眼,他换了一套睡衣,在房间自带的恒温室内泳池躺了一会儿,泳池内是全玻璃笼罩,躺在里面,阳光正好可以照耀在他的身上,感觉不到特别温暖,但很舒服。

    他车祸缝了针的地方也已经结茧。

    身体上的伤口,总是很容易恢复。

    这么一直躺到下午,懒洋洋的喝了点咖啡,顾子臣回到房间,重新梳理了一下自己,他换上白色衬衣,黑色西装,在穿衣镜面前照了照,试了好几根领带,最后挑了一条粉红色的,这辈子都没有用过这种颜色,但总觉得,或许她会喜欢。

    穿戴好了一切,他拿出电话,给客服拨打,“帮我整理一下房间,顺便帮我布置成比较梦幻的那种,多放点气球玩偶什么的,冰箱里面的食材也几乎没有了,我需要些牛排和一些甜品,我会在下午6点前回来,在这之前,我希望看到所有成果。”

    “好的,先生。”那边连忙答应着。

    顾子臣挂断电话,出门。

    他看着电梯内金黄色的镜面,看着自己衣服似乎是赶着去结婚的模样,忍不住笑了笑。

    去见自己的“小情人”,总是要精心打扮一番的。

    他租了一辆酒店的轿车。

    轿车送他到了上海市贵族幼儿园。

    现在4点钟。

    听说这里放学是下午5点。

    他左右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经常做这种事情,他在第一时间就摸清楚了摄像头的地理位置以及能够辐射的番外,他这么默默筹划着,然后围着幼儿园转了一圈,很快的找到一个不用通过门卫保安已经可以进去的点,走得很自若,他穿过一个一个房间,里面五彩缤纷如童话世界般的地方,让他内心有些感触。

    这就是小孩子的天地。

    而他,将在这里做一件坏事儿。

    他的脚步停在一个幼儿园的教室门口。

    老师绘声绘色的在给孩子们上课。

    当然,很多小朋友分明是在自己玩自己的,根本就不理老师在说什么。

    那个一身粉色小裙子的小女孩,显然也是这般,一直在和旁边的一个小男孩聊天,两个人一直不停的说,老师似乎都忍不住招呼了两声,小女孩乖巧的答应着,下一秒又开始说话了。

    真是让人头疼的孩子。

    他的嘴角却带着一丝宠溺的笑。

    顾明路说得没错,他女儿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小公主。

    他这么在门口待了一会儿。

    老师似乎是上完课,开始引导了小孩子一个一个上厕所。

    上完厕所就去外面上体能课。

    孩子们吵吵闹闹的排着队走厕所。

    有些调皮点的孩子已经提前离开了教室,去了操场上蹦蹦跳跳。

    而他的女儿,永远都是最活泼的那一个。

    他跟着走了出去。

    幼儿园的老师太忙,孩子一放出来就突然散沙了一般,老师照顾不过来,也就没有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脚步走向那个小女孩。

    小女孩正在玩外面的游戏器材,从滑梯上滑下来的那一刻,一下子扑进了一个大人的怀抱。

    小女孩这么木讷的看着眼前的陌生人,眨巴着圆圆的大眼睛,“粑粑。”

    顾子臣嘴角一笑。

    血缘就是这么的让人始料不及。

    “粑粑先带你回家好吗”

    “好。”小女孩完全没有危机意识,已经扑进他的怀抱里。

    顾子臣抱着她软软的身体。

    女儿是自己上辈子的小情人,果然是让他心颤颤的小情人。

    他按照原路,避过摄像头,就在这么众目睽睽下,轻松的接走了顾明念。

    对他而言,真的是一件太轻松的事情,他甚至没有提前规划路线,走得很随意。

    离开的时候,他的脚步突然停在了一处,然后他对着顾明念说道,“对那里打打招呼。”

    顾明念诧异,还是看着一个小小的就像灯一样的东西,傻兮兮的笑了笑,说着,“你好你好。”

    顾子臣淡笑着,然后抱着顾明念离开。

    走进酒店的轿车,顾明念一到车上就叽叽喳喳闹个不停,问得最多的就是,“你真的是我粑粑吗”

    “嗯。”

    “你真的是最帅的粑粑吗”

    最帅的粑粑

    就当,是吧。

    “粑粑。”顾明念再次扑进顾子臣的怀抱里,“我有世界上最帅的粑粑,以后其他小朋友就不会欺负我,说我没有粑粑了”

    顾子臣心里有些微疼,他只是这么紧紧的抱着她。

    抱着这个软软的小身体。

    两个人先到了商厦。

    他想给自己的女儿买点东西。

    他带着她去了儿童区,先去逛了玩具区,顾明念但凡只是看了一眼的东西,顾子臣就让服务员装起来,打包,一路走过,几乎买了一个玩具店,他说了一个地址,然后拿出几件送去酒店,更多的,送去了乔汐莞的别墅。

    接着,又去了童装区。

    顾明念是个特别臭美的小女孩,喜欢各种各样的公主裙,顾子臣给她每个颜色都买了一条,顾明念指着一条粉色的,非常蓬松的,带着一些小碎钻的裙子说道,“粑粑,我现在要穿上这条。”

    “好。”顾子臣是真的把她当成小公主一般,宠溺到不行。

    服务员将那件小裙子拿下来,带着顾明念去换衣间。

    “粑粑,我要你帮我换小裙子。”顾明念要求。

    顾子臣微微一笑,“好。”

    整个过程,顾子臣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好”。

    顾子臣不太会穿衣服,他甚至觉得自己的额头上都在冒汗。

    “念念,把左手抬起来。”顾子臣说。

    要不然,他怎么都穿不进去。

    “粑粑,我左手抬不起。”顾明念说着,闪烁着的大眼睛,并没有任何异样。

    顾子臣一怔。

    “粑粑,我左手没有知觉,右手能够抬起。”顾明念解释。

    顾子臣就这么看着穿衣镜上念念单纯而天真的模样,眼眶有些模糊,他问,“一直抬不起吗”

    “嗯。妈妈说是天生的。”顾明念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什么悲伤,继续说道,“我经常会去医院的,妈妈抱着我,把我放在一个仪器上面,然后会很痛很痛,不够我很勇敢,妈妈说等我长大了,就可以跟其他小朋友那样,可以自己穿衣服,自己吃饭,还可以骑小自行车。”

    顾子臣沉默着,沉默着,俯身亲了亲顾明念的额头,“念念,你真乖。”

    “爸爸我爱你。”顾明念主动亲了一下顾子臣的脸蛋。

    顾子臣笑着,笑着,有些什么在眼眶闪烁。

    他默默的调整自己的情绪,然后努力的帮她把衣服换上。

    他终于知道离婚的那一刻乔汐莞给他说的那句话,说的那句“顾子臣,你说你有什么资格说她是你的女儿”

    原来,她一个人,照顾着念念,这么辛苦。

    照顾着有些残缺的念念,这么辛苦

    顾子臣一路抱着顾明念,又去挑选了她喜欢的东西,全部都大抱着,送去了乔汐莞的别墅。

    逛完一圈,顾明念搂着顾子臣的脖子,一脸委屈,“粑粑,我饿了。”

    “想吃什么”

    “我想吃薯条和鸡腿。”

    “好。”

    “真的可以吃吗”顾明念有些不相信,“妈妈不让我吃这些,她说吃了对小孩子不好。”

    “偶尔吃点没关系。”

    “谢谢爸爸。”

    两个人去了kfc。

    里面人很多,顾子臣一直抱着她,不管是在排队还是在付钱甚至端餐点的时候,都一直这么抱着她,从幼儿园接走念念到现在,念念几乎没有下地超过10步路。

    念念也非常喜欢他抱着自己,一直乖乖的搂着他的脖子。

    两个人,一大一小的坐在kfc的餐桌边。

    顾子臣陪着顾明念吃着薯条。

    小孩子在面对美食的时候,总是会露出无比满足的表情,那样干净到没有任何瑕疵。

    他想,女儿真的是上帝派来的小天使,让自己坚固的心,在那一刻也瞬间,柔软得跟水一般。

    “粑粑,你吃一个。”顾明念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根薯条,沾了一点番茄酱,递送到顾子臣的嘴边。

    顾子臣张嘴吃掉。

    “好吃吗”

    “好吃。”顾子臣附和。

    “我也觉得好好吃。可是妈妈不喜欢带我来吃,偶尔哥哥会偷偷的趁妈妈不在的时候给我买回来,我总觉得妈妈对我不太好。”顾明念突然有些小大人的说着。

    “妈妈是为了你的身体着想,这些东西不能吃多了,吃多了真的会影响你的身体健康的。”

    “可是我就是好喜欢吃。”念念嘟嘴。

    顾子臣无奈的一笑。

    这个小不点应该让乔汐莞,操碎了心。

    顾明念很快的解决掉一包薯条,又啃了小半个鸡腿,才心满意足的被顾子臣抱着离开。

    两个人坐在小车上,顾明念一直坐在顾子臣的腿上,小脸蛋挨着粑粑胸膛处,心情看上去很好。

    顾子臣带着顾明念回到自己的酒店。

    房门打开,面前就是一串粉色的气球,漂浮在上空。

    “哇,好漂亮。”顾明念惊呼。

    顾子臣宠溺一笑,抱着顾明念进去。

    房间里面到处都是后气球,整整齐齐的漂浮在上空,沙发上,茶几上,角落处,楼梯处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玩偶,感觉把整个童话世界都搬进了这个房间。

    顾明念已经挣扎着从顾子臣的身上下来,一脸兴奋的在房间看看,仿若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这边跑着抱着一个娃娃,对着顾子臣甜甜笑着,“粑粑,我好喜欢芭比。”

    一会儿又抱着另外一个,“粑粑,我好喜欢凯蒂猫。”

    “粑粑,我好爱好爱你”

    顾子臣就这么一直看着她女儿脸上灿烂的笑容,心里那一刻,暖得一塌糊涂。

    到现在,他然而有些后悔,应该自己亲身来布置这个房间的。

    不应该,让旁人来做。

    他只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让小女孩喜欢

    大概,以后就有经验了。

    只是以后。

    他沉默一笑,将跪坐在地上的念念抱起来,放在沙发上,“你看会儿动画片,粑粑做好吃的给你吃。”

    “好。”念念乖巧的点头。

    顾子臣点了点顾明念的鼻子,给念念找了一个少儿频道,转身走向厨房。

    开放式厨房,可以看到顾明念的一举一动。

    可以近距离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一天一天长大,一天天,亭亭玉立。

    乔汐莞刚开完会。

    刚刚在会上有些严肃,整个会议显得有些压抑。

    不知道是不是这段时间太忙,忙到身体也受了影响,导致情绪并不太好,反而总是忍不住想要发脾气。

    刚刚又这么发了一通,只因为这次预售款销售部的一个非常细微的错误

    她有些累的回到自己的办公椅上,拿出手机,看着几个未接来电。

    一般开会她都会开静音,而且基本不会去看手机。

    这是她对工作的一个执着。

    她懒懒的拨打回去,“刘妈,什么事儿”

    “乔小姐,你怎么现在才接电话”那边瞬间就哭了。

    乔汐莞整个人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她身体经不住坐正了些,“是不是念念发生了什么”

    “刚刚,刚刚我接到幼儿园老师的电话,说念念突然没看到了,他们在学校找了几圈也没有找到念念去了哪里,问过学校保安了,说念念没有出去过,但是念念就是不在学校,我现在在学校,我不知道怎么办了,乔小姐,你快过来”那边几乎泣不成声。

    乔汐莞整个人一下子就从座位上弹跳了起来。

    武大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紧绷的情绪,认真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念念不见了”

    “怎么会”武大不相信。

    “念念不见了我怀疑是绑架”乔汐莞吐口而出,说出来的话,自己也被吓住了。

    “你先别慌,我们去看看情况。”

    “一定是叶妩那个女人”乔汐莞眼眶已经红透。

    “如果是,我会帮你把念念安全的带回来的。”

    “武大。”乔汐莞突然抓住她的手,那一刻甚至是不受控制的,手的力度很大,指甲几乎都掐进了他的皮肤里,“你先去找叶妩,我现在马上去幼儿园。”

    “好。”武大二话不说,直接答应。

    乔汐莞跑出办公室。

    迎面对上来找他的秦以扬。

    秦以扬看着乔汐莞如此模样,忍不住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以扬,送我去念念的幼儿园。”也没管秦以扬是否答应,拉着秦以扬的手就往电梯走去。

    一路上,乔汐莞的情绪紧绷到了极致。

    秦以扬几乎是疯狂的飙车飙到目的地。

    车子还未停稳,乔汐莞就已经打开车门下车,脚步有些错乱的跑进了幼儿园。

    幼儿园老师及院长,还有刘妈在门口等她,老师看着她的时候,整个眼眶也红了,急的不知所措,“乔小姐,今天下午念念都还在的,后来我们是上完课就组织小朋友们去厕所,那个时候念念就跑到外面操场玩,我刚刚看了操场里面的视频,是看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把念念抱走了,不过看不到他的脸,不知道他是谁,我刚刚已经报警了,现在警察正在往这边赶。”

    “视频在哪里”乔汐莞问道。

    “您过来看。”幼儿园老师连忙带着乔汐莞到监控室。

    那段视频被剪接了下来,乔汐莞看着那个一晃而过的身影,穿着黑色西装,抱着念念,只在视频中出现了不到一秒时间,她也看不出来是谁。

    她咬牙,努力的在让自己保持着平静。

    电话突然在耳边响起,乔汐莞看着来电,连忙接通,“乔汐莞,不是叶妩。”

    “你怎么知道不是她除了她我不知道还会有其他任何人今天早上她才威胁了我”

    “叶妩不会骗我。”

    “武大,你怎么还是这么单纯。”

    “我有自己的判断,这次真的不是叶妩。”武大一字一句。

    叶妩现在是变了,但是没有做过的事情,她看得很明白。

    否则叶妩不会拿顾子臣发誓。

    乔汐莞猛地挂断电话。

    她不相信不是叶妩

    除了这个女人,还有谁这么针对她还有谁

    那一刻她觉得她整个人已经要彻底崩溃了

    念念万一有个三长两短

    她怎么办

    忍着的眼泪,终于在这一刻,猛地滑落。

    不停滑落。

    怎么办,怎么办

    “莞,要不要再看看其他视频”秦以扬看着乔汐莞的模样,连忙说着,“万一有什么看漏的地方,这个人也不可能凭空就出现在了幼儿园,总会有些蛛丝马迹的。”

    “嗯。”乔汐莞点头。

    现在除了在视频中找到线索,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监控很多,一屏幕上好多画面。

    所有人都尽量保持着冷静的看着视频画面,从下午3点半开始

    “等等。”乔汐莞突然指着最角落的一个画面。

    监控室的负责任连忙按下暂停。

    打开最角落的那个视频,放大。

    “这是念念。”乔汐莞说。

    所有人也都看着她。

    一个小小的人影,似乎是在对着摄像头笑,笑的无比的可爱。

    视频放大放大,念念笑着,回头对着抱着自己的那个男人笑了笑。

    男人刚开始是背对着摄像头,在这一秒,突然回头,看了一眼摄像头。

    “顾子臣”乔汐莞咬牙切齿

    “您认识吗乔小姐”老师连忙问道。

    乔汐莞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顾子臣顾子臣

    是不是总是让她不得安宁。

    “对不起乔小姐,刚刚可能太急,忘了看得仔细,所以漏掉了这么关键的一个画面,现在怎么办”幼儿园老师询问。

    乔汐莞忍着极度的怒气,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响了一声,就挂断了。

    乔汐莞气得身体都在发抖。

    “乔小姐”幼儿园老师小心翼翼。

    “其他的我自己解决,也不用不报警了,麻烦了。”说完,转身就走了。

    幼儿园园长及老师些都面面相觑。

    秦以扬看着乔汐莞的背影,大步跟了上去。

    刘妈站在那里,也一脸茫然。

    乔汐莞坐在秦以扬的小车内,因为气氛,胸口处上下起伏,分明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秦以扬都有点不敢惹她,总觉得这个女人要是爆发出来,会真的要地动山摇。

    “现在去哪里”秦以扬小声问道。

    乔汐莞不说话,似乎还在平复自己的情绪。

    秦以扬本来想要说点什么安慰的话,又突然觉得好像自己插入他们的事情中,有点画蛇添足。

    两个人就这么在车上沉默了一会儿。

    乔汐莞突然说,“去江皇酒店。”

    “好。”秦以扬开车,一跃而出。

    乔汐莞看着上海街头的景色,心口处的愤怒情绪一上一下,一直在压抑着,努力压抑着

    秦以扬总觉得,世界大战要爆发了

    顾子臣挂上电话。

    乔汐莞刚刚来电,被他挂断了。

    他想应该要不了多久,乔汐莞就会赶过来了。

    他煎好牛排,就餐盘摆好,放在饭桌上。

    “念念,吃饭了。”

    “好。”顾明念放下凯蒂猫,从沙发睡上下来,乖乖的走向饭厅。

    顾子臣抱着念念,帮她清洗着小手手,然后抱着她放在座子上。

    念念太矮,她只能跪着吃饭,才能够勉强吃到。

    顾子臣帮念念将牛排一点一点切开,“需要粑粑喂你吗”

    “不用,妈妈说好孩子要自己吃饭。”说着,念念就拿着叉子,叉着牛排,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吃起来的模样,满足到不行。

    念念总是很容易满足,这让他总觉得很温暖。

    两个人一边吃着晚餐,顾子臣拉开话题说道,“等会儿妈妈就会到了,然后接你走。”

    “我不想离开粑粑。”顾明念闪烁着大眼睛,可怜巴西的说着。

    “乖,听话。”

    “哦。”念念有些不开心。

    “等会妈妈来的时候,可能会发脾气。”顾子臣说,“那是妈妈对粑粑发的脾气,念念不要怕。”

    “为什么要发脾气”

    “因为粑粑做了错事儿,妈妈会生气。”

    “粑粑为什么要做错事儿”顾明念单纯的问道。

    “粑粑不知道怎么给你解释。”

    念念依然闪烁着单纯的眼神。

    顾子臣摸了摸念念的头,“你只要记住,粑粑和妈妈都是爱你的。”

    “哥哥也是爱我的。”

    “对,粑粑妈妈哥哥都是爱你的。”

    “可是粑粑,你不回家和我们一起生活吗”

    “不了。粑粑有粑粑的生活。”

    “念念会很想粑粑的。”

    “粑粑也会很想念念。”顾子臣笑着,“乖,多吃点。”

    “嗯,粑粑做得牛排好好吃。”顾明念又吃了两口,已经笑弯了眼。

    两个人这么静悄悄的吃了不久,大概10来分钟,房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顾子臣放下刀叉,“粑粑去开门,你妈妈来了。”

    “嗯。”顾明念乖巧的点头。

    顾子臣走向房门口,看着门外站着的乔汐莞以及秦以扬。

    他深呼吸一口气,是真的犹豫了两秒,才打开房门。

    “啪”房门打开,一个巴掌狠狠的扇了过来,响亮无比。

    顾子臣看着盛怒的乔汐莞。

    “顾明念呢”

    “在里面。”顾子臣说。

    乔汐莞准备进去。

    顾子臣突然挡住她,“乔汐莞,她现在在吃晚饭,我希望你不要发脾气。”

    “呵”乔汐莞干笑了一声,“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不发脾气。顾子臣,你永远都不会体会到,当我以为念念被人绑架后那种天都要塌下来的感觉,你永远都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你怎么永远都改变不了你自私的毛病”

    顾子臣咽了咽喉咙,那一刻没有一个字可以反驳。

    “让开。”乔汐莞怒吼。

    声音或许真的很大。

    大到,顾明念已经穿着漂亮的小裙子,手上还拿着叉子出现在了玄关处,一脸不自知的甜甜笑着,“妈妈你来了。”

    乔汐莞看着顾明念,一把推开顾子臣,蹲下身体大声吼她,“顾明念,我曾经教过你,不要跟着陌生人走你都忘记了吗你怎么这么不听话”

    顾明念被乔汐莞突然的责备声吓住了。

    她从来没有被妈妈这么吼过,尽管她偶尔会觉得妈妈对她不好,但是从小打到,妈妈没有这么凶。

    她闪烁着的大眼睛,小嘴边一憋,眼泪一下就从眼眶中流了出来,扯着嗓子大声哭着,“妈妈坏,我不要妈妈,我要粑粑,我只要粑粑,我不要跟着妈妈回家,我要和粑粑在一起,呜呜呜哇哇”

    ------题外话------

    完结月,小宅突然想要吼吼月票。

    支持小宅,请多给小宅一些鼓励。

    所以月票,赶紧来吧,么么哒。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