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九章 事业真的那么重要吗?!

第二十九章 事业真的那么重要吗?!

作者:恩很宅
    豪华的酒店套房,粉色的气球静静的悬浮在上空。

    顾明念扯着嗓子哭闹的声音震耳欲聋,嘴里一直不停的呢喃着,“我要粑粑,不要妈妈,妈妈讨厌……”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顾明念,看着她吵闹的声音,看着她哭得委屈的一张脸。

    所以说。

    她辛辛苦苦带到现在,带了3年,加上怀孕那10个月,几乎耗尽了自己的所有,换来的就是一句,“不要妈妈,要粑粑?!”

    她身体在隐忍着,发抖。

    仿若这一辈子从遇到顾子臣那一刻开始,什么都乱了。

    本来只是想要报复齐凌枫,本来只是想要拿回自己的所有,然后潇洒转身,不带走一片云彩,却莫名其妙的一个跟头栽到了顾子臣身上,栽得这么深。

    她不想哭。

    只是压抑着有些难受,眼眶就这么红了。

    是觉得有些心寒,是觉得有些痛心,那一刻的愤怒仿若瞬间就变成了一种凄凉,整个世界都天崩地裂了一般。

    她以为,至少她以为,念念是她的孩子。

    只是她的孩子。

    她愿意让顾明路来见顾子臣,一方面是因为顾明路已经10岁,很多事情他懂了,她不想看到顾明路如此失望的眼神,而且顾明路会体谅大人用心良苦,她不用担心顾明路见了顾子臣后会有她无法控制的感情变化。另一方面,终究而言顾明路不是她的亲生儿子,顾明路是顾子臣同伴的孩子,她没有资格阻止他们的见面。

    可是念念不一样。

    念念是她生下来的,用生命生下来的,她不允许任何人带走她,也不允许任何人在念念的心目中成了她的挑战,当然,最重要的是,她真的觉得顾子臣没有资格见顾明念。

    现在。

    现在,变成了自己是世界上最坏的那个女人了?!变成最坏的妈妈?!

    变成那个阻止他们亲情血缘相认的邪恶巫婆了?!

    她讽刺这,心痛的有些麻木。

    是真的很心酸,是真的觉得自己这么多年这么努力的走过来,被顾子臣轻而易举的击碎,这么的触不及防,粉身碎骨。

    “妈妈,你别哭……”顾明念看着面前乔汐莞不停滑落的眼泪,有些慌张的说着。

    乔汐莞眼眸微动,也没有想到自己就当着念念的面哭了出来。

    她从来不会在孩子面前表露任何脆弱的情绪,她怕给他们不好的影响,她总是想要把自己最积极向上的一面带给他们,让他们觉得这个世界很有希望。

    “妈妈,你别哭,念念不讨厌妈妈了,妈妈你别哭。”顾明念连忙说着,从没见过妈妈哭泣,她用拿着叉子的右手想要给妈妈擦眼泪,哭嚷着解释道,“念念不是随便跟着陌生人离开的,念念认得出来,粑粑就是妈妈钱夹里面那个最帅的叔叔。”

    钱夹里面那个,最帅的叔叔。

    是啊,她的钱夹里面,还放了一张顾子臣的照片。

    以为还可以眷恋,以为还可以留下点什么回忆。

    乔汐莞拉着念念的手。

    念念的双手残疾,有一种手是没知觉的,另外一只手,有些笨拙。

    刚刚的她是真的太激动了。

    因为对顾子臣的愤怒,所有全部都发泄在了顾明念的身上,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总是在顾子臣的事情上,如此的不理智。

    念念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乔汐莞,小脸上的眼泪还未干,看上去可爱到不行。

    “你想和粑粑在一起吗?”乔汐莞问她。

    顾明念诚实的点头,又摇了摇头,“我喜欢和妈妈粑粑在一起,我希望妈妈粑粑可以在一起。”

    乔汐莞很想笑着安慰一下,此刻却真的一点都笑不出来,反而还觉得有些伤够了的感觉,她站起来,居高临下,“你现在可以和粑粑多待一会儿,想回来的时候,再回来吧。”

    说完,转身欲走。

    顾子臣一把拉住她。

    乔汐莞眼眸一紧,压抑的愤怒在此刻,很容易被激发。

    “放开我,我不想当着念念的面和你争吵什么。”乔汐莞甚至是咬牙切齿才能够说出来。

    “给我5分钟时间。”顾子臣说。

    “我凭什么……”

    “秦以扬,谢谢。”顾子臣是对着乔汐莞后面的人说的,说完之后,根本就没有顾任何人的感受,拉着乔汐莞走进酒店套房,然后上楼。

    顾子臣的力气和速度,乔汐莞根本毫无反抗之力。

    秦以扬就看着顾子臣和乔汐莞一起离开的背影。

    乔汐莞是不是在顾子臣的身上,才会伤得这么深。

    他也不知道此刻什么感受,总之,说不出来的情绪就在喉咙上下起伏不定。

    他低头,看着那个小小人儿瞪大着眼睛望着他。

    两个人面面相觑。

    “我粑粑比你帅。”顾明念一脸坚决。

    好吧,暂且承认你的欣赏水品。

    “我粑粑才是世界上最帅的粑粑。”顾明念有些自豪。

    秦以扬觉得,自己总是被这个小女孩打击过度。

    “我有世界上最帅的粑粑。”顾明念洋洋得意。

    秦以扬摸了摸顾明念的头。

    顾明念皱了皱小眉头。

    “我不能成为世界上最帅的粑粑,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粑粑,可以吗?”秦以扬突然蹲下身体问道。

    顾明念转动着眼珠子,似乎是在思考。

    其实是没有听太明白。

    “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来,我们拉钩钩。”秦以扬笑着说。

    就是这个小游戏,顾明念就上钩钩了。

    嘴里还甜甜的说着,“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秦以扬嘴角一笑。

    小孩子就是这么好欺骗。

    可是大人呢?!

    能够骗得了所有人,骗得了自己吗?!

    ……

    顾子臣的卧室。

    两个人刚走进去,乔汐莞似乎是回神过来,开始不停的反抗。

    顾子臣强势的拉着她不让她离开。

    “顾子臣你放开我!”乔汐莞怒吼。

    她真的不想和这个男人再单独待一分钟,她觉得多待一分钟都会让她彻底崩溃。

    “乔汐莞,能冷静两分钟吗?!”

    “两秒钟都不行!这个世界上,我从来没有恨一个人恨到如此地步。就算是齐凌枫也没有,至少我恨他我可以去弄死他,但是你呢?!你用这种让我无法发泄的方式折磨我,你真的是够残忍的!”

    “乔汐莞……”

    “顾子臣,你放手!”乔汐莞尖叫。

    顾子臣的手反而拉得更紧了些。

    乔汐莞弯腰,一口咬在顾子臣的手背上。

    她真的恨不得,咬死这个男人。

    她用了全力撕咬。

    她甚至感觉到口腔中有了血液的腥味,那一刻却并没有松口,反而咬得更紧。

    顾子臣眉头皱了一下,没想到乔汐莞会突然如此。

    他能够感觉到手背上传来的疼痛,以及她恨到无力发泄的难受。

    房间突然安静了下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

    乔汐莞突然放开了牙齿,然后就感觉眼泪疯了一般的,一颗一颗掉在他的手背上。

    顾子臣心一紧,看着她崩溃的模样。

    “顾子臣,我真的受够了,求你高抬贵手,放过我行吗?”乔汐莞从来不会求人的。

    乔汐莞这么高傲的人,在外人眼中就跟金刚一般的女人,从来不会低声下气了下来,就算是哭,也是哭得让人望尘莫及般的高冷,不会轻易对谁说输,不会轻易承认自己的脆弱。

    “我只是想要和你说几句话。”顾子臣看着她的模样,其实是真的很无措。

    乔汐莞直接跪坐在了他卧室里厚厚的地摊上。

    顾子臣放开她的手。

    乔汐莞没有离开,她双手捂着自己的脸,低着头,跪坐在地上,头发垂落下来,看上去脆弱到,似乎一碰就会碎。

    没想过会伤害一个人,伤到这种程度。

    没想过,乔汐莞会突然间,真的崩溃。

    他以为,至少他认为,乔汐莞不会这么轻易倒下,就跟外界所有人对乔汐莞的印象一样,这个女人会把自己往最好最好的日子上过,任何人都不可能看得到,她可怜的模样。

    卧室再度陷入沉默,沉默到寂静的地步。

    乔汐莞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眼泪就顺着手指缝间往下掉,地毯被染上了一团水渍。

    “乔汐莞……”顾子臣开口。

    声音暗哑,那一刻似乎也有些微动的情愫,一直在翻滚。

    他蹲下身体,蹲在她的面前,突然伸手将她揽入怀抱里。

    难得的乔汐莞的一点都没有反抗,依然保持着她原来的动作,靠在他的胸膛上,眼泪不停。

    大概是觉得,心都死了,也没有什么是值得去,反抗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5分钟,大概是不够了。

    乔汐莞仿若哭尽了委屈,她默默地调整着自己的情绪,然后很平静的轻轻地推了推顾子臣。

    顾子臣顺势,放开了她。

    好像就这么一会儿,就平静了。

    刚刚的天崩地裂,就像是,悬梁一梦,转瞬即逝。

    彼此之间,在刚刚那一秒还有些近的心房,很快,就隔了十万八千里。

    这就是人和人的距离,可以近在咫尺,可以远在天涯。

    “顾明念的事情……”顾子臣开口,“我承认我做得太极端了,对不起。”

    乔汐莞看着他。

    “我以后不会再这样,我只是很想要看看她,就算一天也好。你说过,别让我利用顾明路,所以我就选择了我自己的方式,先斩后奏的方式。大概如果不这样,我也没办法让你妥协。”顾子臣低沉的嗓音缓缓说着,“我不知道顾明念有这么些缺陷,这几年来,真的辛苦你了。”

    乔汐莞还是就这么看着他,没有讽刺,没有难受,真的没有任何情绪。

    “我想我现在说再多也没用,在你心目中,我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不是一个合格的爸爸甚至不是一个合格的人。不过乔汐莞,我是真的诚心的想要你过得更好,不管你是嫁给秦以扬还是嫁给其他任何人,我希望你可以真的幸福。说再多,大概都不会是你想要听到的。你只要好好的就行。”顾子臣嘴角带着一抹笑。

    顾子臣真的很帅。

    36、7岁,说是男人最黄金的年龄。

    经历了一些事情,少了那份轻狂,多了一些内敛,沉淀着一份成熟魅力。

    对她而言,杀伤力十足。

    到现在,依然可以让她的内心,为之震撼。

    只是,多了一丝冰冷。

    她浅浅了笑了一下,嘴角有些凉,她说,“就这些话吗?”

    “嗯。就这些。”顾子臣说。

    乔汐莞站起来,擦干了眼泪,站起来转身离开。

    心真的麻木的时候,其实是感觉不到痛楚的。

    她脚步刚起,突然回头,看着顾子臣缓缓起身。

    顾子臣站在她面前,她需要微微仰头才能够看到他的脸。

    她抿着唇,低下头打开自己的手提包,翻出自己的钱夹,抽离那张卡在钱夹里面的照片,不知道是不是时间太久,照片抽了几次都没有抽出来,她咬牙,一用力,顾子臣的相片有些扭曲的在她的手上。

    顾子臣看着她。

    乔汐莞依然低着头,拿着那张照片。

    “嘶。”照片被撕碎的声音。

    一下,两下,三下,无数下……直到,变成了碎片。

    她看着顾子臣,将手上那些碎片扔在了他的脚下,她说,“顾子臣,任何人都可以祝福我,但是你不行。你记住了,不管我过得如何,好坏与否,都不需要你来担心你来惦记,就算哪一天我突然死了,你也不要来我的坟头,我怕你脏了我轮回的路!”

    斩钉截铁的说了些话,乔汐莞这次真的离开了。

    顾子臣看着脚下那一团碎片。

    照片不大,碎片其实也不多。

    他蹲下身,捡起来。

    一点一点……

    对不起,乔汐莞。

    ……

    乔汐莞下楼。

    秦以扬似乎还在逗着念念。

    小孩子终究很快就会忘记那些不开心,很快就能够重新欢笑。

    秦以扬似乎是发现了乔汐莞,转头看着她。

    念念也转头看着她,甜甜的声音,“妈妈。”

    乔汐莞微点头,情绪已经恢复往常,她说,“念念,我们回家了。”

    “现在就要走了吗?”念念扬着头问道。

    “你还想多待会儿?”乔汐莞用的是很平静的声音。

    念念似乎是想起了刚刚妈妈的激动,连忙摇头,“我跟着妈妈离开。”

    “嗯。”乔汐莞点头,走过去正准备抱起念念。

    “你等我会儿,我上去给粑粑说再见。”念念小眼睛圆溜溜的动了动,直接就跑上了楼。

    乔汐莞看着她的背影,咽了咽喉咙。

    秦以扬走过去轻轻地把她拥在怀抱里,“别这样,毕竟他们是有血缘的。”

    “嗯。”乔汐莞顺势躺在秦以扬的怀抱里。

    她想,能够有这么一个温暖的怀抱,就够了。

    顾明念努力的爬上楼,然后走进顾子臣的卧室。

    “粑粑。”顾明念叫着他。

    顾子臣刚刚捡完所有的碎片,听到声音,他把碎片握紧在手心,抬头看着顾明念。

    “粑粑,你眼睛为什么红红的。”念念诧异的问道,走过去摸了摸他的眼,“你和妈妈一样,也哭了吗?”

    “没有。”顾子臣拉出一抹宠溺的笑,“粑粑眼睛好像进沙子了。”

    “真的吗?”念念闪烁着大眼睛。

    “嗯,真的。”顾子臣很肯定的说道。

    他其实不应该给孩子撒谎。

    可他也不知道,如何当一个好爸爸。

    他本来也不是一个好爸爸。

    “我还以为粑粑和妈妈吵架了。”顾明念小大声的说着。

    “还记得刚刚粑粑给你说的话吗?”

    “什么话?”

    “粑粑说妈妈会发脾气,那是因为粑粑做错了事情,和念念无关。”

    “哦。”念念似懂非懂。

    “宝贝。”顾子臣突然叫着她,亲了亲她的额头,“宝贝,好好照顾妈妈,不要让妈妈担心。”

    “嗯。”顾明念乖乖的点头,“粑粑,我现在要跟着妈妈回家了。”

    “好。”

    “粑粑,我会想你的。”

    “我也会想你,宝贝。”

    “粑粑,我爱你,拜拜。”顾明念说着,在顾子臣脸上亲了一口。

    顾子臣也亲了亲顾明念的小脸蛋,“宝贝,再见。”

    “再见。”

    说着,就挥着小手手离开了。

    顾子臣模糊不清的看着自己女儿离开的小身影。

    手心握得越来越紧。

    触手可及的幸福,就是怎么抓,都抓不住。

    ……

    乔汐莞抱着念念离开。

    秦以扬送他们回去。

    车内很安静。

    活泼的顾明念趴在乔汐莞的身上睡着了。

    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跟着顾子臣太累,睡得很快,几乎是上了车趴在她身上,就睡了过去。

    看着念念天真无邪的模样,乔汐莞心里其实是有些内疚。

    从来没有这么吵过念念,从来没有。

    不过那句“我不要妈妈我要粑粑”,真的让她很伤心。

    所以才会在面对顾子臣的时候,极尽崩溃。

    她深呼吸,转眸看着上海的夜色。

    夜色让上海这座城市,纸醉金迷。

    “她只是一个3岁的孩子,说的话也不过只是当时的一时想法,你不会真的和小孩子计较吧。”身边,突然想起秦以扬的声音。

    秦以扬大概也看出了她的心思。

    她有些苦涩的一笑,“当真的在乎一个人的时候,她的每一句话你都会当真。”

    “我也这么觉得。”秦以扬嘴角一笑,“所以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当真。”

    乔汐莞转头看着秦以扬,看着他的嘴角上扬,永远都是一副,就算天塌下来了,我也能在塌之前,自个儿逍遥快乐的模样。

    她咬了咬唇,声音很干净,很清脆,她说,“以扬,我不想等了,我们结婚吧。”

    秦以扬抓着方向盘的手一顿,心跳似乎在那一刻也漏跳了一拍。

    “我承认我现在真的不够爱你。我承认现在顾子臣在我心目中依然抹不去,我也不知道多久可以放下那个男人,但是现在,我真的很想快点摆脱他,我真的很想,给自己一个坚定的理由,再也不要去想,再也不要有期待,再也不要有任何,关于他的一切。”乔汐莞说,说着,眼眶有些红,“对不起以扬,我总是这么理所当然的利用你……”

    “没关系,我不介意。”秦以扬嘴角的笑容灿烂到有些晃眼,他说,“反而莫名觉得很荣幸,你利用的对象是我。”

    乔汐莞抿着唇,“你这样说,我更加内疚了……”

    “所以就快点快点爱上我,爱上我,就不会内疚了。”秦以扬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这可是唯一的办法。”

    “嗯。”乔汐莞点头。

    “话说,其实我都在策划一个非常浪漫的求婚仪式的,没想到就被你捷足先登了。”秦以扬有些遗憾。

    乔汐莞努力让自己笑着,“给我一个浪漫的婚礼就行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结婚?”秦以扬询问。

    “你要看日子吗?”

    “我不太信这些。”

    “我也不太信。”乔汐莞说,“不过传统留下来的东西,我突然觉得信信也好,毕竟这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听你的。”

    “那我们看这个月的日子还是下个月的日子?”

    “我们看最近的那个日子。”秦以扬说,“本二少有些迫不及待。”

    乔汐莞忍不住一笑,“绝对不让二少等太久。”

    爱上你,绝对不让你等太久。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

    后面的日子很忙,繁忙中,所以觉得过的很快。

    情侣装的预售效果很好。

    当时大街小巷都是乔汐莞和秦以扬的情侣宣传照,灯箱广告、路牌、各大商场、公共汽车、地铁车站……任何一个显眼点的媒介上,都有他们的影子。

    无处不在。

    预售当天,乔汐莞和秦以扬宣布婚期,12月12日,引起一片哗然。

    而就在婚礼前两天,12月10日,熟—mature正式上市。

    接着,12月25日,环宇集团周年庆。

    行程排得太满,满到乔汐莞觉得自己真的有些喘不过气。

    当然,预售的效果让她也稍微有了些安慰,却也没有闲功夫去庆祝,一边投身在品牌上市中,一边和秦以扬筹划着婚礼点滴。

    一口气,就真的忙到了12月10日。

    婚礼的细节也基本敲定。

    就等着品牌的大热,让他们的婚礼锦上添花。

    乔汐莞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她特意穿了一条大红色的晚礼服,头发自然的垂放在一边,落在锁骨处,妆有些浓艳,艳色口红让她的皮肤更显白皙,据说上镜会很美。

    今天正式上市销售,在熟—mature的总店门口,会有剪彩仪式。

    现场会来很多记者,电视台也会来现场直播。

    剪裁仪式她会参加。

    yoyo和秦以扬也会参加,当然还有形象代言人程晚夏,顺便也邀请了傅博文。

    阵容还算强大,记者一早就围了过去,就怕位置不够好,不能拍到最重要的瞬间。

    乔汐莞看了看时间。

    剪裁仪式在上午十点十分,特别挑选了一个吉时,和他们的婚礼一样,专程找大师算过,寓意是满实满载。

    她想,重要的事情,就多讲究一下。

    现在距离还有一个小时。

    办公室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乔汐莞眼眸微动。

    今天还让她莫名有些紧张,其实见过的大场面不少,但就还是会不自主的心跳加速。

    她深呼吸一口气,“进来。”

    房门推开,milk出现在她面前。

    她其实以为是秦以扬。

    微微有些失落,但还不至于表现得很明显。

    “乔总,刚刚有你的新闻……”milk说,欲言又止。

    “什么新闻?”乔汐莞扬眉。

    “额,是有念念的新闻。”milk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有媒体曝光了您的女儿念念。”

    “什么意思?!”乔汐莞脸色一下就沉了下去。

    milk连忙将自己的手机递过去,“你看看,这是刚刚广告部的同事看到了新闻,第一时间通知我的。”

    乔汐莞拿过来,眼眸一紧。

    “环宇集团乔汐莞的女儿,竟天生残疾。”

    乔汐莞捏着手机的手似乎都在发抖。

    她把顾明念保护得很紧,上的学校都是贵族幼儿园,而且从小到大都是包接包送,并且和幼儿园签订了保密协议,同时住的医院也都是私立医院,医生准则上面就有不能泄露患者任何信息,所以3年来,不管自己新闻有多少,她的两个孩子,没有任何人报道过。

    她控制情绪,往下看。

    新闻内容不多,仿若就是在陈述一个事实,没有褒贬,就是在写一道新闻而已。

    新闻里面念念的病写的一清二楚,患的什么病,什么时候出生,现在在做什么治疗,以及念念现在的日常生活,清清楚楚。

    乔汐莞深呼吸,身体在微微发抖。

    很好。

    总是会挑最容易引起她愤怒的事情,总是会挑最好的时间,让她恨之入骨。

    她眼眸微动,看着手机来电,连忙接通,“王老师。”

    “乔小姐,幼儿园来了很多记者,几乎把幼儿园已经围困住,我们想把念念先送回来,不过外面记者太多,刚刚把念念抱出去的时候,记者就开始涌动,不停地叫着念念的名字,不停地拍照,把念念吓哭了,我们现在不敢轻易的再出去,你看是你现在来接她,还是说等会儿我们再想办法把她送回去。”

    “我来接她,现在先别动。”

    “好的。”那边松了一口大气。

    乔汐莞挂断电话,直接往外走。

    “乔总,还有一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就要剪裁了。”

    “我知道。”

    “哦。”milk就看着乔汐莞身影已经离开。

    乔汐莞走进电梯,刚下楼。

    秦以扬就急冲冲的跑了上来,左右看了看,看到milk,忙问道,“乔汐莞呢?”

    “乔总去念念的幼儿园了。”

    “这么快!”秦以扬暗自骂了一声,连忙拿出电话。

    那边接通,接通的时候,乔汐莞似乎正在吩咐武大往幼儿园开,交代完毕后说着,“以扬,你就不用跟着我了,如果我稍微来晚了,你就负责组织剪裁。”

    “但是你一个人去行吗?”

    “放心吧,你把剪裁仪式照顾好就行。”

    “嗯。”

    挂断电话,乔汐莞有些焦虑的看着窗外。

    武大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乔汐莞不让她随身跟着,所以她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念念发生了点事情。”

    “严重吗?”

    “不知道。”乔汐莞说。

    现在看似不太严重,但是之后说不定会越演愈烈。

    她有预感。

    武大沉默了一秒,还是决定认真开车。

    车子一路到达幼儿园。

    门口确实围堵了好多记者。

    武大停好车,乔汐莞直接说道,“帮我开一下道。”

    “哦。”武大连忙下车,跟在乔汐莞的身后。

    乔汐莞一出现,记者一下子就疯狂了,连忙拥挤着,“乔小姐,您女儿是真的残疾吗?先天性的吗?”

    “乔小姐,听说您坏孩子的就知道女儿是残疾,为什么还要坚持生下来?您觉得这样对您女儿公平吗?”

    “乔小姐……”

    乔汐莞当做听不到,在武大的强势护送下以及幼儿园保安的帮助下,走进幼儿园。

    幼儿园老师现在一边组织着其他孩子不要出门,还专门有一个老师负责安慰念念的情绪。

    念念一看着自己的妈妈到来,好不容易没有再哭,又猛地一下哭了出来,她挣脱开老师的怀抱,跑进了乔汐莞的怀抱里,哭嚷着说,“妈妈,门口的叔叔阿姨好可怕,妈妈我好怕……”

    “念念,别怕,有妈妈在。”乔汐莞紧紧的抱着顾明念。

    顾明念小身体一抽一抽的,整个人难受到不行,“妈妈我想回家,我要刘奶奶,我要回家。”

    “妈妈马上带你回去。”乔汐莞抱起念念。

    幼儿园老师连忙说着,“乔小姐就准备这么带着念念走吗?”

    “你们有什么可以挡住脸的衣服吗?”乔汐莞问道。

    “念念有意见连着帽子的报球服在衣柜里面,我马上去拿。”

    “谢谢。”

    老师翻出念念的衣服,乔汐莞将衣服披在念念的身上,帽子挡住了她的头,“念念乖,你抱着妈妈,将脸捂在妈妈的颈子上,不要怕,妈妈现在带你回家。”

    “嗯。”念念乖乖的点头,努力让两只手臂抱着乔汐莞脖子。

    手臂没有什么力气,不管多用力,几乎只是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而已。

    那一刻,似乎也感觉到念念的依赖。

    心里一酸,真的很心疼念念受到的惊吓。

    咬着唇,她抱着念念大步往外走。

    记者一看着乔汐莞出现,看着她抱着一个小孩,更加疯狂了,几乎围堵得水泄不通。

    武大强势的开路,保安护送着乔汐莞离开。

    一些疯狂点的记者根本就是不屈不饶,不停的往里面拥挤。

    武大性格本来就有些暴躁,又想起这些不良记者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脾气一涌上来,突然狠命的推了其中一个拿着摄像机的工作人员,力度很猛,摄像人员直接给摔在了地上,整个人几乎是翻了过去,响起莫大的声音。

    趴在乔汐莞身上的念念听到声音,准备抬头。

    乔汐莞一把抱住她,“乖,念念,不要出来。”

    念念听话的靠在乔汐莞的肩膀上。

    现场一下子似乎就安静了,所有人看着那个人高马大的摄像师躺在地上半天都起不来,下一个瞬间,更加轰动了,“乔小姐,您的助手这么推记者,您不觉得有什么话需要解释的吗?”

    “乔小姐,您这么对我们记者,您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乔小姐,您就准备什么都不交代一下就走了吗?连句道歉都没有吗?”

    记者的声音越来越小。

    乔汐莞已经在幼儿园保安以及武大的强势开路下,回到车上。

    武大也坐上了车。

    乔汐莞紧紧的抱着念念,看着门口围困着不让离开的记者。

    武大眼眸一紧,“坐好了。”

    乔汐莞将念念牢牢地抱在怀里,一手拉着扶手。

    武大点火,挂当,油门一轰,猛地一个后退。

    记者惊了一片。

    武大退出了一段距离,挂上前档。

    油门往下一踩,飙车。

    前面还有个不怕死的记者就摊开手挡在他们的车前面,似乎是刚刚那个摄影师的搭档。

    武大的速度根本就没有减下来,甚至有越开越快的趋势。

    那个记者看着面前逼近,完全没有减速恍惚还在加速的轿车,整个人一怔,最后那一秒,脸色都已经下白。

    武大一个急刹,车子停在记者不超过0。01厘米的距离,恍惚自己的裤子还能够感觉到轿车的车牌。

    武大狠狠的看着记者。

    记者整个人一下就软了。

    武大比了一个“孬种”的手势,轰着油门后退,一个大转弯,潇洒的离开。

    透过后视镜还能够看到身后的记者,直接蹲坐在了地上,仿若是已经吓得回不了神。

    乔汐莞咬着唇。

    今天算是把这群记者都给得罪完了。

    而且明显的,这之中的记者,故意被人安排的绝对不在少数。

    她回眸,将念念从她的怀抱里抱出来,看着她委屈的小脸蛋,“念念,别怕,我们马上就回家了。”

    “嗯。可是妈妈,那些叔叔阿姨为什么要来找我,念念是做错了什么事情吗?”

    “念念没错,错的是他们。”乔汐莞柔声安慰着,“乖,有妈妈在,别怕。”

    “嗯。”念念躺在乔汐莞的怀抱里,手一直捏着她的衣角,似乎没有安全感的,不敢放开。

    车子很快到达别墅。

    乔汐莞抱着念念回去。

    milk打了两个电话来,提醒她剪裁仪式马上就要开始,问她要不要参加。

    如果不参加,她好让主持人临时改串词。

    她犹豫了一下,将她怀抱里面的念念放在沙发上,柔声说道,“妈妈有事儿要先出去一会儿,你在家里看看动画片,刘奶奶会陪着你,乖乖的。”

    “可是妈妈,念念想要你陪着念念,念念怕……”念念似乎惊魂未定,一听到妈妈说要离开,眼眶就有些红了。

    乔汐莞心疼的摸着顾明念的脸蛋,“乖,妈妈很快就回来,你乖乖的……”

    念念咬着小嘴巴。

    没有像以前那样大吵大闹的哭着,委屈的模样却更加让人心疼。

    “乖。”乔汐莞有些哽咽,“妈妈一会儿就回来。”

    念念没有点头。

    但是乔汐莞转身离开了。

    念念看着妈妈离开的背影,眼泪终究忍不住哭了出来,因为一直憋着哭,没有哭出声音,反而看上去更加的让人心疼,哽咽着,一直不停的抽泣,咬着小嘴巴,就是不放声哭出来。

    刘妈看着念念都有些忍不住,她抱着念念柔声安慰着,“念念乖,妈妈还有事儿,妈妈说过会马上回来的,我们在家看动画片等妈妈好吗?”

    念念点头。

    点头,大大的眼睛就是不停的泛着眼泪,身体一直抽搐着,小孩子不哭出声音的哭闹,真的让人心酸无比。

    刘妈将念念抱在怀抱里,心里有些难受。

    事业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题外话------

    小宅吼月票。

    小宅希望在完结的一个月,月票能够有突破。

    小宅深鞠躬,感谢。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