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章 惊心动魄

第三十章 惊心动魄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坐着武大的车赶着去剪彩。

    武大看着乔汐莞的模样,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不在家里陪着念念吗?”

    “把事情处理完了再去陪她。”

    “这样对一个小孩子而言,好吗?”武大询问。

    “我也有我必须要处理的事情。”乔汐莞突然发脾气,声音很大。

    “我实在不能理解你们所谓的事情。”武大也倔强的或者,脾气也涌了上来,“如果我是你,我就会选择在家里面陪着念念,至少不会让她觉得一个人好像被丢弃了似的……”

    “如果遇到你们执行任务,你们确定不会丢下谁?!”乔汐莞讽刺的一笑。

    武大被乔汐莞的话呛得说不出一个字。

    在s特国,所有人都把她丢下了,这是事实。

    武大紧捏着方向盘,“我们那时候是情非得已,如果不丢下你,死的就不只是你一个人。”

    “呵、呵。”乔汐莞干笑了两声,“所以我就应该这么大度?!你们的命是命,我的命就不是命了?你真的觉得生命是可以用多少来衡量的吗?武大!”

    武大咬着唇,脸色被乔汐莞说的一青一白。

    “武大我不想和你吵架。如果觉得和我在一起比较不爽,你可以随时离开的,犯不着委屈了自己来将就我,在我的世界里面,你们早就是,曾经,曾经人,曾经经历的事情,曾经的回忆。我不奢望你们任何谁可以帮得了我,我不会依赖了你们任何谁!”乔汐莞冷冷的一字一句。

    武大握着方向盘的手越来越紧,她压抑不住脾气,大声吼着,“乔汐莞,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钻牛角尖了!是不是没有老大了,我们就什么都不是了!”

    “我不知道。”乔汐莞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她真的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她是不是要靠推开顾子臣身边的所有人,才能够真的走出顾子臣的阴影。

    她承认,她今天的火爆脾气并不是因为武大的那句责备,而是,她那一刻发现她的世界真的谁都不能依靠,如果身边有个人,如果顾子臣在,遇到今天的事情,至少他们之间也会有一个人在家里陪着念念,但是现在,她把念念一个人留在了家里。

    没有谁会比她更内疚!

    没有谁会比她现在,更难受。

    她咬着唇,武大开的车子彪的很快。

    疯狂一般的在街道上行驶着,似乎也在发泄她的怒火。

    一路到达目的地。

    乔汐莞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补了妆,下车。

    武大远远的看着乔汐莞被工作人员拥着离开。

    不管任何时候,乔汐莞都是那个女王,那个从来不会倒下,从来都只是让人仰望的,女王陛下!

    她不懂,她的内心世界。

    一点都不懂。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她看着来电,接通,“老大。”

    “武大你在哪里?”

    “有事儿吗?”

    “有空来接我一下吗?江皇酒店。”

    “……有。”

    “迅速。”

    “是。”挂上电话,武大一脚油门,直接给轰了出去。

    这个时候,乔汐莞应该不会需要她。

    ……

    乔汐莞走向后台。

    秦以扬、yoyo、程晚夏以及傅博文都在。

    她作为主人,却最后一个出现,于情于理都有些说不过去。

    所以她努力的拉出一抹笑,“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莞莞,这个时候你可以不用来的,其实。”程晚夏忍不住说着。

    大概刚刚她去幼儿园抱走念念,以及和记者发生冲突,现在大概都已经上各大新闻媒介了,不过她没时间也不想去看,看多了反而更加影响她的心情。

    “没什么,总的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做完。况且了,如果我不在,估计等会儿记者会将所有的矛头指向你们,我来了,有什么话我也能好好的和他们说清楚,也就不用单独再开什么记者招待会,我也会嫌麻烦。”乔汐莞说得直白。

    程晚夏反而有些心疼。

    任何一个母亲遇到自己孩子的事情都是淡定不下来的。

    而这个女人把所有一切全部都扛了下来。

    秦以扬走过去,自然的把她搂在怀抱里,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好想把你抱在怀抱里,然后给你撑起一片天空。”

    “会有机会的。”乔汐莞微微一笑。

    笑得,真的很勉强。

    秦以扬有些心疼的把她抱着。

    正时,milk从外面进来,“还有10分钟剪彩,你们可以到大门口去了,一切已经准备妥当。”

    一行人跟着milk出去。

    走向熟—mature的总店大门。

    整整齐齐的两排礼篮,红地毯铺了一路,外围的记者很多,他们一出现,瞬间轰动,卡门、闪光灯的声音一直不断。

    所有人走向剪彩位置。

    专门聘请的电视台著名主持人进行主持。

    一切准备妥当。

    10点10分,在主持人人情高涨的主持下,所有人开始剪彩。

    身边响起了鸣炮的声音,五彩斑斓的彩条随风飘荡,静静飘落。

    剪彩仪式结束。

    按照原有安排,在现场就会有一个简短的记者招待会。

    milk寻求了乔汐莞的意见,才让工作人员将外围的记者放了进来。

    蜂拥而至。

    一个记者连忙问道,“乔总,听说您刚刚在您女儿的幼儿园和记者发生了冲突,您的助手甚至出手打了记者,开车离开的时候还对记者进行挑衅,这件事情,您需要在此刻做一个回应吗?”

    她就知道,问题不会集中在品牌上市,有心人的安排,果然是把时间拿捏的准。

    “麻烦请各位问有关品牌的问题,我们的总设计师,设计师还有我们的形象代言人,以及和我们的合作商都在,您们就不要一直缠着私人问题问了。”milk引导着记者。

    记者在这个时候却似乎都是一致的等着乔汐莞回答刚刚那个问题。

    气氛有些尴尬。

    milk正欲再次开口。

    乔汐莞突然说道,“如果有人这么对你的女儿,你会怎么做?”

    乔汐莞问那个记者。

    记者一怔,随即说道,“我还没结婚,没有女儿。”

    “既然你没有,也应该理解不了,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子女代表着什么。”

    记者哑然。

    “所以我也没有必要回答你的问题,因为回答了,你也不一定会理解。毕竟很多事情要感同身受才能够体会别人的感受,你们体会不了,我说再多,你们也觉得我是在矫揉造作。”

    记者面面相觑。

    另外一个热记者大胆提问,“我有子女,我儿子刚好跟乔总的女儿一般大,我想我能够理解乔总的心疼,但是这并代表,作为父母为了孩子,就可以无所顾忌,如果这样,这个社会应该也没有法律和秩序了。”

    乔汐莞看着记者,“这么大一顶帽子扣在我的身上我实在招架不住,我也没有你们记者的口才,反驳不了你们。我就告诉你们,伤害我可以,伤害我的家人,我会用最极端的方式反击。”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

    “如果你们质疑要曲解我的意思,我不做任何解释。”

    “乔总。”记者叫住她。

    “其他关于品牌的事宜,您可以问我们的总设计师yoyo,以及yoyo的总助理秦以扬,关于我个人的私人问题,我曾经就说过,你们没有资格让我必须给你们交代,那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们无关。”说着,乔汐莞就转身欲走。

    记者看着乔汐莞离开,有些激动,一个记者脱口而出,“乔汐莞,你就是在逃避责任,你这么对待我们新闻工作者,不仅出手伤人,还各种挑衅和威胁,我们会全部报道出来的!”

    乔汐莞的脚步顿了顿。

    她眼眸微紧。

    正欲开口的一瞬间,只看到一道黑色身影就这么冲了出去,直接拧起那个咄咄逼人的记者,一圈猛地打了过去。

    那个记者始料不及,手上的话筒连带着整个人一下子就翻到了。

    现场一片哗然。

    秦以扬蹲下身体狠狠的抓着那个记者的衣领,“对你而言家人不重要是吗?那很好,你有个儿子对不对,你儿子跟乔汐莞的女儿一般大对不对?!那你记住了,从今天开始,我会找人每天报道你儿子的一举一动,我让你儿子成为这座城市最出名的焦点人物,我让你从小生活在聚光灯下,半点都没有,你觉得如何?!”

    “你,你……”

    “我就是威胁你,我就是出手伤你,我就是在挑衅你,有那个本事儿,你就把我报道出来,有多恶劣报道多恶劣,爷今天和你接下仇了。我告诉你,我身败名裂没关系,我换一个国度我有大把的钱可以挥霍,我一样可以生活得潇潇洒洒,你失去了这份工作你自己想想你怎么来养活你的家。也对,你反正不在乎家人!”秦以扬一字一句,冷漠而阴森。

    其他记者似乎都有些寒颤的站在那里,没有谁敢上前。

    秦以扬放开那个记者,拍了拍身上的灰,对着面前一大帮石化了一般的记者说道,“有什么就冲着我来,什么殴打记者,什么品行恶劣,什么侮辱他人……反正我就是一个臭流氓!可就算是臭流氓如我,我至少也不会卑鄙到利用别人的家人来进行冷暴力,你们这群记者,就是打着正义的旗号做着让人无比恶心的事情,你们还记得曾经入行的时候的信誓旦旦吗?!”

    记者突然都不敢说话。

    一些或许是因为秦以扬的话而感触颇深,一些是畏惧,怕被秦以扬殴打。

    秦以扬就是一个臭流氓!

    “刚刚他说的什么社会持续法律道德!”秦以扬指了指地上那个男记者,嘴角冷笑着,“最应该上上法治道德的,不应该就是你们这一群人吗?!”

    怒吼着,秦以扬突然转身离开。

    记者些似乎还被他的霸气震慑住,所有人在他离开的一瞬间,往后退了一步。

    秦以扬走向乔汐莞,拉着她的手就走了。

    yoyo看着自己的儿子,从来没觉得自己儿子有这么帅的一天,她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他儿子能够做出来的事情,以前不管怎么胡闹,但还不至于出手打人,这份魄力,让她觉得自己儿子,就算是臭流氓,也帅得天翻地覆的。

    整个过程中,傅博文一直保护着程晚夏,将她楼抱在怀里。

    程晚夏看着离开的两个人,转头对着傅博文,“有没有觉得很帅?”

    傅博文脸色一沉,“你说谁帅?”

    “可是不得不承认,这一刻的秦以扬,真的是easylover万人迷。”

    “……”傅博文的脸色更沉了。

    不过倒是,这个男人今天的表现……

    或许得罪了全天下,却赢得了她。

    他的学弟顾子臣,大概再也无望了。

    傅博文搂抱着程晚夏,在现场工作人员的护送下,离开。

    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剪彩仪式,也算是不枉此生。

    所有人回到后台。

    秦以扬抱着乔汐莞一直没有放开,其他人就看着他们两个。

    乔汐莞深呼吸了一口气,说道,“搞砸了就搞砸了。”

    口吻真的很平静。

    乔汐莞眼眸微转,对着yoyo说道,“品牌的事情就不要操心了,今天上市,如果因此而影响了品牌的现场销售,你也不需要感到不安,前期我答应该给你们设计部的我一分也不会少,至于你的年薪,如果销售额度在预期值甚至更好,你按照年薪提成,如果没有,你的年薪我会保持在预期值提成的基础上。”

    yoyo抿了抿唇,想要说什么,还是没说。

    “傅总。合同上面写的很清楚,如果因为我们品牌的原因而导致程晚夏的负面新闻,我们会根据保险额度进行赔偿。今天的新闻或许会对程晚夏有一定影响,你现在可以找律师和我对接,我会将我律师的电话号码给他,尽量协调到我们彼此都可以接受的一个赔偿范围。”乔汐莞依然保持着她的冷静,在做接下来的善后工作。

    “不用了,莞莞……”

    “好,我接下来会找律师和你谈赔偿的事情。”傅博文直接打断程晚夏的话。

    程晚夏不爽,“傅博文,你怎么这么冷血,这是我朋友,我不需要赔偿,而且我还决定了,不管这个品牌最后会怎样,3年的代言我做定了,你少插手。”

    傅博文被程晚夏说得脸一阵红一阵白。

    “就这么决定了,莞莞,你别管他,我说了算。”

    “谢谢你,晚晚。”乔汐莞说,“不过赔偿的事情,一码归一码,你是我的朋友,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朋友因为我受到不公平待遇。”

    “莞莞……”

    “其他的你不用操心,我和傅总对接就行。”乔汐莞拉出一抹笑。

    程晚夏忍了忍,没再多说。

    她也不想太为难了乔汐莞。

    乔汐莞这个女人,最见不得就是自己觉得重要的人,受了半点委屈。

    “那我呢?”秦以扬弱弱的问道。

    对于他这个始作俑者,对于他这个,收不住脾气,搞坏了整个剪彩仪式的罪魁祸首,她要怎么打发他。

    乔汐莞转身,看着秦以扬。

    看着她,这次的笑容特别的真诚,她说,“我们的婚礼照旧,不管接下来发生了些什么,我希望后天看到的,依然是我心目中最帅的新郎!”

    “好。”秦以扬一笑。

    他其实还是怕,怕乔汐莞说他多管闲事。

    怕乔汐莞责备他,搞砸了她辛辛苦苦筹备了那么久的心血。

    “如果大家还有心情,晚上的庆功宴我们可以继续。”

    “留在你结婚的当天庆祝吧。这两天,你们还是好好准备一下你们的婚礼。另外,念念现在被你一个人丢在家里吧,回去好好陪陪那孩子,遇到这样的事情,应该惊吓不少。”程晚夏说道。

    “那我就不推脱了,谢谢你们。”

    “嗯。”

    陆陆续续的离开。

    乔汐莞叫来milk,再交代了一下现场的情况,和秦以扬一起离开。

    没有必要再做所谓的新闻公关。

    乔汐莞不准备找来任何一家媒体,有些时候破坛子破摔,她倒是要看看,最大限度,媒体的力量有多强大,最大限度,她可以被写成什么样子!

    任何情况,她都能够接受。

    她拿出电话,拨打,“武大,在大门口没有,我现在要回去。”

    “我现在不在。”那边说。

    “……”乔汐莞沉默了一下。

    刚刚的两个人之间的不愉快导致武大先走了吗?!

    “那我另外找车。”乔汐莞也不多说。

    有时候也不想问的太明白,就这么顺其自然吧。

    正准备挂断电话,那边突然传来武大有些低沉的嗓音,声音很小,她说,“老大差点杀了叶妩……”

    乔汐莞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什么都没有听到。

    即使大家都清楚,这起新闻的始作俑者到底是谁。

    “怎么了?”秦以扬看着乔汐莞。

    “没什么,你开车了吗?”

    “没开,不过有司机。”

    “那坐你的车离开。”

    “嗯。”

    两个人相拥着离开。

    ……

    武大看着“通话结束”的字样。

    她转头,看着老大依然盛怒的脸。

    刚刚从接到老大的电话后就去江皇酒店,老大坐上车,什么都没说,“去叶妩家。”

    叶妩家。

    武大咬着唇,也没多问,飙车就去了。

    车子到达大门口。

    老大甚至没有拿下门铃,直接翻阅大门,走了进去。

    武大急急忙忙的跟在他的身后。

    叶妩在家里面的大厅,正在看新闻。

    转眸看着老大的事情,脸上分明有着惊喜,下一瞬间,就变成了惊恐。

    因为老大走过去,直接用手抓住了她的脖子,力气很大,叶妩甚至在瞬间,脸色就已经发青,嚷嚷着喉咙,说不出一个字。

    “是不是给你说过,不要动乔汐莞!”顾子臣一字一句,狠狠的问道。

    叶妩说不出一个字,喉咙发出了声音,却不知道在说什么,脸色也极具变化着,总觉得下一秒,叶妩或许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她当时就站在他们旁边,她甚至是本能的想要推开他们,那一刻,却强忍着,没有插手。

    过了好久。

    顾子臣一把推开叶妩。

    叶妩跌坐在沙发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呼吸很重,身体都在剧烈的颤抖。

    “留着你,不是因为不敢杀了你,而是让你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叶家是怎么在我手上,几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毁于你的身上!”丢下一句话,顾子臣离开。

    走得很快。

    武大看了一眼叶妩,看着那个女人一直保持着被顾子臣推开时的动作,身体颤抖得比刚开始还有剧烈,眼泪就这么一颗颗的掉在了沙发上。

    她咬了咬唇,也没再多看一眼。

    叶妩终究是触碰到了老大的底线。

    碰到了?!

    叶妩抬头,看着一前一后离开的背影。

    同归于尽,她也不怕!

    到了现在,她什么都不怕!

    不说百年基业毁于一旦,就算是死无全尸她也不在乎!

    她冷笑着,冷漠无比。

    她拿起电话,狠狠的拨打,一字一句的说着,“立刻,杀了乔汐莞!”

    ……

    武大开着车。

    顾子臣坐在副驾驶台。

    他说,“高嵩的电话是多少?”

    “你要做什么?”武大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

    “把电话给我。”顾子臣直接说道。

    武大沉默着,还是会将自己的电话地上。

    “密码。”

    “0923。”

    顾子臣解锁,翻阅通讯录,找到高嵩的电话,“武大。”

    “是我,顾子臣。”

    “老大。”那边传来高嵩有些兴奋的声音。

    “帮我一个忙。”

    “做什么?”

    “或许对你会有点影响。”

    “无论什么,我都会尽量办到。”

    “好,那你听好了。”顾子臣也不多说,一字一句交代自己的事情。

    5分钟后。

    顾子臣交代完毕。

    高嵩那边沉默了半响,说道,“老大,伴君如伴虎,你确定要这么做。”

    “嗯,我确定。”

    “是,我立刻去办。”那边挂断了电话。

    顾子臣把手机递给武大。

    武大将手机放在一边,“老大,没必要做得这么绝。”

    “有必要。”顾子臣一字一句。

    武大咬着唇,不再多说。

    “你把我放在路边,回去接乔汐莞。”顾子臣吩咐。

    “不用了,乔汐莞刚刚给我打了电话,她已经找其他车离开了。”武大说。

    顾子臣突然怔了一下,脸色有些微变,“你马上给乔汐莞打电话,问她走到了哪里?!”

    “怎么了?”武大也有些紧张。

    “这段时间乔汐莞并不安全。”

    “哦,那我马上打。”武大连忙说着,她倒是差点忘记了。

    毕竟这段时间并没有再发生任何离奇的事情。

    她连忙拨打电话。

    那边突然接通,似乎是才响起,就接通了,“武大。”

    “乔汐莞,你现在在哪里?”

    “后面有辆车一直跟着我们。”乔汐莞说,似乎是在尽量的控制情绪。

    “你现在在哪里?”武大紧张的问道。

    “中环路附近,我现在往我家别墅开。”

    “我马上就到,你们坚持住。”武大放下电话,一个油门轰了出去。

    也不管红绿灯,开得很快。

    “乔汐莞说,在中环路有辆黑色轿车跟着她。”

    “md!”顾子臣突然爆了一句粗口。

    当时看着顾明念的新闻,他真的气昏了头,对于他而言,他根本就找不到叶妩的家,而他能够想到也只有武大,他预算时间,从剪彩现场到乔汐莞离开,至少也会有1个小时,而现在才半个小时而已,乔汐莞就已经走了?!

    他狠狠的看着前方的公路,眼眶中甚至已经充血。

    ……

    乔汐莞放下手机,看着后面那辆轿车。

    经历过太多,有点蛛丝马迹,自己也会有预感。

    她不停的吩咐着司机开快点,开快点。

    司机几乎已经轰着最大的油门,开得很疯狂。

    秦以扬一直拉着乔汐莞的手,安慰着,“别怕,不会有事儿的。”

    乔汐莞回头看了一眼秦以扬。

    她是真的不想连累了他。

    眼眶有些红,其实不只是害怕,突然就想起了很多,想着念念还在家等着她……

    “别怕,有我在,我会拼命的保护你的。”秦以扬搂抱着乔汐莞。

    他真的会拼了命的保护她。

    “以扬,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你不要管我。这些人都是冲着我来的,你能够先走就先走。”

    “我不会……”

    “以扬,至少你活着也好。我的两个孩子,如果可能,你帮我照顾一下,如果会影响到你,你把他们给顾子臣,不管如何,顾子臣也不会真的不管他们。”

    “乔汐莞,我不允许你说这些话,不允许。你的两个孩子,我们要一起抚养,我们会抚养他们长大,我们要看着顾明路结婚生子,你还要做婆婆的,你还要帮明路带小孩。我们还要一起帮念念找男朋友,我们不能让念念随随便便嫁了,她是我们家的小公主,不能受半点委屈……”说着,秦以扬也开始哽咽了。

    正时。

    车轮突然响起剧烈的声响。

    车胎突然爆炸的声音。

    失去了一个车胎的车子瞬间失去了平衡,车子往一边的护栏上猛地撞去,此刻车子正好停在一座大桥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不多了,都是急速离开。

    秦以扬狠狠的把乔汐莞抱在怀抱里。

    强烈的撞击,让车子几乎已经变型。

    车内突然安静无比。

    乔汐莞动了动身体,看着搂抱着自己闭着眼睛的秦以扬,紧张的大声叫着,“以扬,以扬,你别吓我……”

    她看到他额头上的血液,就顺着他的脸往下落,落在了她的身上。

    “以扬,别这样,你别死,你死了我怎么办……”乔汐莞已经被吓得,慌了神。

    她难受无比的看着秦以扬,看着他苍白的脸。

    “以扬……”

    “我没事儿。”秦以扬动了动眼睛,“就是刚刚有一秒,好像灵魂脱壳,现在被你又给吵了回来。”

    乔汐莞松了一口大气,忍不住抱怨道,“你真的要吓死我……啊!”

    车窗玻璃,突然响起剧烈的敲打声。

    乔汐莞和秦以扬两个人同时看着车窗的方向。

    车窗是黑色的,外面的人看不到里面的人,但是里面的人可以看得很清楚,那个拿着铁锤,带着黑色面罩,只露出眼镜和鼻子的人,正阴森的捶打着玻璃。

    而他的另外一只手上,拿着一把黑色的手枪。

    刚刚的突然爆胎,大概也是子弹击中导致。

    秦以扬和乔汐莞惊恐无比。

    秦以扬伸手,从自己的裤子里面拿出一把瑞士军刀。

    军刀很小。

    其实应该没什么作用。

    秦以扬小声的在乔汐莞的耳边说着,“你躺在我的身下,我来对付他。”

    “以扬。”乔汐莞看着他。

    他这么小一把刀,别人又是手枪又是铁锤。

    秦以扬还把她当还小孩子在胡谝吗?!

    “刚刚武大是不是打了电话给你,总觉得那妞有点能耐。你坚持住,或许她一会儿就到了,到时候就有救了。”秦以扬说。

    “但是这个时候我也不能让你去送死!”乔汐莞狠狠地说着。

    “我不是送死,我是在对抗。”

    “秦以扬,你这么点能对抗什么……啊!”乔汐莞尖叫。

    车窗玻璃已经被强势的敲碎,碎片遗落在他们的身上。

    那个带着黑色面罩的男人将铁锤随手扔在地上,拿起那把黑色手枪,枪口冰冷的对着他们。

    秦以扬一手拿着小刀,另外将整个身体强势的把乔汐莞楼抱在怀里,他说,“是男人就不要动女人!”

    黑色面罩似乎是冷笑了一下,其实看不到脸,只看到面罩动了一下。

    他扣动着扳机,不需要多说一句话,手枪对准。

    “哐”!

    “以扬!”乔汐莞大叫。

    秦以扬紧紧地抱着乔汐莞,那一刻身体瞬间就僵硬了。

    妈的!

    原来遇到这种事情,真的会把人吓尿的!

    “以扬,以扬……”乔汐莞叫着他。

    “我没死,我没死。”秦以扬连忙说着,“子弹好像打在了小车上,这个人的枪法要不要这么不准!还当什么职业杀手。”

    乔汐莞推开秦以扬,抬起头,看向车窗外,哪里还有那个男人的身影。

    这是突然人间蒸发吗?!

    乔汐莞动了动身体,头伸向被砸坏的车玻璃口。

    她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轿车。

    看样子,刚刚那一瞬间,是那辆轿车直接把那个人撞翻了去,而就在把那个人撞翻的瞬间,那个人开了一枪,子弹就打在了他们的小车上。

    那个被撞翻的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乔汐莞惊吓住,那辆轿车上下来的两个人,顾子臣和武大。

    他们杀人了吗?!

    现在不是在执行任务,而且已经完全脱离基地的情况下杀人……

    她心里一窒。

    正时,突然又一道枪声响起。

    武大和顾子臣猛地一下躲回车后。

    意思是除了地上躺着的那个男人,还有一个。

    “老大,怎么办?”武大说。

    那个人有手枪,而他们什么都没有,刚刚被撞飞的那个男人手上的手枪,也在惯性的作用下,直接飞出了护栏之外,掉在了大桥之下。

    现在那边那个人的车子离乔汐莞的轿车很近,来杀他们之前,完全可以先把目标人物乔汐莞解决掉。

    武大能够想到的,顾子臣也想到了。

    他沉默了一秒,说,“武大,我现在出去分散注意力,你去那边车上乔汐莞带过来。”

    “老大,是一个人还好,万一是两个人呢?”

    是两个人,老大就算是神也躲不过的。

    “没时间考虑这些。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我三声,一、二、三!”顾子臣一下子冲了出去。

    那个拿着手枪的男人正逼近乔汐莞。

    乔汐莞看着黑色枪口,整个人惊恐着,说不出一个字。

    正时。

    男人感觉到有人靠近,将枪口一转,开枪。

    顾子臣迅速而灵敏的蹲下身体,避过枪口。

    男人“哐哐哐”的拼命射击。

    大桥上本来就空旷,此刻响起的声音,显得异常的响亮。

    顾子臣不停的分散着男人的注意力,将他引开了些。

    武大这个时候也逼近了乔汐莞的轿车,车子已经撞的变形,车门怎么都打不开。

    “乔汐莞,你从这里爬出来!”武大当机立断。

    “以扬,你先出去。”

    “你先出去,这个时候就不要和我抢了!”秦以扬狠狠的说着,“毕竟我是一个男人。”

    乔汐莞也不再耽搁时间,在武大的拉扯下,承受着碎玻璃的疼痛,爬出了车子。

    接着,秦以扬在武大的帮助下,也爬了出去。

    武大带着他们坐进了他们的小车内,她让秦以扬坐在小车的驾驶台,“你们先走。”

    “武大。”

    “先走。”武大丢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顾子臣此刻已经逼近了那个拿着手枪的男人,甚至已经将他的手枪踢到了一边。

    男人的身手明显比他逊色太多。

    刚开始还能够应付两招,到现在几乎已经无力招架。

    他身体突然一转,往自己的车上跳去。

    顾子臣一脚踢在他的背上。

    男人忍着痛,爬上驾驶台。

    武大已经捡起地上的手枪,对准男人的车前玻璃。

    顾子臣突然捏着武大手上枪,与此同时,顾子臣一把将枪从手上夺过去,对准那个男人的眉心。

    武大惊讶中回过神,“顾子臣,现在我们的身份不能开枪。”

    顾子臣之所以从她手上拿过去,肯定也考虑到了。

    如果开枪,刚刚那个人的死亡还可以说成是自卫,现在这个,分明就是暗杀。

    顾子臣似乎并没有听到武大在说什么,他扣动扳机。

    “不行!”武大一只手拉住顾子臣,猛地一下将他扑到在地上。

    枪打在了空中。

    正时,那辆小车猛地一下从他们身边开走。

    而那辆分明说好了,让他们先走的小车还停在不远处,似乎是走了两步,然后又停了下来。

    这个时候,后面那辆准备离开的小车轰着最大的油门往那辆车撞了过去。

    “哐!”的一声,车子撞在了前面的护栏上,车子撞击的力度很大,那一刻整个车头几乎都已经凹陷了下去。

    那辆撞击的小车立马倒车,转动着方向盘,快速离开。

    “乔汐莞和秦以扬在车上!”武大回神,大叫。

    顾子臣已经从地上爬起来,快速的跑向了那边。

    不能有事儿!

    乔汐莞不能有事儿。

    他狠狠地拉扯着车子的门。

    里面的安全气囊已经完全的弹了出来,几乎把里面的两个人掩盖住。

    他只能透过玻璃,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血液。

    武大此刻也跑了过来,拉扯着其他的门。

    车子已经锁死。

    武大看着顾子臣用拳头在砸玻璃,一声一声,对准某一个位置,不留余地的使出全力。

    车玻璃渐渐出现了一点裂痕。

    顾子臣最后一个拳头,使出全力。

    “哐”的一声。

    车玻璃门瞬间破碎,四分五裂,落得满地都是……

    ------题外话------

    小宅什么都不说。

    小宅有点难过。

    小宅还是会要月票的。

    小宅默默飘走……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