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一章 怀孕or怀孕?!

第三十一章 怀孕or怀孕?!

作者:恩很宅
    耳边是武大当机立断的声音,她说,“你们先走。”

    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了。

    乔汐莞转头看着武大急急忙忙跑过去的样子,看着不远处那两个格斗的人。

    秦以扬坐在驾驶台,踩下油门。

    乔汐莞眼眶有些红,回头,看着前方。

    车子往前。

    就走了或许不到100米,车子突然又停了下来。

    乔汐莞转头看着秦以扬,“妈的,我觉得我要是这样就走了,会内疚一辈子。”

    乔汐莞咬着唇。

    她也是。

    她没有那么残忍,可以丢下任何他们,自己先走。

    她想起上一次为了去救喻洛薇,也是这般,尹翔带着他们先离开,然后武大最后伤的很严重。

    “我们等等他们。”秦以扬说。

    乔汐莞点头。

    秦以扬努力的拉扯出一抹笑容,“他们会没事儿的,我看他们两个人的身手都不错,我当时还想去健身房练练,看来我怎么练都练不出顾子臣的能耐……”

    “砰。”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枪声。

    乔汐莞一怔惊吓。

    秦以扬也愣怔了一秒。

    两个人正准备伸出头去看看那边的情况时,车子突然一阵颠簸,猛地一下直接撞到了一边的护栏上,还未来得及惊呼,只感觉到安全气囊轰的一声全部都弹开了,不知道哪里疼痛,感觉整个身体被挤压在了一起,额头上的血就流了下来,让她恍惚有些看不清楚前面的一切。

    耳边突然响起了捶打的声音。

    一声一声。

    她眼眸微转,就看着车窗玻璃上,那个男人疯狂一般的砸着玻璃,一拳一拳,拼尽全力。

    她眼眶有些红,不知道是身体的疼痛让她整个人难受到眼泪迸发,还是看着,眼前的一幕……

    “哐。”玻璃碎落。

    顾子臣的拳头上沾满了玻璃渣,手背上不停的在流血。

    他紧张的声音显得有些慌乱,“乔汐莞,你怎么样?”

    乔汐莞就看着他,突然闭上了眼睛。

    闭上眼睛的那一刻,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乔汐莞”顾子臣大声叫着她。

    乔汐莞毫无所动。

    顾子臣有些着急的伸手从里面想要打开车门,车子已经锁死,怎么都打不开。

    顾子臣咬牙,准备直接从里面拖出乔汐莞。

    乔汐莞身体仿若是被什么困住了,拖了一下,根本就拖不出来,他又怕力气太大,真的把她给伤到了。

    正时。

    耳边突然又响起了一个玻璃窗被砸碎的声音。

    武大捡起地上不远处的铁锤,砸坏了驾驶台的窗户。

    顾子臣急忙的跑过去。

    武大拍打着秦以扬的脸,“秦以扬,醒醒。”

    秦以扬皱着眉头,努力的睁开眼睛。

    他还没死吗?

    “你先出来,乔汐莞被困住了。”顾子臣大声说着。

    “哦。”秦以扬连忙点头,但是此刻的身体根本没办法动弹,他觉得一声都痛,仿若整个身体都被碾压了。

    “我现在把你拉出来,你如果哪里特别痛就给我说一声,不是特别痛,就忍着。”顾子臣话音刚落,就直接拖着秦以扬。

    他能说他一身都痛得要命吗?

    顾子臣这个男人可以,可以不这么粗鲁吗?

    他咬牙,痛得整个脸都已经扭曲。

    顾子臣和武大的双重配合下,好不容易把秦以扬从驾驶台拉了出来,身上有些血,还有些被玻璃划破的地方,看上去很狼狈。

    两个人把秦以扬放在地上,顾子臣直接钻进了驾驶台。

    武大有些焦急的看着他们,乔汐莞现在闭着眼睛,但是眉头皱得很紧,大概是很痛,脸色也显得尤其的苍白。

    顾子臣弯腰一直在看她的身下被什么压住了。

    乔汐莞能够感觉到,顾子臣拼了命的在帮她解脱桎梏。

    武大转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秦以扬,心想着这么严重的车祸这个男人看上去也没受什么大伤,命还挺大的,回头看老大和乔汐莞的时候,整个人突然顿了一下。

    她看着脚下的一滩水,散发着汽油的味道。

    “老大,你快点,油箱破了,车子在滴油”武大突然大声说着。

    车祸后,车很容易短路,一个火花就会引起车子爆炸。

    顾子臣听着武大的惊呼,脸色一紧。

    他手摸着乔汐莞小腿被车头挤压住的地方,转头对着武大,“你把锤子给我。”

    武大连忙递上锤子。

    “你现在带着秦以扬走远点”

    “老大。”

    “快点”顾子臣声音很冷。

    武大咬着唇,转身扶着蹲坐在地上,依然一脸担忧看着车内两个人的秦以扬。

    “我不走,我要等着乔汐莞。”

    “你也起不了什么作用。”武大直白道,拖着秦以扬就往一边走。

    秦以扬狠狠的看着武大。

    他现在一身痛得根本没有任何力气。

    而且真的如武大说的那样,此刻的自己好像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刚刚他带着乔汐莞离开了,什么事情都不会有

    他咬着唇,眼眸就一直看着远处的那辆已经变型的车。

    车内。

    顾子臣用锤子小心翼翼的在敲打挤压住乔汐莞脚的车头,不敢太用力,只能这么一点点的,一点点让她的脚得到自由。

    “顾子臣,你为什么要救我?”乔汐莞突然开口。

    顾子臣敲打着的手顿了一下,没有说话。

    “不要总是这样,我不会感激你的。”乔汐莞继续开口道。

    顾子臣抿紧着唇,“没让你感谢。”

    “顾子臣”总是很容易被他激怒。

    “才出了车祸的人,留点力气。”顾子臣冷冷然。

    乔汐莞睁开眼睛,狠狠的看着他。

    看着他小心翼翼。

    “如果等会儿车子爆炸了,怎么办?”乔汐莞问他,“你会不会死得很冤枉?”

    顾子臣紧咬着唇,没有说话,手上的动作一直不停。

    乔汐莞觉得真的很累。

    一身很痛,精神也有点透支的感觉。

    这段时间总是这般,很容易累。

    不知道过了几分钟,顾子臣抱着她已经挤压得毫无知觉的脚,用力一扯。

    脚似乎是得到了自由。

    顾子臣抱了抱乔汐莞的身体,他只是在确定她是不是已经完全解困。

    而她,就感觉到他几乎已经湿透的身体,拥抱着她,汗水滴在了她的脸上。

    其实已经初冬了,不应该这么热的。

    顾子臣似乎在确定她可以出来后,先从车上钻了出去,然后来到她这一边,抱着她,拖着她出去。

    力气大概是有些大。

    顾子臣拖着她出来那一刻,两个人双双倒地。

    她整个人就压在他的身上,脸撞到了他的胸膛上,恍惚那一秒,还能够听到他心口剧烈的心跳声,响亮无比。

    下一秒,顾子臣就起身横抱着她,速度很快的,走出了很长一段距离。

    车内的汽油已经留了一地。

    终究,没有爆炸。

    武大和秦以扬看着他们两个过来,都有些激动。

    顾子臣却在这个过程中,表现得很冷静,“武大,找一辆车,先送他们去医院。”

    “好。”

    武大跑出很远去招出租车。

    顾子臣就一直抱着乔汐莞。

    秦以扬很努力才让自己站了起来,全很都是血。

    很快,武大坐着出租车出现。

    一行人坐着车子离开。

    司机一看这些人一身的血,唧唧歪歪念个不停。

    秦以扬努力的从自己西装衣服里面拿出钱包,拿了一叠钱出来,“清洗费够吗?”

    司机明显被吓住了。

    躺在顾子臣怀里的乔汐莞突然笑了一下。

    笑容很明显。

    顾子臣感觉到了,他低着头看着她笑容满面,喉咙微动,没有说一句话。

    车子很快到达市中心医院。

    顾子臣抱着乔汐莞去了急救室,推了进去。

    秦以扬也被推了进去。

    顾子臣和武大坐在走廊上等结果。

    出了车祸,不知道有没有伤到,重要器官。

    “老大,要不要先给你包扎一下?”武大看着顾子臣的手,几乎是血肉模糊。

    “没什么,等他们出来了再说。”

    武大想要再劝劝,终究还是忍了又忍。

    等了10多分钟,秦以扬先推了出来。

    医生说都是些皮外伤,连骨头都没有伤到一点,运气真好。

    秦以扬的运气是真的挺好的。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嘴角轻抿着,眼眸看着急救室的大门。

    没多久,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先走了出来。

    所有人涌上去,问道,“怎么样?”

    “脚有些轻微骨折,不太严重,其他地方也都是皮外伤。不过患者怀孕了。”医生后面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惊讶了。

    “在手术室里面,患者说肚子有些痛,经过血液检查,是怀孕了。”医生继续说道。

    震惊了一屋子的人,所有人仿若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不过还好,孩子暂时没有危险。听说车祸很严重,能够保全很难得。建议患者再住一周院,保保胎更好。”医生笑着说道。

    看着其他人惊恐的表情,有些诧异,问道,“孩子的爸爸是谁?”

    秦以扬没有开口。

    顾子臣也没有开口。

    武大看着两个男人,总不会是她的吧?

    正时。

    乔汐莞被护士从急救室里面推了出来。

    所有人把视线放在了乔汐莞的身上。

    她血色不太好,打着点滴。

    乔汐莞看着他们,眼眸从他们身上一一滑过,她主动伸手,拉着秦以扬。

    秦以扬看着她,有些五味杂陈。

    谁说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的?

    这么晴天霹雳的一个“后福”让他如何招架得住?

    “以扬,听医生说了吗?”

    “嗯。”秦以扬点头。

    乔汐莞拉出一抹笑。

    滑动病床被推着走出了很远。

    秦以扬陪着她,一起离开了。

    顾子臣就这么远远的看着他们。

    武大也看着他们。

    所以很多事情,就是这么不言而喻。

    乔汐莞已经有了秦以扬的孩子。

    “老大……”

    “嗯,我先走了。”

    “老大……”

    “你在这里保护她。”

    “老大……”

    顾子臣已经离开了。

    武大看着顾子臣离开的方向,转身跟着追上了乔汐莞他们。

    ……

    顾子臣走出医院。

    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看到的结果吗?

    他看着冬季的阳光,嘴角拉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他打了一个出租车,直接去了警察局。

    警察看着他,皱眉,“做什么?”

    “自首。”

    “什么?”

    “中环路大桥上的那起交通事故是我。”顾子臣直截了当。

    “是你?”警察惊呼,“那你为什么跑了?”

    “我送人去医院。”

    “现场我们看到有子弹,是发生了枪击吗?”

    “我没开枪。”顾子臣说。

    “这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交通事故,我们要先对你进行拘留,查明详情。”

    “嗯。”

    “有人死了吗?”

    “小车内的驾驶员当场死亡。另外一个被车子撞伤的人,正在急救,离死不远。”警察直白。

    顾子臣也没再多问。

    警察将顾子臣关押到了拘留所,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

    乔汐莞躺在了妇产科的病床上。

    秦以扬身上没有什么重伤,但巴扎了很多地方,皮外伤不少,看上去有些滑稽。

    武大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刚刚那两个人明显不是一般杀手,叶妩能够找到的人,肯定也不简单。

    “武大,你出去一会儿,我想和秦以扬单独待一会儿。”乔汐莞突然开口。

    武大看着她。

    这个时候还要缠绵?

    也对。

    刚刚才经历了一段生死离别,是应该如此。

    她为他们关上病房门,坐在病房门前面的走廊上。

    乔汐莞看着房门的方向,转头对着秦以扬。

    “你先别说话,我要冷静一会儿。”秦以扬突然开口。

    乔汐莞咧嘴一笑,“你怕什么?”

    “你明知道的。”秦以扬皱着眉头,“我承认我现在真的有些在意,我不介意明路和念念,但是你肚子里面这个……该死反正都这样了,我接受得你了,你说吧,你想要怎么样?大不了后天的婚礼,没有了”

    “你真的很介意我肚子里面的宝宝吗?”乔汐莞问他。

    秦以扬看着她的模样,心微动,“有点介意。”

    “如果有宝宝了,你就不会和我举行婚礼了?”

    “不是这个意思”秦以扬连忙解释,“我只是怕你有了宝宝后,就想要和顾子臣重归就好,毕竟他今天救你,真的是拼了命的,还有今天的……”

    “秦以扬。”乔汐莞直接打断他,“你觉得我就是这么容易的动摇的人吗?”

    “啊?”秦以扬看着他。

    “我既然答应了和你结婚,我就没想过还要和别人在一起。”乔汐莞一字一句。

    “意思就是,后天的婚礼还会继续吗?”

    “废话。”

    “可是你肚子里面的宝宝……”

    “你很介意?”

    “我也可以不介意的。”秦以扬说得咬牙切齿。

    反正,他也习惯了做这个便宜爹。

    “没有宝宝。”乔汐莞说。

    “啊?”秦以扬震惊了。

    “这段时间我身体犯困,月事也晚了些时间,我以为是怀孕了,所以刚刚在急救室的时候,让医生给我做了一个检查,还好,没有怀孕。因为上次我和顾子臣……”乔汐莞说顿了顿,没有继续,“没有怀孕,不过让医生帮我撒了谎。”

    “……”秦以扬觉得乔汐莞真的很邪恶,他眼眸一动,“医生为什么要给你撒谎?”

    “我就告诉他我说我很爱很爱外面的那个男人,但是他一直不愿意娶我,我说我真的走投无路了以至于逼婚。然后医生就一口答应了。”

    “真的?”

    “嗯。”

    “我说为什么医生走出来的时候表情这么怪异。还问谁是孩子的爸爸?”秦以扬嘀咕着,“当时你不知道,我的脸都绿了,完全是五雷轰顶的节奏。”

    “你说你还不介意宝宝……”乔汐莞瘪嘴。

    “没有当然更好。”秦以扬笑眯了眼。

    乔汐莞翻白眼。

    “不过话说,你为什么要让医生帮你撒谎?”秦以扬严肃的问道。

    乔汐莞眼眸微动,“就是报复一下顾子臣。”

    “……”秦以扬沉默着,“你还喜欢他?”

    “你介意吗?”

    “不介意。”

    “你看你又说不介意”

    “我……”

    乔汐莞笑得幸灾乐祸。

    “你这一招真够狠的,你都没看到刚刚顾子臣的表情。”秦以扬脱口而出,“感觉就跟咽了苍蝇似的,别提脸色多难看了。”

    “是吗?”乔汐莞淡笑着。

    “莞。”秦以扬突然抱着她,“我这辈子都不会辜负你的,你相信我。”

    “我知道。”乔汐莞躺在他的怀抱里。

    就这样就好。

    其实没什么可以再动摇,也不需要动摇。

    她轻轻推开秦以扬,说道,“现在我要出院了。”

    “不是要住一周院保胎吗?”

    “……”乔汐莞瞪着他。

    “妈的,我肯定是被撞傻了,孩子都没,保什么胎,我马上给你办出院手续。”

    “不用办了,入院手续都没办。”

    “哦,那我们走吧。”

    “出去的时候,别说我没怀孕,武大是顾子臣的人。”

    “你准备瞒多久啊?”

    “瞒得了多久就瞒多久,直到我们真的有孩子了为止。”

    “莞……”

    “我已经想过了,结婚后就来做一个全身检查,有什么毛病就医治什么毛病,争取给你怀一个白白胖胖的大小子。”

    “女儿可以吗?”

    “你喜欢女儿?”

    “只要是你帮我生的,我都喜欢。”秦以扬笑得很好看。

    乔汐莞心里一暖。

    秦以扬扶着乔汐莞,走出病房。

    武大看着他们,“怎么出来了?”

    “不想住院,准备回家了。”

    “你不是要养胎一周吗?”

    “不用了。”乔汐莞说。

    武大也不是一个多嘴的人,也就没多说的,跟着他们离开。

    乔汐莞右脚有些骨折,不能下地,走路的时候就是一蹦一跳的,身上也有些皮外伤,都不太严重,不知道是高档豪华轿车的原因,还是那个杀手没敢太用力的撞,因为撞猛了,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以至于车上的两个人,都没有太严重。

    反而是老大。

    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也不知道身体和那个杀手拼杀的时候有没有受伤,也不知道手背有没有好好包扎。

    微微叹了口气。

    算了。

    一切就这样了。

    ……

    傍晚。

    顾子臣蹲坐在拘留所。

    一个人坐在这个地方一个下午。

    天色几乎已经黑尽,拘留所里面的白纸灯光照耀着他有些苍白的脸。

    拘留所的铁门突然打开。

    顾子臣眼眸微动了一下。

    狱警走进来,对着他,“找你问话。”

    顾子臣跟着狱警走了出去。

    被闲置了一个下午,也该是时候被问话了。

    他随着狱警走进一间小单间。

    门口处,脚步突然顿了顿。

    他转眸看着那个熟悉的人。

    高嵩带着担忧的脸色看着他。

    顾子臣薄唇紧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里面站着一个男人,背对着,他穿着黑色西装,有些发福,约50多岁,精神抖擞。

    他走进去后,房门就被人带了过来。

    顾子臣转头看了看房门的方向,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一直没有转身。

    房间很安静,有一刻甚至是窒息的,仿若连呼吸的声音都需要压抑着,紧绷到不行。

    不知道过了多久。

    男人突然转身。

    顾子臣看着男人手上那把黑色手枪,手枪对着他的头。

    “顾子臣,我本不想杀了你。”

    “杀我之前,我希望你答应我一件事儿。”顾子臣开口。

    “你觉得你还有资格和我谈条件。”

    “我只是试试。”顾子臣说,看上去很冷静,“我手上握有基地的一些重要东西,包括之前中央情报局和国家情报局的一些事情,如果你杀了我,我会让人把国家的一些秘密曝光了出来。”

    “你敢?”男人脸色一沉,很有震慑力,“当年让你带着你的同伴离开,就已经做了破天荒的事情,你不要得寸进尺。”

    “你放心,只要你答应我的事情,我发誓我不会说出来,毕竟说出来对我而言也没有任何好处。”

    “顾子臣,你到底哪里来的胆子,敢和我说条件,我只需要微微动动手指头,你祖宗十八代都会死在我的手上。”

    “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您的能力。”顾子臣一字一句,“否则我不会让高嵩想方设法的来找你。”

    男人眉头紧皱。

    “叶氏家族,一直肩负着保护着国家或者他人的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你不觉得,对于我手上掌握的那些而言,叶氏家族才最是国家的威胁”顾子臣说。

    “你想要动叶氏。”

    “对,我想要动叶氏。”

    “顾子臣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男人冷冷的说着,表情极度不悦,“上头对叶氏早就有了铲除之心,都是我一手按压了下来,如果真的把叶氏除去,你觉得和当年秦始皇的焚书坑儒有什么区别?这是历史文物,总有一天会成为国家最珍贵的文化遗产,我怎么可能答应你的要求”

    “您听我说。”顾子臣对着他,“我之所以找到您,就是知道,您有那个能力将叶氏的秘密全部都保留了下来,同时也可以给国家一个交代。您也知道,您现在在位期间可以保全叶氏不被他人所动摇,但您也应该清楚,总有一天你会退下去,到那一天,你想过这些东西,会不会就被人彻底摧毁了。”

    男人狠皱眉头,“你在教我怎么做?”

    “我只是在提醒您。您珍惜历史,但是并不代表所有人都会珍惜,历史记载的是一些未被包装的东西,会有很多人想要彻底的铲除,倒不如,收回来,收到自己的手上,埋进国家历史库里面,让人永远的封存下去,这才能真的能保全百年亦或者千年以后。”

    “顾子臣,你倒是把如意算盘打在我的身上。”男人冷哼。

    “不瞒您说,叶氏现在也已经脱离了您们的掌控。叶氏应该和您们达成过协议,不惹事不炒作不用任何历史储存的东西去威胁其他人,但是现在,叶氏在主动找环宇集团挑起事端,您不觉得,叶氏也渐渐的开始远离轨迹了?在没有酿成什么大错之前,提早将叶氏彻底的铲除,这是对国家最好的保护。”

    男人看着顾子臣,脸色依然冷漠无比。

    但是此刻显然的,在思考顾子臣说的一字一句。

    “顾子臣,不管我今天会不会听你说的,你知道你今天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吗?”男人问他。

    “我知道。会让高嵩找您,就已经想到了后果。您放心,不管是国家情报局还是中央情报局的东西全部都不在我的身上,我其实失忆了。我能够想到的,都是我臆想出来的,看来是误打误撞的,撞到了。”顾子臣突然一笑。

    男儿眉头一抬。

    “很抱歉,耽搁了您这么多的时间。我想我给您说了这么多,您应该会听取我的建议。叶氏真的不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家族,毕竟不属于国家,没有那份政治觉悟,只是叶家人的一份子承父业的传统而已,或许哪一天遗传到了某一个私欲比较强的人手上,一切就都不会那么容易掌控了。”

    “你说的是叶妩。”

    “嗯,我说的是她。”顾子臣说。

    “顾子臣,我一直很想问你,为什么会做到这个地步?叶妩是招惹到你了?”

    “我的私事,我不想让您来担忧。”

    男人似乎是笑了一下。

    话说得好听,分明就是不想让他知道而已。

    他突然收起手枪,走向顾子臣。

    顾子臣看着他,看着他虽然有些发福依然挺拔的身材,“不管过了好久,我依然觉得,你是我看到最有前途的特工,我想要把你培养成我的接班人。”

    “承蒙您的抬举。”

    “顾子臣,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跟着我走吗?”

    “对不起。”

    “你知道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跟着我离开,要么就死在我的枪口下。”男人一字一句,不是在威胁。

    “如果……我想,这个世界上也是没有如果。”顾子臣微微一笑,那一刻似乎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沧桑,也似乎是放下了很多,他说,“能够见到您,就算是死大概也是值得了。”

    说着,顾子臣闭上了眼睛。

    男人对着他的额头。

    手指微动,扳动扳机。

    “砰”的一声。

    一阵暗哑的声音,在消音器下,变得不那么响亮。

    何况专程的犯人审问间,隔音效果尤其的好。

    枪声之后,男人收下手枪,打来房门。

    高嵩站在门口,有些焦急,即使脸上表现的无动于衷。

    男人亲自打开房门。

    高嵩转眸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心里一窒。

    他转头看着走出来的男人,本能的低下头,恭敬无比。

    只是紧捏的手指,一直在微微颤抖。

    “高嵩,送你朋友最后一程。别让其他人费心了。”男人丢下一句话,大步离开。

    高嵩不敢有任何动静。

    直到男人离开,走远,他慌乱的脚步才走进去,看着地上一动不敢动的男人,看着血从他的身体上往下流,染满了他的衣服。

    高嵩狠咬着唇,眼眶红了又红。

    他就知道,伴君如伴虎。

    大概这个世界上除了老大,没有任何谁敢威胁这样的大人物

    ……

    秦以扬送乔汐莞回来,两个人在大门口唧唧歪歪了半天,秦以扬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武大看着秦以扬的模样。

    看着两个人的甜蜜。

    这可真的是,几家欢喜几家忧。

    乔汐莞转身走进别墅。

    武大觉得这次事故是自己的疏忽,不敢轻易离开,所以她就跟着乔汐莞一起走进了她的家。

    乔汐莞看了一眼武大,武大确实是一个比较单纯而实在的人,她想了想,也没有赶她离开。

    两个人一起走进别墅。

    刘妈在大厅忙碌,看着乔汐莞回来,连忙说着,“乔小姐你回来了,念念睡着了。”

    “她哭了多久?”

    “哭了好一会儿,这么多年带着念念,还没见她哭得这么伤心过,乔小姐你一定要好好的陪陪念念,安慰安慰她,这么小受到这么大的惊吓,正是需要妈妈的。”刘妈语重心长的说着。

    “嗯,谢谢刘妈,辛苦你了。”

    刘妈笑了笑,转眸看着乔汐莞一瘸一拐的样子,担心地问道,“乔小姐,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摔了一跤。”乔汐莞无所谓的说着。

    刘妈有些不相信,“摔得这么严重。”

    “不严重,没什么大事儿,医生说最多半个月就可以行走自若。”

    “那你小心上楼。”

    “嗯。”

    刘妈慈爱的看着乔汐莞上楼,转头看着武大。

    武大是乔汐莞的司机,也有过几次碰面,对着武大笑着说,“乔小姐这段时间要劳你辛苦你了。”

    “你也要辛苦了。”武大说,“她怀孕了。”

    “怀孕了?”刘妈惊呼。

    武大揉着自己的耳朵。

    她怀孕了,有这么大惊小怪的吗?

    “是谁的孩子?”刘妈八卦的问道,“秦少爷的吗?”

    “废话。”武大没好气的说着。

    她还希望是老大的耶

    显然,老大被人戴绿帽子了。

    老大才和乔汐莞离婚几天啊,乔汐莞就怀孕了。

    这个婚内出轨的女人

    武大突然有些咬牙切齿。

    ……

    乔汐莞瘸着腿走向2楼,走向念念的房间。

    轻轻推开房门,念念嘟着小嘴巴,睡得很香。

    乔汐莞有些心疼的走过去,顺了顺念念的头发,俯身亲了亲念念的小脸蛋。

    脸上还有干涸的泪痕,大概是真的哭了很久。

    “对不起,念念,妈妈发誓,妈妈以后都不要再丢下你了。”乔汐莞柔声说道。

    今天之后,突然想通了很多事情。

    有些时候就是这么一个瞬间,就会改变她对人生的态度。

    她想,这应该就是人成熟的一种表现。

    总是会在经历后,才会看透很多以前执意执念要去追求的事物。

    她嘴角微微一笑,摸着念念的小脸蛋,一直坐在她的小床边,陪着她睡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

    念念突然动了动小眉头,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妈妈,似乎是不相信的眨巴着眼睛看着她,清脆的声音不相信的叫着,“妈妈?”

    “念念。”

    “妈妈,你回来了?”念念难掩兴奋,扭动着身体想要坐起来。

    因为手劲儿不大,起得有些难受。

    乔汐莞顺势把她抱进了怀里,问道,“念念,妈妈今天离开,你难过吗?”

    “嗯,难过。念念那一刻觉得妈妈都不爱我。”

    “对不起念念,以后妈妈再也这样了。”

    “没关系的妈妈,我原谅你了,今天刘奶奶给我说了,妈妈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念念会听话的乖乖的,念念知道妈妈忙。”

    “以后妈妈再忙,都陪着念念好吗?”

    “谢谢妈妈,妈妈你真好。”念念高兴地亲了一口乔汐莞。

    乔汐莞鼻子有些酸。

    念念这样,会让她今天的离开,更加的内疚。

    她抱着念念,正准备抱她下楼时,连连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乔汐莞看着武大出现在门口。

    因为是背光的原因,到了冬天,天色就黑得特别的快了,房间里面又只开了一盏很浅很浅的昏黄色灯光,所以那一刻的乔汐莞是看不清楚武大的模样,所以并不确定,她是不是在哭。

    武大这个女人,应该不会为了谁轻易哭的吧。

    大概是走眼了。

    “你要走了吗?”乔汐莞问她。

    武大喉咙微动,似乎是在压抑着情绪,她说,“如果我说顾子臣死了,你会难过吗?”

    乔汐莞抱着念念的手一紧。

    念念似乎也感觉到妈妈的不适。

    顾子臣是谁?

    她诧异的看着他们。

    “听说,死了。”武大转身就走了。

    乔汐莞仿若石化了一般的,就这么一直僵硬着抱着念念。

    顾子臣死了?

    怎么会?

    今天下午送他去医院的时候,她靠在他的胸膛上,还听到他剧烈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响亮道,当时真的很想大声的抗议。

    才几个小时而已,现在说,死了。

    搞笑的吧。

    他怎么可能死

    都说,祸害活千年

    顾子臣这种妖孽,应该活一万年的。

    活一万年,祸害一万年

    “妈妈,你怎么突然就哭了。”念念回头看着自己的妈妈,一下子就惊慌了。

    “没有,妈妈只是眼睛进沙子了。”

    “妈妈眼睛也进沙子了吗?上次从粑粑家离开的时候,粑粑也说眼睛进了沙子。”念念天真的说着。

    “是吗?”

    “嗯,是的,当时我上楼去给粑粑说再见,粑粑蹲在地上,眼眶红红的,我还看到眼泪了,我问粑粑,我说粑粑你为什么要哭,粑粑也说,他眼睛进沙子了。妈妈,大人的眼睛怎么这么容易进沙子?”念念不明白的问道。

    乔汐莞想要笑着解释。

    嘴角刚刚抬起,眼泪流得更猛了。

    顾子臣,你是不是习惯了让我难受?

    习惯了,这么的不负责任

    你这么自私的习惯,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改得掉?

    ------题外话------

    顾子臣没死。

    这是一个转机。

    么么哒。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