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二章 各自天涯,各自幸福。

第三十二章 各自天涯,各自幸福。

作者:恩很宅
    安静的空间。

    昏黄的灯光下。

    念念一脸无措的看着自己的妈妈,紧张的说道,“妈妈,进沙子眼睛会很痛吗?你不要哭了,念念难受。”

    “我没哭。”乔汐莞说,“是真的进沙子了。念念乖,你现在自己下去找刘奶奶,妈妈有点事儿,等会儿下来。”

    “嗯。”念念乖乖的点头。

    乔汐莞把念念放在地上,泪眼模糊的看着念念离开的背影。

    4年前的一幕似乎还在眼底。

    又到了4年了。

    顾子臣,你注定是要离开的人,就不要在所有人希望破灭的时候,又突然出现,出现后,又给人致命一击,顾子臣,从小到大,你是不是都不会知道,什么叫做为他人着想?!

    永远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永远都自以为是。

    乔汐莞蹲坐在地上。

    这段时间哭得真的太多了,多到她有些失控。

    她捂着自己的心口,有那么一刻,仿若都感觉不到那里还在跳动。

    她今天下午就只是小报复了一下顾子臣而已。

    现在,他就以牙还牙变本加厉……

    她咬着唇,狠狠的咬着,尽量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一点声音。

    武大不知道何时又出现在了门口。

    她眼眶似乎还红着,就这么默默的看着房间里面的乔汐莞搂抱着身体,没有发出声音,身体却在不停的颤抖。

    她其实不明白,为什么真的,一定要这样?!

    ……

    翌日。

    阳光依然。

    透亮的光线穿过窗帘照耀在地上,随风静静的飘荡。

    这个世界大概也不会因为谁而变得阴暗。

    这天,上海还发生了一件无比离奇的事情。

    叶氏企业在一夜之间宣布破产,不明原因,但叶氏的股份瞬间被掏出一空,成了一个空壳。

    没有哪个企业可以破产破到如此迅速,仿若没有预兆,瞬间就从人家蒸发了一般。

    叶氏当家主母叶夫人以及她的女儿叶妩因商业犯罪而被拘留,案子将在一个星期后进行审判,听说证据确凿,犯罪金额重大,很有可能判处无期徒刑。

    这完全就是始料不及的事情。

    按理,事情在发生前一般都会有些蛛丝马迹,从来没有哪个企业哪个人会这么这般始料不及,爆料出来的新闻,就像定时炸弹一般,轰的一声,炸得人们完全反应不过来。

    而就在新闻爆料前半个小时,乔汐莞昨天的新闻被播报,新闻内容写的非常极端,直言乔汐莞殴打记者,辱骂威胁,各种不良品行,而新闻爆料出来后还未来及的真正轰动起来,叶氏家族的新闻已经完全将她的所覆盖,乔汐莞的新闻似乎瞬间就被遗忘,叶氏家族顷刻间破产的消息,沸沸扬扬。

    这叫因祸得福?!

    尽管乔汐莞真的没有想过,叶氏家族会这般的倒下。

    她一直以为,她至少应该也会有很漫长的一条路和她抗衡。

    而就在昨天,她本来想好了放弃一切,不想和任何人为敌,甚至决定将叶妩对她的种种全部都咽下去,她其实也清楚地知道,叶氏家族的背景,就算她赢了又能得到什么好处,指不定国家一个心思,她瞬间就倾家破产。而她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了叶氏企业上!

    她原本真的打算结婚后,就带着两个孩子和秦以扬去国外定居,环宇集团她会聘请ceo,而自己真的再也不再管理商业上的风风云云,安安心心做一个贤妻良母。

    可现在,为什么就变成了这样的情况!

    乔汐莞今天没有去上班。

    她甚至没有起床,只是在手机上看着新闻客户端,然后看到了新闻。

    她原本只是想要看看自己昨天的新闻而已。

    她原本只是因为,一夜未眠,找不到任何可以分散注意力的事情,她想看一些让自己心里愤怒的事情,也许就会忘记很多,很多……

    刚开始是真的有些愤怒,到后来,就变成了惊讶。

    叶妩是得罪了谁吗?

    要不然,一个成熟的企业,怎么可能在一夜之间,天翻地覆。

    她抿着唇。

    刚刚milk打了电话汇报工作,熟—mature在昨天的不愉快下,销量比预期下降了二十个百分点,其实也还在乔汐莞能够接受的范围内,她甚至以为会下降至少百分之五十。

    她从床上坐了起来。

    明天结婚,今天要去试穿婚纱。

    她走向洗漱间,看着自己肿的完全不像话的眼睛。

    她用冷水敷了一下,实在没办法,也只能这么的出去。

    她下楼。

    念念和小猴子都在,似乎是吃完了早饭,穿戴整齐等着她下楼。

    念念这段时间不会去上学,她也帮小猴子请好了假。

    念念和小猴子今天要去试穿花童服。

    她经常给小猴子请假,比如偶尔出国旅游,偶尔去参加什么活动项目,老师刚开始会非常严厉的反对她这种不负责任的上学习惯,后来看小猴子成绩并没有因此而有所退步,反而越来越好,也就睁眼闭眼。

    “妈妈,我们是要出门穿漂亮的纱纱裙了吗?”念念看着她下楼,连忙跑过去抱着她,兴奋的问道。

    乔汐莞嘴角拉出一抹笑,“嗯。”

    说着,弯腰抱起念念。

    刘妈连忙从厨房跑出来,说着,“不能抱,乔小姐你怀孕了,怎么可以抱念念?快放下来,前三个月最应该小心。”

    “谁给你说我怀孕了?”

    “武大啊,不是吗?”

    “不是,我没怀孕,我就是骗她的。”乔汐莞笑着说道。

    “这种事情怎么可以骗人呢!”刘妈有些生气。

    乔汐莞无所谓的笑了笑,抱着念念,对着小猴子说,“出门了。”

    小猴子乖巧的跟在乔汐莞的身后。

    乔汐莞看着门口停着的那辆黑色轿车,一瘸一拐的坐了上去。

    武大看着乔汐莞的模样,看着她似乎又变了一个人一般。

    昨晚上那个女人和现在这个女人……

    乔汐莞一边帮念念绑着安全带,一边说着,“就是这样,我的生活还是会继续。”

    武大回头,启动车子,“我什么都没说。”

    “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接我。”乔汐莞帮念念绑好安全带后,无所事事的看着窗外。

    武大没有说话。

    “叶妩一家人被拘捕了。”

    “我知道。”

    “所以我应该没有危险了。”

    “所以你就理所当然的想要把我撵走。”武大问她。

    “我以为你会走。”

    武大冷笑了一下,“乔汐莞你可真的够冷血的啊。”

    “我只是不想要去奢求一些,我奢求不了的东西。”

    “你知道叶妩一家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如此吗?”

    “我不想知道。”

    “顾子臣用命换的。”

    “武大!”乔汐莞声音很大。

    以至于念念和小猴子都因为她这句话,而转头看着她。

    “要不然你以为,昨天发生了这么大的车祸为什么警察连一点风声都没有,找你话都没问。这一切都是顾子臣提前就做好了的,就是不想给你留下半点麻烦,不想影响你结婚的心情。”

    乔汐莞狠狠的看着武大。

    “不想听是吧,我其实还有更多想要对你说。”

    “武大,你说这些给我听有什么用,顾子臣已经……”乔汐莞突然顿了一下,没有说出口。

    眼眶已经红透了。

    “是啊,因为他死了,所以做的一切妈的全部都白费了,不仅白费,还要把自己最爱的女人送给其他男人。你对顾子臣还真是挺好的,在还未离婚的时候就爬上了其他男人的床,给顾子臣戴了这么大一顶绿帽子,他却甘愿了为你去死!”

    “武大,我不想当着孩子的面和你说有关顾子臣的任何事情!”

    “好,不想当着孩子的面是吧!”武大突然一个急刹,将车子停在路边。

    乔汐莞看着武大。

    武大猛地一下拉开后座的门,一把将乔汐莞从车上拉了下来。

    念念和小猴子都这么惊恐的看着武大阿姨,看着她好像突然变了一个人的模样。

    “武大,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他妈的要做什么,我就是要阻止你和秦以扬结婚!”

    “你疯了!”

    “我是疯了!我就是看不得顾子臣现在的模样!”

    “他不是死了吗?”乔汐莞看着她,整个人突然就安静了。

    “是啊,马上就要死了!”武大狠狠的说着,“你永远都不会知道,顾子臣为你了,都做了些什么蠢事儿!到最后一刻,顾子臣居然让我们瞒着你!”

    “顾子臣没死吗?”乔汐莞似乎不相信的看着她。

    眼神中带着如此强烈的期待。

    武大咽了咽喉咙,“还没死。”

    “你为什么要骗我!”

    “我他妈的也以为死了!”武大怒吼,“妈的,昨天下午高嵩给我打电话说老大被人打了一枪,全身是血的躺在地上,那么大一个男人哭得撕心裂肺的,我真的以为老大死了。麻痹的,谁知道高嵩一会儿打电话又说,他误会了,那些不是血,是从医院拿出来的血液袋。劳资差点没有被高嵩那货给气死!”

    乔汐莞看着武大的样子,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模样。

    她突然很想笑,她突然觉得,武大其实真的很可爱。

    “你还笑得出来,你以为顾子臣没死,就真的能活长久了,我告诉你……”武大顿了顿,“如果我是你,我现在就会选择去找顾子臣,顾子臣今天下午2点的飞机去法国,这次去了,就真的不会回来了!”

    乔汐莞看着武大。

    武大看着她无动于衷的样子,有些气得跳脚的模样,“乔汐莞,给你说了这么多,你他妈的当我在放屁吗?!对了,昨天秦以扬帅气的去暴打记者的事情你真的以为是秦以扬做出来的吗?!是顾子臣打电话给秦以扬,让他想要怎么报复记者怎么报复,后面的事情,他会善后。所以秦以扬才会有那么帅气的一面,妈的!我一直觉得,那个精彩画面,分明就应该是我们老大才会有的瞬间,居然被秦以扬这厮给抢了风头!”

    原来,是顾子臣的安排。

    她当时也有些诧异,秦以扬再怎么没有分寸,也不会突然反常到那个地步。

    毕竟熟—mature也有他的一份心血,不可能就怎么糟蹋了。

    “乔汐莞,我能够说得就这么多,你要怎么做看你自己。”武大丢下一句话,突然就转身坐进了小车内。

    乔汐莞就默默的站在那里。

    冬天的阳光很好,照耀在身上却真的不够温暖。

    她穿得也不多,冬风吹过,有些凉意。

    因为冰凉,所以那一刻真的知道,自己刚刚听到的所有,不是产生了幻觉。

    顾子臣是真的没死。

    没死就好。

    没死,至少自己不用内疚了。

    没死,至少自己不会再去多想。

    而自己昨晚上的一夜未眠……

    算了,她不和武大计较。

    她深呼吸。

    深呼吸,让自己的情绪恢复到最平静的状态。

    她打开车门,进去。

    武大透过后视镜,似乎还一脸怒气的看着她。

    念念和小猴子都非常识趣的,不去参与大人们的战争中。

    “去哪里?”武大问。

    “原地方,婚纱店试穿婚纱。”

    “乔汐莞!”武大怒吼。

    乔汐莞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我很感谢你告诉我顾子臣还活着,以及他都为我做了些什么事情,但这并不能改变我的决定。武大,很多事情,既然决定了,就没有反悔了道理。”

    武大那一刻真的很想杀了乔汐莞。

    乔汐莞抿唇,笑得很自若,“你可以选择不参加我的婚礼!”

    “我疯了才会参加!”说着,开着车就一跃而出。

    大概是特别生气,所以开车开得特别的快。

    “武大,你最爱的男人的儿子还在车上……”

    车子在渐渐减速。

    乔汐莞嘴角一笑。

    她就知道,武大是世界上最单纯的女人。

    以后谁娶了她,指不定会真的很幸福。

    简单的人,才能够过简单的日子。

    而简单的日子,才是幸福。

    眼眸微动。

    她想她这一辈子就是过得,太复杂了。

    她咬了咬唇,默默的看着上海街头的景色,一点点在眼底下闪逝。

    车子到达目的地。

    秦以扬已经器宇轩昂的等在了门口。

    他绅士的为她打开车门,乔汐莞想让顾明路下车,然后抱着念念放在地上,自己下车。

    三个人刚下,车子关上车门的那一瞬间,车子“轰”的一声就开走了。

    秦以扬看着那辆轿车,好半响,“谁招惹武大了?”

    “不用管她,她就是情绪化而已。”

    秦以扬想了想也觉得是,所以不再多想。

    乔汐莞牵着念念,秦以扬搀扶着乔汐莞,现在她的脚还不能下地,走路依然一瘸一拐的,不是特别顺畅。

    小猴子站在他们后面,看着前面的三个人,有些若有所思。

    乔汐莞似乎发现少了一个人,转头看着小猴子,皱眉,“怎么了?”

    “没什么。”小猴子回神,大步的走过去牵着自己的妹妹。

    一家人走向婚纱店。

    店员老板一直不停的介绍着他们家的产品,吹得天花烂坠。

    乔汐莞左右选了选,选的眼花缭乱。索性,让秦以扬给她挑选。

    刚开始秦以扬选了一件席地的长摆婚纱,深v设计,v周围还有一串碎钻,让人的视线一下就会放在那个地方。乔汐莞换上之后,秦以扬立马让服务员给换了下来,这样暴露的衣服,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看到。

    于是,秦以扬又另外挑选着。

    挑得特别仔细,口头禅是,绝对不让我的老婆被别的男人占了任何便宜。

    一边陪着秦以扬挑选婚纱的店员都忍不住笑了笑,笑着打趣着,“秦先生,你老婆这么漂亮,你真是艳福不浅。”

    “那当然。”说着,还无比自豪。

    “我看了你昨天殴打记者的新闻,我觉得你很帅。如果我男人可以这样为我出头,我立马就偷出自己的户口本奔去结婚了,秦先生,我是永远支持你的,不管外界怎么评价你们,我都是站在你们这一边的!”店员突然很激动。

    秦以扬笑得很灿烂,“哥一直都是这么帅。”

    “秦先生你笑起来,更帅了。”店员嘴甜的说着。

    秦以扬就喜欢别人给他拍马屁,所以在挑选礼服的时候,在店员的怂恿下,终于不再纠结了。

    这次这件是全很包裹的,甚至已经包裹到肩上,连锁骨都不用露出来,上身纯白色的旗袍设计,衣服的上用一圈白色的羽毛绒点缀,还有些亮色的碎片,增添了衣服的光泽度,下半身是席地的长摆群,裙子最尾端用缝上了比较显眼的一根一根的羽毛,这一身传出来,乔汐莞有一种,孔雀还未开屏时的模样。

    不过不得不说,也挺美的。

    乔汐莞的相貌和身材,以及独特的气质,可以将任何衣服,完美诠释。

    “好看吗?”乔汐莞问。

    “我觉得你穿什么都美。”

    “那就这件吧。”乔汐莞说。

    “你看上去很敷衍。”秦以扬皱眉。

    “怎么会?反正明天都是穿给你看的,你喜欢就行。”

    “你这么说我很感动。”秦以扬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乔汐莞主动的在他脸上印下一吻,“以后好好爱我。”

    “遵命,老婆大人。”秦以扬一脸正经。

    店员在旁边捂着嘴笑。

    小猴子和念念被人带到一边去换明天的衣服了,所以这个时候秦以扬还能够抱着她的身体,吃点小豆腐。

    不久。

    念念穿着一条白色的蓬蓬裙子出现,还有一个厚厚的白色坎肩,头发全部梳上去,戴上了一个小皇冠,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的小皮鞋,看上去乖巧无比。而小猴子这是穿着一套黑色燕尾服,领口处带着一个红色的蝴蝶结,要不要这么可爱!

    乔汐莞都忍不住想要过去抱抱两个小家伙。

    “小心点,你的脚。”秦以扬提醒。

    乔汐莞已经走了过去,蹲下身体,“你们好乖。”

    “妈妈也很漂亮。”念念连忙说着。

    顾明路比较害羞,不好意思的,脸蛋红红的。

    “你们一家四口,要不要先拍一张。”店员突然说道,“我们可以马上拍了,马上洗出来。”

    “可以啊。”秦以扬很有兴致。

    说着,就带着那边的三个人坐在皮质沙发上。

    婚纱店很大,装修得无比奢华。

    拍摄出来的相片无比华丽。

    果然如店员所说,相片照了之后,马上就洗了出来。

    洗了两张,给秦以扬和乔汐莞一人一张。

    秦以扬直接将相片放进了自己的钱夹里面,刚刚好,转头,看着乔汐莞也在将那张相片放进钱包里。

    他记得那天念念哭诉着说,乔汐莞的钱包里面是顾子臣的相片。

    他有些紧张的看着乔汐莞打开钱包,看着放照片的地方什么都没有我,微松了口气,嘴角似乎还扬起了一道好看的弧线,现在是不是就说明,他比顾子臣更重要?!

    “对了,您们还要不要试穿敬酒服。”店员礼貌的问道,“我们这里到了很多新款,您们可以看看,有很多适合乔小姐的……”

    “不用了。”秦以扬直接拒绝。

    乔汐莞转头看着他。

    “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

    “……”乔汐莞总觉得秦以扬的惊喜,让人毛骨悚然。

    “你什么都不要想,听我的就行了。”秦以扬笑得很神秘,转头对着店员吩咐道,“她身上这件婚纱明天一早送到她的别墅,地址我刚刚已经留给你们前台了。明天早上大概6点钟准时去帮她化妆。不要迟到了,耽搁了我们的时辰。”

    “放心吧,秦先生,我们从来不会迟到的。”

    “嗯,莞莞,我们换好衣服后,一起到外面吃个饭吧,就我们一家四口,当提前庆祝了。”

    “你是一家之主,你安排了就好。”乔汐莞点头。

    秦以扬心里甜滋滋的。

    一家之主对他而言很受用。

    他屁颠屁颠的先去把车子开到门口。

    乔汐莞带着念念和小猴子走出店门口,上车后。

    三个人都坐的后座。

    秦以扬说话也就大声了些,“想要吃什么,小家伙些。”

    “我要吃薯条。”顾明念大声说道。

    “薯条?”秦以扬皱眉。

    “念念,妈妈是不是说过,不能吃薯条这些东西。”乔汐莞有些严肃。

    “可是粑粑说过,可以吃的。”顾明念不爽的嘟嘴,一脸严肃的说道,“那次粑粑还带我去吃了薯条,我还吃了鸡腿的!”

    “……”乔汐莞对视着顾明念。

    “小孩子嘛,吃一点没关系的。”秦以扬透过后视镜看着他们,连忙缓和气氛的说着。

    “我说不能吃,就不能吃!”

    “妈妈真坏!”念念的小嘴嘟得更高了。

    秦以扬看着两母女,忍不住笑了笑。

    乔汐莞有些时候分明也还像个孩子。

    “我们先去吃牛排吧,找一个包间,这段时间你新闻多,虽然今天莫名其妙的爆料出了另外一重大新闻,但终究还有些不怀好意的记者盯着咱们,我们低调点,主要是带着孩子。”

    “嗯,你安排就行。”乔汐莞微微一笑。

    顾明念皱眉。

    总觉得妈妈对这个叔叔,无比温柔。

    她以后一定要给粑粑说,妈妈……“水仙花”!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

    秦以扬将顾明念一把抱起,大步走进餐厅。

    乔汐莞一瘸一拐的牵着顾明路紧随其后。

    “一家人”坐在包房内。

    本来是情侣间,倒变成了家庭餐。

    服务员恭敬的为他们点好菜。

    秦以扬去上厕所,念念在包房里面玩房间里面的玩偶,不亦乐乎。

    饭桌上就剩下乔汐莞和顾明路两个人。

    顾明路一直欲言又止的模样,乔汐莞世界上早就注意到了。

    她嘴角一笑,“小猴子,有什么给妈妈说的?”

    小猴子咬着小嘴巴,不说话。

    “不说?”

    “妈妈,你真的要和秦叔叔结婚吗?”小猴子忍不住,问道。

    “嗯。”

    “那爸爸呢?”

    “我和你爸爸已经离婚了。”

    “可是爸爸……”小猴子又顿了顿。

    乔汐莞似乎也不想听下去,她说,“小猴子,妈妈以前就给你说过,我和你爸爸之间不可能了。大人的世界其实很复杂,而妈妈也知道你是一个很敏感的小朋友,妈妈不想给你说太多,影响了你以后的成长。妈妈只告诉你,找到秦叔叔,妈妈觉得很安心。”

    “安心是什么意思?”小猴子问道,“是不是就是喜欢?”

    “大概是吧。”乔汐莞笑着说。

    到了一定年龄,爱情就真的不那么重要了。

    “爸爸也很喜欢妈妈的。”小猴子似乎是有些遗憾。

    乔汐莞笑了一下。

    “可惜爸爸不让我说出秘密。”小猴子有些难受。

    所以顾子臣和小猴子之间这么快就有了秘密。

    果然是很不好的一个信息。

    她眼眸微动,“什么秘密是不能让妈妈知道的?”

    她承认,她有些吃醋。

    在孩子的事情上,她总是容易吃醋。

    “嗯……”小猴子一直在犹豫,“嗯”这个音调,拖得很长,似乎一直在考虑,要不要说出来?!

    乔汐莞静静的等待,也不着急。

    “爸爸说……”

    “还没上菜吗?”房间的厕所里面,秦以扬走出来,突然开口说话。

    小猴子的话,瞬间被淹没。

    他回头看了一眼秦以扬,咬着小嘴巴,不准备再说出来。

    秦以扬似乎也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自若的坐过去,“菜还没上吗?”

    “现在还早,还不到12点。”

    “每次早饭,肚子有些饿。”

    “以后记得吃早饭。”

    “是,老婆大人。”秦以扬讨好的笑着。

    一边玩耍的念念突然开口道,“妈妈也没吃早饭。”

    乔汐莞瞪了一眼念念,脸上有些尴尬。

    秦以扬抿着唇一笑,“以后我们互相监督。”

    乔汐莞点头。

    真不知道念念这个小不点的注意力到底在什么地方,分明一个人在地上玩得那么开心,还能够注意到他们说的话……

    “妈妈,其实妹妹很聪明的。”小猴子突然开口。

    “嗯?”乔汐莞扬眉。

    “妹妹会记住很久很久前的东西。上次我做完作业把我的钢笔随手放在了我一个不用的文具盒里面,我就是想不起来,找了很久,那天我做作业妹妹正好在,她就告诉我,她说在哪里哪里,我就真的找到了。”

    “是不是妹妹玩耍着放进去的。”

    “不是,真的是我放进去的。这样的情况还不止一次。”小猴子继续说道,“刘奶奶上次放自己的老花眼镜,放在茶几下的抽屉里面,也是找了好久找不到,在家里不停地念叨,妹妹就说在什么什么地方。”

    乔汐莞皱眉。

    “还有很多,我现在想不起来了。妹妹的真的好聪明,总不知道妹妹的注意力在什么地方,但就是好像什么都知道。”小猴子毫不吝啬的夸奖着。

    乔汐莞也有些愣怔。

    以前倒是没有注意到,顾明念又这么方面的特长。

    秦以扬笑着说,“莞,什么时候我们把咱女带去测测智商吧,说不定咱们家就要单身一个爱因斯坦了。”

    “没这么夸张吧,顶多就我和以前的智商差不多……”

    “以前?”秦以扬诧异。

    “有空就去查查智商吧。”乔汐莞附和着,心里不仅暗自嘀咕,这样也能遗传吗?

    正时,服务员陆续上菜。

    乔汐莞招呼着念念吃饭。

    短信铃声响起,乔汐莞低头点开,“距离顾子臣离开上海还有2个小时。”

    短信是武大发的。

    乔汐莞将手机屏幕关上了。

    若无其事。

    还算温馨的“一家人”吃着午餐。

    秦以扬一边照顾着念念一边照顾着小猴子,看上去真的有了做父亲的觉悟。

    乔汐莞嘴角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意,眼眸一转,手机的屏幕又响了一下,因为开的静音,所以不会发出声音。

    短信很短,所以屏幕上可以一目了然,“距离顾子臣离开上海还有1个半小时。”

    乔汐莞将手机直接翻了面,放在桌子上。

    秦以扬看了看她有些奇异的动作,也没多想。

    “一家人”吃完饭。

    乔汐莞离开前去上厕所。

    秦以扬看着乔汐莞的背影,看着她的手机屏幕又亮了一下。

    他不是刻意想要看的,就是随手拿起来准备去厕所递给她的举动,无意就看到了频幕上的内容,“距离顾子臣离开上海还有1个小时。”

    发信人是武大。

    所以顾子臣是要走了吗?!

    果然,在他结婚前,离开。

    他莫名觉得内心有些起伏。

    顾子臣对乔汐莞的喜欢,应该并不会亚于自己,而为什么那个男人就会突然离开而成全他们。

    他其实很清楚,如果顾子臣真的让乔汐莞回到他身边,乔汐莞会去。

    这么有些走神的一会儿,乔汐莞已经上完厕所出来,一出来,就看着秦以扬拿着她的手机。

    两个人突然有些尴尬。

    秦以扬把手机递给她,“我不是故意看的。”

    “嗯。”乔汐莞也不在意的将手机放进手包里面。

    “顾子臣要走了吗?”

    “大概吧。”乔汐莞微微一笑,“你别管武大的恶作剧。”

    “没有,我就是想要给你说一件事儿。”

    “吃醋了?”

    “要吃醋,早就被醋坛子给灌醉了。”秦以扬耸肩,无所谓的模样,又认真的说道,“昨天熟—mature的剪彩仪式现场,我突然冲出去打记者,其实是顾子臣让我这么做的,他说他可以善后。其实我自己没有这么大的魄力……”

    “嗯,我知道。”乔汐莞点头。

    “你知道?”

    “刚刚武大给我说过了,所以我知道了。”乔汐莞很淡定的样子。

    “你没反应?”

    “我应该有什么反应?”乔汐莞依然淡定。

    “你不会因此而感动吗?”秦以扬说,“其实我憋心里面很久了,我当时从剪彩现场出来的时候就想要给你说的,然后一直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到后来就发生了车祸,到现在突然就好像不想给你说了,总觉得昨天的自己很帅!”

    “噗……”乔汐莞忍不住笑了出来。

    秦以扬总是很容易让她发笑。

    不管任何时候,不管遇到多堵心的说事情,秦以扬都很容易让她的心情变得很好。

    她说,“你昨天是真的很帅。”

    “但毕竟是顾子臣让我这么做的……”

    “他做也不见得有你帅。”

    “真的?”

    “嗯,我心目中是这么认为的。”乔汐莞点头。

    “可是你真的不会因此而感动吗?”秦以扬还是有疑惑。

    乔汐莞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就是没有回答。

    因为,让她感动的事情太多了,但就是,没有一件事情是在说明,她和顾子臣可以重新开始。

    秦以扬开着车送他们一家人回去。

    “早点回去,明天会很累。”

    “你也早点休息,早早睡个美容觉,你看你今天的眼睛都是肿的。”

    “我今晚会好好睡觉的。”

    “莞。”

    乔汐莞下车的时候,秦以扬又突然叫着她。

    “嗯?”

    “莞,告诉我不是做梦,明天你就会嫁给我了。”

    “不是做梦。”

    “总觉得会特别的激动。”

    “明晚上你会更加激动。”乔汐莞说。

    秦以扬眼珠子一转,“莞,你总是让我心痒痒的。”

    “所以今天休息好,明天我希望看到不一样的你。”

    “绝对很不一样。”秦以扬很自豪的一笑,“包你满意。”

    “听口吻应该是老手。”

    “……”秦以扬无言以对。

    乔汐莞一笑,“早点回去。”

    说着,就转身离开。

    “莞,不管以前我怎样,以后都是你的。”秦以扬在乔汐莞身后大声说着。

    乔汐莞笑着,牵着念念和小猴子走进别墅。

    手机在她的包里一会儿闪烁一下,一会儿闪烁一下。

    武大发的短信越来越频繁。

    乔汐莞将念念带回房间睡午觉,小猴子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乔汐莞陪着念念睡着了,才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换上家居服,踮着脚回到床上。

    她打开短信。

    手机差点被武大这妞儿给弄得没电了。

    她翻阅着她的短信,看到最近的一条,“距离顾子臣离开上海还有20分钟。”

    乔汐莞想了想,编辑短信,回复,“武大,我不会去送行,也不会让顾子臣留下来。如果你在他身边,你帮我给他带一句话,祝他幸福。”

    那边果然,就不再发短信了。

    自己算是清净了。

    她躺在床上,现在想要补眠。

    昨晚上没睡觉,明天又得忙乎一天,她需要养精蓄锐。

    在自己欲与睡着的边缘,手机屏幕突然又亮了一下。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感应,反正就是在频幕亮的那一秒,睁开了眼睛,看着武大这次发来的是一条彩信,彩信上面有一架已经起飞的飞机,武大在那张照片上写了一句,“我已经替你转达了,冷血女!”

    乔汐莞抿了抿唇,将武大的短信内容全部删除。

    就这样挺好。

    大家从此以后,各自天涯。

    各自幸福。

    ------题外话------

    小宅剧透。

    婚礼不会完成的。

    吼吼。要月票,么么哒。

    ps:话说好久没有9点多更新了,小宅陡然还有些小激动,哈哈。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