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四章 叶妩的下场(二)顾子臣的秘密

第三十四章 叶妩的下场(二)顾子臣的秘密

作者:恩很宅
    乔汐莞开着自己的跑车一路飙向叶妩家的别墅。

    她脚还受着伤,但也不是想象的那么严重,医生说建议一个月不要用力,否则骨头容易扭曲,实际上,休养了一天就不太感觉痛了。

    她踩着油门,以最快的速度行驶。

    她其实不擅长开快车,上一世因为车祸让她曾经一度很有阴影,后来生下来念念,又强迫着自己重新开始,强迫自己重新坚强,她总是在告诫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什么都只有靠自己。靠自己生活下去,靠自己给自己的孩子一个坚强的后盾。

    她咬着唇,车子疯狂一般。

    半个小时的车程,也就20分钟抵达。

    她其实一身都急出汗水了,在这个大冬天的日子。

    车子停在大门口后,她也会有些犹豫。

    如果进去了,以后就有可能出来不了了。

    如果进去了,她明天的婚礼,她的两个孩子……

    她咬牙。

    如果不进去,她会内疚一辈子。

    打开车门,她看着已经被黄色警戒线圈起的别墅,叶妩果然很会躲藏,大概警察也一时半会儿想不到叶妩会躲在自己的家里。

    她推开大门,走进去。

    别墅还是印象中的那样,宽广,复古,冷清。

    她觉得自己心跳很快,一声一声在自己的胸口处,冷汗顺着自己脸颊一直往下。

    叶妩这个女人心狠手辣,指不定在她一不留神的瞬间,自己就被她嗝屁了。

    她小心翼翼的走进大厅,一步一步上楼。

    紧绷的情绪让她整个人甚至崩溃,她咬牙,咬得唇瓣都已经发白,一扇房门一扇房门的打开,脚步最终停留到最里面那件卧室,恍惚看能够看到卧室里面发出来的亮光,让她整个脸色极具苍白。

    推开这扇门意味着什么……

    她狠咬了一下唇,用疼痛来麻痹自己内心的恐惧。

    手有些微颤抖的放在门把手,手心湿了一片。

    她推开卧室门。

    房间透亮,但因为用了遮光窗帘,外面不注意几乎看不到里面的灯光,也就不会有人注意到这栋别墅还有人住在里面。

    乔汐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房间中的两个人,武大蹲坐在厚厚的地摊上,她身边有些血渍,脸色看上去苍白无比。而叶妩则是拿着一把黑色的手枪,居高临下的站在武大的身边,枪口对准她的头顶,看着乔汐莞出现,叶妩瞬间拉出一个邪恶无比的表情,显得很是狰狞。

    “你还真的敢来?”叶妩冷冷的问道。

    “这不就是你所期待的吗?”乔汐莞冷哼。

    刚开始的害怕,在真的面对这两个人的时候,又陡然不怕了。

    看着武大的模样,眉头紧了紧。

    “放心吧,她还死不了,我避开了她的要害。”叶妩说。

    乔汐莞脸色微动,没有说话。

    武大看着乔汐莞,看上去很冷静,但是眼眶红了。

    其实在乔汐莞推开房门那一瞬间,武大的眼眶瞬间就红透了。

    大概是真的没有想到乔汐莞会来。

    在她心目中乔汐莞从来都是那种,永远都知道自己要什么,永远都知道怎么样才会让自己过得更好的女人,而且乔汐莞很理智,理智的不会把自己陷入这样的威胁之中,因为对乔汐莞而言,乔汐莞知道自己没有能力从叶妩手上救下她,更有可能,三个人一起死。

    这样不划算的买卖,乔汐莞为什么还会来?!

    “你为什么来了?”武大问她,声音听上去有些哽咽。

    “我他妈的也很想知道我为什么来了!”乔汐莞有些盛怒,她狠狠地看着武大,“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你这样愚蠢的女人才会干出这样愚蠢的事情。我想我就是来看看这个世界第一愚蠢。”

    说着,乔汐莞真的是有些生气。

    武大这货单纯得,让她的脾气无处可泄。

    责备吧,人家武大是重情重义。

    不责备吧,现在大家落得这种要死不活的境界。

    “你可以不用来的。”武大嘀咕着,对于乔汐莞的责骂,有些无地自容。

    她自己愚蠢,大不了就死了一了百了!

    现在被这个女人如此笑话!

    “……”乔汐莞咬牙,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女人。

    “叙完旧了吗?”叶妩动了动手枪,一脸傲慢的表情。

    乔汐莞把视线放在叶妩的身上,狠狠的说着,“叶妩,我们也算是认识了这么多年,也经历过生死,你非要做得如此绝对的地步吗?”

    “经历生死,认识这么多年?!”叶妩冷笑,冷笑着说道,“顾子臣也和我认识了这么多年,也经历过生死,曾经还相爱过,他都能够毫不留情的置我于死地?!对于他而言,你觉得我做的过分吗?!”

    “那是你和顾子臣的恩怨,为什么要算在我的头上!”乔汐莞紧紧的看着她,一字一句。

    “乔汐莞你现在倒是把自己什么都撇得开,如果当年不是你,我和顾在臣能落到如此地步了?!”

    “当年不是你自己不愿意离开的吗?!当年你们分开的时候,我他妈的到底还在哪里?!”乔汐莞气得吐血!

    “但是后来顾子臣爱上了你!我不允许顾子臣爱上任何一个女人,绝对不允许!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他不能爱任何人!”叶妩偏执的说道。

    “真是个疯子!”乔汐莞咬牙切齿。

    “是啊,我就是一个疯子,就是被你被顾子臣逼疯的。我已经受够了我现在的一切,从我答应我的母亲回到这个家开始,我就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准备,我就没想过还要活在这个世界上!”叶妩冷笑着,显得那样的猖狂。

    乔汐莞就这么看着这个女人,如果她有那个能耐她也真的很想要杀了面前这个女人,她深呼吸,尽量的在压抑自己的情绪,她说,“叶妩,顾子臣如果爱我,就不会一次又一次的丢下我。顾子臣如果爱我,就不会离开上海。顾子臣如果真的爱我,你觉得我还会嫁给秦以扬。我明天就结婚了,顾子臣今天离开了上海,我和他已经成了很远很远的平行线。你要保护顾子臣,犯不着把仇恨全部都压在我的身上!说到底,我们也同命相连。说到底,我们都是被顾子臣伤害的女人。”

    “呵、呵。是吗?”叶妩冷笑两声,“表面上看上去你好像真的被顾子臣玩得很惨。但是顾子臣的一举一动却都是向着你,我不知道顾子臣隐藏了什么,我只知道顾子臣肯定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离开你,而他爱着的那个女人,一直都是你!”

    “不管如何,我也不可能再和顾子臣在一起了,不管他是什么原因,他终究是一次又一次的把我推开。叶妩,我们三个人,我你还有顾子臣都是分道扬镳的三条线,为什么就不能彼此放开彼此?!”

    “到了今天的地步,我为什么还要放过你!”叶妩冷然,不为所动。

    “你可以离开上海,去一个z国无法管辖到的他国生活,至少你还能够好好的活着,人这一辈子,没有什么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活下来,很多事情都可以慢慢解决。”

    “乔汐莞,我一直都知道你很能说。你不去当谈判专家真是可惜了。”叶妩无动于衷的看着她,“可惜对我起不了任何作用,任何人对我说话我或许都能够左右听听,但是你的话……我只会觉得可笑。”

    “……”乔汐莞看着叶妩,“那你现在准备做什么?!”

    “杀了你!”叶妩说,说着的时候,嘴角还恶毒的笑了一下,“让顾子臣后悔一辈子。”

    “顾子臣不会后悔一辈子!”乔汐莞怒吼。

    “我说会就会!”叶妩一字一句。

    “叶妩!”乔汐莞隐忍着身体都在发抖。

    “顾子臣不会后悔一辈子,他没有一辈子来后悔了。”武大突然开口。

    还在争执中的两个女人都将视线放在了武大的身上。

    武大的话,总觉得话中有话。

    “本来,老大不让我们告诉你们任何一个人的。本来我也不知道,是高嵩告诉我的。”武大说,一字一句,有些低沉。

    两个人女人依然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顾子臣或许还能够活2个月,也有可能1个月,也或许就是明天。”武大说。

    乔汐莞看着武大,看着她平静的脸,似乎并非在开玩笑。

    武大这妞,是不是总喜欢用顾子臣死的事情来说笑。

    昨天也告诉她说,顾子臣死了。

    今天又没死。

    现在告诉她,顾子臣又要死了。

    不是每次用这个借口,都可以让人难受的。

    小的时候大家都听过一篇童话故事叫做“狼来了”,说谎说多了,就不会有人再相信了。

    很显然,叶妩就是这么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武大,捏着手枪的手指都在微微颤抖。

    “当时老大从拘留所里面出来,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高嵩以为老大死了,哭得撕心裂肺的带着他离开,才发现他的血渍是老大胸口里面的一袋医用血液。是那个人给老大设的一个局,造成了假死的情况,掩人耳目。高嵩哭笑不得,老大却对他说,就当他死了吧,反正也活不长久了。”武大的声音,哽咽不清。

    缓了缓,又说道,“高嵩就问老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段时间的举动也特别的奇怪。如果是真的爱乔汐莞,也不会在乔汐莞需要的时候离开,如果不爱,也用不着拿自己的命去拼搏,那天他的举动,分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如果不是那个人的一点隐忍,老大现在就埋在了地底下。”

    “老大那个时候笑着对高嵩说,因为他本来就活不长了,所以也不在乎自己是早死还是晚死。他说,他当时一直以为自己飞机失事后脑袋里面有一块淤血没有散尽,所以才会导致他经常会头痛,偶尔会有呕吐的倾向,甚至眼前经常模糊不清,也让他完全失忆。后来他才知道,那不是一块淤血,是一颗肿瘤。肿瘤长在了他的血管上,并且有了长大的趋势,如果真的长大到一定程度就会挤压脑内血管,血管挤破,老大的生命就结束了。”

    “据说,上次老大突然离开上海去法国,就是因为肿瘤的长势已经不同往常,而医生也告诉他,按照这样的趋势下去,好的情况2—3个月,不好的情况,随时结束生命。”武大说,说着,眼泪已经流了下来,“老大说本来不想给高嵩说这么多,后来觉得,如果自己一个人被埋在法国那个地方,也或许哪一天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也或许哪一天他们去法国旅游的时候,还能够去看看他。人真的到了要死的边境,就会特别的害怕孤单!”

    特别的害怕孤单?!

    特别的害怕孤单,为什么到这一刻要离开上海!

    为什么要走?!

    乔汐莞咬着唇。

    很好。

    她控制着内心的情绪。

    如果这只是一个故事,她不得不承认,这个故事真的让她感动了。

    多么催人泪下的爱情故事。

    顾子臣多么伟大?!

    她有些模糊不清的看着武大,看着她从来不会开玩笑的那张脸。

    武大也回头看着乔汐莞,说着,“老大让高嵩不要告诉我,高嵩还是这么憋不住的告诉了我,但是高嵩一再强调不能告诉你,否则老大做的一切全部都功亏一篑了。现在我也憋不住了,我好几次都想要告诉你事实真相,不为什么,就是为老大不值而已。到现在,大概我们也活着走不出去了,死之前,至少大家知道一个真相也好。”

    乔汐莞喉咙微动。

    一直不停的动着。

    她说不出一个字,该表示感动,还是该表示愤怒。

    她不知道,自觉地此刻五味杂陈的情绪,让她整个人不知道下一秒该做些什么?!

    她回头,看着叶妩。

    叶妩的眼眶也红了,刚刚还无比嚣张的气焰,那一瞬间似乎突然就消失了,她一脸不相信,不相信顾子臣会突然死,她还要让顾子臣后悔,后悔他对她做的所有一切!

    可是现在。

    现在武大说,顾子臣马上就要死了。

    她的报复,她想要到一切报复,顷刻间就变成了泡沫!

    她做了这么多,到底还能够做给谁看?!

    她做了这么多,都只是想要顾子臣,对她回眸而已。

    为什么会这样?!

    顾子臣会什么要死……

    “武大,你骗我的是不是?”叶妩眼泪直流,眼眸狠狠的看着她。

    “你见我撒过谎吗?!”武大说,“你不是一直怀孕顾子臣有什么原因,才会导致他离开乔汐莞吗?!除了这个原因,你觉得还有什么原因,会让老大,这么爱乔汐莞的老大,选择离开,选择成全!”

    “不!”叶妩崩溃的尖叫,“顾子臣不会死,顾子臣在我心目中,永远都不会死!他连上次那么严重的飞机失事都没有死,这次肯定也会死!”

    “我也不想他死!但是高嵩告诉我,老大那个肿瘤的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而老大并不打算做手术!因为很有可能自己就会死在了手术室里。他说他实在接受不了,自己的生命,结束在其他人的手上。”武大说着,哽咽的声音,突然变成了陶陶大哭,哭着怒吼着,“叶妩,人这一辈子分明可以珍惜的生命,你却这么的糟蹋,老大曾经给我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要,活下来,活下来,活下来!努力活着,不管在什么地方,不管在多危险的地方,只要你还努力的活着,老大都会想尽办法把我们救出来。老大说,生命诚可贵!”

    叶妩那一刻似乎也有些动容了。

    她眼泪模糊,眼泪疯了一般的往下掉。

    她似乎也想起了曾经他们一起执行任务的疯狂岁月,那些岁月带给了他们太多的回忆,那个时候大家没有隔阂,为了一个目标共同努力,没有这么多爱恨情仇,没有这么多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那个时候的大家就像一条藤蔓一般狠狠的缠在了一起……

    现在。

    是在自相残杀吗?!

    武大抬头看着叶妩的模样。

    眼眸陡然一紧。

    她猛地一下从地上弹起来,手掌直接握着叶妩对着她头顶的枪口。

    叶妩一怔,本能的准备开枪,却在那一刻,犹豫了一秒,就在那一秒,武大另一手直接对着她的小手臂用力,迫使将她手指微送,手枪一把夺过,狠狠的指着她的头。

    叶妩看着黑色枪口对准了她的头,抬头看着武大。

    武大一步一步退到乔汐莞的身边,对着乔汐莞说,“你先走。”

    叶妩看着他们的模样,脸色未变,她说,“武大,你刚刚给我说的这些,是不是骗人的,顾子臣实际上没有的得病对吗?”

    到了这个时候,叶妩居然还在关心顾子臣的死活。

    所以叶妩是真的很爱顾子臣,是真的很爱。

    武大抿了抿唇,“叶妩,我说的都是真的,不只是为了分散你的注意力。”

    叶妩突然蹲下身体,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压抑的声音,难受到不行的一直在哭,哭得很难受。

    武大看着叶妩的模样,脸色一冷,她扣动扳机,对着叶妩的头。

    “武大。”乔汐莞挡在武大的面前,挡在她的枪口前。

    武大眉头一紧。

    “别杀她。你现在杀了她,自己也得偿命,这是在z国,你并不是在执行任务。”

    “我总不能让我今天的愚蠢,就这么愚蠢下去!”

    “武大。”乔汐莞有些激动,因为武大的话并不是在开玩笑,而她也很清楚,对于武大他们而言,杀一个人就更杀杀一头猪没什么区别,说要杀,就能杀!

    “别劝我。”

    “你听我说。顾子臣为什么会这么努力的让你们离开基地,就是为了让你们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就是不愿意让你们再亡命天涯。如果你现在杀了她,只有两个结果,一个就是你逃走,从此以后成为通缉犯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还有一个就是你被关押,然后死刑。你觉得这两种结果,真的是你们老大想要看到的吗?”

    武大咬牙。

    “我们现在离开,相信我,我会保全你。”乔汐莞说。

    就算是用尽全力,也会保全她。

    武大手指微微发抖。

    武大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人,很容易情绪化。

    今天被叶妩这么玩弄,很难压下心口的难受。

    她转头看着蹲坐在地上的叶妩。

    这个女人,在知道顾子臣要死了的那一瞬间,就彻底的崩溃了。

    大概在她心目中,不能报复顾子臣,不能让顾子臣后悔,还得面临顾子臣的死亡,对她而言,什么支撑她活下去的动力都消失了,这比她死了更难受。

    这也算是她的报应了。

    叶妩这一辈子,终究在自己不停的遗憾中,结束。

    武大收下手枪,和乔汐莞一起离开。

    叶妩蹲坐在地上,抬头看了一眼两个人离开的背影,又蹲在地上,看着厚厚的地毯上,那一滩滩水渍,看着水渍越来越大,突然就笑了,疯狂的笑了……

    ……

    乔汐莞和叶妩下楼,走向叶家别墅外。

    两个人刚走到门口。

    隐藏在暗处的特警瞬间就涌了出来。

    武大警惕的看着警察,猛地举起手枪,对准警察准备开枪。

    “武大。”乔汐莞疯狂的叫着她,“别这样,这是袭警。”

    “你让开乔汐莞!”

    “武大,你把手枪给我,你相信我,把手枪给我!”乔汐莞紧张到不行。

    她真的很怕武大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

    武大狠捏着手枪,一动不动。

    “武大,把手枪放下,刚刚我给你说的那么多,你听一下行吗?”乔汐莞眼眶有些红,鼻子有些酸。

    武大看着乔汐莞的模样。

    “我今天不要命的跑过来,我不是想要看到这样的局面,我希望我们两个都可以安全。警察是我叫来的,我怕到时候我们两个死了,叶妩会逃走,我是一个瑕疵必报的人,我们死了,叶妩也不能活着离开。”乔汐莞说。

    武大手在发抖,隐忍着发抖。

    “你现在放下手枪,不过就是坐几年牢而已,很快就会出来,我会像以前那样,还是会在上海等着你。”乔汐莞劝说。

    不停的劝说。

    武大看着乔汐莞,看着她薰红的眼眶,她有些压抑的声音沙哑的问道,“乔汐莞,我们非亲非故,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不知道。”乔汐莞摇头,“我真的不知道,但是我不希望你死。真的不想再看到任何人死了……”

    武大看着乔汐莞,看着她眼泪已经崩塌。

    她放下了手枪。将手枪扔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警察一拥而上,一个手铐直接拷住了武大的双手。

    另外一行人已经冲进了别墅。

    乔汐莞看着武大被警察带走。

    武大把信任给了她……

    鼻子又是一酸。

    对于他们而言,应该不会轻易相信,他们同伴之外的人。

    她咬着唇,她一定会想办法让武大的罪行减到最轻的地步。

    她转头,看着警察扣押着另外一个女人从别墅中出来。

    叶妩头发凌乱无比,衣服似乎都被撕破了,她转头看着乔汐莞的时候,疯了一把的想要过去抓她,却被警察桎梏住,几乎有些自残的拼命方式,警察对叶妩也似乎不客气的,一个巴掌扇了过去。

    叶妩被扇怔住了,她看着面前的警察,看着不远处的乔汐莞,突然笑了,莫名其妙的笑了,笑得还很灿烂的样子,笑得很开心……

    乔汐莞默默的看着叶妩笑着离开。

    是被逼疯了吗?!

    叶妩这么一个女人,曾经这么意气风发的一个女人,就真的疯了……

    说不出来什么感触。

    没多久,这里就安静了。

    周围一片黑暗。

    整个天空也已经黑尽。

    剧终人散。

    乔汐莞回到自己的跑车上,启动车子离开。

    这几天真的经历了好多。

    经历了好多好多。

    经历了生死,仿若经历了一个世纪。

    武大说,顾子臣脑袋里面有一个肿瘤,肿瘤在长大,压破了血管就会死。

    她眼眶红了一秒,眼前甚至一阵模糊。

    她擦了擦眼泪。

    她告诉自己别哭,真的不要哭,哭多了真的不好。

    顾子臣总是在她的人生中,印下了一段又一段挥之不去的阴影。

    她眼眸微动,看着随手放在车上的手机,看着手机屏幕上“秦二少”三个字,她深呼吸一口气,调整情绪,深呼吸,深呼吸,用尽量最最平和的语气开口道,“以扬。”

    “莞,我刚刚才看到电视新闻,说武大帮助叶妩越狱了?”

    “嗯。”

    “这妞怎么这么不理智啊?”

    “嗯,现在已经解决了。”乔汐莞说,“刚刚警察把他们都逮住了。”

    “这么快?!”秦以扬又惊讶了。

    “是啊。”

    “那怎么办?武大会判刑吗?”秦以扬问道。

    “会吧,我在想办法让她的判刑不那么严重。”

    “她以前不是坐过牢吗,现在又坐。”

    “总比被通缉一辈子的好,武大还有她下半辈子的灿烂人生。”乔汐莞说。

    “也对。”秦以扬点头。忽又说道,“莞,发生了这么多事情,是不是影响到了你结婚的心情?”

    “还好。”乔汐莞说。

    “如果……其实明天的婚礼可以延期的。我不介意……”正时,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在耳边说着,“以扬,说了不醉不归的,明天就结婚了,哥们几个好好给你庆祝一番,你这么两秒钟不见嫂子就给嫂子打电话啊,需要这么缠绵悱恻让我们这些单身狗怎么活……”

    “你在喝酒啊?”乔汐莞问道。

    “是啊。”秦以扬笑着说道,“不是结婚前男方都要庆祝一下的,所以找了几个朋友喝点酒,我今天很聪明,绝对不会喝醉。”

    “嗯。”乔汐莞微微一笑,笑着,眼前又是一片模糊。

    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就会莫名其妙的顺着眼眶往下掉。

    “莞,明天的婚礼……”

    “如期吧。”乔汐莞说,有些很重的鼻音,“我先挂了以扬,好好陪陪你的朋友们。”

    “嗯,那明天见。”

    “拜拜。”

    乔汐莞挂断电话,突然一个急刹。

    前面的路她几乎已经看不清楚,她的眼泪就是静静的往下掉。

    压抑着情绪,怎么都哭不出来,就是不停的流泪。

    疯了一般的流泪!

    ……

    11月12日。

    这是一个大喜的日子。

    乔汐莞从早上5点半就被催醒了。

    她迷迷糊糊的被几个人拥护着换了婚纱,然后开始上妆,做发型。

    别墅里面来了几个摄像师,一路拍摄着她。

    她恍惚还能够听到念念不满的声音抱怨道,“我要睡觉,我不要起床,呜呜,我要睡觉……”

    是真的很早。

    她眼眸一转,看着一屋子的人。

    昨天晚上也不知道多久回来的,回来后躺在床上似乎就睡着了。

    化妆师在微微抱怨,“乔小姐,你昨晚上睡得很晚吗?你看看你的眼睛都肿成了什么样子,太考验我的化妆技术了。”

    乔汐莞没有回应,就这么默默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约早上6点。

    milk穿着伴娘裙出现,一脸兴奋,反正比新娘子看上去兴奋多了。

    “乔总,您说我们要怎么样为难秦二少才好?”milk笑眯着问她。

    “你想怎么为难就怎么为难。”

    “真的可以吗?”

    “嗯。”

    “你会不会公报私仇。”milk胆大的问道。

    “你想太多了。”乔汐莞翻白眼。

    “别动。”化妆师抱怨。

    乔汐莞抿了抿唇。

    milk一脸兴奋无比,不停的在给公司的同事打着电话。

    她叫了一帮同事到乔汐莞的别墅,就想要在乔总结婚的时候,好好闹腾一番。

    没多久,公司的同事就拥挤在了乔汐莞的别墅中,一直在策划着怎么让为难秦以扬,不亦乐乎。

    结婚,终究是一个让人开心的日子。

    8点钟。

    一切准备就绪。

    乔汐莞化完了新娘妆,带上了新娘皇冠,眼睛的红肿也在化妆师的神笔下消失了,整个人看上去很漂亮,环宇上班的那些员工都活跃着要和她拍照,她就僵硬着笑,附和着和他们一直拍照。

    大家玩得不亦乐乎。

    正时,一个男人推门而入,穿着黑色的西装,很正式的打扮。

    所有人都看着那个男人,一脸花痴,“哇,好帅。”

    那个男人嘴角一笑,笑起来更加的温文尔雅。

    “你们先出去看看新郎好久到。”乔汐莞对着围困着她身边的人说道。

    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火速离开。

    一群人风风火火,好不热闹。

    古源就站在她的身后,大大的化妆镜前面,呈现着他们的模样。

    古源嘴角一直笑着,笑着说道,“你很漂亮。”

    “谢谢。”

    “我们也拍一张吧。”

    “古源……”

    “只是拍照而已。”古源说。

    乔汐莞微微一笑,依然答应。

    古源拿出手机,玩笑的说着,“45度角是不是?”

    “我360度无死角。”乔汐莞自豪的说着。

    “你就臭美吧。”古源拍了两张。

    卡门闪烁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眼眶就都红了。

    乔汐莞微低下了头,似乎是在掩饰什么。

    古源也沉默着,只是笑着压下了一些微动的情愫。

    “古源,谢谢你。”乔汐莞哽咽。

    “为什么要谢我?”

    “谢你,还活着。”乔汐莞抬眸,眼眶中的泪花在闪烁。

    “别哭。”古源温和的声音,“哭花了,就不漂亮了。”

    乔汐莞默默的用餐巾纸,小心翼翼的擦了擦眼泪。

    “古源,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乔汐莞努力的说着完整的一句话。

    “好,我会活着,一直活着,直到,我们都老到掉牙……”

    “嗯。”乔汐莞猛地点头。

    房门外突然响起疯狂的跑步声,milk上气不接下气,“新郎官到了!先生你是在这里面还是在外面,我们要关门了!”

    古源顿了一下,低头亲了亲乔汐莞的额头,“我先出去了。”

    “嗯。”

    milk看着古源离开的背影,转头对着乔汐莞,“你的爱慕者?”

    乔汐莞没说话。

    “乔总,你的这么多爱慕者,可以赏一个给我这种单身狗吗?!”milk羡慕到不行。

    乔汐莞嘴角拉扯了一下,努力的让自己笑了起来。

    今天结婚,就应该多笑笑。

    ……

    秦以扬是一个特别能玩的人,以伴娘为首的女方亲友团能够想到的各种刁难无比的游戏,秦以扬都能够玩得特别嗨,甚至让秦以扬现场跳小苹果,都是这般毫无畏忌,惹得所有人笑个不停。

    在别墅待了至少1个小时,才出门去了郊区外的一个高尔夫球场。

    高尔夫球场早就布置得唯美如画。

    小提琴演奏团一直在拉奏着唯美的音乐,来来往往的宾客很多,秦以扬和乔汐莞到了目的地后,秦以扬就繁忙的出去招呼客人了,乔汐莞坐在专设的化妆间,化妆师在帮她补妆。

    房门被人推开。

    乔汐莞转眸看着姚父姚母以及姚贝坤出现。

    因为不想他们太早起床,就让他们直接到的这里。

    三个人都穿的很隆重,一向吊儿郎当的姚贝坤都穿上了无比正式的西装,看上去还挺帅。

    “爸,妈。”

    “我女儿今天真漂亮。”姚母走过去,宠溺的抱着她。

    乔汐莞微笑着,“妈,你今天也很漂亮。爸也很帅,连贝坤都这么帅。”

    姚贝坤一听到乔汐莞夸奖他,整个人就得意的笑了。

    姚父瞪了一眼姚贝坤。

    姚贝坤翻白眼。

    他和他爸就是这么不和。

    “爸,妈,你们累吗?要不要坐一会儿?”

    “不累。”姚母说着,“就是想要多看看我女儿。”

    乔汐莞微笑着。

    “莞莞,妈有几句话要对你说。”姚母顺势坐在乔汐莞的身边,拉着她的手,“很多事情不要强求。如果不喜欢,不要委屈了自己。”

    “没有委屈。”

    “以扬是个好孩子,但莞莞,婚姻不是因为人好,就可以过一辈子的……”

    “嗯,我知道。”乔汐莞说,“我想的很清楚。”

    姚母叹了口气,“儿孙自有儿孙福,妈也是随口说说,你幸福就好。”

    “谢谢妈妈。”乔汐莞灿烂的笑着。

    房门外,突然就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乔汐莞转头,看着傅博文一身西装革履的出现,还有程晚夏,也是盛装出席。

    两个人走到哪里,都是美得像一幅画似的。

    “恭喜你,莞莞。”程晚夏由衷的说着。

    “谢谢。”乔汐莞会以一笑。

    “有点事情想要单独给你说。”傅博文有些严肃的开口。

    乔汐莞对着姚父姚母,“你们去外面吃点东西,一会儿就举行仪式了。”

    “嗯。”其他人也都很识趣的,离开。

    房间中就只有傅博文和乔汐莞两个人。

    乔汐莞无所事事的拿着粉饼拍打在脸上。

    傅博文看着她的模样,一本正经的说着,“顾子臣喊我帮他清理了他名下所有的动产和不动产,当做结婚礼物,全部都过户到你的名下。”

    ------题外话------

    推荐好友的文文

    书名:《妖女撩人之总裁的新宠》链接:http://www。520xs.com/info/753160。html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