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五章 阴错阳差的婚礼

第三十五章 阴错阳差的婚礼

作者:恩很宅
    “顾子臣喊我帮他清理了他名下所有的动产和不动产,当做结婚礼物,全部都过户到你的名下。爱玩爱看就来网 。l。”傅博文站在乔汐莞的面前,淡薄而磁性的嗓音一字一句说道,“本来是让我在你结婚一年后送给你的,应该是怕你有心理负担。但是我这种人,最看不得的就是做了好事不留名的。”

    乔汐莞用粉饼一直擦拭着自己的脸颊,看上去依然漫不经心。

    “说的就这么多,结完婚,明天到傅氏来当着律师的面签个字,顾子臣所有的资产就是你的了。”傅博文说完,转身就走。

    “傅总。”乔汐莞突然叫住他。

    傅博文停下脚步看着她。

    “谢谢你。”乔汐莞嘴角一笑。

    傅博文表情并不太好,再也不停留的转身大步离开。

    乔汐莞看着他的背影,苦涩的笑了笑。

    大概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比她更加冷血。

    她眼眸微动,看着镜子中唯美如画的自己。

    从小就盼着能够穿上婚纱,能够走在红地毯上,能够将自己完完全全的奉献给自己最爱的人。

    到这一刻。

    到这一刻,反而感觉不到小时候那么强烈的期待。

    她深呼吸,让自己的心渐渐地平复下来。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本来就有太多太多的,身不由己。

    她透过化妆镜看着小猴子穿着一身黑色小西装出现在门口,探着小脑袋走进来,走到她的面前,看上去有些欲言又止。

    乔汐莞摸了摸小猴子的脑袋,“妹妹呢”

    “外婆带着妹妹在吃糕点。”小猴子乖乖的回答着。

    “妈妈今天会很忙,等会儿你要照顾好妹妹,不能让她吃太多甜食,对身体不好。”

    “嗯。可是妈妈”小猴子鼓起勇气想要说的话,突然又沉默了。

    他紧紧的咬着自己的小嘴巴,几乎已经憋红了脸。

    “小猴子,如果真的是你的秘密,你不能说出来的秘密,没关系的,你也可以不用告诉妈妈。妈妈知道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小秘密了。”乔汐莞安慰着。

    小猴子还是憋红着脸,闪烁着黑色的眼眸看着她。

    乔汐莞笑着,“去外面玩玩吧,等会儿你和妹妹还要陪着妈妈走红地毯的”

    “不走红地毯可以吗”小猴子脱口而出。

    “嗯”

    “妈妈不要走红地毯,不要结婚好不好”小猴子终于憋不住,很激动的说着。

    “怎么了”

    “妈妈,我们去找爸爸好不好”小猴子眼眶有些红,“爸爸一个人在法国很孤单的,我们去找他好不好”

    乔汐莞喉咙微动,“爸爸对你说了什么吗”

    “那天爸爸带着我去吃饭。我问爸爸,我说爸爸为什么不回家,是不是不爱妈妈了。爸爸说不是,爸爸说是因为他马上就要离开这个世界,没办法再照顾妈妈,没办法再照顾我和妹妹。爸爸说她很爱你,很爱你,也很爱我和妹妹。”小猴子看着乔汐莞,眼眶红红的,“妈妈,我也很爱爸爸,我们去法国找爸爸好不好。”

    乔汐莞很沉默。

    “爸爸还让我好好照顾你和妹妹,他说因为我是男子汉。妈妈,我可以不要当男子汉吗我就是想要陪在爸爸身边。爸爸真的很可怜,我想要去找爸爸。”小猴子有些难受的说着,“爸爸一个人在法国,我要去找他”

    乔汐莞摸着小猴子的头,说不出来一个字。

    她心里不停地波动。

    顾子臣,你连小猴子都可以告诉的秘密为什么就不能告诉我

    对我讲就有这么困难吗

    她咬着唇,狠咬着唇,身体在微微颤抖。

    如果不是因为叶妩绑架了武大,武大告诉了她们这件事情,如果不是小猴子憋不住告诉了她真个真相,顾子臣你是不是就会这么自认为“伟大”的默默失去,到很多年我还对你咬牙切齿的时候,其实你早就离开了这个世界,埋葬在一个陌生的国度

    总是这般的自以为是。

    总是这般的,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你到底有没有想过,当某一天我突然看到你的坟墓,我会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妈妈”小猴子垫着脚尖,轻轻的帮她擦拭着眼泪,“妈妈,你别哭。妈妈对不起爸爸说了不让我说的,爸爸还说了让我好好照顾你,不要惹你不开心,妈妈对不起。”

    “不是你的错,是你爸爸的错。”乔汐莞擦拭着眼泪,嘴角有些颤抖的,她咬了咬唇,让自己尽量不在儿子面前不受控制,他说,“小猴子,你真的想要妈妈去找爸爸吗”

    “嗯,想要。虽然爸爸说他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但是我还是想要我们一家人陪着爸爸。我不想爸爸一个人孤孤单单的离开。何况爸爸说了,这个世界上,他最爱妈妈。”

    乔汐莞看着自己的儿子,看着镜子中自己已经哭花的精致面容。

    对不起,以扬。

    骗得了全世界,但是骗不了自己。

    以为可以理智的和你在一起,以为可以压抑着自己的情绪和你在一起。

    到了这一刻,就算没有傅博文的到来,就算没有小猴子的一番话,其实也是犹豫的,其实也是不确定

    乔汐莞取下自己头太多冠冕堂皇的话。

    车子开车了一段距离。

    乔汐莞咬了咬唇,拿出手机,编辑短信,纤细的手指在屏幕上跳动着,心里愧疚得要死,她强迫自己精心编辑短信,“以扬,对不起,我本以为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我和你的婚姻都是铁定的事情,任何人任何事都改变不了,所以我基本没有犹豫的一路走到了今天。但还是因为顾子臣让我再次动摇。以扬,你曾经说过,唯一能够让我不再内疚的解决方法是爱上你。终究,我今天还是做出了惊人的决定,决定怀揣着对你的内疚,离开”

    乔汐莞默默的看着这一行行字,点击发送。

    这段婚姻就被她如此无情的画上了句号。

    眼眶有些模糊,她甚至能够想象到,秦以扬看着这条短信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心里会有多难受,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会隐忍得多辛苦

    是她,太自私。

    婚宴现场。

    长长的红地毯尽头,新郎一脸笑意的站在那里,准备迎接他最美丽的新娘。

    周围响起了结婚进行曲的声音。

    一排排嘉宾坐在下面,带着祝福的眼神看着他。

    新娘迟迟未到。

    秦以扬心跳有些快,恍惚有些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伴娘ilk急急忙忙的走上红地毯,抱着裙子脚步有些快,她走到秦以扬的身边,小声地说着,“乔总不在化妆间,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已经让现场的保安去找了,怎么办”

    ilk有些着急。

    听到这个答案的秦以扬反而不着急了。

    有一种,似乎就会是这样结局的错觉。

    他送呼吸一口气,放在胸口位置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他慢条斯理的拿出手机,点开“莞”那一条短信,他真的很平静的看着里面的一字一句,仔仔细细的看了两三遍。

    他真的不怪她。

    因为他知道,乔汐莞做了最后的努力。

    从最开始答应和他结婚到现在,其实一直都是在压抑着,压抑着自己一定要和他结婚,一点都不由衷。能够坚持到婚姻现场最后几分钟,他觉得乔汐莞对他的感情,已经仁至义尽。

    在爱情的面前,一个人总是会变得特别的卑微。

    他眼眶已经有些红了。

    眼泪掉了下来。

    坐在稍微近一点的亲朋好友就能够看到他的眼泪,掉在了屏幕上。

    周围响起了些嘈杂的声音,因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全场有些躁动不安。

    ilk就近距离的站在秦以扬的面前,看着这个男人,心里莫名有些酸痛,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在她心目中一向没心没肺的秦以扬,不应该这般,像个小男孩一般的哭泣。

    她忍不住问道,“乔总是走了吗”

    秦以扬抬头看着ilk,嘴角轻抿,“嗯,走了。”

    一直崇拜乔总五体投地的ilk此刻都在心里暗自咒骂着,要走也应该婚礼完了再走,这让秦以扬怎么下得了台,当众被人悔婚,还要不要人活了

    心里正骂的起劲。

    手突然被一双修长的大手抓住。

    ilk抬头看着秦以扬,看着他嘴角的笑容,“婚礼还是要继续的。”

    “啊”

    “愿意陪我继续下去吗”

    “啊”

    “没有拒绝,我就当你同意了。”

    ilk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秦以扬拉扯着,一起面对着面前的神父。

    面前突然无数个草泥马飘过。

    这这这都是怎么回事

    她今天就是随便给乔总开了玩笑说给她一个倾慕者,她可从来没想过,要这么大一个倾慕者,这完全就是让她五雷轰过她一秒钟都不想要再等待再付出,现在却还是这么义无反顾。

    只因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男人叫做,顾子臣。

    只有一个男人,让她恨得牙痒痒的同时,心会痛得一塌糊涂。

    她试过了伪装和放弃,很显然,她失败了。

    她走进安检。

    登上飞机。

    14个小时的时间,她不知道顾子臣会不会等她

    而她也不知道,上海这片天空,在她当众毁约后,又发生了如何天翻地覆的变化。

    婚礼结束,宾客归至。

    ilk觉得自己累得那一刻人都瘫软了。

    原来结婚真的这么累,现在总算是见识了。

    她回头看着她身边的男人秦以扬,这个男人隐忍了一天,现在总算是结束了吧。

    她伸着懒腰,动了动身体,笑着说道,“戏演完了,秦二少。”

    秦以扬看着她,挂了一天的笑容,此刻似乎也笑不太出来了。

    “那个,洞房的事情我就真的不能陪你演下去了,虽然不是黄花大闺女,但我以后还要嫁人的。这么晚了,我先回家了,我妈要是知道我今天做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会拿着刀砍我,我还是早点回家认错的好。我先走了,拜拜。”ilk一股脑的说着,说完就转身离开。

    脚步刚走了两步。

    手臂被人拉扯着。

    ilk转头看着秦以扬,看着疲倦的脸。

    “谁说了我今天是在演戏了”秦以扬问道。

    ilk心里一怔,说不出来的感觉,反正心跳莫名加速。

    “我们当着所有人的面发誓,结婚了。”

    “那不是那不是被迫的吗”

    “那句我愿意是我逼你的吗”秦以扬扬眉。

    ilk欲哭无泪,“秦二少,你不能欺负我人单力薄,我只是做好事不想留名而已尽管全上海人都知道了”

    为什么总觉得自己上了一条贼船。

    为什么总觉得自己,被秦以扬这个臭流氓算计得很惨。

    赔了自己没关系,她回头怎么对乔总交代。

    乔总尽管今天做了让她不能理解的事情,但终究而言,她还是把乔总当成她的天,她绝对不会逆天行事。

    “走吧。”秦以扬牵着她的手。

    “去哪里”ilk小心翼翼的问道。

    “洞房。”言简意赅,斩钉截铁。

    “”

    她能说,不吗

    ------题外话------

    小宅本来是万更的,但是今天确实重感冒还在打点滴,实在没能码出来。

    小宅今晚好好休息,明天好好弥补你们,爱你们,爱你们

    粉爱。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