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六章 初涉法国

第三十六章 初涉法国

作者:恩很宅
    法国的天,已是傍晚。.l. 首发哦亲

    红红的太阳,也没有了锐利的光芒。

    从大学追随着齐凌枫毕业后,就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当年还是霍小溪的时候,还在和齐凌枫谈结婚的时候,曾说过到这里来度蜜月,还说过,要一起手牵手去看看曾经一起读过的校园

    当时总把一切想的无比美好。

    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经历这么多,多到恍惚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在做梦。

    她微咬着唇瓣。

    在飞机上她简单把自己有些浓艳的新娘妆卸掉了,此刻的嘴唇显得有些苍白,此刻坐着法国的出租车,身上依然穿着那一件白色的中式婚纱,她眼眸看着面前不熟悉的欧洲建筑,静静地看着,心里有些情绪,在微微起伏。

    阿彪临走前交给她那一堆东西,其中有一个卡片上写了一串地址。

    她从不觉得自己会这么容易被人猜透,却没想到,武大把所有一切早就给她准备好,同时挖了一个坑,似乎就等着她往下跳。

    这个看上去其貌不扬的女人,做出来的事情倒是让人大吃一惊。

    她咬着唇,心跳有些快。

    国外的出租车司机显然比国内的出租车司机更健谈,小伙子长得也很帅,他用法语告诉她,还有5分钟路程。

    5分钟。

    心跳倏然就加快了。

    她当时很有勇气的从婚礼现场离开的时候,也没有考虑过接下来会有些什么下场,而整个人开始平静下来时,已经在飞机上呆了8个小时,8个小时,想了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想到最后才发现自己真的做了一个无比惊人的决定。

    她完全可以和秦以扬举行了婚礼,然后再秘密离婚。

    秦以扬看上去吊儿郎当,实际上是一个特别可靠的男人,只要她说不,秦以扬绝对会同意,她真的犯不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悔婚。

    毁掉了秦以扬的面子,也让自己再次成为了那个话尖上的人。

    遇到顾子臣,总是会做很多让人反常的举动。

    遇到顾子臣,她的人生就乱了。

    乱得,一塌糊涂。

    “小姐,您说的地方到了。”耳边传来法国小伙子轻扬的声音。

    乔汐莞回神,付钱时发现自己连欧元都没有兑换。

    她捂着自己的头,弱弱的问道,“人民币收吗”

    还好,她有带钱包。

    “本来不收的,不过小姐你这么漂亮,不要坑我就行。”外国人总有特别好说话的人。

    “放心吧,我们中国人最讲信用。”说着,乔汐莞就抽了好几张百元大钞,“谢谢你,你真帅。”

    法国男人笑得很有魅力,“祝你好运,小姐,拜拜。”

    “拜拜。”

    乔汐莞下车。

    抬头,看着面前陌生的建筑物。

    一个人,带着一个手包,穿着一件已经有些皱巴巴的中国氏婚纱,裙摆拖得很长,她甚至好几次走路都是抱了又抱才能够勉强不让自己被长群绊倒。

    只是现在,她该怎么办

    面前的奢华欧洲建筑,占地面积极广,像一座古堡一般,周围没有其他建筑,但绿化做得特别好,街道也特别干净,周围高耸的银杏树整整齐齐的种植在公路两行,随风而动时,黄色的银杏叶响起飒飒的声音,显得这里更加安静。

    她深呼吸。

    是按下门铃吗

    这里,大概会有很多佣人。

    她脑海里面幻想了很多古老的欧洲庄园,那些古老的贵族礼仪以及古老的文化底蕴。

    犹豫了一秒,还是按下了门铃。

    她等待了足足两分钟,才听到大门墙壁上传话筒说话的声音,“乔汐莞”

    乔汐莞眉头一紧。

    她眼眸微转看着面前的摄像头,抿了抿,“爱玛。达索齐。”

    “是我,真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追到了这个地方。”里面传来有些讽刺的声音。

    乔汐莞紧咬着唇。

    “如果我不开门,你会怎样”

    “顾子臣在吗”

    “我说他不在。”爱玛。达索齐狠狠的说着。

    乔汐莞眼眸一紧,转身欲走。

    “怎么,这么快就放弃了。”那边传来爱玛那个女人讽刺无比的声音。

    乔汐莞离开的脚步顿了一下,回头,“我只是在看什么地方比较好翻墙。”

    “你不怕我报警”

    “我想顾子臣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被抓进警局。”

    “但是顾子臣最后还是舍弃你离开了上海回到了法国。你别以为自己有多重要。”

    “重不重要,见到了顾子臣才知道。”乔汐莞一字一句。

    “你”

    “不开门是吧”乔汐莞说,“也不是第一次翻墙了。”

    以前还是霍小溪的时候就特别的调皮,当时父母不让她出去玩,她就翻墙出去,总是带坏古源和姚贝迪

    她脚步刚走。

    大门突然响起了“哐”的一声。

    她转头,看着铁大门缓缓打开。

    耳边听到爱玛似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不用谢。”

    说完,就狠狠的挂断了。

    乔汐莞不知道爱玛这个女人到底都安了些什么居心。

    她抿紧着唇瓣,走进去。

    里面比她想象的还要宽敞和奢华,一路走过,却是一个人都没有看到,她是真的觉得诧异,这么大的地方,这么多绿化,这么多喷泉,这么大一个室外游泳池,这么多需要打理的地方她可不相信爱玛那个女人会亲自做,除非找死。

    一步一步终于走到了“城堡”面前。

    城堡是用仿古砖切成,复古的棕红色,圆形的宝塔,面前的大门也是圆弧形,石阶是用大理石切成,高跟鞋走上去,响起清脆的脚步声。

    她穿过那道高高的圆形拱门,走进铺满高贵地毯的内室。

    爱玛。达索齐就站在她的面前,以一个女主人的身份看着她。

    “好好的新娘子不做,到法国来做什么顾子臣都不要你了。”爱玛。达索齐口吻极度不悦。

    “他在哪里”乔汐莞问。

    “我为什么告诉你”爱玛不屑的眼神一瞟。

    “我还是自己去找。”总觉得和面前这个女人说话,完全是对牛弹琴。

    “乔汐莞,你这是在私闯民宅,我会告你的”爱玛怒吼,看着那个女人已经提着那夸张的裙摆往2楼上走去。

    真是阴魂不散的女人,还穿着个什么莫名其妙的衣服

    乔汐莞在2楼转了一圈,看上去是娱乐休闲区,不应该是人住的地方,又跑上了三楼。

    这栋“城堡”挺大,一个楼层很宽,而整个楼层,就只有两个房间。

    曾经顾子臣给她说过,他消失的那4年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人发生过关系,不管这是不是谎言,反正她信了,所以她相信,此层楼的两个房间,一个是顾子臣的,一个就是爱玛的。

    二选一,其实不难。

    她的脚步停在一扇双开门的棕色门前。

    奢华的地方她见得不少,这样的奢华她也不是没有见过,只是没想过自己会住,所以总是觉得离自己很远,然后会带着一些陌生。

    她深呼吸,双手放在棕色大门的扶手上,一手拉着一个,用力。

    棕色大门打开,里面一眼望去,就是一张奢华到有些让人瞠目结舌的大床,豪华的欧洲起来,她经常去安慰很多人,安慰古源,安慰姚父姚母,安慰姚贝坤,安慰她觉得需要安慰的人,最终,其实她却没有真的走出姚贝迪已经去世的阴影中,总是一个人的时候,会伤心得想哭。

    不知道多久,大概是腿已经站得发麻,她蹲下了身体,将自己搂成一团蹲在墙角。

    天色已经黑尽。

    尽管“城堡”周围都有灯光,但出奇的安静陌生的环境还是让人有些心理发颤。

    她紧紧的抱着自己的神秘,就默默地看着前方。

    前方不远处,似乎出现了一辆黑色轿车。

    在昏黄的灯光下,她看得也不太透彻。

    亮光越来越近,车灯很耀眼,照耀在她脸上的灯光,那一刻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

    她蒙着自己的眼睛,透过手缝隙看着那辆停在铁大门口的黑色轿车,铁大门缓缓地打开,黑色轿车缓缓驶入。

    应该是看到自己的。

    她猜想。

    如果车上做的是顾子臣,那么顾子臣就应该看到了她。

    但是,他进去了。

    其实

    她也习惯了一向的主动。

    刚刚那一秒只不过是因为自己腿发麻,冻得身体没有了知觉,所以没能够蹦起来出现在车灯面前,挡住车的去路。现在大门也关了过来,而她也很清楚,爱玛那个女人绝对不会再给她开第二次门。

    所以,还是爬墙了。

    她动了动身体,揉了揉有些僵硬的大腿,直接脱掉了那双让人崩溃的超级高跟鞋,缓缓站起来,左右巡视,想要找一个对自己而言比较有利的地方,她其实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够爬得上去,毕竟现在,一把岁数

    她深呼吸,看到一处藤蔓的地方,以及下面的绿草地,她捉摸着至少摔下来总比摔在水泥地板上好。

    她大步走过去,拉着藤蔓,在寻找支撑点,抬起大腿,往上攀登的那一秒。

    “你希望我在这边接住你,还是去那边接住你”

    耳边,突然想起了一个无比熟悉的磁性嗓音。

    ------题外话------

    小宅真的要哭死

    对不起亲们。

    小宅也不知道为什么感冒这么严重,逼了自己一天就逼出了这么点字。

    小宅要睡了,老公说小宅不爱惜身体,小宅给各位亲们说晚安。

    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