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八章 顾子臣,做手术吧。

第三十八章 顾子臣,做手术吧。

作者:恩很宅
    “而不成功的那百分之七十的几率,也就意味着,夏洛克会死在手术台上。”汤姆的声音,就这么毫无修饰的传递在乔汐莞的耳膜里。

    乔汐莞直直的看着汤姆,又那么一瞬间是说不出来话的。

    汤姆似乎也感觉到了乔汐莞的情绪,声音很温和,“所以我其实是不太赞同做手术的。夏洛克说得很对,生命只有一次,别这么轻易的交给别人,哪怕是所谓的医生。”

    “但是不做手术,不也面临着死亡吗”乔汐莞有些激动。

    “至少这是一个生命正常的生成代谢。”

    “汤姆。”乔汐莞深呼吸,对着他,“我承认你今天给我说的比我能够想到的还要不糟糕,所以我想我需要点时间来消化你所说的一切。我现在只是想要知道,是不是做了手术或许还会有一线生机,没做手术,就只有等死,没有任何奇迹可以发生”

    “可以这么说。”汤姆点头,“但做手术也不代表奇迹就一定会发生。”

    “至少有百分之三十的几率。”

    “包括其他并发症。”

    “我知道。”乔汐莞说,“汤姆,我如果现在决定要让他做手术,需要提前准备些什么”

    “我需要提前给你们联系医生。这样精密的脑部手术不是我的强项,我需要联系在这方面的脑瘤手术专家为夏洛克开刀,其实之前两年我就和他因为夏洛克而频繁联系了,他对夏洛克的病情几乎已经完全了解,手术的成功率和并发症都是他给我的直接指导,如果你执意要做,我可以帮你预约手术时间。”汤姆说。

    “其他呢比如顾子臣需要注意些什么,比如顾子臣要不要忌什么的”

    “如果需要做手术就会提前入院,入院时还会再做一系列的身体检查。每项身体指标都会有些注意事项,不过不急,等入院后再根据医生嘱咐进行日常注意就行。”汤姆解释。

    “好,我知道了。”乔汐莞点头,有些呢喃的声音说道。

    “乔小姐。”汤姆看着她,“现在你最需要做的是说服夏洛克,对于做手术,他很排斥。达索齐小姐曾经给他提过做手术的事情,被夏洛克一口否决,甚至再也不准达索齐小姐提这个事情,而病人的情绪也会直接影响手术的成功概率,所以是希望夏洛克能够自愿接受手术的相关安排。”

    “嗯。”乔汐莞点头。

    “乔小姐还有什么需要询问的吗”汤姆问道。

    “你有事儿吗”

    “从夏洛克回来后,我每天都会对他的身体指标做一个简单的检查,现在时间刚好。”

    “夏洛克的身体状况如何”

    “并不太好。肿瘤压迫血管,及脑部神经中枢,他对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现阶段已经处于不能独自开车上路。而其他方面暂时没有特别明显的反应,他说脑部会一阵一阵的抽疼,但呕吐感不经常发生。”

    “会不会在没有做手术的情况下,顾子臣就失明了。”

    “看趋势完全有可能。夏洛克可能自己也知道或许等不了多久就会失明,所以这段时间特别忙的在处理自己一些事情。上次回了一趟上海,就是去找你吧,现在才回来没多久,又被达索齐先生缠住,夏洛克这段时间最需要的就是休息。”汤姆说,“不过如果夏洛克觉得可以坚持,毕竟这是他最后能够支配自己的时间,他想要做什么又有何妨”

    字字句句都在透露,顾子臣会死。

    医生都说,顾子臣会死。

    医生都说,顾子臣的病情很严重,严重到做手术胡须就会当场死在手术台上。

    “汤姆,谢谢你,我做好决定后再和你联系,你现在去给顾子臣做身体检查吧。”

    “嗯,那回头见。”

    “拜拜。”

    乔汐莞看着汤姆离开的背影。

    一个人坐在后花园的玻璃花房里面。

    没有风,却觉得一身寒冷无比。

    她看着这片陌生的后花园,脑海里面全部都是汤姆说的一字一句。

    她想过顾子臣或许会病的要死了,但没有想过,生还的几率真的这么这么小。

    所以顾子臣才会如此的排斥这场手术。

    换做自己,或许都不愿意自己的生命就结束在了手术台上。

    她喉咙微动,看着从外面走进来的爱玛。

    爱玛看着她依然一脸不友好,她大大咧咧一屁股坐在顾子臣的前面,有些傲慢的眼神看着她,“你都问了汤姆些什么”

    “顾子臣的病情相关。”

    “你会劝夏洛克做手术吗”

    “我会。”乔汐莞一口咬定。尽管成活率很低,但至少会有奇迹。

    如果不做手术,什么希望都没有。

    爱玛看着乔汐莞,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说道,“乔汐莞,我其实很羡慕你。总觉得任何事情在你身上,你都能够全部把控,这么难搞的夏洛克,你也可以这么胸有成竹。”

    “我只是不想留下遗憾,不想自己后悔。所以会义无反顾。”乔汐莞解释。

    “不,你本身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我第一次看到你,第一次看到你和夏洛克在一起的画面,我就有一种我好像输的了感觉,这大概就叫做气场。”爱玛叹了口气,“说真的,我之前一度很排斥你,但是现在反而觉得,你出现了也好,出现了,至少夏洛克不会这么像一台机器。”

    乔汐莞看着爱玛难得浮现的忧伤情绪。

    “我破坏了你和夏洛克的感情,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将他带回了法国。夏洛克曾经答应过我会照顾我一辈子。但回到法国后,他对我几乎是不闻不问,除了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两个人之间很少会有交流。不是夏洛克故意在排斥我,而是他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自己人,而他所谓的照顾我,而他所谓的回报我的救命之恩,从来都是用财力来报答。”爱玛说,幽幽的说。

    乔汐莞就安静的听。

    听听顾子臣这四年,这几天发生的事情。

    “夏洛克不会和我上床,曾经就发生过,我把自己脱光了勾引他,他拒绝的事情。不过他会帮我争夺身外之物,比如财力和家族的地位,父亲的宠爱。我父亲是一个典型的商人出身,根深蒂固对一切事物都会算计利益得失,包括对自己的子女,自己的妻子,自己那么多情妇。因为夏洛克的出现,让我父亲对我另眼相看,让我在整个家族中都有了至高的地位。”爱玛说着,从面前的椅子上站起来,看着大大玻璃外一览无垠的花园美景,“这么大一座看似城堡的建筑,其实是夏洛克靠他的能力从我父亲手上赚回来的,而赚回来后,送给了我。我一度受宠若惊,后来却越来越心寒。他会有物质来补偿我,却从来不会靠近我的心,我会在他身上任性,野蛮,撒娇,但他只会淡淡的走开,从不给于其他多余的安慰。哪里像对你,含在嘴里都怕化了”

    乔汐莞眼眸微动,顺着爱玛的方向看着后花园那条清澈的消息,此刻阳光正好,小溪的水面看上去晶莹剔透。

    “那条小溪是我专门找人为夏洛克打造的。”爱玛说,“4年前我把夏洛克救出来后,他昏迷那段时间曾不知叫了一次小溪的名字。我想或许小溪是一个人,也或许只是他喜欢的什么溪河,终究,我也默默的为他做了一条小溪,就在他卧室的外阳台上,可以每天看到这条小溪,欢快的跳跃着。”

    乔汐莞眼眶有些红,眼前有些模糊不清。

    “你和夏洛克关系这么好,你知道小溪是什么吗”

    乔汐莞咬着唇,对着爱玛说道,“不会是你想要知道的。”

    “我想也是。当知道你叫乔汐莞后我甚至还松了一口气,但转念一想,或许是你们定情的地方也说不一定。”

    乔汐莞没有回答。

    爱玛转身又坐在了椅子上,看着乔汐莞有些红润的眼眶,其实自己的眼眶在不知何时也已经红透,只是浑然不知,她很冷静的说,“我带着夏洛克回到法国后,做了身体检查,了解了他的身体最终状况后,他就又回到了上海,我怎么拦都拦不住,他说只要一个月时间,他要处理好他和你的事情。”

    “嗯。我和他离婚了。”

    “大概还有些其他事情,比如叶氏集团,应该也是他一手造成。”

    “嗯。”

    “我就知道,夏洛克肯定会回来给你扫掉很多障碍,让你以后能够活得更好。他就是这么一个只会默默做,但从来不会说的男人。”

    “嗯。”乔汐莞点头。

    点头的一刻,有些心酸。

    “我其实很担心他的身体,所以一直催促着他快点回来,不管如何,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在法国这边,有一个他专门的医生团队,不至于有什么状况就立马结束生命。”爱玛说道。

    乔汐莞低着头,看着面前的透明水晶桌,点头。

    “乔汐莞,夏洛克真的很爱你,尽管我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你应该知道他或许不久就会失明,所以录下了你,还有你的一儿一女的声音,他大概是在想,等哪一天真的看不到了,或许还能够听听你们的声音。乔汐莞,我虽然一直没有主动给你打电话,但到了现在这一刻,我是真的很想突然你会出现在这里。我是有些后悔,后悔自己用卑鄙的手段拆散了你们,但那个时候我真的不甘心夏洛克就这么和你好了。不过回到法国后看到他的所有种种举动,我承认,我对他的爱和对你的憎恨也渐渐产生了化学反应,我倒是希望你可以来,至少让你们在最后的时光一起度过,夏洛克一个人太孤独了”说着,爱玛真的哭了,哭得有些哽咽不清,“他说,如果他死了,就把他的骨灰撒在那一条小溪内,在小溪的旁边做一个墓碑就行,他说总得有一个点,或许他的友人会来看他”

    爱玛已经说不出一个字。

    仿若已经开始想象那个残忍的画面。

    想象着刻着顾子臣三个字的墓碑已经孤独的立在了小溪旁边,单单一个,风吹雨打

    乔汐莞也在想着那个画面。

    想着,觉得全身都痛了。

    她擦了擦眼泪,我先回房了。

    爱玛泪眼模糊的看着乔汐莞离开的方向。

    在夏洛克的身上,她不得不承认,她输的一塌糊涂。

    就这样吧。

    她之所以在当初已经后悔时也不主动给乔汐莞打电话,一是因为她拉不下那个面子,她不可能对这个女人说任何软话,也不屑和这个女人解释什么。二是因为夏洛克都为乔汐莞做了这么多这么多,乔汐莞这个女人就不能主动的为夏洛克做点什么吗

    所以她忍着,一直在等。

    昨天看着乔汐莞一身奇怪的出现在门口,有些惊讶和风怒,内心深处,却松了一口气。

    至少到最后这一刻,乔汐莞来了。

    乔汐莞一步一步走向3楼,走进顾子臣的卧室。

    卧室门推开。

    顾子臣此刻正在穿衣服,汤姆在收拾自己的医疗仪器,大概是已经检查完毕。

    汤姆看着乔汐莞微微一笑,提着自己的箱子就离开了。

    乔汐玩转头看着他的背影,回头看着顾子臣,好听的女性声音问道,“怎么样”

    “挺好的。”

    “我们这个距离,你看得清楚我吗”乔汐莞问。

    “有些模糊。”顾子臣老实交代。

    “你的视力现在在多少”

    “大概0。2。”

    “你不戴眼镜吗”

    “戴了也没用。不是近视所导致。”

    “上一次在上海的车祸,是不是也是因为视线模糊的原因。”乔汐莞问。

    上次去离婚,虽然未遂,但乔汐莞把车子丢给了顾子臣,顾子臣自己开车,就发生了车祸。

    而后,他一直以车子在保修为由,再也没有自己开过车。

    顾子臣没有回到乔汐莞的问题,两步走到她的面前,主动牵着她的小手,“我让汤姆给你准备了一颗避孕药。”

    乔汐莞看着她。

    “我不想再发生意外,至少现在不想。”顾子臣说,“知道对你身体不好,但在这个地方,我并没有准备避孕套。”

    “你在证明你的纯洁吗”

    顾子臣笑了一下,拿起水杯和药走到乔系莞的面前,“吃药。”

    “怕负责任”

    “怕没能力负责任。”顾子臣轻声说着。

    乔汐莞内心微动,她拿过水杯和药丸,一口咽下。

    顾子臣看着他吃完,随手将杯子放在一边,搂着她的腰间,自然的说道,“我带你去吃早饭。”

    乔汐莞动了动身体,面对着顾子臣,很认真的开口道,“顾子臣,我刚刚在你之前见了你的医生汤姆。”

    “我看到了,在外阳台上可以纵观整个后花园。”

    “他告诉我,手术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还会有一些列不可控不可预估的并发症。”

    “我不打算手术。”

    “你听我说”

    “乔汐莞。”顾子臣打断她的话,很严肃的看着她,“我不会手术。”

    “所以你就让我陪着你等死吗”乔汐莞眼眶红润。

    顾子臣抿了抿唇,“先不说这些了,我们去吃饭。”

    “你觉得我会有胃口吃饭”

    “吃完饭之后,我在好好给你解释。”顾子臣无奈。

    乔汐莞咬着唇,压抑着心里的各种不爽,“好。”

    两个人走下楼。

    饭厅是单独一个房间,开放式厨房就紧连着客厅。

    乔汐莞坐在客厅的饭桌前,顾子臣在客厅中忙上忙下。

    这座城堡真的没有其他佣人。

    顾子臣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一边做着早饭一边说道,“我不太喜欢人多,所以平常时间都没有其他佣人的存在。不过家里的日用品采购、清洁、园林等,爱玛都找了家政公司全权负责,每个星期会到这里来两次,进行相关的工作。”

    “你都是自己做饭”

    “嗯。”

    “爱玛呢”

    “偶尔我会帮她做,偶尔她自己做,偶尔她会帮我做。”顾子臣直白的说道。

    “你们就在一起生活了4年。”

    “只是认识了4年,自从进了达索齐集团后,基本上就在四处奔波了,平时在这个地方的时间不多。不过爱玛喜欢跟着我满世界的跑,我去哪里,不是发生了什么特殊情况,都会跟着我。”

    “你这是在炫耀了”乔汐莞咬牙切齿。

    这个真不会掩饰的男人。

    顾子臣笑了一下,从开放式厨房里面断了两份煎蛋,二块三明治,两杯温牛奶放在高贵的饭桌上,自己擦了擦手坐在乔汐莞的对面,“吃吧。”

    “顾子臣,吃完了之后,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好。”

    “这次什么都不要瞒我了行吗”

    “嗯。”顾子臣点头。

    乔汐莞拿起叉子和勺,看着对面优雅的顾子臣,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几乎是花了10分钟不到的时间,乔汐莞就已经解决完了自己面前的早餐,牛奶都喝得一滴不剩。

    顾子臣看着她的模样,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带着责备的语调却显得尤其的温柔,“小心噎死你。”

    “”乔汐莞看着顾子臣。

    “等我一会儿。”顾子臣低头,速度很快,但看上去还是很高雅的吃着面前的早餐。

    一顿早餐很快结束。

    朝阳的阳光璀璨的照耀在他们的饭桌上。

    顾子臣收拾完了餐盘,两个人也没有离开,就坐在这个地方,看着客厅偌大一面落地窗外的一片美景。

    “顾子臣。我是从婚礼现场直接跑来的。”乔汐莞说,“当时已经到了马上就要举行仪式的时候,但是我却不顾所有人的感受,不顾秦以扬的感受,直接离开了婚礼现场,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那天最后发生了些什么,而我也没有勇气去看国内新闻。”

    顾子臣抿着唇,看着她的脸。

    “在这之前,发生了些事情。武大帮叶妩越狱了。”乔汐莞尽量保持着最平稳的情绪。

    很显然,顾子臣愣怔了一下。

    “过程我也多解释了,最后的结果就是,叶妩又被抓了回去,而武大因为帮叶妩越狱现在被关押了起来,而我因为来了法国,目前不知道武大的情况会怎样,但应该不会太坏,我之前打点了些关系,也让阿彪帮忙处理。”乔汐莞看着顾子臣,深深的说道,“其实武大差一点就会真的犯下弥天大错,我劝了下来。我知道你不希望你的同伴就这么莫名其妙的牺牲,尽管你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以前,你为了让你的同伴自由,你倾尽了全力。所以我不想你的心血被浪费。”

    “谢谢。”顾子臣很郑重的说着。

    “顾子臣,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在你面前邀功或者让你感动,我只是想要让你知道,你们曾经为了活着真的做了很多很多牺牲,到现在,不应该就这样放弃。而我,也不想要你放弃,哪怕只有一点点希望,也可以。你不管会有怎么样的结果,我都可以接受。”乔汐莞说得深深切切,“但是顾子臣,我希望你给我们活着的人一点希望和念想。别让我们总是不停地遗憾,对你的人生不停地遗憾”

    “好。”顾子臣突然就点头答应了。

    只因为乔汐莞说,不要留下遗憾。

    这辈子,他总是在让她的人生不停遗憾。

    他拖着她的脸蛋,答应着,“好,我做手术。”

    “真的”

    “嗯,我不骗你。”

    “为什么突然就答应了。”

    “因为你的要求,我一般都拒绝不了。”顾子臣笑着说道。

    乔汐莞看着他,“那为什么当初还是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上海,缺席了我的记者招待会”

    “那个时候不是想着自己要死了吗不想连累你”

    “你现在不也要死了吗”乔汐莞直言。

    顾子臣直接无语。

    “为什么告诉了小猴子,也不把你的事情告诉我”乔汐莞其实很介意。

    她很介意,他瞒着她。

    “这样才能够让你离开我。我要是告诉你我得了病,不久就会死了,你肯定会陪着我。我会耽搁你的幸福。”

    “你觉得把我给了别的男人,我就幸福了”

    “至少有人照顾你”

    “顾子臣,你果然从来都不知道我想要什么。”乔汐莞打断他的话,有些难受。

    “对不起。”

    “不是这一句。”

    “乔汐莞。”

    “也不是这一句。”

    “我爱你。”顾子臣说。

    乔汐莞望着他,眼眶有些红,“你知道你上次对我说这句话的事情你在做什么吗”

    顾子臣摇头。

    “你在自由落体,从直升飞机上,自由落体。”乔汐莞说,眼眶已经红透。

    顾子臣突然站起来,搂抱着乔汐莞,“尽管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但总觉得这辈子总是不停地在亏欠你,亏欠了好多,所以到最后这一刻,是真的不想你再把任何感情遗落在我的身上,显然,我又做错了。”

    “你就是做错了。”乔汐莞将头埋在顾子臣的胸膛上,说道,“其实从那天你不出现在记者招待会突然和爱玛离开到了法国,我内心深处就知道你或许隐瞒了什么,尽管我不愿意承认,因为我接受不了,任何事情都接受不了你的离开。我追了你很多年了顾子臣,从我懵懵懂懂莫名其妙的和你们家沾上了关系,你当时还是个残疾我就开始追你了,好不容易追到手你就去了水深火热之地,在我根本就无措的情况系啊,你把我带到你的世界,我拼命地追上你的脚步,拼命地不想要成为你的负担,过程经历很多,最终我以为能够得到幸福的时候,飞机失事了。这大概是天命。”

    “后来,后来当我接受了你离开的事实后,你又出现了。出现得如此的触不及防,让我又为之动摇。但是这次我真的不想再追你了,我觉得很累。我也希望有个男人可以毫无顾虑的留在我的身边,就算发生了天大的事情,他也会一直在我身边,我真的是受够了你的患得患失。所以在你不辞而别后,我就努力地让自己重新开始恋爱,重新过没有你的人生。”

    “如果真的要调查,我应该早就知道你现在所有的一切,但是最后我没有调查,也没有问你,我是真的决定不再让自己这辈子这么累,不再让自己的心这么累。不再把自己所有一切,完完全全的放在你的身上。顾子臣,其实这个过程中,但凡有点,但凡有一点点我能够感觉到你的靠近,但凡你说一句,乔汐莞,回到我身边,我也会丢弃所有直接就扑进你的怀抱里,到最后,你还是选择了离开了上海。离开了我。”

    “对不起。”

    “顾子臣,不管接下来如何,不要推开我了,你不要让我觉得都是我一个人在努力,不要让我觉得,遇到了任何一点点事情你都是选择推开我,有什么不能是一起承担的吗”乔汐莞有些难受的说道,“以前去s特国的时候,周围那么危险,你一直把我带在身边,那个时候天天都会担心自己是不是突然就被一枪暴毙,可我却一点都不后悔,也一点都没有想要离开你,反而很庆幸,你会如此执着的把我留在身边。”

    “顾子臣,不要自私的在你觉得你能保护我的时候就把我留在身边,不能够再保护我的时候就把我推开。我现在明明白白的告诉你,顾子臣,我除了可以保护好自己,我也可以保护你别妄自对我的人生下定论我要的不过就是,一个可以坚定不移陪着我的男人,哪怕时间不长”

    顾子臣把乔汐莞狠狠的抱在怀里。

    这个女人总是会让他心为之颤抖。

    他原本以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

    他怕她因为他的离世而委屈着自己一辈子,选择这样的方式,至少让她身边有了一个爱她的人照顾她。多年后发现了真相,当时会难过一下子,但绝对不会难过一辈子毕竟,那个时候她已经有了一个重组的家庭,重组的温暖。就算伤心难过,也已经有另外一个男人陪着。

    他以为这样的结果,是他能够为她想到的最好结果。

    所以他忍心离开了她的记者招待会。

    他知道她一个人也可以应付下来,也知道,她一个人应付下来之后,这个女人就会再也不会对他眷念。

    她可以被人伤害,伤害后也可以很快的复原。

    在不是她的错的情况下,她都可以坚持着自己很好的生活下去。

    可如果发现他的隐忍和病情,看上去没心没肺的女人,其实很善良,善良的会为了他做很多极端的事情,比如一个人孤独一辈子,比如一辈子记挂着他,就像那4年,明知道他已经“死”了,却还是坚强的一个人带着两个孩子

    他狠狠地抱着乔汐莞。

    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有什么能耐,可以让这个女人这般的为自己付出。

    他不知道曾经的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会让这个女人这么义无反顾,但从周遭人的嘴中反馈出来的,都是他不停地在辜负她,而她一直在坚持

    如果不是她的坚持,现在他们应该早就,各自天涯。

    “乔汐莞,谢谢你。”太多话,终究只有这么一句,其他,他也说不出来。

    乔汐莞将头狠狠地埋在顾子臣的胸膛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么有力的心跳就会消失。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温暖的怀抱就会消失。

    她觉得她也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是老天总是给她太多,平凡人一辈子都经历不到的事情

    她默默地靠在他的身上。

    那个时候阳光正好,一切都很好

    “你们抱够了吗”耳边,突然想起一个气急败坏的女声。

    乔汐莞抬头,看着爱玛一脸不爽的出现这里。

    “你还要穿我的衣服穿多久”爱玛开始找茬,心里应该是各种不爽透顶。

    “我带你去买衣服。”顾子臣说。

    “夏洛克,你从来都没给我买过”爱玛气的眼睛都红了。

    “城堡都给你买了,你还想怎样”乔汐莞一想起这么大一笔财产本来有可能是自己的,现在变成了其他女人的,她也不爽

    “乔汐莞你个不会知恩图报的女人”爱玛发飙,

    顾子臣已经拉着乔汐莞离开了。

    有女人在的地方,就会有战争

    顾子臣带着乔汐莞坐上一辆黑色轿车,司机是一个法国中年人,对她们很是礼貌。

    两个人坐在车上,乔汐莞看着窗外的法国街道,巴黎是一个浪漫的城市,古老欧式风格的建筑让人眼花缭乱,阳光特别的灿烂,透过银杏树叶,支离破碎的笼罩着整个城市,空气清新,交通宽广,让人心旷神怡。

    “喜欢这里”顾子臣看着她的模样,问道。

    “以前来过,有点感触。”

    “和谁来过。”

    乔汐莞回头看着他,搂抱着他的脖子,笑着说道,“绝对不会是你想要听到的。”

    顾子臣脸色微变。

    “不过倒是,昨天听爱玛那妞说,你还在给她父亲做什么事情”乔汐莞聪明的转移话题,脸色也变得有些严肃。

    “有点小事情,已经处理完了。”

    “你倒是雨露均占,在死之前把所有事情都给交代完了,不给自己留遗憾”乔汐莞有些不是滋味的说着。

    “我只是不想欠了达索齐一家人。”

    “对我也是让叶氏一家顷刻间破产,还把自己所有的财产都过户在我的名下也是不想欠了我”

    “不是让傅博文一年后再给你吗”顾子臣皱了皱眉头。

    “所以你知道你朋友有多不靠谱了。”

    顾子臣脸色更加难看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你说你是不是也不想欠了我”

    “我只是想要把自己能够想到的更好都给你”

    乔汐莞咧嘴一笑,主动亲了亲他的嘴唇,“以后多说这种话,我爱听。”

    顾子臣沉默的点头。

    仔细发现,耳朵开始红了。

    这个男人害羞的时候,总是红耳朵,这让她觉得真的很可爱。

    她笑的很灿烂。

    总是很容易让自己笑的很灿烂。

    “顾子臣,我们来一个法式se吻吧”

    “”顾子臣看着她。

    “不是要入乡随俗吗”乔汐莞闪烁着狡黠的眼眸,贼亮贼亮的,“目前我能够想到法国最著名的就是,法式se吻”

    说完,就主动。

    小舌头肆无忌惮。

    前台开车的法国人透过后视镜看着如胶似漆的两个人,在国外这似乎并不是多羞耻的事情,反而大家司空见惯,情侣间的亲密总是在大街小巷,毫不掩饰

    车子到达目的地。

    车内的温度似乎有些高。

    司机很识趣的已经下车在门外等候。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红肿的唇,“有些肿了。”

    “一点都不痛,就像吻痕一样。”乔汐莞说。

    顾子臣的耳朵又有些红了。他拉开车门,“我们下车。”

    乔汐莞跟着他的脚步。

    她现在穿着其实有些奇怪,里面穿着顾子臣大大的睡衣,外面又穿了一件巴宝莉的时尚修身风衣,脚上一双居家拖鞋,ladygaga的打扮也不过如此。

    两个人走进电梯。

    乔汐莞在顾子臣耳边说,“我最里面可什么都没穿。”

    “”

    “刚刚分明可以很方便。”她指的是在车上。

    顾子臣的耳朵更红了。

    乔汐莞得逞的一笑,笑着说,“先去内衣店。”

    顾子臣一直搂着乔汐莞的腰,两个人走进一间内衣店。

    服务员很热情,介绍着他们当季的流行。

    “你说吧,选哪一套。”乔汐莞指着面前的黑色蕾丝边以及超性感豹纹,问他。

    “都可以。”顾子臣说,看上去有些不自在。

    “好难决策。”乔汐莞嘀咕。

    “两套都买了,包起来。”顾子臣直接对着服务员。

    服务员笑的更灿烂了,连忙说着,“听说能够给女人选内衣的男人,都是真爱。”

    乔汐莞忍不住一笑。

    “还听说,床上肯定合拍。”

    “”外国人都这么开放的吗

    “是不是”服务员追问乔汐莞。

    这次换她有点不好意思了,她说,“我挺好的,不知道他感觉如何”

    服务员把眼神转向顾子臣。

    顾子臣薄唇抿得很紧,一副怎么都不会说的表情。

    越是不说,越是会让人想要知道。

    本来乔汐莞对这个问题兴趣不大的,现在反而有些期待,她望着顾子臣,“你感觉好吗”

    顾子臣依然不说话。

    露在外面的耳朵真的很红。

    “不好吗”乔汐莞觉得自己都快哭了。

    “乔汐莞,你是猪吗我感觉怎么样,你会不知道”顾子臣突然暴躁。

    “”

    ------题外话------

    估计这会是完结前最后一次万更了。

    本来今天不打算万更的,但前几天确实更新太少,小宅于心不忍。

    所以呼噜噜的还是万更了。

    之后或许一天会更新少点,着重码大结局了。

    爱你们,群么么。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