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章 她们的梦,大概都是龌龊的。

第二章 她们的梦,大概都是龌龊的。

作者:恩很宅
    阿丽其实已经记不太清楚自己4年前进入这个场子是什么模样了,当时应该还算青涩,也会有些胆颤,后来也不知道多久渐渐就不怕了,或许当一个人真的放开了就不觉得有什么,也就能够理所当然的习惯这样的生活。

    她是从很久前就开始做老鸨了,说来,她也才20岁,看上去本来就年轻,当时在这里做的一个老鸨突然找到了真爱衣锦还乡,阿彪让她接过老鸨的工作,老鸨其实并不比小姐赚钱,都是抽点极少的小姐费,小姐费的百分之四十还是会交给夜场,小姐自己留百分之五十五,她只有百分之五。而且老鸨不参与夜场消费的分成,在自己不出台的情况下,老鸨的工资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客观,但终究,也比很多职业来钱来得快。

    她这四年时间也存了些积蓄。

    在这里工作的特殊服务人群都会给自己攒钱,目的是为了有一天离开后能够带着大把的银子,不管这个社会怎样笑贫不笑娼,她们出去后还是会被很多人看不起,甚至很多人来这里消费,也不把她们真的当人尊重,对别人而言,他们就是一群可以为了钱做任何事情的婊。子。

    通俗的叫法就是妓女。

    所以这群妓女在离开那一刻都会带着一笔钱走,如果不如此,大抵是不可能好好生活得下去的。

    当然,她也是为自己这般打算的。

    阿丽现在是几乎不出台的,到现在阿丽自己也想不明白,阿彪当年选中她做老鸨是因为什么,她资历浅,年纪轻,和很多当时一起工作的小姐而言她并没有任何做老鸨的特质,但当时阿彪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就让她接手了,刚开始比较棘手,小姐对她也很是不满,总觉得被一个小丫头管教着浑身不自在,当年还有小姐故意给她难堪,故意和她作对,甚至也会有小姐怂恿其他小姐不听她话,那些时候她也想过放弃,阿彪给她说了一句话,他说,阿丽,这是你想要留在这里而不用再去陪其他客人唯一的方式,你自己衡量。

    她衡量了一二,就咬牙坚持。

    阿彪是一个看上去外表冷漠但是内心真的很热肠的人,她当年靠自己管教下来这么多形形色。色的小姐阿彪在暗中帮了她不少忙,不管小姐多么不听话,在夜场也不敢怎么翻浪,来到这里的小姐都要靠场子关照着,否则哪一天被客人玩死了也说不一定,而且场子提供她们赚钱的地方,她们也怕被赶走,特别对于浩瀚之巅这个几乎所有小姐都想要梦寐以求来的会所。

    小姐也分三六九等,每一等的小姐都会有不同的价位,对于价位高的小姐一般都是陪同更高级别的大老板,出场费高,小费拿得也高。有些价位低点的,也就只能陪陪一般阶层,当然小费几乎少的可怜,包房的消费提成也没多少,小姐的收入差异性很大,流动性也强。

    而阿丽作为老鸨除了管教她们让她们好好听话好好赚钱,也需要平衡每个小姐的收入,从而让所有小姐能够合理的开展特殊服务工作。

    阿丽每天到场子来上班都是下午3点过。

    这个时候会有些勤快点的小姐先过来坐台,大多是些不太卖座的。

    卖座的一般都是晚上8点后来,而且是坐台一天休息一天,阿丽对他们也有一个排班,如果有特殊情况需要请假批准,浩瀚之巅在小姐的管理上其实很严格,毕竟这么大的场子,缺了小姐也运营不下去。

    阿丽有一个专设的小型办公室,也就连着小姐化妆间的里面的一个小房间,没什么特别像样的办公环境,就是一张沙发,多了一张办公桌一台电脑,她需要给她们每个月做考勤,其他提成和出场费什么的,会有专门的会所财务为他们核算。

    今天刚到办公室,就看着青青一脸兴奋的来上班。

    青青在这么多小姐中不算太卖座,但也不差,中等价位中等收入,她看着阿丽来上班,笑嘻嘻的走过去亲昵的抱着阿丽的胳膊,暧昧的说着,“坤爷真的好男人。”

    阿丽笑了一下,“伺候了一晚上就被迷上了。”

    “简直是被迷翻了。”青青毫不隐晦。

    阿丽附和了一下,漫不经心的问道,“吃避孕药了吗”

    “吃了,丽姐你交代的事情我都会乖乖听话的。”青青连忙说着,“下次还请丽姐在伺候坤爷的时候,多排排我的班。”

    阿丽笑了笑,“听话点,还会有机会的。”

    “真的吗”青青有些兴奋,连忙问道,“坤爷一般多久叫一次小姐”

    “看他心情而定。”阿丽回答得模棱两可。

    很多伺候了姚贝坤的小姐都会像她大厅,好久能够再伺候他。

    姚贝坤在小姐口中还真的是一个特别吃香的男人。

    大概,不仅仅只是在小姐之中。

    “丽姐,你一定要记得排我,一定要记得。”青青带着撒娇的口吻。

    阿丽应付了一声,催促着,“早点去化妆换衣服,今晚上不准备工作了”

    “要的要的。”青青连忙走出去换衣服化妆。

    阿丽看了一眼青青。

    姚贝坤一般不会让一个小姐,至少在半年内时间上他床第二次,她捉摸着,有点姿色的小姐几乎已经差不多了,该找时间和阿彪谈谈新进小姐的事情,何况场子也真的需要新鲜血液。

    她打开办公室的电脑,整理了一下这个月的考勤,然后也会无所事事的看一些网页。

    慢慢的,小姐来的越来越多。

    有女人的地方就会有八卦,今天最多的八卦话题就是亲亲伺候了姚贝坤的事情,大家都兴趣很高的问他床上细节,在小姐的世界里,床上的这些事情毫不忌讳,说出来的话就跟平常人讨论今天的天气一般自然。

    在小姐不接客的时候,阿丽也不去管小姐都在聊些什么,其实小姐的交际面非常的狭窄,每天都旋转在不停的雇主之间,也没有几个是被真心对待的,身边的人又大多看不起他们,加上大多数小姐文化程度都不高,所以他们可以交际的除了自己的同行,也就是在道上的一些小混混,在不接客的时候,平时的除了买点衣服装扮自己,业余消费多半单一。

    她走出自己的办公室,往专用包房走去。

    阿彪来一般来的比姚贝坤早,很多时候她去找阿彪谈事情的时候,姚贝坤都不在,今天似乎也是如此,包房中阿彪一个人坐在那里,很安静的一个男人。

    阿丽经常会听到姚贝坤故意问阿彪为什么不找女人解决自己的生理问题,是不是不行或者同性恋,其实阿丽总觉得,阿彪或许在等一个人,等一个对自己而言,比较重要的女人。

    “阿彪哥。”阿丽坐到他的旁边,恭敬的叫他。

    阿彪微点头,“有事儿吗”

    “这段时间小姐走了有好几个,而且这里面大多小姐都工作了有2年了,我想这段时间是不是该再找点新的小姐进来,有客人投诉说一天都是那几个人,都看腻了。”

    “好,我等会儿给坤爷说一声。”阿彪点头。

    当年没想过太多的把老鸨的工作交给了阿丽,也没想到这几年她会做得如此的得心应手。

    “另外,小姐也该做健康检查了。每半年一次,我就让他们这周根据排班情况陆陆续续的去做检查了”

    “你安排了就行。”

    “阿彪哥,我前段时间听一个新来的小姐说,说其他夜场会对小姐开设一个培训课程,大多是教小姐怎么讨好客人的,也会有一些床上技巧传授,我个人觉得这样的方式还不错,有些小姐太木讷了。”

    “这事儿我等会问问坤爷的意思。”

    “那就麻烦你了阿彪哥。”阿丽一向恭敬,她站起来,“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出去了。”

    “阿丽。”阿彪看着她,“你想过什么时候离开这里没”

    “阿彪哥是在赶我走吗”阿丽玩笑的说着。

    “没有,就是问问,你也在这里4年了,我一直以为你应该在这里不会超过5年。”

    “那也总的把最后一年做过去了再说啊。”阿丽笑着,“放心吧阿彪哥,如果要离开,会提前给你申请的。”

    阿彪点了点头,“嗯,你出去吧。”

    “是。”

    阿丽转身离开。

    当初来的时候真的没想过要待多久,总想着赚够了钱就离开。

    现在反而觉得,离开了又能够去哪里这个地方虽然嘈杂混乱,但至少不会觉得不自在,每次走出这个地方,总觉得有无数人带着有色眼镜看着自己,浑身都是刺。

    她打开房门,一走出去,和一个男人正面相对。

    因为始料不及,所以几乎差点扑了进去。

    一个有些调侃的男性嗓音说着,“这么早,阿丽就准备投怀送抱”

    阿丽站直了身体,看着面前的姚贝坤。

    坤爷在道上很火,听说这个男人出道时间不长,但霸气慑人。

    平时在私底下很随和,真的做起事情了,比谁都狠。

    她见过几次,都是因为小姐和客人之间的事情,姚贝坤处理得干净利索不留余地,小姐对他崇拜的五体投地,当然也带着畏忌,伴君如伴虎,大家都知道姚贝坤其实是得罪不起的。

    阿丽也知道,自己得罪不起这个男人,她恭敬的叫着面前的男人,“坤爷。”

    “阿丽,这段时间你很忙吗”姚贝坤突然问道。

    “还好,不是特别忙,坤爷有什么事情要交代的吗”

    “你多久没有陪我上床了。”姚贝坤随口说着。

    阿丽一怔,笑得很风尘,“坤夜,阿丽这段时间身体有些不适,感冒了,怕是流行感冒传染给你。”

    “是吗那等你好了来找我。”

    “好。”阿丽点头。

    姚贝坤也不多做留恋,仿若也只是随口的一句话而已,走进了自己的专用包房。

    阿丽离开,往自己的工作场地走去。

    这么多年,她偶尔也会和姚贝坤过夜,当年自己的第一次就给了这个男人,后来的无数次。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被他所开苞,所以对她的身体会比对其他小姐的身体特别一些。

    她走向自己的办公间。

    小姐都换装差不多了,陆陆续续的开始出去接客。

    没有接客的小姐就在化妆间聊天,等着被召唤。

    到了晚上11点过,一个服务员急急忙忙的跑过来,说着,“丽姐不好了,萍萍在房间被客人虐待得半死不活的,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阿丽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跟着服务员走出去。

    两个人急急忙忙的走进包房,进去的那一秒,阿丽对着外面的服务生说着,“你去通知阿彪哥一声,让他赶紧过来。”

    “是。”服务生连忙急急忙忙的过去。

    阿丽深呼吸一口气,推开房门。

    房间内,萍萍一丝不挂的躺在地上,白皙的身上全都是伤,有些甚至已经破皮流血,此刻有些绝望的躺在地上睁着眼睛,一动不动。

    房门被人突然推开,里面的客人非常不满的转头看着来人,“你来做什么”

    “王老板,你别动气,我就是来看看我的人怎么了这不服务员不懂事,说萍萍不行了,我想王老板也不想看到有死人吧。”说着,阿丽看上去很自然的走向萍萍。

    蹲在地上俯身在她耳边小声说着,“坚持一会儿。”

    萍萍转眸看了一眼阿丽,眼眶红了红。

    “死人”这个叫做王老板的中年男人不屑的笑了一下,恶狠狠的说着,“这个女人太不经玩了,这么一会儿就爬不起来了,你再起给我另外找两个来。”

    “王老板,小姐虽然经常伺候男人,但是毕竟是女人,身子骨也娇弱,实在是受不起王老板这般”

    “女人妓女也可以叫做女人都是男人玩的工具而已”王老板唾弃无比的样子,“赶紧的,给我另外找两个,大爷我有的是钱,就是要玩得尽兴。”

    “不是阿丽不愿意给你找,现在这个点小姐都出去陪客人了,一时半会儿抽不出来人”

    “抽不出来人”王老板逼近阿丽,一身烟酒味道熏人得很,他狠狠地等着阿丽,“那今晚就你陪我玩,这么多年我还没有玩过老鸨,老是老了点,变个口味也好。”

    “王老板,阿丽很久没有接客了,怕伺候不好。”

    “我会伺候好你的。”说着,整个人就靠了过来,一把抱住阿丽,又是亲又是啃的。

    阿丽推了推,也不敢太用力的拒绝,脸上脖子上不停的承受着王老板的侵犯,恶心的口水涂得她满身都是。

    “王老板。”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男人熟悉的嗓音。

    阿丽以为是阿彪来,没想到姚贝坤会亲自出现。

    王老板看有人叫他,有些扫兴的放开了阿丽,抬头看着居高临下的姚贝坤,冷笑了笑,“哟,我玩个妓女而已,还要让道上的坤爷亲自过来捧场”

    “捧场倒不是,我就奉劝王老板一声,这个场子是我的,别搞出了人命。”姚贝坤一字一句。

    “你这是在威胁我姚贝坤,你别以为这两年你在道上有了些名声就耀武扬威的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我告诉你这个黄毛小子,当年的潇夜对我也不敢这么嚣张。开门做生意,你不好好对我,有的是地方接纳大爷我”王老板粗里粗气的说着,脸上都是横肉。

    姚贝坤冷笑了一下,嗜血的眼神一扫而过,“那正好,你现在马上就去能够接纳你的地方开心快活去。王林富,永远别再踏进我的场子,记得,是永、远”

    “你你”

    “阿彪,办事儿。”姚贝坤眼眸一转,冷声对着阿彪。

    阿彪直接走过去,“王老板请这边。”

    “姚贝坤,你给我记住”王林富怒火朝天。

    “你这种小人物,还没资格让我记住你,赶紧走。走之前记得把今天的账付了,包括小姐的医疗费。”姚贝坤说得漫不经心。

    王林富愤怒得想要杀人,走之前恶狠狠的说,“姚贝坤你这样做生意,总有一天会破产。”

    姚贝坤冷漠无比,“你以为,我就靠这个为生”

    王林富身体顿了一下,咬牙离开。

    姚贝坤看着房间中的阿丽在帮小姐穿衣服。

    小姐眼眶红红的,身体还在颤抖。

    姚贝坤走过去,问阿丽,“你怎么样”

    “我没什么。”阿丽笑着说道,“坤爷,谢谢你。”

    姚贝坤淡淡的点了点头。

    “我现在送萍萍去医院看看。”

    姚贝坤就看着阿丽扶着小姐离开。

    离开的时候,阿彪正好回来,看着她问候了两句。

    总是觉得阿丽和阿彪的关系,匪浅。

    姚贝坤嘴角邪恶一笑,指不定这两个人瞒着他

    阿彪一抬头就看着姚贝坤如此脸色,心里嘀咕着,准没好事儿

    阿丽扶着萍萍坐上出租车。

    萍萍靠在阿丽的身上一直在哭,阿丽安慰了两句,两个人到了医院。

    医生给萍萍做了一个全身检查,特别是私密之处,医生说至少要忌一个月的房事,说是伤得有些厉害。

    萍萍窝在病床上,眼眶都哭肿了。

    “下次再遇到这样的变态,早点让人来叫我,否则吃苦的是你自己知道吗”阿丽吩咐。

    “我也不想,刚开始就听说他小费拿得很高,我想咬咬牙忍忍就过去了,反正我们这一行的和谁上床不是上床,长得帅点的当自己运气好,长得丑点的就当被狗上了,我哪里知道他喜欢。”

    “自己长点心,有些钱能拿有些钱不能拿,别丢了自己的命。”

    “嗯。”萍萍点头。

    “医生说还要输两瓶水,我陪着你,你睡会儿。”

    “谢谢你丽姐。”

    “明天自己就耍一个月假再来上班。坤爷应该会让那个王老板付不少钱,也会当你上一个月班的钱,养好身体重要。”

    “嗯,丽姐真的谢谢你。”

    阿丽点了点头,没再多说。

    萍萍躺在床上睡着了。

    今晚上大概是真的被虐待够了。

    小姐就是这样一种群体的存在,很少人知道,她们内心到底都忍受了些什么,只知道,她们是最低下的性工作者,为了钱出卖自己的身体。

    其实很多小姐走上这条路都是逼不得已。

    比如萍萍,她的出生就不好,父亲死得早,母亲没有经济收入,她在山里长大,出来打工也想要让自己过得更好点,之前在厂里上班,因为长得还不错被厂长的儿子强奸了,又没文化不知道怎么保护自己,后来就进入了这一行,她说也不后悔,至少把她母亲接出了大山里,至少让她母亲终于见到了大城市,以后等自己赚足了钱,还可以回到自己的老家,在镇上买一套房子。

    小姐的追求其实都不高,不敢怀着太大的梦想,却总是遭受世人的践踏。

    大概觉得她们的梦,都是龌龊的。

    ------题外话------

    这两章可能会比较压抑和枯燥。

    慢慢剧情就起来了,爱你们么么哒。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