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四章 伺候坤爷

第四章 伺候坤爷

作者:恩很宅
    阿丽所谓的“就让别人去说吧”,其实做不到这么洒脱。

    她买了些水果,给妹妹买了两条裙子回到镇上。

    离开“浩瀚之巅”那个场子,她会刻意的穿得比较朴实,远远看上去,就跟一般的大学生没有什么区别。

    她突然想起谁说过,妓女打扮得像大学生,大学生打扮得像妓女,这话还真的不假。

    她走进自己家的那栋有些老旧的大楼,这里的居民在家几乎都不怎么关门的,而且这里大家都住了几十年了,互相熟悉得很,阿丽上楼的时候,开着门的大妈都给她打着招呼。

    阿丽都是微微一笑,不太热情也不冷漠。

    她是知道的,这些大妈看上去很友好,私底下早就把她形容得体无完肤了。

    她走向自己家的楼层,门口不远处她妹妹已经在走廊上眼巴巴的等她。看着她出现时,非常激动的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她,“姐我好想你。”

    阿丽觉得自己也经历过很多,看透了人情冷暖,对很多人很多事都是冷冷漠漠的。可对她妹妹,她总是掏心掏肺的,想要把自己最好的都给她。

    两姐妹抱了一会儿,一起走进家门。

    妹妹刘小乖比较活泼,这和阿丽的性格完全是天壤之别。

    家里爸爸妈妈看到阿丽回来,都从厨房里面跑出来和阿丽打着招呼,嘘寒问暖的,恍惚觉得这个家其实很温暖。

    刘小乖把姐姐带回房间,刘小乖从抽屉里面拿出来一张卡片,“姐,这是我送你的。”

    “什么东西?”阿丽看着小卡片,诧异的问道。

    “是我亲手做的生日卡。姐过两天你就过生日了,又不在周末,我都不能陪你过生,所以早点送礼物给你。”刘小乖笑着说道,整个人还靠在姐姐的身上,无比亲昵,“姐,你打开看你喜欢不喜欢?”

    阿丽是有些感动的。

    刘小乖从小就特别的粘她,走任何地方刘小乖都要她不要父母,小时候也基本是跟着她睡觉的,久一点没见到她就哭,口里经常嘀咕的话就是,这个世界上我最爱最爱我的姐姐,等我有钱了,我就给姐姐买大房子。

    小时候的刘小乖和现在的刘小乖一样,总是让她感动到不行。

    她翻开卡片,里面有一张他们姐妹俩一起的照片,那个时候都还小,她才上小学,刘小乖还没读书,那张相片还是在镇上的照相馆照的,背景和衣服什么的看上去都特别夸张,那一刻却让阿丽鼻子一酸。

    她看着卡片上写着:“我最爱的姐姐,祝你生日快乐,永远开心。妹妹小乖永远爱你。”

    阿丽笑着摸了摸妹妹的头,默默地调整情绪。

    在踏进浩瀚之巅的很多个想要逃避的夜晚,总是想着妹妹的微笑而坚持了下来。

    她总觉得她这辈子大概就会这样了,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她妹妹身上,只要她过得好,只要她过得好,所有的隐忍都值得。

    两姐妹在房间聊了会儿天,刘母进来叫她们吃饭。

    “你说你们两姐妹,从小关系就这么好,这么一会儿时间还要光门说悄悄话。”刘母笑着说道。

    刘小乖做了一鬼脸,拉着阿丽走进饭厅。

    一家人在这个家里面住了很多年了,房间很老旧,墙壁上还有她和妹妹小时候的涂鸦,她还当时被父母打得很惨。房间很小,饭厅和客厅是在一起的,看上去有些脏乱和拥挤。

    阿丽坐在饭桌上吃饭,小乖一直在帮阿丽夹菜,“都是妈妈特意给你做的你喜欢吃的,姐你在外面肯定吃得不好,你要多吃点。”

    “谢谢。”阿丽回笑着。

    以前刚去上海那会儿为了节约都是自己在家做饭,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也是越来越忙了,就习惯了在外面吃,浩瀚之巅外面不远处有一个家常馆,场子里面的服务员小姐什么的都喜欢在那里吃,主要是便宜,其实并不多好吃,她现在吃得几乎都腻了。

    “阿丽,你在上海这段时间如何?”刘母突然问道。

    “嗯,挺好的。”阿丽随口答应着。

    “你爸这段时间关节炎又发了,这吃药都花了好几百。”刘母开口道。

    “哦。”阿丽装作听不懂。

    其实每次回到这里,她都知道她父母想要从她身上得到些什么,她其实也习惯了,也准备了钱,莫名就是不想马上给他们。

    “我听隔壁邻居说,她一个远方亲戚也是在上海做你这行,现在在上海房子都买起了,一家大小全部都接过去,在大城市生活去了。你看我们家潮湿得很,你爸的关节炎才会经常发作。一发作路都不能走,我看着也是可怜得很。”刘母碎碎念叨。

    阿丽只是笑着当回应。

    刘小乖拉着自己的姐姐,悄悄的说着,“妈贪财爱面子,你当她说的话就是耳边风就行了。”

    阿丽对着妹妹笑了笑。

    “对了阿丽,你还记得你当时镇上读书的文昊他们家吗?”刘母问道。

    “嗯。”阿丽点头,不太热衷。

    “前段时间在镇边上化了一块地修了一栋别墅,看上去气派得很。听说家里的人隔三差五的会回来住一下。也不知道文家这些年赚了多少钱,文昊他爸走路鼻孔都是朝天的。我记得当年文昊还送你放学,那些年要是和文昊有个什么,你也不至于到现在……”

    “妈,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你还念叨。姐现在也挺好的,咱们家不愁吃穿就行了,你老是羡慕别人做什么”刘小乖一向都很维护她姐,对着她妈一阵不满。

    “死丫头”刘母生气的打了一下刘小乖。

    “啊。痛死了。”刘小乖抱怨,整个人很不爽。

    “吃你的饭。”刘母冷冷的说着,似乎也没兴趣往下说。

    而她们的父亲刘父,因为身体不太好基本没有劳动力,平时又爱打牌,在家里面基本没有什么发言权,自己老婆说什么,能听就听,不能听就当没有听到。

    饭桌上安静的吃着饭,刘小乖吃得很快,阿丽也快速的吃完。

    两姐妹又躲在房间里面聊天,刘小乖粘她到不行。

    到了下午,刘小乖要去上晚自习,阿丽就借着小乖去上学离开。

    离开的时候给了刘母2000块,刘母笑嘻嘻的送他们两姐妹出门。

    刘小乖看着自己母亲的样子,瘪着嘴说道,“真受不了我妈那样子,简直是钻钱眼子里去了。”

    阿丽无所谓的笑着说,“妈带着我们两个女儿也不容易,老了就想像其他父母那般享点清福。你也别和妈做对了。”

    “姐你太善良了,我妈那是不懂的满足。”

    “好了好了,别说她了。你看你的学校要到了。乖乖的上学,马上高考了,要加油。”阿丽指着前面的大门口。

    “嗯。”刘小乖点头,不舍得看着自己姐姐的手,“你以后多回来。”

    “小乖,等你考上了上海的大学,我们见面时间就多了。”

    “我会努力的姐。老师说以我的成绩考复旦其实不难的。”

    “我们家的高材生,就知道你很棒。”

    “姐我先走了,你小心点回去。”

    “嗯。”

    刘小乖依依不舍的和姐姐离开,阿丽也是看着刘小乖的背影不在了才转身走。

    她看着从她身边匆匆忙忙跑过的中学生,嘴角的笑容有些淡淡的,其实还是挺感伤。

    她走了两步,听到一个声音在叫她,“刘小丽。”

    阿丽转头,看着一个大妈,身边跟着一个高中生。

    “刘小丽,我是吴大婶,你们家对面楼的。你回来了?送你妹妹上学?”

    “嗯。”刘小丽点头。

    其实不是记不得,只是不想和这些人太多交往。

    “听说你妹成绩很好,全年级前几名。”

    “是啊。我妹妹是很能干的。”一听到说自己妹妹,刘小丽的口吻也变得温和了些,嘴角自然的带着笑容。

    “你看看你,就是怎么成绩都好不起来。人家刘小乖就是听话。”吴大婶责备着身边的女儿。

    她女儿不爽的翻了翻白眼,“刘小乖成绩好又怎么样,她还不是经常在学校被人嘲笑,嘲笑她姐做那个的,我们学校的人都看不起她。”

    “你怎么说话的。”吴大婶连忙打了一下自己的女儿,转头对着阿丽抱歉地说着,“小孩子不懂事。”

    阿丽笑了笑,“我赶着回去,就先走了。”

    “阿丽你以后多回来啊。”

    阿丽没有回答。

    后面听着吴大婶教育自己孩子的声音,“你以后成绩不好还不是会落得这个地步给我好好上学去,别像刘小丽那样,成为了所有人的笑话了……”

    阿丽嘴角淡笑着。

    是啊,她就是所有人的笑话。

    她脚步走向镇上的公交车,这是最后一班了。

    她准备上车的时候,一辆蓝色的轿车又听到她的脚边,“刘小丽,这么巧?”

    “嗯。”刘小丽笑了笑,看着车玻璃摇下来的文昊。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天中午,现在要走了。”

    “正好,我也回上海,一起吧。”文昊说着。

    “我坐公交车就行了。”

    “你就别推脱了,也是顺路而已。”

    阿丽实在不好拒绝,就又坐了进去。

    文昊似乎是笑了笑,开着车行驶在乡镇上比较狭窄的道路。

    两个人都很沉默。

    文昊不说话,阿丽基本不会开口。

    车子停在一栋奢华的别墅面前,文昊解开安全带下车,“你在车上等我我一会儿,我去拿点东西,正好我妹也要回上海,我载她一起回去,她读大学了,明天还要上课。”

    “嗯。”阿丽点头。

    文昊快速的走进别墅。

    阿丽看着文昊的背影,耳边突然响起她妈说的那句话,要是以前有个什么……

    现在,也不敢奢望了。

    很快,文昊带着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女出来,小美女自然的拉开副驾驶的门,看着阿丽坐在里面,脸色明显不好了,她对着文昊说道,“哥,这女人是谁啊?为什么坐我的位置。”

    “文沁”文昊口吻严厉。

    “我就是要做副驾驶。”

    “你能不这么任性吗……”

    阿丽已经下来了,“我坐后面。”

    文沁不屑的看了她一眼,阿丽离开后就一屁股坐在了副驾驶台,还故意的拿出餐巾纸擦了擦周围,满脸嫌弃,说道,“我认识你,你不就是刘小丽吗?当妓女那个,镇上的人大概都知道你一早就辍学去做那种事情了……”

    “文沁”文昊这次真的生气了,“你再多嘴,我就赶你下车了。”

    文沁嘟着小嘴,不爽的咬着唇。

    文昊抱歉的对着后座的阿丽的说道,“我妹妹比较口无遮拦,你别生气。”

    “没什么,她说的也是事实。”阿丽笑了笑,看上去真的不在意。

    其实,被人这么直白的说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在夜场的时候,经常被这些来玩小姐的老板所看不起,看不起,又压抑不住男人的劣根性,一边说妓女是最下等的动物,一边又抵不住诱惑玩得不亦乐乎。

    车子稳定的开在回上海的街道上。

    刚开始文沁话有点多,渐渐就睡着了。

    车内就更加安静了。

    从他们镇上到上海就3个多小时,3个小时,阿丽基本都不说话,她能够非常安静的,安静得就跟空气差不多。

    “你在哪里下?”在到达上海后,文昊问她。

    阿丽看了看时间,“我去浩瀚之巅,你就随便把我放在一个路口我打车过去就行了。”

    “刘小丽,你怎么老是对我这么客气,我们怎么也算朋友吧?”文昊似乎是有些生气。

    阿丽默默的没有说话。

    车子又开到了浩瀚之巅,阿丽下车,“谢谢你。”

    “刘小丽,把你电话号码给我。”

    刘小丽一怔。

    “把你电话号码给我。”文昊重复,口吻不容置喙。

    刘小丽拿出手机,“你电话是多少,我打给你。”

    文昊说了一串数字。

    阿丽打了过去,文昊保存。

    “文昊,再见。”

    文昊似乎是对着她笑了一下。

    文昊长得比较斯文,笑着的时候,很暖。

    阿丽看着车子离开,好半响转身走向浩瀚之巅。

    青青正好也来上班,看着阿丽,笑得特别狡诈,“刚车里面的帅哥是谁啊?丽姐你看你一脸依依不舍。”

    阿丽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哟,丽姐你害羞了啊,说说说,到底是谁?”青青八卦的问道。

    “一个朋友。”

    “朋友啊,多暧昧的称呼……”

    阿丽无语。

    反正小姐眼中,男女之间就没有什么单纯的朋友。

    青青一路唧唧歪歪个不停,迎面对上姚贝坤从房间里面出来,青青一看着姚贝坤,眼睛都直了,连忙献媚的叫着,“坤爷。”

    姚贝坤看了一眼青青,看了看阿丽。微点了点头。

    “坤爷,我是青青。”青青主动说道。

    前几天才伺候了,应该不会记不到的。

    姚贝坤看了她一眼,“嗯。”

    青青有些摸不着头脑。

    阿丽知道姚贝坤不喜欢人缠着,拉着青青,“走了,等会还要不要接活儿?”

    青青有些不舍的看着姚贝坤,“坤爷我先走了。”

    阿丽已经拽着青青离开。

    姚贝坤看着两个人的背影,突然开口道,“阿丽。”

    阿丽停了停脚步,转头看着他,“晚上来找我。”

    “嗯。”阿丽点头。

    姚贝坤的找她,基本都是,陪他上床的意思。

    说完,姚贝坤就转身走出去了。

    “坤爷是让你晚上和他过夜吗?”青青问阿丽。

    阿丽点头。

    “丽姐你真的好幸福哦。坤爷要是能够时不时的召唤我该多好”青青一脸羡慕。

    “别幻想了,今晚上好好找个老板好好服饰,多赚点钱以后好养老。”

    “丽姐你想的好久远,我们还这般年轻……”

    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的走向小姐专用房间。

    阿丽和已经来的小姐都开始化妆。

    卸妆后的她们年龄看上去都特别小,上完妆后,就成熟而风尘,眼神似乎都能够勾人。

    小姐陆陆续续开始接客。

    阿丽也在场子转了几圈,到了晚上11点多,阿丽想了想给其他小姐交代了一下,走向了浩瀚之巅的奢华酒店,走进电梯。

    她一个月几乎会有一次来到这里。

    也不知道多久后,姚贝坤会厌烦。

    她按下门铃。

    其实她知道这间房间的密码,但总是很知趣的,习惯性先敲门。

    一会儿,姚贝坤打开房门,看着阿丽,眉头微皱了一下,“不是知道密码吗?”

    阿丽笑了笑,没有多说。

    姚贝坤也没说什么,转身走进房间。

    房间很奢华,里面是楼中楼格局。姚贝坤找小姐就会在这里过夜,很多时候他还是会回去的,不太清楚姚贝坤家里的背景,但大家都在传,姚贝坤其实是富家子弟,家里的钱多到冒泡。

    姚贝坤回到房间就坐在电脑前面玩游戏。

    阿丽也不打扰他,很自觉地去浴室洗澡。

    姚贝坤不喜欢和身上都是胭脂味的女人上床,所以每次一来这里,都会先卸妆,然后把自己洗干净。

    她不会洗得太久,怕耽搁了姚贝坤的兴致,今晚围着大大的浴巾站在大大的镜面玻璃前,却莫名的不想打开浴室的大门,她看着镜子中自己的脸因为蒸气而变得红彤彤的模样,深呼吸了一口气,打开房门。

    房间外,姚贝坤还在玩游戏。

    阿丽就规矩的坐在床边,也不上床的等候。

    她拿起手机在玩。

    点开拨打键,就看到排在第一的“文昊”。

    嘴角轻抿着,将手机回到页面,然后看一些娱乐方面的新闻。

    对她们而言,能够关注的新闻就只有娱乐新闻而已,其他新闻兴趣不大。

    她看得正起劲,突然听到姚贝坤的声音,“阿丽,帮我倒杯水。”

    阿丽放下手机,去冰箱里面拿了一杯冰水出来。

    姚贝坤喜欢喝冰水,冬天的时候也喝冰水。

    阿丽将冰水放在姚贝坤的手边,看着他此刻已经退出了游戏,电脑屏幕上显示着一个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女孩的照片,是作为屏保的。

    姚贝坤随手拿起水杯,看着阿丽的方向,随口说道,“我姐,和我姐的女儿。”

    “两个人都长得很漂亮。”阿丽由衷的说着。

    而且看上去真的特别甜美,让人看着相片就觉得特别暖心的那种。

    “可惜都不在了。”姚贝坤站起来,将水杯一干二净,放在电脑桌上。

    阿丽有些愣怔。

    很少会看到姚贝坤脸上浮现如此无奈的神情。

    “过来。”姚贝坤叫着她。

    她回神,连忙跟过去。

    姚贝坤将她压在床上,两个人在上床基本上都是循规蹈矩的,阿丽会很努力地讨好姚贝坤,姚贝坤也习惯了在床上贝讨好,所以总是理所当然的享受着阿丽的服务,两个人做的时间不长,但也不短,每次完事之后,姚贝坤都会习惯性的抽一支烟,阿丽会先抽出一根在自己唇上点燃之后,放在姚贝坤的嘴边。

    姚贝坤躺在床上,看着阿丽点完烟后起身,走进浴室。

    这个女人知道他上过床后就不喜欢和小姐睡在一张床上了,所以每次完事之后就会离开床去浴室冲洗。

    约20分钟后,阿丽出来,已经换上了她平时的衣服,并且已经化上了浓妆。

    “坤爷我先走了。”

    “阿丽,有没有人说过,你不化妆的样子比你化妆的样子至少年轻了5岁。”姚贝坤吸着烟,看着阿丽。

    阿丽微微一笑,“小姐们都是这样的。”

    姚贝坤没什么特别的表情。

    “坤爷你还有什么需要阿丽帮你做的?”阿丽看着他的模样,恭敬的问道。

    “上次给你说的阿彪的事情,怎么样了?”

    “阿彪哥还是拒绝小姐的伺候。”

    “下次你亲自试试,你技巧不错。”姚贝坤直白道。

    阿丽微点头,笑着答应着,“好。”

    “没什么了,你先走吧。”姚贝坤摆了摆手。

    阿丽离开。

    离开的时候,关上房门在门口顿了顿,深呼吸一口气,从包里面拿出手机,手机上有一条短信,是文昊发过来的,他说,“明天会有朋友到浩瀚之巅来唱歌。”

    阿丽嘴角一笑,带着说不出来的意味。

    阿彪上来找姚贝坤,迎面就看着阿丽如此模样。

    “阿彪哥。”阿丽瞬间恢复到原有的表情。

    “嗯。坤爷在房间吧。”

    “在。”阿丽恭敬道。

    阿彪往方便走去。

    “阿彪哥。”阿丽突然叫住他。

    “怎么了?”

    “坤爷还在说你上床的事情……”

    阿彪脸色微动,暗自嘀咕了一句,“真以为全部人都像他这样,跟种马似的。”

    阿丽基本上很少听到阿彪说这样的话,说出来后,让人忍不住想要笑。

    说姚贝坤是种马,其实……

    挺贴切的。

    这批种马还总是喜欢把自己的种子洒在不同的地方。

    她走进电梯,直接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找了一颗避孕药,咽下去。

    在这个地方很多疏忽怀孕的,其实受苦的都是小姐自己,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也没有谁给你负责,还要倒贴钱自己去堕胎,对身体也是极大的不负责任,所以她经常都会对小姐们提醒,记得随时在包里面放避孕药和安全套,尽量让客人带套子,实在不愿意的,一定要吃药。

    这几年场子里面堕胎的小姐不多。

    她吃完药之后,打开电脑整理一些考勤。

    看了看电脑里面的内容,又忍不住低着头看了看手机,看着那条短信,想了想,还是编辑了一条发送出去,“嗯,你过来吧,我找人帮你拿折扣。”

    放下电话,短信又响了起来,“我以为你不回我的信息了。”

    阿丽微微一笑。

    那边又发送过来,“明天不见不散,晚安。”

    “晚安。”

    阿丽抱着手机,但笑不语。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