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六章 情窦初开(二)幻灭

第六章 情窦初开(二)幻灭

作者:恩很宅
    阿丽急急忙忙的回到浩瀚之巅。

    她走向刚刚小姐说的那个包房,推开房门。

    雯雯被人给抬了出来,里面的客人也不在,阿彪和几个小弟在门口,意外的rose在里面,转头看着阿丽回来,冷冷笑了一下,走了出去。

    rose冷笑着走过阿丽身边,阿丽看着她的背影,顿了顿,走向阿彪。

    阿彪转头看着阿丽,脸色很沉,“去了哪里”

    “有个朋友来找我,出去了一会儿。”

    “刚刚如果不是rose来叫我,雯雯指不定就死在里面了。”阿彪有些责备的口吻,“明知道这个时间段最容易出事儿。”

    “对不起阿彪哥。”

    “阿丽,多注意点。”

    “是。”

    阿彪走了出去。

    阿彪不会说太多,但就这么简单责备几句,也依然威信十足。

    阿丽抿了抿唇,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小姐的化妆间中,大家在七嘴八舌的说个不停,雯雯被客人虐得很惨,直接送去了医院,比上次萍萍还要狰狞,出来的时候,脸上身上都是血。

    阿丽一出现,小姐都闭了嘴,一哄而散。

    阿丽也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回到办公室。

    心里面有些压抑,说不出来的滋味。

    以前刚接手老鸨工作的时候,也被阿彪这么说过几次,可自从真的开始独当一面的接下来后,就再也没有被阿彪责备过,心里怎么也有些不是滋味。

    阿丽坐在办公室,青青突然从外面进来,左右看了看,有些小心翼翼的味道。

    “丽姐。”青青叫着她。

    “嗯。”

    “丽姐,刚刚rose故意让人拦着不给你打电话的。当时听说雯雯出事儿了,我就准备打电话给你,rose就说不要叫你了,直接去叫阿彪哥。rose本来就强势,大家也都有点畏惧她,所以没人敢给你打电话。”青青说着,“丽姐,rose很针对你。”

    “我知道。”阿丽脸色也有些微微的变化。

    “丽姐,我先走了,等会儿被rose的眼线什么看到,又指不定在暗地里做什么手脚。丽姐你多注意点哦,听说rose的背景一点都不简单,所以才敢这么嚣张。”青青有些心悸的说着。

    阿丽点头,没多说。

    青青走了出去。

    阿丽靠在办公椅上,心里有些不爽。

    被人这么故意,不管多心静而安的人,都有些压抑。

    她转眸,看着屏幕上那个的短信信号灯,点开,“看你急急忙忙的离开,大概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有人说过,人生之中百分之八十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所以我们不需要为了那百分之二十的概率而不开心。最后,还是很希望你能够抽出时间来我的生日会。”

    阿丽嘴角默默地拉出一抹笑。

    很少会感觉到心口有种温暖的感觉了。

    尝够了这个人世间的冷漠。

    她深呼吸一口气,也觉得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是真的过不去的,也没有什么是真的解决不过去的,她从办公室离开,走向专用包房。

    推门。

    包房中姚贝坤和阿彪都在,唯一不同的是,姚贝坤身边多了一个rose,那个女人非常亲昵的靠在姚贝坤的身上,一脸娇媚。

    阿丽顿了顿,还是走了进去,“坤爷,阿彪哥。”

    rose看着阿丽,眼神中闪过一丝不屑,但还是故意娇滴滴的喊了一声,“丽姐。”

    阿丽看了一眼rose,没有说话,她转身走向阿彪,恭敬的对着他小声的说道,“阿彪哥,后天我有点私事,能不能请个假,不跟着你们去出海。之前小花跟着去过几次,我给她说说情况,让她帮忙照看着行吗”

    阿彪抬头看着一脸恭敬的阿丽。

    阿丽咬着唇。

    这个女人基本不会主动提出什么要求,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绝对不会给他请假,而且明知道出海谈生意这么重要的事情不能有任何闪失。

    “如果实在不行就算了。”阿丽看阿彪一直没有回话,小声的说着。

    “哎呀,丽姐后天有事儿吗”rose突然插嘴。

    阿丽没有看rose。

    rose连忙说着,“丽姐有事儿的话,我后天帮丽姐照看着就行了。反正雯雯后天也不能去出海了,我代替她去。顺便帮丽姐招呼其他小姐。”

    阿彪转头看着rose,又看向了姚贝坤,“坤爷,你看行吗”

    姚贝坤无所谓的抽了口烟,“你们自己决定就行了。”

    阿彪想了想,“那就这样吧。”

    阿丽连忙感谢道,“阿彪哥谢谢你。”

    “回头你对rose好好说说,毕竟她来场子不久,很多事情都不太熟悉。”

    “阿彪哥你放心,我会好好像丽姐学习的。”rose很积极。

    阿彪点了点头。

    阿丽看着他们,“不打扰坤爷和阿彪哥了,我先出去了。”

    “阿丽。”姚贝坤突然叫住她,“今晚rose跟着我,你记一下。”

    阿丽看着姚贝坤,欲言又止。

    rose一脸骄傲,又乖巧无比的说着,“那麻烦丽姐了。”

    阿丽沉默着,恭敬道,“是。”

    然后,退出去。

    阿丽走出包房。

    rose的目的性太强了,而且分明就是针对她。

    她咬了咬唇,对于这种心机重的妓女她以前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她倒是,一点都不怕

    她拿出手机,回短信,“你的生日会后台什么时候”

    “下午2点开始。会为难吗”

    “不会。我会准时到的。”

    “我把地址给你。温馨提醒一下,美女记得穿裙子。”那边有些开玩笑的口吻。

    “嗯。”

    “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

    阿丽放下手机,嘴角一直扬着一道好看的弧度。

    接下来的两天。

    阿丽一直在教着几个小姐出海的注意事项,rose在旁边爱听不听爱理不理。阿丽也管不住她,两个人争锋相对的意味非常明显。

    到了出海的当天,阿丽先到浩瀚之巅给各个小姐准备好了出海的衣服,找了化妆师来帮她们上妆,做好一切之后,阿丽才离开,匆匆忙忙的去了商场,去了礼服区。

    以前也来过这里。

    有些时候会有老板专门让小姐去参加宴会伺候客人,小姐的穿着打扮就会有要求,必须穿晚礼服,所以阿丽对这里也不算陌生。

    她挑了一条白色的紧身晚礼裙,裙摆有些长,刚好在脚踝处,凹凸有致的身材被包裹玲珑有致,她让化妆师给她化了一个比较清爽的彩妆,谎言看上去挺清纯,她头发随意的盘在头上,打了一个发髻,两缕头发落在她的锁骨处,在清纯中有待这些妩媚和性感。

    服务小姐一直不停的夸奖,说她打扮出来真的好漂亮,比她刚来的时候至少年轻了5岁,夸得阿丽都有些不自在。

    阿丽笑着离开。

    离开的时候,给文昊打电话。

    那边接通很快,“第一次你主动给我电话。”

    阿丽无声的笑了一下,“文昊,你过生日,有没有特别想要的礼物。”

    “你来了就是最好的礼物了。”那边直白道。

    阿丽有些不好意思,“那我就随便买了。”

    “早点过来,我等你。”

    “嗯。”

    阿丽挂断电话,走向精品区。

    她走进一间金笔店,低头挑选。

    服务员介绍了很多,阿丽最后忍痛买了一只比较昂贵的包金铅笔。

    那天早上文昊写的那张便签纸还在她的手提包里面,他的字真的很漂亮。所以当听说文昊过生日的时候,就想到一定要送他一支笔。

    而且她也想好了,等她妹妹考上大学后,她也会给妹妹买一支笔,贵点的,妹妹肯定会很喜欢。

    她提着包装礼盒离开。

    下午2点,现在打车过去,时间刚刚好。

    她看着地址,给出租车司机说了一个地方。

    到达目的地,她走进一个酒店式小区,小区非常雅静,她总是觉得,文昊住的地方,应该都有着特别幽静的环境。

    她走进电梯,看着电梯中反射出自己有些不太熟悉的脸蛋,干干净净的,这么莞尔一笑的模样,分明有种脱尘的味道。

    不知道文昊会不会喜欢这种

    在他的生活圈中,应该都是这般女孩子吧。

    电梯突然打开。

    她有些紧张的走出电梯,然后停在一扇大门前。

    门口处,心跳有些快。

    她按下门铃。

    很快,大门打开,是文沁开的门。

    文沁就穿了一件t恤,一条牛仔裤,看上去特别随便的穿着,比起她的隆重,完全是天壤之别。

    文沁看到她,这次反倒没有了上次的排斥,主动说着,“进来吧,我哥等你很久了。”

    阿丽看了看里面,房间很大,装潢着一些party的彩带和气球,家里放着些动感的音乐,里面人有些多,都很年轻,男男女女的在一起摇摆着,不是她想象的那种生日派对。

    文沁将阿丽带到房间的客厅沙发处,就离开了。

    阿丽有些不太自在。

    是自己太隆重了吗周围的人都穿得特别的随意,大家随着音乐扭动着身体,轻轻摇曳。

    她抿着唇,在默默地调整情绪。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身边的人都在有意无意的看她,就似无数多的眼睛盯着她一般,让她有些细微的不自在。

    在这个房间里面,她谁都不认识。

    而文昊,不知道在什么地方。

    刚刚文沁不是说,文昊等她很久了吗

    心莫名的跳动了一下。

    她左右环视,寻找文昊的身影。

    房间不算特别大,装修得比较精致,看上去不像一个人男人单独居住的地方,不过在阿丽的心目中,文昊就是这么一个细心又温柔的人,所有他住的地方,大概也比其他男人住的地方干净柔和。

    她提着自己的裙摆,往台阶上的落地玻璃外阳台走去。

    她想或许文昊在那边。

    抬起脚刚走了两步,文昊从外阳台走了过来,他穿着一件白衬衣,下身一条休闲牛仔裤,脚上一双浅灰色的凉拖鞋,白衬衣的纽扣不知是不是故意,上面三颗没有系上,若隐若现的露出了他白皙的胸膛。此刻,他手臂上被一个女人挽着,垂直的长发自然的披在两肩,也穿着一件白色衬衣,衬衣的长度直接到了大腿中部,下身就什么都没穿,脚上也是一双浅粉色拖鞋,身材很红,皮肤很白,长得很乖,穿着看上去慵懒又性感,是很多男人都喜欢拥抱和宠爱的软妹子类型。

    阿丽看着他们出现,嘴角的笑容有些僵硬。

    她手上还提着一个礼品盒,是她特意买的一只对她而言有些昂贵的钢笔。

    文昊看着她,带着他身边的女孩走向她,“柔柔,她就是我给你提起过的刘小丽。”

    叫着柔柔的女孩笑得特别好看,她放开文昊的手,主动握着她的手,“你好小丽,我是柔柔。”

    用了特别亲昵的方式和她打着招呼。

    阿丽尽量的让自己笑了笑,伸手握上去,“你好。”

    “柔柔姐,你都不怕她把细菌啊,病毒什么的传播给你啊”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是文沁。

    阿丽有些尴尬。

    柔柔自然的放开她的手,“小丽,我能够单独找你谈谈吗”

    阿丽茫然的看着面前的女孩,抬头看着文昊。

    文昊只是用特别温柔的眼神看着这个叫做柔柔的女孩,分明和对她的感觉,如此相似

    她咬了咬唇,尽量让自己承受。

    她笑着说,“好。”

    “你人真好小丽。”柔柔特别单纯的笑着,然后主动拉着她的手,往2楼上走去。

    阿丽依然茫然的跟着柔柔上楼。

    柔柔带着她推开一扇门,看上去是书房,特别大,里面除了摆放着书房该有的书、书架、书桌,还有一些简单的装饰外,特别显眼的正中央放着一个用架子搭好的摄影棚,有着专业的照相机和灯光,已经反光面板。

    “阿丽,你站过去。”柔柔特别单纯的说着。

    阿丽诧异。

    “你把包放下,站过去。”柔柔指了指前面的地方。

    阿丽犹豫了一下,还是放下包走向了她说的那个地方。

    刚刚站在那里,灯光打亮,闪光灯有些刺眼的让她几乎睁不开眼。

    柔柔抱着照相机不停的照着她的模样,让她的脸色在灯光下,显得越渐的苍白。

    “小丽,能不能摆一个pose”柔柔要求。

    “为什么要拍照”阿丽实在不知道她到底要做什么,心里有些隐忍着不舒服。

    “我需要你一组照片。”柔柔直白道。

    “我和你很熟悉吗”阿丽就这么看着她,看着对她而言,陌生无比的女人。

    柔柔笑了一下,这次的笑容少了一份清纯,多了一些深沉,她说,“小丽,我是文昊的女朋友。”

    阿丽觉得心那一刻是动了一下,有点明显,明显到,不能忽视。

    可是在那样的环境中待了这么多年,她早就有了一份,不同于她年龄的处事不惊。

    “我现在在杂志社上班,我们老板让我写一篇特殊群体的专题报道,我一筹莫展。是文昊说,他认识一个当妓女的女人,会帮我约了做专访。”柔柔说得很轻很淡,仿若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般,不用考虑别人的情绪。

    阿丽有些想笑,那一秒也笑不出来了,她说,“很抱歉,让你失望了,我不准备做你的专访。”

    “我可以给你报酬的。”

    “我不稀罕。”

    “刘小丽。”柔柔似乎是急了,声音有些大。

    阿丽当做没有听到,拿起包就往外走。

    她其实知道的,像她们这种妓女,天上是不可能会掉馅饼的,上帝对她们这种女人从来都会吝啬。

    她脚步走得有些快。

    柔柔似乎也追了下来。

    客厅中依然热闹非凡,下面男男女女穿着随意,跟着劲爆的音乐不停的晃动,小型派对看上去气氛很好。

    她突然的出现,大家都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大概觉得,她是如此的格格不入。

    本来一个休闲的时尚派对,而她的衣服,如此的不伦不类。

    她转眸看了一眼在人群中被几个男男女女围住的文昊,转身离开。

    “刘小丽,你就走了吗”文沁突然蹦出来,挡在她的面前。

    “让开。”阿丽声音不大不小,但带着威胁。

    “你居然威胁我”文沁一脸鄙夷,“一个妓女,有什么好嘚瑟的。脏女人”

    “让开”阿丽冷冷的看着文沁。

    “我偏不让开”文沁一脸傲慢,不屑的口吻继续道,“刘小丽,你拽什么拽,看看你今天这副模样,自认为自己穿着这样就可以掩饰你肮脏的身体,还试图想要缠上我哥可笑得很我哥早就有女朋友了,柔柔姐比你好了一百倍。你这么脏,是个男人都不可能喜欢你”

    “所以管你什么事儿”阿丽直直的对着文沁,“我用我的身体赚钱,管你什么事儿对你而言我很脏,对我而言,你就是一个不劳而获的米虫。我至少通过我自己的身体赚钱,我心安理得。对于从来没有自己赚过一分钱的你,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

    “刘小丽,我现在还在读书我还小。”文沁怒吼,被阿丽激怒。

    阿丽只是冷笑了一下,“那就仗着你还小,为所欲为吧。”

    “刘小丽,你在讽刺我。”

    “让开”阿丽不想再和这个女人纠缠。

    “我就是不让,你能把我怎么样”文沁霸道无比,她狠狠地盯着阿丽,眼神中带着挑衅和不屑,她眼眸突然看到阿丽手上提着的那个礼品盒,嘴角邪恶一笑,一下抢过包装袋。

    阿丽一怔,始料不及的看着文沁拿着包装袋,粗鲁的撕开。

    文沁将礼品盒打开,看着里面一直黑色的钢笔。

    “这是你打算送给我哥的生日礼物”文沁讽刺无比。

    阿丽没有说话。

    文沁将钢笔打开,看着牌子和款式,“这种昂贵的钢笔,你需要躺多少个男人的身下才够这么多钱看不出来刘小丽,你对我哥用情还真深。”

    说着,文沁还大声地对那边说道,“哥,刘小丽还真的被你的魅力所迷惑。”

    阿丽没有转身。

    但是她听到了身边有些嘲笑的声音。

    文昊由始至终没有过来帮她说一个字。

    她沉默着,在低低的冷笑。

    突然她将文沁手上的钢笔一把夺过,动作有些粗鲁,指甲大概是挂在了文沁的手上,文沁忍不住大骂,“刘小丽你这个贱人”

    阿丽当着所有人的面,将钢笔突然用力的掰成了两半。

    力气很猛。

    文沁一下子惊住了,其他人也这么直直的看着她。

    阿丽抬头对着文沁,“我们这行收入很高的,这种东西只需要陪一个客人就能够有了。文沁,以后混不走了,可以来找我。”

    “刘小丽,你说的什么鬼话,你以为没有女人都像你这般不要脸的无耻吗”

    阿丽一把推开文沁,冷声道,“话不要说得太绝对,大千世界,什么人都有可能来做妓女。”

    说完,就走了。

    拉开房门,径直了走了出去,没有回头,房门很用力的被关了过来。

    所有人就这么看着阿丽离开的背影,被刚刚那个女人突然的霸气而震慑住。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妓女而已,突然就爆发这么惊人的气魄。

    文昊就在远远地看着,没有想过为阿丽说一个字。

    对于这个刘小丽,他之所以愿意放下身段去接触,也真的只是因为他女朋友的关系。

    所以她到这里来什么感受,什么心情,他其实兴趣不大。

    柔柔突然从后面抱着他,带着撒娇的口吻,“昊,她走了,我一个字都没有问道。我怎么交稿子。”

    文昊转身亲了亲柔柔的脸,“你就算没这份工作了,我也会养你的,乖。”

    柔柔笑着扑进了文昊的怀抱中,两个人腻歪到不行。

    相对于他们之间的浓情,阿丽显得冷清得多。

    她穿着长长的裙子,脚步有些快的离开了那栋豪华公寓,她站在小区门口,那一刻终究没有忍住,眼泪顺着眼眶,疯狂的流了出来。

    就是这样的结果。

    她们妓女,就会是这样的结果。

    没有所谓的真爱,没有所谓的真命天子。

    她突然低头翻开自己的包,包里面有一张便签纸,是文昊当初帮她做早饭的时候留下来的便签纸,她曾经还可以幻想点什么,现在看着那张纸真的只是讽刺。

    讽刺到不行。

    她就说,和文昊也不是现在才认识,为什么突然就对她这么好

    她难道还没有看透这个社会吗

    在男人的世界里,妓女永远都不值得被人爱。

    她将那张便签纸撕碎,一点一点的撕碎,就像自己的心一般,碎的七零八落。

    眼泪还在不停。

    她打了一辆出租车,往自己的蜗居去。

    现在还早,阿彪和坤爷今晚都不在浩瀚之巅,晚点她还是要去场子的,万一小姐出了什么事情,也没有人能够照料得过来。

    这么想着,出租车才开了一会儿,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深呼吸,尽量让自己的口吻听上去很平静,“阿彪哥。”

    “阿丽,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外面。”

    “你现在马上到浩瀚之巅。”

    “你们回来了”

    “嗯,快点。”那边有些急。

    “哦。”阿丽答应。

    转头对出租车司机说了句,有些诧异,为什么突然阿彪就回来了,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咬了咬唇。

    出租车到达浩瀚之巅,阿丽付了钱,拖着自己长长的裙子直接走向专用包房。

    包房中,阿彪和姚贝坤都在,rose也在,此刻也不嚣张,反而坐在那里,哭哭啼啼。

    “怎么了阿彪哥”阿丽恭敬的问道。

    “今天下午出海,青青掉在海水里面了。”

    “然后呢”

    “打捞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断气了。”阿彪一字一句。

    阿丽那一秒觉得呼吸有些不顺畅,她直直的看着阿彪。

    “坤爷说,青青的事情就不要惊动警方了,你找到青青的家属,到时候多给点赔偿。”阿彪继续说道。

    阿丽似乎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她问阿彪,“青青是死了吗”

    阿彪点头。

    “怎么这么一会儿就突然说死了,不是出海谈生意吗青青不会这么笨突然就掉海水里面的,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阿丽姐,都是我不好。”rose突然开口,带着哭腔的声音,“都是我不好,我没能帮你照看好他们。青青得罪了一个客人,客人一生气就把她挥到了海水里,海水很深,后来当大家救上来的时候,青青就已经不行了阿丽姐,都是我不好,你分明让我好好看好他们的,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还把坤爷的生意耽搁了。”

    阿丽冷冷的看着rose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说不出一个字。

    “我经验哪里有丽姐这么老练。要是丽姐今天跟着我们去,肯定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听阿彪哥说,有丽姐在的事情,基本上不会出现这些突发事件。丽姐,你今天是参加了很重要的宴会吗还穿的晚礼服”rose越说越故意。

    分明就是把所有责任都推在阿丽的身上。

    被rose这么提醒,阿彪和姚贝坤似乎才注意到阿丽今天的有些不同。

    果然是穿着一件白色的晚礼服,看上去就是去参加了一个派对的样子。

    阿彪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冷声道,“是接客去了”

    一般小姐会穿着这种礼服,应该都是去陪大老板了。

    大家都知道,陪这种老板,油水够足。

    所以在现在看来,她就是因为自己的私欲,就是因为自己想要私下赚钱,然后耽搁了他们的重要生意。

    阿丽还未开口,rose就单纯的开口道,“原来丽姐也接客啊,我以为丽姐就只当老鸨把小姐们安排好就行,没想到丽姐还会亲自上。怪不得很多小姐都埋怨说现在钱不好赚,丽姐是把大单子就给了自己。不过也是,人都是自私的啊”

    rose突然一阵尖叫。

    所有人似乎都没有想到,阿丽会突然拿着酒瓶子,一下子敲打在了rose的头上。

    血瞬间就从rose的头顶上往下流,流到她的脸上,看上去狰狞倒不行。

    “刘小丽,你疯了吗”rose抱着自己的头,疼痛和面前的鲜血让她整个人瞬间崩溃。

    阿丽说,“李金凤,每个人都有脾气的。”

    阿丽一字一句的说着,叫着rose的大名,冷冷的带着威胁。

    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rose尖叫。

    阿丽当做没有听到,手拉着房门,准备离开。

    “站住”一个严厉的声音,在身后突然响起。

    阿丽那一刻似乎是冷笑了一下,她转身,对着姚贝坤,恭敬道,“坤爷还有什么吩咐的吗”

    “你知道我很讨厌任何人在我面前,肆意妄为的。”

    “我知道。”阿丽直白。

    曾经有个小姐也是如此,当时因为和另外一个小姐的矛盾,不顾阿彪和姚贝坤的面子,打了起来,然后那个小姐据说后来被弄得很惨,大家再也没有看到她出现在任何夜场。

    甚至有人说,那个小姐或许已经被坤爷秘密解决了。

    “过来”姚贝坤冷声道。

    阿丽紧抿着唇,走向姚贝坤,停在他的面前。

    姚贝坤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看上去分明是一副慵懒的模样,眼神中却散发着阴鸷的目光。

    在坤爷真的动怒的时候,没有几个人敢看他的眼睛,阿丽自己也不例外。

    她微低着头,笔直的站在他的面前。

    姚贝坤穿着黑色皮鞋的脚突然往前一蹬,用力的踹在了阿丽的大腿上。

    大腿突然一痛。

    阿丽整个人猛地一下就摔倒在了地上。

    姚贝坤的力气很大,她有一瞬间觉得自己的大腿大概是没有了自觉的。

    她蹲坐在地上,看着姚贝坤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一步一步,居高临下的站在阿丽的面前,声音冷漠无比,“下不为例。”

    说完,就先走了。

    阿彪似乎是停顿了一秒,没有多说一个字跟着离开。

    rose狠狠的看了看地上狼狈无比的阿丽,笑得很邪恶,捂着自己还在流血的头,跟着追了上去。

    阿丽坐在地上,用手捂着自己的大腿。

    刚刚痛的麻木,麻木之后就是锥心的痛。

    她有些不敢想象这里会伤成什么样子,她只祈祷没有断裂,否则她还得花好大一笔钱去治疗,也会耽搁她上班时间,也或许就会因此而丢掉这个工作。

    其实

    现在想这些也很多余,经过这些之后,不知道还能不能够留在这里。

    她轻轻地揉着自己的大腿,才没多久而已,大腿就已经红肿到不行了,肿的连自己都觉得好笑。

    她试图摸了摸自己的大腿骨头,动了动。

    眼泪还是会流的。

    不管她们作为妓女会有多能够忍受,疼痛的感觉还是在,泪腺还是会分泌泪水。

    今天是自己最最倒霉的一天吧。

    今天之后,大概就没有哪一天还会这么倒霉了。

    她从地上爬起来,有些费力。

    空旷的包房中,就只有她一个人,她脚不太敢下地,她就一瘸一拐的,拖着自己的脚离开。

    现在已经是下午5点的多钟,客人来的不多,但服务生和小姐都来的差不多了,大家看着她一路走过,都露出了有些诧异的神色,有些人的视线似乎又都知道点什么,阿丽不笨,不用想也知道,rose在这个时候肯定会到处疯传,刚刚在那个包房发生了什么

    她被坤爷踹了一脚,所有人很快就会知道。

    其实在这个圈子里面,很多人都想要看她的笑话,毕竟对其他很多小姐而言,她发展得太快

    阿丽拖着自己的脚回到自己那个小办公室。

    小姐在化妆,然后也会叽叽咋咋的八卦,有些人在说今天青青突然死了的事情,也有人在暗自议论今天在包房中发生的事情,反正,对阿丽而言,全部都是负面的。

    她坐在办公室里面,将门关了过去。

    小姐看着她的举动,千奇百怪的视线扫过,各怀心思。

    阿丽拿出自己早放在办公室的创伤药,在这个地方受伤难免,备着总是好的。有时候小姐会来拿点去用,自己倒是很久没有用过了。

    她将裙子卷上去,看着自己肿的不像话的大腿,青紫色痕迹狰狞无比,她一点一点轻轻的擦拭着创伤药。

    她一直都知道,在这个地方不会有人真心对你好,但自己得对自己好点。

    她一边涂抹着,一边这么安慰自己。

    好久,她仔仔细细的上完药,准备脱下身上这件讽刺的晚礼服,突然又想到在这里的工作服裙子太短,短到根本就能掩饰住她身上的大腿上的青肿。

    想了想,索性就不脱了。

    反正,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就算把晚礼服扔了又能怎样。

    她坐在办公室,也没有开门。

    电话的短信铃声突然响起,阿丽点开,是文昊发过来的。

    他说,“今天的事情很抱歉,不要生气。”

    阿丽笑了一下。

    她不生气,就是有些心寒而已。

    准备将手机放下的时候,文昊又发了短信,“如果不介意的话,你能不能帮我女朋友做一个专访,她是一个对工作很负责的人。我会按照你的价格付钱给你的,你一个晚上多少钱”

    阿丽就看着这条短信,默默的看着。

    那边短信又跳了出来,“一万块,今晚上我在我的公寓等你。”

    阿丽拿起手机,回复,“文昊,对你我原本一分钱都不会要的,现在大概是一百万都没有用了。以后别找我了,我会把你拉入黑名单,再见。”

    发送后,阿丽就在寻找怎么设置黑名单。

    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用过这个功能。

    在自己专心研究的时候,那边突然又发了一条短信,“一百万别自持清高,会让人反感的。”

    阿丽终于找到了黑名单的功能,将他的号码拖了进去。

    用自己的真心买了一个教训,值了吧。

    她放下手机,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

    “丽姐。”小花从外面进来。

    阿丽看着她。

    “阿彪哥说让你今晚就联系青青的家人,把青青处理好了。”

    “青青是山西人。”

    “阿彪哥的意思就是,让你亲自去山西一趟,青青的尸体现在已经运送去了火葬,明天一早你就拿着青青的骨灰去山西。阿彪哥说,钱都打在你的卡上了,到时候都给青青的家人。”

    阿丽点了点头。

    小花传达到位,看着阿丽,“丽姐,今晚上有很多你的风言风语,你走几天回来可能还会更好点。”

    阿丽笑了笑,不会更好。

    但是她没有多说,“小花,在这个场子,多保护好自己。”

    “嗯。”

    阿丽起来,走出办公室。

    她想,今晚这个地方也不会需要她。

    所以,至少在最后一程,她得去看看青青。

    在这个场子,唯一对她还算真心的,妓女。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