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七章 不敢再放肆

第七章 不敢再放肆

作者:恩很宅
    阿丽到了火葬场。

    青青还未去火化。

    她看着棺材里面那个紧闭着双眼再也睁不开眼睛的女人,眼眶突然有些红。

    在这个圈子里面,很多小姐都会莫名其妙的不在了,那些不在的,大多都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阿丽静静的看着青青,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海水浸泡过,有些浮肿的脸以及苍白到毫无血色的皮肤,眼泪就无声的往下掉。

    青青死了,到现在,来看她的人,只有她。

    就是这么冷漠。

    哪一天自己这样,或许也会如此。

    她抿了抿唇。

    她不能死,她还要照顾妹妹小乖,她要看着妹妹考上名牌大学,然后找到自己喜欢的男人,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所以,她不能死。

    她擦了擦眼泪。

    工作人员将青青推进去火葬。

    人的一辈子就是这般,结束了。

    第二天一早,阿丽就去了山西。

    青青的家在山西的一个小县城里,住在镇上。据说镇上的房子是青青努力赚钱寄回去给父母买的,想着以后不做了回去至少有了一套房子。

    阿丽去了青青的家,房子挺大的,至少有120平,家里装修得也很漂亮,青青以前就爱说她的房子,说都是她亲自挑选的装修和家居,她喜欢到不行。

    青青的父母知道青青的情况后,放声的哭了,一边哭一边说着,这个家装的这么漂亮,青青还没回来住到一个月。

    阿丽有些心酸,却没有什么能够安慰。

    阿丽将阿彪打在她账户里面的五十万给了青青的父母。

    两老见着那么大一笔钱,完全是懵了,没想到突然会有这么多钱,似乎也没有才失去青青时那么伤心了。

    阿丽也见惯了这种现实的家庭。

    她把青青的一些有价财产都给他们带回来了,存折、银行卡、还有些金银首饰。

    青青的父母留她吃饭,她拒绝了。

    离开青青家门口后时,青青的弟弟回来了,才读初中,长得白胖白胖的。青青的父母对她弟弟很好,然后在青青家大门关过来的那一刻,恍惚听到青青的父母说着,“我们可以去市区买套房子……”

    大概,这就是她们这类人的悲哀。

    被人所看不起,但又稀罕他们用身体赚回来的,肮脏钱。

    阿丽离开青青家的那个小镇,因为镇上有很多化工厂,天空显得灰蒙蒙的,特别沉,特别沉。

    阿丽没有急着回去,在山西停留了两天,去了平遥古镇,云冈窟,能够这么独自一个人散心的事情不多,也算是对青青的一种纪念。

    第四天,阿丽回到上海。

    下午的时候,去了浩瀚之巅。

    没有接到阿彪哥的通知说不用去了,所以她还是后着脸皮来了。

    浩瀚之巅的钱比其他地方的钱好赚,小姐费比较高,她抽的点子就会高很多,如果被撵走了,她还要去其他地方重新开始,不说不能做老鸨了,就算再做回小姐,也不一定能有多少钱赚。

    她走进浩瀚之巅,一路被人注视着。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小姐在化妆间化妆,看着她来,零零星星的叫着她。

    阿丽微点头,算是答复。

    小花看着阿丽回来了,跑进她的办公室,“丽姐,你回来了?青青的后事都交代好了吗?她父母有没有特别伤心?”

    “嗯,都处理妥当了。”阿丽不温不热的说着。

    至于父母有没有很伤心……

    她不知道。

    所以她没办法回答小花。

    “丽姐,你不在这几天,都是rose在替你代管着其他姐妹们。阿彪哥和坤爷似乎对她都很满意。听说这几晚上,rose都在坤爷那儿睡的。”小花小声说道。

    阿丽顿了顿,“嗯,我知道了。”

    “丽姐,你来了还是去阿彪哥那边报道一下吧,免得到时候和rose见面了比较尴尬。”小花好心提醒着。

    阿丽看着小花,淡淡的问道,“什么时候被rose收买了?”

    小花一顿,面露尴尬。

    “没什么,人都是往高处走的。”阿丽说着,“我现在就去找阿彪,看看她把我放在什么位置上吧。你回去回复rose,如果阿彪让我走,我不会挡了她发展的路。”

    说完,阿丽就出去了。

    小花看着阿丽的背影,有些无奈。

    现在rose这么强势,大家都不敢得罪了她。丽姐走的这几天,大多数丽姐曾经比较好的姐妹都自动的到了rose那一边,这个圈子就是这么现实,大家图的就是赚钱。

    阿丽走向专用包房,敲门而进。

    姚贝坤和阿彪都在,rose也在。

    刚刚小花说的那一番话她敢肯定是rose让她说的,目的就是让她到这个包房来,看看她rose现在混到了什么地步。

    她扫了一眼rose,恭敬的对着姚贝坤和阿彪,“坤爷,阿彪哥。”

    “这么快就处理完了?”阿彪问她。

    “嗯。钱给了他们之后,就没这么伤心了。”阿丽直白的说道。

    阿彪点了点头。

    见钱眼开的人,他们见得太多,所以阿丽说的话,也听得理所当然,没有其他任何多余的表情。

    “你走的这几天rose在接你的工作,现在你回来了,就由你自己来处理。”阿彪突然开口,“rose,这两天辛苦了你,剩下来的工作交给阿丽去做。”

    一脸洋洋得意的rose脸色一下就变了,整个人有些诧异的看着阿彪,“阿彪哥的意思是,还是有丽姐来做老鸨这些……”

    “有异议吗?”阿彪冷声问她。

    并不意味她此刻坐在姚贝坤的旁边,而多给了些面子。

    rose被阿彪这么呛了一句,连忙娇滴滴的圆场道,“哪里哪里,我就是说我马上把我手上的事情都给丽姐汇报一下,免得出什么错。”

    阿彪没太把注意力放在rose身上,对着阿丽说着,“好好看好小姐们,别闹事,但也别让他们吃了亏。以后像青青这样的事情,最好是别再发生。”

    “是。”阿丽恭敬的点头。

    “没其他事情了,你出去忙你的。”阿彪吩咐。

    “是。”阿彪转身离开。

    一道不友善的目光狠狠的迸射在她的身上,阿丽不在乎的,转身离开。

    她往自己办公室的区域走去。

    刚走了没几步,身后有人叫她。

    阿丽看着阿彪大步走来,“阿彪哥,还有什么吩咐吗?”

    “刚刚坤爷让我出来,我就过来顺便问问你的情况。当着坤爷的面不好多说,你大腿怎么样了?”阿彪问她,即使是带着关心的,但脸色和口吻都显得有些僵硬和冷漠。

    阿丽转眸看了看前方不远处包房紧闭的门,坤爷有时候也喜欢和小姐在包房里面。此刻,大概是和rose在一起。

    她回眸,笑了笑,“没事儿的阿彪哥,没有伤到骨头,这几天差不多也消肿了。”

    阿彪点头,“坤爷的力气我知道。”

    “是我的错,我不埋怨谁的。”

    “阿丽,坤爷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不把他放在眼里,记住了,以后别再冲动,自讨苦吃。”

    “是,我知道了,以后不敢了。”阿丽恭敬无比。

    以后,大概再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在坤爷面前放肆。

    她有什么资格放肆。

    这几年时间,教训还不够吗?!

    那天,大概是真的因为被伤到了,伤到有些,失去了理智。

    “去吧,好好做,老鸨的位置还是你的。rose这段时间是比较得坤爷的喜欢,不过相对于你,rose还是太浮躁了些,坤爷也不会突然让她取代你的位置。”

    “谢谢阿彪哥,我会好好干的。”

    “嗯。”阿彪点头。

    阿丽恭敬的离开。

    阿彪对她是真的很照顾,她并不觉得阿彪对她有意思,但就是对她照顾有加,从她进场子那一天开始,似乎就被阿彪一直关照着。

    这叫做眼缘吗?!

    她就当她是幸运的吧。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几个小姐在叽叽咋咋说个不停。

    看着阿丽回来,连忙闭了嘴,故意的拿出粉饼补妆。

    阿丽也知道自从rose来了之后,人心开始动荡。其实不怪小姐的三心二意,这个场合就是这样,需要见风使舵。

    今晚还算平静,小姐些也没有遇到特别变态的客人,客人也没有对小姐不满。

    到了凌晨4点多,场子渐渐冷清,小姐和服务员也开始陆陆续续下班。

    阿丽简单收拾着自己的东西,也跟着下班。

    走出大门口,浩瀚之巅这么热闹的地方,也变得安静无比。

    她看着姚贝坤和阿彪此刻也从浩瀚之巅出来,两个人一般不会这么晚了才离开,特别是坤爷,他几乎在凌晨2点前就会回去,有人说坤爷是孝子,要照顾父母的情绪,也有人说坤爷其实有一个很要好的女朋友,不管在外面怎么玩,都会回到自己女朋友身边。

    传言很多,但是坤爷具体是个什么人物,大家都不知道。

    姚贝坤和阿彪似乎也看到前面不远处的阿丽,姚贝坤突然对着阿丽说着,“下午2点陪我去澳门。”

    阿丽一顿,有些茫然的看着姚贝坤。

    姚贝坤没有做解释,已经坐进了黑色轿车离开。

    阿彪似乎故意没走,他给阿丽解释道,“那天因为青青的事情没有谈成生意,所以这次去澳门赌场上谈。我以为坤爷不会叫你……不过谁知道坤爷怎么想的。让你去你就陪着去,上午的时候我让阿信来拿你的身份证去订票和签证。”

    “好。”

    “不早了,回去休息。”

    “是。”

    阿丽就看着阿彪也走了。

    很多时候都不明白坤爷和阿彪哥的世界。

    想来,在他们的世界,她也只是陪衬而已,连点缀都不算。

    所以不明白,又能怎么样?

    对谁都不重要。

    睡了一个上午,下午就陪着坤爷和阿彪去了澳门。

    当时以为阿彪没有特别吩咐,所以以为只有她一个人去,没想到到达机场的时候,rose也在,娇滴滴的跟在姚贝坤的身后,看着阿丽的时候分明满脸的不悦。却夜不敢发作,只得暗自不爽。

    四个人坐着飞机去了澳门,下午4点过,澳门赌场的豪华轿车接送他们到达赌场,并送他们到了酒店放下行李,根本来不及整理行李,一行人就去了赌场,换取了筹码。

    阿丽以前没来过这里。

    rose大概也没有来过,挽着坤爷的手看上去比较好奇的样子。

    阿丽就一直跟着阿彪,两个人保持着客气的距离。

    坤爷带着他们坐在其中一张大桌子面前,大桌子围了些男男女女,坤爷把筹码给了一些给阿彪,两个人分别坐在一张豪华椅子上,看上去无所事事的玩了起来。

    阿丽和rose就在旁边看着,开大开小,坤爷和阿彪有输有赢,两个人看上去都是漫不经心,似乎是在等人。

    玩了大概半个多小时。

    阿彪在姚贝坤的耳边低声说道,“坤爷,人来了。”

    姚贝坤微转眸,看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印度人,嘴角蓦然拉出一抹笑,对阿彪使了一个眼色。

    阿彪点头,从赌桌上离开。

    姚贝坤继续玩着筹码,这几把运气很好,心情看上去也不错。

    没过多久,阿彪恭敬的走过来,“坤爷,都准备好了。”

    姚贝坤点头,又漫不经心的完了最后一把,拿着筹码很随意的往赌场的里面走去,穿过一道走廊,里面是一个一个独立的包间,包间内的豪华程度完全不逊色于浩瀚之巅的顶级套房,每个包房看上去都奢华得仿若皇宫一般,而且享受的,也是极高的待遇,一个包房有至少10个服务员为他们服务。

    那个印度人也出现在他们走进的包房。

    用流利的英语和姚贝坤寒暄了几句,两个人坐在包房中的专设赌桌上,有专人服务,还有两个穿着兔子衣服的小姐在旁边斟茶倒水。

    “赌3局如何?”姚贝坤开口,用英语和其交流。

    “好。”对方一口答应。

    “我2局胜,你的货就卖给我。如果你2局胜,你的货给其他任何人都行,我还赔偿你500万损失。”

    “一言为定。”印度人特别的豪爽。

    姚贝坤示意发牌。

    阿丽其实不太懂这种牌局,rose在旁边大概也不懂。

    只是觉得气氛很紧张。

    阿丽以前也见过姚贝坤认真的模样,但总觉得每次认真起来,这个男人就会显得特别的霸气。

    墙壁上的时间似乎都因为此刻的安静而滴答滴答的响个不停。

    第一局结束,姚贝坤胜。

    印度人脸色很严肃,开始了第二局。

    第二觉结束,印度人胜。

    最后一局。

    在发牌之前,印度人突然说,“加点砝码。”

    “你高兴就好。”姚贝坤表现的尤其淡定。

    “如果这局我赢了,在你刚刚承诺的基础上,让这个女人陪我一夜。”印度人指着阿丽。

    阿丽看了他一眼,默默的低下头。

    姚贝坤笑了一下,根本不用考虑,直接说道,“有何不可?那万一你输了呢?”

    “我送你500万。”

    “ok。”姚贝坤点头。

    这样的买卖,对姚贝坤而言太划算了。

    阿丽至少是值不到500万的。

    对于一个妓女而言,500块一晚上就能够搞定。

    阿丽那一刻都觉得自己的身价,太高了点。

    她没有表露任何情绪的看着他们继续赌注,看着姚贝坤依然一副认真,又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对这一局的把握有多大。

    到最后一张牌的时候。

    姚贝坤突然转头看着阿丽,“你过来帮我看。”

    阿丽一顿。

    姚贝坤口吻还很温柔,“过来。”

    阿丽走过去。

    姚贝坤顺势的把她抱进怀抱里,搂着她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

    陪了姚贝坤上了很多次床,但这般情人间才会有些有的亲昵确实从未尝试过一次,她知道这是姚贝坤故意演戏给对方看的。当然,站在一边的rose就不这么想了,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阿丽将最后一张牌翻开给姚贝坤。

    姚贝坤笑了一下,继续搂抱着她看着对方。

    印度人在赌博过程中一直都很严肃,对比起姚贝坤,显得紧张了很多。

    两个人同时翻牌。

    阿丽看着对方的脸色就知道,姚贝坤赢了。

    所以姚贝坤当时心情应该很好,亲昵的亲了亲阿丽的耳朵,咬着她的耳垂,暧昧到不行。

    阿丽僵硬到,不敢动弹。

    一直以来,她上姚贝坤的床都是她在努力的讨好他,他只需要好好享受就行,从未这般逗趣过她。

    脸有些不自然的泛红。

    站在一边的rose差点没有把眼睛瞪出来,脸上的不悦明显到不行。

    印度人懊恼的用印度语低声骂了几句,从赌桌上边的椅子上站起来,“愿赌服输,明天晚上,我会将货物运送到上海的荒港口,还麻烦你亲自来接。”

    “当然。”姚贝坤点头。

    印度人愤怒的离开,速度很快。

    姚贝坤看着印度人的方向,推了推阿丽。

    阿丽知趣的连忙从他的大腿上站起来。

    姚贝坤心情似乎真的很好,他说,“今晚就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早上订9点左右的飞机。”

    “好。”阿彪点头。

    “现在去吃饭。”

    “嗯。”

    几个人离开赌场,去了连着赌场最奢华的餐厅。

    刚刚赌场上的一切让rose有了危机感,所以有了一点点时间,就不停的讨好着姚贝坤,不停的献媚,就怕阿丽抢了她的风头。

    阿丽不想去争宠。

    姚贝坤这样的男人,你能够留在他身边的也是一时而已,他不会对任何女人,至少夜场的女人,留情。

    吃过晚饭之后,就回了酒店。

    4个人住的一套总统套房,套房中有三个卧室。

    姚贝坤住主卧室,阿彪住另外一个次卧,rose和阿丽在没有他们的安排下,两个人都很识趣的挤在了一个房间。房间内的两个人看着彼此,脸色都不好,这么在一个屋檐下,估计一个晚上都没办法好好入睡。

    正时,房门外突然响起姚贝坤的声音。

    rose急急忙忙的打开房门,走出去。

    阿丽看着她,大概是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房间,去伺候姚贝坤。

    其实,她也想rose离开,两个人在一个房间,注定和平不了。

    正这么想着,rose突然愤怒的走进来,口气极度不好的说着,“找你。”

    阿丽一怔,心跳在那一刻也有些混乱,她也没看rose那臭到不行的脸色,走出去。

    姚贝坤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也潇洒的样子。

    阿丽恭敬的走过去,“坤爷,你找我。”

    “前段时间我是不是给你说过,让你伺候阿彪。”

    “……是。”阿丽点头,淡笑了一下,似乎是在掩饰什么。

    “今晚上就去他的房间,你懂我的意思?”

    “嗯。”

    “去吧。”姚贝坤摆手。

    阿丽嘴角笑了笑,其实笑容在唇边是有些凉的,不过她想,笑笑总会好点,至少在姚贝坤的印象中应该会好一点,她转身离开。

    离开,直接走向阿彪的房间。

    对她们而言,任何时候都是这般的,客人说要,就要。

    何况,是老板。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