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九章 姚贝坤的吻

第九章 姚贝坤的吻

作者:恩很宅
    偌大的包房。

    因为没有放音乐,加上本来灯光就暗,显得房间特别的安静。

    所以那个巴掌甩在阿丽的身上,特别的响亮。

    dj小姐站在旁边,有些惊吓住的,不敢动弹一秒。

    在这个场子经常会发生客人打小姐的事情,大家其实都见怪不怪了,但终究还是怕自己也被牵连了,也就不敢做声。

    阿丽就这么淡淡的看着文昊。

    脸颊上是有些疼的,却没有那天去参加他生日宴那么心寒。

    她扬了扬唇角,“在这个地方,我们这种女人被客人打也习以为常了。文昊,我只是以为你和其他人不一样,现在看来,我果然是高估了你。”

    文昊狠狠的看着阿丽,脸色很难看。

    被一个妓女讽刺

    心里各种不痛快,此刻却无处发泄。

    “失陪了。”阿丽转身离开。

    直接离开了包房。

    包房的门自动关了过去,她在门口停顿了一秒,脸上有些火辣辣的疼,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是大步的离开了。

    反正,他们这种人被欺负也是这个场子司空见惯的事情。

    上次才被姚贝坤教训过,阿丽也确实不敢再在场子里面闹事儿,所以挨了一巴掌,就挨了吧。

    生活也还要继续的。

    她大步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脚步突然顿了顿。

    姚贝坤和阿彪往这边走过来。

    阿丽连忙恭敬道,“坤夜,阿彪哥。”

    姚贝坤眼尖的看着阿丽的脸,“怎么了”

    阿丽顺着他的目光,摸了摸脸上,“没什么,有个客人闹事儿,已经解决了。”

    姚贝坤看着阿丽的模样,眼眸微动,没多说走了。

    阿彪看着阿丽的模样,也没说什么,跟着姚贝坤离开。

    阿丽深呼吸一口气,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周一的场子特别冷清,小姐就特别的闲,所以大家都聚集在化妆间,聊天,八卦,嗑瓜子。

    像这种冷清的日子,rose一般不会来。

    她算得上是浩瀚之巅现在的王牌,在浩瀚之巅的小姐待遇是最高的,阿丽管不住,阿彪哥也睁眼闭眼,所以rose确实猖狂。

    阿丽回来的时候,小姐们顿了顿。

    阿丽很自然的走回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坐在办公室的小沙发上看手机。

    她看了看日历。

    还有一个星期妹妹就高考了。

    她突然很紧张,大概比她妹妹考试还要紧张。

    深呼吸一口气,看着时间还早,就给妹妹打了个电话,“小乖。”

    “姐。”

    “复习怎么样了”

    “挺好的,姐。”

    “你高考那天要不要我回来陪你。”阿丽询问。

    “不要了。”那边一口拒绝,“你回来了我会更加紧张的。等我考试完了,我就到上海来找你玩好不好”

    “嗯。”阿丽点头。

    “姐我不说了,我现在还在上晚自习呢,老师看到我在打电话指不定就给我手机收了。姐姐拜拜。”

    “拜拜。”阿丽挂断电话。

    在不开心的时候,给妹妹打个电话,心情就会好很多。

    她总是在想,以后妹妹日子过好了,现在所有一切付出,都值得了。

    这么一直挨到凌晨准备下班。

    阿丽突然接到阿彪的电话,她连忙走向专设包间,推开房门。

    房间内阿彪并不在,倒是姚贝坤坐在沙发上抽烟。

    阿丽其实是真的有些怕一个人面对他,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笑着说,“坤爷,阿彪哥刚刚打电话让我过来,不知道阿彪哥现在去了哪里”

    “我让他给你打电话的。”阿彪说。

    “哦。”阿丽微笑着,“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了”姚贝坤眉头微扬。

    “不是的。”阿丽连忙说着,“对不起坤爷,我没这个意思。”

    “我越来越发现你在怕我了”姚贝坤有些不悦。

    “没有的。”阿丽摇头,自然的走过去,坐在姚贝坤的旁边,身体挨着他,“坤爷,我是以为你现在有了rose,就对我没兴趣了,不想你扫兴而已。”

    自从rose出现后,很长一段时间,坤爷都只找rose一个人伺候。

    姚贝坤笑了一下,突然把阿丽抱在怀抱里,“听说你酒量很好”

    阿丽一顿,“坤爷是想找人喝酒吗”

    “你喝吗”

    “嗯,坤爷想喝,阿丽就陪你。”

    姚贝坤微点头。

    阿丽连忙主动的倒了一杯啤酒,满满的,“坤爷,我敬你。”

    姚贝坤拿着杯子,两个人一干二净。

    这么一杯一口的,喝了很久。

    本来当时就很晚了,两个人这么喝着酒,就更晚了。

    阿丽有些头晕的躺在沙发上。

    姚贝坤也有些酒意了。

    他看着躺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的女人,身体很单薄,每次在他面前也表现出了她女人的柔软,却总是觉得,这个女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傲骨,遇到任何事情,仿若都能够承受,即使是委屈的承受。

    从不抱怨,似乎也没有什么能够把她打到。

    他突然坐过去,一把将那个昏昏欲睡的女人拉起来。

    阿丽迷迷糊糊的看着面前的人,嘴角一笑。

    姚贝坤其实挺喜欢看阿丽笑的。

    她笑起来,让人觉得挺温暖。

    姚贝坤修长的手指摸着她滑嫩的脸,22岁。

    这个女人才22岁而已。

    “阿彪哥。”阿丽突然喃喃开口。

    姚贝坤的手指突然僵硬。

    “阿彪哥,谢谢你对我这么好。”阿丽迷迷糊糊的,还笑得特别的甜。

    姚贝坤突然一把将阿丽扔在沙发上,动作有些粗鲁。

    阿丽本能的尖叫了一声,似乎是真的已经酒醉,整个人又缩在那里睡着了。

    姚贝坤从沙发上站起来,脚步有些错乱的,离开了包房。

    包房很安静,因为特别奢华,所以沙发上睡起来比阿丽那个小出租屋还要舒服,她真的喝醉了,躺在这么舒服的地方,就这么睡了过去。

    当阿丽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

    浩瀚之巅的上午特别的安静。

    她迷迷糊糊的抓着乱糟糟的头发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周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在这个地方睡着了,也不知道为什么包房中就只剩下了她一个人,她记得昨晚上好像陪姚贝坤喝酒来着。

    其实她喝完酒经常容易断片,所以她一般都克制自己不要喝醉。

    昨晚上为了陪好姚贝坤,她也是拼了命的在喝。

    现在胃里面也有些难受。

    她深呼吸一口气,准备离开。

    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阿丽看着来电,连忙接通,“坤爷。”

    “醒了吗”

    “醒了。”

    “醒了就好。下午5点钟到三泰别墅区来接我,穿礼服。”

    “啊”

    “听不懂”

    “不是,坤爷,是穿礼服吗”

    “你礼服的钱我会化在你的头上。车辆让阿彪给你安排。”

    “哦。”

    那边挂断了电话。

    阿丽还处于懵懂的状态,她根本就不知道姚贝坤到底要做什么

    是让她去陪客吗

    她咬了咬唇,不管是做什么,现在都应该马上回家洗澡,然后去挑选礼服,打扮自己。

    不多想的,阿丽回到家。

    里里外外的将自己清洗了一遍,又吃了醒酒药和胃药,喝了点小米粥,精神好了些,躺在床上眯了半个小时,急急忙忙的去挑选礼服。

    刚到礼服区,那个服务员就把阿丽给认了出来,连忙招呼着她,热情的说着,一定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服务员给她介绍了很多套。

    她其实不太知道姚贝坤希望她打扮成什么样子,又怕他不高兴,在换上服务员帮她挑选的一套黑色紧身小礼服的时候,照了一张照片发送给姚贝坤,内容是,“坤爷,这样穿行吗”

    那边很久才不耐烦的回了一句,“随便都可以。”

    阿丽想可能姚贝坤也不在意她穿什么,只是为了带出去谈事情而已。

    这么想着,也就不需要再更换了,连忙让服务员安排化妆师化妆,一切准备就绪,就已经是下午4点了,她连忙给阿彪说的那个司机打了电话,说了地方,没多久就坐着车去了三泰别墅区。

    姚贝坤家果然是有钱的。

    这一片都是上海寸土寸金的富人区。

    想不明白的是,分明是富二代,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

    车子一路到达姚贝坤说的别墅门牌号前。

    她给姚贝坤打电话,那边懒洋洋的接通,“到了吗”

    “我现在在你们家大门口。”

    “嗯。”

    那边又挂断了电话。

    阿丽就规矩的坐在车上等他。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姚贝坤一身黑色西装,打着暗灰色领带,脚上一双透亮的皮鞋,头发还规矩的梳得特别顺的出现在她面前,看上去和平时在场子上的坤爷完全不同,恍惚觉得这个男人是商业精英,气质挺拔。

    阿丽默默的看着姚贝坤,嘴角带着浅浅的笑。

    姚贝坤眉头一紧,对着阿丽口吻严厉,“坐后面来。”

    阿丽一怔,连忙从副驾驶室下来,跟着姚贝坤坐在了后座。

    “去江皇大酒店。”姚贝坤吩咐司机。

    “是的,坤爷。”那边连忙点头。

    车子平稳的开在街道上。

    姚贝坤和阿丽一个人坐在一个位置上,距离有些远,阿丽也不说话,就这么默默的看着窗外的景色。

    车子一路到达目的地。

    阿丽准备拉开车门下车的时候,姚贝坤突然叫住她,“你别动。”

    阿丽就这么茫然的看着姚贝坤下下了车,然后绕到她这边,为她打开车门,那样绅士,让阿丽有些呆滞的,就这么默默的看着他。

    “下车。”姚贝坤压低声音。

    阿丽连忙下车。

    脚下就是长长的红地毯,一直通向五星级酒店的一个豪华宴会厅。

    “挽着我的手臂。”姚贝坤吩咐。

    阿丽连忙挽着他。

    两个人一起往红地毯尽头走去。

    阿丽其实是有些紧张的,她抓着姚贝坤的手臂,都在不自觉的用力。

    姚贝坤似乎也发现了阿丽的紧张,突然笑了一下,低声说道,“你在怕什么”

    阿丽猛地回神,“没有怕。”

    “阿丽,今晚带你来参加的是上海上流社会的一个慈善宴会,我爸爸妈妈在国外旅游不能回来,让我代替他们来参加,你跟着我就行了。”姚贝坤不稳不忍的说道。

    “是。”阿丽已经紧紧的抓着姚贝坤的衣服。

    姚贝坤也难得提醒她,两个人就这么走了进去。

    宴会大厅很大,放眼望去,一派奢华。

    男人都穿着正式的西装或者燕尾服,女人们都穿着各色各样五彩缤纷的晚礼服,就跟自己在电视上看到的豪门宴会一般,让阿丽整个人还有些小激动。

    她深呼吸,努力让自己保持着冷静。

    姚贝坤带着阿丽,一路和不同的人打着招呼。

    阿丽才知道,姚贝坤在这样的场合,也是这般的如鱼得水,和在浩瀚之巅的姚贝坤分明是两个极端。

    “贝坤。”一个60多岁的老年人走过来,非常热情的和他打着招呼,“今天你父母又没来”

    “是啊,张叔,他们两老这些年习惯了在国外去旅游。”姚贝坤笑着回答着。

    两个人看上去很熟悉的样子,热情的聊了一会儿,姚贝坤突然在阿丽耳边低声说着,“你先自己逛逛,就在大厅别走远了,那边有吃的,自己去那点吃,我现在有点事儿先离开。”

    阿丽点头。

    姚贝坤跟着那个叫张叔的人往大厅的另外一边走去。

    姚贝坤很快就融入了那边的那群人中,侃侃而谈。

    阿丽收回视线,转眸看着如是奢华的宴会,看着一个角落放着各色各样的糕点,饮料,才想起今天一天几乎都没怎么吃东西,肚子也有些饿了。

    她走过去,服务员给她递上盘子。

    没见过猪跑步也见过猪走路了,在电视上看得多,也学着电视上的样子,自己一点一点的挑选着那些看上去好吃到不行的餐点,她正挑得起劲,身边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嗓音。

    “刘小丽”

    阿丽连忙转头,看着文昊站在她不远处,西装革履,看上去特别的斯文儒雅,身边挽着他手臂的是他的女朋友柔柔,穿着一件白色的晚礼服,v很低,能够明显的看到她深深的沟,胸脯很澎湃。

    “你居然出现在这里”文昊口吻中带着些讽刺。

    阿丽抿了抿唇,忽视他严重的不屑,端着自己的糕点,一句话没说的准备离开。

    “刘小丽,你装什么清高。”文昊突然拉扯着她的手臂。

    阿丽手不稳,餐盘猛的一下掉在了地上,响起剧烈的声音。

    突然的声响,也让原本井然有序的大厅停了下来,齐刷刷眼神的迸射到他们的身上,让阿丽一瞬间无比的尴尬,有些无地自容。

    “抱歉。”文昊突然露出他斯文而有礼貌的笑容,“这位小姐从我身边在走过不小心将盘子掉在了地上,各位抱歉。”

    大厅中的其他人也觉得没有什么看头,也就又各自收回视线,继续畅谈。

    阿丽看了一眼文昊,看着这个男人此时表现出来的模样,和对着她是的那种对比,还是觉得有些讽刺的。

    文昊似乎也没打算再和阿丽纠缠,带着他的女朋友走向了一边。

    阿丽看着他们的背影,蹲下身体,一点点将地上的碎片捡起来。

    此刻,服务员也连忙过来,收拾着地上的东西,一边说着,“小姐,让我来就行了。”

    “小姐你怎么知道他是小姐的”一个声音在头顶上突然响起。

    阿丽抬头,看着穿着红色裙子的文沁。

    文沁也是因为刚刚这边的动静才看到刘小丽的,她还真的觉得这个女人阴魂不善的,这种地方她也混得进来。

    “刘小丽,你说你怎么进来的”文沁满脸不屑。

    上次在他哥的生日宴上被刘小丽讽刺,她记恨他一辈子。

    阿丽从地上站起来,转身就走。

    她不想和这个女人有任何交集。

    文沁看着自己被人如此的无视,心里各种不爽透顶,她突然大步的走过去,一把拉着刘小丽的手臂,“你走哪里去”

    “放开”阿丽眼眸狠狠的看着文沁。

    “哟,威胁我”文沁冷冷的看着她,“你还以为我怕你了妓女”

    阿丽咬了咬唇,“文沁,我不想在这个地方让我们大家都难堪”

    “难堪的是你,怎么是我一个妓女也好意思穿着高级的晚礼服出现在这种地方,你就不害臊吗你走在这么昂贵的地摊上,你就不怕被你的身体把它给玷污了吗我甚至觉得我和你呼吸着同样的空气,都觉得恶心到不行”文沁一字一句,说得恶毒无比。

    阿丽忍了忍,她突然一把推开文沁,力度不是特别大,但也不算小,终究是将文沁推开了。

    文沁看着阿丽一副完全不想搭理她的样子,想着一个妓女还这么清高,就一肚子恶心到不行,她狠狠地说着,“刘小丽你个妓女你怎么混进来的”

    声音很大,那样的大声,根本就是想要让整个宴会现场的人都听到。

    文沁确实是这么样想的。

    现在大厅中一半人的视线都往这边看了过来,所有人都看着文沁口中说的那个妓女,阿丽。

    阿丽也知道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种地方。

    她也知道,这种地方根本就不是她这种人可以奢望的,而她能够在这个地方得到的,除了不屑就是鄙夷。

    她看着面前一脸得意的文沁。

    总有几个婊。子一般的贱人,让人根本就没办法控制情绪,阿丽突然走向文沁,脸上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就这么直直的走过去。

    文沁看着阿丽的模样,脸上也有些变化,似乎是有一秒的寒颤。

    但随即一想,这个女人也不敢针对她怎样,所以还不自觉的扬了扬下巴,高傲的看着她。

    阿丽突然抓着文沁盘起的长头发,用力的拉扯着。

    文沁觉得自己的头皮都快被拉破了,忍不住尖叫,“刘小丽,你疯了,你放开我。”

    阿丽狠狠的拽着文沁的头发,很野蛮。

    大厅一片哗然。

    文沁尖叫着,开始反击。

    两个女人就这么毫无形象的打了起来。

    这个时候,大厅所有人都看到了这里,大多人都带着幸灾乐祸看笑话的表情,也没人上前阻止什么。

    文昊看着自己妹妹和刘小丽打了起来,脸色也变了变,连忙走过去,想要分开他们。

    两个女人已经不顾形象的扭打在了一起,一时半会儿根本就拉扯不开。

    “放手”头顶上,突然响起一个严厉的声音。

    阿丽那一刻似乎是本能的,立刻就停了下来。

    文沁此刻就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阿丽的脸上,那个响亮。

    正时,文昊也已经抱着自己的妹妹,阻止她的疯狂举动。

    阿丽就这么狼狈的站在人群中间,没有人在自己身边,她能够感觉到很多尖锐的目光,带着有色光芒看着她。

    她无奈的笑了一下。

    笑着,眼眶其实也有些红。

    不过她忍得很好。

    她转身,看着一身西装革履,器宇轩昂的男人姚贝坤。

    对比起她此刻的狼狈,她真的觉得她和面前这个男人,差了十万八千里,就算孙悟空带着她翻滚一个京斗云,她也觉得追不上这个男人。

    “对不起,坤爷。”阿丽说。

    她还记得上次她用酒瓶砸了rose的头,被姚贝坤踹了一脚。

    这次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扫了他的面子,不知道会变成怎样。

    反正,都做了。

    姚贝坤看着阿丽,看着她脸上努力拉扯出来的那一抹笑容,看着她乱糟糟的头发,邹巴巴的衣服,还有那明显红肿到不能忽视的脸颊。

    姚贝坤脸色很平静,“她打的”

    阿丽看着他。

    姚贝坤走向文沁,此刻文沁还在文昊的怀抱里各种不安分,嘴里还嘀咕着,“刘小丽这个妓女,她居然打我,贱人,婊。子”

    “骂够了没”姚贝坤对着文沁。

    文沁一怔,抬头看着面前的男人。

    “不管你骂够没有骂够,反正我是听够了”姚贝坤漫不经心的挽了挽手上的袖子,突然一个巴掌,狠狠的甩在了文沁的脸上,当着所有人的面,毫不给面子。

    不用想也知道,姚贝坤的手劲儿绝对比文沁的手劲儿大很多。

    所以一瞬间,文沁的脸就已经肿的不像话了。

    “你是谁啊,居然打我”文沁完全不能接受,一下子就哭了,哭得伤心无比,“哥,他打我,他打我”

    文昊看着姚贝坤,脸色也难看到不行。

    姚贝坤冷冷的看着文昊,“我劝你别出手。”

    文昊瞪着姚贝坤。

    “否则,你试试。”姚贝坤看上去漫不经心,眼神却让人不敢直视的凌厉。

    文昊捏着拳头,一直没上前。

    “哥,他打我,你帮我打回来,哥”文沁还在吵闹。

    姚贝坤笑了一下,那个笑容仿若也带着寒冷,他对着文昊说,“给了你5秒时间,够了。”

    丢一句话,转身拉着阿丽就走了。

    两个人的身影,看上去如此的潇洒。

    文沁看着那两个人,崩溃的大哭,“哥,你居然不帮我,你居然不帮我打那个男人”

    分明,让别人看透了笑话。

    文昊拖着自己的妹妹,“走了,回去了。”

    “我不要回去,我讨厌你”文沁推开文昊,哭着跑出了大厅。

    文昊看着周围的人。

    文沁这次是真的很丢人,可能没想到去欺负阿丽,自己却丢尽了面子。他妹妹一向嚣张惯了,哪里受得了被人这般欺负。可不得不说,刚刚阿丽身边那个男人,让他真的不敢轻易出手,而且这种掉身份的事情,他怎么可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做得出来。

    只不过,刘小丽身边,什么时候多了这样一个男人了

    看上去,来头似乎不小。

    阿丽被姚贝坤一路拉着走出了宴会大厅。

    在众目睽睽之下,果然又做了让他不能接受的事情。

    两个人坐在了小车上。

    姚贝坤脸色并不好,车子稳稳的行驶在上海街头。

    阿丽也不敢靠近姚贝坤。

    她果然是吸取不了教训的,上次阿彪哥才提醒过她,让她别自讨苦吃。

    她咬着唇,默默的看着姚贝坤,看着他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能够看到的侧脸,僵硬到不行。

    深呼吸一口气,阿丽对着姚贝坤开口道,“坤爷,对不起。”

    姚贝坤听到阿丽的声音,转头看着这个女人。

    阿丽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低着头,两个手指交错在一起,应该是在紧张。她其实现在的样子很狼狈,头发乱了,衣服皱了,连妆似乎都有些花了。

    “坤爷,你惩罚我吧。”阿丽鼓足勇气说。

    “惩罚”姚贝坤看着她,眉头一扬,似乎饶有兴趣。

    阿丽咬着唇,唇瓣似乎都姚咬破了一般,好久才抬起头看着姚贝坤,“我今天扫了你的面子,是我不好。我不知道该怎么弥补,坤爷你怎么惩罚我都行,但是请你不要让我离开浩瀚之巅,我需要这份工作。”

    姚贝坤就这么看着她,脸上的表情,她看不透。

    “我妹妹马上读大学了,很需要钱。其实在浩瀚之巅这么多年,我真的赚钱不多,我父母每隔一段时间就问我要钱,这么多年我省吃俭用也没有多少积蓄。虽然如此,但是我还是想给我妹妹在上海赚一套房子,上海的房价这么高,我算了一下我可能还要存5年才行。”阿丽有些紧张,说的话也有些换乱不清,她望着姚贝坤,“坤爷,我就再做5年,可以吗”

    “意思是5年后,你给你妹妹买好了房子,就离开了”

    阿丽点头,“嗯。”

    姚贝坤脸上似乎闪过一丝不悦,但阿丽看不透他为什么不高兴。

    “你过来。”姚贝坤命令。

    阿丽有些胆战心惊的坐过去。

    上次坤爷让她过去看,就踹了她一脚。

    这次,她也不知道会怎样。

    姚贝坤看着阿丽的脸,在微暗地的灯光下,看到她漆黑的眸子,带着明显的害怕。

    每次问这个女人,怕他吗

    她都说,不怕。

    实际上,怕不怕,明显得很。

    他修长的手伸向她红肿的脸颊。

    还未靠近,阿丽整个身体就抖动了一下,分明是吓到不行。

    姚贝坤觉得这样的阿丽还挺可爱的。

    他突然就笑了一下。

    阿丽更加不明所以了。

    都说坤爷在道上杀人的时候,就会笑。

    她不知道姚贝坤此刻姚对她做什么。

    阿丽突然紧闭着眼睛,一副听天由命,等死的感觉。

    姚贝坤的笑容越来越明显,他的脸突然靠近她的脸。

    唇压在她的唇瓣上。

    阿丽一怔,瞪大眼睛看着近距离下的坤爷。

    坤爷从来不会亲他们的。

    每次在床上,都是她们极力的讨好他,用各种床上技巧。

    这大概是第一次,貌似也不是第一次。

    在她第一次和他上床的时候,他曾经主动过,因为当时的她什么都不懂,而那一次姚贝坤吻过她的唇。

    后来,就没有再吻过了。

    应该还是会嫌弃她们的脏。

    而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

    ------题外话------

    呼呼,昨天没更新,小宅真的很抱歉。

    各位么么哒。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