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章 又起事端(一)

第十章 又起事端(一)

作者:恩很宅
    小车内的温度有些高。

    阿丽紧张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他长长的睫毛。

    她甚至不敢动弹,只感觉到他的吻一直在她的唇上燃烧,舌头寻找着她的唇舌,纠缠不清。

    突然。

    一只大手不规矩的伸进了她黑色礼服内。

    阿丽当然知道姚贝坤姚做什么,但毕竟现在还在车上,而且司机还在

    姚贝坤似乎没那么多的顾虑,他将阿丽压在后座的位置上,高大的身躯紧紧的将她桎梏住,接下来想要做的事情,分明就明显得很。

    驾驶室的司机似乎也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他透过后视镜,连忙收回视线,很认真的开着车。

    “坤爷”阿丽叫他。

    两个人此刻已经暧昧到不行,阿丽看着姚贝坤眼神中毫不掩饰的欲。望,在他耳边轻声提醒。

    姚贝坤一口咬着她的白嫩的脖子。

    “嗯,痛。”阿丽娇嗔。

    姚贝坤嘴角邪恶一笑,“痛,就别反抗”

    然后。

    一切就顺理成章。

    阿丽从来没有和人在车里面做过。

    阿丽在和坤爷上床时,从来没有被服务过。

    今晚上,分明是坤爷比较主动。

    车子不知道何时已经停了下来,司机很自觉的下车离开。

    姚贝坤今晚比较疯狂。

    阿丽以前没见过。

    他有欲。望,但从来不会失控,在床上的时候,表现得总是平平淡淡。

    阿丽不知道今晚坤爷是不是突然来了兴致。

    两个人分明在车上做完了之后,坤爷搂着还回到了浩瀚之巅,他的专用套房。

    从头到尾,做了不知道多少次,都是坤爷一直在主动,一直在主动,阿丽有时候想要起来讨好他,却总觉得这个男人今晚的目的性很强,不需要她来讨好,他很积极

    那是第一个晚上,她躺在坤爷的身下睡着了。

    睡得很熟。

    一直到第二天清晨。

    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觉得一身真的很酸。

    她动了动身体,感觉到一个身体基本一大半都压在了她的身上,重到她几乎翻身都难。

    她转头看着姚贝坤和她睡在一个枕头上,手臂环着她的腰,头几乎埋在了枕头里,还在沉睡。

    不敢轻举妄动。

    阿丽看着姚贝坤熟睡的模样,她怕吵醒了他。

    她现在整个人都在他的怀抱里,如果她现在起床,肯定会吵着他,但她现在确实没有了睡意,看着窗外剔透的阳光,就这么睁着眼睛,承载着姚贝坤的重力,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

    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动了动,似乎是在伸懒腰。

    突然,他从床上坐起来。

    阿丽松了口气,身上的重量总算是消失了。

    她转身,看着姚贝坤。裸。露的上身,在找烟。

    坤爷的烟瘾真的很足。

    姚贝坤看着阿丽,一边抽烟一边说着,“醒了。”

    声音,还带着刚苏醒的沙哑。

    “嗯。”阿丽也坐在床头。

    两个人被子下都是坦诚相见。

    阿丽和姚贝坤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终究还是有些不太自在,至少在不是上床的时候。裸。露在彼此面前,会有些尴尬,所以阿丽抱着被子,尽量不让自己曝光。

    “昨晚上的事情还记得吗”姚贝坤扬眉问她。

    “是。”阿丽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昨晚上他们做过很多次,但这并代表,就可以将之前在宴会上的事情一笔勾销。

    姚贝坤狠狠的抽了一根烟,“宴会上那个女的你认识”

    “啊”阿丽诧异。

    “和你打架那女的。”姚贝坤重复,口吻中明显带着不耐烦。

    坤爷的脾气不太好。

    阿丽咬了咬唇,让自己尽量的冷静下来,她说,“坤爷,我认识那个女的。”

    “你们之间有仇”

    “其实没什么仇,她就是看不起我做的这一行而已。”阿丽笑了笑,“很多人都看不起,我也习以为常了。”

    “既然习以为常了,为什么还要主动出手打人”姚贝坤问她,很严肃。

    阿丽有些愣怔。

    坤爷怎么知道是她先出手的她一直以为他在那边谈事情的时候,是没有注意到她的。

    她看着姚贝坤,解释道,“她是我曾经喜欢过的一个男人的妹妹。”

    姚贝坤眉头一紧。

    “其实也没喜欢多久。她哥叫文昊,昨天也在宴会现场,你看到的,就是那个一直护着她的男人。我其实不太会动心,也知道爱情这种事情对我们妓女而言,一点都不真实。只不过还是贪心了,以为这个世界上会存在那种干净而美好的男人。那天,你和阿彪哥出海去谈生意,我请假也是因为文昊过生日,去了才知道,他接近我只是因为她女朋友要写一个特殊人群的深入报告,想要从我口中知道点什么。我当时真的觉得很心寒,所以那天回来,rose的几句话就把我激怒了。”阿丽看着姚贝坤,看着烟雾萦绕着他有些不太真实的脸颊,“坤爷,我现在也认清了这个现实,我不会再因为这个男人而不受控制了。从知道文昊接近我的目的后,我就一直在让自己努力的认清一个事实,我其实知道的,像我们这种人,根本就不值得拥有爱情。”

    说着,阿丽还笑了笑,似乎是真的看透了这个世界一般。

    她给姚贝坤说的全部都是真的。

    她这段时间一直在默默的调整情绪,然后渐渐的让自己越来越深刻的接受了,自己不可能遇到爱情,遇到一个真心爱自己的男人。

    这些其实不重要,想到自己的妹妹,想到自己会给妹妹买一套房子,想着妹妹喜悦的表情她就够了,其他都不重要,在这个世界上,能够让妹妹开心就够了。

    姚贝坤转头看着阿丽一脸笑意,似乎是在故意讨好他。

    莫名有些烦躁阿丽此刻的表情,姚贝坤将手上还剩下烟蒂的烟支熄灭,突然捧着她的脸,一个吻印在了她的唇上。

    阿丽微怔,口腔中都是他传递而来的烟草味。

    吻了好久,姚贝坤突然放开她。

    两个人近距离的看着彼此。

    姚贝坤也为自己有些失常的举动怔住,他似乎又有些不耐烦的准备推开阿丽。

    “坤爷。”阿丽突然从被窝中跪坐起来,跪坐的高度刚好和他坐着的高度差不多,她被单也滑落在身体之下,露出她白皙的身体,她笑着说,“坤爷,如果不想,我可以伺候你的”

    昨晚上都是他在主动。

    她有些不太习惯。

    姚贝坤看着她脸上言不由衷的模样,摆了摆手,“不用了,你换上衣服离开。”

    阿丽看着他,沉默了一秒,就听话无比的开始找自己的衣服,换上。

    姚贝坤看着阿丽的身影。

    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总觉得看着阿丽这么单薄而娇小的身体,看着她总是很努力地笑着面对他时,有些说不出来的滋味在心口处蔓延,这段时间是中邪了吗,总是让这个女人这么肆无忌惮的出现在自己的思维里

    阿丽穿着皱巴巴的衣服离开。

    坤爷的脾气总是变化很快,她也不知道刚刚是不是哪里惹到他了。

    反正她离开的时候,她能够感觉到坤爷的不开心。

    是自己的故事说得太多让他厌烦了吗

    怎么都觉得坤爷不是那种可以耐心听别人讲故事的人,当然更不可能安慰得了谁

    可不知道为什么,阿丽却觉得,今天早上的坤爷好像也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不易亲近。

    她嘴角莫名的拉出一抹笑,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而后,在阿丽以为她和坤爷的关系应该比以前好了一点点后,却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坤爷从来没有找过她一次,没让她陪他上床,也没让她帮他安排其他女人。反而对rose越来越好,rose陪着他上床过夜的时间越来越频繁,几乎已经成为唯一陪他的女人。整个场子里面的人都在嫉妒rose,而rose因为得到姚贝坤的宠爱,而在场子里面越来越嚣张。

    到后来,阿丽也基本不敢和她计较了。

    她也知道,想要在这个场子里面这么生存下去,也不能得罪了老板的女人。

    在他们小姐眼中,显然,rose已经成为了姚贝坤的女人。

    阿丽也这么觉得。

    一晃。

    小乖开始参加高考了。

    小乖说不要让她回去,因为怕紧张,阿丽还是偷偷的回去了。

    两天的高考,她都默默的在考场外面等小乖。

    她其实比小乖还要紧张,看着黄色的警戒线,看着形色慌张的家长,小乖的整个考试过程,让她心跳不停的在加速,有一点点动静就会吓到不行。

    这么一直陪着小乖两天,最后一堂考完后的下午,阿丽才出现在小乖面前。

    小乖看着阿丽,整个人兴奋到不行。

    “姐,你怎么在,不是说了不让你来的吗”

    阿丽都没有告诉她,第一天考试的时候,她就在旁边的酒店住了一个晚上。

    “就是看看你。”

    “姐,我好想你。”小乖抱着阿丽。

    阿丽也抱着她,两姐妹亲密无比。

    “刘小乖。”身后,突然有个女生叫她。

    刘小乖放开自己姐姐,看着身后的两个同班同学。

    “考的怎么样”

    “挺好的。”刘小乖很有自信的样子。

    两个女同学似乎都有些嫉妒,酸酸的口吻说着,“老师都说你能够考复旦,祝你好运。”

    “谢谢。”

    “对了,这是你姐吗你和你姐长得好像。”一个女生说道。

    “是啊,别人都说我们长得很像。”刘小乖很自豪。

    “我听我妈说你姐是做那一行的。是不是”

    刘小乖脸色一下就变了,“哪一行了你给我闭嘴。”

    “你凶什么凶啊,刘小乖。成绩好了不起吗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那两个女生挽着彼此就走了,走的时候不停嘀咕着,“做了还不让人说,而且我妈说了让我别靠近刘小乖,指不定刘小乖就被她姐传染了什么病”

    “啊你给我站住”说着,刘小乖就想要过去打架。

    阿丽拉着她,“算了,嘴都长在别人身上的。”

    刘小乖气得不行。

    “别生气了。你回家收拾点东西,我带你去上海玩一段时间。”

    “真的吗”刘小乖立马又高兴起来。

    “嗯。”

    “姐姐我爱死你了。”

    阿丽笑了笑,两姐妹一起回家。

    阿丽他们父母是不同意刚开始是小乖跟着阿丽去上海玩的,后来抵不过刘小乖一哭二闹三上吊,答应阿丽带着刘小乖去玩一个月,等考试成绩出来。

    刘小乖兴奋到不行。

    两姐妹准备坐着最后一班公交离开的时候,阿丽的母亲拉着阿丽私下说着,“你看好你妹妹,她还有大好的前程,别让她涉入了你这行了。也别把她带到你工作的地方,那里乱。”

    阿丽点头,“嗯,知道了。”

    阿丽的母亲还不停的吩咐了些。

    阿丽都一一答应着。

    其实知道是为了妹妹好,自己也不会让妹妹接触到她的那个世界,但总还是有些酸酸的,大概在父母的眼中,她就是那个再也不会被期待的孩子,定期给家里面拿钱回来就行。

    带着小乖来到上海,住进了她那个租的小房子里面。

    她从来没有带任何一个男人回来过,除了文昊。

    这也是自己的一个极大的教训。

    她再也不敢奢望,这个世界上会真的存在如此善良而纯洁的男人。

    两姐妹住在这个小房间里面,一起生活过得很开心。

    阿丽都是晚上去上班,早上就回来了,回来的时候就会买很多菜,两姐妹一起做饭吃饭,上午阿丽会睡一会儿,下午就带着小乖去各大商场玩,偶尔也会给小乖买一些衣服,带着她吃一些稍微昂贵一点的晚餐,时间允许的情况下,也会带着她去上海一些比较出名的景点玩耍。

    刚好这段时间姚贝坤再也没有搭理过阿丽,阿丽就有了更多的时间陪着妹妹。

    两姐妹在一起住了一段时间,明天高考成绩出来了,父母催着小乖回去。

    小乖挂着眼泪离开了姐姐的房间。

    阿丽看着她哭得稀里吧啦的样子,自己也有些难受。

    第二天,小乖在网上查了成绩,她考了全校第一名,考复旦绰绰有余,都能够上清华北大了,不过小乖很坚定的填了复旦大学,她说这样可以离姐近些。

    两姐妹的感情真的很好。

    阿丽想着妹妹喜欢出去玩,就偷偷在旅行社给妹妹报了名去北京,不能去北京上大学,但可以去去北京旅游一圈。

    刘小乖高兴到不行,开开心心的跟着旅行社去了北京玩。

    这么这样玩了玩,那样耍了耍,到了9月上学。

    刘小乖背着自己的行李和通知书,提前到了阿丽的住处,开学那一天,阿丽比小乖还要兴奋,下了班就直接没有睡觉,等着送小乖去复旦。

    阿丽给小乖提着行李去学校。

    学校开学的气氛特别好,高年级的学生会负责迎新,对他们特别的热情,阿丽和小乖就在小乖的一个学姐帮助下,很顺利的入驻了一个寝室。

    寝室特别的豪华,阿丽觉得比自己住的小房子还要豪华。

    她觉得妹妹真的很棒。

    报名完了之后,两姐妹在复旦的食堂吃了饭。

    小乖说要和阿丽一起在学校走走逛逛。

    阿丽也很兴奋。

    每个小孩子都有一个大学梦,她也不例外,而且作为全国排名前几的高级学府,阿丽自然也是兴奋到不行。

    两姐妹走在复旦的校园内,坐在湖边小庭院的椅子上,小乖突然有些忧伤的说着,“姐,你后悔过吗”

    “嗯”阿丽看着自己的妹妹。

    “如果不那么早的就出身社会,或许你也能够读这样的大学。其实你成绩一直很好。”

    阿丽笑了笑,“不后悔。小乖,看着你能够这么没有压力的读书,姐就够了。你别想那么多,姐是觉得,姐没能够读上大学,但是你帮姐实现了这个愿望就行。姐真的觉得,你能够上大学比姐自己上大学更开心吧。”

    “姐,你对我真好。”刘小乖扑进阿丽的怀抱里,“以后我赚钱了,一定好好养你。”

    阿丽笑了笑。

    有时候对人好,其实没想过要什么回报的。

    两姐妹在长椅上坐了一会儿,又往其他地方逛逛。

    复旦太大了,一天根本就逛不完的。

    两姐妹逛了好久,逛得都差点迷路。

    阿丽看了看时间不早了,就准备离开。

    小乖一直不舍的,将她送到了大门口,有些依依不舍。

    “刘小丽,我们倒是哪里都阴魂不散啊”身边,突然响起一个女性嗓音。

    阿丽转头,看着文沁站在那里,似乎也是来上学的,提着一个小型的行李箱。

    小乖看着文沁,似乎是对这个人有些熟悉,但又想不起来了。

    “哟,送你妹妹来上学”文沁有些阴阳怪气的。

    阿丽没有搭理文沁,她对着妹妹说,“我先走了。”

    “姐,她是谁啊”

    “别管了,反正以后在学校要是碰到她了,就避开走就行了,姐和她关系不好。”

    刘小乖偷偷看了一眼文沁,点了点头,“我知道了,姐。”

    “好了,回去吧,记得每天要定时吃饭。”

    “嗯。”

    “小乖拜拜。”

    “拜拜。”

    阿丽转身走了。

    文沁气呼呼的看着阿丽离开的方向又想起那天在宴会上的事情,气得差点没有吐血。

    她回头又看着刘小乖离开的方向,嘴角邪恶一笑。

    她就不相信,她找不到方法报复刘小丽

    阿丽将妹妹送去了学校,回到家就换了衣服去浩瀚之巅。

    浩瀚之巅此刻也有些人了。

    阿丽突然想起了些事情,去专用包房找阿彪。

    她推开房门,走进去。

    整个人突然顿了一下。

    姚贝坤和rose在沙发上缠绵。

    她以为这么早,姚贝坤不回来的。

    沙发上的两个人转头看着门口的方向。

    阿丽连忙关上房门,站在门口。

    平时这个门口都占了几个黑色西装的,今天突然也都不在,她就本能的以为姚贝坤没来。

    深呼吸了一口气,没过多久。

    房门突然打开。

    rose一脸不爽的看着阿丽,“你故意的是不是”

    阿丽实在是不想解释。

    “走着瞧,刘小丽。”rose大步离开。

    阿丽杵在门口,这个时候反而不知道该不该进去,她本来就是来找阿彪的,阿彪不在,又撞到了姚贝坤的好事儿,她怎么总是觉得,这段时间老是惹到姚贝坤。

    本来好长一段时间,两个人没有了任何交集。

    她硬着头皮,推门而进。

    “坤爷。”

    “找我有事儿”姚贝坤一边喝着酒,一边问她。

    “对不起坤爷,我找阿彪哥。”阿丽硬着头皮说道。

    姚贝坤的脸色似乎有些微的变化,不过在昏暗的环境下,她也看不清楚。

    “如果阿彪哥不在,我等会儿再来找他。不打扰你了,坤爷。”阿丽笑着说道,转身欲走。

    姚贝坤看着阿丽的背影,冷声说道,“你没发现你已经打扰到我了”

    阿丽离开的脚步顿了顿,有些无措的看着姚贝坤,“坤爷,我不知道你今天这么早就来了,我”

    阿丽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过来,阿丽。”

    阿丽看着他。

    “陪我喝点酒。”姚贝坤说。

    阿丽连忙坐过去,坐在他旁边,“坤爷,你今天心情不好吗”

    “没有。”姚贝坤直白的道,“反而很好。”

    “哦。”阿丽点头。

    她是真的看不透坤爷的。

    两个人坐在沙发上,阿丽在一杯一杯的敬姚贝坤。

    姚贝坤一边喝着酒一边说着,“我师父出狱了,阿彪去接她了。”

    “哦。”阿丽点头。

    “阿彪喜欢我师父。”

    “哦。”阿丽点头,看上去没什么异样。

    姚贝坤看着阿丽的表情,和阿丽喝酒。

    姚贝坤看了看时间,阿彪这个人从早上7点钟就去接武大了,现在都没接出来

    正这么想着,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阿彪出现在门口,身后跟着一个跟阿彪高矮差不多的女人。

    阿丽当时喝得有点多了,眼神有些迷茫。

    所以不知道姚贝坤突然变了一个人的模样,到底是不是真实的。

    姚贝坤从沙发上直接是蹦起来的,他跑过去,兴奋的叫着,“师父,请受徒儿一拜。”

    “”武大明显是石化了。

    她直直的看着地上半跪着的男人,真想一脚给他踹了去。

    “师父,徒儿让你受苦了。”姚贝坤继续说着。

    武大很无语,翻了翻白眼,“你起来,别让我动粗。”

    姚贝坤笑嘻嘻的从地上站起来。

    武大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姚贝坤坐在她的旁边,殷勤到不行。

    阿丽迷迷糊糊的看着面前的人,总觉得自己好像有些格格不入,而且自从那个女人出现后,姚贝坤的视线就没有在别人的身上,她其实是知道姚贝坤的生命中有特别重要的人。

    比如一个叫做乔汐莞的女人,那个女人对姚贝坤特别特别重要,总觉得那个女人一句话,姚贝坤就可以赴汤蹈火。

    至于这个叫做武大的女人,她想,大概也比较重要。

    她努力让自己站起来,笔直的走出去。

    这个时候,坤爷大概也不会让她陪他喝酒了。

    果然,她走出去的举动,似乎根本就没有人看到。

    她深呼吸,努力让自己走直线。

    每次陪姚贝坤喝酒,自己都跟没不要命似的猛喝,是真的很怕陪不好他。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在让自己的酒意慢慢消失。

    “丽姐。”一个小姐突然急急忙忙的出现在她的办公室。

    阿丽睁开眼睛,“怎么了”

    “rose被一个客人打了,打的还很严重,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阿丽猛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整个人一下子就严肃了起来,“怎么回事”

    “不知道,就听服务员说,rose被客人打了。”

    阿丽已经快速的走出办公室。

    小姐连忙又问道,“现在要不要去叫坤爷或者阿彪哥过来”

    阿丽准备点头的一瞬间突然又想起姚贝坤和阿彪在和一个女人叙旧,想了想,“我过去看了再说。”

    ------题外话------

    啊啊啊啊啊,么么哒。

    小宅疯狂的飘过。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