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三章 承诺随时有效

第十三章 承诺随时有效

作者:恩很宅
    <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 src="/gaogao/zhangjie/page-top.js"></script></table>    夜晚很深了。

    武大真没想过阿彪会喝成这样。

    今晚上大家是喝得比较多。

    她刚从监狱出来,姚贝坤那小子似乎也来了兴致,一直缠着她喝个不停。

    她喝了很多,和姚贝坤喝了很多,她实在没有注意到,阿彪怎么把自己给喝醉了。当回神过来时,阿彪已经现场直播了好几次了。

    到了凌晨,她实在受不了了,说散了。

    她觉得再这样喝下去,估计阿彪会把自己喝死在这里。

    姚贝坤看了看时间,也没有再死缠烂打,三个人一起走出去。

    “师父,麻烦你送阿彪回去,我晚上还有事儿。”姚贝坤说得很故意。

    武大皱眉,“他自己不能回去”

    “你觉得他这样了,可以回去”姚贝坤指了指她身上如烂泥一般靠着的阿彪。

    武大心情有些不爽。

    姚贝坤用眼神示意身后,“今晚我有约了。”

    武大眼眸一转,看着一个女人有些微醉的靠在大门边的墙壁上,似乎是很努力地再让自己清醒,她动作很慢,很轻,头垂得很低,看不清楚长什么样子。

    “所以,麻烦了师父。”姚贝坤笑得很邪恶。

    武大不喜欢和人计较,而且她性格天生爽直,也没多说,扶着阿彪就往小车内走去。

    姚贝坤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嘀咕道,“阿彪,哥们能帮的就到这里了,后面怎么样,看你自己造化了。”

    他都没有告诉他们,当时在包房喝酒的时候,他偷偷给阿彪换了度数最高的酒,阿彪一向不会推脱,知道自己酒精度数高也不会拒绝,也不会怀疑什么。他捉摸着,今晚不把阿彪给弄醉,两个人永远都亲近不了。

    嘴角一笑,转身走向那个尽管很努力让自己走之路还是歪歪倒倒的女人。

    小车内。

    武大一直靠在车窗上,没有看那个醉得不清的男人,眼眸就一直看着此刻尽管已经凌晨也依然繁花似锦的上海夜色,看着熟悉的一幕一幕,她偶尔也会有些感叹。

    她只坐了半年的牢。

    2年的牢,就坐了半年。

    在监狱中,莫名其妙就收到消息说有人预谋越狱,狱警查获,然后功劳记在了她的身上。莫名其妙的又收到信息说有人要做恐怖袭击,在街头埋了**,警方出动剿灭,功劳再次记在她的身上。

    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到最后,她不停的减刑减刑减刑,半年时间就出来了。

    她其实知道是有人在帮她。

    以现在高嵩在基地的地位,想要保一个人绝对不难。

    而这样的安排,她知道是老大在做。

    老大总是这般对他们,默默的,给他们最好的归属。

    她走出监狱,来接她的是阿彪。

    她知道老大做了手术一切平安,她以为老大会亲自来,不是失落什么,他们的人生本来就很坦然,不会因为细小的事情而触动感情,她只是有些诧异,为什么会是阿彪一个人来。

    而阿彪来了之后,就直接带她到了浩瀚之巅。

    然后,就喝酒。

    她印象中阿彪的酒量应该是很好的。

    “我想吐。”身边,突然响起阿彪难受的声音,也同时让她拉回了现实

    她转头看着阿彪,招呼着司机,“停车。”

    车子刚停下,阿彪就拉开车门,蹲在地上,吐了出来。

    声音听上去,有些撕心裂肺。

    武大找了一瓶矿泉水,抽了两张纸巾下去,递给阿彪。

    阿彪看着面前的东西,默默的接过。

    他喝了两大口矿泉水,漱口,然后用纸巾狠狠的擦拭着嘴角,“武大,让你见笑了。”

    武大笑了一下,不在意的说着,“没什么,我见过很多男人喝醉。”

    比如以前路远也经常喝醉。

    莫梳呢、温特森呢,酒量都不如她。

    男人喝醉了,总是比较粗狂的,而且有些不修边幅,她在男人堆里面生活,习以为常。

    “好点了就上车,我送你回去。”

    阿彪默默的坐上小车。

    武大也回到车内。

    车子一直都安静到仿若要窒息一般。

    阿彪这次吐了之后,似乎要清醒些了,突然脑海里面就想起刚刚离开的时候,姚贝困在他耳边说的话,说让他好好把握机会。

    今晚上自己被喝醉了,他刚开始也没想这么多。

    现在大概是懂了,坤爷在故意让他醉。

    都说酒后乱性。

    他抬头偷偷的看着侧面的武大。

    武大长得不漂亮,甚至不太女人,身高和他差不多,只是没有他这么壮。穿的衣服也比较中性化,说话做事儿都跟一个男孩儿差不多,却就是因为这份率真,让他真的动心了。

    他从很年轻的时候就跟着潇爷了,一心就想要帮着潇爷管理好场子,对其他事情半点兴趣都没有,到后来有一天姚贝坤突然问他都没有生理需求时,他才想起,这么多年,他还没有和任何一个女上上过床,大家称作这样的男人叫“处男”。

    一把岁数了还是处男,说出来,其实是很丢人的。

    也不是身体没有反应,但就是真的从未想过要和女人上床。

    偶尔早上起来会发现内裤湿润,能够想到的就是清洗干净,从未想过要任何人来帮忙解决。

    他想他大概真的和很多男人不一样。

    也不知道从多久开始,他看着武大会怦然心动,是在打拳的时候,看着她肆意的汗水,还是在偶尔一个不轻易间看到她突然浅浅一笑的模样,他开始有了,正常男人的反应。

    开始想要靠近女人,靠近武大。

    “你好点了”武大突然转头,看着阿彪。

    阿彪一怔,连忙收回视线。

    还好此刻很黑,应该看不到,他突然微红的脸。

    “能自己回去吗”

    “可以。”阿彪说。

    他甚至没有犹豫的直白说道。

    说出来后就后悔了。

    刚刚坤爷分明给他提醒得这么明显。

    武大点了点头,就没有多想了,转头继续看着窗外,一言不发。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阿彪下车。

    “早点睡阿彪。回去喝点蜂蜜水。”武大好心提醒。

    阿彪点头。

    阿彪走下车,往自己的公寓电梯走去,武大正在让司机开车,送她回去,突然听到车外一声巨响,武大和司机同时转头,看着阿彪那么高大一个人就这么直直的撞在了墙上,然后“哐”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武大和司机绝对是愣怔了至少两分钟,眼神就这么看着阿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司机弱弱的问道,“要下去看看阿彪哥吗他看上去好像真的醉得不轻。”

    武大抿了抿唇,终究还是打开了车门。

    她走过去,蹲下身看着地上的阿彪,“你还行吧”

    阿彪睁开眼睛看着武大,好久,“嗯。”

    武大突然笑了一下。

    这个死撑的男人。

    她突然一把扶起他。

    阿彪又这么软趴趴的,靠在了武大的身上。

    武大拖着阿彪进了电梯,“你家住几楼”

    “16楼。”

    武大按下了16楼的电梯。

    阿彪依然靠在武大的身上,一言不发。

    他刚刚,耍诈了。

    他想他终究还是笨的,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留住武大,所以选了最白痴的一种方式,刚刚撞在墙上那一秒真的痛的差点晕阙。

    电梯打开。

    武大继续拖着阿彪出去。

    “门号是多少”武大随口问道。

    “1606。”

    武大找着门牌,然后拖着阿彪停在一扇大门前,“密码多少”

    “8888。”

    武大一边输入一边说着,“能不能再简单点”

    阿彪没有说话。

    房门打开,家里面就自动开灯了。

    武大看着偌大的公寓,虽然装修简单,但绝对不便宜。而且在上海这个地段,跃层式公寓,怎么也得几百万。

    “你家还挺大的。”武大说,“一个人住着不觉得孤单。”

    “嗯。”阿彪应了一声。

    武大以为他只是单纯的在回应她的话。

    而阿彪其实再说,一个人住久了,真的有些孤单。

    武大费力的拖着阿彪走进了楼上的主卧室,楼上就一间卧室,很大,武大捉摸了一下,大概有乔汐莞送她的那个公寓那么大。

    阿彪这个男人看不出来,还挺懂享受的。

    她把阿彪扶向大床,将他放在床上。

    转身就走。

    阿彪看着武大离开的背影。

    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开不了口。

    他默默的闭上眼睛,有些失落。

    不知道过了多久,似乎感觉到脸上有什么温温热热的东西。

    他睁开眼睛,看着武大拿着他的毛巾在帮他擦拭脸颊。

    武大看着他睁开了眼,“不舒服就早点睡,我帮你擦一下,睡觉会舒服点。”

    “武大谢谢你。”

    “别客气,以前你也挨了我不少揍。”武大不在乎的说着。

    那是在打拳的时候。

    武大的拳法好,他挨揍很正常。

    “要不要帮你把衣服裤子脱掉”武大问,没有半点不好意思,说得理所当然。

    反倒是阿彪有些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武大看阿彪脸红红的,以为他酒精没过不舒服,也没有得到阿彪的同意,开始给阿彪脱白色短袖衬衣以及休闲长裤,以及他的鞋袜。

    现在阿彪就剩了一条黑色的内裤,突然的凉意让阿彪的脸更红了。

    武大去浴室再帮他拧了一张热毛巾。

    以前尹翔喝醉了,就老爱折腾她,她也习惯了。

    这么认真的帮阿彪擦拭着胸膛,只感觉到自己的手突然被一只有些粗的手掌握住。

    武大皱眉,“你是想要上厕所吗”

    阿彪握着她的手似乎更紧。

    武大莫名其妙,正欲推开他,突然感觉到阿彪的手心一个用力,猛地一下把她拉过去。

    武大一个始料不及,就这么撞在了阿彪的胸膛上。还未来得及反抗,阿彪突然翻身将她压在了身下。

    两个人近距离,四目相对。

    武大就这么看着阿彪红到不行的脸,“阿彪,你是不是酒精过敏,你脸真的很红。”

    “武大,我”阿彪看着她,似乎是有些话说不出口。

    “怎么了”武大莫名其妙。

    此刻阿彪的心跳还快得吓人。

    阿彪狠狠的吞了吞口水,“武大,我是不是说过,我不会让你孤独一辈子”

    武大看着他。

    “我说过,这个承诺随时有效。”阿彪继续说道。

    分明心跳越来越快。

    快到那一刻,武大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在随之加速。

    “武大,我忍了很久了。”阿彪一字一句。

    武大茫然的看着他。

    阿彪突然低着头,唇重重的压在她的唇瓣上。

    那一刻,武大的脸猛地一下红了,爆红,就像突然煮熟的虾子一般。

    怎么会这样

    她一直把阿彪当哥们。    她从未接过吻,从未被任何人吻过,她以前很爱路远,但是不管多酒醉的情况下,她都没敢主动亲过路远,而且她总是觉得,她不会和任何人发生亲密的关系,这会让她很不自在。

    她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他近距离的脸。

    她能够感觉到他唇瓣上的颤抖。

    两个人都像傻了一般,彼此对视着彼此,一动不动

    ------题外话------

    好吧,小宅承认,小宅这两天带着宝贝牵着老公在三亚玩,总是玩过头了就更新比较具体。

    小宅尽量保证更新啊,么么哒。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