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五章 越重要,越受伤

第十五章 越重要,越受伤

作者:恩很宅
    “反正对坤爷而言,肯定是不想我受这般委屈。”rose说的一脸得意。

    阿丽抬眸看着她,脸色微动。

    rose依然一脸高傲。

    “rose,昨天坤爷送我回去……”

    “坤爷送你回去了?!”rose打断她的话,脸色瞬间就变了。

    “你听我说完。”阿丽显得平静了很多,她看着rose,虽然真的很不喜欢这个女人,也真的很认同小花说的话,姚贝坤看上rose大概是眼神出了问题。但毕竟已经成为了事实,她也只能迎合,她说,“昨天晚上坤爷专程交代我让我对你好点。”

    rose原本一脸不爽,一听阿丽这么说,整个人就明显的惊喜到笑了起来,“真的?”

    “嗯。”

    “还说什么了?”rose很激动。

    阿丽想了想,“说你是他的女人。”

    “坤爷真的这么说?”rose表现得更加兴奋了。

    “真的。”

    “阿丽你没有骗我?”

    “我骗你做什么。”

    “我就知道坤爷心里是有我的。”rose一脸兴奋。

    阿丽笑了笑,“既然你是坤爷的人,坤爷也专程给我交代了让我好好待你。rose,你以后有什么尽管给我提,我能够帮你的,就多帮你。”

    rose此刻心情很好,她转头看着阿丽,“阿丽,你还真是聪明,怪不得这么快爬上了老鸨的位置,这么会见风使舵。”

    “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总不能和自己过不起。阿丽以后还希望rose在坤爷面前多说说好话。我也没多少梦想,就是想再多做几年,多赚点钱,以后离开的时候也能够有钱养自己后半辈子。”阿丽说得诚恳。

    rose一脸不屑,“你就这点出息。”

    “所以还望你高抬贵手,以前那些不愉快希望你能够忘记。以后咱们和平相处。”阿丽笑着。

    就是这般。

    她们这种人,最会的就是讨好。

    不管讨好谁,包括自己讨厌得想吐的人。

    为了生存下去,什么都做得出来。

    “得了吧阿丽,你现在是知道我的重要性了才这么来对我,我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讨好的人。不过算了,我也懒得和你计较!以后你给我安排班的时候多询问一下我的意见,那些不太好伺候的人就别给我安排了,还有,以后有什么客人先让我选了再给你手下的那些小鸡仔。”

    阿丽嘴角笑着,“我尽量。”

    rose似乎是非常满意的,转身走了出去。

    阿丽看着她的背影,微微喘了一口气。

    反正,早就习惯了,言不由衷。

    讨好谁不是讨好?!

    rose走出房间,心情很好,昨天发生郑老板的事情后,坤爷把她送出来后,分明在门口停了好一会儿,最后才离开,离开的时候冷冷的让她今晚早点回去,她以为他不高兴了,所以今天就早早的来上班,想要讨好一番坤爷,却没想到听到阿丽说了这么一番话。

    心情自然是好到不行。

    她走向专用包房。

    房门推开,阿彪在里面。

    rose娇滴滴的声音喊着,“阿彪哥。”

    阿彪看了她一眼,“有事儿吗?”

    “没事儿,我就是,就是来找坤爷。”rose说得很羞涩。

    “坤爷不会这么早来,你有什么事情给我说,我到时候帮你传达就行了。”

    “阿彪哥是不喜欢rose吗?”rose有些受伤。

    阿彪皱了皱眉头,“没有喜欢和不喜欢。”

    声音,冷漠。

    rose心里很不爽,想着自己要是真的成了坤嫂,这个阿彪她一定要好好的修理,这么不把她放在眼里。

    “坤爷大概好久来?”rose觉得尴尬,找话题。

    “说不准。”阿彪一直表现得很淡。

    “哦,那我晚点再来找他。”

    说着,rose就准备出去。

    阿彪看着rose的背影,开口道,“坤爷不喜欢不请而来的人,你最好别触碰到了坤爷的底线,别怪我没提醒你。”

    rose心里不爽到极致,脸上却还是笑着说道,“谢谢阿彪哥提醒。”

    阿彪没什么表情。

    rose大步离开,有些气愤。

    等她以后真的爬上去了,看这个阿彪会怎样对她?!

    肯定也会像刘小丽那样,像条狗一般,摇着尾巴对她示好。

    这么想着,似乎都大快人心。

    ……

    这段时间,阿丽对rose确实比较好。

    rose不想接的客人就不接,rose接客接到一半不愿意再继续下去就不继续下去,每次有客人来,rose先挑选,挑选完了再给其他姐妹,这一系列举动,让其他姐妹的情绪越来越大。

    不只是对rose的不满,对阿丽也是不满到极点,私底下大家都说阿丽偏心,拍马屁拍得真是太过分了!

    阿丽知道其他人怎么说她。

    她在阿丽的事情上确实做得明显。

    不是她做得明显,是rose需要这样高调的待遇,以显示她在场子的地位。

    阿丽刚刚接到阿彪的电话,让她去包房。

    她想,终究会有这一天。

    她硬着头皮走进去。

    包房中只有阿彪在,她左右看了看。

    “别看了,坤爷今天不在。”阿彪说。

    阿丽微微一笑,“阿彪哥找我什么事儿?”

    “这段时间小姐抱怨比较多,场子里面客人抱怨也很多,我问了一下,好像都是来自rose。”

    阿丽抿了抿唇。

    “你平时处事这么成熟,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阿丽咬着唇没有说话。

    阿彪皱眉,“阿丽,这么多年了我对你如何你也知道。今天之所以在坤爷不在的时候找你,就是想要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阿丽看着阿彪,深呼吸一口气,说道,“阿彪哥,前段时间坤爷让我对rose好点。也说过rose是他的女人。老板的女人,我也不能不讨好。所以rose霸道了一点我也只能任由她如此。”

    阿彪脸色似乎是有些变了,“谁说了rose是坤爷的女人的?”

    “坤爷自己说的。”

    “坤爷只不过对rose……”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进来。”阿彪冷声道。

    “对不起啊阿彪哥,刚刚rose姐的房又发生了些事情,让丽姐赶快过去。”小姐急急忙忙的走过来。

    rose来场子并不长,但是大家现在都自觉地叫她姐。

    阿丽转头看向阿彪,“阿彪哥,那我先过去看看。”

    阿彪脸色实在不好,摆了摆手,“去吧,完了回来我们好好谈谈。”

    “是。”阿丽点头。

    说完,就随着小姐去了rose的包房。

    包房中,客人又在投诉rose酒不喝,歌不唱,舞不跳,甚至连碰都不准碰。还把自己当黄花大闺女了不是?!

    阿丽连忙打圆场,笑着说道,“哎呀,黄老板,这几天咱们rose身体不适,有点小感冒,不是怕把您老人家招惹起了吗?这样,阿丽另外找一个小姐陪您喝酒唱歌跳舞怎么样?”

    “不行!我点了最贵的小姐,我就是冲着rose的名声来的,你让我另外换,怎么可能!”黄老板一口笃定。

    阿丽看了看rose。

    rose明显一副,我就是不再伺候了的表情。

    阿丽顿了顿,“要不这样,要是黄老板不嫌弃,我来陪你喝酒如何?阿丽酒量还不错,拳也行。”

    “我就是嫌弃,谁稀罕让妈妈桑来玩!腻死了!”黄老板直接拒绝,“今晚我就要rose了,其他谁都不行!”

    rose看着黄老板,听说这老男人出手大方,今晚上陪他玩了这么久,一点小费都没有,谁还要陪他玩?!她才没空陪这种人。

    阿丽看着rose的模样,知道凭rose的性格,肯定是不可能了。

    她想了想,“要不这样黄老板,我另外找两个小姐陪您,价钱就算一个人的……”

    “我说了我今晚就要rose了,其他谁都不行!你给我出去!”黄老板是真的动怒了,脾气很大。

    “黄老板……”

    “说什么话都没用!”黄老板说,“今晚我还要带着rose出台!反正我是付了小姐费的!”

    “阿丽,我今晚不方便做事儿。”rose直接说道。

    阿丽确实有些为难。

    她看着黄老板,又是一脸讨好,“黄老板,今晚rose确实不方便伺候你,要不你下次,下次给你打个折扣如何?”

    “不方便?!行啊,不方便我检查检查,要是真的来红了我也没兴趣。”说着,黄老板就走向rose,抱着rose就准备扒她的裤子。

    “你别过来!”rose看黄老板来真格了,有些惊恐道。

    “劳资付了钱的,你别给劳资装。”黄老板狠狠的说着。

    阿丽也有些着急了,走过去拉着黄老板,“黄老板,您别这样,小姐也是人的,我们好好说可以吗?”

    “好说!大爷我没心情和你好说!劳资的钱从来没有白花了的道理。”黄老板一边说着,一边抱着阿丽,又是亲又是啃的,手也开始不规矩的到处乱摸,顺便开始解自己的裤子。

    “放开我,放开我!阿丽,你还不快点帮我把他拉开,我不想做!”rose挣扎着,但是男人的力气和女人的力气,哪里可以比得了。

    阿丽一咬牙,用尽全力拉扯着黄老板。

    黄老板被阿丽一下子拉扯在地上,rose提着裤子就往外跑。

    黄老板看了一眼跑掉的rose,一气之下,拿起身边的酒瓶子,猛地一下往阿丽的头上敲去。

    一阵疼痛。

    阿丽看着自己头顶上流出来一道鲜红的血液。

    “找死吗?!”黄老板狠狠的说着。

    阿丽觉得头剧痛,还有些晕,她现在甚至不敢动,她怕摇晃得厉害会直接晕过去。

    黄老板喝了点酒,也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拉开房门对着外面的服务员说道,“给我把rose找回来!”

    阿丽蹲坐在地上。

    她的意识有些模糊了,模糊到听不太清楚身边人的话。

    她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晕倒,不能死。

    这辈子还有很多未完成的事情,现在不能死。

    她努力的捂着自己的头顶,想要阻止血液的流淌。

    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阿丽转头,看着阿彪有些紧张的样子,“怎么样?”

    阿丽看着他,想要笑笑,但又怕自己会死,连忙说道,“阿彪哥,我头晕得很。”

    “我送你去医院。”

    “谢谢阿彪哥。”阿丽笑着,温顺的躺在阿彪的怀抱里。

    阿彪急急忙忙的抱着阿丽走出包房,长长的走廊上,阿彪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阿彪看着武大站在前面,身边还有两个熟悉的人,一个是顾子臣,一个是乔汐莞。

    乔汐莞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怀抱里面的女人,嘴角笑得很深。

    阿彪正想要解释什么,武大已经走过了他的身边。

    阿彪看着她的背影,低头看着怀抱里面的女人,抬着脚步往大门外走去。

    阿彪把阿丽放在小车上,自己也准备坐上去。

    “阿彪哥,你去忙吧,我自己去就行了。”阿丽有些虚弱的说道。

    “你不是头晕吗?”

    “没事儿了。”阿丽笑了笑,“现在好多了。”

    “真的?”

    “嗯,真的。”阿丽点头。

    阿彪犹豫了一下,对着司机说道,“负责送她到医院知道吗?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

    “是的,阿彪哥。”

    交代完,阿彪就离开了。

    阿丽靠在座椅上,她真的很怕自己的血弄脏了座椅,阿彪哥的车大概很贵。

    嘴角微笑了一下,阿彪哥应该是真的很喜欢武大。

    从来没看到他那么慌张的样子。

    怕被误会吧。

    其实还是真的有些羡慕的,她总觉得被阿彪哥一直惦记着的女人,真的会很幸福。

    回神,有些落寞的一笑。

    总是会羡慕别人的幸福,那是知道,自己不可能拥有。

    车子很快到了她们小姐指定的那家医院,阿丽下车,司机说陪她,她也拒绝了,现在好多了,而且流了那么多血也没死,大概是不会死的。

    她自己一个人去急症室挂号,然后被送进去包扎。

    伤口有些深,缝了好几针,头发也被剃了一块,不过她头发多,而且也够长,应该不会受影响,只是一直都觉得头皮疼,疼得有些锥心。

    医生让她在医院输点消炎水再回去。

    她也就坐在走廊上,一个人有些孤独的,输水。

    她拿出电话,想要给小乖打电话,顿了顿,又放弃了。

    不知道为什么,小乖这段时间对她越来越敷衍,很多时候给她打电话,她说不了两句就说有课挂了,周末让她来这她这里住两天她也拒绝了,终究还是有些失落的,不过小乖长大了,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了……

    这么一个人无所事事的坐在走廊上,眼神不时的看着点滴液。

    “刘小丽?”空旷的走廊上,突然响起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

    阿丽转头,看着文昊。

    眼眸垂下。

    她都快忘记了,文昊在这里上班。

    大概是很久没有了医院了,这段时间场子还算太平。

    文昊还穿着白大褂,今晚估计是值晚班。

    阿丽有些时候也不太明白,以文昊的家庭,根本不需要来做医生的。

    有钱人,总是喜欢折腾。

    “头怎么了?”文昊问她。

    “不相信撞到了。”

    “看样子不像是撞的。”文昊说,“不听话被客人砸的?”

    阿丽低垂着头,也没有反驳。

    文昊有些讽刺的笑了一下,“还以为你在你那个圈子混的不错!没想到也会这般狼狈?”

    “我这个圈子里面,我们妓女一向狼狈。”阿丽直白道。

    “那倒是。”文昊点头,“不过。一个人?”

    “你看到我身边还有其他人吗?”

    “那天陪你出现的男人呢?不是还英雄救美吗?这次没救你?”文昊问她,口吻分明满是不屑。

    “你明知道我是妓女,哪里可能会有固定的男人,不过是男人的玩物而已。”阿丽笑着说,“时间不早了,你还不下班?”

    “我还有一会儿。”

    “哦。”阿丽点头。

    “陪陪你?”

    “不用了,我点滴完了就回去了。”

    文昊看着她的点滴瓶,“话说刘小丽,你知道你妹这段时间和我妹妹文沁走得很近吗?”

    阿丽抬眸看着他。

    “不知道吗?你妹挺喜欢和我妹玩的,还到过我们家几次。”文昊说得漫不经心。

    阿丽的脸色有些微变。

    “你妹看上去和你完全不一样,长得挺文静的,说话处事也大方,果然是高材生。听说你妹读的可是复旦最好的专业,那个专业出生的学生,百分之八十在还未毕业前就会被公司以高新聘请,倒是很有出息!”文昊赞扬。

    阿丽没有说话。

    “刘小丽,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出生这么不好,还是少去找你妹,别让她在学校无地自容。”文昊说,“上次我碰到你妹妹说起你的时候,她都是排斥的。”

    阿丽喉咙一直上下起伏,沉默不语。

    “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你回去注意安全。”文昊说完,就离开了。

    走得那么坦率。

    阿丽看着他的背影,忍着的眼泪终于不自觉得流了出来。

    是啊,她出生这么不好,她怎么都忘记了,就算没有招惹到任何人,也会被人所瞧不起的。

    小乖大概也察觉了。

    她默默的坐在那里,默默的哭泣。

    眼泪就掉在了她的手指上,一滴一滴,她忍得有些辛苦。

    越是重要的人,越会容易被伤害……

    ……

    浩瀚之巅。

    顾子臣、乔汐莞和武大一起来到专用包房。

    姚贝坤看着他们,自然是笑脸相迎。

    几个人坐定之后,乔汐莞故意的问道,“阿彪刚刚抱着急急忙忙走出去的女人是谁啊?看上去阿彪挺关心的啊。”

    “谁?”姚贝坤也有些诧异。

    “就是一个女人,我看得也不清楚,头应该是受伤了,手上有血。”乔汐莞淡淡的说着。

    姚贝坤沉默了一秒,似乎是在想什么。

    “我倒是从来没有看到阿彪这么慌张的样子。”乔汐莞故意道,“是不是,贝坤。”

    “阿彪那个闷葫芦,就是一脸扑克相,对谁都是如此。是吧,师父。”姚贝坤完全是精儿,哪里不知道乔汐莞意有所指。

    乔汐莞嘴角一笑。

    姚贝坤也得意的笑了一下。

    两个人暗渡成仓,让坐在他们中间的顾子臣似乎有些不爽,他将乔汐莞搂抱在怀里,以行动抗议。

    乔汐莞也温顺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到现在,顾子臣的手术成功后半年了,她总是喜欢躺在她的胸膛上,然后静静的听着他的心跳,仿若只有这样,才能够安抚她患得患失的内心。

    “他对谁怎样,关我什么事儿。”武大直白的说道。

    “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说说也不要拉扯到我身上了。”武大似乎是有些生气。

    姚贝坤眼眸一紧,总觉得好像,有戏。

    乔汐莞也觉得有戏。

    “对了,师父,那天你送阿彪回去吗?就是他酒醉那天?”

    “送了。”武大直白。

    “他没事儿吧。”

    “他有事儿现在还会出现在你面前?”武大瞪着姚贝坤,这货就是欠揍的吗?!

    姚贝坤笑了笑,“随口问问。就是听阿彪好像说,说什么亲吻来着……”

    “没有!”武大一口否定。

    房间中其他三个人都转头看着她。

    武大脸红了,“什么都没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分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节奏。

    不过其他人也没有说破。

    正时,阿彪推来门回来了。

    所有人看向他。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乔汐莞诧异的问道,怎么看也是要送去医院的节奏。

    “她说没什么事儿,自己去医院了。”

    “这么不会怜香惜玉,我看那女人伤得不轻啊。”乔汐莞说。

    “是伤得严重,不过她就是倔强,我也没办法。”阿彪的话语,分明有些暧昧。

    乔汐莞转头看了一眼武大,看着她依然一副不敢她事儿的表情。

    “是吗?这年头还真的很少看到这种女人,男人一般都喜欢来着。”乔汐莞看上去,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阿彪也没有反驳。

    有些时候不说话,并不是说明不在乎,而是会让人误会成,默认。

    武大似乎是有些烦躁,她对着姚贝坤,“没酒的吗?”

    “师父来了,怎么会没酒。阿彪,让人拿几瓶特供来,我今天好好的陪陪我女神,还有我师父。”自动忽视了顾子臣。

    顾子臣也不在乎。

    阿彪连忙出门去叫了酒。

    很快就来了好几瓶,一人倒了一杯。

    “你不能喝。”乔汐莞对着正欲举杯的顾子臣,很严厉。

    “医生说可以适当。”

    “没有适当,你就是不能喝。”乔汐莞坚决到不行。

    顾子臣沉默着,把酒杯放下了。

    乔汐莞也不顾旁人的面,主动亲吻了一下他的唇瓣,“当奖励。”

    其让人也都自觉地将视线移开。

    倒是姚贝坤,故意不爽道,“这是故意要羡慕死我们单身狗,是吧阿彪……”

    阿彪有些不好意思的应了一声。

    顾子臣也不太习惯这么大庭广众,他也似乎有些尴尬,微清了清喉咙,“我今天来这里,就是给你说一声,我和你女神这个月28日准备举行结婚典礼了,你到时候记得准时参加。”

    “……”姚贝坤觉得,这就是晴天霹雳。

    “你不来也行。”顾子臣说,“我没意见。”

    “谁说我不来了,我、偏、要、来!”姚贝坤一字一句。心里补充着,看我不弄死你!

    顾子臣不在乎的耸肩。

    乔汐莞弱弱的拉着顾子臣的手,“真的要举行婚礼?”

    “难道你觉得我在看玩笑?”

    “……”好吧。

    大病初愈的人,总是有些神经短路的。

    她就,将迁就一下吧。

    “不喝酒吗?”武大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姚贝坤连忙拿起酒,“当然要喝,最好是把我喝死算了,免得心烦。”

    故意说给顾子臣听的。

    顾子臣却只是把乔汐莞抱得更紧。

    麻痹。

    他的女神,一次二次的,嫁给了同一个男人!

    不过。

    他眼眸微动,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低声问了问阿彪,“是阿丽受伤了吗?”

    阿彪点头。

    他就知道,一般最不会好好保护自己的,就是刘小丽那个蠢女人!

    ------题外话------

    呼呼,小宅狠狠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