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十七章 幸福,近在咫尺

第十七章 幸福,近在咫尺

作者:恩很宅
    小小蜗居,两个人大眼瞪小眼。超快稳定更新小说,本文由 。l。 首发

    阿丽看着姚贝坤,看着他突然站起来,走向她的小床,一下子躺在上面,一动不动,就是一副大爷我今晚就睡着这个的表情。

    阿丽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姚贝坤是睡惯了奢华大床,要来体会一下她们的民间疾苦吗

    阿丽这么安静的至少等了5分钟,她微叹气,“坤爷,那你要洗澡吗”

    “你这里可以洗澡”姚贝坤转头看着她。

    否则他以为她每天都没有洗过澡吗

    “在哪里”姚贝坤似乎也觉得自己问得有些多余。

    阿丽指了指那个小厕所,“淋浴。”

    姚贝坤从床上起来,直接就走了过去。

    关上房门,一会儿又打开,“怎么全是冷水”

    满脸不爽。

    阿丽走进去,进行调试。

    她的热水器又不是直接可以设置水温的。

    调试好了,阿丽出去。

    姚贝坤在里面洗的很憋屈,因为真的太小了。

    洗完之后,又打开房门不爽了,“我的衣服呢”

    “你什么时候放衣服在我这里了”

    “那我穿什么”

    “原来的那我找找有什么干净的可以给你穿不。”阿丽认命的去翻自己的衣服,找了一间特别宽松的体恤和短裤,递给他。

    姚贝坤非常不爽的穿了出来。

    衣服看上去又短又小,裤子也搞笑到不行。

    阿丽想要笑得,看着姚贝坤黑着一张脸,又默默的忍了下去,“我去洗澡了。”

    姚贝坤没说什么,一脸不爽的坐在床边。

    他也觉得自己是撞邪了到这个地方来,分明四面都是墙,感觉自己想要活动都活动不开,而且身上的衣服勒死了,各种不爽。

    阿丽洗的很快。

    三两下就把自己洗干净了。

    她穿着一条保守的睡裙出来,看着姚贝坤还一脸嫌弃的看着她的家,这么嫌弃,干嘛不走

    她嘀咕了两句,走向他,看着他还湿漉漉的头发,“我帮你吹头发吧。”

    姚贝坤转头看着她。

    阿丽洗完澡后,妆也卸了,脸蛋红彤彤的,身材其实不错,即使睡衣很保守,看上去依然玲珑有致。他其实挺喜欢阿丽这么干干净净的模样。

    恍惚记起第一次和阿丽上床。

    阿丽躺在他身下,瑟瑟发抖,她说,“坤爷,麻烦你轻点好吗我听说第一次很痛,还会流血。”

    当时他真的笑了。

    多清纯的女孩子。

    终究,在他的身下玷污了。

    “要吹头发吗”阿丽继续询问。

    这个女人对着他,总是小心翼翼。

    姚贝坤点头。

    阿丽拿出吹风机,爬到床上,跪坐在他身边,轻轻地把他吹着头发。

    姚贝坤的头发居然是软软的,摸着很柔顺。

    阿丽觉得这和他全身都是刺的性格一点都不像。

    姚贝坤感受着吹风机传来的温度,心里说不出来什么感觉,在吹风机声音停下来那一刻,只是有些失落。

    阿丽从床上下来,拿着吹风机去浴室给自己吹。

    姚贝坤就顺势的躺在阿丽的床上。

    床上似乎还有阿丽的味道,清清淡淡的,没有她身上平时那庸俗的胭脂水粉味,闻着也舒服,而且总觉得很干净。

    阿丽吹干了头发,就看着姚贝坤在床上睡了。

    她从柜子里面拿了一床被单准备在沙发上将就一晚。

    “你做什么”姚贝坤看着阿丽的举动。

    “我睡沙发。”

    “谁让你睡沙发了。”姚贝坤不爽。

    “床太小了。”面前容纳她和她妹妹还行,要是他们俩一起,她并不觉得可以睡得安稳。

    “过来,一起睡。”姚贝坤一脸不容拒绝。

    阿丽咬了咬唇,还是爬了上去。

    两个人紧挨在一起。

    姚贝坤不是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睡觉的吗何况这么窄的地方。

    两个人沉默的睡着。

    阿丽将灯光熄灭。

    灯光熄灭后,房间就非常暗了,周围很静,仿若只有彼此呼吸的声音。

    阿丽也不敢动,怕动了,就滚下床了。

    “很热,把空调开起。”姚贝坤突然指使。

    “我开了空调了。”阿丽说。

    “度数调低点,16度。”

    阿丽去弄空调。

    她一般开空调的时间不多,而且温度不会太低,节约电来着。

    两个人又这么沉默的睡着。

    “你晚上睡觉还穿什么文胸。这么硬,压着我了,脱了。”姚贝坤不爽抱怨。

    阿丽脱掉文胸。

    “你的头发扫到我的脸了,扎起来。”

    阿丽起来扎头发。

    “你的枕头太低了,我睡着不习惯”

    “你床怎么这么硬”

    “床单一点都不柔软”

    姚贝坤终于睡着了。

    阿丽默默的默默的,轻轻地深呼吸,就怕把这蹲大佛给吵醒了。

    她刚刚真的好几次很想霸气的回答他,这么嫌弃你就不要睡啊,赶紧回家找你妈去

    不过她胆小,不敢得罪老板。

    她想要挣扎起来,去沙发睡,她真的不觉得两个人会睡得安稳,可是姚贝坤压着她太紧,她根本就动弹不得,这么不爽的姿势一直折腾着折腾着,总算自己也睡着了。

    睡得正好。

    “咚”阿丽觉得自己屁股剧痛。

    她迷迷糊糊的左右看了看,自己什么时候从床上滚了下来。

    她爬起来看着在床上睡得乱七八糟的姚贝坤。

    这个男人。

    要她的时候抱得紧紧的,不要了就踹她下地。

    她恼火的摸着自己的屁股从地上站起来,还是人命的去了小沙发睡觉。

    再这样下去,不知道会被这个男人踹多少次。

    她躺在沙发上,看着窗外依然暗黑的天空。

    家里面很少来人,文昊以前来过,那个时候自己还满怀着希望。

    现在姚贝坤来了,她实在不知道该对这个男人报以什么样的态度

    阿丽也不知道自己昨晚多久才睡着。

    反正想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想得自己还挺伤感的,当真的瞌睡来到不行了才睡着,一睡就真的睡熟了。

    直到。

    也不知道是早上几点,耳边响起一个不太好的男性嗓音,“你怎么还是睡这里了”

    阿丽睁开眼睛,看着居高临下的男人。

    姚贝坤满脸怒气。

    这个女人就怎么讨厌和他睡一张床

    阿丽觉得自己真的很委屈,她从沙发上坐起来,根本没有睡醒,头重脚轻,她喃喃的解释道,“昨晚上你把我踹下床了。”

    “”姚贝坤瞪着她。

    “你睡相不太好。”阿丽直白。

    姚贝坤反驳,“那是你床太小了”

    反正你借口那么多。

    阿丽也不多说。

    她站起来,“坤爷你要吃早饭吗”

    “可以吃什么”

    “我可以熬点粥,然后出门买点包子馒头什么的,这边楼下很多早餐店”

    “不用了。”姚贝坤一听着吃这些就各种不爽快了。

    阿丽也不多说,就默默的看着他。

    现在,这个男人该走了吧。

    折腾她也折腾够了

    “你现在准备做什么”姚贝坤突然问她。

    “如果你不介意,我准备再睡一会儿。”阿丽说。

    她是真的还很困。

    “”

    阿丽笑着说,“那坤爷现在要走了吗”

    “我说刘小丽,我忍你很久了,你就这么想我走吗”姚贝坤怒吼。

    阿丽咬着唇。

    “过来。”姚贝坤叫着她。

    阿丽一怔。

    这么小的房间,他们就一步之遥而已。

    姚贝坤似乎是不耐烦的,大步走过去,突然托着阿丽的脸颊,一个吻重重的印了下去。

    阿丽又怔住了。

    姚贝坤这是没睡醒的节奏

    果然是没睡醒吧。

    这货清早八早就开始开荤了,而且非常急不可耐。

    阿丽觉得自己的小床都要被他给折腾塌了。

    下午。

    浩瀚之巅。

    姚贝坤难得这么早的去了专用包房。

    阿彪也在。

    姚贝坤皱眉,“怎么了,又没戏”

    阿彪点头,“我不会乘人之危。”

    姚贝坤翻白眼。

    有时候上女人就应该霸道霸气硬上弓

    比如今早对刘小丽。

    他到现在都觉得挺爽的。

    刘小丽的身体和他很好。

    要不然,他也不会这么久以来,间隔一段时间就会和她来一晚,总觉得这么多女人,新鲜是新鲜,而后总是没有得到深度满足,但和刘小丽不一样,抱着她的身体,觉得很暖和。

    “那你昨晚上都做了什么”姚贝坤翘着二郎腿,问他。

    “就是送武大回去,武大让我走,我就走了。”

    “”姚贝坤无语了。

    “没关系,时间还长,我慢慢等。我不着急。”

    “你不着急,我都着急了。”姚贝坤翻白眼。

    “我出去看看场子。”每次这种话题,阿彪都要转移话题。

    “等等。”姚贝坤突然一脸严肃。

    “什么事儿坤爷。”阿彪也很严肃。

    “昨天阿丽的事儿,又是rose挑起的。”

    “嗯。”

    “rose这段时间在场子很不安分”

    “嗯。”

    “谁给她这么大的权利了”

    “不是你吗”阿彪直白,“阿丽说你给他说过,让你对rose再好点,而且还给她说了rose是你的女人”

    “我他妈的什么时候说过”姚贝坤怒吼。

    吼出来,突然又想起了什么,“我好像是说过。我也就是随口说说而已。”

    “”阿彪表示,他习惯了坤爷的喜怒无常。

    “所以阿丽现在就处处的让着rose。”

    “不仅如此,rose惹出来的一屁股破事儿,都是阿丽在善后。比如不接客人,阿丽就安排其他小姐,小姐抱怨阿丽。比如接客人接到一半不接了,阿丽就自己上,还要忍受客人的各种脸色。还有很多,但凡是rose的事情,都是阿丽去处理”

    姚贝坤听着,脸色越来越不好了。

    阿彪也没有夸张,他只是还原事实而已。

    “阿彪,找个时间让对方把事情谈了,顺便把rose送走。”姚贝坤直白道。

    “好。”阿彪点头。

    “你去忙自己的吧。”姚贝坤摆了摆手。

    阿彪离开。

    姚贝坤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这段时间一个人的时候,总是觉得,无味。

    阿彪走出包房,电话突然响起。

    阿彪看着来电,连忙找了个安静的地方接起,“你好,乔小姐。”

    “昨晚上如何”

    “没有如何。”阿彪有些脸红,“我不想乘人之危。”

    “”估计那边的表情和姚贝坤刚刚的表情一样。

    沉默了好久。

    “阿彪,我现在教你一个方法,如果武大还无动于衷,你还不好好把握,你们俩就真的是有缘无分了。接下来我说的你要好好听,不要有疑问也不要胆怯,按照我教的做就行了。”

    “哦。”阿彪有些没有底气。

    乔汐莞也给阿彪拒绝而机会,一字一句的将她想了好久的方案给说了出来。

    听到后面,阿彪的脸都红到不行了。

    乔汐莞最后总结,“看你的了,阿彪,加油。”

    “谢谢你乔小姐,我试试”

    “别这么没有底气,加油”阿丽鼓励。

    阿彪点头,“嗯。”

    挂断电话,阿彪有些尴尬的深呼吸一口大气。

    他从来没有做做过这么大胆的事情,他是真的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刚刚乔小姐说了,幸福要靠自己好好把握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幸福是自动就来敲门的。

    他走出安全通道,随处在场子里面晃悠。

    阿丽也从自己的办公室出来,有些匆匆忙忙的脚步,和阿彪正面相撞。

    “阿丽。”阿彪叫着急切的她。

    “阿彪哥好。”阿丽似乎才看到他,连忙说着,“rose又不接客了,我去看看。”

    “我陪你去。”阿彪突然开口道。

    阿丽一怔,随即点头。

    两个人一起走向包房,推开房门。

    一推开房门,就看到客人用酒泼rose,泼得她满脸都是。

    rose现在在场子的优越性惯了,对于这样的客人几乎是不屑一顾的,她狠狠地看着客人,也不多说一个字,转身就走,根本不给客人任何面子。

    阿丽认命的,知道今晚上又得给rose收拾烂摊子了。

    咬着牙准备进去。

    阿彪突然大步走在前面,“怎么回事”

    声音冷漠到不行。

    rose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她看着阿彪出现,又看了看阿彪身后的阿丽,眼色一紧,下一秒就变得梨花带雨的,“阿彪哥,你刚刚也看到了,刚刚客人用酒泼我,我”

    “你没惹着客人,客人做什么要这样对你rose,你赶紧去给我赔礼道歉”阿彪声音冷漠到,让人有些寒颤。

    rose直直的看着阿彪,欺负场子里面其他人她倒是点都不用手软,但是阿彪,她还没这么大的胆子。

    “可是阿彪哥”她选择用装可怜的方式。

    “还不去”阿彪毫无所动,声音更是冷得不行。

    rose咬牙,知道自己现在要是什么,日子还是这般过下去。

    今晚上阿彪突然给她打电话,让她去专用包房,然后说,武大在。

    阿丽瞬间懂起了阿彪的意思,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就过去了。

    她敲门,推开包房的门,里面还是那些熟悉的人,比如顾子臣、乔汐莞、武大,以及姚贝坤和阿彪。

    气氛挺好的,她去显得有些唐突。

    阿丽默默的调整情绪,笑盈盈的走进去,“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我找阿彪哥有点事情。”

    所有人就看着她。

    她看到那么漂亮的乔汐莞,温顺的靠在顾子臣旁边,然后绝美的脸蛋上,拉出一抹好看的微笑,分明是在给她信号。

    她回以一笑,然后转身走向阿彪,“阿彪哥,麻烦你出来一下。”

    分明,亲昵到不行的举动。

    阿彪有些不自在,却还是跟着阿丽站了起来,对着姚贝坤说道,“坤爷,我出去一会儿。”

    姚贝坤眼眸看了看阿丽挽着阿彪手臂的手,脸色淡然,“去吧。”

    阿彪和阿丽离开。

    乔汐莞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突然开口道,“贝坤,刚刚那女人看上去挺熟的,是谁啊”

    “场子里面的妈妈桑。”

    “这么年轻”乔汐莞惊讶。

    “嗯。”

    “啊,对了,就是那晚上阿彪抱着的女人吧。”乔汐莞说,“我就说怎么这么熟悉。”

    “嗯。”姚贝坤点头,口吻不温不热,不像平时那边,像打了鸡血似的。

    “看样子,阿彪好像很照顾她。”

    “是挺照顾的,要不然也不会在20岁的时候就当上老鸨了。”姚贝坤随口说道。

    这么想来,阿丽能够坐到这个位置,确实是阿彪在一手包办。

    “阿彪这个闷葫芦,会不会突然情窦初开了。”乔汐莞故意说的。

    说的时候,看了看身边的武大。

    武大看上去很平静,只是喝酒。

    喝酒的速度有些快而已。

    “武大,你别今晚又喝醉了,你喝醉了,谁送你回去啊。”乔汐莞说,“今晚阿彪看上去这么忙。”

    “我就不能自己回去吗”口气分明很不好。

    乔汐莞笑了笑,“也对,你这样的,估摸着也遇不到什么危险。”

    武大不爽的,又开始喝酒。

    乔汐莞笑得很灿烂。

    顾子臣看着乔汐莞的模样,就知道这个女人频繁的到这里来,肯定不可能简单得了。

    这次开始算计武大了。

    武大单纯,根本就不是乔汐莞的对手。

    顾子臣看着武大的目光,不得不感叹。

    武大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几个人喝酒聊天到了晚上12点多,乔汐莞说回去了。

    一行人离开。

    离开的时候,武大基本就有些醉了,还好,不是特别的厉害。

    四个人走向大门。

    大门口,阿彪在那里,身边是阿丽。

    阿丽似乎是喝醉了,靠在阿彪的身上,阿彪扶着阿丽准备送她回去。

    “阿彪,你去哪里”乔汐莞突然叫住他。

    阿彪转头,看着他们四个人,看着武大明显红润的脸,是又喝多了吗带着些担忧的眼神。

    “阿彪。”乔汐莞叫着他。

    阿彪连忙转移视线,“我送阿丽回去。”

    “哦。”乔汐莞点了点头。

    “武大,我送你”顾子臣突然开口。

    话还未说完,就被乔汐莞狠狠的掐了一把。

    顾子臣眉头紧皱。

    乔汐莞拉着顾子臣,“走了,我困死了,我今晚喝多了,要睡觉。”

    说着,就强迫的拉着顾子臣离开了。

    顾子臣转头看了一眼武大,看着武大的眼神似乎放在了阿彪的身上。

    能有归属,也挺好。

    阿彪将阿丽放在车上,想了想,还是小跑步走向了武大,关切的问道,“武大,你没事儿吧。醉了吗”

    “没有醉。”武大说,分明有些赌气的意味。

    “你早点回去休息,那晚上你喝醉了,差点把肠子都吐出来了。喝醉了自己身体遭不住。”阿彪语重心长的说着。

    “不需要你关心,你赶紧去送人吧。”

    阿彪顿了顿,转身想要走,似乎又下定决心,“武大,我送你回去吧。”

    武大看着他。

    “走吧,我送你。”

    “阿彪哥”阿丽突然从车上下来,“你去哪里”

    “我送武大回去。”

    “你不是答应了我送我的吗”阿丽问他。

    阿彪看着她。

    阿丽有些摇摇晃晃的走向阿彪,直接就扑进了他的怀抱里。

    武大看着这般模样,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心里各种不舒服,仿若猫儿在抓一般,很想要发泄,却又无处发泄。

    “阿彪哥。”阿丽柔柔弱弱的声音,甚是温柔,“阿彪哥,走吧。”

    阿丽拉着阿彪就往另外一边走去。

    武大看着他们的背影,脸色真的很难看。

    阿彪跟着阿丽走向车内,车门没有关过来,那一秒分明看到阿丽的脸蛋靠近阿彪,两个人很近很近

    武大狠狠的看着,心里不爽到了极限,不知道为何这么愤怒。

    而貌似愤怒的不只是她一个人。

    她突然看到一道身影快速的走过去,根本就是蛮力的把阿丽从车上拖了下来,动作粗鲁到不行,阿丽就被拖上了另外一辆车,瞬间,扬长而去。

    混乱的画面,武大觉得自己的头很痛,心口还很闷。

    今晚其实,并没有太醉。

    她转身准备招揽一辆出租车离开。

    阿彪突然拉住她,“武大,我送你。”

    “不需要。”

    “武大,你听我说。”

    “我说不需要”武大怒火,突然咆哮。

    “武大,你别这样,你听我解释”

    “阿彪,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现在真的很想揍人。”武大一字一句,狠狠的说道。

    “就算你揍我”

    “哐”一拳,狠狠的打在了阿彪的脸上。

    阿彪捂着脸。

    武大又是一脚,猛地踢在他的肚子上。

    仿若那一刻不受控制的,很想要发泄怒气一般。

    阿彪没有还手,就这么一下一下的承受着武大的蛮力,武大的拳头真的很重,一般人根本就承受不下来。

    武大似乎是打累了。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

    阿彪一身都痛的躺在地上,转头看着坐在他身边的武大,他说,“武大,我喜欢你。”

    武大一怔,那一刻仿若石化。

    “武大,我真的喜欢你。”阿彪一字一句。

    武大不敢看阿彪,心跳却莫名的加速。

    “今晚上是乔小姐故意让我这么做的,她说,要让你吃醋和误会,我其实觉得这样做也挺傻的,如果你真的喜欢我,我这样做就是伤害你。如果你不喜欢我,我这样做根本就没有用。可是乔小姐坚持让我这么做”阿彪有些看着武大,微微笑了笑,“我觉得我可能还是不适合谈恋爱的。”

    武大低垂着头,一直没有说话。

    阿彪从地上起来,忍着全身的痛站起来,叫了一辆出租车,转身说道,“武大,早点回去休息。”

    武大看着阿彪,看着那么高大的人,身上都是她打出来的伤口,此刻却还想着,让她早点回去。

    喉咙,有些起伏。

    她站起来,走向出租车。

    阿彪给她打开车门,“武大,我会等你,但却不想为难你。”

    武大坐进小车内。

    阿彪给她关上车门,“拜拜。”

    出租车离开。

    阿彪看着车子,嘴角落寞一笑。

    就这样吧,他真的不适合做这些,乔小姐还让他准备烛光晚餐,准备鲜花,他是真的做不出来。

    深呼吸,准备回到场子。

    现在还早。

    刚刚坤爷莫名其妙拖着阿丽离开了,他得守着场子。

    “阿彪。”身后,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叫他。

    他一怔,转身,看着武大站在刚刚离开的出租车门口,“你送我回家吧。”

    阿彪不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

    武大似乎也有些尴尬,嘀咕着,“我喝醉了。”

    说完,就又坐了进去。

    阿彪控制住心里的各种情绪,大步的跑过去

    从未有此刻这般,幸福

    ------题外话------

    各位亲们狠狠么么哒。

    小宅从三亚回来了,更新的话,应该会比较准时了,基本在上午。

    呼呼,爱你们不解释。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