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二章 跟着爷有肉吃(二更)

第二十二章 跟着爷有肉吃(二更)

作者:恩很宅
    “这么晚了怎么不睡”身后,传来姚贝坤有些慵懒的声音。

    阿丽嘴角一笑,说道,“莫名有些睡不着,觉得不真实。”

    “怎么不真实了”姚贝坤皱眉。

    “坤爷,你不会知道对我我们这种人而言,住进豪宅是什么感受的。”阿丽笑着,转身,看着还有些睡眼朦胧的姚贝坤。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男人有了一份特殊的感情。

    分明,从来不敢奢望。

    却内心一直满怀着希望。

    她伸手亲昵的搂抱着他的脖子,两个人看上去暧昧无比。

    “如果我说把这套房子过户在你的头上,你是不是一个月不用睡觉了”姚贝坤随口说着,看上去那么漫不经心。

    阿丽一怔,有一秒的激动。

    毕竟,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她承认她其实也很贪财,否则,确实如她妹妹说的那样,这么多赚钱的方式,为什么唯独就选择了这一种。

    “怎么,不相信”姚贝坤扬眉。

    “不敢相信。”阿丽直言。

    是真的不敢相信,在上海这栋别墅值多少钱,她根本就不敢去预估。

    “傻瓜跟着我,不会亏待你的。”姚贝坤弯下腰,用鼻子碰了碰她的小鼻子,两个人之间,难得的这么温馨。

    阿丽觉得很幸福。

    有一份,从未体会到的幸福。

    或许就算只是一段时间,也好。

    只是。

    她有些诧异,她望着姚贝坤,说道,“坤爷,你不是喜欢rose吗怎么突然叫我到这里来,何况昨天晚上我才让你丢失了一笔大买卖,今早阿彪哥来给我收拾行李的时候,我还以为他要把我杀人灭口。”

    阿丽说得很认真。

    姚贝坤却笑得很大声,也不是没有见过他笑,但总觉得他这次的笑容很爽朗,似乎是真的被她逗笑了。

    “阿丽,原来你这么可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姚贝坤笑着说道,捧着她的脸,一个吻印下去,一字一句说道,“从现在开始,好好跟着爷,有肉吃。”

    阿丽点头。

    “困死了,睡觉。”姚贝坤催促着,嘀咕道,“明天还要应付潇老爷子。”

    潇老爷子,潇夜的父亲。

    姚贝坤一想到那个老头子,就各种发毛。

    他搂抱着阿丽,还是觉得抱着一个人睡觉比较舒服。

    阿丽也温顺的躺在他的怀抱里。

    两个人,渐渐进入梦乡。

    第二天一早。

    阿丽睁开眼睛,姚贝坤还在睡。

    分明是很大一张床,两个人却只占了很小的距离,姚贝坤一晚上都抱着她,根本就挣脱不开。

    她现在醒了,也只是这般默默地看着天花板发呆。

    以后是不是都得这样,姚贝坤不起床,她就得这么无聊的陪着她,何况,昨天一天没吃饭,她现在真的已经很饿很饿了。

    她想了想,开始挣扎。

    姚贝坤似乎不爽的动了动身体。

    阿丽一鼓作气的从他的怀抱里面挣扎出来,深呼吸从穿上起来,姚贝坤摸了摸,似乎没有摸到,阿丽揉了一团被子给他,他抱着被子,似乎是安稳了。

    阿丽笑了笑,然后转身走出房间。

    昨晚上被姚贝坤几乎是抱着回到这个房间的,今天算第一次参观,她上下看了看,确实很豪华,房间很多,还有健身室、家庭影院、室内室外恒温游泳池、棋牌室,露天花园奢华到让人瞠目结舌。

    阿丽最后回到厨房,打开双开门豪华冰箱,里面整整齐齐都是食物。

    阿丽拿了一把面、拿了两个鸡蛋、一个西红柿,准备做西红柿鸡蛋面,刚把开水烧开,姚贝坤就迷迷糊糊的从楼上下来,看着她在做早餐,随口问道,“吃什么”

    “鸡蛋面。你要吗”

    “你没给我准备”姚贝坤问道。

    “我准备了。”

    “那给我来一份。别太烫啊。我怕烫。”姚贝坤大摇大摆的走在落地窗下的餐桌前,餐桌不大,是属于小型的西装桌,别致而典雅,透过西餐桌的外面可以看到美美的后花园,坐着很舒适。

    阿丽从冰箱里面多拿了两个鸡蛋和西红柿,做了一大碗面。

    阿丽拿了两个小碗,一个给姚贝坤,一个给自己。

    她边帮姚贝坤夹面边给他搅拌着凉着,感觉温度差不多了才递给他,“坤爷,吃吧。不烫了。”

    姚贝坤接过来,吃了一大口。

    味道还行,比他想象的好吃。

    他一边吃着,一边看着阿丽自己也在吹着滚烫的面,小口小口的吃着,看上去很满足的样子。

    他嘴角抿了抿,似乎心情有些好。

    一碗吃完,阿丽又给他夹了一碗,搅拌到温度适中再递给他。

    “阿丽,以后你都对我这么好,我喜欢。”姚贝坤说道。

    阿丽一怔,觉得姚贝坤有时候真的像个孩子似的,她点头,“嗯。”

    姚贝坤的胃口似乎更好了些,这么吃了好几碗,阿丽自己反而吃得不少。

    吃完早饭,姚贝坤换好衣服出门。

    “坤爷,你是去场子吗”

    “不,先去看看潇老爷子。”

    “哦。”

    “怎么,有事儿”

    “不是,我对这边不太熟悉,不知道怎么去浩瀚之巅上班。”阿丽说。

    “谁让你还上班了”姚贝坤不爽的口吻。

    阿丽望着他,又闪烁着眼神,“场子没有老鸨怎么行如果坤爷不想我继续做了,我总得把工作交接出来,然后再带带新人。况且,我一个人在这里,也不知道能做什么。”

    “你还真是闲不住。”

    阿丽不说话。

    “你上午休息,按照平常上班的时间,我会叫车来接你。”

    “谢谢坤爷。”

    “来,亲个。”姚贝坤突然蹲下来。

    阿丽一个吻欣然的印在他的脸上。

    姚贝坤满意的一笑,揉了揉阿丽的脸离开。

    阿丽捧着自己的脸颊,总觉得姚贝坤对自己,越来越亲昵。

    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

    她扬着笑,兴奋的提起自己还未收拾的行李,走进主卧室。这么奢华的地方,她总觉得自己能住上一段时间,都是上天的恩赐。

    所以,她不准备压抑自己的快乐。

    姚贝坤坐着车去半山腰别墅。

    每次走这里来他其实都很头疼。

    潇老爷子忒不好伺候了。

    到达目的地,依然整整齐齐一排的保镖,潇老爷子年轻的事情也做不过不少毒事儿,估计怕被人报复,所以总是把自己保护得这么森严。

    姚贝坤在保镖的恭敬下,一路走进大厅。

    潇老爷子翘着二郎腿在大厅看着他,无动声色。

    姚贝坤站在潇老爷子对面,“老头子。”

    “泡汤了”

    “嗯。”

    潇老爷子脸色一下就变了。

    “家法伺候是不是”姚贝坤站起来,突然跪在地上。

    潇老爷子看着他。

    这个在他看来还是个小屁孩的姚贝坤,也在场子上横走了4年了。

    当初潇夜的遗愿是把场子交给姚贝坤,他是没想到他会把浩瀚集团发展到现在的地步,当然他也没想过要去插手帮什么,人这一辈子到了一定年龄就够了。他只是一直抱着,几年后浩瀚集团就会在上海滩消失的念头。

    没想到,却发展到这般鼎盛。

    潇老爷子从沙发上站起来,突然说道,“算了,起来吧,你有你的打算。”

    “老头子你转性了”姚贝坤看着潇老爷子,一连不相信。

    “我不打你,你还不习惯了”潇老爷子瞪着他。

    姚贝坤从地上站起来,“我是怕你老了打不动了。”

    “姚贝坤你给死小子,给我马上跪下,看我老没老”

    “别动气,一动气指不定高血压犯了,老得更快”

    “姚贝坤”

    “哈哈,我开玩笑的。”姚贝坤笑着说,“我是担心你一天都呆在这个地方,万一得了老年痴呆不好,所以得这么经常来气气你。”

    “死小子。”潇老爷子口上骂着,却并没真生气。“中午要不要留下来吃饭”

    “当然。哦,对了,我上次为了讨好熊老大去买了几瓶茅台,给你留了一瓶,正好中午我们把它干了。”

    “我也好久没有喝酒了。”

    “就知道你不懂人生情趣。”姚贝坤说得很直白。

    潇老爷子是真的经常被姚贝坤气得吐血,但又盼着他能够来,有人说说话。

    姚贝坤的性格比较好,也不怕他打也不怕他骂,死皮赖脸的过一段时间就来和他斗斗嘴,自然而然,两个人就慢慢有了些感情。

    让他渐渐的淡忘,潇夜的突然离世。

    潇夜。

    潇老爷子想起,突然叹了一口气。

    他比当年的自己,在对待感情上,更勇敢些。

    他能够理解潇夜的行为,却也因为失去,曾伤心过很长一段时间。

    从小到大,他似乎真的没有好好对过潇夜,几乎没有对他笑过,到他真的选择自杀后,是真的会留下很多遗憾。

    “怎么,又想起潇夜了”姚贝坤看着他的模样,漫不经心的问道。

    他从来不回避潇夜的名字。

    因为他总是觉得,越是回避的事儿越不见得是好事儿,这么说出来,对封闭的情绪,更容易舒展。

    至少不容易得抑郁症。

    他想法一向简单而直白。

    “是啊,一晃都四年多了。”潇老爷子说,显得苍老了些。

    “潇夜的离开确实让人料想不到,不过我却觉得他这样做也好,毕竟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都不在了,他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上会比任何人都难受。而且啊,我总是觉得潇夜和我姐,还有笑笑生活在一个我们看不到的空间,很幸福。”姚贝坤说得很认真。

    他从不相信什么第三空间。

    但是他总是潜意识的觉得,好像存在一个,特殊的空间。

    潇老爷子笑了一下,也没在多说。

    但愿如此。

    这算是对他们活着的人,最好的安慰。

    姚贝坤陪着潇老爷子下棋,姚贝坤最讨厌下棋,以前他老爸老是比他,他就哭,现在却陪着潇老爷子下,他技术又差,每次都被潇老爷子用象棋敲头,他真觉得自己总有一天要被这老头子敲傻。

    下了棋,陪着茶,又汇报了一下道上的情况,吃完午饭后,姚贝坤就离开了。

    这次离开,潇老爷子破天荒的说了句,“有空,多来。”

    也不知道为什么,姚贝坤那一刻有些感动。

    他转头看着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潇夜没有交代过让他来照顾潇老爷子,但既然接手了潇夜的一切,既然潇夜为了她姐选择了自杀,他就会对他所不能存在的这个空间,负责他不能再做到的所有。

    但愿,能够给活着的人,减少点痛苦。

    他坐这车离开半山腰别墅,那个时候也不早了,他直接去了浩瀚之巅。

    阿彪在包房了,武大也在。

    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

    姚贝坤表示,尽管他极力撮合,但始终觉得,这两个人太过别扭。

    沙发一人做一个,到底是什么意思

    “师父。”姚贝坤还是无比热情的招呼着。

    武大点了点头。

    “你是陪着阿彪上班的吗”

    武大抬头,冷漠的吐出几个字,“你想多了。”

    “那是找徒儿叙旧的”

    “你想更多了,我就是来喝酒的。”武大连眼眸都没有抬一下,说得那个冷漠。

    姚贝坤也不介意,“那你喜欢喝什么我去给你拿”

    “不用了,我喝这个就成。”

    “那你随便喝,不够还有。喝醉了反正我们阿彪也能安全的把你送回家”

    太暧昧的语调,让武大的脸有些红。

    姚贝坤看着她的模样,笑的更加意味深长了。

    阿彪似乎也有些不自在了,他突然站起来,“我去外面看看。”

    “对了阿彪,阿丽来了没”

    “来了,有事吗要不要我去叫她”

    “不用了,我就随便问问。”

    “是。”阿彪准备出门。

    “等等。”姚贝坤又叫住他。

    阿彪停了停脚步。

    “你照看着阿丽,别受什么委屈了。”姚贝坤直白道。

    阿彪点头,“是。”

    说着,走出了包房,直接走向了小姐区。

    现在大概是没有人知道阿丽和姚贝坤的特殊关系,他知道阿丽这个人不会这么去显摆,和rsoe的性格完全不一样,换成rose,估计整个场子早就掀翻了。

    所以他到达小姐化妆室的时候里面还算安静,阿丽坐在办公室内,对着电脑在处理什么东西,看着阿彪来,连忙站起来,“阿彪哥。”

    “阿丽,你以后不用对我这么尊敬。”阿彪说。

    阿丽微微一笑,“不管怎样,应该的。”

    “为什么还要来上班”

    “我琢磨着没有老鸨不行,所以想先带着走,我挑选了几个人,不知道她们想不想做,到时候定了人员给阿彪哥汇报。”

    阿彪真的很欣赏阿丽的性格,不管处于什么地位,总是把自己手上的事情做得妥妥的。

    他点了点头,“嗯,那你先忙你自己的。”

    “对了阿彪哥,你和武大姐怎么样了,还顺利吗”

    阿彪脸有些微红,笑了笑说着,“嗯,挺好。”

    “那就好,祝福你啊,阿彪哥。”

    “谢谢。”阿彪有些僵硬的说着,“我还有有事儿先走了,你有什么给我打电话,坤爷特别交待别人你受了委屈,以后不好处理的事情叫我来就行。”

    “知道了,谢谢你阿彪哥。”

    阿彪点头离开。

    阿丽看着阿彪的背影,笑了笑。

    正时,rose姗姗来迟。

    她转头看着阿丽,看着她一脸春风得意,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一来口吻不太好的说着,“昨晚伺候熊老大,让你这么满足”

    阿丽回眸看着rose没有说话。

    “哟,被熊老大看上了,今天就拽得跟一二五八万了昨晚上给你了多少小费这般得意”rsoe不爽的,说得很难听。

    其他小姐听着,也不敢多嘴。

    阿丽也不想和她吵,所以当没有听到。

    “前几天还恬不知耻的一直讨好我,今天就爱理不理了刘小丽,你果然现实”rose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她现不现实,和你有关系”

    房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冷冷的男性嗓音。

    房间内突然,鸦雀无言。

    ------题外话------

    小宅说的二更,说到做到,么么哒。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