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三章 善意的梦

第二十三章 善意的梦

作者:恩很宅
    “她现不现实,和你有关系”

    声音落,姚贝坤突然出现在小姐化妆间。本文由  首发

    这么久以来,姚贝坤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今天真的是破天荒更让人惊讶的是,姚贝坤来到这里不是来找rose,反而一句话呛得大家都不明所以,坤爷不是一直都宠rose到不行吗rose在大家眼里就是,运气好到冒泡,幸福得人神共愤的地步。

    rose看着姚贝坤出现,也有些惊讶,她甚至觉得刚刚那句话是不是她听错了,整个人也还算聪明的,立刻变了一个脸色,娇滴滴的走过去,亲昵的拉着他的手臂,“坤爷,你怎么亲自到这里来了”

    “我不亲自来,不就听不到你们的对话了”

    “哎呀,坤爷你说得rose也很不好意思了,这不一和丽姐斗嘴你就听到了,我们女孩子都是这般的,相处久了再好的关系都会吵吵闹闹,过了就好了。”rose连忙解释道,转头对着阿丽友好的说着,“是吧,丽姐。”

    阿丽没有回答,就当是默许了。

    rose也会自编自导,连忙想要转移话题,“坤爷你亲自来我这么这里,是有什么事儿吗”

    “没事儿,就是过来看看。”姚贝坤表现得很冷漠。

    “坤爷想看什么,我带你去,我们这儿小,一眼就可以看尽了。”说着,rose自然亲昵的挽着姚贝坤,就这般举动也让小姐们羡慕到不行。

    姚贝坤摆了摆手,推开rose,对这一边的女人说道,“不用了,阿丽你过来。”

    阿丽走过去。

    姚贝坤突然牵起阿丽的手。

    小姐们又目瞪口呆了,直直的看着姚贝坤反常的举动。

    其实阿丽也有些惊讶,转念又释然,这段时间的姚贝坤仿若总是在她面前做很多,让她始料不及的事情。

    “跟我出去走走。”姚贝坤说着,就牵着阿丽离开了。

    小姐化妆间一片哗然。

    什么情况

    坤爷牵着丽姐的手走了,那么那么,rose呢

    所有人的视线唰的一下全部放在了rose的身上,这般赤果果的视线让rose恨不得直接钻地洞,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肯定都在看她的笑话,今天姚贝坤的举动,分明就是无形的给了她一巴掌,那么响亮,那么让她难堪。

    分明,她才是受宠那个。

    刘小丽不过昨晚陪了熊老大,今天就突然这么不同待遇,她怎么可能忍得下去。

    她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再也不想待在这里被人笑话,怒火冲天的跑了出去。

    跑出去后,一个小姐就忍不住说着,“看她以后还怎么逍遥这段时间鼻子都朝天的”

    “是啊,这么拽,平时对丽姐也是不停使唤,现在坤爷不喜欢她了,她这从天到地的落差呵、呵,我们就拭目以待。”

    “所以人不能太高调了,这不摔下来痛”

    姚贝坤拉着阿丽回到专用包房。

    阿丽都不知道姚贝坤为什么会突然来找她,这让她有些受宠若惊,有事儿找她,一个电话就可以了。

    其实姚贝坤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就去找她了。

    阿彪走了之后,他魂不守舍的,就跟着走了出去。

    转来转去,就转到了阿丽哪里,看着阿彪走了,他忍不住进去,然后就听到rose讽刺的话语,他有时候是真的有些生气,阿丽这女人就真的不会反驳的吗平时看她偶尔教训小姐,也是有模有样的,怎么每次对rose就这般的,纵容

    包房中,武大还在喝酒。

    看着姚贝坤拉着一个人进来,也没多少表情。

    倒是阿丽非常懂事的连忙向武大打着招呼,“武大姐好。”

    武大抬眸看了一眼,点了下一头,算是答应。

    姚贝坤带着阿丽坐在沙发上。

    武大一个人喝酒喝得无聊,突然说着,“姚贝坤,你陪我喝点。”

    “好。”姚贝坤完全不推脱,直接就接了过来。

    武大看着阿丽,“你会喝吗”

    “会一点。”

    “一起。”

    “哦。”阿丽也接过一杯。

    三个人就这么喝了起来。

    武大酒量好,众所周知,所以武大喝起来,姚贝坤其实是招架不住的,他的酒量也不错,但比起这两个女人,其实他就酒量不怎么逊色了。

    喝了一会儿,姚贝坤就不喝了。

    武大觉得阿丽喝酒有气质,从不推酒,突然对这个女人有了好感,两个人就这么一杯一杯不停,到后来就有点拼酒的意思了,姚贝坤看着她们喝酒的架势,也被怔住了。

    他突然觉得女人,真心不好惹。

    当然,结果就是,那晚两个女人都喝醉了,没有分出高低。

    阿彪和姚贝坤一人抱着一个女人离开。

    阿丽软趴趴躺在姚贝坤的怀抱里被姚贝坤抱走的画面被一个小姐看到了,然后在小姐中就传疯了,加上晚上姚贝坤对阿丽的态度,大家自然而然就理解成了,阿丽成为了姚贝坤的新宠,至于rose,大概是哪边凉快哪边去。其实在小姐圈中,还是大快人心的。

    大家也都受够了rose嚣张的态度

    阿丽喝醉了很老实,她也不哭不闹,吐大概也是吐完了,就这么乖乖的躺在姚贝坤的怀抱里。

    姚贝坤抱着她回到别墅,抱上床。

    上床后,阿丽自然的摸着被子,然后就呼呼地睡了过去。

    姚贝坤帮她脱衣服,她也不反抗,温顺乖巧到不行。

    姚贝坤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段时间看着阿丽就觉得她很可爱,当然,她的妆他实在不喜欢,所以好心的去浴室拧了人毛巾给她擦拭,结果是,越擦越花,最后简直惨不忍睹。

    姚贝坤有一种做了错事的感觉。

    他有些毛躁的把毛巾扔进浴室,女人的妆真奇怪,他怎么就擦不干净想了想,又不甘心的拿起热毛巾又去擦拭,动作就粗鲁了很多。

    阿丽不舒服的皱了皱眉头,睁开眼睛就看着姚贝坤呲牙咧嘴的样子。

    姚贝坤看着她醒了,那一刻似乎还有些尴尬。

    “坤爷,我是不是喝醉了让你不开心了”阿丽呢喃着,弱弱的问道。

    “没。”

    “可是你看上去很不开心。”

    “我说没有。”

    “坤爷。”阿丽微抬起头,用手肘撑起自己的重量。

    这样,两个人的距离就近了些。

    阿丽突然主动地吻上他的唇。

    姚贝坤怔怔的看着她。

    看着近距离下,那更加惨不忍睹的脸。

    阿丽主动的搂抱着他的脖子,亲吻他的嘴唇,小舌头也调皮的舔着他的唇角,分明就是赤果果的诱惑。

    姚贝坤把持不住,就和阿丽发生关系了。

    虽然脸恐怖了点,但喝醉了的阿丽,甚是得他身体的满意

    一夜。

    火热腾腾。

    久久难眠。

    翌日。

    阿丽睁开眼睛。

    头好痛,仿若要裂了一半,身体也莫名觉得酸软到不行。

    昨天和武大拼酒,她都觉得自己快要喝死了,不知道最后武大醉没有。

    在场子4年来,还真的没有遇到多少比她酒量更好的。

    她动了动身体。

    感觉到一只修长的大手放在她的腰间,还有一条重重的大腿压在她的大腿上,让她根本就没办法动弹。

    她深呼吸,努力地让自己从姚贝坤的怀抱里面钻了出来,然后走向浴室。

    她看着浴室中的自己,懵了。

    这是人是鬼。

    整个脸已经分不清面目,妆容花到吓人。

    她买的化妆品虽然不好,但也不至于劣质到这个地步

    昨晚上她还依稀记得她和姚贝坤的缠绵

    她就顶着这么一张脸,和他上床的吗

    分明还记得,她的主动。

    姚贝坤到底是怎么忍受着,和这么一张脸“做事情”的

    完全是无地自容。

    她连忙拿起化妆液,火速的卸妆。

    卸得很彻底,然后里里外外的再给自己洗了个澡,清理好自己后走出房间,姚贝坤此刻也醒了,坐在大床上抽烟,看着阿丽干干净净的样子,心情也似乎很好的笑了一下,“起来了”

    “嗯。”阿丽点头。

    “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昨晚应该很累吧。”喝醉了,又和他做了2次,而且很疯狂

    “坤爷”阿丽咬着唇,“我昨晚的脸,没,没吓着你吧”

    姚贝坤突然笑了一下。

    这女人大概是不知道她那张脸的杰作是谁了

    他清了清喉咙,“嗯,想着还没被女鬼缠过,就当人鬼情缘了。”

    “”阿丽更想要钻地洞了。

    姚贝坤看着阿丽窘迫的样子,心情真的很好,他从床上起来。

    他习惯。裸。睡。

    阿丽看着他。裸。露的身体,眼眸微动。

    一大清早,就这么好的精神

    姚贝坤顺着阿丽的方向,眉头一扬,“还想要”

    “不,不是”

    姚贝坤也不逗她了,笑着说,“去做早饭。”

    “嗯。”

    阿丽急急忙忙的下楼。

    姚贝坤看着阿丽的背影,莫名觉得这样的清晨,真的挺好。

    吃过早饭,两个人各自玩着自己的,到了吃午饭的时候,阿丽正准备做饭,姚贝坤突然接到电话说让回去,对于他父母的命令他几乎是言听计从,要不然后果很惨。

    没办法和阿丽吃午饭,姚贝坤就直接回到了姚家别墅。

    别墅中,乔汐莞和顾子臣以及他们的儿子女儿都在。

    家里聚餐吗

    大家都到了。

    姚贝坤诧异的走向饭桌,一家人都等着他吃饭。

    “贝坤,你今年25了吧。”刚坐在桌子边,拿着筷子准备夹菜,姚母就开口了。

    “哦。”姚贝坤点头。

    “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成家了。”

    “”姚贝坤夹着烧白鹅,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母亲。

    “你瞪着我做什么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贝迪都5岁了,你都出生了”姚母说着。

    “那是你那个年代,我”

    “你什么你”姚母训斥着,“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说你婚都不接,哪里来的后”

    “妈”姚贝坤不爽。

    “妈妈,你也别着急,贝坤还小。”乔汐莞突然开口,充当和事老的角色。

    姚贝坤感激的看着她。

    还是女神最棒。

    不怪他这么“爱”她

    “小什么小,都25了,也给女朋友都没有,更别说什么抱孙子了”姚母不爽。

    “那可不一定。贝坤指不定在外面多少你的小孙子。”乔汐莞说。

    姚贝坤直接无语了。

    女神,你到底是在帮我吗是在帮我吗是在我帮我

    “姚贝坤你就不能洁身自好点吗”姚母怒吼。

    姚贝坤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耐烦地说着,“妈,你不要因为女神一结完婚就催促我行不行我还要在等几年才考虑结婚的事情”

    “你是想要我死那一天都看不到你的孩子吗”

    “外婆不会死。”顾明念突然开口,一脸笃定,“外婆会长命百岁,外婆不会死。”

    一听念念甜甜的声音,姚母整个人都融化了,她笑眯了眼,忍不住亲了亲念念的小脸蛋,“念念都比你懂事,你就会气我。”

    “”姚贝坤就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分明是,毫无地位。

    “对了贝坤,我昨天在武大那里碰到阿彪,说你好像和谁在同居来着”乔汐莞似乎突然想起,问道。

    姚贝坤瞪着乔汐莞。

    这个时候说出来,真的好吗

    姚母一听姚贝坤如此,瞬间更加激动了,“你和谁同居”

    “一个女的。”

    “你和一个男的同居估计妈心脏病都会被你气得心脏病复发。”乔汐莞幸灾乐祸。

    姚贝坤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悠然自得。

    而顾子臣完全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吃得那个优雅。

    莫名看着顾子臣就各种不舒服。

    这个男人好像做什么事情,都一副自信满满到无懈可击的地步。

    他不得不承认,他偶尔就是嫉妒。

    嫉妒

    “说话啊,和谁同居”

    “就一个女的。”姚贝坤说,“说了你们也不认识。”

    “人家好好一个姑娘和你同居,你都不给别人一个名分吗姚贝坤,到底谁教你的”姚母狠狠的教训着。

    “妈妈,那你是封建时代,现在的年轻人在一起同居上床什么的,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有什么大不了,啊”姚贝坤话还未说完,就被他母亲用筷子敲着头。

    姚贝坤抱着头,一脸不爽。

    “你在哪里学的这些歪道理我不管了,明天给我把姑娘带回来我看看。”

    “不”姚贝坤一口拒绝,他真的没想过要结婚。

    就算是现在对阿丽是真的喜欢,但也没有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何况要是知道阿丽的出生,他也不能保证他父母会不会打断他的腿。

    “姚贝坤,你是想要气死我吗”姚母动气。

    姚贝坤放下筷子,“我不吃了,免得家里发生命案。”

    “你给我站住”

    姚母的声音已经消失在了姚贝坤的耳边。

    “这个不孝子。”姚母低声咒骂。

    “算了妈,贝坤真的还小,等30岁再结婚也行,现在男人30结婚很正常的。”乔汐莞安慰。

    “我就是怕他30岁都结婚不了。”姚母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贝迪结婚又太早”

    说起贝迪,所有人似乎都沉默了一秒。

    姚母叹气,“贝迪结婚早,也不好。太小都还不太懂婚姻就这么把自己给交了出去。”

    “他们是爱得太迟了。”乔汐莞安慰。

    “嗯。”姚母应了声。

    一家人似乎都在故意的避免这个话题。

    扒着饭的念念突然抬头,“你们说的是贝迪阿姨吗”

    乔汐莞一个眼神过去。

    念念故意不理,天生的说着,“我上次做梦还梦到了贝迪阿姨,虽然我没见过她人,但是我梦里面看到的和照片上的贝迪阿姨一模一样,她说她很遗憾没能看到我,还说我很乖。最后还让我告诉你们一声,她过得很好。”

    话一出,所有人都惊呆了。

    乔汐莞眼眸微紧,“念念不要乱说。”

    “我说的是真的,我真的梦到贝迪阿姨了,她真的好好的,她身边还有一个帅帅的叔叔,还有一个姐姐。就是笑笑姐姐。”念念一口咬定。

    一家人都看着念念。

    乔汐莞突然想了想,然后拿出手机好不容易翻找到一张潇夜的照片。

    念念是没有见过潇夜的。

    她把照片递给念念,“是这个叔叔吗”

    “妈妈你怎么知道,就是这个叔叔。我觉得他好高好帅。当然,还是我粑粑最帅。”念念不忘表明自己的立场。

    乔汐莞转头看了看姚母和姚父。

    两老的眼眶都红了。

    他们都不相信有什么奇迹发生,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魂的存在。

    但是念念的话还是让他们多了一些安慰。

    至少在另外一个地方,他们一家三口,很幸福。

    吃过午饭。

    顾子臣抱着念念在姚家别墅的草地上玩。

    顾明路已经开始学着和姚父下棋。

    乔汐莞就陪着姚母,两个人坐在外阳台上,看着草地上的顾子臣和念念。

    姚母突然叹气,“以前我也这么陪着笑笑玩。”

    “妈。”

    “莞莞,我知道我不应该想太多,但是贝迪的离开确实对我打击很大。”姚母说着。

    “我知道。所以我从来没有要求你一定要忘记贝迪。其实在我心中,我一直相信贝迪活在另外一个空间,和潇夜和笑笑生活得很好。”

    “但愿如此。”姚母点头,笑了笑,“念念那个小不点,总是给我惊喜。”

    乔汐莞当然知道姚母在说今天午饭的事情。

    她其实也很诧异,念念会做这种梦。

    而她也愿意相信,那个梦是真的。

    她转眸看着外面草坪,看着那俩父女的和乐融融,嘴角也忍不住拉出了一条好看的弧度。

    家,原来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幸福。

    “对了莞莞,你帮妈妈看着你弟弟。以前我也知道贝坤在外面不知检点,但还没有听说有固定的,这次既然愿意和人同居了,肯定也是有感情的,你帮我去看看,看那家姑娘合适不,如果还行,我也就催着贝坤早点成家。”

    乔汐莞是真的觉得不用这么着急。

    但想着姚贝坤要是成家了也好,免得姚母一天挂念着。

    “好,我会上门去看看的。”

    “嗯。”姚母点头。

    两个人的视线,又都一直落在草坪上的两个人。

    顾子臣抱着念念,一边在帮她练习手臂知觉,一边陪着她玩耍。

    念念现在在顾子臣的帮助下,手臂知觉灵敏度的恢复得很快。

    医生说,这是很好的现象,这样发展下去,要不了多久念念就会和正常孩子一样。

    念念清脆的声音突然说着,“粑粑,我们这样骗外婆和妈妈,会不会被狼吃”

    她从小就听“狼来了”的故事,所以很怕故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宝贝,你要记住,有些善意的谎言,是对最爱的人最好的保护。”顾子臣说,“你还小,长大了就知道了。”

    “哦。”念念似懂非懂。

    顾子臣抬头看着窗台上的两个人。

    不只是姚母。

    乔汐莞自己,也从未总出过姚贝迪的阴影中。

    所以,他才让念念说了那个梦

    一个善意的梦。

    ------题外话------

    今天终于9点20更新了,为自己鼓掌

    哈哈。

    晚上看情况二更哦

    么么哒。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