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七章 必须让姚贝坤结婚!

第二十七章 必须让姚贝坤结婚!

作者:恩很宅
    吃过午饭后,姚贝坤载着阿丽和刘小乖回到上海。

    先送刘小乖回了学校。

    刘小乖非常懂礼貌的对着姚贝坤说着谢谢。

    姚贝坤表现得不温不热。

    阿丽对着她挥了挥手,“小乖,在学校一个人照顾好自己。”

    “嗯。”刘小乖点头,“你们慢走。”

    “拜拜。”

    姚贝坤开着车子离开。

    刘小乖站在校门口,看着那辆轿车越走越远,心里突然有些空虚,似乎是真的很舍不得车子离开一般。

    “小乖。”身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女性嗓音。

    刘小乖回神,转头,看着文沁走过来。

    文沁是学校艺术系的,在学生会混得很开,那次她姐送她到学校报名后,文沁就认识了她,她去应聘学生会宣传部的时候,文沁作为评审之一,给了她一个绿色通道,她对文沁很感激。

    顺利进入宣传部,文沁作为宣传部副部长,比部长似乎更有威信,而且文沁的男朋友是学生会主席,学生会的同学对她都会礼让三分,这也是文沁能够在学生会举足轻重的重要原因。

    刘小乖进入宣传部后,文沁一直很照顾她,说和她特别投缘。刘小乖其实是有些受宠若惊的,甚至有些不敢相信,和文沁的交往之前也是泛泛之谈,后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大概是有一次学生会聚餐,文沁喝了点酒,抱着她说,“小乖,我一直把你当妹妹,你姐在做那种工作,一定不要让外人知道,学校里面最瞧不起的就是做身体交易的,到时候大家都会看不起你。我觉得你能力真的特别强,性格活泼又会处事,成绩也很好,老师对你的印象也好,你好好工作,指不定下一届学生会主席的位置就是你的。”

    当时的刘小乖听了之后真的很兴奋。

    从小,不管是学习还是做其他游戏,她的好胜心都特别强。

    学生会里面还有一个女同学夏紫跟她一样比较也比较出众,听说家里很有钱,总是用钱去收买其他同学,还经常请学校老师吃饭,穿的用的全部都是名牌,同学们表面上一直说夏紫怎样怎么样仗着家里有钱暗地里做些手段,实际上大家都很羡慕她有个富裕的家庭,当然,刘小乖也在其中。

    有一次学校组织大一学生会的辩论大赛,她出尽风头,最后的个人奖项却落在了夏紫身上,她当时失落到不行,后来文沁告诉她,她说,“夏紫在辩论赛前早就把关系打通了,所以其实那场辩论赛不管你多优秀,最后第一名都不会是你。”

    文沁家里其实也算是有钱,但在复旦来说,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文沁只能算是一般般。

    而刘小乖的家庭就算贫穷了。

    文沁安慰她,“别想了,毕竟你家没有那么多钱去做这种事情,好好做,到时候大家也都看得到。”

    刘小乖表面笑着说没什么,其实心里早就起了变化。

    让她变化更大的一次是,文沁过生日,邀请了她还有其他学生会同学一起去家里参加party,同学们都给文沁送了礼物,夏紫送了一个全球限量的普拉达给她,文沁很高兴很高兴,兴奋的表情一目了然。而她自己送了文沁一只钢笔,一看就是比较廉价的那种,文沁看了一眼放在了一边,象征性的给了她一句谢谢。而那个party上,尽管她长得比夏紫漂亮,所有人的光芒除了放在文沁身上,就全部都在夏紫那边,夏紫很享受,似乎和学生会的每一个人都玩得很好,还会跳交谊舞,她穿的也是让她渴望而不可及的礼服,刘小乖根本没钱买礼服,穿的只是一条洗得干净的裙子。

    顿时觉得自己,好low,根本就没办法融入其中。

    甚至很多时候觉得,完全就是一个柴火妞,和他们的世界格格不入。

    那晚上她真的很失落,心里一直压抑着难受,却还是强颜欢笑。想着自己就算怎么努力,大概都达不到夏紫的地步,上帝真的不公平,凭什么有些人一生下来什么都有了,而她,却要那么努力的奋斗,过得那么辛苦。

    “刘小乖?”一个好听的男性嗓音在她耳边响起。

    刘小乖转头。

    她认识这个男人,叫做文昊,文沁的哥哥。

    长得温文尔雅,总是给人一种是斯文帅气的清爽感觉。

    “你好,文昊哥哥。”刘小乖一笑。

    “今晚怎么没穿礼服?”文昊温和的吻着她,很随意的口吻。

    刘小乖咬了咬唇,觉得自己真的很尴尬。

    “上次你姐来参加我的生日party,穿了一条很漂亮的黑色裙子,惊艳全场。不过就是,那一次我的生日party以休闲为主。”文昊笑着说,给人的感觉总是很温柔。

    “文昊哥哥,你和我姐姐很熟吗?”

    文昊喝了一口鸡尾酒,又笑了一下,“还行吧,不是特别熟,但认识。毕竟以前上过一个学校。”

    “你也知道我姐做那事儿了?”

    “知道啊。你姐还示意过我照顾她生意,不过你知道我有女朋友,而且有洁癖,真的不能碰你姐那样的,所以拒绝了。刘小乖,你别和你姐走太近了,虽然知道你们是亲姐妹,可毕竟你们走的路完全不同。听文沁说你的专业很好,复旦抢手的,以后出来肯定也是白领阶层,随便进外资企业。”

    刘小乖笑了一下,小声的声音说着,“也只是一个打工族而已……”

    说着,有些酸酸的。

    文昊看了看在party上无比活跃的夏紫,嘴角邪恶的一笑,“我还有事儿,你玩开心点。”

    “文昊哥哥再见。”

    “拜拜。”

    文昊离开。

    刘小乖转头看着她那帮玩得兴奋的同学们。

    她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主见性很强的人,一般不会受周围的人所影响,她从小到大就是班长,在班上同学们都要听她的话,可是一升入大学后,五湖四海能力出众的人比比皆是,一瞬间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光环,身边的人再也不会围着她转,反而,她还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卑,自卑自己在他们谈起所谓的名牌的时候,她一无所知。

    虽然成绩依然很好,可在复旦,大家的成绩都不差,要说最好,还有些天才学霸,根本就没有她的地位。

    她梦寐以求的大学考进来后,她却感觉不到一点点开心。

    每次回到镇上那个家,看着家里老旧的房子,她都觉得郁闷到不行,周围的邻居却是一个劲儿的夸她能干,考上了复旦那么高级的学府,她妈也一脸得意,说些自傲的话,而那个时候她却更加烦躁,觉得现在要的,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想要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内心开始偏执,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她很长一段时间开始疏远她姐姐。

    她姐姐给她打电话她爱理不理,甚至是故意的排斥,她姐后来找她的时间也少,大概知道她的故意,她偶尔也会觉得难受,但一看到其他同学,看着他们的光鲜亮丽,就完全不想管了。

    她自己都这么不舒服了,她没有能力照顾其他人的感受。

    如果不是她妈给她打电话让她去找她姐,她也不会知道,她姐那个环境全部都是些有钱人,还是那么有钱的人,而且她对救她的那个哥哥……

    说不出来的感觉,是人生第一次。

    “小乖,你今天一天去了哪里?”文沁问她。

    刘小乖拉回记忆,看着面前的文沁,“我爸身体不好,我回去看了他一下。”

    “这么快就回来了?”

    “嗯,我姐的朋友开车,所以回来的快。”

    “哦。”文沁点头,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她说,“小乖,你还和你姐走得这么近啊?”

    “没有,就是一起回去看父母。”

    “那就好,别让学校的人知道你的家庭背景了知道吗?现在学生会主席本来就有夏紫和你竞争激烈,要是知道你家庭不干净,说不定你就会直接被pass掉,知道吗?”

    “我知道,谢谢文沁师姐提醒。”

    “知道就好,走吧,我请你吃饭。你还记得晚上有一个面具舞会吗?我都给你报名了。”

    “啊,我没说要参加啊。”

    “一定要参加的,学校的活动你都要参加,到时候大家看你眼熟了投你票的人就自然多了,别把自己关在寝室里面。我们大学的圈子和中学不一样了,成绩只能算一步,交际才最重要。”文沁劝说着。

    “我知道师姐的意思,但是……”

    “别但是了。对了,我刚好有一件礼服去年买的,今年我不想穿了,我哥又送了我一件新的,你看拿去穿,你身材好长得也漂亮,穿上去肯定好看。”

    “真的吗?谢谢文沁师姐,你哥哥对你真的很好。”刘小乖不是不愿意参加这些活动,而是因为她总觉得自己没有好看的衣服,每次这么出去都会让人看了笑话。

    “还不就我一个妹妹。我哥不对我好对谁好。”文沁自豪的说着,又叹了口气,“哎,也怪你姐姐行业不对,要不然应该也能给你点支持。”

    “我姐就不说了,她也帮不了我什么。”刘小乖笑了笑。

    “好了不说了,我们吃饭去,晚上美美的去参加晚会。”

    “嗯。”两个人愉快一起离开。

    ……

    姚贝坤和阿丽回到别墅。

    当了这么一天的司机,姚贝坤觉得很累。

    他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疲倦涌上。

    “坤爷你要不要喝水。”

    “嗯。”

    阿丽去冰箱取了一瓶矿泉水,倒在杯子里面,递给他,“坤爷。”

    姚贝坤接过来一口喝掉。

    阿丽也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点。

    姚贝坤喝完之后,就躺在沙发上看电视。

    阿丽坐过去,“坤爷你坐了这么久,腰痛吗?”

    “有点。”

    “我要不要我帮你按摩一下,其实我们一把也会学按摩的。”

    “是吗?”姚贝坤欣然的翻身,趴在沙发上。

    阿丽跪坐在姚贝坤的大腿上,手指灵活的帮他按摩。

    “阿丽,手法不错,什么时候学的?”

    “前段时间不是组织了小姐培训吗?老师就教了小姐们要学会按摩,说男人都喜欢女人按摩,这比在床上和他上床更容易培养感情,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过小姐们说都很管用,陪了客人上床后再帮客人按摩一下,回头客多了不少。”

    “看来上次的培训课对你们倒是帮助很大。”

    “挺好的,我和阿彪哥也说过,以后得定期多组织一些类似的培训项目,一方面小姐觉得有收获,赚钱的手段更多,另一方面,现在场子留人也不容易,小姐们觉得我们重视她,经常给她们安排一些学习充电,会减少流失率。”阿丽说着。

    “没看出来,你还有管理方面的天分。”姚贝坤好笑的说着。

    “坤爷别笑话我了,我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很多事情还是阿彪哥在做决定,阿彪哥在这方便比我能干太多。”

    “那是因为他在这个场子很多年了,一个老男人自然比你有经验。”姚贝坤说得无所谓,心里却在想,阿丽既然这么有这方便的天赋,他其实不应该把她给埋没了。

    他的想想,怎么给阿丽一个合适的位置。

    这么被阿丽轻重适当的按摩着,姚贝坤本来开了一天的车又累又困,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阿丽看着姚贝坤睡着了,起身去拿了一床被单轻轻的盖在他的身上。

    盖好准备离开的时候,又忍不住看了看他熟睡时,如此无奈甚至英俊的一张脸。

    忍不住,弯腰亲吻了一下他薄厚适宜的唇瓣,心里在那一刻有些微动,她不知道自己能够陪伴他多少年,但总觉得,这是她选择做小姐这一行,唯一没有的遗憾。

    笑了笑,起身走向厨房。

    现在下午4点多了,她该去浩瀚之巅了。

    但她不想吵醒了姚贝坤,所以准备在家里做好饭,他起床就能够吃,而自己先去浩瀚之巅。

    这么想着,她打开冰箱寻找食材,做饭。

    一个人很快就做好了一桌子菜,阿丽将菜放在饭桌上,因为天气挺大了,一般不会太冷。

    阿丽写了一张便签纸放在茶几上,上楼换衣服化妆,离开。

    在别墅打车实在是太难了,但听说这边的物管是可以送住客离开的,阿丽去了物管,物管非常恭敬的送她离开别墅,阿丽真的觉得,坐在这里太高档了。

    到达浩瀚之巅,已经是下午6点了,场子都吵了起来。

    阿丽走进自己的包房。

    刚坐下来,就接到阿彪的电话让她过去一下。

    阿丽连忙又走过去,推开包房的门。

    包房里面坐着的除了阿彪,还有武大和乔汐莞。

    顾子臣不在吗?!

    印象中,乔汐莞出现,顾子臣就会出现的。

    阿丽也没有多问,也知道这是自己的身份根本就不能问的问题,她恭敬的对着阿彪,“阿彪哥,你找我什么事儿?”

    “不是我找你,是乔小姐。”阿彪示意那边坐着的女人。

    阿丽诧异,转头看着乔汐莞。

    乔汐莞对着她微微一笑,“阿丽,你过来。”

    “嗯。”阿丽连忙走过去,恭敬无比,“乔小姐。”

    “别这么拘束,坐我身边。”乔汐莞很随和的说道。

    阿丽顿了顿,还是乖巧的坐了过去,保持了若即若离的距离。

    总是觉得自己和这般人,有距离。

    一个,自己跨越不上去的距离。

    乔汐莞似乎也发现了阿丽的拘谨,也不去戳破,她一向很聪明,在和自己利益无关的人之下,从不给人难堪,她笑着说,“阿丽,我就问了点事情,你不用紧张。”

    “是。”阿丽点头。

    “你和姚贝坤在同居是吗?”

    阿丽看着乔汐莞,咬着唇点头,“是,我现在在坤爷的别墅住着。”

    “你真的别紧张,我不是要质问你什么。像姚贝坤这样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配他都成,你别怕。”乔汐莞照顾她的情绪说道。

    阿丽微微一笑,说不怕,还是真的有些怕,毕竟,乔汐莞作为姚贝坤的亲人,怎么也不愿意自己的弟弟找一个妓女同居。

    只是乔汐莞说什么,什么样的女人配姚贝坤都成……会不会太太露骨了。

    “我妈,也就是姚贝坤的妈妈,那天在问起你。说让我了解一下你,给她回个话。姚贝坤虽然还年轻,像他这般大结婚确实尚早,不过我妈那个人比较积极,她盼着抱孙子,就是问问你,你和姚贝坤是不是认真的?”

    “……”阿丽直直的看着乔汐莞。

    她一直以为乔汐莞会对她说的话,绝对不是她想要听到的,她的身份,怎么可能和姚贝坤谈婚论嫁。

    乔汐莞应该知道她做什么的啊?!她居然没有说让她离开不要纠缠姚贝坤,确实问她,和姚贝坤是不是认真的?她真的没想过,会被这么尊重。

    阿丽情绪有些激动,她在默默地调整,调整,怕自己听到的,感觉到的都是幻觉。

    她真的是带着感激的眼神看着乔汐莞。

    不管她以后会和姚贝坤怎样,不管姚贝坤怎么看待她的,她第一次得到这样的尊重,她真的觉得很感动。她咬着唇,好久似乎是控制了情绪说道,“乔小姐,我对坤爷是真的喜欢,但是我的身份,恐怕不适合嫁给他。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做什么的。”

    “身份不重要,我们家不会因为你的出生而看低了你。”乔汐莞直白,“尽管我还是希望贝坤能够找个干净的女孩,但又觉得,贝坤自己都不干净了,干嘛要让其他女孩子被他毒害。女人和男人在这个世界上是公平的,这点你不要有顾虑,何况我刚刚说的,任何女人都能够配姚贝坤,不是说得玩的,在我心目中,他就是一个不上道的破小孩而已。”

    阿丽听着乔汐莞的话,忍不住笑了。

    道上赫赫有名的坤爷,在乔汐莞口中就是这般的一文不值。

    乔汐莞总觉得面前这个女人笑着,其实还挺亲切的,这倒是和一般的妓女不太一样。

    “乔小姐,真的很感谢你这么来找我说这番话。不过我现在和坤爷的关系真的谈不上结婚,坤爷只是包养我而已,我们的关系没有好到这个程度。”

    “是吗?”乔汐莞看着她,“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多问了。不过阿丽,我作为姚贝坤的姐姐,有些话还是要给你说清楚,别看姚贝坤在外面花花绿绿的,其实我们家是一个很传统的家庭,像你和贝坤这样的身份我们家一般不会允许,所以做好心理准备,我妈可能会逼着你和贝坤分开。”

    “谢谢乔小姐的提醒。”阿丽笑着,没有半点其他。

    她其实早就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

    乔汐莞微点头,“我没其他事情了,不耽搁你了,你去忙你自己的。”

    “嗯,好的,那我也不打扰乔小姐了。”阿丽恭敬的站起来,离开。

    乔汐莞看着阿丽的背影。

    今天出来找阿丽,没让顾子臣陪着,就是怕阿丽会不自在,那个男人居然在她走的时候摆脸色!想起就各种不爽透顶,她深呼吸一口气,转头对着阿彪,“阿彪,阿丽人品怎么样?”

    “很好。”阿彪直白的说着,“而且我敢百分之百的肯定,阿丽喜欢坤爷,只不过觉得自己身份配不上坤爷而已。再加上,坤爷也从来不说自己对阿丽的感觉,阿丽可能以为坤爷对她只不过就是包养关系。”

    “实际上不是吗?”

    “我觉得不是。”阿彪肯定道,“至少这么多年,我没见过坤爷正眼看过几个女人,更别提和女人同居。”

    乔汐莞点头,似乎是认同的。

    “乔小姐,我之前也给坤爷说过,不妨再给你说说阿丽这个人。阿丽虽然出生妓女,在这个环境可能也吃过不少亏,但身体是干净的,她就陪了坤爷一个人,我想一方面大概是真的不想自己太脏了,另一方面也是真的喜欢坤爷。这样的女人,如果坤爷真的喜欢,我是由衷的觉得,他们在一起很好。”阿彪不是为了在乔汐莞面前给阿丽说好话,而是他真的觉得,阿丽这个人不错。

    他接触其他女人不多,至少在道上这么多女人中,阿丽完全是一个奇葩,和传统意义上的妓女不同,她积极努力吃苦耐劳还很坚持,这样的品行无形的就会让人觉得,这个女人很好。

    也或许是因为在这个圈子会觉得特别的醒目,反正,阿彪是真的挺欣赏阿丽。

    听着阿彪的话,乔汐莞似乎是有些震惊。

    刚刚这个女人的言语间其实听不太出来她对姚贝坤的感情,一字一句说得很轻很淡,仿若一切都能够接受的样子,从没想过,她内心隐藏了这么多,是真的太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无怨无悔,还是对人生本来就是,无欲无求?!

    说实在的,她不说欣赏这个女人,但终究还是有些震撼。

    她一向秉承的观念就是,喜欢的东西就要努力去争取,比如她被齐凌枫骗去的产业,比如顾子臣这个捉摸不定的男人,她喜欢,她想要,就会不管一切的全力以赴。

    但是阿丽和她完全不一样,给她感觉总是清清淡淡的,也没有妓女的俗套和浮躁,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觉得她有点像姚贝迪,不争不抢,恬静乖巧。

    心里一顿。

    她突然觉得姚母应该会喜欢阿丽。

    姚母一直在姚贝迪的阴影中,平时她们一家去姚家别墅还好,有念念一直陪着她叽叽咋咋,但是他们走了之后,家里就会冷清很多,所以姚母一直盼着姚贝坤能够结婚生子,如果家里能够多一个小孩,姚母就的注意力就会分散到其他地方。

    所以。

    乔汐莞总结:让姚贝坤结婚,势在必行!

    ------题外话------

    呼呼,今天更新稍微早点哈,么么哒。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