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二十八章 为她出尽风头

第二十八章 为她出尽风头

作者:恩很宅
    阿丽走出包房,刚打开房门,姚贝坤也出现在了门口。

    阿丽对着姚贝坤微微一笑,“坤爷,你来了?”

    姚贝坤皱着眉头,“为什么走的时候都不叫我?”

    “我看你在睡觉,不想打扰你,而且你今天不是还送我去看了我爸爸,我很想对你好点。”

    不知道为什么,姚贝坤就喜欢听着阿丽说“我想要对你好点”,这样的话语让他心里暖暖的,所以刚起床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以及准备好的晚餐本来有些不悦的情绪,现在瞬间就烟消云散了。

    “你又找了阿彪仙途遗祸。”姚贝坤问她。

    “是乔小姐突然找我。”

    “我女神在里面?”姚贝坤问她。

    “嗯。”

    “她找你做什么?”姚贝坤诧异的问道。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问。”阿丽笑着说,又连忙转移了话题,“坤爷,我还有点事儿要先走了,那边小花等着我做关于老鸨的一些交接工作。”

    也没有得到姚贝坤的同意,阿丽就转身离开了。

    行径分明可疑得很。

    姚贝坤看着阿丽的背影,转身走进包房。

    包房中乔汐莞果然在,似乎在和阿彪聊着什么,气氛还挺好,而他的出现,成功的让里面三个人的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身上,姚贝坤也无所谓的,自然的说着,“女神你今天来得很早。”

    “不欢迎?”

    “哪里敢,倒是姐夫呢?他不是一向对你都是寸步不离的吗?”姚贝坤打趣道。

    乔汐莞翻白眼,说得顾子臣好像非她不可似的。

    也不知道当年她追他追得有多辛苦!

    “对了,刚刚碰到阿丽,说你找她来着?”姚贝坤坐在乔汐莞的旁边,问她。

    “怎么?想要质问我?”乔汐莞抿着酒,扬眉问他。

    “我怎么敢质问你。我就是说你想要知道什么何必那么麻烦去找阿丽,找我就行了,我对你绝对对你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乔汐莞笑了一下。

    姚贝坤还是那个姚贝坤,尽管接手了潇夜的场子4年有余,给她的感觉还是那般,没心没肺,带着小屁孩的幽默。

    “那我问你,你准备和阿丽结婚吗?”乔汐莞直白。

    姚贝坤刚喝了一口酒,酒未吞下去,就吐了出来。

    “你脏不脏!”武大看着他,嫌弃的说着。

    姚贝坤欲哭无泪,他看着武大,赶紧擦干净嘴,“师父,我平时不这样的,还不是女神的提问太劲爆了,一时半会儿没有把控住……”

    武大皱了皱鼻子,他转头对着阿彪,“走,我们练拳去。”

    “嗯。”阿彪连忙放下酒杯。

    “师父,你练拳倒是可以,可别再床上做这种危险动作,你看看我们阿彪的脸……咳咳,你随意,就知道你喜欢玩sm神马……你们玩好。”一句话,姚贝坤硬是转了360个态度。

    武大和阿彪离开。

    包房中就剩下乔汐莞和姚贝坤。

    “说吧,现在正好没其他人。我也不是逼你,是妈一直盼着你结婚。你虽然年纪还小,可人早晚都得结婚,你总不能这么一个人玩一辈子。就算你能够一个人玩一辈子,你觉得妈能够让你这么玩下去?不管怎样,你不能让这个家鸡犬不宁!”乔汐莞字字句句,说得那个深切。

    姚贝坤有些爱理不理。

    他总不能为了她妈,就随便找个女人结婚吧。

    他现在真的没有半点要结婚的意思,而且一想到结婚,就真的头大,分明婚姻就是地狱,他可不会愚蠢到这么早就下地狱月夜瑶铃全文阅读。

    “喂,你闷着做什么,回话。”

    “我不结婚。”姚贝坤一口笃定。

    乔汐莞狠狠等着他,“所以你觉得你这么包养阿丽理所当然了?!”

    “我们这个环境的人都是这样的,你不要大惊小怪。”

    “我不大惊小怪,你妈才会大惊小怪!说直白点今天妈就是让我来看看阿丽,问问她的情况,如果可以就直接让你们去民政局了,我问过阿丽了,她喜欢你的,如果她没意见,我回头就给妈说,让你俩早点结婚。”

    “女神,你知不知道阿丽是做什么的?!”姚贝坤对着她,很认真的表情。

    “我知道。”

    “你知道?”姚贝坤眯着眼睛,“你觉得我妈会让我娶一个妓女回家?”

    你觉得我妈回让我娶一个妓女回家?

    这句话,刚好被阿丽听到。

    她不应该不敲门就进来。

    但真的有些急事儿,所以就肆无忌惮了点。

    她的出现,让房间里面的两个人都转头看向了她。

    姚贝坤那一刻似乎有些惊讶,脸色也有些微变,大概是在责备她如此唐突的出现。

    她咬着唇,手指一直抓着门把手。

    “坤爷,对不起,有急事一定要找你。”对于她打扰到他们说话,她真的很抱歉。

    姚贝坤看着她,看着阿丽虽然浓妆艳抹,却一点都粗俗,反而觉得此刻那个女人站在那里,有些拘谨有些卑微的模样,让他很是心疼。

    阿丽望着他,“我妹妹在学校出了点事情,我能不能请你和我一起去看看。大学那个地方我没有去过,我……有些胆怯。”

    姚贝坤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心里真的有些不是滋味。

    刚刚的话她听到吗?!

    看她的样子,似乎完全不在意。

    真的不在意,还是在强忍着不去在意。

    他深呼吸一口气,说出来的话泼出去的水,说再多也没用。

    他站起来,对着乔汐莞说着,“我有点事儿先走了,你离开的时候让阿彪送你回去,少了根毫毛估计姐夫会提着刀杀了我。”

    丢下一句话,就搂着阿丽出去了。

    乔汐莞看着两个人的背影,沉默着,嘴角突然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她觉得有些事情,需要点火候才行!

    ……

    姚贝坤就喝了半口酒,所以也没有招司机,自己开着车就载着阿丽往复旦开去。

    阿丽有些坐立不安,她脸色有些焦虑,不时的看着窗外,不时的看着手机屏幕。

    “先说说发生了什么事情?”姚贝坤有些严肃,也想要借此分散她的注意力天庭清洁工全文阅读。

    “刚刚小乖的同学给我打电话,说小乖在学校和同学发生了争执打了起来,小乖的衣服都被拉扯坏了,现在在学校哭,哭得很凶,怎么劝都劝不住,也不离开。她的同学就拿了她的电话偷偷给我打了过来,让我去学校的舞厅,将小乖劝着回寝室。”阿丽说,还算条理清楚。

    “说什么事情发生争执了吗?”

    “那边没说,我也没有来得及问,我太着急了,挂了电话就来找你了。”阿丽说着。

    她其实一个人真的有些怕那样的地方,毕竟她的身份不太好,总觉得姚贝坤在旁边,会比较有底气。

    偶尔,她真的会劝自己,不要对姚贝坤存在依赖,也不要对他报以希望,就如刚刚听到的那句“妓女”的话语,她知道自己的身份真的不配给自己这么多的遐想……

    暗自叹了口气。

    阿丽决定不多想,人生也不过如此,走一步是一步。

    车子很快到达目的地。

    经过几处大厅,终于到了负担的舞会大厅。

    舞会现场很大,布置得五彩斑斓,浪漫温馨,大学的舞会也和上流社会的舞会一样,所有人都穿着各色各样的礼服,不同之处在于,他们多了一些创意,也或者说是多了一份精力,舞会是以假面为主题,所有人都带着面具,一眼认不出来,谁是谁。

    阿丽到舞会大厅的时候,大厅的一个角落是点亮了灯光的,一些人围着,吵吵闹闹。

    直觉,小乖就应该在那里。

    阿丽的脚步快了些,姚贝坤爷跟在身后。

    走近,就听到了小乖哭泣的声音,似乎是伤心欲绝。

    阿丽连忙扒开人群,看着小乖抱着自己的身体在哭,“怎么了,小乖?”

    刘小乖一直哭泣的脸颊突然抬头,看着阿丽有些惊讶,绝对是惊讶,没有惊喜,她说,“姐,你怎么来了?”

    “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在哭?”阿丽关心的问道。

    “没什么?”

    “怎么会没什么?!”阿丽走上前去,看着她哭花的脸颊。

    刘小乖似乎有些不耐烦,“姐姐,我没什么,就是和同学发生了口角。”

    “到底怎么了?”阿丽有些生气。

    都哭成这个样子了,还说没事儿。

    “是这样的。”一个女同学突然开口道,“刘小乖同学今晚穿的礼服,和校花的礼服撞衫了,有同学就取笑了刘小乖同学,说得很难听,说她家境不好还要东施效颦,刘小乖同学就和那位同学打了起来,我们也是好不容易才拉开,那位同学已经离开了,但是刘小乖同学就一直在这里哭,我们也劝不住。”

    “什么叫做东施效颦?!”刘小乖突然很激动,“我的礼服是文沁师姐给我的,我哪里知道校花也穿这件?!这件礼服不是去年的款式吗?我怎么知道会有人和我一样,穿这种过时的东西!”

    “你的意思就是,我穿上去很过时了?”远远地一个女性嗓音。

    所有人转身,看着一个穿着和刘小乖一模一样礼服的女人,长得很漂亮,步伐轻盈,看上去还很妖娆,她站在刘小乖的面前,“你和我穿一样的礼服我也就不计较了,但这么口出恶言,我真的觉得你很没有礼貌异常生物见闻录全文阅读。刘小乖,知道你在你们系很出名,上次的辩论赛也出尽风头,但是你可记住了,人的风头太旺,容易招人嫌!”

    “你什么意思?!”刘小乖气不过,站起来就想要冲过去。

    其他同学连忙把刘小乖拉住。

    “野蛮人,居然还想动手!”校花冷笑着,似乎是上下打量了一下阿丽,讽刺的说着,“得了,被你穿过的衣服我也觉得没意思了,我现在就、去、换、了!”

    说得,那么的不屑一顾。

    刘小乖真的气得恨不得撕了面前的女人,奈何自己又被同学拉扯住,根本挣脱不开。

    “等等。”不太安静的空间,突然被一道冷冽的男性嗓音怔住。

    那一刻的大厅突然安静。

    姚贝坤从黑暗中走出来,一步一步走向校花。

    校花看着面前的男人,看着她冷冷的一张俊脸,似乎在那一刻也有些胆怯,她咬牙,怒视着他,“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不过我确实得告诉你,这件衣服你真的该换下来,因为你穿着真的很丑!”

    “你……”

    “不过在这之前,我们刘小乖会先换下这套礼服!”

    “她换礼服?!”校花笑得讽刺,“她哪里有钱换礼服,身上那件都是找人借的,谁不知道她家里穷!”

    姚贝坤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他拿出电话,当着所有人的面,拨打,“让人帮我送20套礼服到复旦大学的舞厅,一个型号一件,马上。”

    话音落,所有人都霸气的看着姚贝坤。

    很多人都是不相信的带着震惊,觉得这样的事情不可能会出现在刘小乖的身上。

    校花刚开始也有些震撼,但随即就冷笑了一下,“你装吧,我给你半个小时时间,我看你到底可以带来什么?!”

    姚贝坤睨了一眼校花,转头扶起蹲坐在地上的刘小乖。

    刘小乖泪眼婆娑的看着他。

    “女孩子要学好保护好自己,别在外人面前哭,知道吗?”姚贝坤轻柔的说着。

    刘小乖点头,欣喜的点头。

    原本还算热闹的舞会大厅,此刻似乎就完全的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等待所谓的“奇迹”发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校花看了看自己的白色手表,嘴角一笑,“我没空陪你在这里瞎等,浪费我的时间。”

    话音刚落。

    一个恭敬的男性嗓音突然在安静的舞会大厅响起,“不好意思,请问坤爷是不是在这里?”

    姚贝坤转头,看着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看上去像是营销主管。

    “在这里。”姚贝坤招手。

    主管连忙上前,“坤爷,所有礼服都已经到了,请问是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全部拿进来,拿给这位小姐试穿卿本妖娆之枭妃无敌!”姚贝坤吩咐。

    主管连忙吩咐着,然后舞会大厅整整齐齐的进来20个身材姣好的女人,每个人手上拿着一套绝美的晚礼服,颜色各异,美得梦幻,那一刻仿若在看t台秀一般,如此华丽而出人意外。

    服务小姐分成4排站在刘小乖的面前。

    “你自己挑选。”姚贝坤说,“每一样的尺寸都有。”

    刘小乖也觉得自己在做梦。

    她在学校一向好强,也因此得罪过不少人,很多人表面上对她恭维着,实际上暗地里都在嘲笑她的贫穷,说她现在再拼,出生社会也不过一个打工仔,指不定以后还要给她们提鞋。

    她听着,也只有默默忍受着。

    但是今天的一切,完全让她做梦都不敢想象。

    “都不喜欢吗?”姚贝坤问她。

    “不,不是……只是不知道挑哪一件?”刘小乖说话都一些打结。

    姚贝坤示意主管。

    主管心领神会,恭敬的说着,“这位小姐身材比较娇小,看上去很是清纯和可爱,我个人建议这件白色的很适合你,裙摆到膝盖,可以露出你漂亮的小腿,领上有一窜碎钻,在灯光下特别闪亮,也能同时衬托你白皙的肌肤。”

    姚贝坤转向刘小乖,“喜欢吗?”

    “嗯。”刘小乖点头。

    “那去换上。”

    “现在吗?”

    “当然是现在。”姚贝坤笑了一下,那个笑容就是魅惑到不行。

    刘小乖觉得自己有些失神。

    那个拿着白色晚礼服的女人捧着那件晚礼服,跟着刘小乖去舞厅旁边的更衣间。

    很快,刘小乖穿着白色的晚礼服,闪亮登场。

    刘小乖和刘小丽长得有些像,都是五官比较精致,给人特别舒服的长相,她这么盈盈笑着走出来,那一刻光彩夺目。她甚至听到细微的惊叹声,这是她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她笑得更加自信。

    脚步停在姚贝坤的面前,软软的声音说着,“哥哥,谢谢你。”

    姚贝坤笑了一下,转头对着主管,“其他的,全部给我扔了。”

    主管一顿,确认,“扔了吗?”

    “扔了。”姚贝坤直白。

    “是。”主管吩咐,转头看了看,随便问一个同学,“请问这里有垃圾桶吗?”

    同学弱弱的指了指舞会大厅外一个角落的大垃圾桶,虽然在外面,在里面也能够一眼看到。

    主管说了声谢谢,招呼着她的员工。

    一个接着一个,将手上的晚礼服全部扔进了垃圾桶,场面如此壮观。

    看得现场的所有人目瞪口呆。

    连阿丽都觉得,显摆得太过浪费了铁火君王最新章节。

    她咬着唇,看着姚贝坤,默默地没有说话。

    “刘小乖,好好的享受你的舞会。”姚贝坤丢下一句话,搂抱着阿丽就准备离开。

    面前是那个脸都绿了的笑话。

    姚贝坤离开的脚步停在她面前,“刚刚你说人的风头太旺,容易招人嫌,我觉得挺有道理。所以不妨也奉劝你一句,不要招惹看似好欺负的人,说不定一鸣惊人的时候,吓死你!”

    校花的脸色更绿了,甚至被气得发白。

    她从来没有被人当面这么,讽刺过!

    但是刚刚这个男人出手的阔气,让她根本没办法理直气壮的说出一个字。

    姚贝坤抱着阿丽离开。

    黑暗处,是谁在说,“刘小乖,那就是你当姐姐的妓女找的金主吗?没想到对你这么好!”

    全场哗然。

    是你这样吗?!

    所有人的视线全部放在姚贝坤和阿丽的身上,带着鄙夷。

    姚贝坤眼眸一紧,一道狠戾的眼神一点一点在宴会大厅扫视,触及过他眼神的人都不自觉得低下了头。

    突然。

    姚贝坤放开阿丽,脚步直接走向最不起眼的一个角落位置,一个女人站在那里,看上去毫无异样。

    “抬头。”姚贝坤对着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一直低着头。

    “我不希望我的话重复第三次!抬头!”姚贝坤口吻冷漠无比。

    女人咬唇,抬头。

    文沁。

    阿丽也看清楚了。

    刘小乖也看清楚了。

    不是说,不舒服先回去了吗?!为什么会还在这里!

    “看来给你的教训还不够!”姚贝坤冷冷的看着她,冷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对着她一字一句,“明天的这个时候,你会发现,你的世界天翻地覆,给我记住!”

    说完,转身欲走。

    穿过人群,所有人似乎自觉地不敢出大气。

    姚贝坤说,“听好了,你们这帮高级知识分子,爷给你上一节生动的课!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哪个职业是会被人嫌弃的!会被嫌弃的,只会是那些自以为是,想要不劳而获又从未赚过一份钱,却管不住自己嘴巴的米虫而已。”

    姚贝坤潇洒的抱着阿丽离开。

    全场似乎还在他的回荡的声音中,久久,仿若有人响起了掌声。

    不知道是在为谁喝彩。

    反正今晚,注定是复旦这么悠久的历史以来,最为精彩的一次舞会现场!

    ------题外话------

    更新较晚,小宅也是罪过罪过。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