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书包小说网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大书包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 > 第三十一章 文家破产(二)绑架

第三十一章 文家破产(二)绑架

作者:恩很宅
    <fon colored><b>.<b>

    被文昊封住的唇,阿丽有一种极度反胃的感觉。.

    她在这个场子久了,就算没有实质性的陪过除了姚贝坤意外的客人,但偶尔被亲吻摸胸吃豆腐的情况也并不少,每次都很排斥,但都还能够强忍受,对文昊,她就是半点都忍受不了。

    她牙齿一紧。

    文昊猛地一下推开她。

    舌头被她咬破了皮,疼得他恨不得揍人。

    阿丽猛地擦着嘴唇,冷冷的看着文昊,一字一句说着,“我很厌恶。”

    文昊两眼怒火的看着她,脸色变得铁青无比。

    阿丽也不再多说,转身就走。

    “刘小丽。”文昊叫住她。

    阿丽当没有听到。

    对于文昊的自以为是,她只会用行动来表达,不需要做过多解释。

    “刘小丽,你会后悔的你信不信”文昊怒吼着她。

    阿丽脚步顿了一下。

    没有什么是值得后悔的。

    她自从选择了当妓女这条路后,她就不停的告诫自己,不要后悔。

    渐渐地,潜意识里,就习惯了不去后悔任何事情。

    文昊冷冷的看着阿丽离开的背影,眼睛几乎能够迸射火花。

    一个妓女,居然可以给他如此难堪

    他一下高傲的性格,完全无法接受这般的对待。

    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拿起酒杯里面的酒,大口喝了下去。

    他就不信,他连一个妓女都奈何不了。

    眼眸一紧。

    他猛地拿出电话,拨打,“就按照计划行动。”

    说话,把电话扔向了一边。

    反正都已经到了现在的地步,赌一把或许还会有翻身的机会

    阿丽走出包房。

    嘴里面似乎还有文昊恶心的问道,她快速的走向公用洗手间,大口大口的用冷水漱口,感觉像是被狗咬了似的,浑身都不自在。

    她清理完自己的口腔,忍着全身不适往自己办公室走去。

    刚走了几步,就接到了姚贝坤的电话,让她去他哪里。

    她也没有停留的走过去。

    房间内,就只有姚贝坤在,他应该是喝了点酒,点了首歌在唱,一个人。

    姚贝坤唱歌还挺好听的,他喜欢唱陈奕迅的歌曲,有点原音再现的错觉。

    姚贝坤看着阿丽进来,示意她坐在他沙发上。

    阿丽规矩的坐过去,就默默的听着姚贝坤在唱“十年”。

    歌词有些伤感。

    她总是会把很多事情联系到自己的身上。

    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一点一点的慢慢喝着。

    姚贝坤唱完,将影响声音关掉。

    阿丽看着他走向自己,坐在她身边搂抱着她,“忙完没”

    “嗯。坤爷你找我有事”

    “没事儿,就是一个人太寂寞了,唱歌也唱着乏味。”

    “你唱歌真好听。”阿丽由衷的说着。

    “我也觉得。”

    阿丽还觉得,姚贝坤的脸皮挺厚的。

    “你也挺会唱歌的,以前不是来驻唱的吗”姚贝坤说。

    阿丽笑着。

    当时是想着就是驻唱而已,现在却还是踏入了这一行。

    感觉还有些讽刺。

    “你去点首歌,我们一起合唱。”

    “坤爷你想唱什么”

    “广岛之恋。”

    阿丽犹豫。

    “不会唱”姚贝坤扬眉。

    “不是。”阿丽笑着,“我马上去点。”

    阿丽起身,走向大屏幕。

    她听说,唱“广岛之恋”的情侣,最后都会分手。

    虽然是传言。

    有些时候却莫名的会去相信。

    她点好歌曲,将音响调好,然后拿着两个话筒,递了一个给姚贝坤。

    姚贝坤唱得很随意,但真的唱得很好。

    阿丽也唱得很认真。

    唱到那句“爱过你爱过你爱过你”

    阿丽眼眶有些红。

    她隐忍得很好,到最后结束,看不出来她的异样。

    “你唱歌不错,以后无聊了我们还能够对唱。”姚贝坤随意的说着。

    两个人还喝了一杯酒。

    阿丽笑着点头,“以后坤爷想要唱歌了,我可以陪你。”

    “你今晚事情多吗”姚贝坤问着,把阿丽自然的搂紧怀抱里。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喜欢这么抱着阿丽。

    “不太忙,和小花说了些老鸨的事情。”

    “你决定不做了”

    “坤爷不是不让我做了”阿丽问他。

    “不做就不做了吧,省得我老是担心你被人欺负了。”姚贝坤说着。

    阿丽咬着唇。

    是自己一厢情愿

    “阿丽,你跟着我觉得如何”姚贝坤突然问她。

    今晚包房里面听安静的,姚贝坤也似乎煽情了些。

    “很好。才没多久,坤爷就给了我十万块,我真的觉得很幸福很满足。”

    “我们之间就只有金钱交易咯”姚贝坤打趣,口吻中真的带着玩笑,似乎并不在意。

    阿丽笑着,“当然不是,我喜欢坤爷来着。”

    她们这一行可以说很多违心的话,也可以说很多肉麻到自己都难以接受的词语。

    所以对于这种话,她们可以脱口而出。

    姚贝坤似乎也知道阿丽在敷衍他,他也不想深究太多,他也没有给阿丽任何承诺,当然也不强求她必须对自己任何承诺。

    两个人这么拥抱着。

    阿丽躺在姚贝坤的怀抱里,突然问道,“坤爷,文家的事情,是不是你在做什么”

    “文昊来找你了”姚贝坤眼眸一紧。

    “嗯,刚来找过我。”

    “找你做什么”

    “就是让我给你求情。”阿丽说,“我知道坤爷做事情是不喜欢人指手画脚的,所以我一口拒绝了,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

    “如果我给你权利,让你来选择我到底要不要文家破产,你会怎么做”

    阿丽望着他。

    姚贝坤似乎并不是在开玩笑。

    “坤爷,你不用对我如此好的。”

    “我没开玩笑,阿丽。”

    阿丽咬着唇。

    “告诉我,你想不想要文家破产,想不想要看到文家人来羡慕你的生活,而不是一直被他们所看不起,所鄙夷”姚贝坤一字一句。

    阿丽不知道为什么姚贝坤会让她来做这个决策。

    她其实是站在一个很中立的态度,对她而言,破产不破产,和她关系都不大。

    而且她也没想过要让文昊对她刮目相看,她觉得她活着,自己好好过就行了。

    “下不了决定”

    “坤爷,如果一定要我选择,我会选择不让文家破产。”阿丽说,清清楚楚的声音。

    姚贝坤皱眉。

    “只是觉得,多做善事当积德,或许下辈子命能够好点。”阿丽笑了笑,“当然,我真的只是随口说说,坤爷想要怎么做,看坤爷你的意思。”

    姚贝坤就怎么看着面前这个善良的女人。

    换做其他人,大概不会这么心慈手软。

    他甚至觉得她妹妹刘小乖也会恨不得文家立刻倾家荡产。

    这个女人,就是这般,让他说不出来的,怜惜。

    他捧起她的脸,唇印下去。

    阿丽突然脸往一边转了一下。

    姚贝坤的唇印在了她的脸颊上。

    两个人在那一秒似乎都有些尴尬。

    阿丽从来不拒绝他。

    阿丽也觉得自己刚刚那一秒的反应有些太过。

    她回头,看着姚贝坤不太好的脸色,笑着说,“坤爷,我想主动来着”

    话说完,一个大大的吻就印在了他的唇瓣上。

    今晚被文昊亲了,她觉得很脏。

    所以刚刚有些本能的排斥。

    还好,她们这种人,最会的就是,在处理这种事情上的,随机应变。

    两个人吻得火热。

    深邃的夜晚,越来越深。

    阿丽的电话铃声突然在此刻响起。

    两个人紧密贴在一起的身体,微微分开了些。

    如果不是这个电话,指不定两个人会在这里,现场直播。

    坤爷的欲。望总是随处不在。

    阿丽深呼吸一口气,拿起茶几上的电话,看着来电显示,眉头微皱了一下,“文昊,我说过,我不会为了你做任何事情”

    “姐,是我。”那边传来撕心裂肺的声音,带着深深地口腔。

    阿丽整个人一惊,“小乖,发生了什么事情”

    姚贝坤本来意犹未尽,想着晚上回去必须好好补偿回来,却看着阿丽整个人陡变的脸色,也变得严肃了些。

    “姐,你快来救我,文沁的哥哥绑架了我,还有文沁,他们说他们说,你如果不带着哥哥来,就会找人强奸我,姐姐我好怕,你让哥哥来救我好不好,姐”文沁哭得很凶,说的话断断续续。

    阿丽紧捏着手指,“小乖你别急,我一定会来救你的,你把电话给文昊,我有话给他说。”

    “嗯那个,我姐姐找你”

    电话似乎被拿了过来,“怎么了,刘小丽。”

    “文昊,我说的话不是在开玩笑,你现在敢动我妹妹一根毫毛,我绝对和你同归于尽,我说到做到”阿丽狠狠地说着,整个人的气势反而很强。

    这让一边的姚贝坤也有些侧目。

    阿丽对着他都是恭恭敬敬,训斥小姐也只是以教育的口吻,从来没经过她露出如此强悍的神情。

    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他没有发掘到的,多面性

    “怎么,你还敢威胁我”

    “我不是威胁你,我就是提醒你。你现在在哪里,我马上就过来”阿丽一字一句。

    “听着刘小丽,我现在在一个你找不到的地方,你现在让姚贝坤把我们家冻结的资金放出来,只要我们家的资金链恢复正常,我就会放了你妹妹。否则你妹妹刚刚也说得很清楚,我会怎么的对待你妹妹。”

    “文昊,人不能这么无耻。”

    “不是逼不得已,我犯不着做这种犯法的事情,我只给你一个晚上的事情,你去好好的把你的金主伺候好,想想办法怎么让我们家恢复正常运营。明天早上银行上班,我需要看到我们家户头上的流动资金额度。”话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阿丽拿着手机,狠狠的窝在手心,似乎一直在控制情绪。

    姚贝坤看着她,“怎么了文昊威胁你”

    “文昊绑架了我妹妹。”

    “嗯。”刚刚的电话听出来了,所以姚贝坤表现得非常的淡定。

    “他说让你放银行资金,不能冻结了他们的资金链,明天早上银行开门,他就要看到他们家户头的钱。要不然,他会找人强奸我妹妹。”

    “是吗”姚贝坤倒是没有阿丽的担心和激动,他显得尤其的冷静,冷静中,似乎还带着嗜血的味道。

    这么久以来,甚少有人这么的威胁他。

    果然是笼子大了,什么胆大包天的鸟儿都有

    “坤爷,能不能麻烦你,按照文昊说的,先给他们放资金,我担心我妹妹会被他真的欺负了。”阿丽说着,是真的担心得,都快哭了。

    姚贝坤看着她,动作很温柔的把她重新抱回怀抱里,“我会把你妹妹平安的救出来。”

    “坤爷是同意了”

    “同意同意什么,按照文昊说的,他想要怎样就怎样”姚贝坤问她,带着些不屑。

    “要不然,他会对小乖动手。”阿丽有些激动。

    她其实不能左右姚贝坤,她一直都知道。

    “他还没有那个胆子。”

    “但是小乖在他的手上”

    “你不要多问了,你妹妹的事情包在我的身上,我不会让他少一块肉。”说着,似乎是用手拍了拍她的肩膀,当安慰她,然后拿起电话,拨打,“阿彪,本不想打扰你和我师父的好事儿。现在我遇到点事情,你听好了,我需要马上处理。”

    “是。”那边恭敬的答应着。

    “阿丽的妹妹刘小乖现在被文家的人文昊绑架,绑架的地方不详。你现在召集所有能够有的网子帮我去查他们现在的下落,我只有今天晚上一晚上的时间,查到了给我打电话。”

    “是。”

    姚贝坤挂断电话,转头看着阿丽就这么直直的看着他。

    窝在他的怀抱里,却带着距离。

    “怎么了”姚贝坤问她,“不相信我”

    “坤爷。”阿丽咬着唇,眼神没有闪烁,但明显在停顿着,似乎实在压抑什么,她说,“你不能先按照文昊说的那样吗上海这么大,找一个人并不简单。”

    “阿丽,我说过我可以帮你妹妹完好无缺的带回来,我就可以,你现在只需要等我的好消息就行了。”

    “坤爷,现在最保险的方法,不是按照文昊说的做吗”

    “我为什么要选择这么保险的方法”

    “可是我不想我妹妹冒任何风险。”阿丽直白。

    姚贝坤脸色似乎有些变了,“阿丽,你一向不会这么不懂事”

    意思是,她一向都不会这么的去顶撞他。

    “那是我妹妹。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有危险。”

    “你要我说多少次,我说过我可以做到就可以”姚贝坤的声音有些大,“阿丽,我真的很讨厌被人质疑,包括你对我如此”

    “我没有质疑你,我只是希望,你能够看到我伺候你这么多年的份上,先满足文昊的要求。你的能力,想要文家破产并不难,这次就当给个教训,下次你在赶尽杀绝,好吗”阿丽甚至带着恳求。

    “不好”姚贝坤直接拒绝,“文昊在挑战我我会让他知道,威胁我,只会自取灭亡。我不会给任何机会让他有威胁我的资本,我让他知道,惹到我,就只有一条出路,就是等死。”

    “面子就这么重要吗”阿丽问他。

    “阿丽,你今晚的话确实有些多。”

    阿丽咬着唇。

    眼眶其实早就红了,此刻只是眼泪掉了下来。

    “坤爷,我知道在你心目中我不算什么,但请你,先救下我妹妹好吗”

    姚贝坤看着这个默默守着他哭的女人。

    他就不明白了,他有这么不值得信任了

    他可以预料,不超过5个小时,阿彪绝对会给他满意的回答。对于这种平常人的绑架,他想要侦破完全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费不了多大力气。

    “阿丽,我想我们不应该再继续说下去。”姚贝坤脸色一沉。

    阿丽咬着唇,就这么看着姚贝坤。

    她觉得很无力。

    她在他的世界里,本来就不算什么。

    她知道她接下来说出来的话或许就真的惹毛了姚贝坤,但她还是说了,她字字句句,“坤爷,当年潇夜大哥的女儿也是被绑架了,潇夜大哥花了那么多时间去找他的女儿,最后的结果是什么”

    “刘小丽”姚贝坤真的动怒了。

    她知道,他会触碰到他的底线。

    “我不想我妹妹,重蹈覆辙”阿丽的声音突然也大了些。

    姚贝坤狠狠的瞪着她,整个脸色陡变了,变得阴森无比,“你是真的想我厌烦你吗”

    她只是想要救自己妹妹而已。

    “出去”姚贝坤冷冷说着。

    阿丽看着他,脸上还挂着泪痕。

    “出去”姚贝坤说,“我不想我的话重复第二遍”

    阿丽就这么看着他阴冷的模样,看着他突然就变了一个人的样子。

    她知道的,姚贝坤就是这般,好的时候可以像个孩子,凶残的时候,比撒旦还要可怕。

    阿丽站起来,离开包房。

    姚贝坤看着阿丽的背影,他整个人似乎还在怒火中,所以根本就不想解释就是因为当初出了潇笑的事情,潇夜在当年做了一整套上海市内的眼线网子,有些通过监控,有些通过人,几乎是无孔不入,潇夜去世了之后,这些东西就留在了他的手上,他一直让阿彪好好利用起来,这不仅对他们身边的人是一个保护,也是一个非常潜力的商机,会对他们浩瀚集团的发展有极大的帮助。

    所以他才那么肯定,他能够安全的救出刘小乖。

    而显然,阿丽那个女人根本就不信他。

    他喝了一大口酒,也不准备再去搭理那个女人,即使她走出包房时候,他恍惚看到她有些绝望的脸颊,恍惚对他绝望的脸颊

    他有喝了一大口酒,不想要继续想下去。

    阿丽离开专用包房。

    她知道她不可能要求得了姚贝坤,不仅如此,现在大概也惹到了他。

    她看着腕表上的时间。

    离银行8点半上班还有9个多小时。

    她不是不相信姚贝坤的能力,而是怕出一点点以为。

    对姚贝坤而言,刘小乖不算什么,但对她而言,刘小乖是她的全部。

    这么想着,她咬牙,拿起电话,拨打,那边接通,“怎么,这么快就有好消息了。”

    “文昊。”阿丽说,“刚刚我找过坤爷了,他不同意给你放资金。”

    “所以你是来告诉我,让我马上找人把你妹妹强奸了。”

    “文昊。”阿丽比较叫住她,“我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帮你。”

    “说来听听。”那边冷冷的说这话。

    “绑架我妹妹不能让坤爷做什么,要不直接来绑架我”

    “你耍什么花样。”

    “我能耍什么花样,我妹还在你手上,我不敢对你做什么我现在从浩瀚之巅出来,你找人来绑架我,然后再威胁姚贝坤,如果这样姚贝坤都没办法给你放资金,那么你做再多都没有,也就在我身上死了这条心。”

    “刘小丽,你别骗我。”

    “我骗你能有什么好处,我还真的怕你找人强奸了我妹妹,对我家而言我妹妹就是骄傲,我怎么能够忍心看着她被人玷污。”

    “我怎么越听越觉得你在耍我”

    “文昊,你可以不用出面,你可以找人把我绑架到其他任何地方,就能够避免了你误以为我会来当诱饵。这样你就算绑架了我,你也把我妹妹藏到了另外的地方,我当诱饵也根本没用。”阿丽在打消他的顾虑。

    “刘小丽,以前读书那会儿听说你成绩一般,在妓女圈混了这么久,倒是变聪明了。”

    “总得姚有些手段才能够得到老板的欢心。”

    “你给我等着,如果耍什么花样,我马上就让你妹的第一次消失。”说完,猛地一下就把电话挂断了。

    阿丽回头看着那个专用包房。

    如果这样依然无法改变什么,她也当陪着她妹妹一起受罪吧,至少给父母能够有一个交代。

    咬着唇,她脚步有些快的往外走。

    当时已经11点过,街道虽然还不至于没有人,但终究还是冷清了很多,她这么在街道上来来往往走了很多圈,走得她真的觉得都有些累了,不知道文昊是不是太谨慎了,迟迟没有人来动手。

    她不知道文昊是不是改变了主意,正准备打电话时,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男人猛地一下将她桎梏在怀抱里,捂着他的嘴,大步的拖着她走进了一个小车内。

    阿丽也不吵也不闹。

    那个绑架的人威胁着她不准动,然后用绳子把她绑得牢固。

    车子很快到了一个偏僻无比的地方,她完全不熟悉的环境,面前是一个破旧的房子。

    她被粗鲁的推进了房子里,那个绑架她的两个人就把她关在里面,出去了。

    阿丽蹲坐在角落,她身上的手机被没收,嘴里被塞着一团布,叫也叫不出来。

    过了约将近一个小时。

    阿丽觉得自己都有些等的要崩溃的时候,房门推开,文昊出现在她面前。

    阿丽看着他,因为捂着嘴,所以只能吱吱唔唔。

    文昊将她的布条拿来,阿丽说,“你马上给姚贝坤打电话,我手机里面有他的电话号码。”

    “刘小丽,你最好别给我耍什么花样,大不了我们同归于尽。”

    “你一条命,我和我妹两条命,怎么也是你比较划算。”

    文昊冷笑,“你们两姐妹的贱命而已。”

    “那也是命。你不要耽搁时间了,现在不早了。”阿丽提醒。

    文昊拿出阿丽的手机,似乎是早就从准备好了。

    他点开坤爷字样的手机号码,拨打。

    那边接通,“阿丽,你现在到我包房来”

    “坤爷,是我,文昊。”

    那边瞬间沉默。

    “你口中的阿丽在我手上,可能没办法到你包房来伺候你了。”文昊一字一句,说得有些讽刺。

    “你想怎样”那边冷声问道。

    “我想怎样,刘小丽应该给你说过。”

    “我从不受人威胁。”

    “意思就是,你等着我和刘小丽一起,同归于尽了”文昊的眼眸一直看着阿丽,声音冷漠无比。

    阿丽咬着唇。

    她不知道,那边会怎么回答

    甚至不想知道。

    不敢知道。

    小说

    ...

) | 返回目录 |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